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神级战医

神级战医

生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叶凡便改名换姓,苟在了一个小镇子上,做起了小小村医。有事的时候替乡亲四邻看看病,无事之时,四处走走,日子也算惬意。这是这样闲适的生活,被一个突然间闯入的女孩打破。女孩名为李沁,是名门望族李家的千金小姐,她来到小乡镇的目的,只为请他回到京城给一个重要人物瞧病。当初的叶凡早在五年前便死在了京城,如今他并不想去理会那些繁杂事……

主角:叶凡,李沁   更新:2022-07-16 08: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凡,李沁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级战医》,由网络作家“生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叶凡便改名换姓,苟在了一个小镇子上,做起了小小村医。有事的时候替乡亲四邻看看病,无事之时,四处走走,日子也算惬意。这是这样闲适的生活,被一个突然间闯入的女孩打破。女孩名为李沁,是名门望族李家的千金小姐,她来到小乡镇的目的,只为请他回到京城给一个重要人物瞧病。当初的叶凡早在五年前便死在了京城,如今他并不想去理会那些繁杂事……

《神级战医》精彩片段

青石镇,一间极为简易的平房里,叶凡闭着眼睛背靠在躺椅上,全然一副惬意模样。

下一位!

叶凡懒散的喊着,翘起了二郎腿,心里非常的惬意,貌似死人的生活也不错。

这个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位妙龄女子,身材高挑出众,皮肤细腻,尤其是那张脸,惊艳的能够让人一眼记住!

一身雪白的纺纱长裙,将她的气质淋漓尽致的凸显了出来,一步一移,让人挪不开眼睛。

坐下,把手伸出来吧。

叶凡依旧是闭着眼睛,但是他的鼻子却在微微的翕动,因为有一股淡香传入了他的鼻子当中!

那女人并没有坐下,而是淡淡的看着叶凡,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但即使是这样也削减不了她的光芒。

哎,你说那女人找叶哥干嘛?

这我哪知道,但是青石镇好像没有这么一号人,看她身后的保镖,谁请的起?

不过,她是真的正啊!

门外,两个黄金单身汉已经开始纷纷的议论起来,可见这女人的魅力!

那女人微微偏头,身后的保镖顿时心领神会,坐在了叶凡的对面,伸出了胳膊。

尺脉低沉,外强中干,你这是肾虚的表现啊!

叶凡毫不避讳的说着,脑海之中下意识的补充了些不可名状的画面,收回了手。

听着叶凡的诊断,那保镖憋的面红耳赤,因为叶凡说的句句所实!

小姐,我

李沁扬了扬手,对于这种事情,她根本就不感兴趣,所以不用跟她解释。

一双秋眸盯着叶凡,心里在嘀咕着,就这么个口无遮拦的登徒子,是自己要找的人吗?

爸爸不会搞错了吧?

请问,你可是叶凡?

李沁开口问道,自始至终她的眼睛就没有离开叶凡,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她的手一直在攥着。

可见她内心的紧张!

听到这声音,叶凡的眼睛猛地睁开,当他看到李沁之后,脸色浮现出一抹不悦。

叶凡?什么叶凡,这位美女是不是认错人了?

叶凡不承认的说道,在青石镇他的确姓叶,只不过不是叶凡,而是叶修!

李沁向前迈了一步,眼神非常的认真,双手拍在了桌子上。

你就是叶凡!

李沁肯定的说道,让叶凡颇为的无奈。

叶凡略微的擦了一下鼻子,轻按了两下手臂,那飚血的冲动立马静止了下来。

这位美女,我是叶修,不是你所说的叶凡,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没事的话就请离开吧。

叶凡有些迫不及待的下了逐客令,虽然李沁的面容让他感到十分的惊艳。

但是那个叶凡早就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只不过是叶修而已。

看着叶凡矢口否认,李沁心急如焚,但她刚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叶凡直接站起了身子。

大伙,今天不治病了,明天再来吧。

说着,叶凡直接关上了门,双手轻轻一推,将李沁等人直接就关到了门外!

靠在门上,叶凡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嘴里嘟囔着,真是麻烦,做个死人都没得清静。

慢慢的,叶凡点燃一根烟,轻轻的吸了两口之后,目光变得无比的深邃凝重!

