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黄泉当铺

黄泉当铺

无肠公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意外,秦昭再睁眼就来到了黄泉当铺。从此,他开始在这经营这间店铺,每天都会面对各式各样的顾客。在这里,人们可以获得他想要的任何东西,无论是权力、金钱、地位还是健康,只有想不到,没有换不到的。但是,要想得到必须先付出相应的代价,这种代价可能是人的肢体、感情、六识,甚至是人的灵魂!

主角:秦昭   更新:2022-07-16 06: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昭 的武侠仙侠小说《黄泉当铺》,由网络作家“无肠公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秦昭再睁眼就来到了黄泉当铺。从此,他开始在这经营这间店铺,每天都会面对各式各样的顾客。在这里,人们可以获得他想要的任何东西,无论是权力、金钱、地位还是健康,只有想不到,没有换不到的。但是,要想得到必须先付出相应的代价,这种代价可能是人的肢体、感情、六识,甚至是人的灵魂!

《黄泉当铺》精彩片段

“记住,你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时间一过你身上的财运就会消失。”

一座古朴的房间内,秦昭看着门口的男子冷冷地说道。

随后,秦昭从天平上取下一颗鲜血淋漓,仍在跳动的心脏。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门口的男子,云淡风轻地将心脏随手丢在桌子左侧的抽屉内。

而站在门口的男子,是今天黄泉当铺的顾客,也是一个臭名昭著的赌徒。

这个男人身形消瘦,胸口位置有一个窟窿,鲜血四溅,可男人却像感受不到丝毫疼痛一般,从头到尾都是低垂着头,看不清他半分模样。

男人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人如垃圾一般随意丢弃,不由地脚下一顿。

“知道了。”

随着男人的一声不耐烦,当铺外狂风骤起,风浪吹得当铺两旁的幽幽绿焰,噗噗作响!

接着,男人快步踏出当铺,消失在夜幕中时,他身上的窟窿被血肉填充,如果医生剖开男人的心脏,就会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而男人的三十年寿命和心脏也被当铺收走。

今天的顾客是一个赌徒,他用自己的心脏和三十年寿命换取了三天的财运。

看着男人离开,秦昭双手杵在木椅扶手上,缓缓起身,他用力甩了甩手上的血迹,这才从桌子上摸起一枚方孔铜钱。

“又是一枚古冥币!”完成交易,秦昭伸了伸懒腰,脸上不禁多了一抹喜色。

他原本是一个普通人!

十天前,秦昭在去上班的路上,遇到了一辆高档轿车。

高速飞驰的车俩,似乎压到了什么,他只听到“砰”的一声,一件小东西就直接射入他的脑袋里。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来到了这里。

黄泉当铺!

据说,这个当铺是千百年来,民间市井流传的一间神奇的当铺,无论你有什么需求,只要你持有当铺的信物,就能如愿以偿。

当铺的信物就是秦昭醒来后,从脑袋中扣出的古冥币!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成为了黄泉当铺的掌柜。

作为黄泉当铺的掌柜,他只有一个任务,收集散落各地的一百零八枚古冥币。

持有古冥币的人,可以获得与黄泉当铺交易的资格。

用等价之物,换取任何东西,女人、金钱、权力……

秦昭的作用就是促成交易,收回古冥币,他可以从中获得一些报酬。

因为秦昭复活了,但复活的时间却是他死亡那一天的十天前。

但作为复活的代价,秦昭必须在十天内完成几宗交易,不然他就会真正的死去。

而现在已经是第七天,秦昭也仅仅开了一单。

秦昭早就试过各种方法,可不管怎么样,他都无法踏出当铺半步!当铺四周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挡他离开。

不过这七天的实验,也让他发现了一些东西。

整个黄泉当铺四周都是雾蒙蒙的,门口还有两个雕像,只不过,秦昭不能出去,也看不出门口的雕像是什么样子的。

而当铺内,还有一些紧闭着门的房间,也许是还没真正成为当铺主人的原因,他只能在大厅内活动。

秦昭看着手中的铜钱,地声道:“让我看看,这促成交易的奖励到底是什么吧!”

他拉开桌子右侧的抽屉,轻轻一弹,沾满鲜血的古冥币,顿时掉入抽屉中。

随着抽屉关上,整个黄泉当铺立刻晃动起来,店铺两侧的幽幽绿焰熊熊燃烧,将整个当铺照得一片幽眀!

光线浮动,照射在秦昭的身上。

只见,他玄衣长袍上,一条条赤龙游动,那些龙图案此刻竟是如同活物!

