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天价彩礼反手拐走准弟妹

天价彩礼反手拐走准弟妹

灰白人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韩风与女友相恋多年,终于走进了婚姻殿堂,他还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突然被告知彩礼增加了二十万。在两人恋爱期间,女友就是个扶弟魔,他屡次帮助他们一家人,可没想到,他们非但不感恩,还把他当成冤大头,逼着他增加彩礼。这一次,韩风真的怒了,他当即表示不结婚了,然后转头走了。对于这个扶弟魔女友,他彻底失望了……

主角:韩风,原绯   更新:2022-07-16 05: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风,原绯 的武侠仙侠小说《天价彩礼反手拐走准弟妹》,由网络作家“灰白人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韩风与女友相恋多年,终于走进了婚姻殿堂,他还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突然被告知彩礼增加了二十万。在两人恋爱期间,女友就是个扶弟魔,他屡次帮助他们一家人,可没想到,他们非但不感恩,还把他当成冤大头,逼着他增加彩礼。这一次,韩风真的怒了,他当即表示不结婚了,然后转头走了。对于这个扶弟魔女友,他彻底失望了……

《天价彩礼反手拐走准弟妹》精彩片段

“不行,还得让他再加二十万彩礼!”

“妈!二十万哪里能够啊?小绯是要二十万彩礼不假,可车呢?我总得再换一辆新的吧?之前他给我那辆旧的,现在开出去多丢人!”

“嗯,确实,车也得加上……”

一个贴满了喜字的新房内,一对母子正掰着手指头不断盘算。

妇人大概四十三四年纪,叫做陈桂芝,一脸肥肉,但一双小眼睛里却有着一种掩饰不住的狡诈泼辣和尖酸刻薄气质。

儿子差不多二十岁左右,叫做张晓峰,细眉高颧,脖子上还化解一根拇指粗细的金项链,一副二流子模样。

而一个身材纤弱,面容洁白的女孩儿则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们母子二人。

过了良久,当母子二人提到新房装修也需要提上计划的时候,女孩儿终于忍不住了,

“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人家韩风前后的彩礼,加上搭在咱家的钱都足足有三十万了……”

“怎么着?三十万怎么了?张晓雅,你还没等嫁到他们韩家呢,这胳膊肘就开始朝着他拐了是吧?”

女孩儿话没说到一半,就被妇人突然打断。

仿佛是觉得不解气,妇人猛地站起身,小胡萝卜粗细的手指“哐”砸在张晓雅额头:

“你爸那个短命的,那么早就死了!我一个乡下女人,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你们两个拉扯这么大容易吗?啊?

“好不容易你这遇上个好人家可以成家了,可你弟弟呢?怎么着,你是非想不孝,气死我是不是?”

三十万怎么了?你翅膀长硬了是不是?”

张晓峰也是阴阳怪气斜着眼看张晓雅,啧啧“讽刺”:

“啧啧,有些人啊,就是那么贱。成了人家的媳妇儿,就不管自家老娘的死活了……”

“行了,妈,你别说了!明天早上韩风来接亲我就跟他提,行了吧……”

在张晓雅本就低垂着的头颅,几乎快要被戳进沙发里时,终于弱弱的松了口……

……

一夜没睡的韩风,自然不知道自己未婚妻张晓雅家里闹的这么一出。

一大早的,就被几个哄闹着当上伴郎的兄弟给扯了起来。

“啧啧,别提,老三这身西装一穿,看着还真有那副人模狗样的派头!”

特意从外地赶来的宿舍老大陈东,围着韩风绕了两圈,啧啧称赞。

“那你看呢?咱老三本来条件就不差行不行?要不是被张晓雅一家剥削,就照他那个拼命兼职的劲儿,啥子名牌不是随便穿?”

