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致命撩精把大佬撩动心后她跑了

致命撩精把大佬撩动心后她跑了

南北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席律不知情爱为何物,但他收留了一个小撩精。夏暖日撩夜撩,终于把某大佬撩的动了心,成功揣上了崽崽,圆满完成任务,然后脚底抹油,直接带球跑路。席律一直以为自己收留的是个小废材,却不成想,夏暖不仅是个小撩精,还是个满级大佬。不过,既然招惹他了,那就一辈子都别想跑!

主角:夏暖,席律   更新:2022-07-16 03: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暖,席律的女频言情小说《致命撩精把大佬撩动心后她跑了》,由网络作家“南北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席律不知情爱为何物,但他收留了一个小撩精。夏暖日撩夜撩,终于把某大佬撩的动了心,成功揣上了崽崽,圆满完成任务,然后脚底抹油,直接带球跑路。席律一直以为自己收留的是个小废材,却不成想,夏暖不仅是个小撩精,还是个满级大佬。不过,既然招惹他了,那就一辈子都别想跑!

《致命撩精把大佬撩动心后她跑了》精彩片段

虐渣发财,舔狗续命!

你的任务就是给席氏掌权人生崽儿,你才能继续活,这是你前世欠下的业障必须偿还。若是做不到,永世难以超生。

当下你还有三个月的寿命。现在,去替代你的有缘人暂且活着吧。

谁?谁是她的有缘人?

没人回答她,夏暖只感一股强劲的吸力,随着人就是去了意识。

砰!

一声响,让意识混沌的夏暖,意识逐渐恢复。随着两个男人的对话声也跟着传入耳中……

“你小声点,别把她给弄醒了。”

“大哥,你就放心吧!给她下那些药,我都担心她就此一命呜呼,这点声音她醒不过来。”

“小心点总是好的。”

“我们就是太过小心了。你看人家季少,明日就要结婚了 ,他竟然能让咱们把他的未婚妻丢到别的男人床上去。”说着,啧啧,“真是够渣的,这位夏小姐也是挺可怜的。”

“少管闲事!是这间客房没错吧!”

“就这一间能推开,肯定是这间没错。”

两个男人说着话,很快离开了。

他们前脚离开,后脚就听到有人朝着这边走来。夏暖强撑着精神,用力一个翻滚,滚到了床下。

在人进来之前,险险藏了起来。

“这个锁坏了,你们赶紧弄一下,席先生马上就来了。”女人语气掩不住的傲气。

夏暖躲在床下,听到席先生三个字,心头微动,莫不是席律?目标就要出现了吗?

这么想,精神不觉又好了些。连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儿都清晰闻到了。

不得不说,技术还是很给力的,不多会儿锁就弄好了。然后门关起来,夏暖隐隐看到那女人对着镜子又是 一番梳妆打扮。

并且将职业装,也换成了露背的小黑裙。虽然看不清模样,但就身材来看,确实是火辣的很。

一个席先生,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同在一间房,会发生什么事儿可以想象。

夏暖:所以,她初来乍到的第一天,就是要先观赏一出这么劲爆的大戏吗?

不过,好像 也没什么不好。趁此了解一下席大佬的喜好和特长也是好事儿。

夏暖正想着,听到门打开……

“席先生。”

女人赶忙迎了过去。

“嗯!”

男人随应一声。

声音低沉,磁性,质感,标准的低音炮。这声音……夏暖觉得叫床肯定很好听。

这想法出,夏暖轻笑了,虽然不记得上辈子的事了,但她觉得她一定不什么好人。

也是,她若是好人的话,就投胎转世了,又怎么会在这里历劫。

“席先生,这次谈判还顺利吗?”

“嗯!季氏的资料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女人将资料递上去,顺便说道,“明天好像季氏二少季霖同夏家小姐夏暖结婚的日子。”

男人没说话,好似在翻看资料。

女人继续道,“不过,也是标准的商业联姻。听说,季霖这个纨绔在外面女人可是不少,会娶夏暖这个脑子不灵光的女人,也是被家里逼迫的!”

夏暖躺在床下,静静听着关于自己的八卦。脑子不灵光?干脆说她是傻子得了。

本还想多了解 一下。结果,女人不说了,转而道,“席先生,这一路您也累坏了吧!我给你按按吧。”

男人没说话。但,夏暖望着女人的脚,看她靠近了男人。然后,应该是上手了,不知道她先摸的是哪里?

