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通天医圣

通天医圣

赵小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年前的叶录,为报恩做了苏家的上门女婿,成了绝色美人苏茵的丈夫;十年后的今天,他位列绝世医圣,精湛的医术为世人称赞。一个自称是自己女儿的求救电话,让叶录飞速赶回,此时的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医神,而是心系妻子病情、女儿安危的普通男人。

主角:叶录,苏茵   更新:2022-07-15 21: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录,苏茵 的女频言情小说《通天医圣》,由网络作家“赵小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前的叶录,为报恩做了苏家的上门女婿,成了绝色美人苏茵的丈夫;十年后的今天,他位列绝世医圣,精湛的医术为世人称赞。一个自称是自己女儿的求救电话,让叶录飞速赶回,此时的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医神,而是心系妻子病情、女儿安危的普通男人。

《通天医圣》精彩片段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爸爸,呜呜呜…”

“呜呜,妈妈快病死了,妈妈说她很疼,妈妈疼的都哭了,爸爸回来吧!”

叶录猛的从金椅上站起来,手指在铁桌按出了一个个深坑,“楚楚,爸爸听到了,爸爸这就回去!

“呜呜呜…爸爸快回来吧,苏豪舅舅又来打楚楚了…”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妈妈!”

叶录听着女儿的凄厉惨叫、心里一阵绞痛。

一道轻佻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听着是苏豪的声音,“是叶录吧?出去打工了?你这赘婿越活越像狗!”

“我施舍你100,学声狗叫吧!你老婆快病死了,我把你女儿弄成残疾,一家三口这才相配…哈哈哈哈哈。”

绝望的哭喊和骨裂的声音,分明是苏家二公子苏豪在敲碎小楚楚的骨头!

嘟嘟~电话掉线了,随之断掉的是女儿的哀嚎,叶录心如刀割!

十年前,师父让他入赘苏家,保护苏家平安。

九年前,老婆苏茵染病,苏家二公子苏豪夺走公司实权。

苏豪瞧不起庶出的苏茵,瞧不起入赘的叶录,逼叶录去打工、现在还在虐待叶录的女儿!

“苏家对我妻女的残害,我会百倍报复回去!”

“我要让你们跪在我老婆女儿面前忏悔,永远!”

十年前他是普通人,十年后他是医圣!

“老婆病危、女儿被你们打成残疾?”,听筒被愤怒的叶录碾成粉末。

“来人!”、一位戴着半面甲的王级存在走进房间,半跪于地,“叶圣。”

“我要南下救我妻女!”

半甲额头上的汗滴在地面汇成了小溪,他的主尊叶录…好像疯了,因为叶医圣的眼睛一片赤红!

“我要南下,救我妻子女,挡我者…死!”

“遵命!”

几辆悍马从叶府开出,直奔机场、海兴号航母弹射出舰载机,汇成一道道利剑,直逼江城!

叶录要复仇!

一架架大型运载机填满了江城机场。

江城指挥使李利像个孙子,大气不敢喘的看着机舱口,他来机场迎接大人物!

舱门打开的一瞬间,江城指挥使屈身低头,“副战区指挥使李利恭迎叶医圣。”

一道白色身影,白衣如雪刺的眼睛生疼,是前来复仇的叶录、叶医圣!

江城指挥使感觉心脏被攥住了,他不断颤抖着,只是几个呼吸和思考,叶录就走到他面前。

“李指挥使,你们李家的手伸的可真长,从帝都伸到了江城…”

“封城吧,我来没什么事,就是讨个公道。”

“为我妻女…讨个公道…”

指挥使面色像个死人、惨白至极,这江水,怕是明天得染红了。

江城的下城满是血色的天空,天空因为叶录的愤怒不断的颤抖。

叶录想念那个温馨的家,这个家有他和苏茵,更有楚楚,这是承载他爱的地方!

“苏茵!楚楚!一定要挺住,如果失去你们,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主尊,定位到了,红胡子第33号!”

话音刚落,叶录便直踩油门开向目的地,迅速赶到破旧的小屋子门口。

“楚楚,苏茵,你们一定要没事!”

叶录一脚踢开了地下室大门!

黑漆漆的房间内没有一点光,只有一双满是血迹的手,还有微弱的呼吸声,叶录疯了一般冲过去:“楚楚!!”

那是他的女儿,现在却倒在了血泊中,她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就被苏家这般逼迫!

