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宁少追妻好放肆

宁少追妻好放肆

小林深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结婚两年,林晓暖没有体会到婚姻带给她的幸福,相反每天提心吊胆。母亲大人与婆婆隔三差五的便让她去寻找丈夫背叛的蛛丝马迹,两年来她的水平几乎达到了侦探的水准,只不过每一次都扑了个空。阴差阳错下她成功怀孕,可丈夫却并不欢迎这个小家伙的到来。五年后,林晓暖带着萌宝再度回归,前夫上演了一场追妻火葬场的大戏……

主角:林晓暖,宁寒御   更新:2022-07-16 04: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晓暖,宁寒御 的武侠仙侠小说《宁少追妻好放肆》,由网络作家“小林深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两年,林晓暖没有体会到婚姻带给她的幸福,相反每天提心吊胆。母亲大人与婆婆隔三差五的便让她去寻找丈夫背叛的蛛丝马迹,两年来她的水平几乎达到了侦探的水准,只不过每一次都扑了个空。阴差阳错下她成功怀孕,可丈夫却并不欢迎这个小家伙的到来。五年后,林晓暖带着萌宝再度回归,前夫上演了一场追妻火葬场的大戏……

《宁少追妻好放肆》精彩片段

别墅的卧室里,林晓暖睡的正香,枕边的手机又响了。

她手右抓起电话,左手手臂压着眼睛,懒散的问:“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暖暖,你老公都睡在别人枕边了,你还能睡得着?你就不怕宁太太的位置坐不稳?”陆瑾云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挠了挠头发,林晓暖有气无力的问:“今晚又是哪个小妖精?”

结婚两年,小三挺着肚子让她退位让贤,婆婆隔三岔五让她去抓奸,林晓暖早就习以为常。

只是每次都扑空,没抓到宁寒御的真凭实据。

“我把酒店房号发你微信上,你去把人给我拎回来。”停顿了片刻,陆瑾云又说:“你这孩子,怎么对寒御不闻不顾,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你再拿不下他,我也无能为力了。”

“妈,我知道了,你把地址发过来吧。”

半个小时后。

林晓暖在酒店经理那里拿到了宁寒御的房卡,这些都是陆瑾云提前疏通好的。

“六六六…”念着房卡上的数字,林晓暖停在了套房门口。

刚才还很平静的心,这会儿怦怦直跳,心脏几乎快从嘴巴里跳出来。

虽然司空见惯了类似的场面,可每次还是惶恐不安。

深吸了一口气,把房卡贴在了门手柄下面。

房门‘咔’的一声开了,屋子里一片漆黑,林晓暖不禁松了一口气。

看来,和以往每次一样,宁寒御并不在房间。

她刚要退出去,手腕忽然被人用力的拽住拖了进去。

对方的力道很重。

林晓暖大惊失色,条件反射抬手去推对方,却被重重的摔在墙壁上。

“宁寒御,是你吗?”林晓暖惊慌失措的问。

……

宁寒御一袭藏青色西装,背对她而站:“林晓暖,你现在真出息,给我下药的事情都能干出来。”

他总是这样高高在上,眼里从来就没有她。

“我没有。”林晓暖缓缓坐了起来。

她已经两个多月没见到宁寒御,上哪去给他下药?简直是莫名其妙。

宁寒御清冷的笑了笑,不紧不慢走近大床,弯下腰凑在她脸边,掐住了她的脸颊:“林晓暖,你以为这些下三滥的招数,就能留住我?”

“还是,你想母凭子贵?”他嘲弄的冷笑。

看着宁寒御丢给自己的药,林晓暖顿时心灰意冷。


林晓暖想起了婆婆陆瑾云昨晚电话,她说这是最后一次帮她。

宁寒御的药,是陆瑾云下的。

只是此刻,药是谁下的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丈夫,宁寒御给她扔了两颗避孕药。

苦涩的笑了笑,林晓暖哽咽的问:“宁寒御,你真要这样对我?”

他们认识了10年啊。

“林晓暖,你觉得自己有资格给我生孩子吗?”宁寒御依然冷漠无情。

林晓暖笑着笑着,两行泪夺眶而出。

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还有缓和的余地,以为宁寒御有朝一日肯定会看见她的好。

看来,是她自作多情,想的太多了。

拿起那两颗避孕药,她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宁寒御,药我吃了,你可以放心了。”

这时,宁寒御眼中似乎闪过了一抹怨恨,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晓暖看着他的背影,想着被吞下去的两颗药。

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也是压倒她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

客厅沙发上,陆瑾云翘着二郎腿,按着电视遥控器问:“暖暖,寒御周六生日,你礼物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林晓暖平心静气的答道。

“寒御生日,你好好表现,说不定对你们夫妻很有改善,要是再怀个孩子就最好了。”陆瑾云又老生常谈了。

“妈,我知道的。”林晓暖嘴上应着,心里只能说句抱歉了。

宁寒御生日那天,林晓暖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出席。

宁寒御勃然大怒,宴会结束,他就回家了

“少爷。”

“少爷。”

佣人们看着他黑沉的脸,悻悻的打着招呼,感觉腥风暴雨要来了。

直奔二楼的主卧室,他倒要看看林晓暖怎么解释,是剑走偏锋引他注意吗?

