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有着四个姐姐的无敌赘婿

有着四个姐姐的无敌赘婿

忆苦本尊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天华是苏家的上门女婿,两年前,他低调入赘苏家,成为别人眼中的废物女婿。入赘两年,苏家人除了小姨子,没有人看得起他,就连妻子苏雪妍对他也只有厌恶。陈天华恢复身份时,人们惊讶的发现,曾经被人踩在脚下,肆意践踏的窝囊赘婿,竟然有四个女神级别的姐姐,姐姐们个个都是大佬,个个都是宠弟狂魔。

主角:陈天华,苏雪妍   更新:2022-07-16 08: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天华,苏雪妍 的武侠仙侠小说《有着四个姐姐的无敌赘婿》,由网络作家“忆苦本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天华是苏家的上门女婿,两年前,他低调入赘苏家,成为别人眼中的废物女婿。入赘两年,苏家人除了小姨子,没有人看得起他,就连妻子苏雪妍对他也只有厌恶。陈天华恢复身份时,人们惊讶的发现,曾经被人踩在脚下,肆意践踏的窝囊赘婿,竟然有四个女神级别的姐姐,姐姐们个个都是大佬,个个都是宠弟狂魔。

《有着四个姐姐的无敌赘婿》精彩片段

她试图拉着一旁的被子,来遮挡住自己那衣不蔽体的样子。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顾微就不知道了。

她只记得那句季晨还没喊出口,眼前的人就扭打在一块,接着自己便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在熟悉的家里。

只是那个熟悉的人却不在,后来问了佣人这才得知他有拍摄,得知她无碍后便去了国外。

清醒后的顾微脑子很乱,那天的事情,就像走马灯一样在自己眼前回放。

似有似无的,季晨那通红的眼总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顾微有些心神不宁,她打了很多通季晨的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问到他经纪人,经纪人却说他在忙拍摄。

之后的几天里,顾微一次次的电话都被经纪人用理由搪塞。

顾微自然清楚,哪里是什么拍摄忙,只是季晨在躲避自己。

她想要去解释这个事情,只是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一直到一周后季晨回家。

顾微笑着上前去接他,只是换来的却是那个男人的疏离。

之后,她和季晨解释了那天的事情,只是他却好像没有多大的反应,当晚就搬去了客房。

之后的一周里,两人陷入了冷战。

无论顾微怎么去解释,这个男人却始终是那副冷漠的态度,最后顾微也觉得彼此需要冷静。

只是她没想到,冷静之后换来的,却是她在酒会上被季晨强行拖到酒店,然后那般羞辱。

那一夜,是那件事发生后,季晨第一次和自己说那么多的话。

只是那些话,却好似无情的手将顾微推进了无底的深渊中,除了恐惧再无其它。

顾微从往昔的回忆中缓过神来,手机适时地响起,是经纪人打来的电话。

原来是昨日季晨带着自己走时脸色不太好,被媒体拍到了。

很快,网络上便铺天盖地的议论微尘夫妇貌合神离。

微尘是她和季晨的粉丝取的情侣CP名,各大营销号一出,一夜之间,顾微和季晨便被纷纷送上了热搜。

“微微,我说的话你有听吗?”经纪人再问了一声。

顾微这才回过神来,简单的应付了几句后挂断电话。

她挣扎着起身,看着身上被那男人留下的星星点点的痕迹,脑海中似乎还回荡着季晨那些伤人的话。

季晨其实在圈内算是好脾气的男人,顾微能够和他走到一起,也是因为他对自己是真的很好。

好到顾微觉得自己错过了之后,怕是这辈子再也遇不到别人。

从相恋走到结婚,两人很坦率的面对大众,丝毫不像其他艺人那般藏着掖着。

只是明明该被所有人羡慕的一对,没想到会走到这样的田地。

顾微忍不住苦笑,若是自己能够去解释清楚,是不是不会这样。

只是想到这里,忍不住低眉。

解释?季晨能听得进去解释吗?

