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契约偏宠霍爷的心尖人又甜又野

契约偏宠霍爷的心尖人又甜又野

柚子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时隔三年,一切都变了样子,陆浅浅的未婚夫公然跟别的女人鬼混,丝毫不将她放在眼里。她不愿意委曲求全,继续放低姿态。最是狼狈无助时,霍一寒出现了,救她于水火之中。一场交易之下,他们结为夫妻,陆浅浅以为两人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互相利用。殊不知,对于霍一寒来说,娶她为妻是他此生最大的心愿,她终于是他的了!

主角:陆浅浅,霍一寒   更新:2022-07-16 03: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浅浅,霍一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契约偏宠霍爷的心尖人又甜又野》,由网络作家“柚子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隔三年,一切都变了样子,陆浅浅的未婚夫公然跟别的女人鬼混,丝毫不将她放在眼里。她不愿意委曲求全,继续放低姿态。最是狼狈无助时,霍一寒出现了,救她于水火之中。一场交易之下,他们结为夫妻,陆浅浅以为两人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互相利用。殊不知,对于霍一寒来说,娶她为妻是他此生最大的心愿,她终于是他的了!

《契约偏宠霍爷的心尖人又甜又野》精彩片段

夜凉如水,深沉的黑色如同幕布一般遮住所有的不堪。

陆浅浅看着霓虹闪烁的会所招牌,深吸一口气,抿了抿嘴角走了进去。

明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面是什么模样,可她还是抱有一丝奢望,胆战心惊的寻了来。

推开包厢的门,里面的画面令她心碎欲裂,白花花的一片勾缠不清,自己多日不见的未婚夫衣衫凌乱的不知压着哪个女人。

慕浩北听见声音,从欲念里回过头来,陆浅浅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双目猩红,眉眼里都是欲望,眉头紧蹙带着十分的不耐,红唇水润鲜亮,一看就知道做了什么。

她还没说话,慕浩北就站起了身,衣衫凌乱的走了过来,嘴角噙着笑意,他身后的女人也只是静静躺着,一脸精致艳丽的妆容,面色红润的看着这边。

想到两人刚刚做的事情,陆浅浅就觉得一阵恶心。

“你过来干嘛?有事?”

慕浩北一手撑着门板,把陆浅浅围在臂弯里,从他身上或深或浅飘来的香水味混杂着一丝麝香,令她作呕。

“慕浩北你多久没有回家了?昨天为什么没有回来,你还有没有当我是你的未婚妻!”

陆浅浅一把推开慕浩北,踉跄着向后退,脸上的神色带着隐忍的怒气,她每天一个人住在那个大房子里,冷冰冰没有一丝烟火气,昨天是他们订婚三周年的日子,之前她给穆浩北打了许多电话,却始终都是他助理接的电话,她还以为他有什么正事,却不想只是在这里和女人鬼混。

为什么一个人能变化这么大,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她喜欢的是这样的穆浩北吗?

“陆浅浅,你是不是我的未婚妻你自己不清楚吗?”

穆浩北的嘴角带着一丝嘲讽,手指把玩着他们的订婚戒。

看着陆浅浅霎时苍白的脸色,穆浩北反而觉得心里很痛快,向前一手捏住陆浅浅的下颚,用力的逼迫她抬着头看着自己。

“怎么?你也想和她一样么?”

说着穆浩北回头示意了一下那个还裸.身的女人,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调笑,看着陆浅浅略带惊慌的神色,缓缓俯首在她耳边。

陆浅浅只觉得胃里一阵阵收缩,穆浩北放在她下巴的手也令她反胃,可她的力气和穆浩北相比如同蚂蚁撼树,只能看着他渐渐的靠近自己。

就在陆浅浅以为两人会吻上的时候,穆浩北却突然用力的把她甩了出去,面带嫌恶,陆浅浅没有防备的摔在了地上。

膝盖一阵火辣辣的痛感,陆浅浅的眼眶酸胀,很快便充满了莹莹雾水,她几乎拼尽全力才没有在穆浩北面前哭出来,可她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能说什么呢?

