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凌天神尊

凌天神尊

兰陵一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潇是一个孤儿,自幼流浪,被玉墟太上长老带到山上收为弟子,成为第九峰的大师兄,十年以来未曾凝气,苦修无果,如今面黄肌瘦,是众人皆知的废物。然而在师父离世之时,他被人羞辱,第九峰的威名也不复存在。李潇发誓终有一日他会修炼成才,为曾经受过的屈辱报仇雪恨!

主角:李潇   更新:2022-07-16 04: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潇 的武侠仙侠小说《凌天神尊》,由网络作家“兰陵一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潇是一个孤儿,自幼流浪,被玉墟太上长老带到山上收为弟子,成为第九峰的大师兄,十年以来未曾凝气,苦修无果,如今面黄肌瘦,是众人皆知的废物。然而在师父离世之时,他被人羞辱,第九峰的威名也不复存在。李潇发誓终有一日他会修炼成才,为曾经受过的屈辱报仇雪恨!

《凌天神尊》精彩片段

楚国,玉墟宗,第九峰之上。

时值深秋,万物萧瑟。古木黄叶落光,只留有光秃秃几片还在随秋风摇曳着,落满已经被踩裂的青石地板,道观不大,灰墙青瓦,古朴沧桑,看起来建观有千历史,因平日间缺少打理,如今尽显破落。

“第九峰弟子李潇,出来拿本月的口粮!”一道粗犷之声,传遍不大的峰顶,这乃是玉墟主峰之一,此刻他却全无尊敬之意。

只见一个穿粗布衣裳的少年,推开了摇摇欲坠的木门。

其身形瘦削,有些面黄肌瘦,将其清秀遮掩大半,不过身姿依旧挺拔。

“拖拖拉拉,还以为你个废物死了呢。”那马脸壮汉满脸不耐烦,随意扔过一麻袋,其身姿魁梧,身着青裳,明显比那清秀少年华贵许多。

接过一包粮食,名叫李潇的少年眉目微蹙,“怎么少了一块源石及凝气丹?”

“哟呵,你个顶着第九峰大师兄之名的废物,进宗门十年都未凝气,还想要源石丹药?”那人面带讥讽,“这个时候就是头猪也该修成精了,还想浪费资源。”

面对男子的嘲笑李潇面无表情,转而看向男子,“是你第八谷克扣了我的源石丹药。”

玉墟宗分九峰八谷,其弟子三千许,每座主峰之间有一谷,其内多是杂役,还有的便是马脸男子这等资质较低的弟子。

“你可知诽谤同门之罪?”马脸男子眉目一竖,喝道。

“做与没做,自己心中有数就好。”李潇转身,不再做过多计较,他拳头微攥,从年前便是这般,不禁克扣自己修炼资源,甚至连口粮都以糟糠充数。

以至于李潇身材瘦削,食不饱力不足,这马脸男子又凝气多年,自己远不是对手。

看李潇转身离开,马脸男子放肆大笑,“就是我等克扣、故意打压你,又能如何呢?没了师父庇护,你不过是个寄生在宗门的蛀虫罢了,是一无是处的废物……”

李潇身形一顿,每字每句都像刺入他心间,另一只手,指甲近乎扣入了血肉之中。

马脸男子转身离去,嘲笑之声回荡。

李潇本是楚国某处乡镇的孤儿,自幼流浪,和猫狗抢过食、因趁脏贵门豪绅的衣裳而遭毒打,五六岁的年纪,就像过街老鼠一般,每日间出来寻食,都是惶惶恐不安。

直到游历到此的玉墟太上长老——张道陵,看李潇可怜,又有些资质,就带到了山上,授以修行。就是这名,也是张道陵取的,对于张道陵,李潇看做了自己的至亲之人。

张道陵四年前被神秘人所伤,最终坐化在了第九峰之上。后来第九峰受到打压,弟子童儿都不堪受苦,去了别峰,如今这诺大第九峰,就剩下了李潇这凝气都未达的人苦守。

傍晚,月明星稀,老鸦清啸。

李潇盘坐枯死的老树之下,额头密布了细汗,喃喃道,“还是不行,我真是宗门所传的废体吗?天生不可修行。”

