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七零有点甜

重生七零有点甜

唯奚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经过多年的辛苦打拼,二十一世纪的黎漫漫,终于吃喝不愁,攒下了一笔小钱,成了人人羡慕的小富婆。一觉醒来,一朝回到了解放前,她穿越了,来到了落后又贫穷的七零年代。爹妈偏心,重男轻女,哥哥嫂子不待见,原主又软又怂,穿越过来的黎漫漫打上行李包,离家出走,上哪儿还不吃碗清净饭呢!且看她如何在陌生又熟悉的七十年代,开创美好人生吧!

主角:黎漫漫,林诚   更新:2022-07-16 09: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漫漫,林诚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七零有点甜》,由网络作家“唯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过多年的辛苦打拼,二十一世纪的黎漫漫,终于吃喝不愁,攒下了一笔小钱,成了人人羡慕的小富婆。一觉醒来,一朝回到了解放前,她穿越了,来到了落后又贫穷的七零年代。爹妈偏心,重男轻女,哥哥嫂子不待见,原主又软又怂,穿越过来的黎漫漫打上行李包,离家出走,上哪儿还不吃碗清净饭呢!且看她如何在陌生又熟悉的七十年代,开创美好人生吧!

《重生七零有点甜》精彩片段

墙皮泛黄脱落的房间内,下午的太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下一道细细的光影,除了角落处摆放着的一张架子床上铺传来微微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室内一片安静。

黎漫漫接收完原主的记忆后,睁开眼睛,抬手摸了摸还有些湿润的眼角,面无表情地翻身下了床。

两层的架子床,用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人在上面一动就摇晃得厉害。

直到踩到地面,她才松了口气,看了眼下铺一片凌乱的被子,转身走出房间。

外面的客厅静悄悄的,她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凉白开,端到客厅边喝边打量着自己所处的这个屋子。

直到一杯水喝完,她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会到这么个鬼地方来,还占用了原主的身体。

只知道自己现在很不爽就是了。

她在二十一世纪活得好好的,有车有房有存款,虽说年近三十了还没有一个男朋友,但也比身边很多成家生子的朋友活得滋润。

可现在是什么时候?

一九七五年。

国家经济刚开始发展,高考还没有恢复,没有手机电脑,没有铺天盖地的网络,更没有健全发达的各类生活设施。

她的处境要总结下来,就是一个大写的惨。

“咔。”杯子放回桌上,黎漫漫看了眼窗户外头一片寥落的画面,绷着脸回了房间。

重新爬回摇摇晃晃的上铺,被子一蒙,睡觉去也。

万一一觉醒来,她又回到现实了呢。

怀着这个美好到令人向往的梦乡,不多会,黎漫漫再次沉入梦乡。

直到一声响亮的关门声,让这套不大的房子也跟着震了震。

睡梦中正在西餐店优雅吃牛排的黎漫漫猛地睁开眼睛,眼中一闪而过迷茫后,才后知后觉地按了按肚子。

怪不得在梦里还吃东西,感情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再往拉开的窗帘处一看,外面天色已经黑了。

那方才那一声门响,估计是原主家人回来了。

刚想到这,她所在房间的房门被人直接从外面推开,殷翠梅站在门口伸手拉开灯,看到上铺上隆起来的被子,火气跟着就上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睡觉,饭也不做,衣服也不洗,我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毕业回家天天躺在床上睡大觉的?你娘我辛辛苦苦干一天活,难不成回来还得伺候你······”

黎漫漫从床上坐起身,拢了拢头发,居高临下看向走过来的原主母亲。

眉眼淡漠,又带着一股漫不经心。

“我不想做。”

殷翠梅话音一顿。

黎漫漫低头看着她,一字一顿又重复了一遍,“我心里难受,现在什么都不想做。”

对上女儿还有些泛红发肿的眼睛,殷翠梅本来想要扯黎漫漫的手板半空顿了顿,本来满是怒色的脸也僵硬了一下,语气也跟着弱气下来,“漫漫啊,你也得体谅体谅妈。这下乡名额一下来,每家每户就必须得出一个人,你大哥大嫂刚结了婚,还都有正经工作,现在又刚生了孩子,总不能让你大哥去。”

“那大姐呢?她比我大两岁,从年龄往下排,不也轮到她么?”

