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靳总小妻蜜蜜宠

靳总小妻蜜蜜宠

天天天蓝1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一世,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十年时间,因为一个虚伪渣男,她背井离乡,甚至搭上性命,她无比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有眼无珠,错爱小人。再睁眼,她重生成了叶初七,躺在她身边的人,变成了靳斯辰。重活一世,她不仅要让前世害死自己的渣男恶女付出代价,她还要拿下这位大叔,做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主角:叶初七,靳斯辰   更新:2022-07-16 06: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初七,靳斯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靳总小妻蜜蜜宠》,由网络作家“天天天蓝1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一世,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十年时间,因为一个虚伪渣男,她背井离乡,甚至搭上性命,她无比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有眼无珠,错爱小人。再睁眼,她重生成了叶初七,躺在她身边的人,变成了靳斯辰。重活一世,她不仅要让前世害死自己的渣男恶女付出代价,她还要拿下这位大叔,做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靳总小妻蜜蜜宠》精彩片段

三月初三。

今年T市的春天来得有点晚,咸涩的海风伴随着刺骨的寒意迎面扑来,让萧筱冷得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握紧了男人的手。

她纤长嫩白的手指被裹进男人宽厚的掌中,十指相扣。

“云恺,这是哪里呀?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

萧筱小鸟依人的挨着男人的肩头,娇嗔的语气中荡漾着幸福的涟漪。

十分钟前,云恺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她便毫不犹豫的闭上了眼睛,满心欢喜的将自己的手交到他的手中……

“好了。”

云恺的声音落下的同时,两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萧筱缓缓的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艘私人游艇上,整艘游艇用粉白蓝三色的鲜花装扮好,奢华又浪漫。

甲板上,还用鲜花拼成了四个醒目的大字。

生日快乐!

萧筱的心中一喜,泪水差点就随着感动一起漫出眼眶。

云恺扭过头来望着她,俊逸的面庞上浮起浅浅的温柔,只见他的唇角一勾,即使脸上染上笑意也掩盖不住眼底那隐隐的忧郁。

就是这样忧郁又清冷的气质,让萧筱为之着迷了整个青春。

云恺的双臂从身后圈过来,将她的身子纳入怀的同时,手上多了一个红色的锦盒。

也许是钻戒闪烁的光芒太过于璀璨夺目,让她忽略掉了在锦盒打开的那一瞬飘出来的那股奇异的幽香。

“云恺,这……这是……”

“生日礼物,喜欢吗?”低醇的男音在耳畔响起,萧筱猛地抬起手捂住嘴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惊喜,礼物,戒指,他这是要……向她求婚吗?

看着炫目的钻戒缓缓的套进无名指,萧筱还来不及欣喜,忽然就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就倒进云恺的臂弯里。

云恺则顺势揽住了她的身子,将她抱进了内舱。

披着浪漫的外壳,游艇的内部却是别有洞天。

浓重的医用药水味儿,冷冰冰的医疗器械,再加上几个穿着白大褂准备就绪的医护人员,这分明就是一间装备齐全的手术室。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疑惑之际,一名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医生已经走到她旁边,问道:“就是她吗?”

云恺将她放到手术床上,果断回答:“是她!十年前我就确认过了,她的血型和Angel一样,都是极为罕见的P型血,而且她们的各方面条件都很匹配,把她的心脏移植给Angel最合适不过。”

医生将萧筱上下打量了一遍,又问:“你能确保万无一失?”

云恺点点头,依然没有丝毫犹豫的道:“没人知道她上了这艘游艇,取了她的心脏之后就将尸体抛进大海,不会被发现的,我只要Angel活着,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萧筱的瞳孔蓦地张大。

她惊惧不已,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尽管身体使不上力,但她的意识还很清晰,他们刚才的对话……他们是要,把她的心挖出来给Angel?

Angel又是谁?

她艰难的动了动嘴唇,发出虚弱的声音,“云恺,云恺……为……什么……”

“为什么……”云恺眼中悄然浮起凶狠的暗芒,“因为你是萧家的女儿,是萧瑜和叶君玉的女儿,因为……只有你!”