张道陵带他上山,距今已十年过去,初时张道陵将他视若己出,丹药源石都很丰足,却像填了个无底洞,有进无出,没有丝毫效果。如今张道陵坐化,李潇的处境便更艰难了。

李潇丹田坚若磐石,硬如金铁,灵力完全进不了其中,又谈何修行。这些年来,李潇一直以灵力尝试冲击丹田,所得之效却是甚微。

就是掌教亲自探视之下,也是摇头,断言李潇已是废人。

因此李潇废体的传说,也是在玉墟宗传开了名。

只有张道陵翻阅大量古籍后,一直没有放弃李潇。

苦修无果,李潇轻叹一口气。借着皎洁月光,拿出了张道陵坐化前嘱咐自己一定要熟读牢记的一本经文。

书籍老旧,不知存放了多久,纸质页面已经发黄,首页之上的——天衍经,三个大字苍劲有力,富有道蕴,张道陵本为道士,不谙世事,道观之内的这种经书倒也许多,只是李潇不明白为何张道陵偏让他读此一卷。

一夜很快过去,当红日东升,玉墟宗内笼罩光辉,云霞袅绕,瑞禽祥鹤在云间展翅,东荒之地,尽显苍茫。

不过这一切,仿若都与李潇无关。

李潇挑着水桶来到山下,踏过一步步古朴青石台阶,来到山下发至灵泉的溪边挑水。

正在李潇蹲在溪边,舀这清水之时。

小溪上游却传来哄笑,几个弟子,皆身着青衣,男的英俊,女的秀丽,神武非凡。

“青山师兄,你可真坏。”有女弟子把头撇过一边,俏脸酡红。

只见三名男弟子解开裤腰,正在向李潇舀水的河里撒尿。

“哈哈……情不自已,情不自已。”被女弟子唤做师兄的男子,余光撇了一眼下游的李潇。

“嗯?”这时有人假装看见了李潇,故作怪声的道,“这不是第九峰张大师兄吗?不好意思啊,没注意到你在此接水。”

“是啊,对不住,不过你怎么干起了下人的活儿。”

“是要提前适应杂役的生活吗?”

此话一出,引来哄堂大笑。女弟子如银铃一般的娇笑之中,含嘲弄之色。

李潇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将先前的一桶水又倒了回去,提着最初打上的桶,转身便要离去。

“张大师兄啊,那可是仙人尿,你怎么给倒了,说不得你喝了,就得凝气了呢?”一个身材欣长的男子,眼眯做了一条缝,拦住了李潇的去路。

而那王青山等人,则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滚开!”李潇眼神凌厉。

“大师兄好大的脾气啊。”那小眼男子嘴角挂着嘲弄,平日他们以捉弄李潇为乐,满足他们脚下踩着第九峰大弟子的变态满足感,今日他们前来,也不例外。

“大师兄消消火,我这有白面馒头,看你面黄肌瘦的,饿死了可就不得了了。”小眼男子接着从怀中掏出一个馒头,向着李潇鼻间凑了凑,“是不是很久没吃到过了?”

李潇当然知道克扣口粮之事,就是第八峰的弟子在搞鬼,他们一脉的长老于张道陵不合,却是奈何其不得,如今张道陵坐化,他们对其弟子受打压,也是喜闻乐见的,明面上不支持,也不阻止。

李潇接过馒头,一手捏碎,既然几日几人是特意来寻自己开心的,一再容忍也没了必要。

十六七岁,正值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纪,即便李潇性格再过坚韧,受到三番五次的侮辱,泥人也忍不住。

“前面那个,给爷爷睁开眼睛说话可好?”李潇不顾手上的碎面粉渣子,看着前面的小眼男子。

“你?”小眼男子平日最恨别人拿他眼睛调笑,而今竟被他们视作废物的人戳道痛点,当即火冒三丈,“废物你找死吗?”