想着那不可描述的画面,夏暖顿时又觉得自己精神了许多,好戏要开场了。

“丁映,你来公司也有 两年了吧!”

夏暖:……在床上聊这个是不是有点煞风景呀?

“两年零两个月了。”

这是她来公司的时间,也是喜欢他的时间。

“两年的时间,你还没看清一个问题吗?”

“什……什么?”

席律看着眼前容貌娇艳的女人,神色淡淡道,“两年的时间,我若是喜欢你,早就喜欢了,不会等到现在,你都将脱光了我还未表态。”

席律话出,丁映脸色顿时白了。

夏暖:啧啧,这话说的真是够直白。如果是她,直接就晕倒在床上,总之,这床一定要上。

席律:“我以为你来公司,是来为公司效力的,而是不是反过来让我在你身上出力的。”

夏暖:没关系,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躺着不动,她来出力。

丁映羞怒,“席律,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然呢?你希望我怎么说?”

“你……”丁映红着眼眶,委屈,“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席律听了,淡淡一笑,“真心喜欢该是不求回报的。但你,却想着让我以身相许,这怕是并不合适。”

丁映抿嘴,“请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好,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席律:“我不喜欢随时都在我跟前脱光的女人,特别你还是我公司的人,会让我觉得公司培养出来的,为什么都是夜店风的人才?”

听言,夏暖差点没人住就笑了。

公司员工都是小姐。那他这个老板,可不就是老鸨了吗?

“好了,这里已经没事儿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我不走,今天我既然豁出去了,那……啊……”

夏暖只听到一声尖叫,看脚步走动,然后就看男人竟是直接把女人给扔了出去。然后,风轻云淡的关上了门。

夏暖:……

刚才的女人一定在门口骂他。可惜,隔音太好,听不到。

夏暖正想着,吧嗒一声响……

皮带掉在了地上,接着是裤子,然后是上衣,最后是内衣!

看着掉落的衣服,夏暖心头鼓动,砰砰直跳。而心跳加快,不是因为羞涩。而是因为那颗蠢蠢欲动想作奸犯科的心!

要不要扑上去,做了他,然后强势弄个种子出来?

在夏暖想要伸出自己魔爪时,看席律抬脚走进洗浴室。

夏暖看看关上的浴室门,看看自己的手,最后绵软无力的放下了!

还是算了,她现在这种软绵绵的状态,也办不成什么事儿,可能也是被扔出去的下场,来日方长。现在先离开再说!

不过在离开之前……

夏暖看看地上的衣服,伸手拿出一件揣到怀里,然后悄然离开了。

出来,天色已黑,夏暖找个地方住下。第二天,大清早就去席氏集团。

“小姐姐,我想见一下席先生!”

前台小姐,看着眼前带着墨镜,穿的平常的女人,心里嗤笑:什么阿猫阿狗开口就要见席先生。

心里不屑,脸上挂着职业的客套,“小姐有预约吗?”

“没有。”

“那抱歉,席先生不见预约之外的人。”

“这样呀!”夏暖推推眼镜,拖着下巴,不紧不慢道,“那麻烦你往席先生的秘书室打个电话行吗?替我向席先生递个话,我来这里没别的意思,就是来送还他内裤的。”

夏暖说完,就看刚才还一脸疏离冷淡的女人,顿时睁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来送还席先生的内裤。”说着,似怕她不信一样,夏暖又甜笑着补充道,“是黑色的,四角的哟!型号还是大号的哟。”


“夏小姐,席先生请您上楼。”

夏暖听了,微微一笑,在前台小姐鄙夷又不屑的眼神中,将内衣揣到口袋里朝着电梯走去。

脸皮一舍,这天下,舍我其谁。

席律随身秘书顾风,在看到夏暖时,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一下,才开口,“夏小姐,席先生在会议室和,你请进。”

“谢谢帅哥哥。”夏暖对着顾风道个谢,抬脚走进会议室。

顾风:若非知道她口袋里揣着老板的内衣,他真会觉得她是个天真烂漫又懂礼貌的小姑娘。

可现在,人不可貌相呀!

