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偏执大佬的小哑巴

偏执大佬的小哑巴

木小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薇安是个哑巴,也是林家最不受宠的女儿,所有人都以为她是软柿子,可以随意拿捏,殊不知,她是个隐藏的大佬。自从邂逅了霸道总裁姜明昊,她的身价直线上升,曾经被人轻视的弃女,变成了豪门世家的团宠。外人嫉妒她好福气,纷纷造谣她是绿茶,可无论外界怎么说,姜明昊始终相信她,在他看来,林薇安就是一只惹人疼爱的小白兔,往后余生,他会倾尽全力保护她。

主角:林薇安,姜明昊   更新:2022-07-16 10: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薇安,姜明昊 的武侠仙侠小说《偏执大佬的小哑巴》,由网络作家“木小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薇安是个哑巴,也是林家最不受宠的女儿,所有人都以为她是软柿子,可以随意拿捏,殊不知,她是个隐藏的大佬。自从邂逅了霸道总裁姜明昊,她的身价直线上升,曾经被人轻视的弃女,变成了豪门世家的团宠。外人嫉妒她好福气,纷纷造谣她是绿茶,可无论外界怎么说,姜明昊始终相信她,在他看来,林薇安就是一只惹人疼爱的小白兔,往后余生,他会倾尽全力保护她。

《偏执大佬的小哑巴》精彩片段

“人呢?抓来了吗?”

阴暗潮湿的房间里,两个小青年坐在灯光下打扑克,见男人挎着包拎着一瓶洋酒走了进来,他们霍然起身迎了上去。

“哎徐哥,人抓来了。”

叫徐哥的男人约莫四十来岁,瞟了一眼脏乱不堪霉气甚重的房间,略嫌弃皱起了眉头,“人呢?”

“在里屋呢!”

那两小青年说着打开里屋的门,“药效刚过,这会已经醒了,您进去瞅瞅。”

随着门外的声音由远及近,林薇安挣扎半天都没挣脱开手脚上的桎梏,无助害怕袭上心头,尤其双眼被蒙,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耳边传来的吱呀开门声,以及鼻尖萦绕着的作呕气味。

她……被绑架了吗?

“这是您要的人,跟照片一模一样,可惜啊,是个哑巴。”

“哑巴?”

徐福建挑眉,竟有几分意外打量着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女人。

饶是白色连衣裙上沾染了脏东西,也衬得她一尘不染,微卷的长发铺了一床,她肤白如玉,双眼被蒙上了黑布,没有封的小嘴倒是格外嫣红。

“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后来等她上车的时候才知道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旁边的小青年解释。

林薇安看不见,耳力和气味会格外敏感,尤其这个时候明显感觉到一个满是烟臭味的男人靠了过来,她本能向后缩了缩。

忽然,眼上的布被拉开。

白光一照,林薇安不适应闭上了眼睛,直到眼睑适应了光源这才小心翼翼睁开眼睛看向在场的三个人。

澄净明亮的眼眸中充斥着惶恐不安,她张嘴啊啊了几声,好像在说:“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徐福建没想到对方真是个哑巴,忽然嗤笑起来,“天创集团董事长的外孙女居然是个哑巴,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

“徐哥,您让我们抓她干什么?”

两个收钱卖命的人实在不解,便小心翼翼问:“难不成想敲一笔?”

“我倒是想,毕竟是何志德的外孙女,能敲诈来不少的钱,不过可惜了……”徐福建摇头叹息,他确实动过这个念头。

“哦。”两个小青年面面相视,也不敢多问。

“为了答谢你们,徐哥我特地给你们带了一瓶好酒,走,哥几个喝两杯。”

“好啊!”

徐福建带人离开,林薇安又啊啊了几句,然而他们压根听不懂也不想了解她要说什么,直到关门时,徐福建蓦然回头,猥琐的目光落在林薇安身上顿时变得肆意赤果了起来。

老板只交代将人抓过来,可没说不能碰吧?

“……”

林薇安心头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她再次挣扎,然而任她怎么挣扎都徒劳。

这个小房间很乱,哪怕头顶的灯光昏暗,但依旧能看到一地的衣服和臭袜,偶尔还能看到几只蟑螂停留在带有霉斑的白墙上东张西望。

一只老鼠从床边路过,林薇安瞳孔微缩,那种作呕的气味以及污秽不堪的东西让她胃里好一阵翻腾。

房间里有一个窗户,林薇安透过挂满蜘蛛网的窗户看向外面寥寥灯光,没想到天已经黑了。

怎么办?

她父母不在人世,未成年之前一直跟着外公舅舅他们住,成年后便从何家搬出来一个人住了,这会她失踪被绑,外公他们知道吗?

会有人来救她吗?

“徐哥,这酒真不错!”

“那是,来来来,再来一杯!”

外面喝酒的声音透过斑驳的门传来,林薇安咬唇,目光忽然瞥到自己的包正放在脏乱不堪的桌子上。

林薇安眼睛微亮,费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由于双手反绑,实在不太方便拿东西,下床时,林薇安屏住气息将双手自上而下拉伸,因为练过舞的关系,所以背着的双手很快拉伸到身前来。

外面的人与她只有一墙之隔,她只能一点一点挪到那桌子旁,一系列动作下来,紧张到满头大汗,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拿到自己的包,她垂头从里面翻出了一把折叠刀,这是她平时放在包里自卫的武器,还有一瓶防狼喷雾。

突然,一道不容忽视的目光落在身上,林薇安猛然抬头看向窗外。

窗外风吹草动,没有任何人的身影,但林薇安却呼吸急促了起来,这道目光犀利而又冷然,就像是一条冰冷的蛇缠上了她。

这让她胡软想到了八年前那场车祸,那个人也是用这种目光盯着她。

是错觉吗?