又或者说,那个温柔的男人似乎在那日在酒店撞见那样的一幕之后,甚至不愿意和她再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更别说给一点点解释的时间了。

简单的收拾了自己一下,顾微便回到了家中。

听佣人说,季晨清晨回来换了身衣服便再次出门了。

当着佣人的面,顾微垂下眼睑将那丝失落掩饰的很好。

回到房间洗漱好后,她呆坐在窗前,脑子里有些乱。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到她似乎好像都没回过神,便一下子从那幸福温暖的天堂跌落到了凡尘。

没一会,家中的佣人来敲着门,说是季晨的母亲来了。

听到婆婆来了,顾微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下了楼。


若是她不喝那杯酒,神志清醒,没有走错房间该多好!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还是那个幸福的韩月,还是被顾槿宠着爱着的韩月。即将嫁给爱了十年的顾槿的韩月。

韩月失魂落魄的走在熟悉的小道上,记忆回到了三个月前,毕业晚会的那天。

韩月只记得,她喝了那杯酒之后,神智开始涣散,浑身燥热,只想找个凉快的地方,缓解心理那股渴望。

即使有那么一丝丝的清醒,她还记得,啊槿塞给她的那张房卡,数字919。她心里默念着919,一路朝房间找去。

保洁员,刚从616房间里退出来,为房间的专属客人,换上了新床单。关门的时候,门牌号被她拿的清洁器挂了一下,数字倒过来了,急于离开的她并没有发现。

一个醉醺醺的,满脸潮红的女孩子,从正在整理东西的保洁员身边,脚步踉跄的经过。

她朦胧间,看到数字919,心中一喜,本想刷卡,手刚放到门把手上,门已经开了。

难道啊槿这么早就回来等着她?

回到安全的地方,她绷紧的那个神经终于放松,倒到了床上。

保洁员,看到她手中的门卡,也没多想刚才她是否锁上了门,推车离开。

躺在床上的她,身体越来越热。

梦里她积极的配合他,实在是太累,太困,一直没能睁开眼睛看他一眼。她安心的被他搂在臂弯里睡觉。

意识同样涣散的李绍,终于能够得到他女神,他格外的温柔。低声哄着她,承诺要给她幸福。“安安,我爱你”在睡着前,他对她说。

可惜,韩月已经沉沉睡去。

韩月是被热醒的,她刚一动,他有了转醒的迹象。想到昨晚的那个断断续续的梦,她还以为是梦。醒来看到了身边的人,身体就像车轮子压过一样,隐隐作痛,想着昨晚的是她早已想要嫁的人,她心里如同吃了蜜一样甜。

他宠她爱她入骨,她爱他深入骨血。

她从他的臂弯里抬起头,想要说声“早安”,话还没说出口,被她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不是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的脸,李绍怎么在她的床上?!

她尖叫了一声,捂着脸,低喃着“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肯定是她醒来的方式不对,闭上眼,低喃“不是真的,一切都是做梦,做梦,不是真的。”深呼吸,慢慢放下手指,希望一切都是梦。再次睁开眼,当看到还是李绍,她脑子轰的一声,只剩下“怎么可能?!”

她拿着枕头,疯狂的向他的脸上打去,“怎么是你,怎么是你?!”

李绍是被砸醒的,女神还真疯狂。本想好好的哄一哄,睁开眼,看到的是披头撒发,红着眼睛的韩月?

他有一瞬间的呆愣,随即脸上乌云密布。大手掐着她的脖子,阴冷的问“说,你是怎样进来的?有什么阴谋?”

韩月被掐的几乎快窒息了,她只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死了倒好,她已经不干净了。

她停止了挣扎,眼前已经开始发黑。

“想死,没这么容易。”李绍放开了那双手,嫌弃的用纸擦了又擦手指。

“为何要爬上我的床?”

“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李绍与韩月几乎同时开口问对方。

她是怎么替换掉安溪的?

那群蠢货!

安溪被送到了哪里?

“滚”李绍把韩月从床上拽了下去。

韩月被他大力的拉扯,光着身子被他推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她赶紧捡拾勉强还能穿的衣服。

慌乱中,怎么也套不上牛仔裤。

李绍大力的把支票,拍到了她的脸上,阴狠的说“既然这么想卖,就给你个好价格。”

韩月怒瞪他,毁了她,还如此的羞辱她。努力说服自己别流泪,别在什么也不是的人的面前流泪。

万分委屈的穿上了衣服,拿着支票看了看。

“呵,十万?”她嘲讽的看着他。

“李大少,很有做鸭的潜质,就送给你作为补偿,毕竟是我睡了你。”韩月把支票扔给了他,头也不回的逃了出去。

李绍阴沉着脸,迅速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厉声问“人呢?”