宁寒御推开房门,林晓暖正好从里面出来。

“林晓暖,你是什么意思?”宁寒御疾言厉色的问。

林晓暖不以为意的笑了一下,转身走近卧室,从梳妆台上拿了一只精致的盒子递给宁寒御:“生日快乐。”

宁寒御看着那只盒子,没有伸手去接。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他送给林晓暖的结婚戒指。

林晓暖见他不拿,直接把盒子塞进他怀里:“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放在你书桌上,离婚证什么时候办好了,通知我一声就行了。”

宁寒御瞬间错愕了,林晓暖居然跟他提出离婚。

这个女人不是一直在图谋宁家的财产吗?

把他爸哄的天花乱坠,还让他爸下了命令,他要是结婚,新娘如果不是林晓暖,宁氏的财产宁愿捐给社会,也不会留给他。

这样的女人,她怎么可能舍得离婚?

林晓暖似乎看穿了宁寒御的想法,淡淡一笑,“放心吧!我已经和爸谈好了,宁家的财产都是你的。”

说完,林晓暖转身拉住了那只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与他擦肩而过。

身后,男人似乎有一丝不解:“林晓暖,你确定想好了吗?”

可林晓暖已经不在意了,她只记得他不近人情给自己递避孕药的那天。

“林晓暖,你觉得自己有资格给我生孩子吗?”

相识这么多年,就算喜欢,她也不会为了宁寒御一直作贱自己。

一辈子这么长,她不会只喜欢他一个人。

拉着行礼箱,林晓暖头也不回的走了。

最终,她还是败在了宁寒御的薄情寡义上。


……三年后……

出租车里,林晓暖看着窗外,透过玻璃窗沿吹进来的冷风,冻的她一阵鸡皮疙瘩。

三年了,A市的变化挺大的,楼房越来越高,可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宁氏集团的总部大楼。

她回来了。

林晓暖情不自禁把怀里的小家伙抱的更紧了一些。

小家伙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皮肤又白又嫩,漂亮的像大娃娃,甚是招人喜欢。

“到了小美阿姨家,我们就可以吃饭啦。”

小家伙眨着大眼点头,就是不开口说话。*

抱着小家伙下车,高小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冲了过去,把小家伙抱了过去,狠狠闻了两下,又亲了两口。

“暖暖,这就是你崽啊,好可爱呀,这他妈就是你的浓缩版本嘛,小林晓暖。”

林晓暖笑的春风满面,每次听到别人说儿子像她,她就特别的开心。

吃完饭,林晓暖给林深深洗了澡,就把他哄睡了,让他倒时差。

高小美拉着林晓暖去了自己的房间,小声说:“暖暖,深深有两岁了吧,可他怎么看着好小,不像两岁的小孩,而且他怎么不说话?”

林深深的个子小和不说话,一直是林晓暖心里的痛,是她最犯愁的事情。

回国,也是为了这个事。

林晓暖无奈的叹了声气,她解释:“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怀孕,没把深深照顾好,又早产了两个月,所以长的比较慢点,他说话的问题,可能是看见自己和周围的外国小朋友长的不一样,所以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但是,他会叫妈妈。”林晓暖连忙又解释,生怕高小美以为她儿子是个哑吧。

高小美嘀咕道:“小点也好,小点不会被怀疑,说话的问题,咱们再来慢慢教。”

“嗯。”林晓暖应道。

不过,高小美还是很佩服林晓暖,在国外三年,不仅研究生毕业了,还带了个儿子回来,硕果累累啊,值得她学习。

带着林深深在家倒了两天时差,林晓暖便把小家伙送去了附近的托儿所,自己则是去律师事务所报到。

她学的是法律系,工作在回来之前就找好了。

“林晓暖,你刚回国,先适应一下,从小案子接起,这里有一起劳动合同纠纷案,你先去这家公司的人事部门了解一下情况,协商一下庭外合解。”一个四十多岁,十分干练的女人把文件递给了林晓暖。

“谢谢周姐,那案子我就接下了。”

了解了一下案子,林晓暖便搭地铁前往了被告的公司。

到了对方的公司,林晓暖沟通了一阵子,发现对方挺好沟通的。

处理完案子,对方经理送她离开时,林晓暖却看见迎面走来了黑压压的一群人。

被簇拥在人群的最前方的那个男人,鹤立鸡群,意气风发。

那人就像一个发光体,一瞬间夺走了林晓暖整个目光。

林晓暖嘴角的笑容,瞬间僵持。

宁寒御。

他还是和原来一样,那样的孤傲,不可一世。

“宁总,这里是我们公司的行政办公楼层,我们公司各个部门,各个流程都是绝对专业化,你投资我们肯定不会有错。”中年男人笑的满脸殷勤,一点也不害臊自己是在求晚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