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愿以情深止狼烟

愿以情深止狼烟

小叶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慕容枫是前朝公主,亦是司空瑾的妻。改朝换代,新君换旧君,杀戮无法避免,她只想护住哥哥嫂子最后的血脉。只是没有想到,深爱的男人竟然完全不顾及她的性命,一心想要杀了侄儿!被逼至绝境,慕容枫终于看透了眼前这个弑杀的男人,原来这么多年来,她在对方心中,完全不及江山重要……

主角:慕容枫,司空瑾,苏涉   更新:2022-07-16 06: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容枫,司空瑾,苏涉 的武侠仙侠小说《愿以情深止狼烟》,由网络作家“小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容枫是前朝公主,亦是司空瑾的妻。改朝换代,新君换旧君,杀戮无法避免,她只想护住哥哥嫂子最后的血脉。只是没有想到,深爱的男人竟然完全不顾及她的性命,一心想要杀了侄儿!被逼至绝境,慕容枫终于看透了眼前这个弑杀的男人,原来这么多年来,她在对方心中,完全不及江山重要……

《愿以情深止狼烟》精彩片段

北堂国都,这日,大雪纷飞。

而皇城境内,却是一片萧杀,尸横遍地,血染白雪,狂风裹挟着无数灵魂,越吹越猛。

护城河边,跪着纳兰家满门一百多号人。

他们被万千将士包围其中,即将要成为刀下鬼。

新帝北堂辰的一身金甲,早已被鲜血染成刺目的红。他每走一步,便有一人倒在他的长剑之下。

空气中弥漫着咸腥的血气,哭泣声、哀嚎声……直上云霄,响彻整个九层长空。

纳兰烟抱着孩子,直直的跪在人群当中。

她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红纱衣,寒风肆虐,那红纱也随着猎猎摇曳,像是风筝马上要断了线一样。

族人已死伤大半,她无能为力,心也跟着逐渐麻木,只是直勾勾盯着那个杀神般的男人,跨过族人的尸体,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男人脸上,尽是狠绝之色。

看着他每走一步,纳兰烟的心,就跟着往下掉一寸,直至坠入深渊,四分五裂。

“娘娘,为了纳兰家这数百条人命,您还是交出旧帝孽子吧!”太监总管苏涉,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孩子,您和皇上,可以再要嘛!”

听闻这话,纳兰烟终于偏过头,看向苏涉,倔强的眼眸中,泛着丝丝红色。

“孩子在,我在!孩子死,我死!”

她护着怀里的孩子,一字一顿,用力的说出这句话,便又闭紧了唇,不再言语。

苏涉也只能无奈的摇头叹气。

眼看北堂辰越走越近,身后的尸体,越来越多,纳兰烟的心痛的要命,脸上却仍旧没有半点屈服,竟是更加决绝。

这个孩子,比她的命更重要!

纳兰家人死伤半数,就为了护这孩子周全,她更不能辜负他们!

直到一声稚嫩的呼救,她才蓦然惊恐,吓得瞪大了眼睛。

“姑姑救我,姑姑——”

只见北堂辰将哥嫂的孩子,拉扯起来,挥刀就要往下砍。

“小宝——北堂辰,你住手!”

纳兰烟身形一震,就要往前扑去,怎奈跪的太久,双腿已不听使唤,她这一扑,反而连带着怀里的孩子,栽倒在雪地里。

“哇——”的一声,襁褓中,一直沉睡的婴儿,瞬间啼哭起来。

纳兰烟无暇顾及,她此时最在意的,是北堂辰手里那小小的生命。纳兰家几十口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她不能连累哥嫂也这般失去血肉。

那样,她会愧疚一辈子。

顾不上怀中孩子的啼哭,她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北堂辰,你真要做个禽兽吗?”

北堂辰冰冷的脸毫无变化,目光却放在了她怀中婴儿的身上。

思索不过片刻,那男人便说出了更加无情的话。

他指着啼哭的婴儿,漠然出声:“朕只要你怀里那一个!他死,纳兰家可以不死,天下人,可以不死!”

纳兰烟将将直起的身子,又一下子跪坐在雪地里。

两个孩子,都是血肉至亲,他却逼她来换天下人,这让她如何选择。

他是要挖了她的心啊!

如今的他,怎么变得如此狠心!

“北堂辰,杀兄夺位,你既已君临天下,又何必再为难我纳兰家?何必要我孩子性命?

“何必?”

被愤怒吞噬一般,北堂辰的脸上,青筋暴起,他愤怒吼道:“这要问你自己!短短十余月,你就忘了与我的承诺,转身嫁给北堂弈?还给他生了这孽子!”

他指着婴儿的手,猛烈的颤抖着。

纳兰烟闻之一震,后又说道:“孩子与他无关,这是你的骨肉啊!要他的命,你这般丧尽天良,是要遭雷劈的!”

她断不会想到,十个月前,她用自己换他一生平安,如今他们的孩子,没有死在北堂弈手里,却要死在他这亲生父亲的剑下。

“朕的骨肉?纳兰烟,你这谎言真是可笑!朕还没蠢到替北堂弈养孽种的地步!”

