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集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

精品全集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

拾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网友对小说《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非常感兴趣,作者“拾一”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徐南汐傅宴臣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主角:徐南汐傅宴臣   更新:2024-07-17 11: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南汐傅宴臣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集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由网络作家“拾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网友对小说《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非常感兴趣,作者“拾一”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徐南汐傅宴臣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精品全集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精彩片段


昨晚喝得有点多,后半夜程周那小子又叫着要续摊。

傅宴臣被司机送回别墅时,天已经蒙蒙亮。

他本来已经倒在床上,困意汹涌袭来,但还是强撑着去浴室冲了个澡。

这下眠眠应该不会骂他了吧?

迷蒙中,傅宴臣忍不住想。

再次睁眼,是被痛醒的。

“嘶……”他一手按着胃,一边从床上爬起来。

“我胃疼!眠——”

那个名字刚出口,就冷不丁顿住。

傅宴臣皱了皱眉,她可真是好样的,比上次有出息。

行,看她能犟到什么时候。

不过……药呢?

傅宴臣去客厅翻箱倒柜,所有能装东西的柜子都翻完了,还是没有找到家里的备用药箱。

他打给王妈。

“您说胃药啊?在药箱里收着呢。”

傅宴臣太阳穴突突乱跳,深吸口气:“药箱在哪?”

“卧室衣帽间的抽屉里,备了好几盒呢,苏小姐说您喝多了第二天睡醒就容易犯胃病,所以把药放在卧室方便拿……”

“喂?喂?少爷还在听吗?怎么挂了……”

傅宴臣走到衣帽间,果然在抽屉里找到了药箱。

下面全是他常吃的胃药,整整五盒。

吃完药,疼痛得到缓解,他紧绷的神经开始慢慢放松下来。

随手把抽屉推回去,突然,男人动作一滞。

珠宝首饰、大牌奢侈品包包,这些一样不少,唯独抽屉里徐南汐的所有证件,包括身份证、护照、学位证、毕业证,通通不见了。

再一看角落里堆放的行李箱,果然少了一个。

傅宴臣站在原地,没由来地怒气直冲头顶。

“好……好……真是好样的……”

连说三个“好”,还边说边点头。

果然,女人不能惯。

越惯,脾气越大。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开门声,傅宴臣立马下楼。

“……怎么是你?”

江琦婷正在换鞋,闻言略显惊讶:“不然呢?还有谁?”

傅宴臣走到沙发坐下,兴致缺缺:“你来干什么?有事?”

“听王妈说你胃病犯了?这不奉母上大人之命,来探望以及关心一下我亲爱的哥哥吗?”

江琦婷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我还没吃午饭呢,正好过来蹭一顿。”

她对徐南汐印象不错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她做的饭实在太好吃了。

然而半分钟后——

“哥!你这儿怎么冷锅冷灶的?”

“徐南汐呢?她今天没在家?不应该啊……”

平时这个点,她早就做好饭菜等哥下楼来吃了,运气好自己也能蹭一顿。

徐南汐,又是徐南汐……

傅宴臣掐着太阳穴,不想理她。

江琦婷一脸失望地从厨房出来:“她是不是不舒服啊?昨天在医院见到她脸色就不是很好……”

“……你在医院见到她?”傅宴臣下意识坐直了几分。

“对啊,昨天我去西京医院探望欧阳教授,在住院楼门口碰到徐南汐了。哥,我跟你讲,欧阳教授答应给我直博的名额了!”

男人皱眉:“她怎么会在医院?”

“你问我?你都不清楚,我怎么可能知道。”

傅宴臣没说话。

“也可能不是她病了?只是去探望别人?不过我也没听说徐南汐有什么朋友啊,她的生活除了你,就是你……”

“说完吗?”

江琦婷“啊”了声。

“说完赶紧走,我还没睡醒。”傅宴臣起身。

“不是……你就这么想赶我走啊?行,我走。”江琦婷一边穿鞋,一边生气,“对了,我今天来可是有任务的。”

傅宴臣根本不想听,直接往楼上走。

“明天下午两点,西岸餐厅,妈给你约的相亲局,别迟到!”