“可你大姐不正跟咱们福记糕点厂厂长他儿子谈朋友呢吗,说不定这谈着谈着就订婚了,让她下乡,可就耽误这么好的亲事了。”

黎漫漫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在原主记忆里,那位福记糕点厂的厂长儿子可不光跟她大姐谈朋友,原主有次放学路上还遇见那位跟一个长相清秀的姑娘在饭店吃饭呢。

看两人那眉来眼去的模样,说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她半个字都不相信。

那人明显就是吊着她姐玩呢,毕竟黎婷婷长得好身材好,这样的美人投怀送抱,谁忍心拒绝。

但说到订婚,单说两边的家庭,一边是一个普普通通还有四个孩子要养的双职工家庭,一个是手底下有三百工人的食品大厂。

虽说现在都说不讲究门当户对,但老一辈的观念依旧根深蒂固,就算那位厂长儿子真被她姐给迷住了,但别忘了,当家做主的还是他爹。

不过说起来,要是她姐很优秀,特别特别优秀也就罢了,起码还能让人刮目相看。但其实呢,黎婷婷从初中毕业,到现在还没个正式的工作呢。

也就原主这个娘,还有她那个大姐,还怀着这么不切实际的憧憬。

她也懒得说了。

死命想要装睡的人,只有残酷的现实能把她们一头给滋醒。

“那您把我的名字报给街道之前,有想过事先问一问我的意见吗?我刚刚高中毕业就琢磨着找工作给家里挣钱了,”黎漫漫不介意把自己说得高尚一点,“前两天有个服装厂招会计您还记得吗?我瞒着你们报了名,还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考试,再过几天就能过去上班了。我忍着没说,是准备等后天我爸回来,给你们一个惊喜的。”

黎漫漫抬手抹抹眼,“可现在呢,因为您这个名报的,我的计划全都毁了!”

殷翠梅听得忍不住张大了嘴,“这,妈也不知道哇,可这名都报上了,下乡不去可不行。”

不过说是这么说,她也心疼地不轻,那可是会计,不像他们天天待在车间忙起来就没有休息的时候,那可是能做办公室,轻轻松松工资还多的岗位。

本来黎漫漫以为殷女士就要一脸心痛地转身出去了呢,没想到她又神来一笔,“漫漫,要不,你把这个服装厂会计的工作给你姐姐,你姐姐她是初中毕业,算账也行。要不然,这么工作就这么丢了,也太可惜了。”

黎漫漫冷眼看着殷翠梅一脸我怎么这么聪明的模样,心里没起半点波澜。

这也想要那也想要,咋不上天呢!

“妈,”黎婷婷一身长裙,脚踩高跟鞋,哒哒哒走进来,“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饭吃,我都饿了。”

说着又瞥向床上坐着的黎漫漫,“漫漫,你这不会是睡了一天吧,那我昨天换下来的那件裙子,你洗了没,我明天要穿的。”


黎漫漫对上她看过来的眼睛,“没有。”

“妈,”黎婷婷拉住殷翠梅的胳膊晃了晃,“你看漫漫,这才毕业多久,人就开始懒了。这么下去可不行,等下了乡······”

没等她说完,殷翠梅看了看床上还坐着的面无表情的小女儿,把大女儿匆匆拉了出去。

没一会,就听见外头客厅里嘀嘀咕咕的说话声,最后是黎婷婷满是惊喜的叫声:“真的是服装厂会计?听说那工作可挣钱了,妈,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干!”