玄色长袍名叫赤龙袍,是黄泉当铺的赏赐。

在秦昭面前的,是一座漆黑如墨却泛着诡异光芒的三尺高台!

此物连通神秘存在,上面刻着几个铭金龙纹,乃是黄泉交易台。

交易台的左侧抽屉是用来传送客人的交易物,右侧的抽屉是用来上交、储存古冥币。

黄泉交易台上有一杆无架天平,一端放着一座古色小塔,代表神秘存在对于交易的认可度,另一端则是空盘,是顾客放置交易物的地方。

之所以秦昭能知道这些信息,都是脑海中响起的神秘声音。

秦昭抖了抖赤龙袍,坐在躺椅上,百无聊赖。

加上今天的古冥币,秦昭现在只获得了两枚古冥币。

他起身后,拿着两枚古冥币,来到正墙前,抬头看去上面有一副巨大的树形浮雕。

定睛一看,秦昭发现浮雕上满是奇怪的东西,四翅凶兽、八臂人……

而这些浮雕上都有一个圆形的小孔,是用来放置古冥币的。

“似乎每一个浮雕对应一枚古冥币。”秦昭数了一下浮雕的数量,不多不少正好一百零八!

奇怪的是,秦昭刚把古冥币放到浮雕上的小孔中,就有一股神秘的光芒亮起。

等他再看向架子的时候,那枚古冥币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乌色的木匣。

这个木匣很小,只有两个拳头大小。

就在刚刚,秦昭不经意间看到浮雕上似乎有一双眼睛亮了起来。

可仅仅是一眼,他就感到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气息朝自己压来。

那种感觉,就像一个人独自面对海啸。

隐隐约约中,秦昭还看到了一个虚影,仅仅是虚影就让人感到战栗不已。

秦昭打开乌木匣,只见里面是一个散发着三彩光芒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颗果子。

“这是你的报酬,三寿果!”

与此同时,秦昭脑海中再次响起一道神秘的声音。

诡异的是,他打开匣子后,那个名叫‘三寿果’的东西就飞到他的手中,随后消失不见。

秦昭正纳闷呢,但脑海中的声音却没有停下。

“三寿果,能让人增加三年寿命。”

看着眼前的虚影消失,秦昭对浮雕,也多了几分敬畏。

浮雕就像是给秦昭发工资的老板,而秦昭就是这些神魔手下的打工仔。

“看来要小心的供着这些浮雕才是正道!”

秦昭找来一块毛巾,小心翼翼地将浮雕擦了个遍。

虽然这些浮雕上没有什么灰尘,也不可能有灰尘,但秦昭还是把浮雕擦拭得干干净净。

这一干就是半个时辰,就在他准备回到躺椅上休息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嘭嘭嘭!”

秦昭眉头一凝,放下毛巾。

第二单,这么快就来了?


秦昭走到黄泉交易台前,抖了抖赤龙袍,打了个响指。

黄泉当铺的门缓缓打开,门外听着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

两个穿着价值不菲西装的精壮男子,打开车门,恭敬地朝着劳斯莱斯鞠了一躬。

紧接着,车里下来一个穿着红色唐装的白发老人。

那老人一手杵着金丝楠木拐杖,缓缓朝当铺内走来。

只见,老人摆了摆手,两个西装保镖就朝后退去,他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气息。

看到秦昭后老人眉头一皱,他把拐杖杵在地上,沉声道:“小娃娃,你家老板呢?”

秦昭轻笑一声,回答道:“老爷子,这家店的老板就是我!”

老人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眼前的秦昭才有十八九岁的模样,要说这个年纪的人能拥有这么一家气派的典当行,狗都不信!

“娃娃,我们进来坐会儿,等你家老板回来。”

白发老人虽然是在询问,但隐隐有一种压迫感在里面,让秦昭感觉老人是在下达命令而不是请求。

秦昭冷冷地说:“典当行的规矩,你知道吧?没有信物的人不能入内!”

当然黄泉典当铺并没有这条规定,但老人的语气有种颐指气使的感觉,秦昭自然也不想给老人好脸色看,于是就新加了一条规定。

再加上,如果老人没有古冥币,那秦昭根本不想和老人多费口舌。

“规矩!在这西京市,我朱武爷就是规矩!”老人拄着拐杖就要朝门内走来,而他身后紧紧跟着那两个西装保镖。

秦昭生前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还刚过实习期,要说公司老板是谁,他倒是一清二楚。

可说什么朱武爷、朱六爷的,他还真就是两眼一抹黑。

“朱武爷是谁?没听说过!”秦昭嘟囔了一句。

这话落在两个保镖的耳中,那就是纯粹的不给面子。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更何况现在秦昭打的不是狗的脸而是主人的脸。

两个保镖当即大怒,朝着黄泉典当铺就要走来。

可他们刚走了几步,就被老人阻止。

朱武爷是谁?

