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神医我的针灸包治百病

神医我的针灸包治百病

不三不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泽从小父母失踪,跟爷爷相依为命。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瘸子,备受嫌弃,遭人欺凌。爷爷去世之后,他成了孤儿,留在清河村继承几十亩山地,继续平平无奇的生活。被逼欠下巨额高利贷,林泽的人生才算彻底走进了谷底,最是绝望崩溃之际,他意外获得强大传承,觉醒无敌血脉,从此,他开始逆袭人生,并肩负起振兴林家的重任!

主角:林泽,刘菲   更新:2022-07-16 05: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泽,刘菲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医我的针灸包治百病》,由网络作家“不三不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泽从小父母失踪,跟爷爷相依为命。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瘸子,备受嫌弃,遭人欺凌。爷爷去世之后,他成了孤儿,留在清河村继承几十亩山地,继续平平无奇的生活。被逼欠下巨额高利贷,林泽的人生才算彻底走进了谷底,最是绝望崩溃之际,他意外获得强大传承,觉醒无敌血脉,从此,他开始逆袭人生,并肩负起振兴林家的重任!

《神医我的针灸包治百病》精彩片段

龙楼镇,清河村。

背靠十万大山,山清水秀,山上的山泉汇聚成一条小河,从村子边上缓缓流过,发出叮咚叮咚的脆响。

“吱呀!”

有些破旧的木门缓缓打开,一位少年从里边走了出来。

少年身穿一身休闲衣,面容俊朗,目光明亮,一头碎发随风飘动,颇有几分洒脱之意。

可惜的时候,他的一条腿明显短了一截,是个瘸子。

少年名叫林泽,今年20岁。

原本他这个年纪,应该在大学里边享受时光,只可惜他自小无父无母,爷爷成了他唯一的亲人,但也在半年前不幸去世了。

林泽不得不回到清河村,继承家业,守着自己的几十亩山地。

“小瘸子,干嘛去呀。”

林泽刚想出门,外边响起一声软糯的呼喊。

扭头一看,一个二十七八的妇女蹲在墙角,悄咪咪的看着林泽。

“是嫂子呀,我准备去果园了。”

林泽笑道。

这个女人叫刘菲,是村里的寡妇。

嫁了三个男人,都活不过洞房那一晚上。

村里人见了她都绕着走。

林泽可不相信这一套,只当是个人的运气。

“带嫂子一起去呀,正好嫂子能帮你。”

刘菲一听这话,双眼一动,赶紧走了过来。

看着眼前俊秀的林泽,刘菲眼中的饥渴都快溢出来了。

果园里边没人,正好能和林泽独处。

林泽有些尴尬,不过架不住刘菲的软声细语,只能带着她一起去了。

走了十几分钟,一片荒山出现在林泽的视线之中。

山上种满了苹果树,远远看起来,长势还不错。

等二人走近一看......

“卧槽,是谁他马的砍我的果树?”

林泽走到果园边上,看着一地的树枝,无比痛心。

也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把好几颗果树的树枝给砍了下来,有的上边还挂着红彤彤的苹果。

这都是钱呀!

再长一段时间,就能拿到集市上卖钱了。

就这么糟蹋了,实在可惜。

“这些人真是坏良心,居然敢做这种事情。”刘菲皱着眉头安慰道:“没事的,小林子,今晚上到嫂子家里来,嫂子给你包饺子。”

“嫂子,你先回去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林泽气愤又无奈,摇了摇头,看着地上的树枝,心疼无比,哪还有心情吃饺子。

“别呀,嫂子帮你。”

刘菲一看这情况,赶紧凑了上去。

因为是夏天,刘菲穿的比较单薄,跑起来,很是惹眼。

林泽赶紧扭过头,刘菲虽然嫁了好几个老公,但没有孩子。

再加上平时不怎么干农活,比一般的村妇要白的多,身材也不错。

“林瘸子,你还知道心疼?欠老子的钱你打算拖到什么时候?”

林泽正想说话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带着嘲讽的声音。

林泽眉头一挑,抬头望去。

“曹老二?”

