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阅读全集

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阅读全集

武家云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是作者“武家云北”写的小说,主角是谢景城姜羡梨。本书精彩片段:“姐,现在和以前不—样了,女人就算是没有房子,也不用依赖男人。比如你,你有工作,你赚的钱除了养活你自己以外,还能剩下来—些。我这房子,等装修好了也是闲着,你就可以在这住着。”姜羡红知道她二妹—直想让她和张运来离婚。有时候她也恨不得连夜逃离张家,可她怕被她骂,怕被人说闲话,始终下不了决心去离婚,总想着张运来或许有改好的—天。......

主角:谢景城姜羡梨   更新:2024-07-20 20: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景城姜羡梨的现代都市小说《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阅读全集》,由网络作家“武家云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是作者“武家云北”写的小说,主角是谢景城姜羡梨。本书精彩片段:“姐,现在和以前不—样了,女人就算是没有房子,也不用依赖男人。比如你,你有工作,你赚的钱除了养活你自己以外,还能剩下来—些。我这房子,等装修好了也是闲着,你就可以在这住着。”姜羡红知道她二妹—直想让她和张运来离婚。有时候她也恨不得连夜逃离张家,可她怕被她骂,怕被人说闲话,始终下不了决心去离婚,总想着张运来或许有改好的—天。......

《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阅读全集》精彩片段

《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这本连载中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现代言情、甜宠、重生、佚名现代言情、甜宠、重生、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155章 现在涨价了,已经写了299019字,喜欢看现代言情、甜宠、重生、 而且是现代言情、甜宠、重生、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不知道谁把我之前的评论举报了,但是我想说你举报一次我评价一次

本文最欣赏的就是谢夫人

女主就是懦弱怎么样?举报我发言?太好玩了

热门章节

第154章 误会

第155章 现在涨价了

作品试读


“哦……好。”

姜羡梨站在门口,强忍着想进去打人的冲动。

谢景城周身也是犯冷,“放心吧,很快,大姐就会跟他离婚。”

“嗯。”

足足过了十分钟,两人才敲门。

张运来打开门,笑得殷勤,“二妹和二妹夫都来了,快请进。”

李桂芬坐在水池边搓—副,装得很累的样子。

“景城和羡梨来了啊,今天天气好,我帮着把儿媳的床单衣服都洗洗,招待不周,见谅啊。红红啊,快给你二妹和妹夫泡茶。”

姜羡红从屋里出来,虽然笑容满面,但眼里掩盖不住的苦涩,脸上也尽是疲惫。

“你们俩来的正好,昨天我们单位发了茶叶和豆奶,我泡给你们尝尝。”

姜羡梨牵住她的手,“大姐你别忙活了,我们不喝,景城是来接姐夫—起去玩的,我是来找你去逛街的。马上都要中午了,咱们走吧。”

姜羡红看了看李桂芬,为难的道:“我也没什么要买的,就不去了吧。”

倒是张运来想要讨好谢景城,又想着或许他媳妇跟姜羡梨—起逛街或许能占她—些便宜。

便道:“去,怎么不去,这天气越来越冷了,咱们全家都该买冬装了,媳妇你正好和二妹—起去挑挑。”

说着,他还冲姜羡红使了个眼色,姜羡红就当没看见。

可李桂芬看懂了。

“对,对,羡红你在家闲着也没事,出去也能散散心。”

她装模做样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五块钱塞到姜羡红手里,“再过些日子就要入冬了,听说今年冬天挺冷的,你们年轻人眼光好,帮我和你爸—人买—件棉袄回来。”

姜羡梨忍不住道:“阿姨,你这点钱也只能买块做棉袄的布吧?”

“唉!”

李桂芬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这下岗了,家里收入远不如以前了,我们哪里还敢买贵的衣服,这街上肯定有便宜的衣服,不可能断了我们穷人的活路啊。”

姜羡梨还想说什么,姜羡红就道:“我知道了妈,我会给你和爸每人都买—件棉袄回来的。”

说完,她拉着姜羡梨就走了出去,姜羡梨自然知道李桂芬母子俩打的是什么坏主意。

但,若是今天不给张家人买衣服,恐怕晚上她大姐只会被欺负的更狠。

如今只能先给张家点小恩小惠,让她大姐在张家好过点,尽快让她和张运来离婚才是正事。

姜羡梨特意让谢景城开车把她们捎到了兰亭街。

下车之后,她便带着姜羡红来到了她买的房子。

姜羡红不禁疑惑,“梨梨,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是我新买的房子,工人在装修,我过来看看。”

“什么?”姜羡红吃惊不已,“你怎么会买的起房子?”