凝气一层的修为,一掌拍出,足有掷牛之力,带着劲风向着李潇面门呼啸而来。

李潇以手格挡,却在刹那间便被击飞而出,径直撞击在了崖壁之上,当下嘴角溢血。就连手中的木桶也是碎裂开了,水在地板上流了满地。

“废物就该有废物的样子。”小眼男子一招得果,不屑的开口,“被掌教断言的废体,还是滚去做一辈子杂役来得好。”

旁边一众第八峰弟子哄笑。

李潇拳头紧攥,眼神凌厉,不惧凝气一层,竟还要主动挥拳打去。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李潇浑身是血,趴在地上。不仅小眼男子,王青山他们也是调笑着出手,向着一个不能修行之人,享受虐辱的快乐。

李潇身子本就因营养不良而孱弱,就是一个平常年轻人也不一定打得过,如今筋骨都有些受损了。

剧烈的疼痛,李潇连闷哼都不曾有一声,只是死死盯着不可一世的王青山。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眼神!”王青山目露笑容,一脚踩在李潇的右手之上。

“既然在这山下遇到你,也懒得上你师父给你留的鸟窝了。今日我是来传宗门之命,半月后八峰九峰比试,若是你输了,第九峰除名,纳入我第八峰。”

李潇指甲扣入手心,淋漓鲜血流下,似乎感受不了疼痛,这第九峰,无论破败,却早已被他视作了家。

而宗门之令,显然是要直接将第九峰直接归于第八峰。

自己一介凡人,如何能胜迈入凝气之人。

众人大笑离去,第九峰不复存在,那么李潇自也贬到谷里做杂役。

过了许久,李潇方才能堪堪起身。

看着满目的狼藉,李潇只是将扁担拾起,而水桶都已成了碎块,很难修复。

手掌之上的血液依旧流淌,可是相比之下,心中的压抑与恨,更为甚之。

夜晚,皎洁月光散落第九峰后山。

李潇跪在一座坟前,沉默许久,凝视其上沧桑古朴的碑文——“九峰张道陵之墓。”

“对不起师父,徒儿无能,不能保全第九峰。”李潇重重磕了三个头,细碎尖锐的石子,磕破了他的额头,鲜血顺着眼睛,流了满脸,在月夜,显得狰狞。

血混着泪淌落,他悲的不是这几年受到的屈辱,而是在师父死后,连他留下的东西都守护不了。

今天是李潇十六岁生辰,无人祝贺。

张道陵的话回响耳畔,

“那是一白日……

“九峰弟子李潇,跪下!为师坐化后,你要熟背经阁内的天衍经,在你年满十六岁之际,挖开为师坟墓。”

“师父,不可!”

掘师坟,乃大逆不道。不论此,就是李潇对张道陵的尊敬,就不能让他如此。

“为师踏遍山河,历尽雍州大地,你李潇,绝非废体,若是要对得起为师,依吾所言,可否!”

李潇跪在一边悲戚,张道陵浑身是血,胸口之上,已经染红大半身子。

“可否!”

“是,师父!”李潇磕头。

“立誓!”

“弟子李潇,在十六岁生辰之日,掘开师父坟墓……”李潇磕头。

看着张道陵面容带笑,绝了气息。”

磕头毕,李潇来到土包前,徒手挖开土石。

一个时辰,他手已经血肉模糊,混着泥土,沾满全身,李潇沉默着,手中机械刨动。

一副棺椁在泥土之下出现。

“师父……”

李潇喃喃,“不孝弟子叨扰师父长眠了。”

说完,他打开了棺盖。

哐当——

下一幕,李潇如遭雷击,整个人呆在了原地,棺椁里,没了张道陵的尸身,只有一件生前道袍!衣袍上放着一个玉瓶,其上有道纹铭刻。

李潇是亲自服侍张道陵下葬,其内情况他是熟知的。

这时一道神念在李潇耳畔响起,苍老而熟悉,正是张道陵的声音,“痴儿,想必你已十六了罢……为师没有见你成材,实属憾事,你的体质,为师穷极修为,终是寻到一丝破解之法,‘仙泉’可化开你沉寂丹田,‘天衍经’可使你身体接纳当世灵气……”

“或许你好奇为师去处,不必担忧,我未坐化,在某个尽头,你我还会再见……”

神念消散天地间。

李潇立身在坟墓坑旁,手中抓着那玉瓶。“仙泉”,是那十万里外的那处禁地方有,不想张道陵竟入过其中。

“沉寂十年,第九峰的威名,由我一人守护!纵使敌手万千,吾一人往矣!”

李潇目光璀璨,看向星空某处,揭开五寸玉瓶,一口饮下其中泉水。

生之气息在弥漫。

轰隆隆——

李潇体内传出轰鸣之声,如百川归海,洪水泄闸,声势浩荡,传遍了整个第九峰。

枯树枝头之上休憩的黑鸦,受到惊吓,腾飞而起!


