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后来易总追妻火葬场了

后来易总追妻火葬场了

猫叮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慕冬至为了母亲的医药费,甘愿签下一纸合约。五年后,慕冬至本以为她和她的小包子此生无缘相见,可谁知某天一个软糯可爱的小男孩找上门,抱着她喊她妈咪,要亲亲要抱抱还要举高高。直到那个高冷矜贵的男人牵着小男孩的手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她彻底沦陷了……

主角:慕冬至,易珵   更新:2022-07-16 02: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冬至,易珵的女频言情小说《后来易总追妻火葬场了》,由网络作家“猫叮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慕冬至为了母亲的医药费,甘愿签下一纸合约。五年后,慕冬至本以为她和她的小包子此生无缘相见,可谁知某天一个软糯可爱的小男孩找上门,抱着她喊她妈咪,要亲亲要抱抱还要举高高。直到那个高冷矜贵的男人牵着小男孩的手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她彻底沦陷了……

《后来易总追妻火葬场了》精彩片段

黑暗的房间,宽阔的大床上。

“你知道吗?我恨你。”低哑磁性的嗓音在耳侧响起。

男人用力捏着女孩儿的肩膀,力道大得像是要捏碎她的肩膀。

“真是下贱呢?为了钱,你什么都能做吗?”

没有......她没有......

“我没有!”慕冬至猛地睁开眼睛,重重的喘着粗气,一双清澈的眸子还带着些恐慌。

“小姐,你还好吗?”空姐关切的问道。

心脏剧烈的跳动,额头上的汗黏腻得难受,慕冬至对空乘人员微微摇头,“没关系,谢谢。”

重重的仰躺在椅背上,慕冬至用手遮住了自己疲惫的双眼,多久了,五年了啊,为什么还会梦到那晚的场景。身体似乎还能感受到男人滔天的愤怒,到现在,她的身体还会因为梦中的那一幕而轻微颤抖。

她真是怕极了那个男人。

飞机的播报语音这个时候响起,“尊敬的旅客您好,飞机即将下降,请您系好安全带......”

看着窗外的蓝天,慕冬至缓缓闭上了双眼,A市,我回来了。

出了机场,慕冬至伸手拦了辆计程车,直接到了海蓝宠物院。看着眼前的的建筑,慕冬至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提着行李走了进去。

“慕小姐,请坐。”

“谢谢。”把行李箱放在旁边,慕冬至坐在了男人的对面。

男人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镜片下的眸子打量了一眼对面的女孩儿,温和的问道:“要喝水吗?”

坐飞机长途旅行,让慕冬至有些难受,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她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工作的事情了吗?”

男人挑了一下眉头,露出一个笑容,接着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份儿简历,“可以,慕小姐从国外知名大学留学回来,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会选择到宠物院工作?而且,并没有根据你在大学主修的专业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而是选择成为一个兽医?”

“我喜欢动物,动物有时候比人更好相处。”

“仅仅是这个原因吗?”

慕冬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头,“对不起,这个问题涉及到我的个人隐私,我不想回答。不好意思,耽搁你的时间了。”

慕冬至对男人抱歉的笑了笑,准备站起来告辞。简历是她在国外时投的,下了飞机便立马赶过来面试,但是却忘记了,在国内,要找一份儿工作,和专业相关的似乎更容易一些。

男人却是突然笑了,“没关系,是我没有想清楚。也好,宠物店上一个兽医辞职了,如果不介意,我们能继续谈下去如何。”

“请问你有相关的工作经历吗?”

“有,大学期间,曾在一家医院做过医师助手,我辅修的是医药卫生,因此如果作为兽医,我也能独立完成治疗。”

“既然如此。”男人放下手中的简历,然后站起来伸出右手,“那么,合作愉快。”

这么简单?慕冬至心里惊讶了一下,然后也站了起来,对男人露出一个微笑,“谢谢。”


慕冬至长得不漂亮,五官中上,但是放在那一张小巧的瓜子脸上,让人看着很舒服。

“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顾洛白。”顾洛白从办公桌后面出来,看了一眼慕冬至放在旁边的行李,“慕小姐,你从美国回来,看样子你还没有找到住处,怎么样,需要我帮忙吗?”

慕冬至急忙摆手,“这怎么好意思,不用麻烦你了,我已经找好了住处,现在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说着,慕冬至拉过一旁的行李箱准备离开,突然,她转过身,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些微郝的笑容,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我想问一下,是明天上班吗?”

顾洛白温和的摇头,“明天正好是星期六,但是如果慕小姐免费加班的话,我想我能让你明天上班。”

“诶?国内宠物店是双休吗?”

“不是,怎么,慕小姐觉得双休不好吗?”顾洛白居然开了一些小玩笑,“别的宠物店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这家宠物店双休。慕小姐,这两天你先休息一下,下周一九点上班就好了。”

闻言,慕冬至的脸立刻窘迫的红了,匆匆的告别之后拉着行李箱就离开了办公室。慕冬至刚走没多久,办公室的门直接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单手提着一只巴掌大的小狗走了进来,“顾洛白,你快给我看看,这小东西又怎么了!”

