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厉太太甜入心扉

厉太太甜入心扉

李小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堂堂厉氏总裁,竟然被一个女人逼婚了!对方还是一个毫无家世背景的丑女!一时间整个豪门哗然,大家都想见识一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并且大家猜测,那个女人没几天好日子过,一定会被厉泽衍赶出家门。可是最后所有人都被打脸,厉大少爷颠覆了以往的形象,高傲得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化身宠妻狂魔,把顾轻轻宠上了天!

主角:厉泽衍,顾轻轻   更新:2022-07-16 10: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厉泽衍,顾轻轻 的武侠仙侠小说《厉太太甜入心扉》,由网络作家“李小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堂堂厉氏总裁,竟然被一个女人逼婚了!对方还是一个毫无家世背景的丑女!一时间整个豪门哗然,大家都想见识一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并且大家猜测,那个女人没几天好日子过,一定会被厉泽衍赶出家门。可是最后所有人都被打脸,厉大少爷颠覆了以往的形象,高傲得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化身宠妻狂魔,把顾轻轻宠上了天!

《厉太太甜入心扉》精彩片段

第1章

“您考虑清楚了吗?要不要您孙子厉泽衍娶我?”

ICU病房里,女孩收起手里的银针,转眸笑着问旁边的厉老太太。

老太太穿了一身暗红色唐装,虽已是耄耋之年,但精神烁烁气质不俗,满头银发散发着威严之气。

比起穿着讲究的老太太,女孩就另类多了。

一身黑色机车皮衣配了满头脏辫和大浓烟熏妆不说,脸上还有一块红褐色伤疤,状如蜈蚣,盘踞了整张左脸!

实在是丑的有点瘆人。

厉老太太还没从儿子起死回生的激动中缓过来,周围围了一圈的医生护士震惊得面面相觑。

这个丑女吃错药了吧?不知道厉泽衍是全城女孩做梦都想嫁的男人吗?多少名媛千金大明星挤破脑袋都见不了他一面......

她!居然敢来逼婚!

凭什么?

凭她丑的这么有辨识度?

呃......她好像凭的是实力?

毕竟,已经咽气的厉董事长在她手里的银针下,居然再次有了呼吸。

女孩手里的银针在老太太眼前晃晃,俏皮地炸了眨眼:“厉奶奶,您现在点点头,不仅儿子会得救,还会多一个孙媳妇。多划算呀!”

厉老太太终于从儿子失而复得的喜悦中缓过来,双手颤着抹眼泪。

儿子出车祸成了植物人,一动不动躺了一年多。就在刚刚,医生宣布了他生命的结束......可这位小姑娘突然进来用手里的银针,几下就让他起死回生了!

不仅有了呼吸,其他生命指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正常!

真是神医!

可这位小神医救了一半不救了,要她答应让孙子阿衍娶她,她再继续救人。

“神医啊......”

老太太刚开口,女孩笑着打断她:“奶奶,我叫顾轻轻。”

她的笑容,灿烂如春日里的暖阳,明灿灿的,只是脸上的伤疤过于明显,硬生生压住了她脸上的光芒。不过,她那双澄澈的眼眸中的自信很是耀眼。

她说话间,空气里多了一缕缕浅浅淡淡的馨香。

似兰似荷,似有若无。

这香味......

“轻轻啊!”厉老太太深吸一口香气,满眸慈爱地催促道:“还等什么,快点救你公公!我马上让阿衍那个小子带户口本过来!不不不,来不及了,直接把民政局也搬过来吧!”

老太太说着,扭头正要吩咐旁边的佣人,一个高大的男人推门而入。

剑眉星目,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完美得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一般,气场强大,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漠禁欲。

身高直逼190,两条包裹在西裤里的大长腿笔直修长,踩在地上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在场每个人的心上。

“厉三少!”

病房内所有医护恭敬招呼,又连忙低下了头。

毕竟,他们没能救活厉少的父亲。

顾轻轻毫不例外地也被男人身上渗透出来的王者气场吸引,一双清泉般的眸子落在他那张峻冷的面孔上。

气度超凡,气场超强,颜值超高......

这个必须嫁的男人,想想其实也不亏!

厉泽衍无视所有人,径直走到病床边,看了眼病床上的人,才向老太太道:“奶奶,我爸怎么样了?”

厉老太太红着眼:“阿衍,你父亲不仅醒了!还有知觉了!!”