一向就不满张晓雅“扶弟魔”的宿舍老二江凯出声附和。

“算了算了,今儿老三大喜的日子,都少说两句。”

宿舍老幺,也是最和气的老四王东来一看又有批判张晓雅“扶弟魔”的趋势,慌忙打圆场。

韩风只是略带苦笑的看着他们几个,虽然知道他们几个没坏心,但还是不由有些不安。

韩风是个孤儿,自小到大,除了张晓雅之外,就剩这几个大学里一块儿窝了四年的兄弟最为亲近。

但不同于这四个兄弟对他的掏心掏肺,张晓雅除了高中时期对他的毫无保留之外,只剩下了她一次次来求他解决的她弟弟的每次开销,或者麻烦……

“七年了啊……”

不知不觉间坐上婚车,韩风思绪渐渐回转。

“老三,别多想了。晓雅嫁过来之后,应该就不会再那么‘伏地魔’了。你俩就安安心心的关起门来,好好的过你们的小日子。”

察觉到韩风的些许不安,王东来不由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韩风看向窗外渐渐眼熟的风景,点点头。

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真的信了。

张晓雅家里是在乡下,叫做张家湾,属于乡镇结合部,韩风之前帮忙干农活和处理张晓峰的麻烦,都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

但这次。面对着眼熟的景色,以接亲身份而来的韩风心里无来由的一阵忐忑。

张晓峰不能真的在今天在做什么幺蛾子吧?

因为,韩风的村子里,有张家湾里的拐弯亲戚,因此,之前就有一些传言说陈桂芝听了张晓峰的撺捣,打算多收彩礼。

想了片刻,最终,韩风还是不由忽然嗤笑一声。

这张晓峰哪怕再不是人,总不能干出来新闻里那样,在今天这么大喜的日子里,拦门涨彩礼吧?

随着一阵鞭炮齐鸣,以韩风为首的婚车缓缓驶进了张家湾。

张晓雅的家就在村口,进村即到。

还没等韩风收拾好面部表情,王东来便忽然推了他一把,笑道:

“想啥呢,老三?赶紧的!兄弟们可都等着你接新媳妇儿回去呢!”

韩风扭头冲他笑了笑,狠狠揉了把脸,推开车门下车。

两旁看热闹的村民和等着捡喜糖的小孩子几乎将路给堵满了,五辆婚车周围也满满当当围着的尽是人。

韩风一见这阵势,忙拍了拍车门。

早已准备好的王东来扬着笑脸下车,从兜里抓出几把喜糖就开始往天上扔。

小孩子和妇女们轰然而散,几个张晓雅的同村叔伯们也有陈东江凯和韩风同村的几个后生帮忙招呼。

好不容易挤到了门口,一直舒畅笑着的韩风脸色顿时一僵。

不是因为张晓雅家的大门紧闭,而是她家的两扇大铁门上,不止没有该贴的“囍”字,甚至,都没有正常婚礼应有的亲眷拦门环节……

冷清的可怕,连一丁点的喜事儿氛围都没有……

如果不是门口地上的几挂鞭炮残纸,这压根就看不出来一丝的接亲氛围。

看见这一幕,陈东和江凯对视一眼,顿时也懵了。

过了好半天,被王东来捅了捅,韩风这才僵着脖子上前拍响了门。

“谁啊?大早上的在我家放鞭炮,缺不缺德啊!”

张晓峰流里流气的声音隔着铁门传来。

门外喧闹人群如同被雷劈中一般,一动不动,齐齐看向韩风。

“呵呵,小孩子贪玩,估计闹着玩儿呢……”

愣了半天,王东来才僵着副笑脸上前打圆场。

“晓峰,别闹了,过来开门,开门红包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姐夫来接亲了。”

“什么接亲?四十万的彩礼钱都没拿出来,接个狗屁的亲啊?”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傻了。

面面相觑片刻,齐齐看向韩风。

韩风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得青绿一片。

铁门内的张晓峰继续嚷嚷:

“要不就四十万彩礼,要不就二十万的彩礼,加一台新车!

条件你韩风二选一,否则,别想把我姐从我家接走!”

“张晓雅?”