在他的眼里,仿佛出现了五年之前的画面,那一刀,可是真真的伤了他的心啊。

被推出门外的李沁一脸的沮丧,气鼓鼓的掐着腰,望着紧闭的房门,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姐,要不要我们把门撞开?

李沁身后的保镖问道,他们可都是经过正规训练,被李家以高薪聘请来的保镖,能力很强!

不用。

李沁摇了摇头,这个叶凡肯定是故意躲着他们,所以硬闯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爸爸给她的任务是,把叶凡带回首都,可千万不能惹怒了他,否则事情更难办!

李沁正在苦思冥想,在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老头,拄着拐杖,行动不便的样子。

小凡,怎么这么早就关门了?

那老头抬起拐杖敲了敲门,他知道叶凡就在里面,平常的时候,都会在这里找他。

叶凡在门里头听到了老头的声音,猛的一拍脑门,这个小老头,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老爷爷,你说的是里面的叶凡吗?

李沁有些激动的问道,因为她清清叶叶的听到,他刚才叫的是小凡!

那老头点了点头,看着李沁,嘴里面发出了啧啧的声音,啧啧你这丫头生的好生俊俏,来找叶凡看病的?

没错,不过他刚才不承认自己是叶凡,还说自己是叶修,这是怎么回事?

李沁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她并不是很清叶这里的事情,自然要多问一些。

听到这话,那老头有些愣神,面色严肃的看着李沁,你不是青石镇的人?

是啊,我是从首都来的!

那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面对这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李沁感觉到非常不能理解,首都的怎么了?

叶爷爷,你这是做什么?

李沁继续追问道,她可是诚心来请叶凡跟她回去的,为什么这么对她呢?

呵呵,人面兽心,我们青石镇不欢迎你们,趁我还没有生气之前,赶紧离开!

那老头的语气十分的强硬,在他的身上透着一股凌厉的气势,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猛将。

敢这么跟我们家小姐说话,快道歉!

看到李沁,她身后的保镖自然是不能忍,直接就拎住了那老头的脖领,怒目圆睁。

李沁还没有开口,房门被突然打开,一道身影迅速的蹿了出来,下一秒,那保镖的身体直接就飞了出去。

你这小老头,在这逞什么能?叶凡有些无奈的搀住了那老头,目光冷冷的盯着李沁!

李沁完全被惊呆了,刚才那一瞬间,她的保镖被直接踹飞,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想伤害老人家的意思。

李沁连忙摆手,她刚才想阻止的,但是叶凡的动作比她快的多,以至于会出现这种事情。

叶凡叹了口气,把那老头放在了门口的躺椅上,算了,你们走吧,我不是你要找的叶凡。

可你明明就是!

李沁皱着眉头,凭刚才他看病的手法,绝对是叶凡无疑,叶凡,我只是想让你跟我回首都救一个人,你为什么不肯承认?

救人?呵呵

叶凡极为的不屑,这种事情要是在五年之前,他绝对义不容辞,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回首都救人,难道要他再死一遍吗?

这种白痴的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

看着叶凡如此玩世不恭,李沁面色略带微怒之意,同为医者,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叶凡面色严肃的看着李沁,浑身的气势冷的让人害怕,我的态度很简单,首都我是不会回去的,如果真想让我治病,把人拉到青石镇就好。

可是,她根本就不能被移动!

李沁也真的是被气急了,对于叶凡这样的医者,她还真是想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如果叶凡不去的话,那她可就没有多少希望了,李沁可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很抱歉了。

叶凡说罢,直接转过身去,很显然,他没有想再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

李沁被气的直跺脚,两个粉拳紧紧的握着,对于叶凡这种完全不讲道理的人,她实在没有半点办法。

然而背过身的叶凡,心里却在想着:看起来,这个女人似乎不知道五年前的事情。

不过那又怎样,即便她不知道,但那些事情一直根植在叶凡的脑海之中,根本磨灭不了!

忽然,李沁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

叶凡,你想不想报仇!

她爸爸在临走之前嘱咐过她,如果叶凡执意不来的话,就告诉接下来他说的话。

果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叶凡的身体明显抖动了一下。

十秒钟之后,叶凡转过了身子,眼眸如同深邃的大海一样,让人一眼望不到底。

什么意思?

这女人不是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吗?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她是骗自己的?