男人身后,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对顾洛白摊摊手。

顾洛白揉了揉额角,无奈的说道:“易大总裁,这可是你儿子心爱的宠物,你能不能换个称呼。”

易珵很不耐烦,直接把小狗扔到顾洛白的办公桌上,小狗到了桌上,立刻往顾洛白那边爬去。

顾洛白看着满身都是狂躁气息的男人,手心抚摸着掌下的小狗,“易珵,你也知道我这里的兽医前段时间辞职了,我虽然是这个宠物院的院长,但是不会治疗宠物。”

“你就不知道重新招一个吗。”男人长腿一伸,直接把一旁的椅子勾到自己的屁股下面,易珵对身后的男人皱眉吩咐道:“宋祁。”

宋祁立刻上前,“总裁,等下我就通知人事部那边招个兽医。”

宋祁的话让易珵的脸色好了一下,对着顾洛白,他继续说道:“那小子就认准你这个宠物店,让他去别的地方,也不喜欢。算了,我把这小东西就放在你这里,你给我治好,明天晚上我再过来。”

也就只有他儿子易翊的事情,易珵才会这么上心。

说着,易珵就准备离开,顾洛白叫住易珵,“哎,算了算了。今天我刚招了一个兽医,我去和她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明天加班工作,给你看看这宠物。”顾洛白重新把小狗放易珵手上,“这个啊,你就带回去吧。”

易珵见顾洛白整理衣服,皱了皱眉,“别说你又要去那边。”

顾家那个烂摊子,顾洛白还要折腾多久。

顾洛白整理好衣服,拍了一下易珵的肩膀,“这是最后一次了,行了,我先走了,一会儿我给你那兽医的联系方式。”

嫌弃的拎着小狗的后颈,易珵扔给身后的宋祁,两人正往路边的停车场走去,易珵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

电话那头传出一个糯糯的声音,“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边的声音让易珵的表情微微变化,压下心里的烦躁,他松了一下领带,等呼吸平稳了一会儿,才语气温和的回答,“儿子,爸爸一会儿就回来。”


13号,14号......就是这里了,慕冬至对着纸条上的地址,找到自己租好的公寓,正要上楼的时候,包包里一阵震动。拿出手机,看清上面的名字,慕冬至有一丝的惊讶。

“喂?顾院长?”

“是慕小姐吗?是这样的,明天你能不能帮我朋友看看他的宠物......”

第二天一大早,慕冬至拿着手里的纸一点一点的对着眼前的门牌号,对,就是这儿了。

“叮咚——叮咚——”

趴在床上睡得正香的男人不耐烦的翻了一个身,楼下的门铃响得让人烦躁。

“叮咚——叮咚——”耐着性子,慕冬至又按了一次门铃,等了很久,仍然没有人下来开门。

盛世花园139号,慕冬至又对了一次门牌号,微微皱起了眉头,没找错啊。就在她准备打电话问顾洛白他朋友是不是不在家的时候,面前的铁门终于开了。

但是门被打开,慕冬至却没有看见开门的人,有些疑惑,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声音从下面传上来。

“阿姨,你是顾叔叔说的今天来给小白看病的阿姨吗?”

慕冬至低头,这才发现一个只有她腰部高的孩子正仰着头对她说话。小小的脸蛋,即使没有长开也能看得出他精致的五官,带着孩童特有的糯糯嗓音,揉着惺忪的睡眼问慕冬至。小孩子太矮,门太大,以至于慕冬至最开始没有发现。

这种小孩儿,是所有人都会喜欢的乖巧小孩儿,但是在慕冬至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了,因为某些原因,慕冬至有些讨厌小孩儿,不,不是讨厌,而是看到这些小孩儿,她都会感到愧疚,心脏的某一个角落就会隐隐的疼。

尽量不让自己的表情太过于僵硬,慕冬至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是的,我就是今天来给你的小宠物看病的阿姨。小朋友,告诉阿姨,你爸爸在家吗?”

易翊正准备回答,突然一双大手横在他的腰部,把他给捞了起来。

单手抱着儿子,易珵面色不善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眼睛扫过她单肩挎着的医药箱,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厌恶,然后抱着孩子立刻把门砰的一声给关上,被人甩了门的慕冬至直接愣住了。

把孩子放到沙发上,易珵立刻给顾洛白打电话,不等对面的人说话,他忍着心里的烦躁直接开口问,“喂,顾洛白,你怎么不说那兽医是个女人。”

他厌恶任何的女人,尤其是年轻的女人,顾洛白别说他忘记了!

“易哥哥?哥哥去楼上谈事去了,你有什么事吗,我帮你转给他。”电话里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易珵直接挂了电话,脸色沉得吓人。

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孩子,还有缩在他旁边病恹恹的小狗,深吸一口气,男人转身,然后开门。

男人很帅,英挺硬朗的五官只是一眼就让人难以忘记,额间的头发有些凌乱,不显邋遢,反而平添一丝狂野。即使全身低气压,也无损他的魅力。

这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

“女人,进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