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纪少追着我要孩子

纪少追着我要孩子

你头发乱了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纪霆宸眼前的云月就是他上一世爱着的青梅竹马沈云月,只可惜,他没认出来。这一世两人的婚姻,是长辈相逼,他却以为是她费尽心机趋炎附势。趁着奶奶生病住院,纪霆宸冷漠提出离婚。可云月却有上一世情感的期待,她同意离婚,但有一个条件:让纪霆宸给她一个孩子。一夜贪欢,两人之间的感情却再也理不清。断不净!

主角:云月,纪霆宸   更新:2022-07-16 03: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月,纪霆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纪少追着我要孩子》,由网络作家“你头发乱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纪霆宸眼前的云月就是他上一世爱着的青梅竹马沈云月,只可惜,他没认出来。这一世两人的婚姻,是长辈相逼,他却以为是她费尽心机趋炎附势。趁着奶奶生病住院,纪霆宸冷漠提出离婚。可云月却有上一世情感的期待,她同意离婚,但有一个条件:让纪霆宸给她一个孩子。一夜贪欢,两人之间的感情却再也理不清。断不净!

《纪少追着我要孩子》精彩片段

“签字。”

凉薄冷情的话砸在云月的心上。

恍然抬头看说话的男人,极薄的唇线勾出凌厉的弧度,漆黑的瞳孔如往常一样冰寒,似乎什么都没变。

云月自嘲的笑笑。

“我爱的只有沈云月,只要你答应离婚,条件可以随便提。”

纪霆宸屈起食指敲在离婚协议书上,好似谈判一桩小生意般冷静。

云月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解释。

当初是纪老夫人用尽了办法才逼着纪霆宸娶了自己,这男人还以为自己是趋炎附势,才会拼了命只为嫁给他。

殊不知,从上一世青梅竹马的沈云月到这一世与他迅速完婚的自己,她与他已然纠缠两世。

说着什么只爱沈云月,自己站在他面前都认不出。

云月咬咬下唇,本事以为结婚之后他能在相处中爱上自己的新身份,却没想到这人一天比一天冷漠。

“这婚离不离又有什么区别?三年来,你有正眼看过我吗?”

纪霆宸冷笑一声,带着十足的不屑,“你不配,当初若不是你找奶奶死缠烂打,我会娶你?”停顿了一会,低沉的男声低沉了下来,“现在奶奶在医院昏迷不醒,我们这表面关系也没有维持的必要了。”

“我早就说过,兴许我能治好奶奶的病,你就让我去医院看看吧!”

纪老夫人一月前突生怪病昏迷不醒,云月比谁都着急,偏偏这男人防自己跟防贼一样,不让靠近医院半步。

“你?”纪霆宸眼里满是嘲讽,在他看来云月不过是想吸引自己注意罢了。

“我警告你,不要再打纪家任何人的主意,签字拿钱走人。”

纪霆宸目光灼灼,下了最后通牒。

云月心里难受极了,重活一世难道还是与他注定分离?

实在是不甘心,云月的目光扫向男人下腹,怎么着都得带点东西走吧!

“我可以签字,但是有条件。”

纪霆宸毫不意外,冷笑道:“说。”

“给我个孩子。”云月小脸上满是认真。

纵使是见惯了风浪的纪霆宸,也是楞足了三秒钟,不可思议的看向云月:“你说什么?”

云月感觉脸上一红,强忍着羞涩捏碎了手心里藏了许久的粉色小药丸。

略有些刺鼻的强烈气味逐渐充斥了整个空间。

纪霆宸还没来得及屏住呼吸,就感觉到一阵恍然。

随即燥热袭击大脑,眼前恍惚仿佛看见了沈云月就在自己眼前,巧笑嫣兮、

理智顷刻间全然崩塌,他不管不顾地抱住眼前人。

……

翌日清晨。

巨大的落地窗外是已经逐渐苏醒过来的钢铁森林,阳光透过玻璃照进了房间。

男人如鸦羽般的长睫微动,随即睁开了眼睛,尚带有迷茫的瞳孔被阳光照成极好看的浅棕色。

昨夜……

记忆碎片逐渐在脑海中拼凑出来,纪霆宸一个激灵弹坐起来,房间里的一片狼藉和充斥房间的暧昧气息无一不提示着昨夜的疯狂。

纪霆宸的脸色一黑。

云月竟然敢给自己下药!

