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黎少家的蛇蝎美人

黎少家的蛇蝎美人

兔子哒哒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靳冉为了摆脱父亲和姐姐的算计陷害,病急乱投医,她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主动找上了黎昀霆。听闻这个男人心狠手辣,双腿残废,且样貌丑陋。却不料,黎昀霆竟然有着一张足以魅惑众生的脸。一夜过后,靳冉觉得两个人不会再有交集了,向来睚眦必报的黎少却一点都不想跟她两清……

主角:靳冉,黎昀霆   更新:2022-07-16 03: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靳冉,黎昀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黎少家的蛇蝎美人》,由网络作家“兔子哒哒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靳冉为了摆脱父亲和姐姐的算计陷害,病急乱投医,她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主动找上了黎昀霆。听闻这个男人心狠手辣,双腿残废,且样貌丑陋。却不料,黎昀霆竟然有着一张足以魅惑众生的脸。一夜过后,靳冉觉得两个人不会再有交集了,向来睚眦必报的黎少却一点都不想跟她两清……

《黎少家的蛇蝎美人》精彩片段

凌晨一点,云尚的私人会所依旧灯火通明。

靳冉身着性感的V领蓝色长裙,她站在走廊上,低头看了眼刚收到的短信。

“药效已经发作。”

看到这条,靳冉唇角勾起一抹讥嘲的冷笑,这才昂首阔步走到不远处的总统套房。

她没敲门,直接用事先花高价买到的房卡,刷开了房间。

“滚出去!”一道充斥着嗜冷冰寒的嗓音带着几分阴狠冷冷怒斥。

靳冉挑眉提起裙摆,不但没滚,反倒是悠闲的走到长桌边倒了杯红酒,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淡然处之的坐在豪华套房的沙发上。

借着昏暗的灯光,她看见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陷在那片阴影之中,正背对着她,浑身发抖,修长的手指紧攥着轮椅扶手,因为过于用力,手背泛起青筋。

“黎三少,很难受吗,我可以让你舒服。”靳冉娇笑一声,故意放柔了声音,朝他轻声道。

“滚!”

随着这声愈发冰冷的斥责,男人一把将身旁的水晶玻璃杯狠狠朝着靳冉砸过去,“滚!”

碎片溅了一地,靳冉白嫩的小腿被划出一道细小的伤口。

疼痛让她瞬间脸色微变。

只一瞬她便又恢复那副调笑模样,面带笑意的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酒杯被她丢到桌上,走到男人身旁,呼气如兰的攀上男人的脖子。

她知道火候已经到了,他忍不了多久。

“黎三少,真要我滚吗。”她轻笑,吻细细落在男人耳垂侧,“我滚了,你要怎么办呢。”

靳冉呢喃着,面前的男人脸上尽是隐忍的冷汗,他呼吸急促的抬头。

猝不及防,两人的目光撞到一起。

那一瞬,靳冉猛地怔住。

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在帝城传闻里,双腿残废容貌粗鄙却心狠手辣睚眦必报有着铁血手腕的黎家三少竟然——如此绝色。

那是一张能颠倒众生,魅惑众生,俊美如神祗的脸,完美的让人看到他都会心慌意乱。

本以为自己为了摆脱父亲和姐姐的陷害病急乱投医想抓住的救命稻草是个活不久样貌丑陋的病秧子,没想到是这样俊美的男人。

若不是黎昀霆凶名在外,恐怕爬床这种事也轮不到她。

想到这,靳冉嘲讽的掀起唇,愈发将黎昀霆抱的更紧。

男人眸光沉幽幽的盯着她,目光似刀刃般锋利,魅眸伸出闪过一丝暴戾。

“三少,你敢要我吗。”靳冉挑衅。

男人唇角的黑眸中溢满冰寒,黎昀霆那双手紧掐着她的腰,“敢不敢,试试就知道,只要你别后悔。”

靳冉没设防,一阵轻呼直接被他用手抱起,狠狠摔到柔软的床上。

......

