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全能娇妻宠不停方倾夏

全能娇妻宠不停方倾夏

半朝暖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方倾夏是方家养在乡下的千金,当她被无情父亲接回城里嫁给豪门左家的植物人少爷左君郁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说她是入不了眼的土包子,她貌丑无才。当众人皆等着看她如何出丑,如何守寡之时,却不想她的植物人老公左君郁转身将她揽在怀中,还曝光了她的众多护身马甲……

主角:方倾夏,左君郁   更新:2022-07-16 02: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倾夏,左君郁 的女频言情小说《全能娇妻宠不停方倾夏》,由网络作家“半朝暖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方倾夏是方家养在乡下的千金,当她被无情父亲接回城里嫁给豪门左家的植物人少爷左君郁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说她是入不了眼的土包子,她貌丑无才。当众人皆等着看她如何出丑,如何守寡之时,却不想她的植物人老公左君郁转身将她揽在怀中,还曝光了她的众多护身马甲……

《全能娇妻宠不停方倾夏》精彩片段

‘砰’

“这方家实在是太不把我们左家放在眼里了,居然送这么一个过来敷衍我?”

左夫人在见到方倾夏第一眼时,就皱紧了眉头,将手中的紫砂茶杯狠狠的放回到桌子上,“把人送回去!”

“是”

佣人点点头,正准备将方倾夏轰出左公馆时,后者开口了,“您是对我不满意?”

方倾夏不说还罢。

她这一开口,直接将在场的佣人们震惊了。

众人看向她的眼神,好似是在说,你这不是废话吗?

满不满意你心里还不清楚吗?

其实也不怪左夫人生气。

她的儿子是天上的应龙。

三岁会持枪,四岁会作诗,五岁会设计程序。

十岁时会六国语言。

越级读书,在十五岁时,就已经学完了硕博连读课程。

左氏财阀在他手中不过短短三年,市值就已经稳坐亚洲第一。

她的儿子左君郁,可谓是智商超凡,有颜有才。

却不想一朝意外,让他成了植物人。

甚至医生说,他的下半身怕是永远站不起来了。

因此她才会选择最下策的冲喜。

可看着眼前的方倾夏,左夫人愤怒不已。

这样的冲喜实在是太敷衍了吧?

眼前的女孩,上身穿着一件米色T恤。

搭配着一条被洗的发白的牛仔裤。

就连那头发也是干燥枯黄。

那张小脸黑不溜秋。

还散着点点的黄斑。

这......

这丑的也太有特点了吧?

见到左夫人一脸嫌弃的表情,方倾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束,随即转头问向旁边的女佣,“请问,洗手间在哪?”

“前面左拐。”

“谢谢。”

拎着自己的包包转头进了洗手间。

从包里拿出卸妆棉,仔仔细细的擦去脸上的斑点。

拿掉的假发下,宛若瀑布般的一头黑发倾泻而下,散落肩头。

又从包里拿出来一瓶香水。

那是妈妈生前所研发的。

方倾夏小心的在手腕和耳后轻轻喷了少许。

随即又小心的装回包里。

当她再一次站在左夫人面前的时候,后者的脸上载满了不可思议。

但更多的是惊艳。

“重新介绍一下,我叫方倾夏,倾城的倾,夏天的夏。”

“是爸爸曾经抛弃的女儿。”

“爸爸为了保住他的小女儿,将我送到了左家。”

“我今年24,年龄不小,会照顾人,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会努力做好一个妻子。”

“当然,如果您仍心存顾虑的话,您可以选择试婚,试婚几天,您说了算!”

方倾夏这一番话谦逊有礼,却又不卑不亢。

着实惊煞旁人。

不得不说,打理干净后的方倾夏,一头青丝垂落肩头。

小脸白净又精致。

那双黑眸透着灵动。

清冷中又带着几分妩媚。

衣服依旧没变,但气质已截然不同。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宛若精灵般的女孩子,左夫人陷入沉默了。

这个女孩子美而不妖,冷而不傲。

是完美。

可是,她会喜欢君郁吗?

