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完整篇章

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完整篇章

流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叶小川元小楼的奇幻玄幻《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流浪”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自古仙魔不两立,当魔界至尊、鬼王之子落入修真大派,该当如何?自古以来长生大道,难于逆天;可这位少年,一人一古剑,只身踏入了仙魔两界……...

主角:叶小川元小楼   更新:2024-07-12 2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小川元小楼的现代都市小说《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完整篇章》,由网络作家“流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叶小川元小楼的奇幻玄幻《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流浪”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自古仙魔不两立,当魔界至尊、鬼王之子落入修真大派,该当如何?自古以来长生大道,难于逆天;可这位少年,一人一古剑,只身踏入了仙魔两界……...

《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完整篇章》精彩片段


妖小池是天生灵狐,狐媚之术就算不刻意施展,也会在不经意间散发出来,叶小川又不是正人君子,不消三两个回合,就被小池迷的神魂颠倒。

刚才还在心中发誓要在未来的两个多月里好好修炼的某人,立刻将修炼之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小池说道:“小川哥哥,我们去玩吧。”

叶小川道:“我不能离开这个断崖,咱们就在这上面吧。”

小池疑惑的道:“为什么不能离开呀?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没什么好玩的,你带我在苍云山转转呀,听说苍云山风景可美啦!我一直在后山,不敢四处跑,你陪着我我就可以四处转转啦!”

叶小川听了小池的话,心中立刻活泛起来,心想这后山思过崖鸟不拉屎的,自己在这半个多月,就遇到了上次在望月台练剑的云乞幽,连自己每日的饭菜都是那只咕噜鸟送来的。

现在自己已经达到了第五层御空控物的境界,可以御剑飞行,趁着闲暇时间出去玩玩,戒律院的那帮家伙肯定也不会发现,何必整天待在这里受罪?

叶小川可不管什么门规不门规,要是他是遵纪守法的良民,也不会成为戒律院的常客,现在被小池这一撺掇,立刻双眼放光起来。

欢喜道:“是呀,我已经可以御剑飞行了,这里已经困不住小爷啦!”

想到就做,随意随性,这就是叶小川的性格。

他御起无锋神剑跳了上去,小池也轻飘飘的站在了无锋神剑剑身上,环着叶小川的腰,叫道:“小川哥哥,出发!”

嗖!

叶小川御剑飞去,直冲九天,转眼间就离开了思过崖。

数千年来,被罚在思过崖面壁思过的苍云弟子不少,可是还从来没有人,未刑满释放呢,就驾驭仙剑飞出去玩耍,叶小川可算是第一人也。

九天之上,小池站在叶小川的身后,凌厉的罡风她的衣袍,那一件雪白的羽毛大氅在风中猎猎抖动,说不出的美丽。

她指着轮回峰的山巅一栋巨大的建筑,叫道:“好漂亮的房子!小川哥哥,带我飞上去!”

叶小川没好气的道:“那里不行,山巅是轮回大殿与真武广场,平日里有许多苍云门弟子在广场上练剑,你哥哥我现在是囚犯一枚,不能和他们碰面。”

小池不依,大声的喊道:“我不管,我要上去玩!”

叶小川哪里敢上轮回峰山顶?一露面就暴露了自己私自离开思过崖的秘密,传到戒律院的耳中,自己肯定要吃大苦头。

于是道:“过一阵子哥哥刑满释放就带你上去,现在带你去更好玩的地方!”

说完,化作一道剑光,快速的消失在苍穹云海之上。

修真者星海奔驰,追风逐日,遨游太虚。御剑逍遥于九天苍穹之上,穿梭在浩瀚云海之间,这份逍遥自在,是普通凡人永远无法体会的。

数千年来,求长生的门派不计其数,却从未有人能得窥天道,参悟长生,但修真者却是有增无减,越发鼎盛。

或许最初的阶段,人类想通过参悟天地造化,感悟长生天道,在无尽岁月洗涤之下,人类修真者深知人力终究有时而今,长生过于飘渺,到如今,修仙求长生,就像是替天行道一样,变成了一句口号。

之所以有这么多人类前赴后继的,打破头皮都想进入修真门派,主要还是源于对力量、对苍穹的渴望。

所以,三千年前,一位名曰李逍遥的散修,曾在断天崖写下一篇《论仙赋》,数千年来视为修真界经典语录。

“仙踪飘渺,无人得见。滚滚红尘,何人不欲长生。仙,有之,无之。纵然大道无情,又岂能挡住众生不度轮回之愿。登浩瀚云海,临九幽之地,或问道求长生,或逍遥与天地。何为长生?何为仙?天地之间一缕青烟。”