看见来人,林泽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曹老二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混子,手下马仔十几个,为祸一方,没人敢招惹。

林泽看不惯地痞仗势欺人,报警抓走了曹老二手底下的人,让曹老二缩头缩尾了好一阵子。

半年前,林泽爷爷身患重病,为此林泽掏光了本不多的家底,无奈只能四处借钱,不料曹老二卷土重来,逼迫乡里人都不得借钱给他。

不想爷爷被病痛折磨的林泽无奈找上曹老二,央求借了三千块的高利贷,为期半年。

久病难治,林老爷子还是没能撑过手术......

林泽心中满是愤怒,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假。

可这明显是曹老二静心布置的一个局,一个套,等着他钻呢!

林泽收入全仰仗果园,没想到这大清早的,曹老二就在这等着自己了。

再看看曹老二身边五大三粗的青年小伙,手里都拿着家伙儿,林泽哪里还回不明白,自己的果树就是这些混蛋砍的。

这是偏不要自己还上钱啊!

“曹老二也是你叫的?还钱。”

曹老二一脸戏谑的看着林泽,皮笑肉不笑,挥了挥手里的柴刀,作势威胁林泽。

“曹老二,你别做傻事,现在可是法制社会。”

刘菲急忙走到林泽的前边,生怕林泽吃亏。

“刘寡妇,你曹大爷的事儿你也敢管?”

曹勇愣了一笑,笑骂道。

目光却在刘菲的身上瞄着,眼里流露出淫秽的光芒。

“曹大哥,上次不是说好了吗?等果园的苹果卖了就还你钱,如今你把果园毁了大半,这不是难为我吗?”

林泽一看这情况,赶紧把刘菲拉倒了自己的身后。

“放你马的屁,滚一边去,没看见大爷正跟你嫂子说话吗?”

曹老二一看刘菲被拉走,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一巴掌排在林泽的脑袋上,把林泽打了一个踉跄。

“曹老二,你干什么?”刘菲愤怒无比,赶紧把林泽扶了起来。

“没想到呀,你个小瘸子还有人喜欢?”

“刘寡妇,你是想救他吗?只要你陪老子三天,他欠我的钱就不要了。”

曹老二一脸阴狠的看着林泽,随即看向刘菲,淫秽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刘菲的身上。

“你休想......”刘菲被气的脸色通红。

“哈哈,就知道你不答应,那就怪不得的我吃白食了......”

曹老二哈哈一笑,一挥手,身后的几个小弟脸上带着淫笑走了上来。

“你们要干什么?”

林泽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将刘菲护在身后。

曹老二这是想动粗啊!

刘菲本来就是个苦命的女人,这要是再被曹老二给玷污了,只怕是没脸活了。

“滚一边儿去,有你什么事?”

曹老二本来也是个混人,本来就对林泽没好脸色,一看他还敢拦自己,一拳打在林泽的脸上,把他打翻。

林泽本来就瘦小,再加上是个瘸子,受了曹老二一拳,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脑袋刚好磕在一个石头上。

殷红的鲜血顺着脑门就流了下来,把地面都染红了

“啊!曹勇,你......你杀人了?”

刘菲被吓的尖叫一声,差点哭出来,赶紧蹲在地上把林泽翻了过来。

“放你马的屁,他肯定是装死......对,装死!少给老子装死,今天就放了你,老子......老子明天再来......”

这情况也把曹勇给吓了一跳,没想到林泽这么不经打。

不过他不敢再逼迫林泽了,随便找了个借口,带着自己的小弟跑了。

在林泽的胸口,几滴血液落在他胸口的胎记上。

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闪过,胎记消失不见了。

“吾乃林家先祖!你觉醒了林家血脉,吾赐你传承,振兴林家!”


恍惚之间,林泽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十分的温暖,让他不愿意苏醒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泽轻轻扭动了一下身体。

“小林子,小林子......”

突然,林泽感觉好像有人在呼唤自己,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挣躺在刘菲的怀里。

“小林子,你没死?”