男人清冷的俊脸上瞬间有了生气:“真的?”

“多亏了你媳妇轻轻!”

厉老太太看了一眼顾轻轻,笑眯眯地道:“阿衍啊!你以后可千万别亏待轻轻啊!”

媳妇?!

厉泽衍皱眉,顺着老太太的眼神看去,才发现旁边这个和周围格格不入的黑色身影。

对上男人探究的深眸,顾轻轻弯眸一笑,露出一排整齐而洁白的牙齿:“三少,您父亲醒来不代表能痊愈。还麻烦三少先抽空和我去领个证,回来我再接着治。”

“什么意思?!”厉泽衍俊脸上的惊喜一寸寸冷了下去,深眸中遍布冷意,阴霾攀爬而上。

他扭头看向医生,一排医护都齐刷刷低下了头。

“嗐!”老太太伸手握住孙子的手:“奶奶老糊涂了,忘记告诉你了。奶奶给你找了个媳妇,就是这位治好你爸爸的神医,顾轻轻。”

厉泽衍深眸一凛,眉峰沉了沉。

他的视线终于从老太太尬笑的脸上转移到顾轻轻脸上,冷唇牵动:“所以,你答应救我爸的条件,就是和我结婚?”

顾轻轻眨了眨清澈的眼眸,纤细白皙的脖颈伸长,点头:“是的。”

逼婚她是认真的,也是很有诚意的!

厉泽衍:“......”

现在的女孩,脸皮都这么厚了?

老太太看到孙子阴沉下来的俊脸,连忙打圆场:“阿衍啊!人不可貌相啊,咱家小轻轻虽然长得普通了点,但医术高明,笑容也温暖......”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叫普通?

随便一个普通人都比她好看好不好?

“奶奶!”厉泽衍耐着性子打断了老太太,沉声道:“我并不是以貌取人,我也感谢她救我爸,但回报的形式有很多,我不能娶一个才见第一次面的女人。”

顾轻轻摊手:“那我就不耽误各位的时间了,再见!”

言落,她挥了挥小手就要离开。

“小轻轻!”

老太太连忙拉住她:“丫头,你等下奶奶,奶奶答应了你的事绝不反悔!”

言落,老太太转身抓起靠在床边的龙杖戳了下厉泽衍的腿,严厉道:“阿衍,你当真不想你父亲活过来?”

厉泽衍攥了攥垂在身侧的手:“奶奶,我已经在找金银子神医了,只要金神医肯接单,我爸就会好起来。”

闻言,顾轻轻不屑地撇撇嘴。

我不就在你面前,真是有眼不识本神医!

可惜,你出的那些钱本神医看不上,就看上你了!

“混账!”

老太太着急地再次红了眼眶,颤声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父亲刚才已经咽气了!要不是轻轻出手,你只能在太平间见到他了!”

厉泽衍的深眸骤然一红。

可恶的女人!

攥了攥拳,男人嘲讽地盯着顾轻轻:“都说医者仁心,顾小姐救人却用威胁的这种卑劣手段,就不怕丢了身份名誉?”

“多谢老公为我着想!名誉哪有嫁给你重要!以后成了你厉三少的妻子,谁敢对我不敬?”顾轻轻狡黠地冲他炸了眨眼。

厉泽衍身侧的拳头捏得骨节泛白,脸上的厌恶感又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整个病房,安静得可怕,只剩下床头机器发出的“滴滴”声。

忽而,厉泽衍嘴角微勾,深眸里却危险满溢:“顾小姐与我并不熟悉,确定要嫁我?不后悔?”

顾轻轻挑眉,迎着他的视线莞尔一笑:“我顾轻轻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二字!”

厉泽衍犀利的眸光扫过她那张脸,冷飕飕出声:“好!那我就成全你!”

他会让她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的!


民政局,门口。

顾轻轻单手插袋,吊儿郎当地晃着手里的小红本。

烫金的字体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厉泽衍寒眸微眯,清晰吐字:“在我父亲彻底苏醒康复之后,你才有资格回厉家。到时,你的身份才能公开,该分给你的也不会少你。”

语气不轻不重,但却让顾轻轻生生听出了一股子威胁的味道。

“没关系,我不在乎这些的。”顾轻轻翻开结婚证,看着上面钢印加身的“厉泽衍”三个字,小脸上荡起满意的笑容。

她嫁给他,可不是为了厉太太头上那层光环!