肺叶不断涌血的楚楚两眼泛浑,她费劲全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叶录,“是爸爸,是爸爸回来了吗?”

叶录看着骨碎的女儿鼻子一酸,发疯的朝着女儿施展麻衣医术,“爸爸回来了,爸爸在这,楚楚别怕!”

“爸爸,爸爸”,楚楚好像耗尽了太多力气,闪亮亮的大眼睛一点点闭上。

“不!不!”叶录检查着女儿的身体,身上的杀意顿时爆发,女儿浑身的骨头都被苏豪给打碎了!

叶录用医术疯狂的往女儿身体里输入生机!心神险些崩碎,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几辆装甲车探照灯把叶录的身影照的亮如白昼。

属下半甲看到叶录抱着楚楚疯狂施医,他一瞬间就跪下来了,头朝地上猛磕,“主尊不能如此消耗生机啊!”

叶录头也不抬,看着凄惨的女儿流下了一行行血泪,“我说过,挡我者死!我要救女儿!”

 


叶录马上面无血色的时候,女儿楚楚突然抽搐了几下。

终于成功了!叶录救回了女儿!

在怀里的女儿呼吸平稳了,女儿楚楚的脸终于不是痛苦了,反而是微笑…

楚楚好像做梦一般呢喃:“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妈妈说爸爸是英雄…爸爸会保护我们的…”

“是的,以后爸爸保护你们!永远!”

叶录一步一步把女儿抱上了装甲车,他亲了一下女儿楚楚的脸颊,为女儿盖好了被子。

半甲走了过来,单膝跪地,“主尊,找到主母了,主母在地下室,只是…只是…”

迎面就是叶录满是杀意的面孔,叶录的面孔冷的像恶魔,“只是什么?”

“属下查明主母…筋骨存断,还得了…白血病!”

一道惊雷在叶录脑海里炸起,叶录疯了一般跑进地下室,看到床上躺着的妻子,在老婆右手腕处有血迹,她刚才划的?

“老婆,老婆,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叶录慌忙的为老婆的手腕包扎,帮她止血。

妻子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有点不行了。

“老公…你回来了,看到你我就很满足了,我可能要走了…”

老婆还是那么瘦弱,还是那么贤惠安宁。

她是苏家的庶出女,虽然不受苏家待见,但是老婆没有怨言,她善良、贤惠,在叶录眼中就是降临人间的仙女。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老公…我拖累你了,你入赘苏家时,正好是我染病的时候,被我拖累了…”

“老公,这些年是你支撑着我活着,你在外面打工,把得到的钱都寄回来,谢谢你的爱,遇到你才知道幸福。”

“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你妻子…”

“老婆!老婆!我们不说这些,我只想你好好的,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

叶录疯魔似的拿出银针,施展出麻衣顶级的“逆天造化针”。

他要从老天手里夺回他的妻子!

很快,叶录就把苏茵的穴脉相连,“老婆的白细胞已经恶化到这个地步了,已经很难造血了,血,还有生机!”

叶录划开自己的手,把自己的血嫁接进妻子的体内,将自己的生机同样输入,叶录的脸色越来越白…苍白的不成样子…

最后,他的眼睛发亮,亮如星空!

“我赢了!我救回了妻子的命!”看着呼吸逐渐平稳的妻子,叶录松了一口气。

叶录抱着苏茵一步步走出了地下室。

半甲抬起头,眼睛里满是尊重和崇拜,与天夺人!也只有主尊能做到!

“去苏府,我要给我的妻女去要一个…公道!”

天空血红,燃烧着叶录的愤怒。

苏府内灯火通明,五湖四海的贵胄们向这里聚集,因为苏家新一轮的招商开始了。

苏府集团作为一个鼎盛的上市公司,市值即将突破千亿,即将跃居江城第一豪门!

家主苏老爷春风和煦,满脸的褶子都焕发春光,这十年他可是看着家族一点点鼎盛,自己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贺礼开始!”

“京城马家祝贺江城苏家成为新豪门!特送马老爷对贴一副,白玉两对!”

随着那两幅对贴在大堂内展开,这里暴发出了更大的喧哗声,那两幅对联赫然写着,“以千鼎、铸万盛!”

苏大老爷脸上更灿烂了,这个苏家才是他想要的苏家!

以后他们苏家就是江城的经济命脉,谁都要对他俯首!

正当他志得意满的时候…

轰隆隆!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在场的人心中一悸!