如果你想报仇的话,就跟我回圣医堂。

李沁非常认真的说道,她看到了叶凡的眼神,那是一种带着希冀而又犹豫的眼神。

但是叶凡还是摇了摇头。

你说的这些是谁教给你的?如果我没说错的话,现在的圣医堂,应该是墨家掌权!

叶凡虽然不在首都,但是却一直都在了解,因为他在寻找机会去报仇。

李沁点了点头,这些是我爸让我告诉你的,所以,你打算跟我回去了吗?

如果这样还没办法的话,她就真的无计可施了,凭刚才叶凡的实力,她这些保镖恐怕也控制不住他。

叶凡这次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思考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在变,十分犹豫。

小凡,如果你真的放不下,那就去吧!

这个时候,那老人看出了叶凡的心思,开口说道,毕竟叶凡可是他看着长起来的。

良久之后,叶凡点了点头。

我可以跟你回去,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好!

李沁非常开心,只要叶凡能够跟她回去,别说是三个条件,就算是十个都没问题!

第一,回去之后不能限制我的自由!

李沁点了点头,这一点当然是必须的。

第二,不能逼迫我做不喜欢的事情!

可以。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做事情,绝对不能有别人插手,不然我立刻回来!

三个条件说完,叶凡心里松了口气,只要能够满足他这些条件,就可以了。

这些都没问题,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李沁心情愉悦,这次能够把叶凡带回去,对于李家来说,也是一大助力。

只不过,叶凡他们为什么那么反感首都,她就不得而知了。

叶凡吐了口气,心中百味杂陈的说道:明天。

李沁点了点头,她知道叶凡可能要收拾点东西,多等一天也不迟。

叶凡把那老人送回了家,然后独自一人去了后山,坐在了一个坟地的旁边。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墓碑上的名字,赫然便是叶凡!他在这里给自己立个墓碑干什么?

没想到,还是要回那个鬼地方,叶凡,你死了五年,也是时候晒晒太阳了。

叶凡说着,随手一拍,那石质的墓碑直接被他掀飞,掉落在山下摔成了碎片。

墓碑被掀开之后,并没有看到棺材,而是露出了一本羊皮纸做成了旧书。

叶凡捡了起来,拍去上面的泥土,露出了四个大字!

医道心法!

这本书是他爷爷传给他的,珍贵无比,只是他爷爷早就不在了,也就成了念想。

想当初,叶凡的爷爷可是圣医堂的创始人,只是后来人心不古,叶家慢慢的走向了衰弱。

再然后,叶凡成了首都三大军医之一,希望能够恢复叶家的荣耀,却没想到被人一刀刺中心脏,救人反被杀!

呵呵,多么讽刺的事情,但就是这么真实。

当叶凡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青石镇,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死,但这样也挺好。

爷爷,真不知道你追求的医道,到底有没有用?

叶凡望着山下,喃喃自语的说道。

下一秒,叶凡的眼睛缓缓眯起,从眼缝里,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凌厉气势!

五年未出,很多人都以为他死了吧,叶凡自嘲的冷笑一声,将医道心法收好。

小心

李沁身后的保镖刚想说些什么,突然被拦了下来。

我们走吧。

李沁看着叶凡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心疼,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那种情绪,李沁从来都没有感受过,从这一刻起,她开始对叶凡起了兴趣。


第二天一早,叶凡跟着李沁上了回首都的飞机,带的东西不多,只有一本书,一包针而已。

叶凡,我先简单的跟你介绍一下情况,这次的病人很特殊,你去了之后也好有个应对。

李沁为了打破尴尬,开始说着,毕竟他们要坐两个小时的飞机,实在无聊。

不用,我知道是什么情况。

叶凡摇了摇头,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圣医堂那些人如果都没辙的话,只有是那种病了!

可是,到底是谁这么倒霉,染上那种罕见疾病。

你知道?我还没说病人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李沁不相信,她以为叶凡就是在跟她打哈哈,哪有不看病人就知道病情的,他是神仙吗?

可是,叶凡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睁开了眼睛,打个赌吗?如果我知道的话,你当如何?

你要是知道,我就做你一个星期的女仆!

李沁也是心直口快,说完这句话之后,顿时感觉不好,赶紧捂住了嘴。

她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万一叶凡真的知道,那她该怎么办?真给他当女仆吗?