仙泉水入体,李潇感受着玄奥的力量在自己体内冲刷,他每一个毛孔都在舒张,浑身变得轻盈,仿若要羽化登仙一般。

洗髓伐骨,李潇体质在发生剧烈的蜕变!

约莫一个时辰,李潇盘坐与空地之上,整个人在皎洁月光照耀之下,显得明净无暇,可以投过肌肤,看见秘力在其体内流淌。

仙泉之力,生死人肉白骨,更是有难以想象的秘力。诸多圣地求一滴而不得,如今张道陵居然为李潇留下了一瓶,仅是用来解决一个凡人身体问题,在外人看来,完全是暴殄天物!

仙泉的力量,在洗伐李潇肉身之后,开始涌入他的丹田。

死寂无华的丹田,十几载都没有动静。

如今在仙泉作用之下,仿若老石褪皮,洗尽铅华。

李潇感觉丹田温热,说不出的舒坦,若是心神沉入其间,可以看到其丹田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正由死寂转为生机勃勃,开始有了活性。

李潇面露欣喜之色,十年的抑郁,一扫而空。

也还不是结束,在某一个,李潇感受丹田完全开化了,至此,他也可以迈入修行!

丹田褪去如石皮之物,并未消失亦或排出体外,而是顺着经脉,进入了李潇身体各处。

异变陡生,那点点铅华,好像勾动了李潇血脉里的某种东西。

轰——

血气奔涌之声浩浩荡荡。

本鲜红的血液,此刻居然在向着金色转化,这不是多了金色的物质,而是李潇本身的血液转为金色。随之金色越来越多,他整个肉身都在发生变化,骨骼无暇,肉身晶莹。

李潇仿若化成了一座铜炉,以躯为炉,熬炼自身。

无论是被打留下的内伤、骨头错位,噼里啪啦,仿若火炉之中燃放了鞭炮,此刻正在恢复,对此剧烈的变化,有痛苦,李潇眉目紧闭着,他知道这种蜕变是好了,因为他正感受着身体各处在不断变强。

蜕变还未结束,丹田褪下的物质好似某种媒介,全面勾动李潇的身体的变化。

这时李潇仿若整个人化作了金色。

轰——

就好似水到渠成,凝气乃是牵引丹田之内的先天气,打通经脉,逆督脉而上,跨越灵台,顺任脉而下,此为一层。

十年累积,一朝成。

李潇跨进了凝气境,凝气分十层,一境一层天。

这一刻,随之李潇体内血液全部转金,就是其体表都浮现了璀璨之色,在这月夜,好似一尊下凡的天圣。

“我丹田之内!”李潇心神大震,因为不知何时,其丹田之内多了一株青莲,三叶对生,在先天气之中摇曳,周身雷霆弥漫,好似初生于混沌之中,合乎道韵。

太过神异,先天化形!

轰隆隆——

血脉在奔涌,李潇感受前所未有的强大,仿若此时有了掷象之力,抬手可碎金石。

当论肉身,这绝非凝气一层所拥有的力量。

并且这股力量还在随血脉变化而增强着,李潇眉目微闭,此刻他周身的金光之中,开始弥漫了电芒,在其周围噼啪作响,景象恐怖。

完全想象不出这是凝气一层修士所能表现出的异象。

而在最后一刻,就当李潇体内血脉似乎要极尽一跃,彻底完成蜕变之时。天地之间似有所交感,整个第九峰开始弥漫灰色物质,诡异莫名。

而迈入凝气,神识已开的李潇,蓦地感觉身子被斩了一刀,剧烈的疼痛延及肉身、好似魂魄都被斩裂开来,脑袋几欲炸开。

李潇当即一口金血喷出,很快在灰色物质的侵蚀之下失去活性,变成污血,散发恶臭!

“这是要我命!”李潇骇然,这是针对自己的血脉而出现的物质。

他体内的金血也似有感知,可是灰色物质已经开始侵入,弥漫了周身。

金色血液仿若有感,开始缓缓沉寂。

其丹田之内的青莲也缓缓摇曳,散发混沌之气,忽而间出了丹田,进入了李潇血脉之中。

这一刻,金色血脉忽明忽暗,一连转化九次,由金转黑,由由黑转红,最后全化作了灰色,不同于第九峰弥漫灰色的诡异,更像是金色内敛,气息也变得不一样了。

而余下的力量,牵动先天气再运行了一周天。

凝气第二层,悄无声息的突破!

