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曾许余生共白首

曾许余生共白首

苍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魏颜衣愿意把自己的心脏,捐给霍南修,因为她的命是他给的,因为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深爱的人。就是不知道,他那么厌恶自己,会不会连同她的心脏一起厌恶。魏颜衣爱霍南修,飞蛾扑火,至死不渝,她爱到最后,甘愿放手,成全霍南修想要的幸福。可惜,直到她死亡的那一刻,某人都没有回头,认真看过她一眼,这样的爱情究竟值不值得?

主角:魏颜衣,霍南修   更新:2022-07-16 02: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魏颜衣,霍南修 的女频言情小说《曾许余生共白首》,由网络作家“苍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魏颜衣愿意把自己的心脏,捐给霍南修,因为她的命是他给的,因为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深爱的人。就是不知道,他那么厌恶自己,会不会连同她的心脏一起厌恶。魏颜衣爱霍南修,飞蛾扑火,至死不渝,她爱到最后,甘愿放手,成全霍南修想要的幸福。可惜,直到她死亡的那一刻,某人都没有回头,认真看过她一眼,这样的爱情究竟值不值得?

《曾许余生共白首》精彩片段

“你的丈夫心衰,可能熬不过一个月了……”

魏颜衣听着,满眼的泪花。

她颤着声音问:“不能做心脏移植吗?”

“医生,钱不是问题。”

霍家豪门大家,多的就是钱。

医生抿了抿唇:“能是能,不过……”

医生长吁一口气,道:“霍太太,我们现有的心脏源匹配中,只有你的心脏可以和霍先生匹配……如今想救霍先生,只能是……”

只能是——魏颜衣活体捐赠。

魏颜衣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如果这是唯一能救霍南修的办法……她愿意捐赠。

毕竟,她这条命本就是霍南修给的。

现在也不过是还给他。

只是他那么厌恶自己,他是否也会厌恶自己的心脏?

片刻后,她自嘲般笑了笑,不想让他厌恶,那就别让他知道是自己捐的心啊...

“帮我安排手术吧,请务必让我的丈夫活下来,还有……请不要告诉他是我捐赠的……”

魏颜衣还有好多要嘱咐的话。

可耳边,医生却又说道:“霍太太,你怀孕了,胎儿刚满两个月,情况很好,它非常健康。”

“霍太太,活体捐心的话,您和您未出生的孩子都会没命。”

“毕竟是两条命换一条命的事,所以您最好再考虑考虑。”

……

病房。

魏颜衣倚靠在病床边,深情的望着床上躺着的男人。

这是她的丈夫,她爱了十四年的霍南修。

他这么年轻,那样健壮,怎么会心脏有问题……

最关键的是,她还没有爱够他,他们还没有和好,他还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她有了他们的孩子啊……

一股酸楚涌上了喉头,轻轻的抽噎不禁惊动了床上的男人。

霍南修皱眉转醒,眼见她一脸泪花,十分不耐道:“我还没死!哭什么哭?晦气!”

她眸色一暗,撇过头去,迅速擦掉眼角的泪,带着祈求和卑微的讨好道:“纬钧,公司传来了好消息,你一手带起来的项目已经得到了世界精密仪器组织的青睐,过两日他们会安排内地商务来和我们洽谈,谈成的几率非常大。”

霍南修一惊,他没想到那个项目能进展的如此快。

但他仍旧嫌恶道:“意料之中的事,算什么好消息!”

魏颜衣抿了抿唇,双手窘迫的拉了拉衣角:“嗯……其实还有一个好消息,你大概会很开心。”

“嗯?”

“林语回来了。”

林语,霍南修的初恋。

霍南修的面色一黑,一双眼锋利的朝着她射了过来:“我警告你,离林语远点!”

魏颜衣苦涩一笑,心里又沉了几分,她艰难开口问:“你……还爱着林语,对吗?”

“不然呢?”他睨着眼看向她,眼底是隐隐的火焰,“难道要我去爱一个贪慕虚荣的魏大小姐吗?”


魏颜衣心头似是被灼伤的疼:“你根本不知道,当初是林语她……”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林语!霍氏破产的时候,是林语陪在我身边,是林语拿出了所有家当给我创业,你怎么敢和她比!”

幽闭的病房里,男人的怒吼震慑了魏颜衣。

她唇畔微颤,眼泪扑簌掉落。

她虚软的瘫坐在椅子上,用尽全身的力气道:“纬钧……我们离婚吧。”

“离婚?”

霍南修面色一瞬的僵滞,但很快恢复一脸的冷色。

他嗤笑:“千方百计跟我结婚的你,会舍得和我离婚?”

“魏颜衣,你既然想离婚,就别只是嘴巴说说,做好财产公证,打好离婚协议,带上所有证件,将那份红本变成绿本,别在我面前装可怜……真恶心!”

