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太子妃成为了宠夫狂魔

重生太子妃成为了宠夫狂魔

程茉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满腔痴情,付诸东流,楚素夕上辈子错爱小人,最终落得一个鸟尽弓藏,剖腹取子,一尸两命的下场。弥留之际,她发誓若是人生可以重来一次,她定手刃一切恶人,让他们血债血偿,不得好死。再睁眼,楚素夕真的重生回到了过去,只是这一世,有些事情发生了质的改变,命运给她安排的良人竟然是上官夜玄。杀神太子性情阴晴不定,是楚素夕连骨子里都惧怕的人,为了复仇,她只好战战兢兢抱上对方的大腿……

主角:楚素夕,上官夜玄   更新:2022-07-16 10: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素夕,上官夜玄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太子妃成为了宠夫狂魔》,由网络作家“程茉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满腔痴情,付诸东流,楚素夕上辈子错爱小人,最终落得一个鸟尽弓藏,剖腹取子,一尸两命的下场。弥留之际,她发誓若是人生可以重来一次,她定手刃一切恶人,让他们血债血偿,不得好死。再睁眼,楚素夕真的重生回到了过去,只是这一世,有些事情发生了质的改变,命运给她安排的良人竟然是上官夜玄。杀神太子性情阴晴不定,是楚素夕连骨子里都惧怕的人,为了复仇,她只好战战兢兢抱上对方的大腿……

《重生太子妃成为了宠夫狂魔》精彩片段

“苏凌薇,你真是愚不可及!”

“你当真以为,你扶持景恒登上了皇帝位,就能做母仪天下的皇后吗?就凭你这么一副残花败柳的身子,你也配!”

“实话告诉你吧,从头到尾,你都不过是景恒的棋子,景恒不过是在利用你这个蠢货!他喜欢的人从来都只有我顾曼罗!也只有我,丞相府千金,才配得上一国之后的身份!”

大兴元年,年关将至。

这一日,雪下得格外大,整个京都城都笼罩在一片苍茫的素白之中,身为大兴王朝唯一的一位女将军,苏凌薇曾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英勇,此时此刻,却被粗黑的铁链缚住了手脚,破碎的裙裳上染满了血污,露在外面的肌肤上更是遍布狰狞的鞭痕,横横竖竖,入骨三分,瞧不见一块完整的好皮!

她一双眼眸恨恨的盯着面前手执倒刺长鞭的女人,语气里满是悲愤:“顾曼罗,我与你相交六年,一直视你为异姓妹妹,却不知你早就背着我与宇文景恒滚到了一起,却不知你们用心歹毒,狼狈为奸!”

她好恨!

六年前,宇文景恒蜜语甜言的追慕她的时候,还不过是只一点虚名的闲散王爷,为了他的君王梦,她脱下红妆,穿上厚重的铠甲,替他夺取军功,为他百般筹谋,甚至,当他提出要将她送进太子府——对付他最大的竞争对手——太子宇文夜凌的时候,她也只是犹豫片刻就答应了。

如今,皇帝病危,太子征战南国,音讯全无,也不知是活着还是死了,她就偷盗了太子府的兵符,倾尽全力将宇文景恒推上了皇帝位,谁知道新帝登基的第一日,为了给自己正名,竟伙同顾丞相污蔑苏府谋反!

也直到今日,她才知道,过去种种,不过是宇文景恒为了利用她和苏家精心编制的陷阱,而被她视为好妹妹的顾曼罗,却从一开始就是宇文景恒的帮凶!

她,被骗的好惨!

“呵~你若知道了,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去太子府帮景恒盗取兵符?如今,将军府才是谋反的逆贼,你苏家满门三百一十八口皆已经伏诛,你……也该去死了!”

瞧见苏凌薇眼里的恨与不甘,顾曼罗只觉得得意极了,她的视线落到苏凌薇高高隆起的腹部上,眼里满是嗜血的疯狂:“我的好姐姐,听说,已经成型的胎儿最是大补,你反正都要死了,不如就将这个孩子送给我做晚餐如何?”

“太子的血脉,景恒可是刻意交待了,要斩草除根!”

苏凌薇猛地瞪大了眼睛:“不!你不能这么做!”

这个孩子,是宇文夜凌酒醉之后将她拖上床、榻有的,她曾经怨恨过宇文夜凌毁了她的清白,可事实上,自她入了太子府后,宇文夜凌对她并不差,可她却用太子府的势力送上去一头人面兽心的恶狼!

