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腹黑大佬的二婚娇妻

腹黑大佬的二婚娇妻

望北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清欢结婚三年,努力做一个好媳妇,不辞辛劳的照顾丈夫和婆婆,可是三年时间里,丈夫在外花天酒地,从没碰过她,婆婆却一直骂她不能生养。面对婆婆的辱骂,顾清欢无法辩解,只能忍下所有的委屈,尽量维护这个家。一次意外,让她看到了丈夫的肮脏事,她绝望的走出家门,遇到了重伤的霍南,阴差阳错下,与他一夜纠缠。后来,人人都知道霍家大少爷有了心尖宠,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主角:顾清欢,霍南   更新:2022-07-16 08: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清欢,霍南 的武侠仙侠小说《腹黑大佬的二婚娇妻》,由网络作家“望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清欢结婚三年,努力做一个好媳妇,不辞辛劳的照顾丈夫和婆婆,可是三年时间里,丈夫在外花天酒地,从没碰过她,婆婆却一直骂她不能生养。面对婆婆的辱骂,顾清欢无法辩解,只能忍下所有的委屈,尽量维护这个家。一次意外,让她看到了丈夫的肮脏事,她绝望的走出家门,遇到了重伤的霍南,阴差阳错下,与他一夜纠缠。后来,人人都知道霍家大少爷有了心尖宠,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腹黑大佬的二婚娇妻》精彩片段

乔诗语强忍住胸口想要呕吐的欲望,按掉了监控设备。

这就是她的丈夫,结婚三年,从来不碰她。却在外面花天酒地,声色犬马。

门口传来砸门的声音,婆婆王书兰又在外面叫嚣。“你又躲在房间里做什么?远帆不在家,你想造反了是不是?结婚三年,你连个蛋都下不出来,你还有理了?还不出来做饭?想饿死我吗?”

呵呵,生孩子又不是一个人的事,难道要我单细胞繁殖不成?

乔诗语强忍住反胃感,拉开门去了厨房。

这就是她的家庭妇女生涯,自从到了莫家她放弃了独立自主的工作机会,放弃了自己的一切。以为只要她努力了,付出了,总会得到莫远帆的心。可现在看来,她放弃了所有,得到的不过是他们全家的厌恶。

她心里的苦,又有谁来在乎?

“啊!乔诗语,你是不是疯了?叫你做菜,你在菜里掺血要恶心死我吗?”

耳边又传来王书兰的聒噪,乔诗语这才发现她竟然切到了手指,可是她却半点也感觉不到疼。

看着那鲜红的血液,和婆婆忌惮的样子,让她心里仅存的那点叛逆的因子猛然叫嚣起来。

夜,深沉。

狭窄污秽的街道上,乔诗语神情麻木的往前走。心里却澎湃着一股即将得到释放的快感。

这里是整个容城最底层的贫民区,因为正在开发,到处都是破败的废墟。

但正因为如此,也是更多下层乞丐和酒鬼密集的地方。莫家不待见她,却又不肯让她离婚,那么她就恶心她们一回。

“嗯......”

角落里传来呻吟声,乔诗语大着胆子走过去。

昏黄的路灯下,一个男人正躺在那里。身上的衣物都被血迹沾满了,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貌。

这一带打架斗殴很厉害,这肯定也是一个小混混。

咬了咬牙,乔诗语伸手解开了男人的衣扣。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猛烈的跳动。

男人坚实的胸膛已经袒露出来,带着凉意,触碰的乔诗语的肌肤上,每一寸都是战栗。

最后一颗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微弱的呵斥,“你干什么?”

乔诗语浑身一震,男人睁开的眼睛瞪着她,如同鹰眸般犀利。有那么一瞬间,乔诗语竟然生出了想要逃走的欲望。但是想到莫家人吃了苍蝇的样子,她还是忍住了。

男人浑身紧绷起来。

轻轻吻掉了女人的泪珠。


蜀香苑酒楼三楼的大厅之中座无虚席。

杜家是南屏市排名前二十的企业,人脉辽阔,各界政要、显贵前来相贺,气氛一片喜悦。

可坐在一旁,身为今天女主角的杜薇薇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邻桌,不少老总看向杜薇薇的眼神中,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

以前他们就觊觎杜薇薇的美色,但奈何杜薇薇性格倔,宁死不从。

现在他们都知道杜家给杜薇薇找的夫婿是一名强歼犯,这也证明杜家正在将杜薇薇边缘化,他们就不相信,今后杜薇薇还会像以前那么倔。

"爸,沈东到了,在大门外面候着呢。"

杜兴淳来到父亲杜庸的身旁,俯身轻声道。

杜庸闻言,站了起来,将原本佝偻的身子挺得笔直,走上舞台,慷锵有力的说道:"感谢诸位能在百忙之中前来参加我孙女杜薇薇的婚宴,此乃我们杜家的荣幸。"

"想必我这个孙女,大家都非常的熟悉,不仅貌比西施,还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工作狂。"

"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尽管我这个当爷爷的心中有万般的不舍,但也不能因为我对薇薇的宠爱而阻挠她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自此,我希望你们小两口能相濡以沫,百年好合,早日让我抱上重孙。"

话音未落,台下掌声雷动。

可这番话传进杜薇薇一家三口的耳朵里,却倍感恶心。

什么溺爱?