“什么?已经送到了指定的房间?”他额头青筋暴突。

“蠢货!shit!”他赶紧穿上衣服,出去找安溪。

明明说好是616的,为何会送到其他的房间?

他慌乱的找着,突然眼睛一眯。

919,919,两个一模一样的房间号?

明明他是刷卡进入的呀?

等等,一群蠢蛋。

他赶紧找人打开919的房门。


“给本宫将她绑上去!”

只听一声娇叱声响起,一个浑身血迹的妇人被士兵绑上了皇城城门的城墙上,妇人脸色蜡黄憔悴,却难掩着她倾城的美貌。

她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眸此时含着滔天的恨意,看着刚才下命令的女子,用尽全身力气咒道:“沈婧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咯咯!”被妇人诅咒的女人身上穿着银色盔甲,看起来英姿飒爽,但是和被绑在城墙上的妇人相比,面貌稍有逊色,眉目间更满是戾气。

此时她听到妇人的诅咒,笑得极其开心,眼里尽是嘲讽的目光,“做鬼也不放过我?那你倒是试试看。你别忘记了,你们谢家不奉新君已经被全家抄斩,如今谢家只等你和谢淮南下去和家人团聚,我们姐妹之情一场,姐姐,妾身怎么能让你和家人阴阳相隔呢?”

此时被绑在城墙上的,正是谢家如今剩下的唯一嫡女——谢如琢,新帝萧君涵还是皇子的时候的王妃。

谢氏一族,是传承百年的望族世家,谢如琢祖父谢晟礼曾为帝师,谢氏一族辅佐高祖皇帝夺得天下,随后封侯拜相,可谓门第显赫,当年谢家嫡女谢如琢嫁于二皇子萧祯的婚礼轰动皇城,谁能想,在二皇子萧祯登基之后,谢家因不敬皇族的罪责被满门抄斩,而二皇子妃谢如琢被贬,沦为阶下囚。

此时,谢如琢听到面前这位曾经被她当做姐妹的侧妃沈婧慈的话,眸光渐渐黯淡,眼圈红了起来,是她害了谢家,如今,她唯一的兄长谢淮南是谢家唯一的子嗣,他绝对不能死!

谢如琢想到这里,狠狠咬破了苍白脱皮的嘴唇,口中蔓延着腥味刺激着她的神经,看着面前讥讽地看着她的沈婧慈说道:“沈婧慈,你恨的人是我!要杀要剐随便你!在大牢里,你已经折磨过我了,难道你就不能放过我哥哥,看在以前我如此帮你的份上!”

沈婧慈听到谢如琢的这番话,得意地笑了起来,笑话!斩草不除根,这不是养虎为患?

沈婧慈想到这里,她抱着手臂,脸上难掩高傲地说道:“谢如琢,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在你的脸上贴金,以前你帮我?笑话!这是本宫听过的最大的笑话!你帮过我什么?你抢了我男人,夺了我王妃的身份,让我成为他的侧妃,这叫帮我?”

“你......”谢如琢听到沈婧慈的话语,呼吸一滞。

还没有等谢如琢说完话,只听到沈婧慈冷哼了一声,得意地说道:“要不,你跪下好好的给磕几个头,说不准本宫什么时候觉得满意了,放你哥哥一马,哈!”

谢如琢听到沈婧慈的条件,她眼眸顿时一缩,她祖父教导她,身为谢家人,绝对不能弯腰,可是,如今面临危机的是她的兄长,唯一的兄长!

谢如琢压下喉中涌出的一阵腥甜,咬牙对着沈婧慈低下头:“我求你!”

“呵呵呵!”沈婧慈听到谢如琢的话语,仰头笑了起来,等到她笑完之后,她脸色一沉,“来人,传信给谢淮南,告诉他,他的亲生妹妹在我手中,明日之前速来见我,否则,我就把谢如琢吊死在皇城墙门!”

“你!”谢如琢听到沈婧慈出尔反尔,她气得脸色涨红,目光如刀,恨不得杀了面前这个女人。

傍晚,一阵马蹄声从远处而来,为首之人正是谢淮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