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畅读精品

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畅读精品

拾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超级好看的霸道总裁,主角是徐南汐傅宴臣,是著名作者“拾一”打造的,故事梗概: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主角:徐南汐傅宴臣   更新:2024-07-10 21: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南汐傅宴臣的现代都市小说《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畅读精品》,由网络作家“拾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超级好看的霸道总裁,主角是徐南汐傅宴臣,是著名作者“拾一”打造的,故事梗概: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畅读精品》精彩片段


餐桌上。

傅宴臣:“怎么没有小米粥?”

“您说的是养胃粥吧?”

“养胃粥?”

“是啊,就苏小姐经常熬的,小米加山药,加百合,加大枣一起熬的那个吧?哟,那我可没时间准备,光是百合、薏仁、大枣就要头天晚上提前泡好,第二天一早就要起来炖。”

“而且火候特别关键,我没苏小姐那么有耐心,能一直盯着火,熬出来也不是那个味儿,还有……”

傅宴臣:“帮我拿点牛肉酱。”

“来了,少爷。”

“……怎么味道不对?”傅宴臣扫了眼瓶子,“包装也不对。”

“那个罐子已经空了,只有这种。”

“一会儿去超市买两罐放家里。”

“买不到的。”

“?”

王妈有些尴尬地笑笑:“这是苏小姐自己做的,我不会弄……”

哐!

“诶?少爷,你不吃了吗?”

“嗯。”

王妈看着男人上楼的背影,一脸莫名。

怎么突然就发脾气了?

……

“懒猪!起床了!”

徐南汐翻了个身,没睁眼:“别吵,再睡会儿……”

邵雨薇化好妆正在选包,“马上八点了,你不用回去给你家江大少爷做早餐吗?”

以前徐南汐也偶尔会留宿,但天不亮就要往回赶。

为了给胃不好的傅宴臣熬养生粥。

邵雨薇对此很无语。

他傅宴臣是残了还是怎么地,手机拿出来点个外卖很难吗?

非得折腾人。

说白了,都是惯出来的臭毛病!

徐南汐睡得正香,闻言,摆摆手:“不回。分了。”

“哦,这次打算分几天?”

“……”

“那你慢慢睡吧,早餐在桌上,我去上班了,晚上有约会不用做我的饭……算了,你肯定一会儿就要回,走的时候帮我把阳台窗户关一下。”

徐南汐是饿醒的。

吃着闺蜜做的三明治,看着窗外明艳的阳光,她已经不记得上次睡到自然醒是什么时候。

早餐当午餐吃完,换了套衣服后,徐南汐直奔银行。

先把五千万支票兑现。

钱当然是拿到手才放心。

然后又去了隔壁另一家银行:“找你们私行客户经理,我要存一千万。”

最后行长出面,给了个还不错的年利率,徐南汐要求再加两个点,最终愉快谈成。

同样的套路,徐南汐又去另外两家银行,各存了一千万。

利率一家比一家谈得高。

走出最后一家银行大门,徐南汐已经是手握三家银行黑卡、存款三千万、流动小金库两千万的小富婆了。

“这个手,分得还挺好。”

一夜暴富了,属于是。

经过一家美发沙龙,生意火爆,徐南汐推门进去。

当场办了张两千块的卡,获得插队资格。

坐到镜子前,看着一头棕色大波浪的自己,她第一次流露出嫌弃。

“美女,你头发护理得真好,像洋娃娃……”

留卷发是因为傅宴臣喜欢长发、氛围感。

每次滚完床单,他的手总喜欢在她发丝间穿插流连。

但一头漂亮的卷发,就意味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打理。

徐南汐微微一笑,对着理发师:“麻烦剪短,拉直,染黑。”

洋娃娃再美,也只是个玩具。

谁爱当谁当去吧,她不奉陪了。

从理发店出来,徐南汐一身轻松,正好旁边有家优衣库在打折,她进去选了一件白T,一条牛仔裤,直接穿走。

配今天的运动鞋正好。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B大校门外,看着夕阳下蹬着单车进进出出的学生,徐南汐不由愣神。

“何师兄!这里——”

一个年轻男孩越过徐南汐:“怎么都在这儿?”

“大家想去探望欧阳教授,所以……”

何宋城:“这么多人,医院肯定不让进。这样,生物信息学专业的派两个代表跟我一起就行。”

生物信息学……欧阳教授……

徐南汐眼神微凛,快步上前,“你刚才说谁生病了?”

何宋城看着眼前干净漂亮的女孩儿有点结巴:“欧、欧阳教授啊。”

“欧阳闻秋?”

“对。”

“在哪个医院?”

“西京。”

“谢谢。”

“呃……学妹你哪个系的?也是欧阳教授的学生吗?”

男孩儿的询问被徐南汐抛在身后,她大步离开。

回到公寓,徐南汐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

那个一生气就跳起来敲人脑瓜子的小老太病了?

严不严重?

她打开通讯录,翻出备注名为“方艳青”的号码,几番犹豫,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拨出去。

当年,她为了跟傅宴臣在一起,为了所谓的爱情,毫不犹豫放弃了“硕博连读”的机会。

甚至本科毕业后没有工作过一天,把自己活成了围着男人打转的家庭主妇。

老太太肯定失望至极。

“咦?眠眠,你没回去啊?”邵雨薇一边换鞋,一边惊奇。

徐南汐嘴角一抽:“怎么?你想赶我走啊?”

“啧啧,真神奇,你这次坚持得还挺久。我记得上次你跟傅宴臣分手不到半个小时,他一通电话过来,你就乖乖回去了。”

“锅里有粥,自己盛。”

邵雨薇眼前一亮,立马跑进厨房盛了一碗,边喝边感慨:“傅宴臣那个狗男人可真幸福,天天都能喝到……”

徐南汐:“喝完记得洗碗洗锅,收拾干净,我先睡了。”

“喂,你真不回去啊?”

回应她的是合上的卧室门。

邵雨薇轻啧:“这回出息了……”

同一片夜色下,临江别墅。

“江总,银行那边已经确认,是苏小姐本人亲自到场兑换了五千万支票,时间是今天中午12点零5分……”

傅宴臣挂断,冷冷看着窗外夜景。

“徐南汐,你又在玩什么新花样?”

如果她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挽回,那恐怕打错主意了。

他决定的事,没有退步的余地。

“程子,出来喝一杯?”

半小时后,傅宴臣推开包间门,程周第一个笑着迎上来:“江哥,大家都齐了,就等你。今晚喝什么?”

傅宴臣往里走。

程周没动,往他身后看了看。

“愣着干什么?”

“雨眠姐呢?在停车?”

傅宴臣面色微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