“废话真多。”

江琦婷朝他背影做了个鬼脸,这才离开。

对于这样的安排,她早就见怪不怪,反正跟徐南汐在一起,和物色门当户对的联姻对象又不矛盾。

这些年她哥也没少参加这种局。

虽然大多时候都是走个过场,敷衍一下亲妈。

赶走江琦婷,傅宴臣去书房处理公司事务。

早年他为了摆脱家里的控制,自己出来创业。

起初三年是真的难,他又不愿接受家里的帮忙,身边只有一个徐南汐。

最近两年才总算闯出点名堂,有了自己的公司,总算摆脱了“富二代”、“纨绔子”的名头。

这时,家里的态度反倒软了下来,开始主动朝他靠拢。

这点从当初极力反对他和徐南汐在一起,到如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认,就可见一斑。

处理完工作,太阳已经落山。

窗外暮色四合,华灯初上。

傅宴臣这才感觉到饿。

他拿出手机,打给女友:“……在干什么?”

那头传来一阵铃声,再之后才是女孩儿压低嗓音的回话:“宝,对不起啊,我有课,等会儿上完去找你?”

那声“宝”喊得傅宴臣浑身不舒服:“嗯,你忙。”

然后直接挂断,把手机丢到一边。

过了半分钟,有人打进来,傅宴臣没看,继续工作。

直到胃开始发出抗议,他这才不得不离开书房。

约了程周那伙人吃饭,傅宴臣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

坐在门口的女孩儿听到响动,猛地起身,转过来,笑得干净又羞怯。

“熙熙?”

“对不起啊,我敲门了,你应该没听到,所以我只能坐在这儿等了。”她看了眼男人搭在臂弯处的西服外套,“是要出门吗?”

傅宴臣没有回答,只皱了皱眉,问:“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时沐熙有些心虚:“我问了你朋友……”

“程周?”

“不是不是,是顾弈洲。”

傅宴臣:“先进来吧。”

女孩儿眉眼间重新染上笑意,蹦蹦跳跳进门,一边打量四周,一边委屈抱怨:“你挂了之后都不接我电话,害我担心了好久……”

傅宴臣:“你不是要上课吗?”

“翘了啊。男朋友比较重要嘛。”

徐南汐就不会这样。

以前他追她的时候,她才刚上大一,课程又多又满,但从来不会为他缺课逃课。

后来两人在一起了,加上大四课少,她才慢慢挪出空闲来陪他。

“宝,你还没吃饭吧?我——”

“你会熬养胃粥吗?”傅宴臣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养胃粥?”

“嗯。”

“不会诶,不过我可以学。”

……

婉拒了时沐熙想要留下来过夜的暗示,傅宴臣吃完她带来的外卖后,便开车将人送回学校。

然后才去找程周。

路上等红灯的空隙,他看了眼手机,想起白天江琦婷说在医院见过徐南汐。

虽然两人已经分手,但这么多年,情分还在。

哪怕是普通朋友,也该关心两句。

他点开微信——

【生病了?】

[sym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


邵雨薇喜欢刺身,点了新鲜的三文鱼,和其他常见的海鲜大虾。

徐南汐吃不惯凉的,就要了一碗拉面、一份寿司。

拉面味道一般,不过胜在食材新鲜。

邵雨薇看她吃得中规中矩,有意逗逗她:“这条三文鱼肉质鲜嫩,真的不打算尝试一下吗?说不定会打开新世界呢。”

徐南汐敬谢不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生食从心理上就接受不来,我还是吃我的拉面吧。”

“都这么久了,你还真是一点没变。”

从刚认识邵雨薇就发现,她对喜欢的东西向来执着,同理,讨厌的东西也一样。

“说起来,我都好几天没去做spa了,忙的手都变糙了。”

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吐槽道:“都怪我爸,最近一直催我相亲,我妈不拦着也就算了,竟然还帮着我爸一起算计我。”

“又不是养不起我,至于吗?”