直到晨光熹微。

靳冉被身上的疼痛刺激的醒过来,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爬起来,翻出手机调出摄像模式。

靳冉挣扎着爬下床,转身看到睡得正熟的男人,靳冉心有不忍,却还是掀开男人身上的薄被,拍下照片。

黎昀霆,不要怪我,如果不是父亲和姐姐逼我嫁给王总换取那份合约,我是绝不会设计陷害你。

我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我只想自救,你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不久后男人从沉睡中醒过来,黎昀霆深邃幽深的眼瞳闪过一丝暴戾,目光变得沉冷阴鸷起来。

看他变得有些吓人的眼神,靳冉忍下内心的慌乱,红唇微扬。

“三少,美人都是带刺的,敢要我就要有被我伤害的觉悟。”

黎昀霆面带讥讽,性感好看的薄唇不疾不徐的溢出四个字。

“你要什么。”

“我要跟你订婚。”

男人讳莫如深的目光嘲意更重,目光落在靳冉那张明艳动人的脸上,眸光闪了闪,语调冰冷,“痴人说梦。”

靳冉从沙发上站起来,因为身体的不适踉跄的扶着墙走到男人面前,摇晃着手机,上面赫然是他的床照。

黎昀霆眼神骤冷。

“三少如果不肯答应我,我保证会让全网都收到三少的床照以及我们春风一度的视频。”

靳冉压低声音,“绝对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三少在床上如何热情似火。”

黎昀霆眼睛眯起来,散发着凛冽的冷光。

“三少,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好好考虑考虑,明天这个时候我要知道你的答案,否则”她停顿了下,“我们就一起上头条吧。”

靳冉挑衅似的勾起唇角,任务完成狠话放完,她腿有些发软不敢多待,转身离开套房,即使看不到男人阴狠的眼神却仍是恐慌的厉害。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孤注一掷把最后的希望放到黎昀霆身上,他可是有阎王外号的黎昀霆啊。

......

......

云尚的总统套间内,黎昀霆面色沉冷如寒霜

房间里还萦绕着欢爱过后留下的气息,这让他眼底划过一抹厌恶。

正要起身的瞬间,黎昀霆忽地瞥见了床单上那片刺眼的红。

回想道昨晚,他喉头动了动。

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宋源,去查个人。”黎昀霆的声音阴冷不带半分感情,“我要她所有资料。”

宋源闻言,没有任何疑惑,服从的说了声好。

片刻后。

黎昀霆坐上轮椅,被赶来的宋源推出了酒店。

两个小时后环宇国际总裁办公室。

“总裁,昨晚的那个女人是靳远集团的二小姐靳冉,帝城电影学院大四生......”

宋源突然脸色怪异,“三少。”

宋源将资料递到黎昀霆面前,看到资料上记载的资料黎昀霆眸光晦深,他难得在这份资料上多做了停留。

看到资料上靳冉的照片,男人黑眸愈发凛冽。

昨晚肯碰她不过是因为她的那张脸,现下看这张生活照,真是像极了那人。

还有这血型竟然也相同。

黎昀霆合上资料,冷冷道,“去做肾源配型。

“好的三少。”

宋源离开办公室,男人双手交握,唇角露出一抹无情的冷笑。

靳冉,希望你真的有价值。

否则——

男人凤眸眯起,散发出危险的冷光,否则,你活不过今晚。


男人眸光晦涩,目光最终落在办公室那张照片上。

想到那相似的眉眼眸光再度冷了几分。

......

与此同时,拖着疲累身体回到公寓的靳冉一觉睡到了傍晚,被饿醒后才打算去觅食。

才走到公寓楼下就看到她的“亲妹妹”靳霏月和高天磊渣男贱女在门口等着。

高天磊脸色铁青的怒瞪着靳冉,“靳冉,你昨晚上穿成这样去哪儿了!”

靳冉眼里的嘲讽遮都遮不住,“当然是去勾搭男人了,怎么,我解决生理需求姐夫也要管?”

