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春风一瞥不如你

春风一瞥不如你

凌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表面上,帝御景把第五伶儿关在豪宅笼子里,把她当成精美的金丝雀。实际上,他已经是她的裙下之臣,心甘情愿送上一颗心。他把她奉作神明,以为她是自己心中的光。却不曾想,他们本是一类人,他是恶魔,她亦是。只不过,他在黑暗中成长,她却是来自地狱,美艳至极,耀眼得让他想占为己有。如此,他便永远把她禁锢在身边!

主角:第五伶儿,帝御景   更新:2022-07-16 03: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第五伶儿,帝御景 的女频言情小说《春风一瞥不如你》,由网络作家“凌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表面上,帝御景把第五伶儿关在豪宅笼子里,把她当成精美的金丝雀。实际上,他已经是她的裙下之臣,心甘情愿送上一颗心。他把她奉作神明,以为她是自己心中的光。却不曾想,他们本是一类人,他是恶魔,她亦是。只不过,他在黑暗中成长,她却是来自地狱,美艳至极,耀眼得让他想占为己有。如此,他便永远把她禁锢在身边!

《春风一瞥不如你》精彩片段

暗无天日的房间中,唯独有一条缝隙照射进来一道靓丽的光射,缝隙好似只为了换氧而专门打造的一样。

仔细看还可以看见宽软的床上坐着一个人,但是,不管是脖子上,还是手上,亦或是脚上,都被一条条厚重的链条所牵制。

“啪嗒”

门被打开,终于,房间明亮了起来,原本悉悉索索的链条延伸到天花板上,盘庚错乱的在半空中挂着。

女人的长发好似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整理过,长长的头发就晒乱在床上,见门打开后,她慵懒的抬起一双漂亮并且病态的桃花眼,而眼角上的一朵彼岸花更是惊心动魄,嘴角的一抹笑格外摄人心魂。

这房间就跟豢养金丝雀的牢笼一般,打造的无坚不摧,墙上,床边,都放着各种各样的工具。

像在嘲笑她的无能,把钥匙放在眼前她也逃不掉。

“乖了吗?”男人轻启薄唇,好似大提琴轻轻拉弦一般,牵扯她的心跳。

“帝御景,过来!”女人轻笑着勾起手指,纤纤玉指很久没有修剪过,指甲又长又尖,像妖姬一样,勾人心魂。

帝御景也就鬼使神差的关门走了过去,在她的床边单膝下跪,乖巧的好像刚刚那一身清冷都是假的一样。

“我的伶儿,对我,有何指示!”

第五伶儿抬手勾起他的下巴,俊逸的脸庞深深的刻入她的心里。

“胆子倒是不小!”

帝御景扬起唇角,大手抚上她的小手,放在他的脸夹上,病态白的脸上出现一抹颠倒众生的笑。

“伶儿,伶儿!”

第五伶儿倒吸一口凉气,这妖孽。

“御景哥哥……”第五伶儿呢喃着这四个字,娇笑着跪坐在床上,链子也随之响起拉扯的声音。

帝御景站起身,拿着钥匙帮她把脖子上的锁链打开,让她能自由行动,因为,他知道,她饿了。

帝御景坐在床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女人的脸,好像这是世间的珍宝一样,怕一不小心就碎了,坏了。

“伶儿,饿了吗!”

他没有问,而是肯定。

第五伶儿扬起唇角往帝御景的身边靠近,苍白的唇就轻轻的碰了一下帝御景的唇角,“御景哥哥,伶儿乖了,伶儿饿了!”

帝御景没有丝毫掩饰,眼底的疯狂就这么暴露出来,好像一头野兽逃出牢笼,盯着自己的猎物,下一刻就能生吞活剥。

第五伶儿就喜欢看他疯狂的样子,为她疯狂,这就是她的食物,也是她的猎物。

只不过,下一秒,她的嘴角就流下一丝血迹,她的病,又发作了。

帝御景瞳孔收缩,慌慌张张的抹去她嘴角上的血迹,好像抹掉了,就没有了。

第五伶儿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苍白得像一张纸的脸夹上,嘴唇也因为鲜血的侵染而变得妖治起来。

“御景哥哥,伶儿,想回家!”第五伶儿哀求道。

这时候,帝御景也没有再管那么多,身心都被第五伶儿流下的那一丝血迹牵扯住,这时候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好,御景哥哥,这就带伶儿回家!”帝御景颤抖着手把锁链都打开,第五伶儿解放以后就直直的倒入他的怀中,嘴角的笑依然很明媚,帝御景没有丝毫犹豫,抱着她就往外跑去。


女孩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像个瓷娃娃,黑色的头发把她的皮肤衬得更加雪白。

帝御景站在玻璃门外,他就静静的看着女孩安然睡着的样子,他只承认她睡着了。

“爷,研究院那边来人了!”他的助理手上依旧如往常一样拿着平板,戴着金框眼镜,琥珀色的眼睛隐藏着他本该有的锋芒。

帝御景嗤笑一声,周身都是藏不住的戾气,眼睛腥红得弥漫着嗜血的气息。

助理本能的抖了抖,这帮老不死的,天天作死!

“那就把他们找出来,一个一个,带来陪着伶儿,要不然,她会很孤单的,伶儿最不喜欢一个人了。”

“是,爷,我现在就去安排!”

