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总裁独宠小萌妻

总裁独宠小萌妻

小苹果12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两个月前凌悦薇被合租室友拉着出去玩,她一时兴起便多喝了几杯,只是没有想到,醒来后,身边竟然躺着一个陌生男人。后来她才知道,那个男人是沈氏集团的总裁。原本以为成年人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二人只要装作不认识就好,可是对方却把她当成了拜金女!如今凌悦薇怀了身孕,孩子父亲是沈白的消息不知道被谁爆了出去……

主角:凌悦薇,沈白   更新:2022-07-16 07: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悦薇,沈白 的武侠仙侠小说《总裁独宠小萌妻》,由网络作家“小苹果12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个月前凌悦薇被合租室友拉着出去玩,她一时兴起便多喝了几杯,只是没有想到,醒来后,身边竟然躺着一个陌生男人。后来她才知道,那个男人是沈氏集团的总裁。原本以为成年人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二人只要装作不认识就好,可是对方却把她当成了拜金女!如今凌悦薇怀了身孕,孩子父亲是沈白的消息不知道被谁爆了出去……

《总裁独宠小萌妻》精彩片段

 昏暗的房间,一丝月光倾泻下来,凌悦薇本就白皙的脸照的更加苍白,微微低头,看着手中的验孕棒,狠狠地咬住了嘴唇。

她猜得没错,自己真的怀孕了。

现在该怎么办?凌悦薇看了看自己的小腹,身后的电话忽的震动起来,拿起电话,竟是沈白打来的。

凌悦薇犹豫了一会儿,才拿起了电话,对方还未开口,自己却莫名的紧张起来,“沈……沈先生。”

“你欠我一个解释,确定了吗?”沈白看着窗外的夜色,想着白天看到的报纸头条,扯了扯勒的过紧的领带。

“沈……先生,我想这只是个意外,可早晨的报纸,我真的不知道。”凌悦薇听着沈白冰冷的声音,强压下自己的惊慌失措。

“也就是说,你真的怀孕了?”沈白挑了挑眉,直接将领带解开,扔到了桌上。

“是,可是……”

“你要多少,多少能封住你的口。”沈白看着桌上的领带,神色淡然。

“沈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凌悦薇愣愣,脑中忽的想起两个月前的事,室友硬拉着她出去玩,然后喝了很多酒,周围好多人,她好像喝多了,等她醒来后,身边多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沈白。

那是她的第一次,本来是想给自己喜欢的人,没想到,却给了一个陌生男人,想想,有些可笑。

而今最可笑的,却是那个陌生男人把它当成了交易。

“三百万?五百万?或者一千万?随你开。”沈白看着眼前电脑的黑屏,始终也想不起那个女人是怎么爬上自己的床的,他只记得喝了很多酒,然后一个女人带着他走进了一个房间,他隐约记得,那个女人身上,似乎有一股玫瑰花的香味。

可那之后的事情,全都想不起来了。

“沈先生,报纸上的料不是我报的,还有,这个孩子现在在我的肚子里,你说了不算。”凌悦薇低头蹙眉,这件事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吗?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陌生号码,想着刚刚的谈话交易,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是你爆料,谁会知道你怀……”沈白的话还未说完,只听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忙音,沈白一愣,直接将电话扔到了一边,狠狠地攥着拳头。

她,竟敢挂他的电话?

这个时候,正是他接手沈氏集团的关键时刻,他和沈家众多的接班人还在老爷子的考核阶段,怎么会出这样的负面新闻,居然还上了报纸头条,眼看十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况且不惜爆出自己怀孕,想多捞点钱的女人,能是什么好女人?沈白咬了咬牙,再次打了刚刚那个电话。

电话那边,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这个女人真是该死。”沈白气的咬牙切齿,却无计可施,只好拿出早上让助理查出的资料,看了一遍,直接拿起车钥匙,朝着地下车库的方向走去。

坐上自己的酒红色宾利,一脚油门踩下去,汽车发出不和谐的声音,离合抬起的那一刻,宾利快速冲出车库,想着资料上显示的地址,沈白很快来到了一栋小公寓的楼下。

这是一栋老旧的公寓,门牌号码早已看不清楚,沈白一边走一边猜测,找到了402,叩响了大门。

听到有人敲门,凌悦薇忽的愣住,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室友苏云说了,今晚不回来了,不会是坏人吧!凌悦薇想了想,赶紧抱紧手机,又拿出钱包里仅有的二百块钱,悄悄的走到了门口。

这里算是这个城市最乱的公寓了,无奈价钱便宜,她又缺钱,只好和苏云合租了这里,经常能在报纸上看到这里有抢劫的事件,凌悦薇想着,顺手拿起了厨房的菜刀,走到了门口,紧张的问了起来,“谁啊?”