钢铁大门被一脚踹开,无与伦比的杀意弥漫开。

一位穿着麻衣的少年就那么一脚踢碎了钢门,他的右手高高举着一口黑棺!

“我来…送礼!”

大厅突然就炸了!豪商和政界人士纷纷让开一条路,都是被杀意逼退的!

今天是苏家大喜的日子,就让这抬着棺材的人一直朝前走?

江老爷示意着二儿子苏豪上前,苏府很多脏事情都是苏豪处理的,这十年没少虐待庶女苏茵。

苏豪顿时上前怒喝:“放肆!”

“狗东西,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来这里的无一不是政商名流,社会新贵。”

“放肆,你竟敢送棺材,我会让你沉到江底!”

抬棺少年刀削般的脸庞抬起,杀意爆涨!叶录声音冰冷,“我此番来,送礼!讨公道!”

“为我妻子苏茵,为我女儿…苏楚!”

旁边的喧嚷声炸开了,谁都知道苏大老爷有个庶女苏茵,而且苏家还有个废物女婿叶录,据说去外地打工了。

今天这是回来了?趁着这大喜的日子,抬着棺材砸场子?

苏老爷的手都抖了,“原来是你叶录这个废物,滚出去!苏家…没你的位置!”

苏豪抽出匕首,“是你!叶录?你也有脸回来?一个废物也配回来做苏家人?”

“我没杀掉你妻女,是对你施舍啊!我还以为你永远不回来了。”

“你今天回来了,好,好的很!咱们该做一个了结了!”

苏豪满脸残忍,苏茵这个庶出女之前一直在公司业务上压他一头,要不是老太太偏心,说不定苏豪就要被苏茵赶出公司了!

一切的转折都在十年前,十年前苏茵染病,苏豪趁机夺走了苏茵在公司的全部权利,苏豪恨苏茵这个庶女。

他今天正好拧断了楚楚的胳膊,还看了一眼快病死的苏茵,这回苏家废物赘婿叶录也回来了,这次三个人凑齐,一起上西天去吧!

苏豪拿着匕首就朝着叶录冲了过去:“去死吧!”

啪!

叶录站在原地,微微抬手,苏豪的脸顿时肿起了半边,血沫溅的到处都是,“叶录…啊啊啊!你敢打我,你找死!”

屹立在大厅的叶录身子都没晃一下,“打的就是你!”

“我要带走苏茵和楚楚,二人再不属于苏家!”

“这是协议书!给你!接好了!”

说完协议书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旋转,直接擦碎了二公子苏豪的耳朵,“啊啊啊!疼!”剧烈的疼痛让二公子苏豪凄惨的跪在地上惨叫,疼的不断颤抖!

 


二公子苏豪疼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地上甚至留下了一摊摊黄色,达官贵人们见状捂住口鼻,连连让开了更大的地方。

苏老爷子顿时眼前一黑,他二儿子半个耳朵没了!又在众人面前出丑,这苏家的面子可是丢尽了!

“就这?就这还江城首富?二儿子耳朵都掉了,还被吓尿了,啧啧啧!”

“啧啧,这苏老爷子也是真的生猛,二儿子欺软怕硬不说,这女婿也真是狠,这家人都是奇葩!”

一句句话让苏老爷子七窍生烟,一口精血喷出!直挺挺的就倒下了,血迹在地面触目惊心。

“苏老爷子晕倒啦!这是遭报应了?”

“这十年,苏家没少在江城垄断各行业!咱们家各行业很多都被苏家挡了财路,苏家起家可没少坑咱们这些投资人的钱,这次遭报应了!”

咚!巨大的钟声震耳欲聋,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好多人就像被扼住了脖子,“是苏家老太君,老太君到了!”

“江城杀神到了,老太君来了!”

事实上苏家老太君才是苏氏集团真正的掌舵人,苏老爷不过是个摆在外面的傀儡,真正的决策可都是老太君。

苏老太君心狠手辣,逼的各大集团掌舵人跳楼沉江、强取豪夺各大项目,手段通天!

那苏老太君手握镶金龙杖,冰冷的寒意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金杖击打在地面,像清晨的钟声一样炸响在所有人耳中:“后辈叶录,放肆!”

苏老太君看着失去耳朵在地上打滚的二公子,再看看怒急攻心晕过去的丈夫,“都是废物,净给苏家丢人!去找医生!”

