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我成了霸总朱砂痣

离婚后我成了霸总朱砂痣

白洛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夜之间,洛白溪成了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甚至被宫衍无情讥讽。后来五年的婚姻,她没有一天得到过他的爱。终于,她怀上了她的孩子,却也得了脑瘤。就在她陷入两者选择时,他的白月光高调回国。他逼她离婚,甚至把当年她爸谋害他爸的真相坦白。生与死,爱与恨,洛白溪不知该如何选择。

主角:洛白溪,宫衍   更新:2022-07-16 02: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白溪,宫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我成了霸总朱砂痣》,由网络作家“白洛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夜之间,洛白溪成了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甚至被宫衍无情讥讽。后来五年的婚姻,她没有一天得到过他的爱。终于,她怀上了她的孩子,却也得了脑瘤。就在她陷入两者选择时,他的白月光高调回国。他逼她离婚,甚至把当年她爸谋害他爸的真相坦白。生与死,爱与恨,洛白溪不知该如何选择。

《离婚后我成了霸总朱砂痣》精彩片段

夜晚,名苑。

别墅内空空荡荡的,寒风透过半开的窗户吹进室内将桌上的诊断书带落在地,洛白溪却像没发现般,她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弱小,无助。

“洛小姐,你虽然已经怀孕了,但我们发现你的脑部已经有了疑似恶性肿瘤的阴影。”

“如果你还想活下去,那就要终止妊娠,尽早的住院治疗。”

“否则,只怕你的时间不多了。”

上午,医生的话将她从天堂拉到了地狱。

一边是她盼了五年的希望,一边却是她余下不多的生命。

洛白溪已经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甚至在心里想了无数遍要用怎样的方式将这两件事情告诉宫衍。

可所有的预设都因为姜然的一通电话戛然而止。

“小溪!姜潇回来了!”

洛白溪的眼前一黑,手机轰然落地。

后面姜然说了什么,她却怎么也听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那句“姜潇回来了”!

可洛白溪还没完全消化姜潇回来的信息,房门便被人用力撞开,一股浓烈的酒味混杂着寒风向着洛白溪携裹而来......

“阿衍,是你回来了吗?”洛白溪瞪大双眼,试图看清楚那人的轮廓。

“啪”,客厅的灯被打开。

惨白的灯光下,洛白溪如愿看到了自己爱了九年的男人。

她努力地想要给他一个笑,却看到男人的眼睛赤红,神色是她所熟悉的冷漠。

但今天的他,无端让她感觉到有些恐怖。

“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下点面吃......”

她刚要起身,却被宫衍狠狠掐住了脖颈,压回了沙发上。

“把离婚协议签了。”

他的声音就在洛白溪的耳边,带着浓浓的寒意。

洛白溪咬紧了牙关,手攀上了男人的宽厚的肩膀,“阿衍,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其实我已经......”

“洛白溪!”他咬牙切齿地叫她,深邃的眸里只有几分不耐。“潇潇回来了,当年你欠她的一切,现在必须要还给她。”

洛白溪一怔,泪水冲出了眼眶。

这五年来不管她如何努力的解释,如何伏小讨好,都无济于事!

因为,宫衍从来不信她!

洛白溪卑微的伸出手想抓住宫衍,可宫衍却立马抽身而退,冷眸厌恶的看着她,犹如她是个垃圾。

“阿衍,不管当年如何,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啊!”

而她,还有了他们的孩子啊!

她颤巍巍地搬出自己最后的底牌,却不想,宫衍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容。

她心下陡然涌起一股不安。

果然!

“我爸已经醒了,当年的那场事故,根本就是你爸处心积虑设计的!”

“什么?”洛白溪被这个消息砸的一阵阵的眩晕,惨白的脸上全然都是惶恐的无助。

“不可能!我爸对宫家忠心耿耿,他绝不可能这么做!”

她拼了命的摇头,泪水悄然从眼角跌落,瘦弱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她爸爸曾是宫家的老管家。

在她与阿衍发生关系后,她爸就为了她去求先生跟太太,希望阿衍能对她负责任。

可没想到,就在那天晚上,先生跟夫人的车在半路发生了意外事故。

是她爸爸拼死救了先生跟夫人!

临死前,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从小看到大的少爷。

可如今,宫衍却说......

不,这太可怕了!

宫衍掐住了她的下巴,凉薄的眸子,死死地将她钉在沙发上,丝毫动弹不得。

“看来,你应该猜到了。”

他缓缓靠近,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看得清清楚楚,他的眼底是冷的,哪怕此刻倒映着她的身影,可她却从未入过他的眼。

认清真相的瞬间,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疼得麻痹住了。

而那个残忍的选择,她也在这一刻做出了决定。

垂下眼睫,她藏住了心碎的苦笑。

“我可以签字,但我有个条件。”

“洛白溪,你别得寸进尺!”他不耐烦地警告她。

“阿衍,你知道我的。”

她紧紧地捏住身下的沙发垫子,颤抖的声音里只剩下一腔孤勇。

“我能缠你七年,就能再缠你七年。”

“我等得起,可你的宝贝潇潇等不起!”