一个会偷男人内衣的小姑娘,天真应该没多少,其属性应该更倾向于流氓或变态。

席律的内衣为何会在夏暖的手里,在昨天席律洗过澡找不到衣服的时候,从他自配的室内监控里已经查明了一切。

所以,夏暖昨晚藏在床下,偷窥,并偷走他内衣的事,顾风是一清二楚。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敢主动找上门来。

就是不知道她拿着席先生的内衣过来想干啥?想要钱?还是,想借着内衣跟席先生发生点什么?如果她真是这么想的,那她就真是太过异想天开了。

顾风想着,轻轻走到会议室门口,竖起耳朵。他这不是偷听,是关心老板。万一那个下流氓对老板行为不轨,他也好冲进去救驾对不对。

夏暖看着坐在沙发上,面容俊美,气质清冷,眼神寡淡的男人,心里想象一下他在下的画面,脸上扬起一抹畜生无害的笑容,“席先生,你好,我叫夏暖。”

席律看着眼前长着娃娃脸,模样可爱软萌,一副乖乖女模样,端是畜生无害的夏暖,淡淡道,“衣服放这里,可以走了。”

直接下逐客令,一点寒暄或客套的意思都没有。

都说异性相吸,看来在这男人这里不存在。

夏暖笑笑,对着席律道,“席先生,其实我今天来,除了还你衣服之外,还有一件事儿。”说着,不待席律再说出拒听的话,夏暖直接道,“敢问席先生,您还记得杜雅女士吗?”

闻言,席律眼帘动了动,看着夏暖,静默。

杜雅——他自然记得,他祖父的救命恩人,是席家要报答的人,也是过世的人。

只是,杜雅虽然不在人世了,但席家欠下的恩情似乎并没有结束。这不,她的女儿夏暖来索要报答来了。

有仇必报,有恩要偿。这没什么值得奇怪的。但,席律倒是没想到,杜雅的女儿在索要回报的时候,口袋里还揣着他的内裤。

这场景,有点超乎预料。

席律放下手里的合同,看着夏暖开口,“你想要什么?”

钱财?娱乐圈的资源?或是……季少夫人的位置。

因为杜雅的关系,席律对夏暖也调查关注过,她喜欢的季霖却爱而不得的事儿,包括她结婚前夕发生的一系列事,席律都一清二楚。只是选择了冷眼旁观罢了!

乐于助人的喜好,席律没有。

听席律这么问,知他不会赖账,夏暖心里轻松了口气,嘴上干脆道,“我就一个要求。”

“说。”

“请席先生收留我一年。”

闻言,席律眉头几不可见的动了动,“收留?”

夏暖点头,“就是让我住你家一年,吃你的,喝你的。”然后再用用你。

席律:……挺直白。

“你放心,我不会干预您的私生活,也不会提过分的要求,也不会对其他人乱说。”

席律听了,又看了看夏暖,这要求倒是不高。但席律依旧不喜欢,他不喜欢私人空间多个人。

看席律不言,夏暖随即开口道,“如果席先生觉得孤男寡女同住一室不合适的话。那,咱们以夫妻的名义协议结婚一年也是可以的。”

夏暖话出,看席律嘴角动了动,随着道,“收留期限一年,一会儿我让顾风起草协议。一年之后,两清。”

“好。”

“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个前提。”

“席先生请说。”

“将你与季家的事整理干净。否者……我并不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忘恩负义这种事儿,对我来说是常态。”

席大佬真的是一点都不吝让人知道他多坏。

不过,确实是要整理干净。不然,她顶着季霖未婚妻的名头住到席律的家里。那,一不小心她就成了淫妇,他就成了奸夫了。

还有,与季家了断这件事,席律直接出面,来个以权压人,很快就能解决。比让她自己来可是好多了。

毕竟,‘夏暖’可是个软弱好欺,对季霖死心塌地,现在又丑闻满天飞的人。让‘夏暖’来,十有八九是会被季家欺负的。

不过,席律或就是想让夏暖难堪才让她自个去解决的。因为,谁让她藏过他床下,还揣了他内裤,现在还强迫他报恩呢!