“再说了,我堂哥那么厉害都没结呢,我急什么……”

提起邵温白,徐南汐想起来,他们虽然是邻居,但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从上次一起吃完火锅到现在,中间给他送过一次三明治,就再没见过了。

邵雨薇没发现她走神,叉了一块寿司放进嘴里,想起他们上次见面的事。

“你跟我哥一起去见欧阳教授,后来呢?”

徐南汐埋头吸溜面条,咀嚼片刻,咽下去才说:“……大概就是这样,教授已经给我留好了名额,所以今年的研究生考试我必须过线。”

邵雨薇拍了拍手:“好样的,我就喜欢看你这么自信的样子!”

“为了奖励你,周末我带你去个地方怎么样。”

徐南汐:“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

……

在徐南汐的强烈要求下,两人吃完饭,邵雨薇开车把她送回图书馆。

时间还早,还能学一会儿。

刷了两套题,抬头已是夕阳西下。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阳光从落地玻璃折射进来,正好洒在她身上,金灿灿,暖烘烘。

徐南汐伸了个懒腰,刚收拾好书和试卷,就听见广播提醒闭馆的声音。

她拿上包,准时离开。

橘色的晚霞映红半边天,层层叠叠,由浅淡到浓烈,犹如一副色彩斑斓的油画。

徐南汐脚步慢下来,已经开始考虑晚上要吃什么。

不知不觉就走到楼下,突然,一道黑色的身影闯入视线。

一周前,实验室最新得出的数据错误,邵温白几天不眠不休,一遍遍重做,结果却并不如人意。

对接实验的负责人是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人,他从邵温白接手实验开始,就一直都在。

此时实验室出了问题,他也是忧心忡忡:“实验结果一开始分明是正向的,后续进度也一直都正常进行,为什么数据会出错?”

邵温白眉头微蹙:“实验的存在就是为了试错,结果并不是唯一论。”

“可数据错了就证明实验错了,我们已经在一个问题上重复了几十次,难道一个星期时间还不够我们看清楚吗?”

负责人看了眼邵温白,小心翼翼试探道:“依我看,既然无法进行下去,不如及时止损?试试另一个方向也未尝不可?”

邵温白神色淡薄,锐利的目光透过镜片质问:“你是担心实验失败,还是觉得朱教授提出来的方向更符合你认为的利益至上?”

他推了推眼镜:“物理从来不是一蹴而就,它有自己的节奏和路线,而不是你说停止就能改变的。”

负责人讪讪:“我就是说说而已嘛……”

两个人不欢而散,邵温白回头,徐南汐笑眯眯地对他招了招手:“好久不见,邻居。”

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徐南汐有意避开刚才的事,只随意聊着天。

“上次谢谢你,这几天我做题很顺利。”

邵温白没有居功:“是你悟性高。这几天,你去看过教授吗?”

徐南汐背着手,看着脚下的石头,慢悠悠前行:“没有,只通过几次电话,她身体恢复得很好,过两天就可以回学校了。”

邵温白点头:“那就好,教授对自己的教学任务向来负责,休息这两天,应该也有点待不住了。”

天色渐暗,有人骑着自行车,龙头摇摇晃晃。

徐南汐又恰好踩到了一块不平整的石板,踉跄了一下,没掌握好平衡,眼看就要跟自行车撞上。

刹那间,邵温白伸手拉住她纤细的手腕,稍稍用力,连带徐南汐整个身体都靠了过去,险险躲过横冲直撞的自行车。

“没事吧?”

