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镜梦

镜梦

七梦辞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爱一个人,不要爱得太满,太过卑微的爱一个人,最终只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沈梦和林胜年幼时便相识了,那个俊逸少年,让她一眼万年,心底再也放不下任何人。沈梦清楚的知道,林胜爱的人一直都不是她,可她还是放任自己喜欢他,深爱他,做了一场和他相爱相知的美梦。即使最后依旧是镜花水月,空欢喜一场,她也是不后悔的。

主角:沈梦,林胜   更新:2022-07-16 10: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梦,林胜 的武侠仙侠小说《镜梦》,由网络作家“七梦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爱一个人,不要爱得太满,太过卑微的爱一个人,最终只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沈梦和林胜年幼时便相识了,那个俊逸少年,让她一眼万年,心底再也放不下任何人。沈梦清楚的知道,林胜爱的人一直都不是她,可她还是放任自己喜欢他,深爱他,做了一场和他相爱相知的美梦。即使最后依旧是镜花水月,空欢喜一场,她也是不后悔的。

《镜梦》精彩片段

春风拂过江南岸,万树千花尽争艳。

无数的百姓围在都城外,仰首期盼,只等那人归来。

他就是周国新上任的大将/军林胜,以一己之力带领周国将士在边境大败齐国,三年苦战,舍生忘死,守护了周国无数百姓。

远处,一队人马行来。

为首的是一个俊逸的少年,铠甲穿在他身上,少了几分稚嫩,多了些生人勿近。与人们想象中体型彪悍,力大无穷的将/军不同,林胜满身的少年意气,那是战场上生死都无法磨灭的东西,无数的少女为之心动,走的越近,心跳的越厉害。

眉目如画,风华无限。

离他们分开已经五年了,吕因絮心道。多年前他们也是这样相遇的,那时候的他带着满身鲜血,敲开她家的门。

刚认识林胜的时候,他不喜欢说话,总是一个待在黑暗的角落里。不论爹娘和他说什么,还是小因絮拿糕点分他吃,林胜都只是沉默。

阿娘说,林胜这样是因为想爹娘了。

听到这话的小因絮,拿着手里的冰糖葫芦,屁颠屁颠的跑到林胜身边坐下来。

小因絮将手里的糖葫芦递给林胜,嘟着一张小嘴,慢悠悠又有些讨好的道。“这个给你吃,以后我爹娘就是你爹娘,我将他们分给你,这样你就不用难过了。”

听到这话的林胜愣了愣,看着小女孩手里的糖葫芦,和她垂在身侧略有不安的小手。

最后林胜还是接过小因絮手里的糖葫芦,酸酸甜甜的,这是林胜自他爹娘死后,这么多天来,嘴里第一次尝到味道。酸到极致,却又从心底流露出丝丝甘甜。

那时桃花正盛,花瓣随风吹落到小因絮的头发上。让小姑娘整个人愈发精致,林胜偏头看向小姑娘,抬手笨拙的将她头发上的花瓣摘去。

“哥哥,你真好看,比隔壁王员外家的小公子还好看。”

小因絮的一句童言,让少年林胜的脸红了,偏过头去,不在看小因絮。

“孩子话……”

后来林胜便在小因絮的家里住下来,因絮家里并不富有,但因絮爹娘却用尽全力让两个孩子一起去上学。

林胜不但人长的好看,功课也做的很好,夫子讲的他知道,夫子没讲的他也知道。小因絮像小尾巴一样,追在林胜身后。等着她的林胜哥哥,回头看她一眼。

林胜平日都冷着脸,只有在看见小因絮的时候,才会偶尔露出笑意。有的时候,笑意会隐藏不住,从眼睛里面跑出来。

小因絮想过很多次,要能一直这样下去,她可以一直和爹娘,还有林胜哥哥在一起,该有多好?

周围百姓的欢呼声,将吕因絮的思绪拉了回来。吕因絮抬头看着骑在马背上的少年,眼眶不自觉的红了,又酸又涩,但泪水却始终没有落下来。

人群随着林胜走近,变得十分拥挤,吕因絮被人挤着往前走了几步。因为喧闹,林胜往这边看过来,吕因絮抬眸,骤然同林胜的目光撞在一起。


林胜战胜归来,周皇十分高兴。当天就宴请众臣,为林胜接风洗尘。

吕因絮不知道当时的宴会情景如何,只知道第二天,整个都城都在传,林将/军要和丞相家大小姐沈梦定亲的消息。

沈梦是周国出了名的美人,闭月之貌,羞花之姿,轻轻一笑,颠倒众生。这样的美人,配林胜哥哥正好,吕因絮低着头想。

“老板,这花还卖不卖了?”买花的姑娘打断了吕因絮的思绪,她恍然回神。

“卖,卖的。”吕因絮笑着将花递给眼前的姑娘。“这花配姑娘你特别好看。”

“老板真会说话,这花我要了。”

吕因絮嘴角带笑,将向日葵打包好递给姑娘。小姑娘接过花,低头闻了闻,转身走入人群。

吕因絮带着她娘一起来的都城,起初的时候没几个钱,还经常被人欺负。她娘身体本来就不好,折腾了几次,差点去了。那时候吕因絮担心的不行,整日守在床边,用尽一切办法,想将她娘留下。

