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摄政王的掌心宠又狠又娇

摄政王的掌心宠又狠又娇

水君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清歌代替姐姐嫁进摄政王府,在所有人的眼里看来,这门婚事只是一场关于利益的联姻而已,可只有她自己知道,为的无非是多年的执念。成亲之后,原本以为二人会像大多数寻常夫妻那样举案齐眉,可现实是残酷的,一次又一次的误会与伤害,让沈清歌对秦夺彻底失望。就在她决定结束一切的时候,那个男人却霸道的不肯放手……

主角:沈清歌,秦夺   更新:2022-07-16 08: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清歌,秦夺 的武侠仙侠小说《摄政王的掌心宠又狠又娇》,由网络作家“水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清歌代替姐姐嫁进摄政王府,在所有人的眼里看来,这门婚事只是一场关于利益的联姻而已,可只有她自己知道,为的无非是多年的执念。成亲之后,原本以为二人会像大多数寻常夫妻那样举案齐眉,可现实是残酷的,一次又一次的误会与伤害,让沈清歌对秦夺彻底失望。就在她决定结束一切的时候,那个男人却霸道的不肯放手……

《摄政王的掌心宠又狠又娇》精彩片段

幕王府,正殿的新房中。

秦夺大步上前,一把掐住沈清歌的下颚,“怎么?王妃看上去并不开心的样子,是觉得嫁给王本,委屈王妃了吗?”

沈清歌被迫抬起头看着秦夺,下颚被他捏的生疼,“臣妾不敢!”

秦夺冷笑,眸光如淬了毒的银针,根根扎进她的心里,“这个世上,还有王妃不敢做的事吗?”

沈清歌清眸中一片无辜,白皙的脸上涌现难解之色。

秦夺笑容更冷,“你代替你姐姐嫁给本王,不就是自己犯贱吗?既然如此,本王这就成全了你!愣着干吗?为本王宽衣!”

沈清歌纤瘦的娇躯微微发抖,“王爷,今天我很累了,我觉得你应该也一样,不如……”

秦夺一把掐住她纤细的颈项,不断收紧。

他看着她瞬间憋得通红的小脸,一字一顿道:“记住,这里是王府!本王要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否则不止是你,还有整个沈家,都会死的很难看!你的姐姐虽然成了宫妃,但在宫里并不得宠!”

沈清歌被他掐的几乎窒息,眸中蓄满泪水。

从决定嫁过来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从此便握在了这个男人手里。

她不再辩驳,僵硬的点了点头,随后踮起脚尖,慢慢的解开他最上面的繁纹祥云盘扣。

秦夺如欣赏挣扎的猎物般,饶有趣味的看着她,嘴角冷酷的笑意。

就在这时候,耳边传来男子冷厉的声音,“自己来!”

沈清歌已经寒至心肺,耻辱让她咬紧牙关,在他面前,她脱了衣服……

翌日清晨,微弱的阳光恣意的窜进沈清歌的眼睑,她挪动了下近乎粉碎的身子,悠悠醒来,原来,她还活着……

她的脑袋忽地一疼,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婚礼,钻戒这四个字。

沈清歌摁着头痛欲裂的脑袋,痛苦不已。

怎么又冒出这些她没听过的东西,最近这种情况愈发频繁了……

这时,门外传来贴身丫鬟佩心的声音,“小姐,你醒了吗?”

沈清歌的头疼刚好缓和下去,赶紧抹了把眼泪,“心儿,我醒了,你快进来……”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露出佩心小巧的脑袋。

“小姐,王爷说他在前厅等着您。”佩心小心的帮沈清歌披上衣服,“小姐,王爷他……他对你并不好,是吗?”

“心儿不要胡思乱想,王爷他对我很好。”沈清歌不敢回忆昨夜,更不敢让佩心知道她受了怎样的折磨。

眼下的沈家,父亲大权被收,沈青鸾在宫中并不得宠,若再得罩了王爷,沈家就真的完了。

佩心哽咽出声,“小姐,你……你别骗我了,王爷他一大早就包了醉红楼的所有姑娘,此刻正在前厅吃花酒呢。”

沈清歌心间一疼,深叹口气。

“不碍事。只有王爷能护住沈家,就别多生事端了,何况,本就是沈家对不住他在先……”

“可是,这也不关小姐的事啊,大小姐想入宫为妃,老爷就将小姐嫁给王爷来出气吗?”