男人温热的手指隔着衣袖紧紧扣住女人手腕,夏天的衣服单薄,暖暖的温度传来,徐南汐耳朵瞬间滚烫。

“没事,谢谢。”

两人实在太近,近得呼吸仿佛近在咫尺,意识到这一点,徐南汐后退了半步。

邵温白也反应过来,松了手。

而后,两人全程无言。

到了家,各自告别,进屋。

关上门,刚才的场景闪回在徐南汐脑海中,细节也不受控制地被放大。

男人温热的手指,隐隐带着薄荷香的呼吸,还有漆黑幽邃的眼神……

徐南汐低头揉了揉手腕,那里仿佛被烫到一般,热热的。

……

从实验室走回来,又跟人争论一番,邵温白身上出了汗,不太舒服。

换上凉拖,准备冲个澡。

他习惯性捞起桌上的手机,打算先点个外卖。

却不经意间看到app里跳出来的广场弹窗,是一双小熊拖鞋,价格9.9。

他愣了一下,上次去徐南汐家里,她穿的好像就是这双。

女孩儿的脚趾小巧圆润,深色拖鞋衬得她脚背雪白。

邵温白脑海中突然闪过刚才的场景,他一只手就能圈住她的手腕。

而那处的皮肤,貌似更白。

……

转眼来到周日,骄阳似火,天蓝云白。

时沐熙选了件荷叶边的连衣裙,素净的浅绿色,点缀黄色小花,衬得她文艺又清新。

又花了整整一个小时,化了个完美的全妆。

上铺室友打趣道:“平常周末不睡到十二点不起的人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了?还打扮的这么漂亮,真羡慕有人能约到我们的小仙女。”

上次时沐熙和傅宴臣在校门口亲密接吻的事上了论坛,现在理工大所有人都知道,时沐熙名花有主。

旁边女生接话:“那还用猜?当然是我们江总了,熙熙,今天是你生日,江总应该给你准备了惊喜吧?”

时沐熙戴上太阳花造型的耳钉,内心也有几分期待,嘴上却说:“我也不知道,应该吧?”

室友还想再问,她看了眼时间,有些慌张的拿上包,换了鞋:“回来再说,我先走了!”


很快,这一方空间就只剩她一个人。

好在警报器响起以后,灯光比先前亮了些,往前两步,就有提示图。

顺利穿过第二关,她听到不远处传来人群吵嚷的声音。

她蹙眉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应该是出口人太多,堵住了。

正当苏雨眠犹豫着要不要也挤过去时,身后又一波人群涌来,导致她退无可退。

不知道是谁把她挤到边上,又是谁踩了她一脚,等反应过来时,苏雨眠已经整个人贴在凹凸不平的墙面上,胸口被抵住,她痛得倒抽一口凉气。

突然,她察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下意识抬眼,和男人的目光撞个正着。

江易淮看着狼狈的女人,有点心疼,又有点气。

果然是她,刚才那声“眠眠”不是幻听。

可转念一想,她居然还有心情玩鬼屋探险,看来分手之后,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淮哥?”时沐熙紧张地摇了摇江易淮的手臂,看向苏雨眠的眼神不自觉染上一丝防备。

苏雨眠垂眸,显然不愿搭理这两人,她重挤进人群,准备跟着大家出去。

攒动的人头,洞内灯光忽明忽暗,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尖叫,下一秒,一把悬空的木剑摇摇欲坠,而木剑下方刚好就是苏雨眠!

“小心!”

江易淮完全是下意识、不经任何思考地,甩开了挽着他的时沐熙,然后推开重重的人浪,一把将苏雨眠拉到安全地带。

“哐——”

木剑落地,发出巨大声响。

众人倒抽凉气,原来这把剑是铁制的,只是刷上了木料颜色的油漆。

砸到人,后果可想而知。

苏雨眠心有余悸,掌心传来轻微的禁锢感,她才意识到,江易淮还握着她的手。

男人还没反应过来,苏雨眠便径直挣开了。

她扶着墙壁,站起来:“谢谢。”

江易淮看见她疏离的表情,幽黑的眼眸也微微发沉。

“除了谢谢,就没有别的话对我说吗?”

苏雨眠疑惑地看着他。

除了谢谢,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

“为什么把我拉黑了?”江易淮靠前一步,暗哑的声音有些低沉。

苏雨眠诧异。

从前两人吵架也不是没拉黑过对方,只是每次都是她先低头服软,然后主动加回来。

不过这次……

可能要让他失望了。

苏雨眠微微勾唇:“分手删前任不是正常操作吗?”