魏颜衣的手心,逐渐攥紧,她的心似是被针扎了般疼。

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他总归是不信的。

三年前如此,三年后依旧如此。

她撑着身躯站起来,看向他,依旧满目爱慕。

“纬钧,我会按照你所说的办,但是……”

她一顿,喉头辛涩,“能不能让我在离婚之前抱抱你。”

男人面色一僵:“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魏颜衣的眼眶红红的,怯懦着,祈求着:“我、只是想抱抱你,可以吗,就一会儿,只要抱你一会儿……”

她其实是想,让爸爸抱一抱她肚子里的未出生的宝宝。

宝宝,是妈妈,对不起你...

霍南修眉头轻蹙,他不懂这个女人怎么突然这么快就妥协了……

往常,她可不是这样。

他从未见过如此的魏颜衣,此刻……心神波动。

见他犹疑,魏颜衣已然主动接近了他。

她轻轻的揽在男人精壮的腰间,见他没有抗拒,一把拥住了他,肆意感受着他身躯之中散发的清冽味道。

他的肩膀好宽广,他的身形好高大。

笼罩着她,那样安全有力,她是如此贪恋他的怀抱,久久舍不得放开啊。

霍南修,如果我们一家三口,能永远这样相拥,该多好!

可惜,可惜她没有永远了……

霍南修的心底涌起了丝丝的烦躁,明明是如此厌弃她,可此刻竟觉得她有几分的可怜。

“纬钧……”一道甜美的女声,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冲进了魏颜衣的脑子里。

她恍然看向门口。

林语一身白裙,怔怔的站在那。

猛地,一股大力将她推开。

魏颜衣向后踉跄了两步。

而原本在她面前的男人,已经毫不犹豫的走到了林语的面前,阴郁的脸面变得欣喜。

“小语,你来了。”

霍南修言语之中的温柔,和方才的恶毒仿若两人。

这种差别,像是一盆冷水浇到了魏颜衣的头上。

林语对着霍南修温柔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没有。”霍南修的眼睨看向魏颜衣,“是有其他人打扰了我们。”

男人的话,刺耳更诛心。

魏颜衣低下了头,神色黯淡。

伸手轻轻抚着还未隆起的肚子,她的心,支离破碎的痛。

宝宝啊...你会怪爸爸吗?

宝宝啊...你千万别怪爸爸。

要怪,就怪妈妈吧...

再抬头时,她已泪流满面,心里,做出了最终决定。


再抬头时,她已泪流满面,心里,做出了最终决定。

医院附近咖啡厅。

魏颜衣约了林语见面。

她坐在窗边等待。

远远就看到了林语那款飘逸的白长裙。

这种白长裙她也穿过。

但是霍南修只说她是东施效颦,那之后她再也没穿过。

林语坐下。

林语朝她一笑,轻轻拨了拨脖子附近的头发,争取将那红痕展现的更加明显。

魏颜衣静静的看着,面色平静,毫无波澜。

林语搅动着咖啡,道:“纬钧说,你们要离婚了吧,很感谢你将他还给我。”

魏颜衣淡声道:“你呢,前夫还在纠缠你吗?”

三年前,林语嫁给了一个富豪。

富豪向她求婚后,她就将霍南修甩了。

但谁能想到,这个富豪是个水货加无赖,至今她因经济纠纷官司缠身。

林语面色一白:“你怎么知道?”

所有的情绪,霎时化为了震惊。

“纬钧很在意你,所以,我也很在意你,只是我与他不同,我在意一个人,就会让她在我的掌控范围内。”

对霍南修,她是这样。

对林语,她也是这样。

这些年,林语的一举一动,她都知道。

林语惊叫出声:“你监视我?”

魏颜衣没有否认。

这却让林语觉得,面前知性优雅的女人,实则是个变态。

林语一脸涨红,怒气无处可法,将此刻最在意的事问了出来:“这些你都告诉霍南修了?”

魏颜衣眯了眯眼,回答:“没有。”

林语却觉得心虚:“怎么可能,你爱纬钧,纬钧却爱我,就魏大小姐毒辣的手段,怎么可能容忍我在纬钧继续保持一个好的形象。”

全世界都知道魏颜衣爱霍南修,爱得要死。

林语现在插足他们之间的感情,她能放过她才怪。

魏颜衣素白的手抬起来,端起咖啡的轻抿了一口。

她说:“钱的事,我帮你解决。”

林语冷笑:“要说钱,纬钧应该比你更有钱,我才不蠢,被你两三句话哄骗,就放弃纬钧……何况,我爱他,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

魏颜衣漫不经心道:“嗯,正希望如你所说那样。”

她的平淡,引起林语很大的不满:“你到底什么意思?”

魏颜衣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

支票上配额一千万。

她说:“钱给你,纬钧也给你,我会办好离婚手续,我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好好爱他。”

林语一愣。

一肚子的话,都憋住了。

这不是她预料的情节。

魏颜衣至少应该骂她一句才对。

可魏颜衣没有。

反而……全部顺了自己的意思。

这给她弄不会了。

她哽了下,正襟危坐:“这、这还用你来说,我本来就爱他。”

“嗯。”

应了一声之后,魏颜衣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林语的手机便响了。

魏颜衣道:“这是我的号码,后面的事,我会安排好,现在你可以回医院了。”

林语听着,准备起身,但心头又不平。

她为什么要听魏颜衣的话?

她以为她谁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