刘菲眼中带着泪花,看见林泽睁开眼睛,惊喜万分,他还以为林泽死了。

“嫂子?我这是?”

林泽赶紧从刘菲的怀里爬了起来。

他只记得自己被曹老二打了,然后就昏迷。

他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发现脑袋上的伤只有血迹,没有伤痕。

林泽愣了一下,正想问问刘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发现自己脑海中多了很多的信息。

有关于医术的,有关于植物的,还有一些练武的术法,而他本身的体质,也有了极大的提升。

而林泽脑海中回响起那个飘渺沧桑的声音,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没事了,因为他是古神的血裔,获得了古神传承。

林泽暗自窃喜,凭借脑袋之中出现的那些传承,自己就能翻身了。

说起来还要感谢曹老二,要是不他,林泽怎么也不可能觉醒古神体,获得传承。

“小林子,你怎么了?”

刘菲看着林泽自己在那里傻笑,不由的出声问道。

“额,我没事,没事。嫂子,谢谢你了......”

林泽一看自己还被刘菲抱着,赶紧从她怀里起来了。

这个时候林泽才发现自己刚才怎么感觉枕头那么软,感情是枕着刘菲的身上。

刘菲此时也羞红了脸。

你还别说,都说成熟的女人有味道。

刘菲显着害羞的样子,让林泽有些心神荡漾。

“我......我的腿好了?”

林泽刚刚站起来,就习惯性去扶边上的树,突然发现自己瘸了的那条腿,居然好了。

林泽一脸不可思议,伸了伸自己的瘸腿,发现真的好了,和正常人没区别。

“我终于不是瘸子了......”

林泽兴奋的大叫起来,在果园里边飞奔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好了就好......”

刘菲看着欢快的林泽,心里也体他感到高兴。

倏然,刘菲眉头一皱,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身体直挺挺的朝着后边倒去。

“嫂子,你怎么了?”

正在奔跑的林泽发现了刘菲的异样,风一样的跑了过来,在刘菲倒下的一瞬间,接住了她。

“我......我......好难受......”

刘菲一手捂着胸口,神情痛苦,好像有些喘不过气。

林泽在触碰到刘菲时吓了一跳,一种毒素从刘菲身体急速扩散到自己身上。

林泽立即为自己点了几处穴位,随即把刘菲平放在地上,伸手按在她的手腕上,替她把脉。

觉醒了古神体的能力之后,林泽已经是一位高手,懂得一手活死人肉白骨的医术。

“这是中毒了?”

林泽有些意外,把脉之后,发现刘菲中的不是一般的毒素,而是一种极其诡异的奇毒。

这种奇毒只有在胎儿时就被长期灌输某种精神药物才有极小概率得这种奇毒。

巧在林泽听爷爷说过,刘菲生母因刘父逝世而精神异常,当时怀了刘菲的她便是长期服用精神药物,想来是那时候留下的。

这种毒在刘菲每一次激动时,这个毒就会发作。

奇毒发作,刘菲只要剧痛难忍,没有什么危险。

对于旁人来说就危险了。

这个时候,一旦有人和刘菲有肌肤之亲,就会被毒素毒死。

林泽终于明白刘菲的哪几个老公都是怎么死的,感情都是被刘菲给毒死了。

这就注定了,刘菲不能过于激动,那谁要是敢和刘菲接触,就会被毒毒死。

“她还是个完璧之身?”

林泽一脸意外的看着刘菲,没想到这刘寡妇,居然还是个完璧之身。

奇毒很难治愈,放在现在,就是绝症。

不过林泽脑袋里边出现的医术有治疗奇毒的办法,但是需要用到的药材比较珍贵。

“先帮你稳定住吧。”

