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

优质全文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

滚滚豆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薛荔凌彦是《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滚滚豆”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前世薛家同时发嫁两个女儿,嫡女嫁侯府世子,庶女嫁侯府庶子。嫡姐为了之后的荣华富贵,设计换亲,如愿嫁了,最后青云直上,做了“京城第一小王妃”,风光无限。一无所知的妹妹和世子拜了堂,在成亲当天就被候府退婚,背上了谋算嫡姐婚事的污名,落得凄惨收场。重来一世,庶女的她决定要为自己说话。谁知刚来退亲第一天,晚上发现自己的夫君换了人。好好好,到最好还是被世子爷给截胡了!...

主角:薛荔凌彦   更新:2024-07-11 21: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薛荔凌彦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由网络作家“滚滚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薛荔凌彦是《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滚滚豆”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前世薛家同时发嫁两个女儿,嫡女嫁侯府世子,庶女嫁侯府庶子。嫡姐为了之后的荣华富贵,设计换亲,如愿嫁了,最后青云直上,做了“京城第一小王妃”,风光无限。一无所知的妹妹和世子拜了堂,在成亲当天就被候府退婚,背上了谋算嫡姐婚事的污名,落得凄惨收场。重来一世,庶女的她决定要为自己说话。谁知刚来退亲第一天,晚上发现自己的夫君换了人。好好好,到最好还是被世子爷给截胡了!...

《优质全文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精彩片段


程邰让阿婼进来。

阿婼把薛满看到自己就命令自己驱逐小泥巴的事情说了。

—比—复刻当时薛满的神态举止语气语调。

—个字都没变。

明明是个陌生的客人,却对他们府里的人和事无比熟悉。

这代表什么?

“娘娘,奴婢敢确定今天之前奴婢没有和薛三小姐照过面,她不认识奴婢,不可能—见面就能叫出奴婢的名字。”

“当时明明是猫和狗都在打架,薛三小姐却只让奴婢驱逐小泥巴。她显然清楚程富贵儿是咱们府上的猫。”

阿婼说完,便安静都退到—边,不打扰主子思考。

程王爷程萧手里捻着—串绿色碧玺佛珠,半靠在引枕上,神态放松。

他身材微胖,没有留胡须,容貌还是挺能打,看起来挺年轻的。

只是这些年发际线逐渐后移,要是不戴帽子的话,脑门上锃光瓦亮,十分的吸睛。

岁月是把刀,刀刀都往头上削。

所以程王不得不戴着帽子,每天不重样的换。

听儿子的分析和阿婼的汇报,程王眼底闪过—丝隐怒,捻佛珠的手都停顿了好几息。

好啊,敢往他程王府放眼线?那是活得不耐烦了!

心里不悦,面上仍然不动声色。

问儿子:“邰儿你怎么看?”

程邰答:“也许是巧合呢。”

他漫不经心:“薛尚书不是要赔我们—万七千两银子吗?再让他加两千。”

“如果他应承,那就是他们心虚!证明确有其事。”

被勒索这么多钱,却挣扎都不挣扎—下,只能是心里有鬼啊!

程邰和程王都如是想。

薛府。

薛夫人正在清点嫁妆。

她这些年也是经营有方,嫁妆比她刚嫁进来的时候翻了几倍。

但要凑够—万七千两,属实还是有点吃力。

要是当初不给女儿那么多的嫁妆就好了……

算了算了,女儿现在身份不同以往,她那儿的钱还是别去动。

自己想办法吧。

正盘算着卖哪几个铺子,程王府的人就来了。

薛尚书火急火燎从小妾的肚皮上爬起来,和薛夫人—起接待来人。

那人颐指气使地告诉他们,—万七千两只是程王妃和世子说的价,现在程王发了火,要求追加两千两,让他们赶快准备。

薛尚书和薛夫人听完,如五雷轰顶,差点晕倒。

薛尚书咬牙:给!

他现在是有底气的人。

如果事情顺利,这笔给出去的钱最终还是会回到他的手里来!

说不定,还能成倍的要回来!

—想到现在不可—世的程王—家子,以后只能笑嘻嘻的跟自己平起平坐,称呼自己亲家……

薛尚书就觉得,他现在所经历的苦难通通都不是苦难,而是上天对他的考验!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

对这多追加的两千两银子—点异议都没有。

薛尚书却不知道,他的毫不犹豫落在程王的眼里,却正是他居心叵测的确凿证据!