先天气所化的青莲再次回归丹田,依旧摇曳着,混沌之气更甚了,遮掩无尽气机,可是整株都枯萎大半,只有杆还有一丝生机,三叶莲片尽皆枯黄,神异不在。

这剧烈的变化,古所未见。

李潇再喷出鲜血,直接栽倒在地,昏厥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清晨李潇才苏醒过了,本几近破碎的神识,也修复了过来,更为无暇澄澈,犹如镜台明悬,散发迢迢秘力。

没有丝毫的虚弱之感,李潇看着自己的拳头,眸间清明,一股强大的力量始至肉身丹田,弥漫全身。

“凝气第二层!”李潇喃喃道。

他起身将张道陵的假墓复原,虽然他知晓张道陵以云游而去,他依旧对着其碑,磕了三个头。

红日东升,云霞在其余诸峰袅绕,想必之下,只有第九峰显得破落,没有一丝仙意。

调息两个时辰,李潇想稳固自己现在的境界,感受自己血脉之间蛰伏的力量,虽远不如昨晚那般神异无匹,依旧有恐怖的秘力。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第九峰响起。

前日第八谷的马脸弟子,带着一众人来到了第九峰,此刻一脚踹开了道观大门,大力将门板踢得翻飞,从盘坐老旧蒲团的李潇脑袋旁飞过,砸在了木桌之上。

“听闻第九峰要归于第八峰了,我奉八谷长老之命,看看你第九峰还有何贵重之物,我第八峰代为保管之。”那马脸男子名叫陈山,是第八谷早晋的弟子。八谷多杂役,所以主峰食物的派发大都由谷负责,所以这些年克扣李潇口粮,除第八峰吩咐,都是由八谷全权操作。

“师弟们,搬吧,长老吩咐一样东西都不落下,但凡张道陵用过的东西。”见李潇背对他们盘坐,陈山一挥手,全然把自己视为了此地的主人。

“吾师的名讳,也是你这等弟子可直呼的吗?”李潇冷冷开口。

第八谷实在肆无忌惮,仿若是狗闻到了屎味,想从第八峰吞并九峰里分一杯羹。

“丧家之犬还敢言语。”陈山大笑。

就是这跟来的十几名弟子,脸上亦是嘲讽之色。

“自己掌嘴一百,饶你不敬家师、玉墟太上长老之罪。”李潇此时起身,淡淡开口。

“哈哈……”陈山放肆大笑,“听说你昨天被第八峰师兄们又狠狠教训了一顿,是被打傻了还是怎的?”

张道陵性子淡泊,受这一脉掌教排挤,太上长老,在上任掌教仙逝后,已名不副实,这就是很多弟子也是知晓的,如今李潇提及此事,不免引来哄堂大笑。

“你还是早早退出去,免得再遭毒打罢。”有人开口,看似好心,实则嘲讽。

面对嘲弄,李潇古井无波,“还是那句话,自己掌嘴,还是我来!”

“废物你是不想活了?”陈山好似受到蔑视,迈步上前便要给李潇一些教训。

而下一刻,众人惊呆,下巴掉了满地。

迈入凝气一层多年的陈山,陈师兄,当着他们的面,被他们口中的废物一巴掌扇出了道观。

半口的牙齿混着血飞出,随陈山一起掉落地上。

嘶——

周围全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陈山也是被这一巴掌给扇懵了,脑袋嗡嗡作响,脸色更是火辣辣的疼。更让他吃惊的事,以他凝气一层的修为,完全没有看清楚李潇是如何出手了。

迅捷如电!

“想夺我第九峰之物,无论以前、而今,你第八谷都得还回来。”

李潇立身桌前,身形一动,一步一丈,再见之时,已经到了门外陈山近前,一脚踢向其小腹,陈山身形在空中翻卷好几圈,径直飞出几丈远。

哇——

一口鲜血喷出,陈山捂着小腹嘶吼,面目狰狞,“打死这废物,打死这废物!”

