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夫人带着萌宝去炸公司了

夫人带着萌宝去炸公司了

九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温如暖被闺蜜陷害,失去清白,且被广而告之,身败名裂。母亲因这件事自杀,父亲将她逐出家门。五年后,她带着双胞胎涅槃归来,却发现,闺蜜的母亲嫁给了她父亲。就连前男友,也成了闺蜜的现任。这时,她被父亲逼着嫁给声名狼藉的纨绔子弟傅九。传闻傅九生活私混乱,在傅家最不得宠。可婚后她发现,他不仅是她孩子的父亲,还是个扮猪吃虎的大佬!

主角:温如暖,傅九   更新:2022-07-15 21: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如暖,傅九 的女频言情小说《夫人带着萌宝去炸公司了》,由网络作家“九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如暖被闺蜜陷害,失去清白,且被广而告之,身败名裂。母亲因这件事自杀,父亲将她逐出家门。五年后,她带着双胞胎涅槃归来,却发现,闺蜜的母亲嫁给了她父亲。就连前男友,也成了闺蜜的现任。这时,她被父亲逼着嫁给声名狼藉的纨绔子弟傅九。传闻傅九生活私混乱,在傅家最不得宠。可婚后她发现,他不仅是她孩子的父亲,还是个扮猪吃虎的大佬!

《夫人带着萌宝去炸公司了》精彩片段

渴!好渴!

是夜,迷迷糊糊的温如暖只感觉身上仿佛有个火炉压着自己,让她又热又渴。

她努力睁开眼睛,隐约感受到身上是个男人。

想要推开他,可她浑身绵软无力,刚一抬手就被男人扣住反手按在头顶。

她想开口呼叫,一张嘴就变成了令人浮想联翩的嘤咛。

“乖,我会温柔对你的!”

男人的声音低哑,带着一抹诱哄味道。

温如暖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承受,她努力地睁大眼睛想要记住男人的样子。

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狗男人,趁人之危,等她清醒之后一定要杀了他!

可是房间昏暗,她根本就看不清他的样子。

不知道过去多久,男人总算结束,感觉到他下床,她拼尽所有力气朝他看过去,她要记住他的样子,等清醒之后,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可任凭她怎么努力都看不清男人的脸,最后在他转身的时候她隐隐约约看到他肩头有一个狮子头纹身,张着血盆大口,随时要将人撕碎。

意识涣散,她陷入昏迷。

……

温如暖是被一盆凉水浇醒的。

看到面前站着的中年男人,她一惊,拉着被子坐起来,“爸爸,您这是做什么?”

“你还有脸问我做什么?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温鹤堂气得脸色铁青,拿着一把报纸砸向温如暖,指着她破口大骂,“夜店买醉找男模一夜情,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

温如暖打开报纸看到上面用词夸张又露骨的报道,整个心都凉了半截。

她扫了一眼满地狼藉,昨夜的片段一帧一帧闪现她脑海!

原来这都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

“爸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以解释……”

昨晚她跟男朋友霍丞闹了别扭,闺蜜杜娇娇说要带她来夜店消遣寻开心。

她只不过喝了一杯杜娇娇递过来的酒,她就有些醉意,还扬言要找男模!

可这根本就是气话,她怎么可能找男模绿霍丞?

后面她的意识就不太清楚了……

所以昨晚,她真的跟一个男模发生了关系?

而且闹得上了报纸,人尽皆知!

温如暖想起昨日种种,心里后悔不已!

“解释?那你去向你死去的母亲好好解释吧!”温鹤堂丢下一记炸雷,惊得温如暖脸色瞬间惨白。

她声音发颤,“爸,您在说什么?妈妈,妈妈她怎么了?”

“你妈昨晚因为你这丑闻跳楼自杀了……”

轰地一声,温如暖眼前一黑,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一夜之间,S市名媛温如暖声名狼藉,成为上流社会的笑柄。

据说,她被父亲逐出家门断绝关系,就连母亲的葬礼都没允许参加。

而温如暖这个名字,慢慢的也在S市销声匿迹。

十个月之后,杂乱肮脏的私人诊所中,肚皮异常大的温如暖正在分娩。

她浑身大汗,整个人痛的快要扭曲。

医生说她肚子里有三个宝宝,一定要加油生出来,不然最后一个孩子可能会闷死。

她死死地抓住旁边的扶手,随着医生的帮助,一声响亮的啼哭声贯穿在诊所当中。

接着是第二声。

温如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她筋疲力尽,顺产的撕痛感和严重的脱水让她感觉下一秒就快要死了。

医生却道,“加油啊,要不然孩子就没命了。”

没命两个字像是突然激起了温如暖的爆发力,她拼命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最后一个孩子出来。

她意识恍惚,只感觉医生抱着孩子在旁边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早就让你抓紧生,这孩子已经没气了。”

“什么?让我看看孩子。”温如暖努力睁开眼睛,下一刻陷入无边黑暗。

病房外,医生抱着“没气的孩子”走到一辆豪车门前,透过玻璃窗将孩子递了进去。

后来有人说在小诊所见到过她,穿着破破烂烂的,怀里还抱着两个婴儿,只是再也没有在S市见过这个人。

……

五年后!