如今的君郁躺在床上,如同一个废人。

左家能留得住她吗?

许是猜到了左夫人所想,方倾夏走上前,在前者面前蹲下。

“左夫人,我方倾夏一生只忠于一人,既然我答应嫁进左家,就做好了与左君郁同患难共进退的准备,请您放心。”

“你这个香水…”

似是闻到什么,左夫人的双眼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

“是karma,宿命的意思,用来送给自己钟情的人再好不过了。”

方倾夏解释道。

“对,就是Karma。”

左夫人立刻拉住了方倾夏的手。

“这是我曾经最喜欢的一款香水,问世几年,销量极好,只可惜,现在的karma似乎不如从前了。”

说道这里,左夫人眼底略显几分惋惜。

就连方倾夏的脸色也变了。

当然不如从前了。

Karma是母亲生前所研发。

后来被方志国盗用了母亲的初稿配方。

虽然现在的karma已经不复从前。

可是凭借曾经的火热,这些年还是让方氏企业赚了不少钱。

“倾夏啊”

左夫人突然一脸热情道,“对你的条件,我很满意,只是…”

“只是什么?”

“君郁的情况很不好,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万一…”

左夫人没往下说。

现在的君郁性命垂危,不知道这个女孩子会不会因此而有所芥蒂。

“无论他怎样,我都愿意。”

“好,好,太好了!”

左夫人一连说了三个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左家的少夫人,君郁的未婚妻了。”

“虽然君郁昏迷不醒,但是订婚该有的礼节,我们左家不会亏欠了你。”

“谢谢左夫人。”

方倾夏点点头。

其实对于那些礼节什么的,她压根就不在意。

“不过我还需要回方家一趟。”

说道这里,方倾夏的眼底流露出几份坚定。

和方家还有帐没算。

属于她的东西还没有拿回来。

她要去拿回来。

“那我让司机送你去。”

“谢谢您。”

方倾夏不再矫情,索性接受了左夫人的好意。

当然在临走之际,她还是补好了丑妆。

车子启动。

二十分钟后,方倾夏再次站到了方家别墅门口。

这让方倾夏不禁想起,两个小时之前,就是在这个门口。

她亲耳听到自己的父亲和后妈商量着,如何吞掉妈妈留给自己的房子。

同时弃自己保住她的另一个女儿。

可就在昨天。

刚踏进这个家门的时候。

她对这个陌生的爸爸还心存一丝幻想。

此时,别墅里面传出欢乐的笑声。

似乎是在嘲讽她那恶心的命运。

像是故意一般,方倾夏直接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方倾夏,你这个贱人你怎么回来了?”

见到方倾夏,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方芸沫瞬间跳了起来,“是不是左家嫌弃你,将你又给送了回来?”

“沫沫你怎么说话呢?”

沙发上的中年女人有些嗔怪的开口阻拦道。

转而看向方倾夏,“倾夏你回来了?肚子饿不饿?想吃点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

方倾夏抬眸瞥了这个女人一眼。

懒得搭理。

而是沉着脸看向同样坐在沙发上的方志国,“我回来拿我属于我的东西,请你们还给我,就现在!”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在胡说什么?方家有什么东西是属于你的?”

方倾夏的话无疑是让方志国暴跳如雷。

就连方芸沫也掺和了进来。

“方倾夏,你怎么跟爸爸说话呢?爸爸养你这么大,你吃的穿的用的,哪个不是爸爸给你的?”

“你确定我吃的穿的是爸爸给的?”

方倾夏笑了。

“这…”

方芸沫似乎也意识到说错了话。

她支支吾吾着继续开口,“那你的生命还是爸爸给的,你怎么好意思问爸爸要东西呢?你的脸呢?”

“是啊,倾夏,虽然你才刚回方家,可是你爸爸和我都没拿你当外人啊。”

继母万小霜也一脸责怪道。

方倾夏冷冷一笑。

岂止是没拿她当外人?

压根就没拿她当人!