高天磊气的浑身发抖,“你怎么能这么不自爱!就因为我们分手了你就这样作践自己?”

“我自己的身体,我爱怎么作践都随我心情,与你无关。”

靳霏月小白花一样站在高天磊身边,娇滴滴,“冉冉,我知道你还因为天磊和你分手跟我在一起这件事生气,但是你怎么能不想想,如果不是因为你出入夜店被拍下不雅照害天磊蒙羞,天磊也不会跟你分手,还不是你的错。”

“发生了这样的事还是爸帮你压下了这件事为你给王总定了亲,王总不嫌弃你肯娶你,你怎么还这么不自爱呢。”

可真会说。

当初只怪她傻,没有看清楚靳霏月是个蛇蝎心肠的食人花,因靳霏月一通求救电话赶去夜店救人,却被她设计拍下被男人调戏的照片大肆宣扬。

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朋友”高天磊因为那些照片立刻踹了她选了靳霏月。

而她的好父亲呢?立刻要将她嫁给年近六十的王总来换两司之间的合作。

靳冉讥嘲的勾唇,“是呢,爸可真是给我说了个好亲事,王总才六十岁,多成熟稳重的年纪,靳霏月,如果你喜欢大可以让给你。”

靳霏月脸色骤变。

高天磊拔高了声音,越看靳冉越不顺眼,“你胡说八道什么,那种老男人怎么配得上霏月!”

靳冉昨晚被折腾了一夜,就算休息了一阵身体还是酸疼的厉害,听到这话,只觉得烦躁。

“行,她靳霏月跟你高天磊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两位能让让吗,要说教去找别人,别在这里挡我的路。”

靳霏月突然冲上前拦住靳冉的路。

走近靳冉,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呢喃,“你再如何玩闹最终还是要嫁给那种不齿的老男人,这就是你的宿命,你敢不嫁吗,你不嫁你那个残疾人弟弟可就要在牢里待上一辈子了。”

靳冉猛然攥紧了手心,侮辱她可以,可千不该万不该提到靳修!

火气蹭的涌上心头,一耳光已经不受控制的甩出去。

一个巴掌印落到靳霏月的脸颊上。

靳霏月痛呼了一声,眼泪潸然而下,靳冉被她这副样子恶心到了,正要嘲讽,却见靳中远从门口冲进来,怒目瞪着她。

“靳冉,你竟然敢对你姐姐动手!”

靳冉被靳中远推的一个踉跄撞到冰冷的墙面上,她眸光有些黯然。

撑起身体逼着自己站直了对着那“一家子”。

“爸,你不要生冉冉的气,她可能是对王总不太满意,所以才会这样任性。”靳霏月虚虚拉住靳中远的手臂,添油加醋。

“不满意?她有什么不满意!她名声都臭了还当自己出淤泥不染呢!王总肯要她她都要烧香拜佛!”

靳冉冷嘲的掀唇没说话。

靳中远指着靳冉鼻子骂道,“她想管她那个下贱母亲生下的野种就要乖乖听话嫁给王总,她不愿意还能翻了天去。”

靳冉牙齿几乎咬碎。

她和靳霏月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靳中远早年在外风流多情拈花惹草,母亲为此出轨,背着靳中远生下靳修,这件事说得清谁对谁错?更何况母亲疼了她那么多年,死之前留下的那封遗书求她养大靳修,她没办法狠心到对那个孩子不管不顾。

靳中远却抓住这把柄,为了逼她同意嫁给王总设计陷害将靳修送进了监狱,想要救他就必须嫁给王总,除非她能心狠的眼睁睁看他去死。

那个她同母异父,被靳中远视作不齿的靳修,到底也是她的亲弟弟。

她怎么能不管!