什么不舍?

全他妈是狗屁。

从小,杜薇薇不仅从未在爷爷身上感受到丝毫的疼爱,反而还惨遭嫌弃和白眼,只因为她是女孩子。

在她爷爷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中,女孩只是一个赔钱货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她在工作中表现出色,为杜家公司拉来源源不断的项目,估计他们一家四口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老乌龟,信口雌黄,张嘴就来..."

看着杜庸在舞台上绘声绘色的表演,王云霞已经是怒不可遏,拽着拳头就想冲上去为薇薇讨一个公道。

可她刚站起身,杜兴国就死死的拦着她,神色哀求道:"云霞,别冲动,惹怒了老爷子,薇薇的工作和前途可就毁了。"

"前途?嫁给一个强歼犯,还有什么前途?"

说着话,王云霞再次潸然泪下。

杜兴国满脸哀怨,抬头看了一眼一脸死气沉沉的杜薇薇,没再说话。

"接下来有请我的孙女婿沈东给大家打一个招呼。"

这时,杜庸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舞台对面的大门缓缓打开,礼花触放...

有人欢喜有人忧,杜兴淳父子俩笑得开花开朵。

他们俩可是劝了杜庸老爷子整整三个多月,这才成功将杜薇薇嫁给了一个强歼犯,以后他们在杜家公司的地位,将无人再敢威胁。

然而,当大门打开时,不少人都呆滞住了,热闹的场面顿时戛然而止。

"他就是沈东吗?怎么还抱着一个小孩?"

"难道那个小孩就是杜薇薇的女儿?沈东这小子可以啊,当一个接盘侠都如此的理直气壮。"

"他一个刚刚释放的强歼犯想要混一口软饭吃,还不得好好表现表现?"

众人纷纷议论,皆是对沈东的嘲笑。

杜薇薇未婚先孕的事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当初杜兴淳还想要以此将杜薇薇赶出杜家,毕竟未婚先孕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本就是耻辱,更何况还是身为豪门的杜家。

但杜庸老爷子心知肚明杜小艾的来历,于心不忍,并没有深究,不过对于杜小艾这个重孙女,他从未认可过。

可现在,当他看见沈东居然抱着这个孽种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时,老脸瞬间拧成了一团,这不是把杜家的颜面按在地上摩擦吗?

"小艾?!"

对于女儿突如其来的出现,杜薇薇急忙冲了过去。

"叔叔,她就是我妈妈,以后你也要保护她好不好?"杜小艾捧着沈东的脸,满脸的真诚与期盼。

"小艾,你瞎说什么呢?"

杜薇薇神色慌乱,将小艾从沈东的怀里夺了过来。

沈东苦笑了一声,看着杜薇薇那双布满泪痕的双眸和憔悴的脸蛋时,心中泛起一阵心疼。

可他还未来得及说话,杜薇薇的堂哥杜天佑笑眯眯的走上前:"妹夫,可以啊,真有你的。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这么快就搞定了小艾,以后我也就可以放心的把薇薇交付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

杜薇薇怯生生的将脑袋抬起来打量着沈东,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她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感。

不过,也并没有多少好感。

因为在她看来,沈东肯定是和大伯杜兴淳他们联合好了,来折磨自己的。

突兀的,杜小艾指着杜天佑对沈东尖叫道:"叔叔,就是他平时欺负我和我妈妈,他还打过我的屁股和脸,好疼的,还抢我的零食..."

"小艾,你别瞎说。"

杜薇薇急忙捂住杜小艾的小嘴。

身为母亲的她当然知道这些事情,但奈何杜天佑在杜家身受爷爷的溺爱,她也只能将这口苦水往肚子里咽。

杜天佑哈哈一笑,刚准备为自己辩白。

啪--

突然,一道厚重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大厅。

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包括杜薇薇。

等她回过神来,低头一看,发现杜天佑狼狈的躺在地上,左边脸又红又肿,面目狰狞冲沈东叫嚣道:"狗杂碎,你居然敢打老子..."

"这个接盘侠够牛气的。"

"杜天佑可是杜老爷子的宝贝疙瘩,这小子敢打杜天佑,以后这碗软饭是吃不了喽。"

"胃不好就老老实实的盘着吃软饭,何必逞英雄呢?"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王云霞夫妇俩满脸忐忑的互视了一眼。

王云霞率先开口,阴阳怪气道:"你如果有这小子一半的硬气,我们也不至于被欺负得这么惨。"

杜兴国看着刚刚对自己出言不逊的侄儿被教训,心中却并没有丝毫的高兴,反而格外担忧,喃喃道:"他脾气这么暴躁,以后他欺负薇薇和小艾,那可如何是好?而且这么一闹,老爷子肯定会生气的,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王云霞闻言,心中刚刚吐出的委屈又被惶恐所占据。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

“这不是整形手术吗?!为什么要动我的孩子?”