佩心扶着沈清歌走到花厅,屋内的靡靡之色让她们止步。

只见秦夺衣衫半敞,斜靠在主榻之上,他怀里抱着两个姿色上等的美女,腿上还坐着一个看似娇羞的甜美女子。

那女子剥了一颗葡萄,用红唇度给秦夺,秦眼睛弯成一条缝,邪笑着用嘴接下了女子口中的葡萄。

他怀中女子的手不住的抚摸着他胸膛,他的手也没闲着,揉着女子的腰,花厅中长袖歌舞的婀娜歌姬们,更是一阵哄然。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了这样的画面,沈清歌还是觉得心里难受极了,她虽然是代替沈青鸾嫁给秦夺,可她也是真心爱他的。

“心儿,我们走吧。”

她碎步尚未迈出,身后传来了秦夺邪魅的声音,“王妃,新婚第一天,不过来侍奉本王,你想走到哪去?”

沈清歌强忍住怒气。

她转过身来,一脸淡然道,“伺候王爷确实是臣妾的责任,只是我看王爷现在,似乎不需要我。”

 


秦夺微微推开怀中的女子,薄唇轻启,“本王现在就需要!本王渴了,王妃给本王奉茶吧!”

沈清歌深呼一口气,接过佩心手中递来的茶,一步一步的走到秦夺身边,“王爷请用茶。”

秦夺的眸光狠戾无比,他抚摸着甜美女子的樱唇,“王妃,刚才红儿是怎么喂本王吃葡萄的,你没看见吗?要不要,让她再教你一遍?”

见她没有动作,秦夺的眼神更加寒洌了几分,“王妃,看来昨晚本王对你说的话,你一个字都没记住!”

沈清歌清眸中缓缓扬起不惧,“王爷,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有失体面的事,臣妾死也不会做,王爷接下来想怎样呢?是不是因为臣妾抗命,所以要毒打一番呢?”

“王妃既然累了,就先行歇着。”

他冷声一笑,看着沈清歌身后的佩心,扬声道,“来人,将佩心给本王扒了,本王玩完之后,就赏给你们了!”

“慢着!”沈清歌快步上前,拦在侍卫前面,寒声道,“王爷何故要责罚心儿?”

秦夺推开磨蹭着他的妙龄女子,眸光冷然,“王妃,你觉得呢?”

佩心小脸已经吓的煞白,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王爷,饶了奴婢吧!饶了奴婢吧!”

沈清歌看着佩心吓得脸色苍白的样子,于心不忍,看着秦夺道,“王爷究竟想怎样?你心里有气,尽管冲着我来就是了,又何必拿无辜的人撒气?”

秦夺狭长的黑眸迸发出寒光,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本王想怎么样,你不知道?”

他想要当众侮辱她,折磨她,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丢沈家面子的事情,连累整个沈家抬不起头。

沈清歌单薄的身子此刻几乎摇摇欲坠,“王爷,羞辱自己的王妃,很好玩吗?”

男人充耳不闻,“佩心和喂本王喝茶,你究竟要选哪一个?”

沈清歌轻咬下唇,她端起早已冷却的茶,轻抿一口,俯下身子,对准秦夺的薄唇,轻渡了过去。

自始至终,秦夺寒洌的眼眸都在盯着她看,几乎可以在她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在她的唇触碰上他的那一刻,男人突然扣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用力的带入怀中,阴狠的道,“不够,本王要的!远远不够!”

身边的歌女吓的忙忙让出位置。

身上的纱裙在化为碎片,沈清歌眼角滑过两行清泪,她闭上眼睛,用冷漠反抗着他的暴行。

秦夺阴鸷着双眸,对着身后早已呆滞的歌女冷声道,“继续唱!本王有让你们停下吗?”

丝竹声再次响起,长袖袅绕……

沈清歌脸色苍白的蜷缩在宽大的象牙床之上,自从那日他在众多舞姬眼前狠狠的羞辱她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出过房门。

她不敢出门,不敢看外面耀眼的阳光,更不敢去看王府中侍妾和下人的嘲讽眼光。

更,不想见到秦夺。

那个她爱的,又疯狂羞辱她的男人。

“佩心,我是不是瘦了很多?我这个样子,还怎么见父亲母亲?”

佩心心疼道,“小姐,王爷他不想……”

“没关系,那我们就自己回吧,要不母亲一定会担心。你帮我上妆,千万不能让母亲看出来。”

……

骄阳似火,夏日沉闷的空气在炎炎烈日下几乎要燃烧起来。

沈清歌带着佩心回门回来,却被王府的门丁拒在门外。

 


佩心担忧道,“小姐,你这样下去会中暑的,你等一下,我去帮你找些井水来解暑。”

沈清歌抓住佩心的小手,虚弱的摇头微笑,“不要紧,心儿,太阳还有两个时辰就落下去了,再忍一忍……”

夕阳西下,夜晚拉开了帷幕。

王府外,秦夺俊容冷漠的如万年雪山。

秦夺站在院中,身后站在一众家丁,冷眼看着门口的主仆二人。

不愧是沈家养出来的,这么长时间,居然能不动声色的从大门外走进来,对他行礼,那双美眸没有丝毫波澜!