江易淮被噎了一下,忍不住皱眉:“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加回来?”

苏雨眠睫毛轻颤,轻轻开口:“还是……不加了吧。”

江易淮看她垂头低眉的样子,心情莫名烦躁。

“你打算气到什么时候?别挑战我的耐性。”

苏雨眠笑得讽刺。

涌动的人群再次压过来,两人被冲开。

他想重新去够苏雨眠的手,然而下一秒却被人挽住了手臂。

隔着不远的距离,时沐熙看见这一幕,心里嫉妒得快要疯了,她不甘心地越过人群,来到江易淮身边,挽住他。

“宝,我们出去吧,这里好黑好可怕。我刚才差点摔倒了,到处找你又找不到人,我、我害怕……你别丢下我好不好……”

女孩儿的声音惊魂未定,表情瑟瑟畏怯,让人不由生怜。

恰好这时,门口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

“路线故障已经解决了,请拥堵的游客按顺序排队撤离……”

有人维持秩序,现场很快结束了混乱。

苏雨眠懒得再多看,快步走出去。

江易淮抽出手臂,也跟了上去。

时沐熙咬咬牙:“淮哥,等等我——”

检票口,邵雨薇早早就已经出来,听说里面路线故障差点起火,她想起苏雨眠还没出来,要不是有人拦着,她已经冲进去了。

还好,半个小时不到,苏雨眠就平安出来。

邵雨薇赶紧过去:“没受伤吧?刚才我听到警报声,差点没吓死。”

“我好好的在这儿呢,走吧,回去了。”

玩了一天,她是真的有点累。

邵雨薇点头:“那我们……咦?那不是江易淮吗?”

话音还没落,只见江易淮跟时沐熙一前一后出来。

“怎么出来玩也能碰上这么个晦气玩意儿。”

苏雨眠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别气了,碰巧遇上而已,我们走吧。”

回去的路上,邵雨薇越想越气,虚线路口直接掉了个头。

苏雨眠有点懵:“不是回家吗?”

“我决定先不回了,不就是男人嘛,三只脚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走,我带你去见见世面!”

苏雨眠:“??”

……

晚上八点,夜生活刚开始。

苏雨眠像个牵线木偶一样被邵雨薇带进喧嚣的酒吧。

刺鼻的烟味混着香水味,灯光忽红忽绿,身边来来往往全是人。

她一身休闲打扮,与周围一起都显得格格不入。

舞台上,一束光投下来,驻唱女歌手唱着一首抒情的英文歌。

邵雨薇直接拉着她去了二楼包厢,又让服务员开了一瓶威士忌,苏雨眠喝不惯,要了一杯度数浅的鸡尾酒。

然而喝了一点,还是上脸了。

她用手背摸了摸双颊,有点烫:“薇薇,我去趟洗手间。”

邵雨薇摆手:“嗯嗯!快点回来啊。”

从洗手间出来,竟然遇上了沈时宴。

江易淮的几个兄弟中,她跟程周熟络一些,与沈时宴没什么交情。

所以此刻,苏雨眠仅仅只是出于礼貌地跟他打了声招呼:“好巧。”

沈时宴原本跟几个兄弟过来喝酒,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一个人吗?”

说话的时候,多看了两眼女人熟透的脸颊。

“不是,跟朋友一起。”

“淮子?”

苏雨眠笑容淡了些:“不是。你慢慢玩,我先走了。”

“眠眠。”突然,沈时宴叫住她。

这个称呼让苏雨眠浑身不自在,但还是勉强维持住笑:“还有事?”

“这次你跟淮子是不是真的分了。”

苏雨眠反问:“分手还有假的吗?”

沈时宴目光幽深,半晌,才点点头:“嗯,知道了。”

苏雨眠转身离开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举起手机,对着女人的背影拍了一张。

然后,点开微信,找到几人共同的群聊,点击发送。

[图片]

[看我碰到谁了]

程周:[我靠!雨眠姐?真的假的?]