她笑嘻嘻地朝他挑眉,眼底满是促狭。

厉泽衍平静的眸子染上霜色,深瞳中暗流涌动。

宋伟看到主子的脸色,为这位新鲜出炉的少奶奶捏了一把汗。

这女人,是真想找死吗?

丑就算了,还这么能作!

但想到老太太临行前的吩咐,他连忙恭敬地打开后车门:“三少,会议时间到了。属下先送您回公司?”

老太太的意思很明显: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先保住老爷子的命,哪怕是牺牲三少的终生幸福,也在所不惜!

厉泽衍没有说话,转身,上车。

落座之后,那冰冷的目光如刀,刮过女孩左脸上醒目的疤痕。

车子,绝尘而去。

顾轻轻勾了勾唇。

......

亚朵酒店。

顾轻轻走出电梯,准备回房间收拾行李,已婚人士,要有随时准备回家的自觉性。

突然走廊前方,出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真巧。

杜雪沁和厉天朗,这俩人偷情都偷到她隔壁了?本来打算晚点找他们算账,现在送上门来了,不出手都不行。

顾轻轻脚步顿在原地掐着时间,然后缓缓走向他们的房门。

居然还忘记关门了?

这得多饥渴?

半开着房门的房间里————

“朗哥哥...........”

顾轻轻实在听不下去了,她伸手推开门,慢悠悠地走了进去。

房间,气息暧昧,炙热。

Kingize的大床上,被浪翻涌。

风雨过后,两道纠缠的身影坐了起来。

“啪!”

突然,房间里的灯光骤亮,伴着清脆的女声:“厉天朗,你这是越来越不行了啊!”

“谁?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大床上,厉天朗吓了一跳,连忙裹紧被子护住怀中的女人。

逆光的阴影中,一道纤细的身影缓缓走出。

小脏辫、烟熏妆、带着疤痕的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

“轻轻?”厉天朗满眸慌张:“你......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走进来的。”顾轻轻一声嗤笑:“行了,别藏了,我的好妹妹。”

后一句话,她是对着厉天朗怀里的女人说的。

女人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挡住香肩玉背,抬起受惊惨白的脸,一双惹人怜爱的鹿眼怯怯看向厉天朗:“朗哥哥,姐姐好凶,我害怕!”

厉天朗温柔轻拍她的脊背安抚:“雪儿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转头看向顾轻轻时,他神色立刻嫌恶不耐:“顾轻轻,我是答应过娶你,但那仅仅是因为你救了我的命!我真正喜欢的人,是雪儿。”

“哦,是吗?”顾轻轻玩味地笑着,歪头看向还将脸藏在厉天朗怀里的女人:“如果你没有老年痴呆的话,应该记得当初说要以身相许的,是你自己吧?”

厉天朗面色一僵:“是,是我说的。”

可那天晚上,酒吧后巷太黑,他又喝多了酒,根本就没看清她的脸,才会说出“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的玩笑话。

“我当时的确是非常感动,感激你的勇敢和仗义。可这么长时间以来,你让我碰过你一下手吗?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有七情六欲,我也有需要!”

顾轻轻冷笑:“所以,你就迫不及待把我妹妹骗上床?”

杜雪沁身体狠狠抖了抖,满脸无措可怜:“姐姐,不是的,朗哥哥没有骗我,是我对朗哥哥情不自禁,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她说不下去,捂着脸呜呜地哭起来。

猫一般柔软的声音痒过耳廓,厉天朗整颗心都要融化了。

他袒护地紧拥着杜雪沁,耐着性子瞪向顾轻轻:“轻轻,你有什么冲我来,别怪雪儿!我们在一起后,她一直自责怕你难过。”

“不不不!朗哥哥,是我的错,姐姐没有欺负我。”

杜雪沁连忙抱住他的腰,满脸愧疚地着急解释:“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控制不住自己,对你动了心,不该从姐姐手里抢了你......姐姐父母双亡,爸妈对她比对我这个亲生女儿还要好,姐姐喜欢的东西,我绝对是不能碰的。可是朗哥哥,我真的好爱你,我......舍不得你......”

厉天朗的保护欲瞬间爆棚,紧紧将杜雪沁拽进怀里:“雪儿,你别怕!有我在,绝不会再让她欺负你!”

多好的女孩啊!

不但失去父母的疼爱,还要被迫放手自己的爱情......

这简直是白莲花的王者段位了吧!