秦夺紧了紧双拳,随即松开,一伸手,将旁边紧跟着出来的兰香夫人揽在怀里,成功的看到沈清歌微沉的眼神。

秦夺把玩着佳人的发丝,慵懒的问道,“王妃回门回的可好?”

沈清歌抿唇,往紧的握了握佩心,“多谢王爷关心,很好。”

要是不排除被罚在门口站了一下去,现在脑袋有些晕之外,会更好!

夜色寂静。

沈清歌的声音不大不小,一字一句的打在秦夺心里,他好像又见到三年前那个女孩,远方屹立,绝世倾城。

这时,一道肃杀的声音响起——

“秦夺,今天我要为前朝皇帝报仇!”

紧接着,十几个黑衣人从屋顶上冲了下来,狠狠的撇了眼男人旁边的沈清歌,准备,给了旁边人一个眼色。

那人冲着沈清歌过去,他带着其他人冲向了没有多少侍卫保护的秦夺。

秦夺薄唇冷笑,和那些人过起招。

他受过很多次暗杀,这么几人算少的。

秦夺看了眼准备加入战斗的管家,硬声命令,“你,带着这几人去保护王妃,要是她被伤,唯你们是问。”

他现在可不舍得让这个女人死,还要好好的折磨她,只有这样,才能抵消沈沐雪给他带来的痛!

秦夺都这么说了,管家也不好违背,转身看向沈清歌。

沈清歌站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看着秦夺抱在怀里,脸色苍白的兰香。

秦夺轻松的解决掉几个人,剩下的几人不甘的看着,摆了剑阵,将男人围在里面。

兰香夫人无措的喊着,“爷,救我,救我。”

秦夺很是不耐,他还没有无能到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

刀光剑影,秦夺将这些人解决掉,环顾一周,“收拾掉。”

话落,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布料,想去查个大概。

前朝刚败落不久,但那时的君主已经失了民心,按道理,没多少前朝人希望回到前朝,这次安排到底是谁?

沈清歌带着佩心款步走过来,瞥了眼苍白的兰香,想看一下秦夺有没有伤到。

突然,一支箭从空中划过。

兰香生怕秦夺继续拿她作为挡箭牌,赶紧跑到了一旁。

沈清歌想都没想,拿自己的身子挡在面前。

警惕的秦夺刚想闪过,只听耳边传来闷哼,转身将快要倒下的沈清歌接住,看着怀里那苍白的容颜,和胸前流出的血,他心中顿时慌了起来。

他箭步上前,一把抱起地上的女子,声音寒彻入骨——

“拿着本王的令牌,去请离公子!这女人本王还没折腾够,不能死!”

……

离洛撩开衣襟,当他的目光落在沈清歌那苍白如纸却清秀脱俗的小脸上时,把脉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她是你新娶的王妃?”

“沈家补偿给我的,玩玩罢了。”

离洛一边处理这伤口,一边皱起眉头,“皇上,他见过王妃吗?”

秦夺犀利的眸光扫了离洛一眼,不解道,“皇上,应该见过她吗?”

离洛想起三年场的那个花灯会,叹了一口气,“伤口我已经处理好了,这几日不要和她过多的进行房事。”

沈清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子夜十分,她睁开朦胧的眼睛,撑起虚弱的身子,打量了下四周,还好,这里是王府,看来王爷还是心软了。

佩心揉着朦胧的眼睛,含糊不清道,“小姐……”

沈清歌握着佩心的手,轻声道,“心儿,回房去睡吧,我没事了。”

佩心一见沈清歌要起床,赶紧上前扶着,哀求的道,“小姐,心儿求你了,你好好休息,别再折腾你自己了,离公子交代过,今晚一定要叫醒小姐喝药……”

沈清歌秀眉微蹙,“离公子?”

她推开薄被,下了床。

夏日的星空褪去了白日热气的氤氲,月色静谧的让她有些悲凉,她没想到,离大哥竟然来了。

沈清歌抬头看着白衣胜雪的男子,眼眶微湿,“多谢离大哥!”

离洛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眸光柔和的与月光融为一体,“王妃,你……这是何苦呢?”

沈清歌苦笑,“不苦!”

“可王爷看上的明明是……”

沈清歌摇头,柔声道,“离大哥,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

“王妃请讲。”

“以后,不要叫我王妃,还叫我的名字罢。”

“嗯,清清,我送你回去休息吧,你不能再吹凉风了。”离洛扶起羸弱的沈清歌,缓慢的朝卧房走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