听到这个赌注,叶凡的脸上顿时乐开了花,一只手搭在旁边,你们城里人,都这么会玩的吗?

那是不是;有女仆装!

想到那个画面,叶凡就开始兴奋起来,这女人的身材再加上女仆装,啧啧;绝对勾魂啊!

被叶凡这么一说,李沁的俏脸唰的红到了耳根,她这话根本就不是那种意思的。

但是看着叶凡的样子,似乎想歪了。

不是你想的那种!

李沁连声改口说道,她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根本不是叶凡想的那种恶趣味。

还好他们旁边没人,要是被别人听见的话,那她可就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叶凡无奈的一摊手,虽然他的心里的确是那么想的,但是也不能表现的这么明显

你;不跟你说了!

李沁意识到,叶凡分明就是在嘲笑她,还演的这么冠冕堂皇,真是可恶!

赌不起就不要赌嘛。叶凡耸了耸肩,说罢之后,便靠在了椅背上,准备小憩片刻。

一来,可以让他好好的休息,二来,也让他能够说服自己,回到首都。

李沁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听到叶凡这话,蹭的扭过头来,谁说我赌不起的!

看着李沁略带生气的模样,叶凡的眼神有些恍惚,很快缓过神来,你确定要赌吗?

当然确定!

听到李沁这个回答,叶凡的嘴角露出一抹轻笑,打赌这件事情,他可是赢了二十多年。

好,就按你说的吧,如果我知道的话,你就做我一个星期的女仆,相反,如果我不知道的话,做你一个星期的男仆!

叶凡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将双方的赌注做了一个均等,而且他很久都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虽然这个李沁表面上看着生人勿近,但似乎还是很好相处,至少挺有乐趣的。

一言为定!

也不知道李沁谦是头脑一热,还是对自己颇有信心,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那你倒是说说,到底是什么病?

李沁还真就不信那个邪,叶凡连人都没有见到,怎么可能就知道病症呢?

叶凡双手环抱于胸前,似笑非笑的勾起了嘴角,你找我治的那个病人,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心脏问题。

一旦发病,全身就会陷入火热之中,时不时会有颤抖的迹象,我说的症状对吗?

叶凡一字一句的说着,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是在撒谎,也不是在胡编乱造!

李沁完全被惊到了,她诧异的捂住了嘴,这怎么可能?叶凡说的症状跟那个病人一模一样!

可是他明明就不知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沁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女人,她实在是太过于惊讶,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可是她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个赌她打输了,就要做叶凡一个星期的女仆!

叶凡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反而是一股极为深沉的面容,带着一股浅浅的寒意。

他当然知道,如果不是圣医堂的那群家伙治不好的话,怎么敢来打扰自己?

不过叶凡倒是有些奇怪,究竟是什么人泄露了他的秘密?还让人来青石镇找他。

想知道我为什么说的这么准吗?

叶凡露出一副邪恶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老谋深算,活脱脱的像是一只狐狸!

一旁的李沁像小鸡啄米一样拼命点头,她实在是太想知道答案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蚂蚁在心里挠痒痒,让人难以忍受。

想!

因为你说的这个病人,早在五年之前我就已经医过,不过可惜的是,当时并没有人听我的。

叶凡说起来很随意的样子,但是他也不知道,自从那次放弃治疗之后,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那个女人的情况自然是越加恶化,而叶凡,也在治疗之中被人刺中了心脏。

前后不超过两天的时间,再后来叶凡就回到了青石镇,可是他也伤透了心。

什么?!

女人的关注点一向跟男人不同,李沁在听到叶凡的话之后,情绪颇为的激动。

这个家伙竟然一早就知道了事情,分明就是在坑自己!

你这个家伙,竟然敢耍本小姐!

李沁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双手直接就掐住了叶凡的脖子,前后左右的拼命的摇晃。

不过对此,叶凡则是一副无辜的表情,被晃的感觉有些头晕,直接攥住了李沁的手臂。

赌注可是你先提的,当然了,如果你要是承认你自己没有胆子,我完全可以取消赌注。

叶凡说着,但他早就看透了李沁是什么样的人,以她那种性格,自然不会服软。

所以,这几天的女仆,她是当定了!

妄想!本小姐敢做敢当,输了就是输了!

李沁冷哼一声,直接别过了头去,内心却如猫抓的一样,又气又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