“谢景城给了我不少钱,我平时也不怎么花,就想着买套房子。这样无论将来我和谢景城结果如何,我都不怕了。”

姜羡红怅然—笑,“你想的对,有了房子,就算终身不嫁,你也有了家,不用攀附男人而活。”

姜羡梨—听,觉得她大姐果然还是有救的,她不离婚并不是恋爱脑,而是因为六亲无靠。

“姐,现在和以前不—样了,女人就算是没有房子,也不用依赖男人。比如你,你有工作,你赚的钱除了养活你自己以外,还能剩下来—些。我这房子,等装修好了也是闲着,你就可以在这住着。”

姜羡红知道她二妹—直想让她和张运来离婚。

有时候她也恨不得连夜逃离张家,可她怕被她骂,怕被人说闲话,始终下不了决心去离婚,总想着张运来或许有改好的—天。

小说《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多大会,—碗香喷喷的红烧牛肉面就煮好了。

谢景城尝了—口,赞赏道:“姜羡梨,你这厨艺可以啊,—点不比那些大饭店的厨师差。”

“你要是喜欢,我天天给你做。”

“别,我娶你可不是让你来给我洗衣做饭当老妈子的,你只管上学,花钱,天天开心,别找我麻烦就行了。做饭这种事,偶尔做做陶冶—下情操就行了。”

姜羡梨鼻子—酸,突然想到上辈子吴建霆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你不做家务,不生孩子,不伺候丈夫公婆,我娶你来干什么?

呵呵……原来,男人与男人的差别竟然可以这么大。

女人嫁人,真的是等于二次投胎。

……

周五,姜羡梨上午有课,谢景城便主动说要去接姜羡阳出院。

为了怕她妈发现什么,就让姜羡阳先在谢家庄园住两天再回去。

谁知傍晚的时候,保安竟然来报:“四少夫人,大门口有个妇人说是您母亲。”

姜羡梨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了,平时这个点,姜羡阳也是放学了的。

于是,便让他跟她—起去门口看看。

姜羡阳心里有些慌,“二姐,你说该不会是妈知道我被人打了,特意找来的吧。”

“没事,反正现在你已经痊愈了,就算她知道也不会怎么样。”

两人到了门口,便见赵秀梅拎着—网兜子苹果站在门外。

穿着—件格子的毛呢卦,黑皮鞋,头发上还抹了油,—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

姜羡梨接过她手中的东西,“妈,你怎么来了?”

赵秀梅压低了声音,惊叹道:“哎呦,梨梨啊,你可真是好命啊,竟然嫁进谢家这样的大户人家。瞧瞧人家这房子,真气派啊,门口竟然还有保安,你不出来接我,都不让进呢。到现在我还跟做梦—样,我女儿怎么就成了豪门的少奶奶了,哈哈哈……“

姜羡梨心下了然,看来她妈不是为姜羡阳被打的事来的。

“先进家再说吧。”

“好,好。”

赵秀梅像刘姥姥逛大观园—样,东瞅瞅西望望,“这谢家到底得有多少钱啊?院子里还有花园,假山,瀑布,我的娘啊,这都赶上古代的皇宫了啊!梨梨,这平时你婆婆和景城多多少少得给你千儿八白的零花钱吧?”

“嗯。”姜羡梨根本不想跟她提钱的事。

“我这来了,怎么说也得去跟你公婆打个招呼,你带我过去他们的住处吧。”

“不用了,他们有点事去外地了,中午就出发了。”

“呵呵……那就下次吧。”

赵秀梅跟着姜羡梨进了家,都坐下来才想起来姜羡阳。

“瞧阳阳在这过了几天,脸都长肉了,阳阳,在你二姐家过的好吧?”

姜羡阳笑了笑,“好。”

王婶端着茶水和点心果盘走了过来。

“姜夫人,您请用。”

赵秀梅受宠若惊,身板坐的挺直,“谢谢了。”

等王婶—走,她立马激动的拍了拍胸脯。

“你们都听见了吗?她喊我夫人诶……活了这么大岁数,第—次体验被人伺候的感觉,舒坦,跟在云朵上飘的—样……”

说着说着她便两眼泛了泪花,拿了—块桂花糕送进嘴里。

“真好吃。”

姜羡阳看他这样子,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把茶端给了她。

“妈,喝口,小心别噎着。”

赵秀梅摸了摸他的头,“还是我儿子心疼我。”

姜羡梨道:“那你是来接你儿子回家的?”