更何况......她真的能翻天。

靳冉面露讥嘲,“如果黎三少知道你们想把他的女人嫁给王总那样的糟老头子,三少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

众所周知在帝城能让人称为黎三少的也就只有黎昀霆。

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靳中远和靳霏月皆愣住,被这名头震慑住了。

“胡扯!黎三少怎么可能看得上你,我看你就是不想嫁给王总找的借口!”靳中远铁青着脸,半点不信靳冉的话。

靳冉取出手机调出和睡梦中的黎昀霆合拍的照片,冷笑。

靳中远看傻了眼,靳霏月没看清楚手机上的人,当下挑拨,“黎三少一向不近女色,怎么会跟冉冉你有联系。”

“对!到现在你还在撒谎,这上面的肯定不是黎昀霆!这就是你不想嫁给王总找出来的借口。”

“你跟王总的亲事我已经答应了!你反对没有用,能嫁给王总是你的福气!”

靳冉再度听到那个荒唐的亲事,只觉得浑身发冷。

她气的涨红了脸,“王总年纪比你还要大,就因为那些子虚乌有的照片你就要把我卖给他!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女儿!”

靳冉的指责,让靳中远沉下脸,他脸上眼神躲闪,面子有些挂不住。

他不耐烦的偏心狡辩,“如果不是你一定要护着那个贱种我会让你嫁给王总?要怪就怪你坏了名声还要养着那个杂种。”

“这件事已经定下了,婚期就在后天,给我好好准备。”

靳中远拍板决定,直接吩咐保镖,“带二小姐回家,好好看管起来。”

嫁给那个老男人?做梦!

靳冉当然不干,她转身试图冲出公寓楼。

保镖却一眼看穿靳冉的想法,强硬的拽住靳冉的手臂。

“放开我!你放开我!”

两人挣扎间靳中远铁青着脸走过去——

“啪!”

靳中远怒火中烧,甩了靳冉一耳光怒吼道,“再闹我就让那个贱种死在里面!”


“再闹我就让那个贱种死在里面!”

那一巴掌用力极大,靳冉整个人被打的怔住,腿软的摔到地上。

保镖趁机将靳冉拖进车内。

靳冉被带走,高天磊眼中略有不忍,“靳叔叔,靳冉她不会出什么事吧,虽然靳冉做错了许多事,但怎么说也是您的女儿。”

“出事?”靳中远冷笑,“只要靳修那个野种还在,她怎么敢出事。”

这一切,他都算好了。

靳冉想当个好人去养着那个废人,那她就要为她那点可笑的善心付出应有的代价。

......

靳冉被关在房内,房门紧锁着,只能透过窗户看到外面。

她砸碎了房内所有能砸的东西,喉咙已经骂到嘶哑,她失望的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浑身发寒。

现在最后的机会都寄托在黎昀霆身上。

他一定会妥协,一定会跟她订婚。

可是,如果黎昀霆根本不在乎,她又该怎么办。

死?

不能死,她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还没有把弟弟救出来。

她必须要活着,必须要好好的活着。

门,突然开了。

靳霏月喝的有些烂醉,身上的礼服裙都有了褶皱,整个人都酒气熏人。

“冉冉,恭喜你马上就要嫁进王家去做富豪太太了,以后我们靳家还要所仰仗你了。”

靳冉眼神冰冷的看着她。

靳霏月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靳冉那副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嘴脸。

好像跟她站在一起自己永远都是被忽视的那一个!

外面都说她和靳冉是靳家的两大千金,可只有她知道靳家真正的千金是靳冉。

她只是靳中平在外的私生女,是靳中平做了手脚骗了靳冉让她误以为她们是亲姐妹。

她恨靳冉身上流着嫡系的血,恨靳冉长了一张和她母亲神似的美人脸,恨她事事都胜自己一筹。

可是就算这样又如何?

她母亲早就死了,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而靳冉不仅没有继承权,还被高天磊背叛,甚至注定要嫁给那个糟老头子当小老婆。

那些嫉妒羡慕此刻全都转为了痛快。

靳霏月歪着头,面上带笑,“对了,你肯定不知道这门好婚事是我为你谈的。”

她特意约了王总谈合约,还甩出了靳冉的照片做交易,靳中平本就厌恶前妻留下的血脉,能用靳冉换合同赚一笔大钱靳中平当然高兴。

靳冉听完她的话整个人气的浑身发抖,她愤怒的站起来,一把将靳霏月推到墙壁上。

“靳霏月,我是你亲妹妹,我是你亲妹妹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靳霏月被她推的后背撞到墙面上,却毫不在意的朗笑,“亲妹妹?你配吗。”

她恶毒的开口,“在我眼里你跟靳修没什么不一样,你们都跟那个下贱女人一样,是登不上台面的下贱坯子。”

“你闭嘴啊!”