顾轻轻按捺住呕吐的冲动,“啪啪”地拍了两下掌:“果然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8岁那年,父母车祸去世,闭眼前把所有财产和她这个独生女托付给了他们最好的朋友杜维鸿。

杜家人拿着爸妈的遗产一夜之间进入了海城的上层圈子,扮演着情深义重的人设。

可事实上杜家人却只想要钱,不想管她。

养父杜维鸿待她还算真诚,但因工作长时间不回家。养母邵子兰人前温柔体贴,对她这个养女“疼爱有加”,人后却把她当佣人,她小小年纪就承包家里所有家务。

12岁那年,比她还小一岁的杜雪沁,一把将她从二楼推下。害她骨折毁容,之后被扔到了乡下无衣无食无人问津......

虽然不常见,但这个杜雪沁就像狗一样,嗅觉格外灵敏。但凡她有了喜欢的东西,她无时无刻不站出来插一脚!

抢男朋友这件事,她真的是半点都不意外!

变态的癖好!

“你敢骂我?”

身为厉家的曾孙少爷,在海城也是横着走的主,厉天朗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骂过?

他撑起身就要去打顾轻轻,杜雪沁连忙将他抱住,柔弱哀求:“朗哥哥,不要。姐姐生气,发泄一下也是正常,你别怪她......”

他们身上都还光着,就这么让厉天朗冲出去,万一顾轻轻趁机拍照什么,厉天朗不要脸,她还要呢!

何况,她现在的人设可是天底下最温柔、最好的妹妹呢!

顾轻轻看着杜雪沁眼底那抹狡猾和算计,鄙夷地扯了扯嘴角:“行了,别演了。你们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不过,我今天心情很好,不是来捉奸的。我是来告诉你们,下次见面,记得叫我一声婶婶。”

婶婶?

厉天朗和杜雪沁错愕地对视一眼,不明所以地看向顾轻轻:“你做梦呢?我们家可没人会看上你这种丑八怪!”

杜雪沁满脸关切:“姐姐,你是发烧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顾轻轻慢悠悠地从兜里摸出结婚证,在他们眼前晃过:“看清楚了吗?叫三婶!”


翻开的结婚证上,首先吸引人目光的就是那种红底的结婚照。

看着照片上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厉天朗和杜雪沁的眸子同时睁大。

“三叔?”

厉天朗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只是片刻的愣怔,厉天朗就轻蔑地笑起来:“就你这副尊容,我三叔会跟你结婚?你当我们都跟你一样傻?”

杜雪沁强忍着笑,皱眉无奈道:“姐姐,就你这证的做工,路边五十块一个,不能更多了吧?你就是想做假证来给我和朗哥哥添堵,也要个像模像样的出来,好吗?多给点钱,也好让人家把这民政局的章,换个大点的萝卜刻。”

厉天朗眼底满是嘲讽,大笑:“想我三叔娶你,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顾轻轻收回结婚证,不急不恼:“要是他真的娶了我呢?”

“那我就当众直播吃翔!”厉天朗梗着脖子,豪气道。

厉家三少,海城人见人怕的活阎罗,三米之内别说是女人,就是雌性都休想靠近。

想嫁给他,不是白日做梦是什么?

“好,说到做到。”顾轻轻将结婚证往兜里一揣,笑眯眯道:“乖侄子,你现在可以想想到底吃谁的翔了!”

走出两步,她又似想起什么,回头道:“乖侄子,作为长辈,给你个温馨提示,我这个妹妹呀,没有别的爱好,最大的爱好就是跟我抢东西!哪怕我碰的是坨屎,她也要据为己有。哈哈哈......”

话音落,顾轻轻大笑着走出房间。

关上门的瞬间,她面色骤冷。

十年了,杜雪沁,你欠我的,你们杜家欠我的,是时候还了!

厉天朗,就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

......

厉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黑砖白墙的房间,泾渭分明,如同它的主人,冷漠、矜傲。

黑色的老板椅中,男人脊背挺拔,翻阅着手中厚厚的资料。

“三少,这就是顾小姐的全部资料。”

宋伟恭敬地站在一旁,低声介绍:“顾小姐八岁时,双亲遭遇不幸,去世前将她托付给挚交好友杜维鸿先生。顾小姐性格乖张跋扈,在杜家横行霸道,但杜先生对她非常包容。直到顾小姐12岁那年,她闯下弥天大祸,还因此破相毁容。杜先生为了让她在更好的环境中休养,就将她送到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的乡下。”

宋伟叹口气:“可惜,杜先生是一片好心喂了狗。顾小姐非但没有改过自新,还整天走鸡斗狗,天天闯祸,不到一个星期就成为全镇闻名的混世魔女,成绩更是差得一塌糊涂。高中没毕业就早恋堕胎,总之是要多坏有多坏。我看她现在赖上您,就像想找个长期饭票!她......”