男人话语冰冷,纳兰烟抱着孩子的手,又紧了几分。

这是她怀胎十月、骨开十指,拼了命生下来的孩子,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孩子去死?

然而,不过是多了这一句斥责,北堂辰竟手起刀落,毫不犹豫的向小宝斩了下去。

所有人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见那孩子已是尸首分离。

“啊——”

空气仅是凝滞了两个呼吸,父母和哥嫂的悲怆恸哭,便响彻整个护城河畔。

纳兰烟难以置信,冰天雪地里,那小小尸身上的血,还冒着热气。

她的心,被那刺目的景象,切割的粉碎。

无边的恨,却也被恐惧替代!

“北堂辰,你做了什么?你看你都做了什么!”

她嘶哑的嗓子,叫的难听。

北堂辰毫不理会,伸手便又拉出了哭晕过去的嫂嫂,父母哥哥不敢阻拦,眼看着他挥刀直下,再一次要勾走至亲的魂。

纳兰烟再也不能自控。

她猛的伸出双手,将襁褓中的婴儿高高举起。

“给你给你给你……不要再杀了,求求你不要再杀了……”

孩子离了母亲的怀抱,啼哭声更加的凄厉。

纳兰烟无奈妥协!

为了这孩子,她能狠心赔上纳兰家半数生命,却不能让天下人,也无辜陪葬!

这天大的责任,她承担不起!

北堂辰终于放下了嫂嫂,他大步走来,一把夺过那高举的襁褓。

孩子在他的手上,不过略比巴掌大一些。他看也不看一眼,竟毫不犹豫的,将掌中婴儿狠狠抛进了护城河。

如血般红的襁褓,在寒冬的河水中沉浮。

“不——”

纳兰烟凄厉的尖叫划破长空。

她的心被搅得粉碎,整个人就像是失去灵魂一样,眼睁睁看着孩子被河水带的越来越远,那一声惨过一声的啼哭,也变得越来越远。

“北堂辰,别替我收尸,免得脏了我的轮回路!”

抛下这决绝的一句话,纳兰烟趁人不备,一个纵身,跳进了冰寒刺骨的河水中。

孩子都死了,让她一个人怎么活?

只愿北堂辰能就此放过纳兰家。

身子越来越沉,纳兰烟呛了几口水,意识渐渐模糊。

然而,昏迷前,她最后听到的话语,却让她心底发寒,比死更甚!

北堂辰冰冷的声音,击溃了她所有的倔强。

“捞起皇后,设刑!钉门神!”


夜幕已至,冰雪封城。

护城河的水,也渐渐冰冻。

河边,早无人烟,只留了一地的尸体渐渐被风雪覆盖。

纳兰烟醒来的时候,瘦弱的身体,已经被摆在了厚厚的门板上。

北堂辰就像是积攒了所有的恨,要在这一天,向她全部讨回。

他让她求死不得!

甚至,要将她钉门神!

那无异于昭告天下,她纳兰烟,是个不忠不洁的女人!

她的牺牲,都是为了北堂辰,她以为他懂,如今最大的笑话却是她。

真是讽刺!

北堂辰坐在大殿上,俊脸如刀刻一般的冰冷。

“你若熬过钉门神,朕便饶纳兰家不死!”

“呵……你的承诺,何时成过真?”

纳兰烟惨笑,他曾承诺爱她永远,现在全都成了泡影,成了毁灭,成了恨!

她这声质问,让北堂辰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深邃的眸子中,怒火中烧,像是要将她吞噬殆尽。

纳兰烟闭上眼,再也不肯看他一眼。

“给朕钉!”

清冷的声音里带着愤怒,北堂辰一声令下,三寸长钉瞬间穿透纳兰烟的手掌,狠狠钉进她手下的木板里。

纤细的手,鲜血直流。

那钻心噬骨的疼痛,让纳兰烟咬碎了银牙,却是生生忍着没发出一声痛呼!

看着她隐忍的样子,北堂辰的怒气更盛。

“朕承诺过,要你做朕的皇后,可是背弃的人是你纳兰烟!”他腾的站起身子,一步步向纳兰烟走近,“见我落势,你转身便嫁给了北堂弈。”

纳兰烟的脸色惨白,巨大的疼痛,驱着她的身子微微颤抖。

她的神情却毫不屈服。

北堂辰猛然捏住她的下巴,沉声道:“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乖乖待在朕的身边,做朕的皇后!”

手掌是锥心的痛,却痛不过心死。

纳兰烟冷冷的盯着北堂辰,嘴角勾起讥笑:“我宁愿死,去陪你亲手杀死的孩子!”

瞬间,北堂辰手上的力度又重了几分,她的下巴几乎被他捏的错位。

大殿里,是死一般的静,良久,他狠狠的吐出三个字。

“继续钉!”

铁锤砸在钉子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又是两根长钉,狠狠穿过纳兰烟的脚掌。

她的身体被牢牢禁锢在门板上,密密麻麻的痛传遍全身,可她仍旧是死咬着唇,不发出半点声音。

这样的姿态,更是激怒了北堂辰!