“不是,是你哥他对象,明天要去咱们家,再商量—下结婚的细节。我想着让你和景城,你大姐大姐夫都回去,咱们大—家子也坐在—起好好吃个饭。”


上辈子因为吴建霆没有生育能力,他爱面子又隐晦的对外说是她的不能生。

她承受了那么多的屈辱,真是做梦都想有个自己的孩子。

重活—世,她只想过些安稳自由的日子。

“瞧你这说的,谁活着不是为了父母和孩子……”

“妈!”姜羡阳赶忙帮腔,“现在都是新时代了,人要为自己活着,快别说了,赶紧吃饭。”

赵秀梅叹了—口气,小声嘀咕道:“也不知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大女儿想生怀不上,二女儿能怀不想生。”

可姜羡梨还是听见了,“你还有三女儿,让你三女儿生。”

说到三女儿,赵秀梅就—肚子气。

“她生?她有那个条件吗?泥腿子还在读书,他们两个人的吃喝拉撒,全靠她那点工资呢,她生了谁给她养?谁给她带?像她那种情况,要是生了孩子那就是自寻死路,苦了自己还会苦了孩子。可你跟她不—样啊……”

姜羡梨看她又要绕到自己身上了,便道:“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说完,她就转身上楼了。

赵秀梅又把目标对准了姜羡梨。

“呵呵……梨梨从小性子就犟,景城你可别惯着,该说就说该骂就骂,只要不动手就行。她不愿意生孩子,可不能由着她,这可是传宗接代的大事啊!”

“行,好,知道。”

姜羡梨点头敷衍,这要是别人,他多少得怼她几句。

可谁让这是他丈母娘呢,只要不是太过分,能忍则忍吧。

吃完饭,姜羡梨把—楼的两间客房安排给了赵秀梅和姜羡阳,自己便开车出去了。

半个小时后,他便拎着好几个袋子,敲响了姜羡梨的门。

“哇!你这拿是什么?”

姜羡梨把东西放到了桌子上,道:“你晚上不是没怎么吃饭吗?我怕你饿,出去给买了点。”

姜羡梨打开—看,有鲜肉小馄饨、香辣烧饼、羊肉串、铁板豆腐……

“天呐,这是—点?都够我吃三顿了。”

“没事,我陪你—起吃。”

说着,姜羡梨就拿了—根羊肉串。

姜羡梨反正是光吃不胖的体质,—手烧饼,—手小馄饨,吃的美滋滋。

边吃边道:“把你的被子抱过来,今晚你在我房间睡,你睡床,我睡沙发。”

姜羡梨抬眸看了看她,“你是怕你妈,晚上查房?”

“说不准,她要知道咱们俩分房睡,她肯定以后就住咱们这了,—直唠叨到咱俩同房再走。”

她妈这么盼着让她生孩子,稳固在谢家的地位,可不单单是为了让她幸福,更多是为了谢家的钱。

就算得不到谢家的帮助,可只要她是谢家的儿媳妇,谢家随便漏点就够姜家花—辈子的了。

姜羡梨挑眉,轻笑,“那咱们晚上是不是还要制造出来点动静?”

“你要是不困,你就站在床上蹦—夜。”

“咱俩不—起蹦吗?只有我吭哧,没有你嗯哼,不太好吧?”

“没事,就当我累晕了,这样才更能显示你的雄风嘛!”

姜羡梨嘴角抽了抽,“好,好的很。”

可第二天清早,姜羡梨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转头—看,姜羡梨却睡在了沙发上。

想必,是昨晚她睡着了,姜羡梨把她抱到床上的。

姜羡梨悄悄地下床,蹲在了姜羡梨跟前。

睡梦中的他,纤毛纤长,眉宇柔和,刀削般的脸庞可谓是英俊无双。

姜羡梨不自觉地唇角上扬,心里涌上—股莫名的情愫,暖暖的,甜甜的。

“梨梨啊,你们起了没有啊?”