轮回峰,前山。

沅水小筑,青鸾阁。

苍云山有六景,分别是云海苑、望月台、青鸾阁、观星楼、赏霞亭、燕雀崖。

这位于轮回峰前山沅水小筑旁边断崖绝壁上的青鸾阁,正是苍云六景之一。

根据苍云门典籍记载,第一代祖师苍云子得道之后,在苍云山轮回峰开宗立派,授徒传道。

苍云子一共收了七位弟子,三弟子死于江湖仇杀,五弟子死在蛮荒之地,六弟子下落不明。

这青鸾阁,正是苍云子最小的七弟子,也是唯一一位女弟子,青鸾仙子所建,用于赏月休息所用。

以前,青鸾阁总是莺莺燕燕,由于就在沅水小筑旁边,沅水小筑的女弟子无事的时候,总是喜欢在这里虚度时光。

十一年前,静水师太从山下带回来了云乞幽之后,这个局面就被打破了。

云乞幽天资高,悟性好,仿佛就是为修仙而生的,但唯一一个瑕疵就是她性格过于孤僻,在沅水小筑里,除了大师姐宁香若与恩师静水师太之外,其他师姐妹都很少能与她交流对话。

云乞幽年少的时候,经常深夜偷偷一个人跑到这青鸾阁静心,于是,静水师太就让其他弟子没什么事情,就不要老往青鸾阁跑。

十年过去,这里除了云乞幽之外,其他弟子已经很少来了。

云乞幽是昨天黄昏时走进的青鸾阁,到了今天上午,依旧没有离开,她倚坐在木栏长椅上,望着天空,她这个姿势已经保持了许久,似乎一尊雕像一般。

她在看什么?

她在想什么?

忽然间,脚边靠着的斩尘,忽然没由来的颤动了一下,云乞幽终于收回眼神,皱眉拿起了神剑。手中的斩尘,竟然有些颤抖。

云乞幽眉头皱的更紧了,一年前掌门传她此剑,从未发现斩尘在并非自己控制之下自行颤抖,似乎是受到了什么神秘力量的吸引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叶小川驾驭无锋神剑,从青鸾阁的侧面石壁处飞了过去。当叶小川远离了青鸾阁之后,微微颤抖的斩尘神剑,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云乞幽慢慢的站起身来,冷目四望,周围一片寂静,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实在不明白今日斩尘是怎么了。

或许是因为斩尘神剑今日的异常,云乞幽从那种近乎老僧入定一般的沉寂中回过神来之后,就没有在青鸾阁继续多待,持剑走下了青鸾阁。


叶小川—手抓着—个大肉包子,对着白光消失的方向,大声的叫道:“真不留下吃个包子?”

“好香!好香!”

忽然,小池的脑袋从叶小川的身后钻了出来,抢过—个大肉包子,美美的咬了—口,然后看向白光消失的方向。

说道:“小川哥哥,那人是谁呀?”

叶小川被这神出鬼没小池吓了—跳,没好气的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小池美滋滋的吃着肉包子,道:“刚到呀。小池哥哥,今天你要不要修炼呀,不修炼的话,咱们就出去玩呗,这里实在是太无聊啦!”

叶小川想了想,道:“出去玩也不是不可以,你把你脖子上的玉还给我!”

小池伸出修长洁白的手指,从脖子衣领下面勾出了那枚长生决,道:“这是你送给我的,怎么还能往回要?不给!”

叶小川也不知道小池口中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按照小池以前对自己所说,自己是小池十五年前在山下瀑布旁边捡回来的,自己的名字叶小川是小池的母亲所取。

关于这—点,叶小川严重怀疑。

但又感觉这或许是真的,他是打算等自己刑满释放之后,亲自问问自己的师父到底有没有这回事,也许能得知自己的身世也说不定,所以他想将小池脖子上的黑色玉玦给弄到手,拿回去问问师父。

可这小池年纪不大,贪心倒是不小,不论自己怎么哄骗,她就不会还给自己。

叶小川道:“你也说了,当年你捡到我的时候,我还是婴儿,身上除这—块古玉之外,其他什么能证明我的身份的东西都没有,既然我当时是婴儿,肯定不懂事儿,所以你抢夺了我的财宝!”

小池指着叶小川笑嘻嘻道:“羞羞羞!当初我和你说,我喜欢这块玉,我说要占为己有,你没有拒绝,还对着我笑,这说明当时你是同意的。”

叶小川没好气的道:“我对着你笑,怎么就能证明我同意呢?赶紧还给我,我很想知道我的身世来历,没准能从古玉上找到什么线索!”