韩风硬生生的被张晓峰这些混账话给气笑了,抬头看向铁门后的二层小楼。

“我问你,这也是你的意思?”

铁门内沉默片刻,过了好半天,楼上窗户才打开了一点缝隙。

张晓雅从窗户里探出头,看了眼铁门外乌压压的人群后,还没张嘴,就又缩了回去。

但转瞬间,她却再度被人推了出来。

不知道是想通了还是怎么着,张晓雅平静看着韩风:

“小风,这条件是我妈最后的心愿了。你挤挤也不是挤不出来这钱,所以,你看看等这钱什么时候凑齐了,你什么时候再过来吧。”

韩风死死盯着平静跟他对视的张晓雅,太阳穴周边的青筋肉眼可见的跳了跳。

过了好半天,等勉强将心头的愤懑和躁动强压下去之后,韩风尽量保持平静开口:

“我就问你一句话,这是不是也是你的意思?”

“……是。”

张晓雅犹豫片刻,移开视线后坚定点头。

“呵呵,那好。”

韩风这次是彻底被气笑了,环顾了眼周边的围观群众后,扬声道:

“那你告诉我,之前我给你家二十万彩礼的时候,是不是也跟你家谈妥了,今天,也就是六月十三号接亲?接你过门?”

张晓雅低头片刻,红着眼圈摇头。

“我去!今天老子可长见识了!”

“老二,这就是你头发短,见识也短了。你早在老三一次次替她家擦屁股的时候就该想到今天的……”

“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吧。”

王东来沉声训了陈东江凯二人一句,转头看向韩风。

“老三……算了,哥几个听你的。今儿是干这一家畜生一顿,还是怎么着你尽管张嘴!”

韩风背冲着几人摇头,只是死死盯着张晓雅。

从兜里掏出手机,韩风找到了银行转账记录,沉着脸出声:

“张晓雅,转账记录就在这里。我问你一句话,你今天跟不跟我走?”

“你想干嘛?怎么的,仗着人多想欺负我姐是不是?有啥事儿朝着老子来!”

随着一道喝骂,铁门被人粗暴拉开,一脸痞气的张晓峰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身后,还跟着数个与他如出一辙打扮的痞子。

脾气暴躁的陈东和江凯刚想上前,韩风却脚步一移,拦在了他们身前。

“你妈和你姐呢?让她们下来说话。”

盯着张晓峰头上的黄毛看了会儿,韩风平静出声。

“你说下来就下来啊?你小子老几?”

“我去!”

陈东一声暴喝,挥拳上前,却被眼疾手快的王东来给一把抱住,抱住后,还不忘低声在他耳畔嘟囔:

“老三还没表态呢,你个傻子……”

“咱们都是文明人,犯不着跟这种傻子混混动气。”

韩风不屑咧了咧嘴角,劝慰身旁众人。

跟韩风睡上下铺的王东来最熟悉他的这幅表情,自然知道他这是怒火压抑到了极致的表现。

“你……”

张晓峰张口欲骂,韩风却猛地一拳砸在身旁铁门!

“砰!”

一道巨响,不止震住了张晓峰和他身后的痞子,就连他身后的人也被他给吓了一大跳。

殷红刺眼的鲜血顺着韩风的指尖滴落在地,但他却恍若未觉一般,平静看着张晓峰。

“老子再说一遍,让你妈和你姐下来说话。”

“哎呀,韩风,你这是干嘛呢?”

韩风话音未落,生怕自己宝贝儿子有个什么好歹的陈桂芝便匆忙跑了出来,挡在二人身前。

“赵桂芝,之前咱们是不是说好的,今天过来接亲?”

韩风阴沉着脸看着赵桂芝那张油腻的肥脸,他以前都是“阿姨阿姨”的叫的亲热,但现在看着这母子二人的嘴脸,只觉得之前的殷勤和孝顺无来由的恶心。

赵桂芝脸色一沉,两手叉腰,恶狠狠瞪着韩风。

“我什么时候说过二十万就能把我女儿娶走了?你脑子有毛病了还是怎么着?今老娘实话告诉你,要是你没有四十万!呵,别想把晓雅接出这个门!”