陆浅浅站起身,拍了拍白色裙摆上的灰尘,倔强看着穆浩北。

“穆浩北,昨天是我们订婚三周年,你知不知道?”

整整三年的时间,穆浩北从未开口说过要娶她。

“呵…”

穆浩北似乎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脸色冷酷的睥睨着她,眼神像是凶狠的猛兽,不带有任何情感的看着她,令人不寒而栗。

“陆浅浅,你还以为你是陆家大小姐吗?要是你乖乖的,这个慕家主母的位置我还可以留给你,若是你再这样纠缠不休,就给我滚出去!”

一双勾人的杏眼微微泛红,陆浅浅只感觉心如刀割,三年前,他们订婚的时候,那场盛世现在都还历历在目,他牵着自己的手,亲口在她父亲面前许下誓言,承诺会一辈子保护她爱护她,那时候她只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只不过短短三年的时间,一切就都变了……物是人非,思及过往和现在,陆浅浅也有些倔了起来。

“穆浩北,你究竟还准不准备娶我,为什么还和这种女人鬼混在一起!”

说着陆浅浅愈发的激动,眼神一改几年来的平静,如同利刃锋利的袭向穆浩北,说罢,还端起桌上还未喝完的酒杯,一把泼在那个衣不蔽体躺着的女人身上。

冰凉的液体混着刺鼻的酒精味,一下就令那女人惊叫起来,裹着薄薄的被单站了起来,遮不住的火辣身材和花白白的肌肤刺痛着陆浅浅的眼睛。

“穆少,你看她,人家都吓死了。”

那女人搀扶着穆浩北的胳膊,娇滴滴的依偎在他身上,说话的声音也嗲到极不自然,陆浅浅只觉得愈发的恶心。

穆浩北的眼里霎时聚满了怒气,如同乌云盖顶一般阴沉沉,看着陆浅浅的眼神也充满了厌恶和怒火,好像随时都会把她毁灭一般。

右手捏着陆浅浅纤细的下颚,手指微微用力,便叫陆浅浅疼的受不住,皱起眉头。

“你就这么想嫁给我?你不是骄傲的万人恨吗?不是陆家最尊贵的公主吗?怎么,现在要靠乞求和出卖肉体来求我娶你?”

穆浩北狰狞的模样是陆浅浅没见过的,以往就算是冷战吵架,他也只是选择不理睬,从未把话说的这么重。

万人恨……这是以前她在圈里子别人给取的外号。

因为高不可攀所以万人恨,因为拥有所有人想要的东西,财富,家世,外貌……所以万人恨,她好久没听到这三个字了。

至于陆家……乃至她的父亲,一年多前就已经没了,她还做的哪门子的公主,穆浩北这话刀刀戳进她心里,戳的她脊梁骨一阵寒冷刺骨。

陆浅浅有些恍然,眼前模模糊糊的好像看见了三年前的他。

那个对她好到人神共愤的温暖少年,一袭白衣的站在她面前,对着她笑,为她遮风挡雨。

“对,那你愿意娶我吗?”

仿佛被眼前的幻想蛊惑,陆浅浅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声音如同雨后新竹,脆嫩却充满了傲骨,仿佛赌上了她所有的骄傲和勇气,拼搏这一回。

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穆浩北也愣住了,他以为骄傲如她一定会反驳会愤怒,没想到……


穆浩北有些错愕,捏着她下颚的手指也松开,可以清晰的看见她白嫩的肌肤上的手指印,青紫的有些刺眼。

陆浅浅努力的瞪大眼直直的看着穆浩北,小心翼翼的掩盖着内心的一点怯懦,表现的倔强勇敢,其实一颗心脏此刻正被穆浩北攥在手里,被那些回忆攥在手里,动辄不能呼吸,伤筋动骨。

穆浩北有些动容,他虽然对陆浅浅……但订婚这几年,他从未见她如此放低姿态过。

穆浩北身边的女人看着情况有些不对,眼神狠厉一闪而过,拉了拉胸口的被单,娇嗲的冲着穆浩北撒娇。

“穆少,她泼人家一身酒,还这么凶,这样的女人真的是你的未婚妻吗?”