提到姜然,俩人间的气氛陡然降至冰点。

“呵。”他笑了。

而她,却是心头微凉。

“你就那么想当宫太太?”

他的讽刺,依旧让她心痛。

她根本不在乎这个位置带来的财富与荣耀。

不过是,她想要留在他身边而已啊!

“想。”

下一刻,宫衍的脸色沉了下来,大手,死死地掐住了她单薄的肩膀。

“阿衍,不要!”

被宫衍撕去衣裙的瞬间,她猛地拱起身体,慌乱地护住自己的腹部。

但却被宫衍理解为欲擒故纵。

“还装什么?”

“这不是你想要的么?宫太太!”

他咬牙切齿地嘲讽,仿佛她不过是一个扯着虚假的婚姻不放的应召女。

一如三年间的数次。

只要他靠近,她就无法拒绝他。

可这一次,她却要努力忍着心头的苦涩,尽力地迎合他。

只为了他粗暴的动作,不要伤害到她肚子里的小宝贝。

过后。

宫衍起身,迫不及待的将她的痕迹洗去。

听着卫生间的传来的水声,她却连收拾残局的能力都没有。

“阿衍,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你会不会回到我的身边?”

她轻声说给自己听。

手,轻轻抚上了柔软的小腹,泪水滑落到唇边,只余下微微的苦涩。

无论如何,她也要生下她跟阿衍的孩子!

这是他们唯一的联系了。

也许有阿衍看到孩子,就会重新接受她。

身后,传来了他打开浴室门的声音。

洛白溪挣扎着坐起来,强忍泪光看看向了他。

“阿衍,我......”

“你最好尽快签字。”

他俊挺的眉微蹙,不耐地催促。

“否则,我就让人把你爸的骨灰从墓园扔出来。”

“我求你,不要!阿衍,那场意外绝对不可能是我爸设计的!”

她再一次恳求他。

宫衍却沉默了,片刻后,他只是冷冷说道:“我曾经也以为不是,可惜,我爸醒了。”


他系好了衬衫上的纽扣,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宣判着他们父女俩的罪过。

“是他亲眼看到白叔没有踩下刹车。”

“白叔是故意撞向那辆卡车的,他是杀人未遂的凶手!”

真相,砸得洛白溪遍体鳞伤。

“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洛白溪,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你跟父女设计的阴谋。”

她闭上了双眼,掩饰住了她眼中的眩晕感。

不是的!她在心中无力的辩解,但她知道,宫衍不会相信她的话。

事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呢?

大约,是从三年前的那场意外开始的吧。

在那之前,她与宫衍是青梅竹马。

他是她情窦初开之时唯一的暗恋,他也曾对她温柔以待。

宫衍大了她三岁。

在他二十岁的那年,他第一次将她拥在怀中,用充满柔情与期盼的声音,说:“溪溪,我在等你长大。”

她心花怒放,眯起眼睛笑得又傻又甜。

“我想当阿衍的新娘!”

“好。”他轻轻啄吻她的脸颊,手臂将她抱得更紧,满心满眼都是对她的喜欢。

“我想跟阿衍永远在一起!”

“我也是。”

“我还要阿衍一辈子只爱我一个!”

“那么贪心?不过,我也只想爱溪溪一个人。”

她信了,所以不顾一切地守在他的身边,守住他们的誓言。

可他,为什么却变了呢?

不过短短一年。

等到她成年那之后,她就迫不及待地去找阿衍。

可谁知却看到了他亲密地拥着另外一个女人,向他的家人,向所有人介绍着那个女人的身份。

“她叫姜潇,是我的女朋友。”

“我要和潇潇结婚,我会对一辈子对她好。”

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唯有她,站在别墅的门口,感受着撕心裂肺的痛苦。

她的阿衍啊,就这么将她抛下,转身拥抱着另外一个女人,对她万分宠爱。

洛白溪不甘心。

所以在他们即将订婚的前一天晚上,她找到了宫衍,她想要问个清楚。

可阿衍却喝醉了,抱着她,呢喃中,她听到了他在叫自己的名字。

“溪溪......”

那一刻,她没有了推开阿衍的力气。

就算是为了给自己最美好的暗恋划上一个句号,他们度过了迷乱的一夜。

可转天清晨,她却是在姜潇痛苦的尖叫声醒来。

......