萧筱急喘了口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恺眼中的暗芒很快消失不见,轻抚着她的脸颊时,又恢复了温润如玉的模样。

“筱筱,你不是说爱我,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吗?你不是说早就把心给了我吗?现在到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把你的心,给我!”

那波澜不惊的语气,平常得像是在跟她讨论今天的天气。

萧筱的恐惧却在这一刻被放大到极限,猛地摇头,“不……不要!你不能这么对我,云恺,你……会有报应的……”

她徒劳的挣扎,却只能换来云恺一个决绝的背影。

他为她打造了一个天堂,亲手将她送上云端,当她沉醉在幸福里飘飘然的时候,却忽然撒手让她跌进地狱。

究竟是为什么?

他这么残忍,让她在错付了感情之后,连死都不明不白。

萧筱用尽全力握紧了拳头,无名指上的戒指磕疼了掌心,她才蓦然想起刚才在甲板上闻到的那股奇异的香味……

原来,如此。

十年啊!

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她追逐了他整个青春。

而他,他却从一开始就为她精心策划了一场阴谋,引诱她掉进他的陷阱里。

她是有多蠢,才会在他预谋要把她的心挖出来给另一个人时,居然还满怀期待的以为他是要向她求婚!

萧筱悔不当初,她居然为了这么一个男人背井离乡,甚至搭上了性命。

她懊悔,痛恨,不甘……却只能动弹不得的躺在那里,固执的瞪着云恺的背影,那目光仿佛淬了毒,她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

当衣裳被扒开,锋利的手术刀划开她的胸膛时,所有的无助、疼痛和恐惧全都化成了滔天仇恨。

萧筱在绝望中咬牙切齿……

云恺,我、不、会、放、过、你!


“啊——”

第N次从同一个噩梦中惊醒的时候,萧筱隐约间听到手机在响。

她喘了口气,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又揉了下胀痛的太阳穴,只觉得头痛欲裂,嗓子里也仿佛冒了火,火烧火燎的疼着。

她一手扶着额,一手在床边摸索到了正在响的手机,迷迷糊糊的接听。

“喂,斯辰啊……”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到略显焦虑的男声传来,“刚得到的消息,警方今晚在城南一带的夜总会搞突袭,‘黄金台’也在其中,你现在还在那儿吧?我就跟你吱个声,你自己心里有点谱就行。”

萧筱懵了一下。

电话里的男人再次开口,语气已经由刚才的焦急转为揶揄,“今晚那小妹妹挺水嫩,看着像未成年一样,你可悠着点儿啊!”

萧筱依然云里雾里的,电话却被挂断了。

她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原本混沌的意识逐渐清晰,看清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十五分。

还有……这不是她的手机!

她顿时警觉起来,目光向四周围扫视一圈。

这里应该是京都最大的销金窟‘黄金台’楼上的套房,而她此时正坐在床上,圆床上纯白色的枕头和被单乱七八糟的,一偏头刚好能从床头的梳妆镜里看到自己的脸。

这确实是一张很水嫩的脸。

而这张脸原本的主人是她年仅十八岁的表妹叶初七。

一个月了……

浪漫的游艇,黑暗的手术室,阴狠的男人以及那刻骨的剜心之痛,全都历历在目。

午夜梦回时,她总以为这一切只是场噩梦。

然而,现实却是当胸膛被划开之后她就失去了全部意识,萧筱死在了云恺的算计里,再醒来的时候是在T市舅舅的家中,她已经变成出了车祸却大难不死的叶初七。

整整一个月过去了,从T市到京都,她才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可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掀开被子下床,床边的长绒地毯上扔着男人的西裤、衬衫、手表,还有从西裤的口袋里露出来的皮夹的一角。

她捡起皮夹刚要打开,忽然……

“别动!”

蓦然听到这一声厉喝,她吓得手一抖,皮夹应声落地的同时,只见一个身量颀长的男人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刚洗完澡,白色的浴袍松松垮垮的罩在身上,结实的胸膛往上就是那张完美的俊脸,浓黑的眉,深邃的眼,高挺的鼻,削薄的唇,每一处都像是精心雕磨出来的,每一寸她都很熟悉。

靳斯辰!

怎么会是他?

还有,他们现在衣衫不整的待在同一个房间里是什么情况?