虽说是撒娇,却句句戳在陆浅浅身上,说着她的不是。

他的思绪飘到两年前的那个晚上,若不是那天陆浅浅非要拉着母亲逛街,母亲就不会车祸去世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穆浩北一下就清醒了过来,眼神变得凶狠,似乎带着些懊恼,懊恼自己居然会被她的话扰乱了心神。

“呵,不值得一提的人罢了,看着就厌烦。”

说罢穆浩北一把提起陆浅浅的衣领,犹如领着垃圾一般,把她推了出去,陆浅浅有些站不稳的向后退,撞在对面的门上。

“砰!”

 

陆浅浅背后火辣辣的疼,一时有些站不直身。

“穆少对女人这么粗鲁可不好。”

一声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轻叹的指责却又带着一丝调笑,令人摸不准他到底想做什么,陆浅浅调匀了呼吸,抬起头看着他。

一身奢而不华的西装包裹着修长的身体,一双锋利的鹰眸恰巧看向陆浅浅,四目相对间陆浅浅浑身一颤,浑身发冷。

这男人……的眼神,锋利如刃,看自己的时候仿佛都会流血。

“霍一寒,我的事,不用你管!”

穆浩北有些咬牙切齿,自己最不愿展露人前的事情仿佛被他窥见了冰山一角,穆浩北冷哼一声进了房间,用力的摔上门。

走廊上只余下狼狈不堪的陆浅浅,和面带着一丝笑意的霍一寒。

“陆小姐,还可以站起来吗?”

霍一寒看起来绅士且有礼,陆浅浅此刻的心里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只木讷的点了点头。

过了好一会儿才惊觉,他怎么知道自己叫什么?

“你……”

陆浅浅看着身边的男人,他已站在自己面前,高大的有些不可思议,这距离有些太近了,不仅仅越过了她的防线,还夹带着这男人由内而外散发的威严。

“你,你离我远点!”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陆浅浅本能的向后退,可身后就是墙,她只能伸手推在他的胸口,本能的保护自己。

“你就这么喜欢穆浩北?”

霍一寒的声音带着湿热的触感喷在陆浅浅耳蜗,让她羞愤不已,根本顾不上和他说什么,可西装下的身体强壮如铜墙铁壁,难以撼动。

“嗯?回答我!”

霍一寒猛的捏住她的下巴,强迫两人四目相对,陆浅浅呗逼的有些恼羞成怒,这个不认识的男人凭什么质问自己。

“对!我就是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喜欢到可以倒贴上去!关你什么事!”

陆浅浅倔强的神色仿佛鲜活了起来,带着艳丽的色彩,可说出的话却格外不讨喜,霍一寒眼神微动。

“当然关我的事,因为……”

话音未落,一片温软的触感突然覆在陆浅浅唇上,带着强势的气息,陆浅浅下意识紧闭双唇抵抗霍一寒霸道的入侵。

霍一寒捏着她下巴的手猛的用力,陆浅浅顿感酸痛难忍,下意识张开了嘴,让他有机可乘。

呼吸间全是这个男人霸道的气息,嘴唇被狠狠吮吸的有些疼,陆浅浅皱着眉头不断的拍打他,却根本无关痛痒。

陆浅浅渐渐的有些头晕目眩难以抵抗,一吻末了,霍一寒却突然用力咬住她娇嫩的下唇,尖锐的痛感霎时间就让她清醒过来,嘴里传来一丝甜腥的铁锈味道,嘴角流血了。

这个该死的野蛮男人!

陆浅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趁着他一脸笑意的时候转身跑了,这个奇怪的男人!

霍一寒擦去嘴角的血迹,看着陆浅浅的背影,眸子中某种东西正微微跳动着。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窸窸窣窣的树荫,照射进别墅的房间。

房间的大床上,陆浅浅正蜷缩着熟睡,乌黑柔软如绸缎的长发随意散落,白嫩的雪肤在阳光下愈发的剔透莹亮。

房间的门被人猛的踹开,陆浅浅被冲进来的穆浩北拎起来,强行的叫醒。

陆浅浅迷蒙的睁开眼,却看见自己的未婚夫,有些惊讶前两天闹的不欢而散,她还以为……

“浩北,你怎么回来了?”