黎漫漫下床的动作顿了顿,眼底嘲讽一闪而过。

她出了房间,就见黎婷婷一脸热情地迎上来,“妹妹,渴不渴,姐姐给你倒杯水。裙子姐姐自己洗,你要是累就再好好休息休息。”

殷翠梅起身去厨房,“我先去做饭。”

黎漫漫接过黎婷婷端过来的水,又吃了块茶几上切好的西瓜,听着厨房里当当当的剁菜声和外头洗衣服的声音,往后一靠,坐姿颇有点二五八万的架势。

等晚饭吃完,她有必要先用一点残酷的现实,让殷女士和黎婷婷女士,先清醒一点。

想到这,她走到对面的房间门前,伸手轻敲了敲,“远志,开门。”

正趴在书桌前写作业的黎远志听到声音忙停下笔,小跑过去开了门,“二姐。”

黎漫漫看着面前刚到她腰间的小家伙,伸手摸了摸他脑袋,“姐姐跟你借一支笔一张纸。”

“哦,那我给二姐拿。”

黎远志打开自己的铅笔盒,找出一支刚刚削好的铅笔,又找了一张空白纸递过来。

黎漫漫伸手接过,“写你的作业。”看小家伙乖乖回椅子上接着写作业,她也在旁边抽了把凳子,开始在纸上奋笔疾书。

黎远志写完了自己的作业,抬头见黎漫漫还在飞快在纸上写着什么,那速度让他羡慕得不行,忍不住好奇问道:“二姐,你在写什么啊?”

“写待会让你大姐认清现实的东西。”

黎远志:“······哦!”虽然没听明白,但感觉二姐还是好厉害。

等她拿着纸笔牵着黎远志出去,就见客厅的饭桌上已经摆了三个菜,隐约还能在菜里看到那么点肉沫,但也足够让人惊喜了。

毕竟这家里,十天半个月都常常不见一点荤腥的。

刚坐上饭桌,殷翠梅端了一碗刚冲好还撒了几滴芝麻油的鸡蛋汤出来,先舀出来的一碗满满的鸡蛋碎,被她放到了小女儿面前。

黎漫漫:“······”这是出血本了啊!

等吃完饭,黎漫漫叫住放下碗就往要往房间里钻的黎婷婷,“姐,你等下。”

“什么事啊妹妹?”黎婷婷这会对黎漫漫的态度出奇好,姐妹俩呼来换去的角色直接对调。

黎漫漫把吃饭前放在茶几上的纸笔递给她,“咱妈不是准备让姐姐去替我去服装厂上班吗,这是我当时服装厂考的会计试卷题目,我方才给默写出来了,姐姐做做看。我这也是以防万一,毕竟当会计,就是管着厂子里的钱,这要是出了一点错,哪怕是错了一个小数点,都是一笔不小的钱,卖了咱家的房子都赔不起的那种。”眼见那位殷女士收拾碗筷的动作顿了顿,黎漫漫勾勾唇,“好在这上面题目都挺简单的,姐姐哪怕不能全部做对,考个九十分以上也不在话下。”

黎婷婷面色有些僵硬地接过纸张,原本她听着黎漫漫最后那句话还松了口气,但等看到纸上的题目,她整个人都傻眼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殷翠梅收拾好了厨房也坐了过来,眼见黎婷婷好一会也没落笔,忍不住开口催促:“怎么不往上写啊?”

黎婷婷:“······”她妈这话太扎心了!

黎漫漫坐在另一边这会已经洗了家里仅剩的一枚苹果,掰成两瓣,给了黎远志一半。

这边姐弟俩喀嚓喀嚓吃着苹果,另一边她妈盯着自己手里的笔,黎婷婷只觉得自己本来看题目就看得晕乎的脑子,这会彻底成一团浆糊了。

偏偏黎远志啃完苹果后,天真烂漫道:“大姐,你是不是不会做啊?”

那道来自于刚上一年级的小弟单纯疑惑的声音,彻底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黎婷婷把笔往桌子一扔,青着脸,“不会做。”

殷翠梅一听就急了,“漫漫不是说这题很简单吗,怎么你一个也不会做?”