脑海中,蓦地浮现出顾轻轻出现后的种种,厉泽衍俊眉微蹙。

“够了!”他合上资料,“啪”地将文件夹扔在桌上:“我不关心这些,我只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懂医?!”

宋伟微怔,讪讪地搓了搓手:“抱歉,这点属下还没有查到。不管是顾小姐历届学校的简历,还是走访她周围的人际关系,没有任何人、任何资料显示她学过医,懂医术。”

厉泽衍深邃的黑眸微眯:“你确定?”

“恩。”宋伟愧疚却坚定地点了点头:“三少放心,为了老爷的健康、为了您的幸福,属下一定会加派人手,全力追查,一定揭穿顾小姐的真面目。”

厉泽衍靠着椅背,嘴角勾起一抹兴味。

呵,有点意思!

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是假神医,还是真神棍!

宋伟正要离开,厉泽衍的电话响了。

是医院打来的。

他刚接通,那边传来医生激动又迫不及待的声音:“三少,厉董醒来了!醒来了......可以说话了!还能认出人了......”

厉泽衍方才还一片清冷的俊脸上,瞬时浮起喜色,起身边往外走边回:“我马上到。宋伟,去医院。”

“是!”

......

医院。

厉泽衍大步进了父亲的病房。

昏迷了多日的厉振兴已经被取下了呼吸机,花白的寸头下是一张慈祥和善却温润的脸,虽因病面色苍白,但面上没有太明显的皱纹,整个人一点不像六十多岁的老人。

“爸,您怎么样了?”厉泽衍匆匆过来,握住了父亲的手。

看到最爱的儿子,厉振兴欣慰地眯了眼:“我以为再看不到你了,真是太开心了......对了,你一定要替爸爸谢谢这位神医。”

大病初醒,厉振兴声音虚弱,但看向旁边医生的眼神里却是清晰浓烈的感激。

厉泽衍顺着父亲的眼神看去,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盈盈站在一边。

对上男人探究的眼神,她取下口罩,弯眸一笑:“老公,你好。”

顾轻轻?!

她拆掉了满头小辫,扎起了利落的马尾,未施粉黛的脸上素净白皙,笑容明媚双眼含光,和上午见到的那个不良少女完全不一样!

若不是左脸上那道熟悉的蜈蚣疤痕,厉泽衍根本认不出来。

顾轻轻冲厉泽衍笑完,又拉上了口罩,转身弯腰轻声对病床上的厉振兴道:“厉董,您刚醒不能说太多话,多休息。我先出去了,有事您按铃。”

温柔又体贴!

瞧着女人双手抄在白大褂衣兜里袅袅离开,厉泽衍剑眉微微蹙起。

这个女人,戏精!

厉振兴疑惑地问:“阿衍,刚......顾医生叫你什么?爸爸没听错吧?”

厉泽衍收回目光,清冷的眸子看向父亲时终于有了几分温度:“爸爸,您昏睡太久,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您。我和刚才的顾医生结婚了,也是她治好了您。”

老爷子憔悴的眼里瞬间有了光华:“真的?你终于肯结婚了......顾医生不错,职业好技术好,就是没太看清样子......还有,家庭背景怎么样?”

“爸爸。”

厉泽衍安抚地握了握父亲的手:“我选的人,不会太差。您先好好休养,等精神好点了,我再详细告诉您。”

“好!好!太好了!”厉振兴激动地红了眼眶。

厉振兴睡下后,厉泽衍走出病房,吩咐宋伟:“家里人可以来看爸爸了,但每次探望时间不能太长,要选他精神好的时候。”

宋伟立刻点头:“属下明白。”

厉董病重这半年多来,三少亲自照顾打点,除了老太太外,没有让任何人来骚扰过。

如今厉董醒来,对整个厉家来说都是天大的喜事!

厉泽衍刚走到电梯间,就瞧见了悠闲靠在墙上的顾轻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