“你马上给我起来,釆轩马上回来了,还带着她男朋友。”

慕釆轩是慕浩北的妹妹,慕浩北一向疼爱她,他们兄妹相依为命多年,感情自不是她这个未婚妻可比,陆浅浅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也湮灭,自然满脸失望,原来是为了她而回来。

“别给我哭丧着脸,好好打扮一下再下来!”

慕浩北似乎是带着厌恶,不愿跟她多做牵扯,转身就下了楼。

陆浅浅心里有些灰败的疲惫,似乎是明白了自己和慕浩北的不可能,这些年他们吵架越来越频繁,关系越来越僵,这样的两个人,还能结婚?

可笑的是,就这样的关系,还要在人前装模作样,要在他妹妹面前作秀。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和慕浩北的关系成了现在这样?大概是慕母出车祸的那一天。

陆浅浅叹了口气,换了条宝蓝色长裙,长发随意的绾在身后,看起来得体又不是高贵,从楼梯上款款而下,吸引了客厅里端坐着的三个人的目光。

走到身前,陆浅浅才看清楚,沙发上另一个高大的男子,慕釆轩亲密挽着的男人。

是他?霍一寒?

不同于那天的张扬,今天他的黑色西装显得沉着又稳重,冷然的端坐在慕釆轩旁边,男才女貌显然是一对璧人。

嘴角的伤口才刚刚结痂,那天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陆浅浅皱了皱眉,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就是慕釆轩的男朋友?


男人狭长的鹰眸讳莫如深的眯起,深邃至极。

霍一寒看着陆浅浅,薄薄的唇勾起,带着丝玩味的弧度。

陆浅浅深吸了一口气,她顿住了脚步,有些疑惑的视线和霍一寒对上,像是对他身份的质疑,这男人居然是慕采轩的男友,那他那天……

陆浅浅轻皱起眉,嘴角仿佛又隐隐作痛了起来,刺痛的灼热提醒着她,这个男人有多危险。

“浅浅!快过来。”

慕浩北看见陆浅浅楞在原地,心里冷哼一声,嘴上却又说着温柔的话语,拍了拍他身边的座位,招呼着她坐过来。

慕采轩看见陆浅浅之后,眼里不自觉的划过一丝轻蔑,被陆浅浅看在了眼里。

“这是采轩的男朋友,霍家现在的掌权人霍一寒,霍总,这是我的未婚妻——陆浅浅。”

慕浩北清浅的笑意未及眼底,给霍一寒和陆浅浅互相做着介绍,尤其是说到未婚妻三个字的时候,咬重了口音,像是有什么别的涵义在里面。

霍一寒自然懂他的意思,想必昨天他都看见了,这是在警告自己,就不知是为了他这如花似玉守了三年活寡的未婚妻,还是为了她这不谙世事的妹妹,想到这里霍一寒笑了,嘴角一边勾起轻蔑的弧度。

陆浅浅也听懂了,心里突然有些期盼,期盼着慕浩北这话是为了自己而说,他是不是也在意自己呢?

所以,才会警告霍一寒,让她离自己远一点。

“我们前些天不是见过了吗?慕总不用再介绍了。”

相比于慕浩北的隐晦,霍一寒则是直接说了出来,锋利如刀刃的眼神和慕浩北直直的对望,丝毫不惧带着自信的神情。

“一寒和哥哥,你们见过了吗?”