怪不得接她回方家呢。

原来她们是打定了自己的主意。

既然如此,就别怪她!

“市中心那套房子,一百五十平,是当年外公留给妈妈的房子。”

“方氏企业有我妈妈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这些是留给我作为嫁妆的,既然如今我已经进了左家,这些东西还请爸爸还给我。”

方倾夏的话落,方志国等人的脸色瞬间变了。

“不行!”

不等方志国开口,方芸沫最先坐不住了。

“爸爸已经答应把市中心那套房子给我…”

“你住口!”

万小霜立刻打断了方芸沫的话,转而看向方倾夏,“夏夏,那套房子呢,不是不给你,可是我和你爸爸觉得,反正你要嫁去左家了,那套房子也是多余的,不如就借给你妹妹…”

“不可能!”

方倾夏冷声拒绝。

“房子,连同百分之二十的方氏股份,必须给我,立刻马上!”

啪--

狠狠的一巴掌落了下来。

方倾夏的脸颊上瞬间呈现一个通红的掌印。

即便如此,她依旧倔强的望着方志国。

“该死的东西,居然问我要房子和股份?”

“你妈那个贱人当年不守妇道,做出出轨这种败坏门楣的事情,我没把她移出方家墓园,已经是给你们脸了。”

“不许这么说我妈!”

方倾夏恶狠狠的语气让方志国等人为之一惊。

后者佯装硬气,“怎么了?做得出来还不让说了?”

“方志国!”

方倾夏咬牙切齿的念出这个名字。

“今天,房子和股份你要是不给我,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的,我发誓!”

“夏夏”

万小霜立刻上前拉住了她的手,“你怎么能这么跟你爸爸说话呢?阿姨是觉得,房子你要是要的话,我们就给你。”

“你们还要戏弄我到什么时候?”

方倾夏猛地甩开了万小霜的手。

随即拿出手机,播放出一段录音。

“老方,市中心那套房子市值已经两千万了,还有方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怎么能给倾夏?我不甘心!老方,我嫁给你这么多年,难道还比不上林舒吗?”

“小霜,你别急,现在咱们需要倾夏代替沫沫嫁给左家那么废物,但是咱也不能让倾夏知道,她的母亲临死给她留了房子和股份,咱们只要咬死不承认,她也拿咱们没有办法的!”

录音戛然而止。

“你…”

“方志国,你说,你这么爱面子的人,我要是把这段录音发到网上,转它个几千几万条,你猜你什么感觉?”

方倾夏低眸把玩着手中的手机。

“你看看,你看看这个混账东西!现在居然敢来威胁老子?”

方志国被气的不轻,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管家,“把鞭子拿来!”

“志国,别…”

万小霜虽然对方志国阻拦道。

可是她的眼神却在对管家示意。

后者了然,很快将鞭子拿了过来。

方志国接过鞭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不孝女!”

说罢就要扬起鞭子。

而这时,大厅的门被人打开。

左家的司机走了进来,“少夫人,老夫人让我帮助您,完了接您一起回家。”

说完,司机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方志国。

其实就在刚才,他在外面已经听到了方倾夏所说的这些。

他很快将这边的情况汇报给了左夫人。

顺带着,他也将左家是如何对待方倾夏的,也如实告知了。

左夫人气的不行,这才直接让司机帮助方倾夏。

“谢谢。”

方倾夏朝着司机感激的笑笑。

同时心里对这个未来婆婆产生了一丝丝好感。

其实就算司机不出面,她也不会让人欺负了去。

方志国这人爱面子爱到死。

她压根就不担心拿不到房产和股份!

“怎么?现在要联合外人来抢夺方家的家产了吗?”

方志国看向方倾夏,冷声笑道。

“外人?”