“傅北平呢?我要见他,我是傅太——”

啪!

耳光声骤然响彻手术室,沈千寻白皙的脸迅速鼓胀起来,纵横交错的疤痕显得格外瘆人。

她死死瞪着那医生,想要张口怒骂,却听他道:

“沈小姐,你杀了傅老夫人还想继续做傅太太,怕不是在痴人说梦吧!”

医生摆弄着泛着寒光的手术刀,森然一笑。

“实话告诉你,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为了不让沈小姐肚子里的孩子耽误审判结果,傅总亲自下令要处理掉这块碍事的肉!”

耳边残忍的话顿时让沈千寻面色惨白,浑身颤抖。

什么意思?

傅北平......为了让她能够判死刑,不惜打掉他们之间的孩子?

那也是他的孩子啊!

他毁了她的脸还不够吗!

沈千寻仿佛置身于冰窟,浑身冷的发抖,心脏像是被什么扯开了似的,痛到无法呼吸,脑子里不断闪过这段时间不可思议的一切。

三个月前,她的婆婆,意外死在了她的面前,因案发现场只有她一人,所以傅北平认定就是她做的。

他们青梅竹马十年,婚后三年。

他不信她也就罢了,甚至都不肯听她的解释,把她送进监狱后,还买通了犯人毁了她的脸。

她奄奄一息,被狱警发现这才被送进了医院,却没想到,它又是个圈套!

“行了,赶紧动手。”那些医生不耐烦了。

沈千寻怔怔望着头顶刺目的白光,身子仿若破布娃娃,任由那些人摆弄,可就在陌生大手触上小腹的那一刻——

不,她不能就这么妥协!

她想要这个孩子!

女人绝望的双眼倏地一闭,再睁眼时,沈千寻脑子乍然清明。

趁众人不注意时,一脚踹倒周边的仪器,迅速翻身而下,径直往门口跑。

然而还没等她出门,一个人影突然窜了出来。

是傅北平的心腹,他的贴身秘书,莫肖。

沈千寻刚要侧身离开手术室门口,但终究不敌训练有素的莫肖。

他手起手落,一记横劈,沈千寻瞬间倒在了地上。

......

沈千寻是被疼醒的,她想起身查看周遭环境,谁知身子骤然一轻,还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苦——

不对!

她下意识伸手去探小腹,一片平坦,上面只剩下一个还没缝上的血窟窿。

孩子没了。

她的孩子没了......

沈千寻低声喃喃,神情恍惚,最终颓然倒在冰冷的地上,泪珠控制不住地滚落。

那一刻,她所有的力气,所有的求生意志,缓缓地流失。

傅北平......

你好狠的心。

“哐!”小屋的大门忽然被推开。

“千寻?这是谁干的?!”

耳边传来一道男声,声线清朗,语气愤怒。

沈千寻虚弱的睁开眼睛,白唇张了张,不料声音嘶哑得难以出声。

“你别说话,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傅北平那个混蛋......!”男人红了眼,眼底的怒意几欲燃烧他的理智。

早知如此,他当年就不应该把千寻让给傅北平!

傅北平啊......

是了,傅北平害她至此!

沈千寻猛地攥紧拳头,眼底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凭着最后一丝意志,低吼道:“明渊,带......带我走!我,要......报仇!”

......

衿贵冷傲的男人走在医院的走廊上,他面色阴沉如墨,周身的气压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她在哪?”

“回总裁,太......沈小姐她在312病房。”

保镖低着头,大气不敢喘一声。

刚才傅总还谈着生意,结果一听说沈小姐出事了,就马不停蹄的往这边赶。

明明已经吩咐过莫特助过来了。

那可是三十亿的生意啊......

傅北平冷眸微眯,立刻推开房门,满地鲜血,床上空无一人。

他心底猛的一沉,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微弱的啼哭声。

顺声看去,只见医生怀里抱着个一个不足月份的小婴儿,瘦弱得只有他巴掌那么大。

“傅......傅总。”医生看着眼前的男人,冷汗直下,他眸子一转,立刻哭喊出声:“傅,傅总,是沈小姐威胁我这么做的呀!”

“她说,她说这孩子是孽种,只会影响到她未来的幸福,非要我打胎,我也是拼尽全力,才让您的孩子活了下来!”

他越说,傅北平周身的气压越低。

傅北平眼眶逐渐猩红,嘴里一阵发苦:“她人呢?”

“刚刚,刚刚跟一个男人走了。”

为了逃跑,不惜堕胎。

真是好样的!

傅北平的眼中蕴含着巨大的怒气,冷冷吐出一个字:“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