顾弈洲:[在酒吧?]

程周:[这还用问?就是我们常去的那家]

沈时宴:[你怎么不说话?@江易淮]


江易淮正在西餐厅跟时沐熙享受烛光晚餐,看到消息时,脸直接黑了一个度。

时沐熙看见男人突然沉下来的脸,小心翼翼:“怎么了?”

江易淮憋着气,没吭声。

划拉开手机,他回了一句:[关我什么事。]

沈时宴看着聊天界面,嘴角上扬,带着几分意味深长:

[看来这次,你和苏雨眠是真的分了?]

江易淮瞟了一眼,暗自咬牙,发出去的文字却云淡风轻:

[嗯哼,你有意见?]

沈时宴:[没,我哪敢有意见]

还附带一个举手投降的表情包。

沈时宴:[那要是有其他人追苏雨眠,你应该也不介意咯?]

顾奕洲突然跳出来:[怎么,你要追她啊?]

沈时宴眸色微沉,回了个动图:[嗯嗯gif]

程周:[哈哈哈哈哈]

顾弈洲:[真有你的]

没有人真的相信。

江易淮看见表情包也不以为意,打字回复:[行啊,那你追吧。]

目的达到,沈时宴收起手机。

就是不知道江易淮以后会不会后悔。

……

“宝,谢谢你陪我过了一个最开心的生日。”

晚上九点,江易淮把时沐熙送到宿舍楼下。

女孩儿拉着他的手,依依不舍。

“一想到马上就要跟你分开,好舍不得啊。”她笑容晏晏,露出两颗小虎牙,凑到他眼下,故作玩笑地噘嘴,“你怎么这么平静?你都不会舍不得我嘛?”

女孩儿双眸澄澈,笑容甜软,声音更是娇娇嗲嗲,像一股靡靡的风,吹得人心痒。

江易淮眸光微动,看着女孩儿仰起的小脸,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明天还要上课,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时沐熙抿了抿唇,眼底一闪而逝过几分失望,最后还是乖巧的应了声:“好,那我先回去了。”

这么一耽搁,就过了半个小时。

从理工大把车开出来,左边是回家的方向,脑子里突然闪过沈时宴发的那张背影照,江易淮鬼使神差的打了一把方向盘,径直往右边开去。

半路,下起丝丝小雨,玻璃窗上水珠凝结,红红绿绿的灯光模糊成斑斓的一片。

后视镜里,一条羊绒的方格毛毯被丢在后座,应该是刚才时沐熙用过,下车忘记整理。

江易淮忽然想起,苏雨眠以前就经常抱怨他车里空调温度开太低,坐进来凉飕飕的。

几次抱怨无果后,特意拉着他去商场买了一条浅褐色方格毛毯。

两人分手后,那条毛毯整整齐齐地放在后座没用过,直到今天,再次被人打开。

“滴滴——”

突然响起的喇叭声拉回他的思绪,红灯变绿,他一脚油门冲出去。

到了酒吧,他把钥匙扔给酒保,熟门熟路的穿过一楼。

他是常客,经理第一时间过来接待。

“沈时宴人呢?”

“沈少爷他们都在二楼包厢。”

无视经理的殷勤,江易淮径直上去二楼。

包厢内——

聚在一起的几个人喝了不少,东倒西歪,说话都囫囵了。

江易淮进来扫了一眼,苏雨眠不在,沈时宴还算清醒。

“你怎么来了?”沈时宴目露惊讶,“不是在陪你的小女朋友吗?”

“刚把人送回学校。”他淡淡回了句,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

沈时宴也不多问,嘴角上扬:“刚开的勃艮第,喝一杯?”

说着倒了半杯,递过去。

江易淮接过,小品了一口:“还不错。”

顿了顿,状若不经意问起:“你刚才不是说苏雨眠也在吗?怎么没看见她人?”

“你不会是特意跑过来见她的吧?”沈时宴摇晃着高脚杯,似笑非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