黎漫漫也一脸‘惊讶’,皱了皱眉道:“姐姐,这卷子上的题目可都是当会计最简单的题目了,这要是都不会的话······”

后头的话她没说,但听到的殷翠梅和黎婷婷也能猜到。

这些题要是都不会,那还当什么会计。

殷翠梅还没从‘大女儿是个草包’的现实中反应过来,“婷婷可能是从没有接触过这会计的题目,漫漫你要不赶紧教教你姐姐。”

黎漫漫见她这副依旧不死心的模样,挑挑眉捡起了桌上的笔,手指点了点第一道题目,“姐姐,这道题是最简单的,我跟你讲哈······”

讲完之后,“姐姐听懂了吗?”

黎婷婷这会脸已经由青转白了,“没有。”

黎漫漫叹口气放下笔,朝殷翠梅女士无奈地摊了摊手,“妈,我尽力了,这道题我讲了三遍,可姐姐还没听懂,可能姐姐真没有当会计的天赋吧。”

殷翠梅这会总算明白以大女儿这脑子,连讲三遍题都不开窍,肯定是当不成会计了,她可不想到时候漏个小数点什么的被赔个倾家荡产。这会之前的那股心痛又涌上来,让她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大女儿的脑袋,“你说你,脑子怎么就这么笨呢。”

黎婷婷腾地站起身,“谁让你没把漫漫的脑子生给我,我笨就是我愿意的吗?”说完转身回房间,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殷翠梅气得心口起伏了好几下,“一道题都算不出来,感情这还是我这个当妈的错!”再看正慢条斯理收拾纸笔的小女儿,脸颊肉抖了抖,起身也回屋了。


客厅里,姐弟俩对视片刻,黎漫漫摸了摸小弟的脑袋,把纸笔递给他,“不早了,你也回屋睡觉去。”

黎远志接过纸笔,乖乖点了点头,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这下客厅里就只剩她一个人了。

黎漫漫扯了扯自己的脸,她大概是真的要在这要啥啥没有的七十年代留下来了。

下乡的事无可更改,不过就此远离这么一家人也好。

她的性子跟原主不同,原主性格柔弱,说的重一点就是逆来顺受,但她不一样,向来奉行有仇必报,半点不让自己吃亏。

现在她能靠着因为突然听到要自己下乡的事太过生气来掩盖她性子的变化,但若是时间长了,可就遮掩不住了。

而现在是一九七五年,距离恢复高考也就两年时间,她可以趁着下乡的这两年时间,好好复习一下高中知识,争取赶上恢复高考的第一梯队。

听说这年代的大学生上学还有补贴,等考上大学,她才能真的脱离这个不平衡的家庭,真正做到天高任鸟飞了。

想明白这些,黎漫漫才起身,洗脸刷牙,回房睡觉。

会计的梦想破灭,黎婷婷见黎漫漫进来,翻了个身,背靠着床沿一声不吭。

黎漫漫也懒得搭理她,借着月光抓着梯子爬到上铺躺下,盖上被子默默念叨了一声:“这塑料花姐妹情啊!”

第二天一觉醒来,黎漫漫扒着床沿往下铺看了看,黎婷婷还睡着。

她下床的时候床晃了晃,引来了黎婷婷一声抱怨:“你就不能小声点,还让不让人睡了!”

黎漫漫看了看窗帘缝隙间露出来的太阳光,抽了抽嘴角穿上拖鞋出去。

殷翠梅已经出门工作了,黎远志小朋友也早已经上学去了,黎漫漫喝了杯水又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觉得肚子饿了,这才进了厨房。

盖着的锅里还有半锅米粒稀拉拉的粥,篦子上放了两个发黄的满头,锅沿上海放了半碗小咸菜。

“唉,这就是七十年代的生活啊!”叹了口气,黎漫漫任劳任怨给粥加热。

趁着烧火的时候,她又翻出来了两个鸡蛋,又用旁边的小锅煎了俩鸡蛋。

刚把早饭吃完,黎婷婷就循着味过来了,吸着鼻子在厨房里翻了一圈,“鸡蛋呢?”