西京市最大的古董商,在古玩行业可谓是一手遮天,早就练就了一副人畜无害的假笑。

“那我今天偏要进这个门呢?”朱武爷笑吟吟地看向秦昭。

两个保镖闻言,立刻气势汹汹地朝门口走来,看样子是想把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教训一顿。

秦昭面无表情,只是轻轻挥了挥手。

“扑通!扑通!”

刚想冲进当铺的两个保镖如同断线的风筝般,直接倒飞出去几米,重重地砸在地上。

人有人道,鬼有鬼途,黄泉当铺也不例外,没有古冥币的人想踏进当铺半步,难如登天!

“这小子竟然能隔空伤人,莫非是什么隐世高手不成?!”朱武爷心中暗想,对秦昭是黄泉当铺主人的事情也信了几分。

朱武爷虽然心里早已掀起惊涛骇浪,但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他强装镇定从怀里拿出一枚古冥币。

看到朱武爷手中的古冥币,秦昭立刻换了一个笑脸,比了个虚请的手势。

这个老家伙,有古冥币不早拿出来,故意装什么神秘?

不过,有古冥币就意味着有交易,这一点秦昭还是很乐意的。

“贵客,请进!”

话音落下,朱武爷却迟迟不肯进入当铺,刚刚秦昭那一手隔空伤人的本事,让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但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朱武爷就咬了咬牙齿,缓步走进当铺中。

秦昭看着门口惊疑不定的两个保镖,笑了笑,随后走到交易台前。

“贵客上门,有何贵干?”

朱武爷规规矩矩地把古冥币放在交易台上,为了表示尊敬,他还特意用了双手。

看到自己的震慑起了作用,秦昭满意地将泛着青光的古冥币收回抽屉。

“老板,听说有了古冥币的人,就能等价交换任何东西对吗?”

朱武爷生怕惹到秦昭,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不少。

“对!但是咱得先走个流程,说出你的身份,想交换什么东西?”

秦昭的话,勾起了朱武爷的伤心事。

朱武爷本身是农民出身,后来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古董行业。

但古董这一行吃的就是死人饭,朱武爷要是心不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

对于自己犯下的错事,朱武爷是只字不提。

就是因为朱武爷的阴损事儿做多了,这报应没到他身上,却在他儿子身上应了。

朱武爷的儿子今年二十,刚刚成婚就瘫痪在床,成了植物人。

这些都不是难题,最主要的是朱武爷的儿媳妇,家境和朱武爷不相上下,为人刻薄,就等着朱武爷的儿子一命呜呼,好卷走朱家的偌大财产。

对于朱武爷家的腌臜事,秦昭并不感兴趣,他摆了摆手,示意朱武爷说正经事。

“我想救回我的儿子!”朱武爷抹了把眼泪,无奈地问道。

秦昭看着老人的落寞样,叹了口气。

“朱武爷,来这里交易的只能是手持古冥币之人!”

听到这话的朱武爷,顿时感觉心中如同五雷轰顶,一下子坐在地上,低声呢喃道:“完了……都完了……我只剩下一年寿命,朱家后继无人了!”

“你可以先把交易放在自己身上,然后再处理家事。”秦昭安慰道。

“对呀!”朱武爷一拍脑袋,爬起身来,激动地说:“我想换三年寿命,等一个奇迹,希望我儿子能醒过来!”

听到这儿,秦昭淡然道:“古冥币只是敲门砖,想换东西,就得有拿得出手的筹码来。”

话音刚落,朱武爷就给出了他的筹码,朱家一半的财产。

秦昭瞥了一眼天平,发现天平斜斜地压向小塔那一侧,也就是说朱武爷的筹码不够。

“不够!远远不够!”

听到这话的朱武爷心顿时凉了半截,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我名下的所有财产!”朱武爷沉声道,在这里他耍了个心眼,只要离开当铺后,他把财产转移到儿子名下,那自己名下就连根毛都不剩!

秦昭看着天平又朝小塔的方向下去了一截,便开口问朱武爷:“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是什么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