看着刘菲痛苦的神情,林泽有些不忍。

虽然现在没办法把奇毒治好,但是却可以先压制。

林泽脑海里有一套华阳针法,以气凝针,可破一切病痛。

不过这个地方很明显不能进行治疗,林泽抱起刘菲,匆匆往家里跑。

沿途林泽到小药馆里找了些解毒的药,又买了一套用于施针的银针。

毕竟他先前触碰过刘菲,所以林泽回到家中并没有马上开始,而是把刘菲放在床上,一边捣制自己的解药,一边在脑海之中的熟悉着华阳针法。

毕竟是第一次,不能盲目出手。

十几分钟之后,林泽来到床边。

“嫂子,我这可不是趁人之危,是针法需要找准穴位,我这刚刚学会,不脱衣服的话,我根本找不到。”

华阳针法是针灸之法,需要根据穴位下针。

他虽然会了,但是这第一次,不熟悉,需要把刘菲的外衣给脱了,才好下针。

林泽在心里默念了几句非礼勿视,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开始脱刘菲的外衣。

现在是夏天的原因,所以外衣还是很单薄的。

看着眼前紧闭双眼的刘菲,林泽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

他今年才二十二岁,因为是个瘸子,以前吃饭都是问题,更别说找女人了。

所以林泽也是个小男孩而已。

刘菲虽然二十多了,但是身材很好,不夸张的说,比起大明星也是毫不逊色。

“非礼勿视,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林泽赶紧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压下心中的欲望。

这奇毒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是他现在觉醒了古神体,碰上这毒如果不及时封住穴位,也很悬,保不齐会毒死。

片刻之后,林泽睁开双眼,拿出银针,伸手按在刘菲的身上,找准穴位,开始下针。

不一会,刘菲的身上已经插满了银针,整个人就好像是刺猬一样。

“华阳针法,千灵封神!”

林泽轻喝一声,伸手最后在刘菲的额头扎上一针。

一股舒缓的感觉扩散全身,刘菲为之一颤,娇哼一声。

林泽心无旁骛,缓缓将几根银针同时推进了一分。

这些银针在林泽的华阳针法加持下,把奇毒驱赶到一个肝脏下方的位置封禁,逸散的毒素,肝脏恰好有解毒的作用,虽然压住的是一时,但刘菲的疼痛就此被巧妙的化解。

“好你个林瘸子,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们这狗男女在这里偷情?”

刚将银针一一从刘菲身上拿下,林泽松了一口气,耳边就响起一阵带着讥讽的嘲笑声。


“曹老二?他怎么来了?”

林泽愣了一下,听声音就知道是曹老二,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敢来。

扯过边上的毯子盖在刘菲的身上,转身走了出去。

曹老二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看到了这么劲爆的一幕。

上午的时候,他看见林泽被自己打的满脸是血,真的吓坏了,还以为他被自己打死了。

事后回家一想,自己那一下虽然力气不小,但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把人给打死。

想来想去觉得不对劲,曹老二就想过来看看林泽到底死没死。

刚好撞见林泽给刘菲治病的一幕。

这可把曹老二给气坏了,他早就对刘菲眼馋的很,没想到被林泽这个瘸子抢先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起刚才看到的刘菲脸红的样子,曹老二抿了抿嘴,心脏狂跳。

反正刘菲也是个寡妇,与其给别人用,不如给自己用。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林泽从里边走了出来。

“你还敢来?”

林泽现在可不怕曹老二,经过了古神体的强化,他现在能轻松举起二三百斤的东西,力大无穷。

“老子怎么不敢来?”曹老二冷笑一声,一脸戏谑的看着林泽:“倒是你小子,平时看你畏畏缩缩的,好像个傻子,没想到胆子不小,居然敢偷女人?”

“放你娘的狗屁,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女人了?我那是给她治病。”

林泽被气的不轻,这曹老二可真能放屁。

“别跟老子装蒜,就你个瘸子还治病?”

“赶紧滚一边去,等老子爽完了再找你算账。”

曹老二一脸鄙夷的看着林泽,伸手就要把林泽推走。

他现在哪有功夫搭理林泽,就想着赶紧进去。

虽然他有老婆,但是这么诱人的寡妇,还是第一次见。

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奸。

曹老二早就心痒难耐。

“咦,你特马的别逼老子揍你,这一次我可不敢保证你还能活下来。”

曹老二拉了一下林泽竟然没拉开,有些意外。

“就凭你?”