这大佬是不高兴了,故意难为她呀。

就大佬这高冷的性子,想跟他有一腿真难。

心知这一点 ,夏暖什么都没说,将内裤放到席律的桌子上,转身离开了。

席律看一眼夏暖离开的背影,伸手将内裤丢到垃圾桶。

……

夏暖在离开席氏大楼后,就径直去了季家。

“妈,找到那个贱女人了吗?”季霖妹妹季佳佳问道。

魏岚摇头,随着忍不住怒骂,“结婚前她竟然做种不要脸的事儿,我们季家的脸真是都被她丢光了。”

“我早就说过了,她就是个贱女人,你们还非逼着我哥娶她。”

夏暖刚踏入季家,那骂她的声音已是不绝于耳。

关于她的新闻,现在在帝都已是爆点。

标题:劲爆,夏暖在结婚前竟与男人上酒店寻欢。

配图就是夏暖在昏迷中被那两个人架着进入酒店的照片。因为做了技术处理,所以,夏暖在图中不是昏迷的,而是睁着眼睛,满面笑容的。

一女二男呀!

怎么能不劲爆!

一下子,夏暖在整个帝都都出名了。

对此,季家是相当的恼火,季霖更是直接对媒体表示:夏暖晚上特别玩儿打开,特别喜欢刺激,但她如此放浪,也是他没想到,扬言要夏暖给他一个交代。

而夏暖的娘家,也跟着哀呼家门不幸,对夏暖也是破口大骂。

嘲讽她,怒骂她,嫌弃她的人到处都是。但,护着她的人,一个没有!

“夏暖!”

在夏暖踏入季家大门后,所有人看到她都愣了一下。随着,就是大怒。

“你这个贱女人,竟然还敢到我们季家来。”

一句怒吼。

啪!

一个巴掌。

夏暖感受着脸上的痛意,看着眼前辱骂自己并对自己挥巴掌的季佳佳,无声顶了顶后牙槽。

“你个贱人小骚货……啊……”

啪!

啪!

啪!

夏暖连续三个巴掌挥过去,季家一下子安静了,夏暖揉揉自己发麻的手心,嘴角无声扬了扬,你举一我反三,一点毛病没有。


夏暖这巴掌下去,季佳佳又惊又疼,完全懵了!

而魏岚在惊吓过后,随着是震怒,腾的就冲了过来,“夏暖,你个该死的,你竟然敢打佳佳,你疯了是……”

“季霖是个太监,你知道吗?”

夏暖突然的一句话,又给魏岚来了个措手不及,让她把要骂人的话都给忘记了。

“你,你说什么?”

看魏岚那懵逼的样子,夏暖在沙发上坐下,不紧不慢给自己倒杯水,喝一口润润嗓子,清脆又响亮的回了魏岚一句,“我说,你儿子是个在床上不行的。”

这下不止是魏岚听清楚了,连季家在外面清扫院子的佣人都听到了。

魏岚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指着夏暖手指都是颤抖的,“你,你,你,你胡说什么!”

“胡说吗?嗯,我确实是胡说,因为我跟季霖什么都没发生过,他是不是不行,我并不知道。但是……”夏暖说着,对着魏岚一笑,“但是,刚才的话,如果我跟媒体记者说,你说会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

夏暖不紧不慢道,“也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我跟季霖现在既然是同林鸟。那么,只有我一个人被骂,让我心情很不好。所以,我想着趁着这劲爆的热度,再给媒体爆点料,让季霖也跟我一样,成为风靡一时的人物。这样才公平对不对?”

夏暖说着,对着魏岚,意味深长道,“你知道的,媒体有的时候并不在乎事情的真假,他们只在乎有热度。就如我的八卦新闻一样,我明明是受害者,结果却成了跟人开房的浪荡女人。如此,如果我说季霖不行,他们也不会在意他是不是受害者,只是会大肆报道,增加娱乐热度。所以,我敢说,他们就一定敢报。”

被打,懵过,刚缓过来神的季佳佳,又听到夏暖说这些话来黑季霖,当即就跳了起来,“看我今天不撕了你……”说着,朝着夏暖冲来,那架势大有跟她拼个生死的样子。

只是,还未到夏暖跟前被魏岚给拦住了。

“妈,你做什么,放开我!”

听着季佳佳激动的叫喊声,魏岚盯着夏暖,神色冷凝,魏岚活到这年岁了,风风雨雨的事儿她也见过不少。所以,她这会儿也看出来了,夏暖现在过来不是来解释的,更不是来求原谅的,她是来逞凶斗狠来了呀!