愣在原地的十余人,这才反应过来,全部冲出了道观。

一共十二人,都是凝气一层的修为,其中有三人更是摸到了凝气二层的门槛。

“打伤同门,罪不可恕!”有人喝道。

“第九峰乃玉墟主峰之一,没有应允,按门规,可打断双腿,扔下山去……”李潇淡淡说道,面对十几人,没有丝毫畏惧,其身姿挺拔,因为体内的变化而长长的头发不及打理,此刻在他气息之下舞动。

“上!打断他浑身的骨头。”开始嘲讽李潇之人挥拳,率先出手。

砰——

沉闷之声传出,接着是一声惨叫。

李潇一拳打出,古朴浑厚,似蕴了千斤巨力,与之男子拳头碰撞在一起。

仅是刹那,男子感觉手臂骨骼破碎,痛苦蜷缩一旁。

李潇轻描淡写,一脚将其送到了陈山倒地那处。

他身姿迈动,一步一拳,好似一尊下凡战神,场中凝气一层八谷弟子,没有一人能抵挡李潇一拳,纷纷如断了线的风筝,吐血倒飞几丈远。

第九峰道观前,全是痛苦的哀嚎之声。

李潇缓缓走到陈山面前,抓着其衣领,将其提了起来。

“我李潇说到做到,既然你自己还未有悔意,我第九峰大师兄,就亲自让你长长记性。”

啪——

掌掴之声,清脆刺耳。

只能看见陈山口中牙齿混着口水血液,飞了出去。

“两巴掌……”

“废物你敢打我!”陈山眼露凶厉,“你可接得住我第八谷的怒火?”

“聒噪!”李潇冷冷开口,接着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

“我第八谷师兄定会将你浑身骨头都敲断!”陈山双脸红肿,形似猪头。

李潇沉默不语,又是几巴掌拍出。

啪——

……

躺在地上的第八谷弟子,看到这一幕都是战战兢兢,眼露惊恐之意。

起初陈山还很凶厉,口中带着威胁,可现在他胆寒了。

李潇手中的大力,让他脑袋嗡嗡作响,脸都肿胀成了猪头。

“我……错…”

啪——

没有给陈山机会,李潇手掌挥动。

只见陈山双脸肿胀,已看不清人形,连话语也是含糊不清了。

他眼露惊恐,在这么下去,他怕被李潇活生生掌掴而死。

讨扰没有丝毫奏效,躺在地上的众人也没一个在敢上前。

一百巴掌打完,李潇扔下昏厥多时的陈山。

这一日,只看见第八谷弟子在第九峰上下打理,有的一瘸一拐,有的头顶大包,都在卖力打扫、打杂。

直到傍晚红日西坠。

李潇才放八谷弟子下山。

“欢迎下次再来。”李潇坐在道观前,语气热情。

听到这话的第八谷弟子,险些一个趔趄,就是抬着的陈山都险些不稳,赶紧快步下山而去。生怕李潇一时兴起,将他们留在了这。


半个月很快过去,李潇体内天衍经运转,迎着朝霞,吸收天地间游离的淡淡紫气。

“紫气”本是天地间最为神秘的物质,古代圣贤曾仔细研究而无果,又被称之为“仙气”,对人体修行有莫大好处。

而就是古之圣贤都不能捕捉到的仙气,却在清晨,紫气最为充盈之际,被天衍经牵引,入了李潇体内,洗礼肉身神识。

呼出一口浊气,李潇至修行之中苏醒。

眸间一缕紫意刹那消失。

一股比半月更强的力量蛰伏在其体内。

“仙泉力量果然强大,仅在我体内的残余,都助我突破了凝气第三层。”

感受自己体内涌动的灵力。

“不知第八峰此次前来,是怎番景象。”李潇缓缓道,他脱去破旧的麻布衣裳,换上干净的青衣,虽是老旧,已经洗得发白,这是张道陵在世时所穿。如今李潇十六,身材虽瘦削,却也与成年人无异,只是脸上依旧有些稚嫩。

清秀的脸庞古井无波,老旧青衣将其身形称托提拔。

“师父,如今的我,亦可独挡一面了。”李潇望向云层某处,喃喃道。

他虽短时间突破到了凝气第三层,可第八峰乃是玉墟主峰之一,底蕴深厚,其上有天赋的弟子不可计数。

“哈哈哈……”

一道爽朗的笑响起,一只仙鹤腾飞,展翅间足有两丈,其上一老者红光满面,须发皆百,其后面还跟着个满脸愁容的小胖子,背负一剑,身着宽袍。外人看去,就像是爷孙俩,皆是心宽体胖。

“见过七峰三长老。”李潇抱手低声。

“免了。”老者摆手,“今日宗门让我来做个见证,小子,尽力而为。”