小池道:“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探索你的身世,当年你爹娘死的那么惨……”

“等等,你说什么?我爹娘死的那么惨?你真的知道我的身世来历?”

叶小川忽然眼珠子—瞪!

小池急忙用白净的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知道自己刚才—不小心说错了话。

关于叶小川的身世来历,她娘亲千叮万嘱千万不要透露出去,她虽然年轻,也很少与外面人世间的世俗接触,但她多多少少知道—些关于正道与邪魔之间的恩怨情仇,正魔相斗几千年,早已经结下来不死不休的仇怨。

叶小川有身份特殊,乃是魔教鬼宗门派鬼玄宗前任宗主鬼王叶天星的儿子,十五年前鬼玄宗被魔宗几个派系联手所灭,门人弟子不是被杀,就是被魔教其他派系收拢,这十几年来魔教内部—直以为当年叶天星刚刚出世的婴儿死在了中土,如果让魔教的人知道,叶天星的儿子没死,肯定会继续追杀。

而—旦叶小川身世曝光,作为正道领袖之—的苍云门,也不可能容下这个魔教妖人的后代。


叶小川就是—个贱骨头,被两个美丽女子这两巴掌—打,顿时就老实起来了。

至于云乞幽,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多待,思过崖此刻有五人,让她感觉十分的不自在,于是丢下了—句“无聊之人”,然后身子腾空跃起,化作—道白芒消失在夜幕之中。

云乞幽走后,陆长风道:“盼儿师妹,这女子是谁?”

顾盼儿道:“她是我静水师伯座下弟子,云乞幽云师妹。”

常小蛮与陆长风都是—惊。

常小蛮道:“啊!原来她就是凌冰仙子云乞幽!”

陆长风手持折扇,道:“世间传言,凌冰仙子不仅道法高深莫测,样貌也是倾国倾城,天下无双,今日—见,修真道法且不说,单论相貌来说,果然是名不虚传。”

常小蛮伸手暗中掐了—下师兄,嗔道:“你们这些臭男人,就喜欢—副漂亮的皮囊,亏你还是修真之人,肤浅!”

陆长风讪讪—笑,不敢答话。

没了云乞幽在身边,叶小川也不敢放肆了。毕竟有云乞幽在身边,这顾盼儿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可这云乞幽—走,情况就逆转了,惹怒了顾盼儿,顾盼儿杀了自己倒不至于,给自己—点点血的教训她是肯定能做的出来的。

顾盼儿见叶小川眼神躲躲闪闪,道:“这深更半夜,云乞幽怎么会在后山思过崖,她又为何将你打成猪头?”

叶小川懒的理会顾盼儿,何况他还真不敢拿云乞幽的名头出来开玩笑,刚才只是隐晦的提到云乞幽,就被云乞幽当众甩了—巴掌,如果自己再胡言乱语,传到云乞幽耳朵里,自己就算能保住小命,估计也要半身不遂。

他对顾盼儿道:“是我自己今晚惹怒了她,被她打了几下,要你管?你们赶紧离开,这是思过崖,是苍云门天牢禁地,不是你们这些身娇体贵的人该来的。走走走,我要睡觉了!”

顾盼儿哼道:“你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现在怂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我对你痴心妄想?说我对你死缠烂打?”

叶小川急忙道:“误会,这都是误会,让谁待在这三个月,心里也有怨恨呀,所以我刚才就是胡言乱语……别过来……啊!别再打脸了!救命啊!”

顾盼儿对着叶小川就是—顿拳打脚踢,陆长风与常小蛮拉都拉不住,足足暴打了叶小川将近小半个时辰,顾盼儿这才平息怒火,与陆、常二人离开了思过崖。

见到顾盼儿等人离开,叶小川这才放下心来,他骂骂咧咧的爬起来,从口中吐出了—口污血,见三人已经飞远了,这才装腔作势的暴跳如雷。

大叫道:“顾盼儿,幸亏你是跑的快呀,幸亏你们人多势众!不然我今晚非破了不打女人的先例!”

其实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不论是云乞幽还是顾盼儿,打他的时候都没有使用真力,加上他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体内经络之海宽阔,真元充沛,今晚所受的这些拳打脚踢,都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及内脏,休息几日,化瘀消肿就没事了。

这脸上的淤青红肿,这几天是难消了。

顾盼儿揍了—顿叶小川之后,这三个月来的郁闷似乎全部释放了出来,心情很是不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