 “开门。”沈白此刻早已急昏了头,用仅有的理智告诉自己冷静,音量还是没控制住。

这声音怎么怎么耳熟,凌悦薇想了想,却始终没想出这是谁的声音,不过凭着感觉,不像是好人,凌悦薇握紧了手中的菜刀,伸手摸了摸门把手。

“该死的快开门,凌悦薇你赶紧开门。”沈白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似乎太大,声音压低了一些,却掩饰不住心中的怒意。

他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自己认识的人吗?凌悦薇想着,直接打开了大门,只见门外,一张熟悉的脸在自己面前闪了闪,随着楼道里的灯闪动几下之后,那张脸瞬间消失在了黑暗中。

眼花了?

凌悦薇正要关上门,却被一双手拉住,等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大门关上的声音瞬间响起,屋子昏暗的灯光,忽的亮了起来。

沈白怒不可遏的脸,再次出现在凌悦薇的眼前。

“你……怎么……”一阵紧张,手中的菜刀瞬间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凌悦薇,你为什么挂我电话?”沈白看着身着粉色露肩睡衣的凌悦薇,宽大的睡衣下,里面的春光一览无余,刚刚盛怒的气势忽然减半,竟不知该怎么说下去,直接转过身,关了灯。

关了灯,整个房间瞬间暗下来,沈白只见凌悦薇一个轮廓,这才冷静下来。

“你怎么来了?”凌悦薇看着眼前的沈白,此刻黑着灯,她却依然辨认的出,他就是两个月前的那个男人,只是这会儿见他,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凌小姐,既然那张照片不是你报的料,那你说吧!想要多少钱。”沈白转身,看着凌悦薇,黑暗的视线中,借着月光,还是可以看出她的神色,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沈白看着一脸呆傻的女人,淡声说了出来,“你开个价,我出钱。”

“我没说要钱。”凌悦薇看着眼前身材颀长的男人,淡声开口。

“我知道,你母亲在医院住着,急需一笔手术费,前一个月申请贷款没成功,我帮你出钱,你,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沈白说完,神色恢复如初。

“你调查过我?”凌悦薇一愣,看着眼前的男人,身体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

“是调查过,怎么样?一百万可以给你母亲做手术,你若愿意,我现在就给你支票。”沈白看了看凌悦薇的退缩,准备一鼓作气的解决掉眼前这个麻烦。

掏出之前准备好的支票,转过身,将关着的灯打开,直接在支票上写上了一百万的金额,拿起支票,在凌悦薇眼前晃了晃,忽的看见凌悦薇白皙的肌肤,目光停了几秒,意识到问题,赶紧转身关了灯,此刻他看不见那白皙的肌肤了,脑中却开始搜索她宽大睡衣下的春光。

凌悦薇看着那支票,是,沈白说的都对,她是之前贷过款,可是银行没有同意,她还向亲戚借过钱,也没借来,她这些日子四处筹钱,却一筹莫展,可眼前,就有这么一笔钱,这笔钱足够救活妈妈,有那么一刻,凌悦薇竟动摇了。

她伸出一只手,试着接过那支票,谁知刚要拿过来,沈白忽的向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要接支票的女人,刚刚所有的遐想瞬间消失,对着凌悦薇冷冷说了起来,“你想清楚,拿了钱,你就算是同意了。”

罢了,交易也好,答应就答应,凌悦薇接过支票,看着支票上的字迹。凌悦薇低下了头,吸了吸鼻子,久久,也说不出一句话。

沈白见凌悦薇收了支票,目光更是冰冷,对着凌悦薇点了点头,转身打开了灯的开关,下一刻,拉开门,直接走出了大门。


 凌悦薇站在公交车站前,看着眼前的方向,这大热的天,在这里等公交车的就只有她一个人,擦了擦额上的汗,眼见计程车在她眼前按喇叭,她就是不舍得招一下手。

妈妈还要用钱,虽然手里有一百万,却不知道够不够,她不能乱花钱,只是等一会儿,没什么大不了的,咬了咬牙,继续等车。

好多天,她都在发愁母亲的手术费用,室友苏云是母亲的看护,也曾跟她说活,母亲这个病,是要做手术的,手术费用,是一笔天文数字,她即便努力一辈子,也未必能挣来那么多的钱,没想到,莫名其妙的,就得了一辈子都挣不来的钱,只是这钱,却是用她肚子里的孩子换来的。

不能去想值不值,更不能去想这样做对不对,她的无可奈何,也只有自己才知道。

沈氏集团。

一位老者坐在浅紫色的真皮沙发上,手中拿着一只刚刚从欧洲拍卖会上拍来的青花瓷杯子,细细的鉴赏起来。

“外公,你在这儿坐了半天了,想说什么直接说,我的确很忙。”沈白看着一直不肯说正事的外公,心急如焚的说了起来。

“你小子欠揍。”沈氏集团的老总裁沈青云拿着手中的拐杖,狠狠地敲了沈白的屁股两下。

“外公,这是在公司,不是在家里。”沈白看着外公,还好现在时间还早,员工们没来上班,这要是被她们看到,真是没脸见人。

“我的重外孙呢?”沈青云依旧看着手中的青花瓷杯子。

“外公别闹了,回去跟你下棋,我叫司机现在送你回去。”沈白说完,直接拿起了电话,刚拨了一个号,电话显示出了忙音状态。

“外公。”沈白看着沈青云按着电话的手,将电话丢在一边,无奈的坐在了一边。

“傻小子,你还不知道吧!你舅舅昨天联系了很多股东,今天要开股东大会。”沈青云说完,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呦!你看看我这老糊涂,光顾着说话,这会儿估计已经开上了。”