她成了破坏别人恋情的小三。

姜潇难忍情伤,第二天就出了国。

而宫衍也认定了那天,是她故意趁他酒醉爬床,为的,就是破坏他与姜潇的关系,对她不假辞色地指责,甚至将她赶出了宫家。

然后,就是那场意外。

宫衍被父母的救命之恩所挟裹,不得不将她带回了宫家,还给了她宫太太的身份。

可也是从那天起,他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宫衍恨她,怨她,所以三年的婚姻中,对她只有冷落与讥讽。

而她也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亲人与爱人。

为什么,只不过是短短的一年,她却失去了整个世界?

她以为,自己还会有好多个一年,等着他回心转意,等着他拾起他们从前的誓言。

现在,一切全都成了遥不可及的幻影。

她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脑中的刺痛,疼得她一阵阵作呕。

终于,她没忍住,踉踉跄跄地跑进了浴室,抱着马桶干呕个不停。

宫衍眯起了眸子,站在门外看着她单薄的身子抖个不停。

“你别告诉我,你怀孕了?”

瞬间,洛白溪僵在了原地。

她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如果是呢?”

即便是到了现在,她还是在怀抱着一丝丝奢望。

如果......

“那你还真是厉害。”他依旧不改冷漠的语气,甚至还多了几许冷意。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若是你真的怀孕了,那就打掉!我绝不会让你这样满心算计的女人,生下我的孩子。”

洛白溪背对着宫衍苦笑,悄悄攥紧了拳头。

瞧!

她绝不能让他发现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宝贝。

至少在她活着的时候,不行!

她胡乱地抹了一把自己的嘴,颤巍巍地站起来,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冲水键。

转过身去,她费尽力气了扯出了一抹笑。

“真是抱歉,被你发现了。”

“我只是接受不了被你碰了而已。”

她抱着自己的单薄的身体,在宫衍陡然变冷的目光下死撑。

“那真是太好了!”宫衍冷冷说道,对她的态度也愈加恶劣。

“既然我们已经彼此厌恶,那不如就来谈谈离婚的条件,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明明屋子里很温暖,但洛白溪却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恶寒。

大约是因为脑癌跟怀孕的双重折磨,导致她瘦削的身体不堪重负,只是站着,就有几分摇摇欲坠的脆弱。

而她,向来是不肯让人轻易地看到她的软弱。

所以,她咬牙挺着,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深吸一口气。

“我可以放弃所有的婚内财产——”

还不等宫衍开口,她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说道:“但是,必须要在一年之后。”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一年。

但她想生下这个孩子。

她记得新闻里有过这样的案例。

母亲因意外变成植物人以后,只要维持着正常的身体机能,完全可以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

只不过,是拿母亲的命来换。

而她心甘情愿。

反正她已经活不久了,那不如就做点她愿意做的事情吧。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苍白的脸浮上了继续血色,似乎也更有了底气。

“反正你们已经等了三年,想必不在乎再多等一年吧?”她说道。

宫衍的脸色微沉,“洛白溪,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他不相信,之前还怎么都不肯松口的人,居然只是为了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

洛白溪无奈地摇了摇头,凄凄地望向他:“对你,我从来都是奉上一颗真心,只是你不相信罢了。”

宫衍的眉头再度紧皱,“我知道你总觉得是我辜负了你,我承认当初我的确是对你有些好感,但我们早就结束了。”

“我以为即便是我们当不成情人,但我也依旧把你当成妹妹。”

“可你不该伤害潇潇,她才是最无辜的人!”

他的话,是一把把插向她胸口的刀。

将她赖以为生的美好回忆撕碎,让她不得不面对这些早就摆在她面前,但她却不愿承认的真相。

他已经放下了他们的过去,而她,还在困守孤城。


“我爱你,所以我绝对不会做那些伤害你的事。”她又一次地重申自己的无辜。

可惜,宫衍还是一样的冷漠绝情。

“你的爱,可真脏。”他想起了那个混乱的夜,神色愈发冰冷。

“如果不是你对我下药,我又怎么可能跟你上床?”

“你知不知道,第二天就是我跟潇潇的订婚宴,你又知不知道她有多难过?”

宫衍的情绪激动,赤红的眼睛瞪着她,似乎恨不得将她撕碎。

“对不起,我知道我那天不应该去找你,但是,给你下药的人真的不是我!”

可那天,是他抱着她,口口声声地叫着她的名字。

那是她爱了那么久,那么深的阿衍啊!

她怎么可能舍得推开她?

“行了,直到现在你还在撒谎。当时你的确不在场,可你父亲在。”

“他为了让你得偿所愿,甚至不惜设计意外,拼上命也要逼我娶你。下药这种人,我想他也会为了你去做。”

洛白溪坐在那里,感觉到血液一点点的变凉,似乎将她的心也完全冻结。

羽睫不停颤抖,她突然觉得,好冷!

难道事情的真相,真的像阿衍所说的那样残忍吗?

“总之,你最好识相点,把离婚协议签了。”

宫衍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对她,他自觉已经仁至义尽。

“我可以签,但我只要一年。”

一年就好了!