她已经对不住宇文夜凌了,如若连他唯一的血脉都保不住,就算是到了九泉之下,她又有什么脸面去见他?

想到这里,苏凌薇努力撑起身子,终于放下所有的骄傲和尊严,像顾曼罗苦苦哀求:“孩子是无辜的,只要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我任杀任剐。求求你了——只要留着这孩子一条性命,远远的送走也好,终身幽禁也可……求求你了……”

“苏凌薇啊苏凌薇,看看你的样子,多像一条卑贱的母、狗啊!”顾曼罗蹲下了身,涂着蔻丹的指甲尖锐的划过苏凌薇的脸,眼里却满是恶毒的兴奋。

她就是享受折磨苏凌薇的快意。苏凌薇不过是粗鄙低贱的武将之女,承袭了一点母族的半吊子医术,凭什么就能得了太子的青睐,说是太子将她养在府里,没给了名分,可是谁不知道,她在太子府的权利大的很,否则,又哪里有能力帮宇文景恒夺得帝位?

心底的妒恨让顾曼罗的眼睛眯起:“想让我放过这个孩子?”

“白日做梦!”

她精心描绘过的脸笼罩在一片阴狠中:“来人,趁着这贱、人还没死,给我将她的肚子剖开,说起来我与她的关系也不错,就仁慈一回,让她在死前亲眼看着她肚子里的这个孽种吧!”

孩子还未足月,生剖取出,必死无疑!

苏凌薇的身体一僵,眼底一片血红:“顾曼罗,你好狠毒的心!”

“别怨我,这可都是皇上的意思。”顾曼罗一把将苏凌薇拉扯起来,压低了声音说:“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其实,皇上一直都在城楼里看着这边呢!”

苏凌薇转过头,果然看见城楼的格子窗前,晃过一抹明黄色。

早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她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顾曼罗,一步就登上高高的城墙,她满腔悲愤的朝着宇文景恒和顾曼萝的背影嘶吼:“我悔了!”

“是我苏凌薇瞎了眼睛也瞎了心,这一生,竟将一片真心付于豺狼和毒蛇之身!”

“我好恨!宇文景恒,顾曼萝,你们等着!我便是化作了厉鬼,也绝不会放过你们!”

苏凌薇毅然决然的跳了下去,“砰”的一声,她的身体砸在冰冷的地面上,好疼!

临死前的最后一瞬,她仿佛看见了,那个阴冷肃杀的男人,策马而来……

她的眼角滑过最后一滴绝望的血泪:“宇文夜凌,若还有来世,我愿真心留在你身边,与你一起,屠尽世间无情——狗!!!”


“啊!好痛!”

破碎的疼痛瞬间传遍苏凌薇的全身,她忍不住痛呼出声。

很快,她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她不是死了吗?死了怎么还能感觉到疼痛,还有,身上沉重而羞耻的感觉是什么?

她猛地睁开了眼睛,就对上男人那一双阴冷肃杀的眸子,以及男人头顶不断摇晃着的玄黑的帐顶!

宇文夜凌!

难道这里是阴曹地府吗?否则她怎么还能回到了这个男人的身边?

“宇文夜凌,不要碰我——”苏凌薇本能的抗拒着宇文夜凌。

“很好,你还没忘了我是谁!”宇文夜凌动作一顿,随即暴怒出声,面色越发阴沉,他狠狠的吻下去,惩罚一般,恨不能连她整个人吞入腹中。

唇齿之间,除了那浓郁的酒味儿,还带着一点咸腥的鲜血滋味儿。

“还知道喊痛?那给本太子牢牢的记住这种痛,记清楚从今往后,你是谁的人!”

“若是还敢再往外跑,本太子就砍了你的双腿,剁了你的双手……”

“说,你到底是谁的女人?说……”

嗜血残暴的警告之后,就是没有一点温柔可言的折磨,苏凌薇几度昏迷又重新被宇文夜凌弄醒,愤怒之中的宇文夜凌永不止境般的索取,似乎只有前进,没有后退……

却不知苏凌薇死死的盯着他的脸,终于鲜活了起来!

——这黑白分明的房间,是宇文夜凌的寝殿。

——老天开眼,竟然让她重活了一世,可为什么偏偏回到被宇文夜凌夺取清白的这一晚?