还没来得及发火,手机铃声响起,云月的名字不停地跳动。

纪霆宸黑脸接通,电话那头的声音好像十分匆忙:“卡在床头柜,昨晚上就当是买你纪总一晚,后会无期。”

“嘟嘟嘟……”

电话迅速被挂断,纪霆宸眉宇阴沉浮现出一抹暴虐之色,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状态,不出意料这张卡应该也快废了。

下药强睡自己,还给钱,当自己是鸭子吗??

头一转就看见床头柜上面放着离婚协议书,云月的名字张牙舞爪的飞跃在上面,上面压着的是结婚时自己给云月的银行卡。

‘啪!’银行卡无辜被折断。

“云,月!”纪霆宸咬牙切齿,拿出了手机……

......

滨城,一个地方偏僻的海滨小城市。

自从从纪家逃出来之后,纪霆宸可谓是布下了天罗地网,机场汽车火车站的路统统给自己堵死了。

云月情急之下只好买了黑船票,晃荡到了这里,租了个海边的小房子,开了个中医馆,日子过得乐呵,就是纪家寻人的新闻还时不时传出。

“原来怎么没发现纪霆宸这么小气?不就是睡了一晚吗,钱也给了,至于像疯狗一样追着几个月还在查嘛。”云月看着电视上滚动播放的新闻,摸着已经隆起的肚子叹了口气。

“宝宝啊,你可千万别像爸爸,自以为是又小气。”

前世她是帝京四大豪门之一的沈氏千金,惊才艳艳又极美,打小和纪霆宸一起长大,顺理成章开始恋爱关系,一直到两人高考结束的那一天。

沈家被算计,一家人出游时被大货车蓄意夺去了全家的性命……

想到这里,云月喉头哽咽,当初害了自己和家人的幕后黑手至今没有下落,她强行中断了自己的回忆。

眼前,平安顺利地生下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十个月后。

云月在出租房里生下三个健康的宝宝。

望着婴儿床上粉雕玉琢的宝宝们,两男一女、

云月心里却没有半分轻松,怀孕十月,纪霆宸就找了自己十月,而且在临产前一个月,就连着小城市风声都开始紧了。

纪霆宸不会轻易罢手,自己一旦被逮住,估计是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而且以前还能逃,云月看着床上三个粉嘟嘟的小团子陷入沉思,必须想个办法了。

……

一个刚满月的小婴儿被送到顾宅,一同带去的还有云月难产而死的消息。

纪霆宸抱着与自己眉目相似的婴儿,再多的愤怒此刻都化作了对孩子的愧疚。

“我要知道那个女人从逃跑到死亡的具体行踪。”纪霆宸沉声道,他恼怒于这个蠢女人,要不是她自作主张,孩子也不会生下来就没了妈妈。

他用尽手段找了她十个月都毫无头绪,结果生个孩子就把自己弄死了吗?

“但是顾总,纪老夫人的病情……海外的医疗团队已经组建好了,但是得您亲自去,您看……”秘书十分为难,结巴地提醒。

‘砰!’

纪霆宸一巴掌狠狠拍在桌子上,巨响惊动了怀里的小宝贝,张嘴就哇哇大哭起来。

头一次露出无措的表情的纪大总裁拿起奶瓶,笨拙的哄上孩子。


“你还敢回来?”

纪霆宸还是那副冷淡至极的样子,身旁站了个陌生女人女人,一只手牵着一个白嫩嫩的小男孩,小男孩开口亲热的叫旁边的女人妈妈。

这是……自己的儿子!