方倾夏有些想笑。

是她的父亲,硬生生的逼迫她嫁给一个素未谋面,还瘫痪在床,随时可能丧命的陌生男人。

更让她觉得可笑的是。

自己的亲生父亲对自己动辄打骂。

一口一个混账。

可是左家的司机,却站出来维护自己。

“方老爷子,恕我多言,同样是您的女儿,您恐怕不能这么偏心。”

司机淡淡开口道。

“还不知道她是不是爸爸的女儿呢。”

方芸沫嘲讽道,“她妈妈做出那种事,是谁的种还说不定呢…”

‘啪!’

方芸沫的话没说完,方倾夏扬手就是一巴掌。

“你敢打我?”

“满嘴喷粪,你是不是便便吃多了?敢说我妈,你是什么东西?”

方倾夏对方芸沫丝毫不客气。

“你这个贱人,我要弄死你!”

说着,方芸沫扑上来就要打方倾夏。

却被左家司机抓住了手腕。

“你松手!”

方芸沫暴怒道。

“倾夏小姐现在是我左家的少夫人,方小姐这一巴掌下去,恐怕打掉的将会是你方氏未来的前途!”

司机的声音不重。

却字字诛心。

而这时,万小霜也忙走上前拉住了方芸沫。

尔后又看向左家司机,“您说笑了,倾夏和沫沫两姐妹感情好的很,他们不过是闹着玩的。”

“那么,现在可以把房子和股份还给我了吗?”

方倾夏句句不离房子股份。

笑死。

这些人霸占她妈妈的东西,还对她妈妈出言不逊。

她是不可能轻易放过的。

“管家”

眼看着实在是没辙了,方志国才沉声对管家吩咐道。

“老爷”

“把我书房保险柜里的房子合同拿下来。”

“爸…”

听到方志国这么说,方芸沫不甘心。

明明就在两个小时之前,他们还说过,这套房子会给她的。

现在居然就要给方倾夏这个贱人了!

她好不甘心!

“去拿!”

方志国没有理会方芸沫。

视线虽然看着方倾夏,却对管家冷声道。

后者应了一声,随即转身上楼。

“方倾夏,房子现在给你,股份转让协议,不是说签就签的,明天公司董事大会,你到时候过来。”

“现在,拿上东西赶紧滚!”


坐上跑车后,方倾夏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房产合同。

她的眼眸湿、润了。

曾经被爸爸抛弃妻女,她没有哭。

爸爸为了保住方芸沫而将她嫁给一个活死人,她没有哭。

爸爸要拿鞭子抽她的时候,她也没有哭。

可是此时看着手中的合同,方倾夏的眼泪忍不住掉落下来。

司机通过前视镜看着方倾夏默默的掉泪,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车子快速启动。

没多久,她被载回左公馆。

回到左家的时候,方倾夏明显有些丧气。

“倾夏,你没事吧?”

左夫人迎了上来,一脸关切道。

看到左夫人这样,方倾夏笑了笑,“夫人,我没事,您别担心。”

“那就好。”

左夫人本来还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看到方倾夏这样,索性不再刺激她,而是道,“我已经让佣人帮你放好热水了,上楼洗个澡,早些休息吧。”

“谢谢夫人。”

“傻丫头,叫什么夫人?”

方倾夏愣了一下,“母亲?”

“哎”

左夫人满意点点头,尔后才继续道,“快去洗澡吧。”

在佣人的带领下,方倾夏上了楼。

来到了左君郁的房间。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左君郁。

以黑色和灰色为主调的房间里,左君郁正躺在两米宽的大床上。

床边不远处的桌子上摆满了一堆医学显示器。

看起来,他的身体状况在被随时检测中。

方倾夏撇撇嘴,自言自语道,“数据不怎么好呢。”

不过,他长的真好看。

这张脸棱角分明。

鼻梁高、挺,弘扬着高贵。

薄唇紧紧抿起,略显薄情。

即便他处于昏迷,方倾夏还是不由自主的走到他身边。

她伸出手,纤细的手指开始描绘他的脸部轮廓。

一边开口道,“我叫方倾夏,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未婚妻了。”

“你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不过你很幸运,你遇上了我,我的医术会让你很快醒过来的。”