温如暖从破旧的大巴车下来,背着大包,左手提着小包,右手还牵着一小女孩。

小女孩睁着一双眼睛惊奇地打量着这一切,“妈咪,哥哥就在这个城市吗?”

“是的,哥哥就在这里。等会咱们就能见到哥哥了!”

五年前那一夜让她有了孕,发生了那样的变故打击之后,她原本打算打掉。

可是到了医院医生却说是三胞胎,那是三条人命啊,无论如何孩子无辜,她实在没法狠心。

十个月之后,她生下三胞胎,可是最小的弟弟却死了,只留下一对双胞胎。

在S市,根本就没有她的立足之处。

母亲去世,父亲也嫌她丢脸跟她断绝了关系。

她只好带着两个孩子到了乡下,这五年虽然过的艰难,但是也算幸福。

可是前不久,她的儿子却被温家人带走了,还说如果想要孩子,就回温家!

当年,无论她怎么解释,温鹤堂都不相信她还要断绝父女关系,如今却抢走她儿子还逼她回家。

这其中必定有阴谋!

但儿子在他们手上,就算是龙潭虎穴,她都要去!

温如暖怔怔地看着远方,往事历历在目,她的心底隐隐作痛,让她一时呼吸急促。

“妈咪,快变红灯了,快点!”他们要到马路对面坐公交车,眼看着绿灯要变红,小宝连忙催促。

温如暖回神,连忙调整了心态带着小宝跑起来。

刚跑到一半,绿灯变红,一辆豪车从远处疾驶过来,没有丝毫减速的趋势……


眼看着就要撞到人,温如暖本能地将女儿紧紧搂在怀里,背对着车辆,闭上眼睛。

S市真的克她,刚回来就要命丧于此吗?

只听到耳边一阵剧烈的刹车声,预想中的疼痛没有感觉到。

“喂,红灯你会不会看啊,不想活了滚远点!”

温如暖正在查看女儿有没有事,本来不想生事,听到车主这指责,立马来了火气。

她转过身走到豪车前,看着驾驶位上的中年男人,“这位大叔,麻烦您搞清楚礼让行人是司机的基本素质,还有这是红绿灯路口,您刚刚不止30码吧,如果造成事故您全责。我没有追究您的责任,您反而来辱骂我。那既然如此,我们让交警来评评理。”

温如暖挺着胸膛说得理直气壮。

虽然她赶时间也有错,但是他们也不是毫无过错,算下来他们的责任还大一点。

“老刘,怎么了?”车后传来低沉的声音,带着摄人心魄的压力。

温如暖有些怔楞,这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她忍不住朝车后看去。

“先生,刚刚差点撞到路人,这会怕是被讹上了。”

“别浪费时间,给钱打发走。”

“是。”司机抽出一千块钱丢到温如暖面前,“这位女士,这些钱够了吗?”

“……”温如暖简直被气笑,“谁稀罕你的臭钱,你开车差点撞到我应该向我道歉!”

她瞥了眼车牌,四个8,非富即贵。

这些人眼里难道只有钱,没有一点是非观念吗?

看样子坐在后排的那个男人才是主子,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这么嚣张。

只是这一看,她脸色一热,倒抽一口气。

坐在后座的除了男人还有个衣衫半漏的男人,此刻正坐在男人身上做着羞耻的动作,纤细妖娆的背挡住了男人的脸。

这这这,光天化日之下,这两大男人居然在车上……

就在她震惊当中,司机一踩油门直接开走。

车子在她面前驶过,温如暖猛地注意到半裸着上半身的男人肩膀上的狮子头纹身。

正长着血盆大口,像要将她撕碎!

这,这不是那晚的小鸭子吗!!

他……他……他竟然连男人也不放过?

温如暖震惊之余,但是一想到这鸭子是她两个孩子的爹,还是下意识追了几步,可是车子已经很快消失在车海里。

她也只好停下脚步站在了原地。

刚刚那个人她没有看错,那个纹身,就是他,就是那晚的男人。

害得她声名狼藉,连母亲葬礼都没资格参加的男人。

她想想都气……

刚刚有个男人坐在他的身上,玩着某种令人恶心的游戏。

难怪总有人说,有钱人的世界是穷人无法想象的……

这男人会在豪车上?一定是被人家爱好男的富家公子包养了……

这样一来,全部都能说通了!