云月感觉心脏一下子收紧,钝钝的痛感席卷了所有的感官,让她渐渐无法呼吸,张嘴想要唤一声,却发现再怎么努力都发不出声。

云月挣扎的双手渐渐失力下垂,瞳孔放大,呼吸困难,窒息感下一秒即将要了她的命!

“终点站已经到了,请所有乘客依次下车。”

粗狂响亮的女声响起,云月猛地睁开眼,从纠缠了她五年的噩梦里醒来。

窗外是拖着大大小小行李箱的人们,云月逐渐从茫然中回过神来。

自己本在滨城过得好好的,也没有打算要回来,但是一星期之前,电视里关于纪老夫人病危昏迷的消息铺天盖地的。

云月急的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

从前那个沈云月还没出事时,纪老夫人就待自己如亲孙女,疼爱有加。

后来魂穿成为云月嫁入顾家,纪家所有人甚至包括佣人,都认为云月是图钱罢了,只有纪老夫人,真心认可她这个孙媳妇,处处在纪霆宸面前维护她。要不是纪老夫人,自己和纪霆宸这段婚姻,哪里能维持表面和平的三年?

这两世的恩情,云月无是论如何都做不到漠视,再加上对送出去的儿子的思念越发浓厚。

于是在又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她决心出手,即使代价是被暴怒的纪霆宸扔到海洋馆里喂鲨鱼。

这具身体的原主云月家里边是医药世家,再加上云月极有天赋,自幼传承了家里的古中医学,大学是学的西医,可以说是将中西医结合的十分优异。

所以在沈云月魂穿之前,云月的医术已炉火纯青,沈云月占据这具身体后,自然而然继承了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

云月相信,只要她出手,纪老夫人的病痊愈不是问题。只是要委屈两个宝宝了,他们平静的生活即将面对未知的狂风和巨浪。

说出手就出手,云月以神医“rose”的身份联系了顾宅管家,管家立马一个越洋电话告知纪霆宸。

纪霆宸让人调查了一番rose的背景,发现她是三年前才在滨城冒头的医生,在穷乡僻壤开小诊所,但医术之精妙隔着高山远水竟传遍帝京,不少大医院想请她出山任职都无果,很多富人为了治病专门下乡去拜访她。

没想到这么个人物竟然主动要上门为纪老夫人看病,纪霆宸不是不起疑心,只是纪老夫人的身体不允许他错过一丝可能。

纪霆宸通知管家,他将在两日后带着家人回国,让人先去乡下把神医rose接过来。

此刻,神医rose,也就是云月坐在车后座,等待从机场出来的纪霆宸和纪老夫人,或许她还能见到大宝……这是她的孩子。

云月通过后视镜看了眼“面目全非”的自己,她来之前特意化了个杀马特大浓妆,死白的脸加上全黑眼影,还有鲜红的厚嘴唇,丑到出门前吓坏了云星野和云星月两兄妹,她只希望顶着这个大浓妆能成功骗过纪霆宸,让他认不出自己。

“哗”劳斯莱斯的车门自动滑开,纪霆宸抱着一个小男孩上来,小男孩模样俊俏的脸却异常苍白,嘴里还在不停小口喘气。

纪霆宸把纪蕴轻轻放到座位上,一向沉稳的声音带上焦急,“rose,请先帮我儿子看……”纪霆宸抬起头看到所谓的神医rose,止住了话语。

他冷笑一声,这蠢女人,以为化上大浓妆就可以瞒天过海,她究竟想玩弄自己多少次!

云月在纪蕴上车那一刻,就认出了这是她当年送出去的大宝,大宝长相和云星野几乎是一模一样,都是纪霆宸五官的缩小版。

看到纪蕴不舒服的样子,她急忙上前,却被一只肌肉坚实的手臂拦住。

纪霆宸阴着脸望向云月,突然伸出手掐住她白嫩脆弱的脖颈!