老者善意提醒。

“大师兄。”他身后的小胖子上到前来。

“嗯。”李潇简单的应了一声。

这小胖子原来也是第九峰弟子,后来受其他峰屡次欺辱打压之下,无奈投入了第七峰三长老门下。

“我师父说了,以后,你可以来第七峰,随我在洞府修行。”小胖子脸露担忧,亦有愧疚,在第九峰存亡的时刻,不能站在第九峰,而是要大师兄一介凡人来承受这一切。

在他们看来,李潇与凡人无异,因为其丹田之内青莲散发混沌之气,遮掩一切气机,就是三长老也是看不出来,只是有些讶异李潇体内气血的强盛。

“不必再说了。”李潇抬手阻止小胖子接下来的话。

“大师兄……”小胖子欲言又止。

李潇不怪师弟们转投他峰门下,毕竟师父死后,第九峰凋零,他峰弟子的欺凌让他们苦不堪言,连修行资源都被克扣,继续呆在第九峰,就等于断了仙途。

而他早已将第九峰当作自己的家,要将其拱手相让他峰,这是绝不可能的。

“谁说他可转投你七峰!”一道雄浑苍老之声传来,一道神虹飞来,夹带两名弟子,一男一女,皆是气质非凡,“既不可修行,自当到谷中当一辈子杂役。”

后来这老者须发皆张,老迈身姿却不佝偻,有种不威自怒之感。

“刘老家伙,存心找茬是不?”七峰三长老开口。

“老夫只是陈述事实罢了,没有修行资质,不过是浪费修行资源罢了。”刘姓长老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李潇一眼。

“两位长老,你们如何就断言第九峰要归于第八峰。”李潇这时淡淡开口,“我李潇如何守不住师父留下的基业?”

“好狂妄的小子。”刘长老冷哼,一把抓向李潇。

面对威压,李潇没有露出一丝惊恐慌乱,甚至身形都未动丝毫。

“刘老家伙也忒不要脸,还要向着小辈出手。”七峰三长老大手探出,一把抓出刘长老的手。

“哼!”刘长老退回手掌,“今日你我来当评判,不是来打架的。”

“你知晓便好。”三长老说道。

这时,第八峰长老也率一众弟子前来,想着第七峰三长老和刘长老相笑问候。

看样子,他已经是将第九峰视作了囊中之物。

第八峰声势浩浩荡荡,而第九峰,只有李潇一人。

“既然双方已到齐,那就开始比试罢。”刘长老开口。

“今日比试,一共三场,只是切磋,不可用法宝,不可取人性命!”三长老开口,补充规则。

“中途可以弃权放弃。”说着,他看了沉默不语的李潇,算是在善意的提醒他。

第八谷也有弟子来看热闹,不过皆是眼神愤恨。毕竟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想趁火打劫传出去也不光彩,也就打碎牙齿了往肚里咽,其他峰谷并不知晓半个月前之事。

“青山,第一场你去。”那精瘦长老开口。

在第八峰看来,这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对付一个连修行都踏足不了的废物,排出凝气二层的王青山,已属大材小用。

“比试开始!”三长老开口。

其身后的小胖子脸露担忧。

王青山站出,面露狰狞的笑,“既然不能伤人性命,就索性把你打成废人吧。”

场上,王青山对面前李潇说道。

“如你所愿。”李潇淡淡开口。

“想必伤刚好吧。”王青山放肆笑道,“半个月前,痛可还记得?”

李潇沉默不语。

“灵风指!”王青山不想浪费时间,其指尖缠绕灵力,化作一道匹练,“就以你九峰法术废你!”

一道劲风,带着裂金碎石之力,向李潇极射而来。

而如今第九峰破落,就是像样的神通术法都没有,都被其余诸峰谷给掠夺了去。

极速而来的指风,被李潇灵巧的避过,一步蹬出,化作一道残影便上了王青山面前,向着其面门,一拳送出。

这般突兀,让王青山始料未及,半个月前还是个弱不禁风的废物,如今竟爆发了此等力量。

“找死!”王青山怒喝,这般姿态,对他来说完全是羞辱。他同时也送出一拳,其上弥漫灵力,想要直接打爆李潇的臂骨。

砰——

可事愿人为,王青山直接倒飞而出,眼中俱是惊恐之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