也不管左君郁是不是能听到,方倾夏自顾自的说道。

说道最后,方倾夏不停的蹂、躏着他的俊脸。

“长得这么帅,要是没了,多暴殄天物啊?”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方倾夏这松开手,转身进了浴室。

“睡吧,晚安。”

这句话,方倾夏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在对昏迷中的左君郁说。

可是躺在床上,她却怎么都睡不着。

虽然她拿回了妈妈的房子。

方志国也说让她明天去方氏签订股份转让协议。

可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不会那么顺利。

万小霜和方芸沫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她们怎么甘心到口的肥肉被别人抢了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倾夏沉沉睡去。

翌日。

方倾夏早早的起床,穿戴整齐之后下了楼。

下楼时,她手上挎了一个包包。

包看起来鼓鼓的。

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

“早”

方倾夏对坐在沙发上的左夫人打招呼。

“倾夏,你......”

见到方倾夏依旧将自己的脸涂的黑乎乎的,脸上还挂满了斑。

左夫人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这么早就起来了?昨晚上睡得好吗?”

“谢谢…母亲。”

这个称呼有些咬口,方倾夏甜甜一笑,“昨晚睡得很好,我今天要出去一趟。”

“你去哪啊?”

“有点事,您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虽然知道左夫人目的是为了关心她。

方倾夏还是没打算将事实告诉给她。

她和方家的事情,她会自己处理好。

不需要假手他人。

离开左家,方倾夏独自打车前往方氏企业。

以防万一,在路上,她还是给许久不见的一个朋友打了一个电话。

请他帮自己一个忙。

到达方氏。

乘坐电梯来到顶楼。

方倾夏并没有看到方志国,而是好巧不巧的碰到了刚从前侧专属电梯出来的万小霜和方芸沫。

见到二人,方倾夏立刻转身就要离开。

哪知方芸沫直接冲上来,抓住了她的手臂。

“方倾夏”

“干嘛?你想我了?”

方倾夏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就是你这个贱人,是你抢走了我的房子,要不是因为你,那房子原本是爸爸留给我的!”

闻言,方倾夏顿时就是笑了。

她是被气笑的。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今早出门是不是忘记照镜子了?”

方倾夏瞥了她一眼,淡淡道。

“什么?”

“想要我妈妈的房子?你配吗?”

方倾夏冷声道。

“你这个贱人,你…我要杀了你!”

说着,方芸沫直接扬手就要打她。

哪知方倾夏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腕,“打我,你更不配!”

“你…”

方芸沫被气的无言以对。

似是想到什么,她突然说道,“你是来签股份转让协议的吧,那今天可能要让你失望了!爸爸不在,公司任何事情都需要董事会决定,方倾夏,你完了!”

丢下这句话,方芸沫拽着万小霜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

会议室。

各大股东全部都到齐了。

当方倾夏推门进去后,万小霜已经坐在了主位上。

而今天这场董事会,就是由她组织的。

见到方倾夏走进来,万小霜还是很会做人的站起身来,走到前者身旁。

“今天呢,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个新人。”

万小霜一脸笑吟吟的看向众位董事。

而,听到万小霜的话,众人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方倾夏唇畔勾起一丝冷笑。

说她是新人,的确没有冤枉她。

但万小霜这也太刻意了吧?

这个铺垫埋得好啊!

“我身边的女孩,叫方倾夏,是芸沫的姐姐,今天呢,来公司是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的。”

而,听了万小霜这句话,有几位董事的脸色瞬间变了。

“万总监,您没有搞错吧?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她就是我们公司的董事会一员了,您怎么可以让一个新人作为我们董事会一员呢?”

“是啊是啊,这一身打扮,看起来像是乡下来的土包子,您觉得她是懂营销?还是懂香水研发?”

几名董事已经不满的开口。

万小霜唇角微扬。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万总监,您还是别开玩笑了,这姑娘,实在是无法胜任董事会一员啊!”

另一个董事也随即开口。

眼底对方倾夏的鄙夷显露无疑。

“所以你们是因为我的长相对我有意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