“什么鸡蛋?”

“我闻见煎鸡蛋的味了。”

“哦,我自己煎的,我不知道你也想吃,姐姐想吃就自己煎吧。”

黎婷婷:“·····算了,不吃了。”

馒头就着小菜,又喝了一碗粥,把吃剩的碗筷往水槽里一扔,黎婷婷回屋打扮好,没一会穿着长裙高跟鞋哒哒地走了。

黎漫漫看了一眼开了又关的房门,又看了一眼水槽里的碗筷,也回屋换了一身衣裳,拿了点原主存的零花钱,准备出门去附近转转。

不过周围也没什么好转的,原主家在一片很老旧的小区,周围只有几家修车胎、卖雪糕之类的小店,逛了一会就没什么意思了。

黎漫漫花一分钱买了一根冰棍,惊叹了下这时代的物价,咬着冰棍准备回家。

刚走到小区前面的路口。

“漫漫。”

少年清朗又有些紧张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黎漫漫啃着冰棍回头,就见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男生朝自己这边跑过来。

等离得近了,她发现这少年长得还算白净俊秀,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手腕上还带了一块电子表。

看样子家境应该不差。

少年眼睛里有些不舍,“漫漫,我听说你后天就要下乡了,是真的吗?”

黎漫漫刚刚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到这个少年的身份。

高中同班同学,两人是类似一个班花一个班草的存在,且对双方也多少有些好感,差不多算是比朋友亲密一些,但又不到情侣地步的关系。

只不过她本人,确认之后表示,不感冒。

她点点头,“是真的。”

“那我们两个,不是,我是说你以后,也不是,我的意思是······”

黎漫漫听得这么一番语无伦次的话一阵头疼,“打住。田旭同学,我差不多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问,咱们俩之间,还有没有那个可能?”

田旭被黎漫漫的直接给闹了一个大红脸,忍着羞涩点点头。

“没有。”

两个字,铿锵有力。

黎漫漫说完后看了眼少年脸上的错愕,朝她身后不远的墙角喊道:“小姑娘,不用偷听。过来,大大方方地听就行。”

又对田旭说道:“你说你,过来问我这种事,还带了另一个女孩子过来,是何居心?”

田旭慌忙摆手,“不是,我没有,我自己一个人过来的。”

他刚说完,穿了一身水蓝色长裙的小姑娘从墙根后头走出来,“旭哥哥。”

田旭对上黎漫漫似笑非笑的眼神,差点想钻地缝,回头对上走过来的小姑娘,“晓晓,你怎么跟来了?”

被叫做晓晓的姑娘怯生生走到他面前,“我就想看看旭哥哥过来是见谁。”

“那我要见谁,你每次都跟着?”

“今天不一样。”陈晓晓看向黎漫漫,“这位姐姐,我跟旭哥哥很早就定亲了,娃娃亲,等到了年纪就结婚了。”

“不是,”田旭一急,“漫漫,我跟晓晓订婚的是都是家里长辈做的决定,我没有点头,就不算······”

黎漫漫打断了他,“可你也没有摇头不是吗?”

田旭语气一滞,“我······”

黎漫漫挥挥手,“赶紧走,还在这站着有意思吗?”

她这会也算是梳理明白了。

这位叫田旭的少年明知道自己订了娃娃亲,没有明确拒绝的同时还想要纠缠另一个姑娘,也就是她。如果今天换了原主,心理脆弱之下,有这么一个少年跑来她家门口关怀加告白,感动之下说不定已经捏捏捏捏地答应了。

不过现在换成她,别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

优柔寡断不负责任又自私,这种人就该打哪来滚哪去。

被黎漫漫这么一脸冷漠地看着,田旭心头一痛,只觉得自己心目中那个温柔善良从不会拒绝他的小仙女再也不见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