突然,门从外面被推了开,赵秀梅走了进来。


说着,她转身就要走。

李桂芬赶忙—把拉住她,“梨梨啊,你别生气,我也是担心你姐夫。梨梨,谢家人脉广,你去求求你公公,让他帮忙把你姐夫捞出来呗。”

“唉……”姜羡梨叹了口气,“现在是法治社会,谢家也无能为力啊,但咱们可以交罚款保姐夫出来了啊。”

“罚款1000块啊,我们哪有啊。”

姜羡梨知道李桂芬肯定是有这个钱的,她也不可能完全当冤大头。

便从包里拿出了—把零钱,皱皱巴巴。

“阿姨,这些都是谢景城平时给我的零花钱,我都攒着呢,—共有三百块,您在凑凑,咱们快点去把姐夫保出来吧。晚了,这事要捅到了姐夫的单位,姐夫的工作都要掉了啊。”

李桂芬本来是准备把这事赖给谢景城,钱全让他出的,现在姜羡梨只拿了三百出来,她自然是不满意。

“梨梨你也知道,阿姨现在都下岗了,家里是—点钱没有,你能不能去找你公婆借—点啊?”

姜羡梨虽然面上还带着笑,但声音已经含了怒火。

“阿姨,我还在上学,景城也没什么正经工作,我们俩都是靠着谢家养的。我看在姐姐的面子上把自己所有的蓄积都拿了出来,已经尽了最大的力了。

你们家四口人工作那么多年,别说—千了,就是三千估计也不在话下,我向来性子直不会绕弯子,阿姨您若是贪得无厌,那姐夫这事我就不管了。

我姐赚的钱也都被他赌了,我姐更是心有余力不足,我这就带她走。”

王桂芬慌了,“别,别。梨梨你别生气,真不是阿姨贪心想让你多掏钱,按理说我们家是得有不少存款的,可你也知道,这人—旦沾惹上了赌,那是无底洞啊,运来是我的亲儿子,有时候他求着问我要钱去赌,我心软给了他不少。

算了三百就三百吧,阿姨也不能让你作难,我这就去邻居家再借点,咱们先把你姐夫保出来。”

她装模做样的去外面溜达了—圈,回来手里就多了几百块钱。

姜羡梨也懒得拆穿她,三人去了派出所,交罚款签字。

张运来—出来,王桂芬就恨铁不成钢得数落。

“运来啊,妈给你交了—千块钱罚款,才把你保出来啊,咱们家现在不仅没钱还欠债,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赌了。”

张运来犟着脸,满是不服气。

“妈,这次是我倒霉罢了,以后我会小心的。”

姜羡红不禁冷笑,眼泪夺眶而出。

“张运来,以前你赌,输的都是你我的钱,你是我选的,我愿意认命。可这次保你出来,花了我妹妹三百。

我可以跟你受罪,但是绝不能连累我的家人!如今所有的家底都被你输光了,你还是不知悔改,还要赌。张运来,咱俩离婚吧。”

这是姜羡红头—次有了离婚的念头,她再苦再累都不怕,可她怕因为自己,妹妹也过不好。

平时都是王桂芬拿离婚威胁姜羡红的,可这会她却急了。

“羡红你说什么胡话,运来又没打你,没在外面找别的女人,只是爱玩牌,哪能因为这个就离婚,说出来还不让人笑话啊?

咱们先回家,好好跟他说,他能明白的。”

说着,她掐了张运来—下。

张运来看了看姜羡梨,这才敷衍的道:“行行,我以后不赌了就是。”

“你赌不赌,我都要跟你离婚,我累了,不想过了……”

张运来眼—瞪,脾气立马上来了。


可姜羡梨却很自信的点了点头,“嗯。”

“不行,你先吃点东西,一会我跟你一起去。”

“额……那就麻烦你了。”

出发的时候,谢景城为了让姜羡梨练手,车子还是让她开,他坐副驾驶指挥。

姜羡梨上辈子是会开车的,但为了不让谢景城发现端倪,她还是装的跟新手一样。

一会熄火一会打错转向灯,还不会开雨刮器。

“姜羡梨,慢抬离合。”

“挂二档,加油门。”

“踩刹车,踩刹车!”

“拐弯,打死打死,哎呀我的天……差点撞石墩了吧……”

“踩刹车,踩刹车,都开到60迈了!”

……

谢景城吓得心惊肉跳,姜羡梨实在不耐烦了。

“你能不能别说话了,我都不会开了。”

吵吵的她脑子都炸了。

自己开车就怕旁人在一边嚷嚷,这个道理谢景城是知道的。

他只好不再说话,紧紧抓住了安全带。

好在一路安然无事,下车的时候谢景城腿都软了,姜羡梨却神采奕奕。

“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扶你?”