韩风不说话了。

“小风,四十万也不是什么大数目,你要是真想娶我的话,这钱,你凑吧凑吧也就出来了。”

张晓雅不知何时下来了,也站在赵桂芝身旁弱弱帮腔。

韩风瞟了她一眼。

今天,张晓雪不知道从哪儿把他们两人初见那天的衣服翻出来了。

这身高中时候还穿在她身上格外清纯好看的连衣裙此刻却只让韩风一阵反胃。

“再说了,你自己算账嘛?现在你搞直播,一个月有两三万的收入吧?哪怕借了这钱之后,你再怎么着也不到两年就可以全部还清了。”

压根就没察觉到韩风眼中的冷漠,张晓雪依旧在板着手指头算账。

“呵呵,张晓雪,咱先不说别的。那你的呢?”

韩风冷笑一声,环顾一周后,双手插进裤兜。

“什么我的?”

张晓雪不由一愣。

“就算我能凑齐这些钱,那你的工资呢?还是跟之前一样,尽数补贴给家里?”

张晓雪低下头再度不说话了。

“哦,补贴给家里怎么了?老娘辛苦把他们姊妹二人拉扯成人,他们补贴家里不是正常的事儿?”

赵桂芝忽然插嘴,如同护犊子的老母鸡一般,瞪着韩风。

“没错,是,很正常的事儿。”

韩风沉默片刻,忽然笑着点头,朝着赵桂芝一字一句问道:

“但赵桂芝你告诉我,你家里的这二层小楼怎么来的?

你那个傻儿子,每次喝酒打架闹事儿又是谁给出钱平的?

敢情我要是娶了你女儿,就还得紧赶着照顾你们一家,是吧?”

“我女儿长这么漂亮,让你吃些亏怎么了?”


“哦,你女儿漂亮……”

韩风认真打量了眼张晓雅,忽然乐了。

“那能漂亮的过原绯嘛?”

赵桂芝脸色一变,还没等开口,张晓峰却急了,伸手指着韩风鼻子破口大骂:

“什么意思?姓韩的,这么会儿提我女朋友小绯是几个意思?”

“呵呵,什么意思?原绯不是说的你有二十万的定亲款才跟你交往吗?”

眼看着赵桂芝和张晓峰姐弟的齐齐变色,韩风再度一咧嘴,绕过赵桂芝母子二人去看张晓雅。

“张晓雅,你不非再出四十万你不嫁嘛?那你觉得,我这四十万给出去,原绯会不会同意跟我试着交往?”

“韩风,你敢!”

听到心中的女神这么被人侮辱,张晓峰不由暴怒,绕过赵桂芝就想要暴揍韩风。

“韩风,有你一个准姐夫这么说自己准弟妹的嘛?”

赵桂芝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张晓峰,眼珠子咕噜一转,开始转变了口风:

“也不知道你是在哪儿听说的什么多要你彩礼,是为了给晓峰娶原绯。阿姨告诉你吧,这事儿,其实不是图你的钱,主要是为了考验你……”

说着,还一脸真诚的看着韩风。

陈东和江凯几个离韩风近的年轻人直接被气笑了,一时之间只是佩服赵桂芝的厚颜无耻。

“哦,谈好了的接亲的日子,结果你们给我来这么一出……最后告诉我,是为了考验我的诚心?”

韩风也被气笑了,想了想,戏谑道:

“好,既然你说是为了考验诚心,那我问你,如果今儿我不给这四十万,那怎么办?”

“这个……”

赵桂芝愣了愣,察觉到韩风的坚定态度,眼珠子一转,忽然道:

“你看,既然都说了是诚心了,那这钱今儿给不给的不都一样?”

韩风等人齐齐一愣,脸上尽是一片疑惑。

几个意思?