也许是因为时候到了,也许是因为她娘还是念着她爹的,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还是抛下她一个人去了。

吕因絮还记得那时的感觉,同林胜走的那日一样寒冷,一样痛入骨髓。她抱着她娘,一点点冷下去的身体,终于还是泣不成声。她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她身边最重要的人都离她而去了。

后来吕因絮就用剩下的钱,开了这家花铺,种种花,养养草。偶尔能从买花的姑娘口中,听到林胜的消息。

吕因絮承认自己很想林胜,那种想念不剧烈,却很绵长。它们像寒冰一样,长年累月的入侵吕因絮的心,还有骨髓。白天时完全感觉不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全都跑出来,包裹着吕因絮,痛的让人呼吸不过来。

每一点想念聚在一起,形成大海,她被淹没在里面,早已无药可救。

有时候吕因絮也想再见林胜一面,可这种想法一出现,脑海里就会飘出一个声音。

说她没有资格。

让吕因絮没想到的是她这么快就见到了林胜。

“林胜哥哥,这花好看吗?”沈梦捧着一束桃花,转头看向林胜。

林胜看到眼前的吕因絮似乎也愣了一下,随后又不着痕迹的掩饰过去。抬手接过桃花,低着头温柔的道,“好看。”

吕因絮记得她的林胜哥哥,曾经也这样温柔的对她说过话,她也曾抬头笑意盈盈的道,好看。

此时物是人非,他们依旧是他们,花也依旧,只是世事不同了。

吕因絮笑着道,“姑娘真有眼光,这花是今早才折回来的,配姑娘正好,姑娘的夫君也很喜欢呢?”

听到别人说林胜是她的夫君,沈梦的脸一下子红了,捧着手里的花,有些手足无措,吕因絮看着,心想果真是人比花娇。

沈梦很喜欢,林胜从怀里拿出银子就递给吕因絮,却被吕因絮拒绝了。

“姑娘那么喜欢,这花就当我送给二位的,只愿两位像这花一般,美满,幸福。”

听到这话的林胜,看着低头收花的吕因絮,眼里涌出剧烈的痛,但都被他压了回去。他将银子收回来,攥在手里。

买完花的将沈梦很开心,跟个小孩子一般,捧着桃花,扯着林胜的手臂,就往前走去。

吕因絮看着两人的背影,露出苦涩的笑意。

明明是最熟悉的人,如今也成了最不能见的人。


那一面,匆匆一别就是几个月。

吕因絮依旧在哪里卖花,每天都听到众人在议论林胜和沈梦的婚事。一个是周国的大将/军,一个是丞相府的大小姐。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坊间总在流传他们俩的故事,大将/军在都城燃放一夜烟火,只为博美人一笑。大将/军为了给沈梦出气,打断了五王爷的腿。皇帝怒不可遏,但到底还是留情了,让林胜闭门思过一个月。

清晨,吕因絮刚打开花铺的窗户,抬眼就看到窗外朝她挥手的沈梦。穿着鹅黄色的衣衫,站在朝阳下,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显得格外的耀眼。

丞相府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吕因絮被人带着绕了一圈,走了许久才到花房。

沈梦希望她能来府里,为她和林胜的婚礼培育鲜花。

吕因絮看着沈梦的笑脸,想不到理由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毕竟和丞相府扯上关系,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吕因絮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每天到丞相府里浇浇水,剪剪花。然后等待成亲那日的到来,将她种的花献上去。

日子定在九月,初秋,是个丰收的好时候。

天色已经晚了,吕因絮确定花都没有问题,才蹑手蹑脚的熄灯,关上门,朝外走去。

一路灯火通明。

穿过走廊时,隐隐传来一阵琴声,熟悉却又陌生。

吕因絮躲在角落,看着在院里弹琴的林胜。月华如水,全都倾泻在他的身上。墨发如瀑,弹指间都是年华。

以前林胜也会弹琴,只是那时都有她坐在旁边,他偶尔还会回头对她笑。

吕因絮也不知道在哪里站了多久,等回神的时候,林胜已经一步步来到她面前了。

林胜的精神似乎不是很好,眼睛周围黑了一圈,整个人也消瘦了不少。

“你不该来这里。”

林胜对她说出这句话,吕因絮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心口还是止不住的痛。

“是小姐让我来的,说是为两位的婚礼准备鲜花。”

“回去吧,以后也不要来。”林胜说完,从吕因絮身旁走过去,随后又想起什么顿住脚步,却并没有回头。“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关系。”

原来所以的思念,爱慕,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吕因絮僵硬的站在原地,许久,直到天微亮她才离开。

后来,吕因絮用了几个理由想推掉沈梦的要求,却都被沈梦拒绝了,小姑娘噘着嘴,说什么都不让她走。

沈梦是吕因絮见过最单纯的姑娘,她对下人好,对爹娘孝顺,心无城府,脸上总挂着笑容。对林胜像曾经的她,却又比她多了些炙热和赤诚。有时候吕因絮觉得,林胜为这样的女子动心,似乎一点也不奇怪了。

吕因絮拒绝不了沈梦,又不能在林胜的面前出现,只能每天很早的来,很晚回去。

偶尔两次,吕因絮能看到林胜,他的脸色不太好,一天比一天憔悴。她想上前安慰他,最后都停住了脚步。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