帝御景收起身上的一身肃杀之气,打开玻璃门走了进去,他就安安静静的坐在第五伶儿的床边,即使她现在没有了生气。

“伶儿,你本是照亮我的光,却不曾想,我们,是互相取暖。”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一身白色的衣裙,连头发也是像精灵一般的颜色,你像天使一样美丽。”

“我当时,就想,把你锁起来,只供我一个人观赏,窥探你的人都该死,你是属于我的,怎么能让他们窥探你的美呢……”

第五伶儿好像身处在深渊里,她想醒过来,可就是睁不开眼睛,耳边只有絮絮叨叨的声音,这个声音,听的她好心痛。

是她的御景哥哥!

御景哥哥,伶儿,这次真的,要离开你了!

帝御景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脑袋,他很痛苦,呜咽的声音像在隐忍,忽而,他看见第五伶儿的眼睛流下一滴血泪,他顿时慌了。

帝御景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他把第五伶儿的血泪舔了,她的血,是苦的。

“伶儿,你要坚持住,御景哥哥,一定会救活你的,你不能丢下我。”

“你不是最喜欢你的头发吗,御景哥哥现在就给伶儿做头发,伶儿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帝御景一遍一遍安慰着自己,此刻的他就像一头困兽一样。

第五月来到研究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帝御景小心翼翼的给第五伶儿梳着头发,生怕扯到她的头发弄疼她。

她从来没有想过,骄傲的妹妹,从来没有把谁放在眼里的妹妹,强大得无坚不摧的妹妹,现在就像无声无息的洋娃娃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现在回想起几年前那个桀骜不驯的女孩,嚣张跋扈,从没有把谁放在眼里,她的眼里心里,就只有第五家族。

第五家族,一个她也害怕的家族,她在折磨中活了下来,而第五伶儿,是带着她一起活了下来,她知道,第五伶儿内心阴暗,她还有狂躁症,但是对她很温柔,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姐姐,伶儿保护你,不要怕,伶儿会一直陪着你的!”

那时候的她15岁,她是第五家族唯一一个女性继承人候选,也因此,她受到的教育,要比平常孩子严格上百倍。

只是,有一次她看到,第五伶儿被打得满身是伤却一声不吭的咬牙坚持,那是她永远不敢回想的记忆。

那么强大的人,现在就跟死了一样躺在里面,为什么,凭什么,第五伶儿,你说要保护我的,你凭什么躺在那里享受,凭什么呀!

第五月失声痛哭的蹲在地上手足无措,她不知道怎么救她,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帮到她,她恨这样无能的自己。

“第五月,第五家族,她交给你了!”帝御景站在第五月的跟前,他知道,第五月是第五家族里唯一给过第五伶儿温暖的人,所以他没有赶她走,还告诉她地址。

说完这句话他就走了。

……

第五伶儿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又回到了起点。


第五家族是一个远古的家族光是财富就占据了华夏半边天。

帝氏是唯一能与之抗衡的家族,奈何这几年在新任家主的带领下,一直在走下坡路,若不是根基够稳固,怕是早就已经沦为跌下神坛的家族之一了。

盛大的酒店晚会中,优雅的小提琴曲以及钢琴曲在轮番演奏着,舞池中更是精彩绝伦,男男女女的交际舞跳的是有声有色。

唯一不合时宜的是,三楼中,一道纯白色的身影就站在扶手前,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撩动着手环上的铃铛,清脆的声音格外悦耳。

女孩一身纯白色汉服,长而密的头发及腰,只是这头发被染成了芭比娃娃一般的淡白颜色,配上她的肤色,真真像一个芭比娃娃一样。

“伶儿!”

第五伶儿随着声源看去,阴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感情,“姐姐,下面好热闹的样子。”

第五月笑着走到她身旁,也看向下面的人群,跳舞的在跳舞,应酬的在应酬,看似安然无恙,其实早已是暗波汹涌。

“妈妈交代的,忘了?”

第五伶儿撇了撇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她就是想去玩玩嘛,这都不让!

第五月深知第五伶儿一肚子坏水,也是不想让她下去的,这丫头要是弄不好,回家又是一顿数落。

“爸爸答应带你来看看就不错了,以后这些,你也是要经常应付的,人心隔肚皮,你还小,不要被人骗了还当是为你好呢!”

第五月苦口婆心道,她比第五伶儿大五岁,他们大房就只有他们两个女孩,第五军辉又是个妻管严,外面是干干净净的,他舍不得妻子受苦,就没有再要孩子。

本以为大房就要被放弃了,结果出了第五伶儿这样的天才,自然是要好好培养的,第五军辉同时也心疼自己这个小女儿,当初他没有把她推出来就好了……

小女儿很懂事,一直在安慰他,可只有他知道,她不愿意做继承人的候选,她天性活泼好动,热爱自由,但15岁之后,他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到过小时候那纯真的笑容。

“爸爸!”第五伶儿看向第五月的身后,第五军辉就站在那里,好像在发呆,听见第五伶儿的声音才勉强回神,一脸严肃的走过去。

“爸爸又摆脸了!”第五伶儿毫不犹豫的拆穿第五军辉。

第五军辉老脸涨红了一些,咳了声掩饰尴尬,第五月扶额,这父女俩呀。

“今天帝家也来了,这次打算跟我们联姻,具体是哪个,老爷子还没决定。”第五军辉说道,眼里也是多了平时都看不见的担忧。

他怕选上第五伶儿。

“爸爸,帝氏要给他们的太子爷选联姻对象,可我听说,他们家还有一个私生子呢。”第五月忧心道。

帝氏从古至今就是一脉单传,到了这一代是在往下滑了,而当家家主风流成性,在外的私生子还不知有多少,现在唯一承认的,就是帝御景这一个,因为他的母亲是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无名无份未免有点说不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