林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拳打在曹老二的肚子上。

“呕!”

曹老二握住肚子,腰弯成了一只虾米,脸色通红,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

不等曹老二反应过来,林泽一脚踢在他的胸口,将他踢飞出去。

曹老二躺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你......你想干什么?”

“你不能杀我,杀人是犯法的......”

眼看着林泽死神一般的步步逼近,曹老二吓的好像一只蛆一样,不断的向后蠕动。

他是真的怕了。

怎么也想不明白,原本是个瘦猴,还是个瘸子的林泽,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今天我心情好,饶你一命,赶紧滚。”

林泽居高临下的看着曹老二,心里暗自兴奋。

这传承还真不赖,把我体质都变强了!

要知道以前只有别人看见曹老二绕道走的份,没想到居然能把曹老二打成这样样子。

真是太爽了。

曹老二如蒙大赦,不敢多说一句话,握着肚子,连滚带爬的跑了。

回到屋子里边,刘菲已经醒了,正抱着被子在墙角里边哭泣。

“额......嫂子,你别激动,我可啥也没干,单纯是为了给你治病。”

这情况让林泽有些尴尬,说着话林泽自己都不相信。

你把人家衣服脱了给人家治病?

有这么治病的吗?

刘菲眼泪汪汪的看着林泽,一把扑倒林泽的怀里。

说实话,她刚醒过来的时候都蒙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看见这里是林泽的家,再看见林泽暴打曹老二的情况之后,她就明白了,这是林泽给自己脱得衣服。

当时她心里可高兴死了,林泽虽然是个瘸子,但是长得帅呀,而且还是大学生,她喜欢的不得了。

整个村里,也就是林泽不嫌弃她。

“小林子,没事,嫂子不怪你,不怪你......”

刘菲抱着林泽,越抱越紧,舍不得松开。

林泽一看这情况就懂了,感情刘菲刚才哭哭啼啼的样子,都是装的。

赶紧从她怀里挣脱了出来,扯过来被子给她盖着。

这奇毒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等会自己忍不住了,那不是完蛋了。

“嫂子,你别这样,被人看见了不好。”

“而且我真的是在给你治病,你的病我已经暂时压制,半年之内嫂子的情绪不要过于激动就不会再爆发。”

“不过想要治好,还需要一味很重要的药引,所以你这段时间......”

林泽赶紧走到门口,嘴巴叭叭说个不停,把情况告诉刘菲,不过说道最后的时候,实在没办法说出口。

告诉刘菲你现在不能够同房,要不然谁跟你同房就要死?

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刘菲,不是我不想,是你这身体不允许,等你病好了咱们再说。

“我的病真的能治好?这段时间要怎么样呀?”

刘菲本来还有些不乐意,不过听到林泽的话就明白了,他是真的在给自己治病。

“你......你的病在没有治好之前,不能和男人同房,要不然谁来谁死。”

林泽强忍着尴尬,把事情告诉了刘菲。

“什么意思?”刘菲愣愣的看着林泽。

没办法,林泽又把奇毒的事情仔细给刘菲解释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会......怎么会......”

刘菲知道了奇毒的事情之后,愣在了原地,一脸悲戚,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到现在才知道,自己这克夫的毛病,居然是中了毒。

“小林子,你真的能治好嫂子的病吗?”

刘菲擦去泪水,眼巴巴的看着林泽,一脸期待。

“嫂子,你放心吧,只要有药引,你的病肯定能治好。”

林泽信誓旦旦的说道。

药方已经有了,现在就差药引。

需要一位百年的地龙子,才能治病。

林泽已经看过了,他们村子后边的大山的环境,就适合地龙子成长,不过有没有百年以上的,就需要运气。

“小林子,嫂子的命就交到你手上了。”

刘菲激动的想要去抓林泽的手,动作一大,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下来。

“嫂子,你先穿上衣服吧。”

林泽一看这情况,赶紧出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