昨天周五,她放学后跟一帮同学来黄金台玩,哪里知道叶初七这小身板的酒量那么差,就只喝了一杯而已,然后……

脑仁有点疼,后面的记忆断断续续的……

她还没完整的拼凑起来,靳斯辰却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钱夹,从里面取出一叠现金来递给她。

她没接,讷讷的望着他,半晌才开口问道:“这……什么意思?”

“嫌不够?”靳斯辰的语调没有丝毫温度,也不管她一脸懵逼,直接找到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他一派从容的吩咐人送衣服过来之后,又道:“把我的支票簿带来,再顺便准备一套女装……”

淡漠的目光往身旁的女孩身上瞟一眼,继续道,“小号的。”

那一眼,只是匆匆一瞥。

萧筱甚至能感觉得到他快速将眼神移开的时候满是嘲讽和不屑,就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多看一眼会脏了他的眼似的。

又是给现金又是支票,再加上那么明显的鄙夷,即使反应再迟钝也该明白了,这么明目张胆的侮辱,让她顿时怒火中烧。

“靳斯辰,你丫的几个意思?你当姑奶奶是出来卖的?”

靳斯辰蹙了下眉尖,不得不重新打量起她来,似乎对她这样大呼小叫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

片刻后,他才掀动薄唇,问道:“你认识我?”

“呃……”

她立马语塞了。

刚才太过于气愤,以至于在直呼靳斯辰的大名时似乎忘记了一件事儿,她现在已经不是萧筱了,而是叶初七!

“我,我当然……”

在靳斯辰的审视下,叶初七支支吾吾的,话还没说完整,套房的门忽然被一股蛮力从外面撞开了。

“警察,不许动!”

随着‘砰’地一声巨响,几个便衣警察便堂而皇之的破门而入。

为首的高个子警员亮出了证件之后,马上义正言辞的道:“群众举报,有人在这里进行不正当的X交易……”

靳斯辰一愣,很明显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儿。

叶初七却感觉脑子里嗡了一声,随即想起刚醒来时迷迷糊糊接到的那通电话,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警方搞突袭……

原以为人生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错爱云恺,并愚蠢的丢了性命。

然而并不是。

她现在才知道更悲催的是好不容易有了一次重生的机会,她还没来得及为前世的自己报仇雪恨,却再次遇见靳斯辰,以新的身份第一次和他见面,居然是在这么暧昧的情况下,还好死不死的碰见警察扫H!

叶初七看看自己,又看看靳斯辰,这下子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的脑子飞快的运转一圈,忽然灵机一动,没等警察把话说完就马上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样子,委屈的叫了起来,“警察叔叔,我是被他强迫的!”


叶初七就是故意的。

谁让靳斯辰刚才一脸鄙夷的看着她,泼脏水谁不会呢?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靳斯辰的眉头一皱,叶初七就知道他这是要发怒的前奏。

可是这男人,明明内心已经波涛暗涌,脸上却依然波澜不惊的,道:“酒醒了就失忆了?昨晚是谁主动往我身上扑的?”

他提到了昨晚……

叶初七想了想,脑子里却一团乱。

现在也不是回忆的时候,她继续控诉道:“不可能!明明就是你看人家长得貌美如花,想要坑骗良家少女,人家抵死不从,于是你就……你就……”

她一边说一边不安的搅着手指,并用力的往掌心里抠了一下,硬生生的挤出几滴逼真的眼泪来。

“警察叔叔,他欺负我,呜呜呜……”

“你!”

纵然靳斯辰再怎么处变不惊,都被她这番颠倒是非的话气得黑了脸。

他大步往前一跨,一把就抓住了叶初七纤细的手腕将她拎到面前来,语调微沉,“我欺负你,看样子你是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昨晚你是怎么耍酒疯的。”

叶初七仿佛受了巨大惊吓的样子,弱弱的道:“你们看嘛,他不仅欺负人家,还恐吓人家,警察叔叔,人家好怕怕……”

靳斯辰的俊脸更黑了,捏在她手腕上的力道也加重了几分。

叶初七试图甩开他,他却无动于衷,惹得她娇滴滴的大叫起来,“哎呀,好疼啊!你放开我,疼死了疼死了,要断掉了啦,疼……”

靳斯辰叹了口气,连续几个回合的深呼吸。

他真是烦死了这聒噪的女人!