“你这老头,分明就是故意的。”沈白恼怒的看着沈青云。

“这么没大没小,真是把你惯坏了,你这名声啊!也实在是狼藉,要不你把我外孙媳妇找来,我若是看着顺眼,或许还能挽回局面,对了,前提是你要跟她结婚,你也知道,你这花花公子的名声不怎么好,不动真格的,没人信。”

“我为沈氏集团争取的利益,比舅舅大。”沈白淡定的说着。

“可你舅舅不会放过你,傻小子,沈家是个大家族,你又不是直系,有点危机感吧!我只给你十分钟时间,十分钟你还不决定,我就去遛鸟了。”沈青云悠闲自得的把玩着青花瓷杯,似乎刚刚说的事情跟自己毫无关系。

沈白看着沈青云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了看时间,十多年的心血,他绝对不能让人夺走,不管是谁都不行,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那个女人。

他现在得给凌悦薇打个电话才行,打了电话,那边却是关机状态。

这女人,没事关什么机!沈白想着,直接拿起电话,拨了个内线,很快,电话接通了。

“安琪,通知各大医院,找一个叫凌悦薇的女人,不管她要干什么,都要等我到了之后。”沈白说完,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沈青云,快步走出了办公室,直接奔向车库,取了车,直接奔向A市最廉价的妇科医院。

第4章 第二个交易

沈白开着车,以最快的时速到了A市最廉价的医院,将车停在路边,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

“沈总,A市三甲医院都查了,没有一个叫做凌悦薇的病患。”安琪翻了翻本子,再次确认后,才将本子合上。

“行了,我知道了。”沈白说完,抬起头,朝着眼前的仁爱医院走去,这是一家私人开的医院,各种设施欠佳,唯独费用,低的不能再低,他敢确定,凌悦薇一定在这里。

沈白一边走着一边寻着凌悦薇的身影,只见走廊边到处堆积着针管和吊瓶一类的医用垃圾,刺鼻的消毒水味充斥在空间中,沈白捂着鼻子,依旧四处寻找。

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凌悦薇,沈白在一个窗口处停下了脚步,难道是自己猜错了?着急的看了看表,这会儿已经过去八分钟了,即便找到,怕也是晚了。

攥起拳,砸了砸旁边的墙壁,来不及了,老头子一定已经走了,沈家于他,若没有外公的支持,怕是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沈白想着,拿出电话,拨通了沈青云的电话。

“外公,对不起,我没找到凌悦薇。”沈白对着电话,有些沮丧的说了起来。

“那外公也没有办法了,你自求多福。”沈青云放下电话,走出了沈白的办公室,拿起了寄放在秘书小姐那里的八哥,走出了沈氏大楼。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嘀嘀声,沈白直接看向窗外,忽的,一个身影快速进入他的视线中,是凌悦薇,目标在二楼,锁定目标,沈白快速跑到了二楼,在二楼楼梯口,成功堵截了他的目标,凌悦薇。

“凌小姐。”沈白调整了一下呼吸,将手放在了裤线两侧,特别正式的点了点头。

自己又看花眼了?凌悦薇看着眼前的人,使劲儿揉了揉眼,额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滴在衣服上,顺势胡乱擦了擦额上的汗珠,睁开眼,只见眼前果真是沈白的身影。

“凌小姐,现在咱们再谈一笔交易如何?”来不及废话,沈白直入主题。

“交易?”听到这个词,凌悦薇皱了皱眉,他们之间的交易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怎么又来谈交易,是沈白觉得钱给多了吗?凌悦薇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目视前方,“沈先生后悔了?”

“是。”沈白点了点头,“这个地方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

“钱我已经收了,沈先生后悔也晚了,昨天沈先生说的话我还记得,这钱……这钱即便你后悔,也拿不回去了。”凌悦薇说完,看了看沈白一脸的冰冷,随即低下了头。

他大概是后悔了,一百万,是一笔大数目,凌悦薇想着,将头低的更低,如果没有看见之前的支票,或许她还能面对此刻的沈白,可是她看见了,那支票他若想收回,之前为了下定决心接受支票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我没打算收回之前的钱,相反,我还想再给凌小姐一笔钱。”看着凌悦薇身着朴素,手中提着的更是一款犹如塑料袋一般的大包,看了看周围,轻声说了起来,“你现在跟我走一趟,我再给你二百万,如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