温如暖拳头握的邦邦硬,别再让她遇到他,否则必定让他为那晚付出代价!

……

车里,傅九从后视镜中看到女人还追了几步,那身影让他有些熟悉感。

“先生,得罪了。”男人从傅九身上下来,坐在一旁。不细看,这个男人可以以假乱真,比女人还多了几丝妩媚。

“刚刚那个路口有摄像头,想必已经拍下了。”

傅九闭上眼睛,声音幽冷无比,“嗯。”

鹰武,“这样一来,想必那位应该会对您放松警惕。”

傅九忽然勾唇一笑,笑容让人不寒而栗,“未必。”


温家别墅。

温如暖牵着小宝站在客厅里,看着对面沙发上的人,心底五味杂陈。

“回来了都不知道叫人吗,你的教养呢!”温鹤堂冷冷开口,皱着眉头满脸嫌弃,“还有你身上这些破烂谁允许带进来的,还不快给我扔出去!”

立马有佣人上来要拿走温如暖的背包行李。

“我的东西谁敢动!”温如暖大喝一声,锋利地视线扫向来人,佣人身体一抖不敢向前。

温如暖看向对面的中年男人,以前她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位父亲又虚伪又冷血呢?

“我该叫您什么?您忘了我可没忘,当年是您非要跟我断绝父女关系的,温先生!”

“你这什么态度!”温鹤堂猛地一拍茶几,脸色铁青,“当年是我逼着你不知检点,让温家成为笑柄的吗?”

温如暖脸色一白,心口被狠狠扎了下,紧紧咬唇克制自己。

当年的事情难道都是她的错吗?她也是受害者!

如果不是她的闺蜜,她也不会被陷害失身,以至于母亲……

“不准你凶我妈咪,你这个坏老头!”小宝忽然从包着掏出她的玩具水枪对着温鹤堂一阵猛喷。

喷的温鹤堂湿了一身,怒意更重,“这个孽种你还敢带回来,还不管管!”

他一直骂,小宝对着他的脸一直喷,喷的温鹤堂眼睛都睁不开。

“小宝是我女儿,您不承认她的身份,也请不要在孩子面前这样说!”听到那两个字,温如暖脸色更沉,见差不多了,她才示意女儿收好玩具。

“哼,你不嫌丢人,我嫌。”温鹤堂抹了一把脸,看着对面的小女孩,他眼里一阵厌恶,恶狠狠瞪了一眼。

温如暖都看在眼里,心底生寒。

早对这个父亲已经失望透顶不抱任何期待,可是看到他这么对待自己的孩子,她实在难以忍受,这也算是他的亲外孙啊。

不求他待孩子们多好,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您这么嫌弃,抢走我儿子做什么?把我儿子还给我,我立马带着俩孩子离开您的视野,不给您丢人。”

“你这是什么态度!”温鹤堂气冲冲又站起来,看那架势好像要揍她。

“哎呀,这不是暖暖回来了吗?鹤堂,暖暖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怎么还舍得生这么大的气。”穿着旗袍的中年女人从楼上走下,一走一扭,那叫一个风情万种。

看到她的面,温如暖瞳孔猛地一缩,寒冰一样的眼神砸向对方。

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居然是她曾经闺蜜杜娇娇的母亲杜金艳,看到她走过来亲昵地挽着温鹤堂,她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当年被闺蜜陷害失身成为笑话,害得母亲枉死,而杜娇娇的母亲转头就嫁给了她父亲。

当时她觉得晴天霹雳,可心里却暗示自己只是个巧合。

如今想来,或许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包括杜娇娇来到她身边跟她做闺蜜。

杜金艳眼神示意了下温鹤堂,后者才慢慢平息,“暖暖啊,你也别跟你爸置气,这么多年他就是这个脾气,只不过他刀子嘴豆腐心。你在外这些年他也一直放心不下你,这不就给你安排了一门好亲事,想让你以后有个依靠,也不用那么辛苦。”

“亲事?”

“是啊,你爸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吧。”杜金艳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一副女主人的高傲模样,“就是傅家小公子,傅九。那可是豪门少爷,你爸爸可是费尽心思才给你攀来的这门亲事。”

杜金艳说的兴奋,就好像这件事落在温如暖头上是多么便宜她一样。

温如暖冷笑打断,“傅九,那个私生活混乱的纨绔?我听说他男女不忌,那还真是给我安排了一门‘好’亲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