“吃我苏家,喝我苏家,辱我苏门!你这赘婿…该死!”

“叶录…,我必杀你!”

叶录右手一松,无比沉重的黑棺材猛的砸在地上,棺盖子打开,里面赫然是密密麻麻的钢钉。

叶录满脸冷笑,“这棺材是送你们苏家的!”

“放肆!让我们住进满是钢钉的棺材,你这赘婿居心何在!”“杀了他!”

苏老太君话一说完,十几名卫兵开进大厅把叶录团团围住!冰冷的枪口对准叶录,只要一声令下,叶录就会被撕的粉碎!

几名卫兵抽出匕首猛刺过来!然而只是瞬间,他们就像断线的风筝被打飞,鲜血撒了一地!

身披麻衣的叶录犹如洪水猛兽,一步一步向苏老太君靠近!

“第一,苏家这十年把我、苏茵、楚楚、不当人看待,我三人今日起脱离苏家!第二…我来为苏茵十年被虐待讨个公道!第三…我要为女儿楚楚被打残讨个公道!”

苏老太君眼里满是恶毒,手持金杖,有十多名拿枪的卫兵,她可不怕这废物赘婿。

“一个苏家的狗,苏家的奴才,你还想离开?你是苏家的奴隶,你没有自由!”

“苏茵一个贱种,把她嫁给你,恶心你而已,哈哈哈!”

“至于你女儿楚楚,我从来就不承认楚楚是我苏家人,一个贱种被打残了又如何?”

“废物,今天到此为止了,你带着你的棺材,一起沉江吧!”

卫兵们对准叶录,团团包围下正要扣动扳机!老太君同样拿起她的黄金勃朗宁,瞄准了叶录!

“住手!”

一声大喝组止住众人的动作,所有人看到大厅堂口走来一位令人恐惧的身影,那是江城指挥使!帝都李家在江城的代表,坐拥大夏一个战区的指挥使,那才是江城的天!

轰隆,轰隆,不是指挥使一个人,而是无数人!无数人汇聚成黑色洪流,排成整齐的军阵,战场上的血腥、冷酷无比的气息一瞬间就蔓延开。

江城指挥使一言可屠豪门,一令就可把苏家打落云端,这就是特权,这就是统御规则的人。

所有人都在颤抖,官位不大的瞬间就跪了一地,“拜见江城指挥使!”

苏老太君放下了不可一世的气息,笑脸相迎,“亲家来了,咱们苏李二家约定的联姻,都是一家人,李亲家,现在这乃大厅里都是家事,脏了亲家的眼,还请亲家移步。”

“你想多了,咱们李苏二家…从来就不是一家人!我来取消婚约的!”,这句话就像天雷滚滚,一下子就让苏老太君脸色煞白,这个时候帝都李家突然毁掉婚约,肯定是有什么变故!

“我江城指挥使,除了来毁婚约,还要…找叶录!”

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凡是副战区指挥使亲自登门要找的人,从来都不是好事情。

“苏家赘婿惹了天大的麻烦了!”

“搞不好苏家会因此跌落豪门,十年努力化作泡影啊!就怕苏家被…满门抄斩。”

老太君的脸现在极度苍白,带着一丝哭腔,“亲家,李亲家你听我说,叶录…从来就不是我苏家人,这废物赘婿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李亲家,叶录真不是我苏家人啊。”

苏老太君苦苦央求,只要这次叶录不连累苏家,她做什么都愿意!

这可是苏家晋升千亿的节骨眼啊!任何的坏消息都会掉落阶级。

如果帝都李家退亲,靠山就倒了一个,市值一跌,苏家的敌人就会像饿狼把苏家撕的粉碎!

“呵呵!”

江城指挥使面色如刀、脸色淡漠无比的扫视现场,苏家人竟然侮辱叶医圣的妻子,还打残疾叶医圣的女儿,侮辱大夏的国家图腾叶圣,都要付出代价!

“够了!这是李老爷的意思,我家老爷的意思很明确,除了悔婚,还会撤离李家入股苏氏集团的资产!”

“完了!完了!”,苏老太君身子一下子就瘫了,李家一撤,所有的豪门都会撤资!到时候苏家市值天崩,苏家会因此背上巨额债务!

江城指挥使李利厌恶的看着苏老太君,黑色的军靴豪不留情的绕开!一步一步走到叶录的面前,他的眼睛里都是光辉,面前的叶录是帝国的图腾,是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