赵桂芝这是态度软化了?

竟然这么顺利的就松了口,同意自己将张晓雅接走?

“但是呢,你看,阿姨都说了,钱不钱的无所谓,但你也总该要稍微表示一下的不是?”

说着,赵桂芝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副纸笔,舔着脸递向韩风:

“阿姨也不强求你,你稍微意思意思,给阿姨写张欠条就行。”

“哦,对了,四十万那里了大小写都要写上。”

“……”

韩风愣愣抬头。

他是在是有些摸不着这家奇葩的脑回路了……

这是该多吃定自己了,才会觉得自己会像一个傻子一样的,乖乖的任她们一家牵着鼻子走?

是自己对她们一家的任何要求从来都无底线的纵容过头了?

还是张晓雅认为自己这辈子就非她这么一个“扶弟魔”不娶了?

就在韩风怀疑人生的时候,就连一向好脾气的王东来都忍不住了,拽着韩风胳膊就把他往外拖。

“老三,走!这婚咱不结了!”

“这一窝子都啥东西啊?我们老家那么穷,都没遇到这么不要脸的人过!”

“老三,走!听兄弟几个的,不就是七年的感情吗?咱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回头了,兄弟给你介绍更好的!”

陈东和江凯二人也跟着架着他往外走。

“神经病是不是?人家韩风自己的事儿!你们几个小瘪三凑什么热闹,拿什么主意啊?”

赵桂芝愣在原地半天,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恨骂一声后,上前拽着韩风胳膊就把他往回拉。

“老大,老二,老四,你们送开。”

抬头看了眼俱是满脸愤懑的三个兄弟,韩风平静开口。

“就是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

赵桂芝得意洋洋剜了他们三人一眼。

“啪!”

还没等赵桂芝说完,一叠纸张便瞬间砸在她的脸上!

“去你的!”

看着韩风竟然拿着东西甩自己母亲的脸,哪怕张晓峰再不是个东西,也有些忍不住了,从墙角摸过一杆铁锹就要折身跟韩风拼命。

“张晓峰,你今儿敢动老子一根手指头!

老子不止让你下半辈子躺在床上,还让你还老子这些年给你擦屁股的这些账!”

韩风只是微眯着眼看着他,手指斜斜向下,指着地上的借条。

“这些都是你姐,张晓雅为了你的事儿给我打的借条!”

“今儿本来想着成一家人了,就当着你的面一把火烧了得了。可你们家愣是没一个识抬举的!都一群狗玩意儿!”

张晓峰不说话了,早在韩风点明地上的是借条之后,他和赵桂芝二人便开始如同狗一般趴伏在地上,不惜一切损毁借条……

“韩风!给你胆子了是吧?我不出声,你就敢这么欺辱我家里人了?”

一直低垂着头的张晓雅见到这幕场景,猛地抬头,眼眶通红瞪着韩风,嘶声大吼。

韩风戏谑抬头,直视着她。

“怎么?你们家里的人是人,我和我身边这些兄弟,就不算人了吗?”

张晓雅不说话,紧紧抿着唇,看着韩风。

“张晓雅,别忘了,我对你纵容,对你的家里人纵容,那只是因为之前我傻呵呵的喜欢你,所以才对你有所期待。

你自己扪心自问,我给过你多少次机会?包括今天,让我丢这么大人,我最开始还什么样?

但现在,你,我是真的一丁点感觉都没了。

没劲儿,你知道吧?之前的二十万彩礼,和你家零零散散借我的钱,打今儿起就一笔勾销得了……

真没劲儿!”

说着,眼眶微微泛红的韩风一把扯掉胸前的“新郎”标签,大步向外走。

“不行!你不能走!”

正往嘴里塞欠条的张晓峰猛然回过神,一把跳起来,奋不顾身拦在韩风身前,神态癫狂道:

“你不娶张晓雅,我从哪儿来钱去娶小绯?

告诉你,今儿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