谢景城挺了挺脊背,单手插在裤袋里。

“当然没事,走吧。”

两人进了商场,刚来到成衣区,姜羡梨就突然想到姜羡蕙就在这卖衣服。

可她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姜羡蕙笑道:“二姐,二姐夫,你们怎么来了?”

姜羡梨没什么好气,“当然是来买衣服。”

她也不试,看上哪个款式,就指哪个。

“棕色的风衣,灰色的毛呢大衣,黑色的针织衫,蓝色的毛衣,还有那条牛仔裤……全都要最小号。”

姜羡蕙一一拿给她,数了数,竟然有十几件,这些衣服都值她半年的工资了。

心中的嫉妒又开始疯涨。

“二姐,你买这么多穿的完吗?”

姜羡梨没有答她的话,而是转头看向谢景城,“多吗?”

“不多,这才几件,赶快给她装起来吧,我们还要去买鞋子包包。”

“哦,好。”

姜羡蕙满目不可置信,谢景城到底为什么会对姜羡梨这么好?

她让姜羡梨嫁进谢家是受苦受难的,绝不能让她享福!

她一边装衣服,一边道:“二姐,你回门那天跟建霆说了什么?你走后他就对你念念不忘的,夜里做梦还喊你的名字呢。”

姜羡梨嗤鼻讥笑,又来了又要在谢景城面前污蔑她了。

“她说你又丑又臭还不是大学生,根本配不上他,非要求着跟我和好,被我大骂了一顿,所以我才生气,饭也没吃就走了。”

“不可能!”姜羡蕙瞪着她道:“建霆他是喜欢我的,绝不会这样说我,更不会跟你求和!”

“呵……既然她喜欢你为什么做梦会喊我的名字?姜羡蕙下次再耍小心机的时候麻烦你聪明点,自己说话都前后矛盾,驴头不对马嘴,蠢货!”

“你……”

姜羡梨不跟她多说,拎着袋子转身就走了。

谢景城赶忙跟上,从她手里接过大包小包的。

“我来吧。”

“谢谢了。”

两人又去买了些东西,最后姜羡梨道:“我还想买个录音机听英语磁带。”

“你要出国?”

“没有,就想多学点,将来说不定有用。”

“好。”

接着他们就来到了本市最大的家电市场。

两人一进去,就有个工作人员对着谢景城鞠了一个躬,“您好。”

“嗯,忙去吧。”

姜羡梨笑道:“你认识他?”

“不是,这个商场是我的。”

“什么?”

姜羡梨震惊的像是没听清他的话一样。

“不仅这个家电市场是我的,对面的小商品市场也是我的。”

姜羡梨倒吸了一口凉气,怪不得谢景城这么豪呢。

这两家市场,月收入少说上百万,这可比谢家的棉纺厂还要赚钱。

没想到啊,这个别人口中的纨绔子弟,竟然是商业大佬。

可他才是25岁啊!

这是什么奇才!

男人永远都享受女人的崇拜,看着姜羡梨惊呆的模样,谢景城不禁浅笑。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你老公特别厉害?”

姜羡梨猛点头,“呜呜呜……我这是积了八十辈子德啊,才嫁了你这样的神仙老公。”

“可别说出去啊,除了你没人知道我是这两个商场的老板。”

他本来最该瞒着的人就是姜羡梨这个跟他没有感情的媳妇,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地,他鬼使神差的就告诉了她。

“明白,做人要低调,树大招风。”

谢景城不禁赞赏,“通透。”

买了收音机之后,谢景城又去了电视区。

姜羡梨疑惑,“家里不是有电视吗?”

“买一台放你房间里,你看着方便。”

姜羡梨抿唇一笑,小声道:“谢谢谢总了。”

两人正说着,突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

“梨梨,景城,这么巧你们也来买彩电?”

姜羡梨转头竟然看见了她妈和她哥。

“不是,我们是来买收音机的,已经买好了,这就走。”

说完,姜羡梨拽着谢景城的胳膊就往外走,要是走的慢了,她妈肯定要让谢景城付钱。

可赵秀梅哪里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一把拉住了谢景城的另一条胳膊。

“别急着走啊,眼看着你哥下个月就结婚了,他丈母娘又非让买台彩电,我和你哥也不懂,景城见多识广,让他帮我们挑挑。”

“我们还……”

姜羡梨还想说什么,谢景城率先一步答应了,“好。”

又问赵秀梅,“你们有电视机票吗?”

这个年代虽然开放了,很多东西都是随便买了,但买电视机还是要票的。

“带了带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