一旁的慕采轩一直蒙在鼓里,听到这句话,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一双大眼里尽是天真,慕浩北只能是吃了这个亏。

如果不是为了和霍家联姻带来的好处巨大,他岂会容忍他在这里放肆,而且……他看着自己妹妹的眼神,满心满眼全都是霍一寒,一副情根深种的模样,为了这个也不能此时翻脸。

“恩,我和浅浅出去吃饭,刚好碰到霍总,已经见过了。”

慕浩北和慕采轩说话的时候,眼底里永远带着温柔的笑意,宠溺的模样是陆浅浅从没有的待遇。

哪怕三年的时间,她也没有捂热慕浩北的铁石心肠,想到这两次无休止的争吵,她突然觉得有些累了。

每一次,她都要在慕采轩面前扮演一个幸福的小女人,都要跟在她身后为她瞻前马后,陪着她一起胡闹,可最后慕浩北责骂的人,只会是她。

明明她和慕浩北之间,毫无情分,明明她过着煎熬一般水深火热的生活,她努力的取悦他,换来的也只是羞辱,陆浅浅心里突然有些厌倦,厌倦他们这模样。

陆浅浅,你醒醒吧!

慕采轩穿着小洋装,一头精致的卷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挽着霍一寒的手臂,轻靠在他身上,一副娇羞的小女儿姿态。

 

 

 

 

“采轩,帮哥哥煮一壶咖啡好吗?你煮的咖啡最好喝。”

慕浩北突然借口把慕采轩支走,慕采轩毫无疑心。

“好啊。”

少了一个需要顾虑的对象,慕浩北的神色像是变脸一般,瞬间就变了一个模样。

看着慕采轩的身影完全消失,慕浩北才转过头,看着霍一寒,眼底如一片寒潭,冰冷刺骨。

“霍总,现在采轩不在,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说着,慕浩北还看了一眼陆浅浅,其中意思不言而喻,如果他霍一寒只是为了联姻而联姻,并没有和采轩在一起的想法,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没有感情的联姻,更多的只是痛苦,就像他。

“我今天跟着采轩来了,订婚宴也定在半月之后,我的诚意足够了。”

霍一寒不动声色,身体向后一靠,悠然自得的模样,可气场依旧十足,说的话也很有技巧,两个人明明都知道对方的意思,却又一直互相试探,陆浅浅夹在中间,选择什么也不说。

“最好是这样,哼。”

慕浩北一声冷笑,明显像是不信他,末了还伸手搂住陆浅浅,把她向自己怀里一带,眼神却一直注视着霍一寒。

霍一寒一双桃花眼转向陆浅浅,摄人心魄的眼神里带着无尽的灼热,霎时陆浅浅便觉得呼吸一窒,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

越是危险就越美丽,就像是飞蛾扑火一般,引人入胜,却堕入深渊不自知。

这个男人,就是代表。

霍一寒正想要说些什么,嘴唇微动,还没出声,那边煮好咖啡的慕采轩已经回来,端着一壶香气四溢的咖啡。

“哥哥,一寒,咖啡煮好了,我好久没亲自煮了,不知道手艺有没有生疏。”

说着慕采轩有些羞涩,看着霍一寒的眼神带着春意,脸上浮着些许潮.红,痴迷尽显。

给霍一寒和慕浩北倒上了咖啡,慕采轩才想起坐在这里的陆浅浅,连忙又补上一杯给她,带着些不在意,倒的时候也漫不经心,回过神来已经倒了满满一杯。

按照礼仪,不论是茶水还是咖啡,七八分已经是足够,陆浅浅看着面前已经十足十一整杯的咖啡,嘴角带着冷笑。

这就是慕采轩,天真无邪的模样底下,确用这些天真一直的伤害别人。

“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等下吃饭不必叫我。”

陆浅浅一口都没有喝慕采轩的咖啡,突然站起身准备离开,她根本没有管慕浩北难看的脸色,也不在意慕采轩的看法,她只想离开。

“浅浅……”

慕浩北还没说完,陆浅浅就已经上了楼,脚步坚定又快速,毫不留恋,连头都不回,可就是这模样,带着高傲的倔强,看在了霍一寒的眼里。

她选择守护自己的自尊,她这样不给情面离开,慕浩北一定不会放过她,可那又怎样?

无爱则无惧,她不是真的怕他,以往种种只是她还抱着希望,希望能打动他,此刻她无爱自然无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