“闭嘴!”

“闭嘴!”

一句话,却听到两道不同的声音。

第一个让叶初七闭嘴的自然是靳斯辰,至于另外一个……

与靳斯辰异口同声的高个子警察怒道:“你们俩够了!我们正执行公务呢,都严肃点!”

叶初七懵了一脸,请问她哪里不严肃了?

却不知,她刚才和靳斯辰的互动在旁人眼中不像是栽赃嫁祸,更像是打情骂俏,分明是水火不容的架势,但那气场却说不出的契合。

高个子警察将叶初七从靳斯辰手上‘解救’出来,然后开始了新一轮的盘问。

“你先说,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几岁了?今晚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

叶初七欲言又止,偷偷的瞄了眼靳斯辰,正好撞上对方警告的眼神。

很好,还警告她是吧?

她忽然就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咬着唇轻声道:“我十三岁。”

她这瘦小的身板、稚嫩的脸蛋、再眨巴一下萌萌的大眼睛,这副要多无辜有多无辜的小模样,哪里像十八岁,果然就像个十三岁的良家少女呢!

确切来说,应该是幼女。

在C国,未满十四周岁的女孩儿统称为幼女,而法律规定,与幼女发生关系,不管对方自愿与否,都会被判定为强女干。

所以,事情大条了。

靳斯辰头痛的扶了下额,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但却无从否认他今天出师不利并且栽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上这个事实。

他总算是尝到了百口莫辩的滋味。

他能说些什么?

难道和警察说这个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的小丫头,她的腰很软嘴上像是抹了蜜,昨夜扑到他怀里的时候,他在猝不及防之下就感觉到了她胸口的波涛汹涌,哪有十三岁就发育得这么好的?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道:“我先打个电话。”

懒得再做这种无谓的周旋,他想用自己的方式速战速决。

所有的警察都震惊于叶初七才十三岁这件事儿,直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高个子警察的脾气有些暴躁,一手拂过去挥落了靳斯辰的手机,道:“还打个电话!当这儿是你家呢?你玩弄幼女还有理了是不是?把他们都给我带回局里调查。”

后面的两个小警察上前来抓人的时候,套房里的气压都陡然下降了几个度。

叶初七的心蓦地紧缩了一下。

靳斯辰是谁啊?

年少轻狂时,他就是个十足的惹事王,把京都的天捅出几个窟窿来他都敢,所以当她怀疑他是否会出手袭警时,却见他的拳头紧了紧,最终还是松开了。

流年已逝,此时的他成熟稳重,岁月早就磨平了他不羁的棱角。

最终,他们是一起被带到警察局的。

叶初七看着靳斯辰收敛着愤怒,敢怒不敢言的憋屈样儿,刚开始确实挺畅快的,但很快就后悔了。

到了局里,靳斯辰就不见了人影。

深更半夜,警察局里却熙熙攘攘的,一屋子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全是今晚全警出动的成果。

他们排着队,一个个的接受盘查。

直到天大亮,才轮到了叶初七。

这次来了个女警,略显疲惫的问道:“叫什么名字?”

叶初七还没开口,就见人群中自发的让出一条道来,几个高级警官簇拥着一个器宇不凡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那挺拔的身姿、鹤立鸡群的气质,除了靳斯辰还有谁?

此时他已经是西装笔挺的模样,身后跟着他的特助张扬,而在他身边点头哈腰的竟是京都东城区警察局的王局长。

“四少,实在对不住,下面的人不懂事,让你受委屈了,回头我一定严惩,严惩!”

王局长紧张得连连抹汗,靳斯辰却冷着脸一言不发,大步往外走,多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停留。

叶初七在人群中看着他的背影,并不意外这个结果。

堂堂靳家四少,靳氏集团的掌权人,他随便跺跺脚就能让京都地动山摇,也就她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叶初七下意识的躲了躲,想要避开他的视线。

谁知道审讯了一整晚的女警却不耐烦的提高了嗓音,“看什么看?问你话呢,叫什么名字?”

“叶初七。”

她发誓,她真的已经很小声了,但是眼角一抬,还是看到那个已经快走出门口的男人忽然停下了脚步。

靳斯辰转过身来,在人群中与她四目相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