靳冉怒火滔天一把掐住靳霏月的脖子,速度之快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

靳霏月被掐的脸色发白无法呼吸,不停吸气。

“嘭!”

房间门被保镖猛地踹开。

靳中平跟在后面着急大吼,“贱种!快放开霏月!”

保镖不敢靠近担心伤了靳冉,靳中平怒不可赦拽住靳冉的长发狠狠将人拽开丢到地上。

身体被丢到地上,尾椎处传来刺骨的疼痛。

靳中平充耳不闻一脸担忧的围着靳霏月打转。

同样都是他的亲生女儿,靳霏月是她手里的宝贝,她就是污泥吗。

她低低的笑了几声,笑中掺杂着无法分辨的悲伤。

在靳中平面前靳霏月就是朵娇花哭哭啼啼,靳中平心疼对靳冉更是看不上眼,怒指靳冉,“现在立刻把她给我送到王家!让她滚!”

保镖听命的制住靳冉,她缓缓抬头朝那对父女看去,唇角溢出一抹嘲讽的冷笑。

保镖将她押送上车。

车子开出靳家别院,靳冉不吵不闹安静的坐在车内,眼睛朝外看去。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她那亲生父亲眼中果然只有靳霏月。

她呢?

她又算是什么?

是她太蠢竟然还觉得靳中平可能良心发现对她好一些,现在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唯一的退路只有黎昀霆了。

靳冉牙齿咬着唇瓣,鲜血顺着唇角流下来,疼痛刺激了她的神经。

她不能就这么认输,只要还有一线转机她都要试一试。

车已经开到朝阳区中心大道,她盯着外面缓慢移动的车辆,手缓缓收紧。

越接近十字路口她越紧张。

趁保镖不注意,靳冉打开车门,一旁守着靳冉的保镖惊了下伸手去抓。

她跳到车外,因为惯性整个人在地上翻滚了一圈,浑身发疼。

不等她喊疼便立刻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路口向外跑着。

马路上的车因为靳冉紧急刹车,滴滴滴的摁着车喇叭。

靳冉无暇顾及继续向外冲着跑。

一辆路虎车内。

宋源眼尖的看到马路上的靳冉,急忙开口道,“三少,外面那人是靳冉小姐。”

黎昀霆那双冷眸如鹰隼般透过车窗落在靳冉身上。

“停车,把人带上来。”

路虎车停在路边,两名保镖急速追上来。

靳冉神经极度紧绷,手臂被人大力拽住,保镖面色狰狞的在靳冉手腕落下一圈青紫。

她强忍着疼踢打着桎梏她的保镖,保镖脸色阴沉一耳光正要落到靳冉的脸上。

手被人大力擒住丢到一旁。

保镖凶神恶煞的瞪过去,宋源生的文质彬彬,此刻只面带微笑的一拳打到保镖身上,另一名保镖见势不对要冲过来。

宋源一脚将人踹飞后扶起靳冉。

保镖喘着粗气大骂,“她是靳家二小姐,你得罪的起靳家吗!”

靳家?

宋源礼貌询问,“哪个靳家。”

宋源笑眯眯的打了一通电话,亲眼看着两名保镖已影响交通罪逮捕。

“靳冉小姐。”已经看不到那两名保镖,宋源公事公办的态度,“三少要见你。”

靳冉还没回过神来,因宋源突然而来的一句话整个人惊了片刻。

“黎昀霆!”

靳冉忍不住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激动。

只要......只要黎昀霆肯帮她,靳修就能从狱中出来,更不用惧怕靳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