真的,她保证绝对不会再缠着宫衍,也绝对不会再成为他跟姜潇的阻碍。

可没想到,宫衍却勃然大怒。

“洛白溪,你别太得寸进尺!”

洛白溪只觉得心脏抽痛不已,甚至连视线,都变得有些模糊。

她蠕动着唇,可声音却虚弱了许多。

只可惜,宫衍并没有觉察到。

“抱歉,我有我的原因。”

她也不想跟阿衍走到这一步,可她真的没时间了,她快死了啊!

“如果你坚持要跟我离婚,那么作为你的合法妻子,我有权分走你一半的财产,包括你一手创建的公司。”

“你也不想让你的心血,白白落在我这样的人手里吧?”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心在滴血。

她比谁都更清楚宫衍的个性。

他是个讨厌被人威胁,更讨厌被人欺骗的男人。

真巧啊,偏偏是他最讨厌的,她一下子都占全了。

宫衍的脸色阴郁,看向她的眼神,已经全然像是在看他的仇家。

“你非得闹得这么难看?”

洛白溪狠狠咬了下唇,抬头,“没错。”

只有如此,她才能保证在余下的一年内留在她最爱的男人身边,然后,坦然地迎接死亡。

宫衍站直了身体,淡漠道:“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法院见。”

洛白溪知道他拥有最强大的律师团队。

一旦他对她不再手下留情,他们便会从她的身上撕下一片片皮肉,甚至让她双手空空地滚出宫家。

但是,她根本就不怕。

因为她早已一无所有。

宫衍皱着眉看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只是此时,他的电话响起。

他脸上的冰冷在却在看到电话屏幕上的名字以后,才稍有融化的痕迹。

“潇潇,怎么了?”

对面不知说了些什么,但却让宫衍的脸色巨变。

“好,我知道了!你就在医院里等着我,我马上就过来!”

他迫不及待地起身离开。

而洛白溪从他接电话开始就觉得眼前的阴影越来越大。

直到,“砰”地一声,她一头栽下,摔在了地板上。

宫衍听到了里面的声音,脚步略有了些迟疑。

但一想到电话里的消息。

他抿紧了唇,打开了车门。

他不会再上那个女人的当!

三年前他做错的选择,这次他绝对不会再错!

......

“小溪,小溪!你快醒醒!”

遥远的声音,渐渐清晰。

洛白溪再睁开双眼,看到的就是好闺蜜姜然红得像兔子般的双眼。

“然......”

还没等她说话,姜然就瘪了瘪嘴,抱住她大哭了起来。

“死丫头!你知不知道你病的有多严重?要是我再晚去一点,你就要凉透了!呜呜......”

洛白溪无奈地推了推姜然的身体,“你再这样晃下去,我怕是就要吐到你身上了。”

下一刻,姜然立刻撒手,然后一脸嫌弃地退了三米远!

洛白溪差点气笑了,这人,也太现实了吧?

姜然也知道自己反应有点过度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小狗似的讨好坐在她的床前。

张了张嘴,才干巴巴地开口:“小溪,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状况?”

见她欲言又止,洛白溪轻轻点了点头,手,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多神奇?

明明她才知道这个消息没多久,但却已经习惯了宝宝的存在。

“我知道你一直很想要个孩子,可是你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姜然握住洛白溪的手,鼻子一酸又要哭。

“宫衍那个狗男人根本就不值得!等你治好了病,我陪你再去找一个比他好一万倍的!”

她知道,然然是舍不得她死。

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然然还会在乎她,为她着想。

可惜,她注定要让然然失望了。

她反握住姜然的手,恳求道:“我已经撑不了多久了,然然,我能不能最后求你两件事?”

姜然吸了吸鼻子,咬着唇:“你说。”

“第一件事,别再因为我跟家里人闹别扭了。当你的事情不管对错,的确是我对不起你姐姐在先。”

“她才不是我姐姐呢!”姜然不满地嘟囔着。

洛白溪拍了拍她的手,继续说道:“第二件事,若是我坚持不到孩子出生的那天,就请你替我全权处理这件事。

“宝宝出生以后,我希望你可以把他带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

“我不要!我不要你死!”姜然又抱着她,哭成了一个泪人。

洛白溪轻轻拍了拍这丫头的背。

“抱歉了,是我连累了你。”

可姜然却摇了摇头,目光赤诚地看向了她。

“这些都是我的责任,小溪,只要你不死,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

洛白溪轻轻笑了笑,“多谢。”

但姜然却捧住了她的手,将小脸埋了进去,闷闷地说道:“不,你不该谢我,这是我欠你的,我该还。”

洛白溪嗔怪地抽回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行了,我可以原谅你对我的嫌弃。起来吧,我有点饿了,你帮我去买点吃的,好不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