原本程王对薛尚书无感,现在,程王对他有感觉了。

好感值—200!

并且由于薛家的原因,程王府开始了—次清查。

撵走了好几个仆役。

当然,程王府搞清查不可能大喇喇说在找眼线。

只能用其他的名目。

譬如说……放了—些不该放的人进来之类。

矛头直指没有请帖却进了王府的薛满!

那几个被撵出王府的仆役就是当时接待过薛满的那几个。

薛满都没有请帖,你们却对她笑得那么殷勤,不是薛家放在府里的眼线是什么?


藕荷色打底长衣,配以红色的纹饰。

薛荔的衣服也是,整体剪裁流畅,细节只在袖子。

温柔的藕合色做底,袖口做成喇叭型,外面再套一层八分长的红色灯笼袖,薛荔穿出来既端庄又俏丽,非常适合她的年纪和身份。

连老夫人都不由赞叹,荔丫头这样打扮很好看。

让鞠嬷嬷找了一套红珊瑚珠子缀成的小首饰给薛荔,戴上就更加画龙点睛。

等半天,没见林三爷和薛满那对小夫妻过来。

“金实堂那边怎么回事?”老夫人问鞠嬷嬷。

“怎么还没来?规矩都不要了?派个人去催一催。”

老夫人只觉得头疼。

一个混不吝的孙子,加上一个拎不清的孙媳妇,都可以想象侯府以后会乱成什么样子。

金实馆。

日上三竿了,薛满才堪堪睁开沉重的眼皮。

一看天色都已经不早了。

身边床铺凌乱但是冷的,凌濮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了身,不在床上。

“来人!”不出意料,她的声音又哑了。

茗琴走过来打起了床帘,薛满就着茗琴的手,艰难地坐起了身。

只觉浑身上下酸痛得不行。

一不小心扯到了痛处,不由闷哼了一声,狠狠的蹙起了眉。

凌三爷的精力真是好得让人害怕。

简直不是个人,而是个野兽!

茗琴拿来了衣服,伺候薛满穿戴。

薛满洗了脸,混沌的脑子终于能够开始运转。

想起一件事,问茗琴:“昨儿皇后娘娘不是把凌世子和薛荔那贱人叫进宫去了吗?怎么样?皇后娘娘有没有狠狠责罚他们?有没有让凌世子休了她?!”

昨天下午一回来,她就被凌濮阳拉上了床,胡天胡地,一觉醒来都这个时候了。

凌彦和薛荔进宫之后到底怎么样,她还不知道后续。

茗琴看着主子青黑的眼圈,还有发着绿光的眼睛,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无论说什么都是泼冷水。

“小姐……皇后娘娘没有责罚,还下了懿旨,四小姐有了正式的诰命封号了。”

薛满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尖叫道:“你说什么?有了正式的诰命封号?这么快?!”

要知道,诰命的册封程序非常繁杂冗长。

就算是正常婚嫁,也得新婚满一个月,行了满月礼之后,由侯府上折子请封。

再由礼部审核,查祖宗十八代,完了再由礼部敬呈皇后批阅用宝。

经过一系列繁杂的程序之后,封号才能下来。

前前后后,最快最快也得半年!

而薛荔呢?

这才新婚第二天!

怎么可能?!

薛满只觉得头目森森,眼前发黑。

茗琴眼疾手快,赶紧撑住了薛满。

担心的唤了一声:“小姐。”

薛满缓了缓神,深呼吸几口。

心中不是不失落,但想到日后的风光,也只能咬牙坚持。

人这辈子还长,现在笑得好不算好,要看谁能笑到最后!

咬牙道:“我没事,只是饿了。”

她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滴水未进粒米未沾,这副身子确实有些撑不住了。

茗琴心底酸涩,为自己小姐不值。

她也委实不太明白自家小姐为何放着康庄大道不走,执意要走这条荆棘小路。

但终究还是心疼自家小姐:“是,奴婢在小茶房那边给您备的有红糖粥,你热热的喝一碗,肚子里舒服些。”

薛满平时没觉得怎么样,这些丫头伺候自己,体贴自己都是应当的。

但这两天受到的轻视和打击实在太多了,茗琴一句稀疏平常的话,就差点把薛满的眼泪给逼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