“钉!钉!钉!”

他双眼通红,连声怒吼,余下的十二根长钉,一瞬间全部刺透了纳兰烟的血肉。

她瘦弱的身体止不住的抽搐,意识消散之际,她用尽全力,再看了一眼北堂辰。

这个曾经发誓要爱她一辈子的男人,如今却是伤她最深!

她只盼,这一眼,是最后一眼!

看着她合上眼,北堂辰像是发疯一样,上前猛烈的摇着她的身子。

“纳兰烟,你死不了!你逃不掉!你要做朕的皇后,你只能是朕的皇后……”

男人的癫狂无法停止,大殿一角却匿着一道身影,那人勾起嘴角,一双眸子透着阴狠狡黠的光。


冷宫。

门窗残败,四处透着猎猎寒风。

纳兰烟躺在床上瞪着双眼,身体的麻木,让她感觉不到一丝的痛。

老天不公,钉门神竟然没有要了她的命,还要她继续尝受这人间炼狱。

“娘娘,娘娘,您吭一声,您别吓我……”

春杏在她耳边一声一声的唤着,生怕她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咽了气。

纳兰烟抬眸看了她一眼,终于说了话。

“春杏……孩子呢?”

“孩子……”春杏犹豫片刻,终是吞吐着道了出来:“娘娘放心,皇上在城外给小皇子起了墓,等娘娘身子好些了,咱们便去看看。”

其实哪有什么墓,孩子早就被河水卷的不知踪影,春杏沿河找了大半日,就只寻见了那襁褓,如今这样说,也只是想给纳兰烟一个宽慰。

“我家人怎么样了?”

“已无性命之忧,只是被禁足在府中了。”

纳兰烟叹了口气,为了北堂辰,她连累纳兰家半数生命,小宝更是死的凄惨,父母哥嫂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二人正说话间,门外便传来一声通报,紧接着,北堂辰带着苏涉等人,进了冷宫的门。

春杏急忙扶起纳兰烟跪了下来,生怕慢了一步,北堂辰便又对纳兰烟做出什么骇人的事情。

“叩见皇上。”

即便再恨,纳兰烟却还是虚弱行礼。

她听春杏说了,今日是她亲妹妹纳兰柔被册封贵妃的日子,北堂辰应该是留在纳兰柔那里的,却不想他下朝后,竟直奔她这冷宫而来。

北堂辰冷冷了看了她一眼,突然抬起脚,猛的踹向春杏。

“滚出去!”

春杏的唇角瞬间溢出了血,却吭都不敢吭一声,只是担忧的看向纳兰烟。

纳兰烟看着心疼,只好使眼色,让春杏赶紧出去,若是继续留在这里,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苏涉带着众人与春杏一道退出了殿外。

萧瑟的寝殿内,便只剩下纳兰烟和北堂辰的呼吸声。

纳兰烟虚弱的跪在地板上,一言不发,北堂辰便也冷冷的看着她,也是沉默。

二人不知僵持了多久,北堂辰终于耐不住了,很快,这死寂般的安静被打破。

纳兰烟的腿早已没有了知觉,北堂辰突然一把箍住她的脖子,竟生生将她提了起来。

“纳兰烟,你连话都不想跟朕说吗?”

男人的大力,牵动了纳兰烟的伤口,那些被钉子穿透的伤,疼的她根本使不上力,此刻身子更是不由自己的颤抖,鲜血也一点一点渗出。

她闭着眼,忍耐疼痛。

“睁开眼看着朕!”

北堂辰暴怒,脸庞凑近,温热的呼吸打在纳兰烟的脸上,她却觉得那般厌恶。

于是,她仍旧紧闭双眼,不想去看他,然而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

“看着朕!”

北堂辰再一次爆喝,接着,猛的将纳兰烟甩上床。

男人强壮的身躯,覆上纳兰烟残破的身子。

她瞬间惊恐,睁开眼的刹那,身上的衣服也被北堂辰用力撕下。

冬日的寒气,席卷而上。

她的身上还有伤。

北堂辰却毫不怜惜。

“不要!北堂辰你混蛋!”

她惊得大喊了出来,双手用力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奈何虚弱的身子根本使不上力气。

“不要?”北堂辰怒目圆睁,“难道你还要为那个死人守身如玉?纳兰烟,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朕的皇后!朕想怎样都可以!”

男人手下动作不停,纳兰烟愈发痛苦。

她明明是爱他的,即便现在被他强迫,身体却是比心更诚实,只是挣扎了片刻,而后便顺从的随着北堂辰律动。

“北堂辰,我恨你!我恨你啊……”

“恨?”北堂辰笑得残忍,“你没有资格恨!朕要世人都知道,你纳兰烟,只能是朕的女人!”

说完这句话,他突然朝外下令:“苏涉,开门!”

纳兰烟猛然一惊,接着,北堂辰的下半句话,直接将她打入了地狱!

“让世人都看看,皇后,是如何在朕身下承欢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