“云月!你竟敢再次戏弄我!”纪霆宸咬牙切齿道。

云月脸色煞白,又在纪霆宸不断收紧的五指下,变得通红。

她想不通自己是怎么被一眼认出的,但这不是关键,目前最要紧的是她大宝。

“咳……咳咳,你先……放开我,你……不……不想救儿子了吗?”纪霆宸这才发觉自己因愤怒失去了理智,他宝贝儿子还躺在那呢!

“你最好是真的有两下子,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纪霆宸松开手,“还有,在孩子面前,你应该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云月不理会纪霆宸话里的威胁,她靠近纪蕴,抓起他的小手把脉。

“还好不是什么大问题,是体虚加上长途飞行的劳累导致的气虚,我先给扎上几针让气血稳定下来。”

云月拿出手拎箱里的银针,专注地为纪蕴治疗。她一边细致扎针,一边温柔又愧疚地看着这个从出生起就远离自己的儿子。

纪霆宸一开始,皱着墨染般的剑眉,紧盯这个诡计多端的女人,看到她有条不紊的操作后,才慢慢放下防备,看向昏迷的儿子。

不一会,纪蕴脸色有了血色,他缓缓睁开圆圆的大眼睛,对上了两张焦急又关切的脸,一个是熟悉的爸爸,另一个是打扮奇怪的陌生阿姨,她是谁?

云月伸手揉了揉小孩浓密柔软的短发,“乖,马上就不难受了。”望着纪蕴苍白的小脸,眼底蒙上一层水雾。

五年来的牵挂跟思念终于在这一瞬间落地,让她心中酸涩不已。

纪蕴皱眉躲开云月的手,即使是生着病也是一脸的冰寒,跟纪霆宸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清瘦的小脸极为俊俏,却被苍白的面色衬得有些脆弱,云月心里一痛。

还想说什么,却被强行站过来的纪霆宸挤到身后,云月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男人的背影,刷什么存在感呢。


纪霆宸确认已经退烧之后,对身旁的助理吩咐道:“把纪蕴带回去休息。”

云月只好眼巴巴的看着纪蕴被带上另一辆车,直到车尾气都闻不到了,还舍不得回神。

“他平日是不是身体不好?”

云月忧心忡忡的问道,刚才一把脉就知道这孩子气弱。

“你没资格过问。”纪霆宸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戾气,“别假惺惺的,你要真关心他,这五年干什么去了?”

云月一下子气冲上大脑,要不是纪霆宸这个小气又记仇的,自己至于五年见不到自儿子?

哪个当妈的不想自己孩子?

“没资格关心?我是纪蕴妈……”

最后一个字还没脱口,纪霆宸就伸手死死捂住了云月的嘴,眼中的愤怒像是要吃人一样,“敢说出去,我就把你舌头拔了,你这辈子也别想再见纪蕴。”

不能再见纪蕴?云月立刻闭嘴,只要让自己见儿子,什么都好说。

纪霆宸将手拿开,嫌恶至极的纸来来回回的擦干净,“带上车。”

后面的几个保镖立刻上前将云月手脚都控制住,抬着人直接往车里塞。

“她坐后备箱。”纪霆宸出声,伸手摘了自己的领带递给保镖,“嘴堵上。”

云月:??“你tm……”

躺在劳斯莱斯的后备箱里,云月愤愤的咬着领带。

老宅离得不远,很快便到了。

云月又被拖出来,保镖把人直接甩进了客房里。

‘砰!’门被关上。

“呸呸呸!”云月把领带吐出来,活动了下僵硬的身子,低声嘴炮道:“狗男人!别让我再见到你!”