一直以来都绵软好欺的夏暖,突然来这么一出,魏岚真是没想到。不过,眼下不是探究这些的时候,关键是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魏岚拦住季佳佳,稳住心神,看着夏暖,开口,“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夏暖:“简单,季家这边开个记者招待会,告诉媒体我与季霖因性格不合,和平解除婚约。另,发律师函给那些报道我八卦新闻的媒体,澄清我的丑闻,恢复我名誉。”

听到夏暖的话,季佳佳几乎眼睛都气红了,“你妄想!”

看季佳佳那恨不得挠死她的样子,夏暖凉凉一笑,跟她说话都不屑,转头对着魏岚道,“季夫人,让我们都体面的结束这一场联姻吧!你觉得呢?”

魏岚:“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我只能对媒体说你儿子不行!”

闻言,魏岚又黑了几分,“好,我答应你。”

“我给季夫人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可看好时间别超时了。不然,我和季霖怕是都会下不来台,都会成为帝都人茶余饭后的笑柄。”说完,夏暖起身,临走还不忘,鄙夷的看季佳佳一眼。

这一举,自然又是气的季佳佳哇哇大叫。

夏暖走着,心里漫不经心的想着,记得在转生时,有个声音跟她说虐渣能发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她现在也算是虐了季佳佳这个小渣渣,不知道能换取多少钱?

“佳佳,快,给你哥打电话。”

魏岚发话,季佳佳也是迫不及待给季霖打了过去,然后对着季霖将刚才夏暖做的事,添油加醋,夸大其词的说了一遍。

按照季佳佳的说词,夏暖几乎都够得上死刑了!

“哥,你说现在怎么办?”

季霖在电话里听了季佳佳说的话,嗤笑一声,“她不是想结束联姻吗?那就听她的!”说完,冷哼一声,不屑一顾道,“真没想到夏暖这个无脑的,竟然也会玩儿欲擒故纵的把戏。”

只是,夏暖把这烂招数用在他身上可是用错地方了,季霖最烦的就是女人来这一套。

本来他对夏暖就不喜,现在更膈应了。

“让妈就照着她说的做。之后,我看她怎么哭着来求我。”说完,季霖挂断电话。

别的季霖不能肯定。但,夏暖对他痴迷这件事,季霖却是万分笃定。

现在,季霖已经开始想夏暖来求他时,他如何羞辱她了。

顾风对着席律,轻声道,“先生,夏小姐来了。”

席律听言,抬了抬眼帘,“同季家的事儿解决了?”

“是。”顾风说着,将手里的平板递过去,“季家已经召开了记者会……”

席律接过看了看。

解除婚约。还有,澄清了关于夏暖的丑闻。

看到那些报道,席律静默少时,幽幽道,“她倒是有些本事。”这倒是跟调查中的不附。

“先生,那现在……?”

“让她进来吧。”

“好。”

在夏暖进来时,席律还在想着将她安置在别处。而顾风生生生出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来。

而夏暖进来后……

“席先生,顾哥哥,你们吃饭了吗?没吃饭的话,我去做吧!”

然后,席律还未回答,就看夏暖拎着一袋子食材去了厨房。

没多久,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就摆到了眼前。

“席先生,顾哥哥,你们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其实,席律已经吃过饭了。但,看着夏暖递过来的筷子,又不觉接过尝了一口。

味道竟是不错!

然后,不止是席律,同样吃过饭的顾风,又干了一碗饭。

最后,美色没起作用,厨艺被相中了,夏暖被留下了。

席律不接收无用之人。但,有用处的,可以!

“你住一楼,没事儿不要去二楼。”

夏暖听了,顺着问一句,“那有事儿的话……”

“有事儿自己解决,也不要去二楼。”

夏暖:……“是。”

夏暖应的好,席律起身去了二楼。

结果,才立下的规矩。还没过夜就打破了!

半夜,席律睡的正沉,就被咚咚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听到那扰人的声音,席律眉头皱了皱,随着起身,将门打开,看到门外的夏暖,脸色不善,“什么事?”

夏暖捂着肚子,脸色也同样不好看,“席先生,我来例假了,你有卫生巾吗?”

席律:“……你觉得我可能有吗?”

夏暖:“没有夜用的,日用的也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