——无论如何,这一世,她再不会那般痴傻,让人三言两语哄骗了去。

她想起来了,宇文夜凌这一晚之所以会这么失控,是因为她得知自己的母亲受了伤,便无比担忧的想从太子府跑出去看望母亲,而这个消息,正是她的“好姐妹”顾曼萝告诉她的!

可顾曼萝说服了她,却又让人将消息透露给宇文夜凌,却说她是思念宇文景恒,跑出去与宇文景恒私会去的……是以,她刚到太子府的后门,就被宇文夜凌亲手抓了回来,然后宇文夜凌将她扔到房间里,就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喝完之后,就把她给……睡了。

并且一睡上、瘾,往后,她每一晚都没逃过这种折磨……

前世里,她到死也没有想明白宇文夜凌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如今,却因为他几句怒吼的话有了大胆的猜测——难道,宇文夜凌也是喜欢她的?

否则,他怎么会那么介意她对宇文景恒好?

否则,他为什么要强迫她做他的女人?

否则,他前世里为什么会给她那么大的权利?

否则,他……

苏凌薇这样想着,又被宇文夜凌新一轮的“折磨”冲击的七零八落的。

这样的折磨一直持续到后半夜,宇文夜凌才终于放过了她,阴沉着一张脸,毫不留情般翻身而起。

苏凌薇忙不顾身体的疼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指。

他的手掌很宽大,她的力气几乎被他榨干,她也只能抓住他一根手指。

“不要……”走。


苏凌薇的心里有了决定——这一世,她要对宇文夜凌好,将宇文夜凌变成自己最强大的靠山,为苏家三百多条人命,为她还没出生就惨死的孩儿,为曾经的自己,报仇雪恨!

她记得,宇文夜凌这一走,整整两个月再没有踏足此处,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谁知,宇文夜凌见她这样,视线落到她嫩白的手上,深邃的眼眸,有一瞬间的炙热,听了她的话,却又猛地一沉,就只剩下冰冷的愤怒!

“还敢说不要?”

男人重新压回来,单手移到了苏凌薇的细嫩的脖子上,死死的掐住,眼里腾起滔天怒火:“苏凌薇,看来我对你的惩罚还不够?”

“宇文景恒就那么好,让你成了我的女人还对他念念不忘?”

“我警告你,做了我宇文夜凌的女人,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再敢对别的男人有半分心思,眼睛里有,我就挖了你的眼睛,嘴巴里有,我就封死了你的嘴巴,心里有,我就剜了你的心!”

宇文夜凌这个太子,是靠着累累军功建立起来的威望,与宇文景恒的刻意打造出来的“儒雅温润”的形象不同,宇文夜凌从战场上带回来的嗜血阴冷让他成为了人人惧怕的“杀神”。

以至于就连在这种床、榻上,他说出口的话,也森森阴寒。

前世里,苏凌薇也是怕他的,小心翼翼的与他周旋,生怕哪里惹得他不高兴了,就会被他残忍的折磨,可如今,她对他有愧,又在阎王殿里转了一圈回来,连死都不怕,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她另一只手也抱住了他的手臂:“你……你误会了,我是想……”

可苏凌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外有些沙哑的女声打断了。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求求您饶了小姐吧。毕竟您凶名在外,小姐从前听到您的名字都会惧怕,而且小姐又心悦宁王多年,如今被您强行锁在府里,一时不能接受,才会做出了蠢事……”

“小姐固然有错,也只是因为用情太深。她想尽一切的办法跑出去,也只是为了见心上人一面。绝对不是有心要悖逆太子殿下的意思,求太子殿下大人大量,不要跟小姐一般计较。”

苏凌薇的心猛地一沉,这是她的贴身大丫鬟素云,从她被宇文夜凌抓回来开始,素云就一直跪在房门外帮她“求情”,昨晚上总在耳边吵吵闹闹的就是她的声音。

可这个深受她信任的大丫鬟,早已被宇文景恒暗地里收买。宇文景恒让这个丫鬟监督她在太子府的一举一动,也伺机挑拨她和宇文夜凌之间的关系,绝对不能让她和宇文夜凌真的相互喜欢了。

素云将这个“任务”执行的很好,此时此刻的哭喊哀求,就明显有越描越黑的效果!

想到这里,苏凌薇的心冷了下去,连忙看向宇文夜凌,只见男人的身体僵硬,面色铁青。显而易见,他的情绪又到了暴怒的边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