不能再耽误时间了,纪老夫人的病情危重。

云月咬牙把门推开一条缝,外面的装潢熟悉至极,便悄悄摸了出去。

穿越重重走廊,再过最后一个转角就到纪老夫人的房间了。

“顾总,老爷子现在都情况实在是……我们已经尽力了。”

云月紧急踩了刹车,趴在墙边偷偷看过去。

只见纪老夫人门口站着一堆人,以纪霆宸为首,身后跟着四五个白大褂,还有一旁抹眼泪的顾白雪。

“尽力了?我花钱让你们来,就是给我说这个的?”纪霆宸脸色青寒,额角青筋凸起。

领口因为失去领带的束缚而变得松垮,露出性感的喉结和锁骨,随着纪霆宸的呼吸而起伏不定。

医生头埋得更低了,“我们真的没办法了,能用上的医疗手段都用上了,老人现在很痛苦的,如果家住同意的话,我建议……”

“我能救!”一个黑影从转角处冲了出来,像个小炮弹一样直接撞上纪霆宸胸口。

“唔。”纪霆宸闷哼一声,黑着脸伸手把云月从自己怀里拽出来。

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顾白雪,“云月?你不是死了吗!你怎么进来顾家的?”

云月理了理头发,反正瞒不了了,“这不复活了吗,纪霆宸带我进来的啊。”

“你!”顾白雪表情狰狞,“把她带出去!”

眼见着又有保镖想冲上来,云月赶紧抓住纪霆宸,认真道:“我真能救老爷子,相信我!”

纪霆宸表情晦暗不明,没有立刻甩开。

“你五年前诈死,现在又跑回来,你到底想干什么?”顾白雪认定云月别有所图,冷声质问。

“我想救纪老夫人,仅此而已,让我试试吧。”云月眼神坚定。

云月就是那个声名鹊起的rose,而且刚才两三下就治好纪蕴,医术应当是有的。

纪霆宸侧身让开一条路,“试试。”

整个过程,这两人都完完全全把顾白雪忽视掉。

顾白雪气得牙痒痒:“待会儿胡老神医就来了,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医术!”

云月根本没理会。

进门后只见纪老夫人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接满了各种仪器,冰冷的滴滴声充斥着空旷的房间。

抱着随身小箱子在床边蹲下,为纪老夫人把脉。

纪霆宸居高临下的看着云月,眼中满是戒备。

“嘶!”云月眉头锁紧,“老爷子身体里,应该是有毒素,病只是诱因。”

顾白雪脸色巨变。

……

一个小身影从大门旁边一闪而过,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云星野倒腾着小腿从围栏上翻下来,拍拍裤子就冲进了老宅里面。

“看起来挺有钱的,怎么小孩儿都拦不住。”云星野笑起来,顶着一头小卷毛,眼睛弯成了小月牙,亮晶晶的好看极了。

小家伙看了眼定位手表,发现自己离妈咪又近了一分,松了口气。

不过这里……也太大了吧。

金碧辉煌的别墅,周围都被打扫得一尘不染,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从没见过的。

云星野如星光璀璨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新奇,小嘴微嘟,随便挑了个房间进去。

房间空荡荡的,没什么家具,最显眼的就是一张洁白的大床,床上有小小的隆起。

云星野没忍住好奇,探了个头去看。

眼睛瞬间瞪大了,云星野揉揉眼睛。

这这这……这个人怎么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啊!

纪蕴紧闭着双眼,睡得极沉,右手还挂着吊瓶。

云星野满脑子问号,轻手轻脚的踩上飘窗台往外一望。

!怎么对面房间的叔叔也跟自己长得一样?

云星野小脑袋甩来甩去,粉嘟嘟的嘴巴微微张开,看看床上的纪蕴又看看纪霆宸。

……

“毒素?”纪霆宸冷声重复了一遍,眉头深深皱起,“什么毒?”

找了这么多医生,中毒这个说法还是第一次被提起,兴许是有机会呢?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他都不会放过。

云月秀眉微皱:“应该是一种合成的生物毒素,不是天然的,所以大概率老夫人是被人下毒的。”

纪霆宸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纪白雪偷看纪霆宸的脸色,手心都出汗了,上前两步抓起云月的衣领将人拉起来骂道:“你瞎说什么?下毒这事有多严重你懂不懂?万一你乱用药害死了奶奶,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云月脸色沉下来,伸手打掉纪白雪的手,“我说下毒而已,你紧张什么啊?”

探寻的眼神落在纪白雪身上,让纪白雪更是心虚几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