林薇安拿着折叠刀的手指微颤,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不是同一人吧?

忽然,外面叫徐哥的男人哼了一声说:“就这点酒量?”

“……”

闻着一步一步靠近的脚步声,林薇安慌了神,在对方推门进来的那一刹那,脚上的绳子割开了。

徐福建看到林薇安坐在床边愣了愣,似乎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他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扑了过去。

“小美人,我来了!”

噗——

徐福建毫无防备被喷了一脸,火辣辣的刺痛感瞬间刺激他的神经,随着他一声惨叫,林薇安毫不犹豫丢掉防狼喷雾,拔腿就跑。

然而徐福建反应极快,饶是眼睛辣的睁不开,他条件反射一把扯住了林薇安的胳膊,导致她身体失重整个人朝地上狠狠摔了去……

胳膊肘落地几乎是本能,林薇安吃痛,还没来得及反应徐福建已经朝她扑了过来,“妈的!贱人!居然敢喷我!”

林薇安害怕极了,对方的手宛若一条毒蛇般缠了上来,瞬间撕扯起她的裙子来,她想尖叫,可是出不了声,她害怕到用脚拼命踹开对方,直至对方大力撕扯掉一块裙布。

林薇安含着泪,挣扎着从地上狼狈地爬了起来。

因为动静太大,吵到了外面两个醉酒的小青年。

林薇安见他们醒过来吓得脸色煞白,趁他们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之前,冲向大门,随后义无反顾投进黑暗中。

嘭——

拐角处,林薇安撞上一个人。

冷香扑鼻而来,危急关头她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般,含着泪朝对方发出求救信号。

救救我!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徐福建低吼一声,林薇安心惊肉跳,然而眼前这个高大男人似乎看不明白她的求救手势,又似乎在端详研究她。

他背着光,看不清面目,只有棱角分明的轮廓在昏暗的路灯下冷峻异常,尤其冷然的目光如蛆附骨,似将她看透般。

这目光,可不就是在屋里被盯时的感觉么?

林薇安顿觉脊背发寒,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

更可怖的是,他旁边还有一个人!

“站住!”

随着徐福建以及其他两个人迫近,林薇安拔腿就跑,她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跟他们可能是一伙儿的!

然而刚跑出一步,突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猝不及防锢住了她的手腕,林薇安只觉手腕一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扔小鸡一样毫不费力地甩了出去。

天旋地转间,林薇安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痛……

这一摔,震得她气血翻涌,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她咬牙,手掌、膝盖、胳膊肘等多处传来阵阵剧痛,尤其左臂,钻心的刺痛感渗入内脏,疼到她想吐血。

这个男人几乎用了八成的力道,幸好她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不然这一摔估计直接归西。

“看你还往哪儿……老板?!”

徐福建没想到老板还有其他人出现,由于做贼心虚,徐福建连说话都不利索了,“老……老板,您怎么……怎么来了?”

老板?

他们果然是一伙的!

林薇安痛到面目扭曲,冷汗直冒,饶是如此,依旧保持着超强的冷静听他们说话。

“徐哥……”

其他两个青年早就在人跑了以后清醒了过来,如今亲眼见到大老板过来,旁边还带了一个冷若冰霜的人,吓得噤若寒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那个大老板是男人的手下,他没想到徐福建会将事情办成这样,忙呵斥,“还不快将人抓起来重新绑上?”

“哦……好。”

林薇安摔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被人轻轻一拉就拉了起来,跟拎小鸡一样。

只不过左臂使不上力,被他们这么一拉扯更是疼到冷汗涔涔,两眼冒星,即便疼到这个地步,她也发不出任何可以宣泄的声音来。

“徐……徐哥……”

其中一小青年大概知道女人为什么疼到浑身发颤了,他忙不迭小声提醒,“她……她胳膊似乎……断了。”

“啊?”

徐福建闻言心下一咯噔,心想着刚刚拉扯间没用那么大力啊?

他小心翼翼睨向老板以及逆光的男人,一时紧张到咽口水,怎么办?

是不是要倒大霉了?

“将人送到我车上。”

男人开口,声音低沉沙哑中透着不容置喙。

林薇安痛到头皮发麻,冷汗直愣往下滴,两位青年奉命将她塞进豪车后座,便关上车门溜了。

她紧咬红唇,随即听到徐福建一声惨叫传来……她瞪大眼睛看向车窗外,男人用白色手帕细致地擦拭着手指大步走了过来,迎着光,林薇安终于看到他那张精致却冷峻到毫无感情的脸。

那人……被杀了吗?

林薇安不敢想,也顾不得那么多,几乎条件反射夺门而出!

“想逃?”

突然,男人一掌按住了车门,冷漠的言语透着森寒,林薇安被卡在车门口,看不清他的眉眼更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不想死就给我好好待着!”

话音刚落,男人嘭地一声关上了车门,从另一边开门坐了进来。

狭小的车里瞬间充斥着男人身上的冷香,林薇安这才发现他穿着一身笔挺西装,像是从某个宴会上赶过来的。

西装上的手帕此刻在他手里蹂成一团,最终像垃圾一样被他丢弃在车窗外。

关上车窗,男人对司机道:“回姜宅。”

“是。”

车子穿过平民区,驶向繁杂的大都市。

林薇安一开始还能忍,但过不了多久便已经疼到整个人蜷缩在座位上。这种骨肉扯断的钝痛感疼到她几乎晕厥,然而理智告诉她不能晕,因为她还在坏人手里。

“……”

男人微微侧头,目光冷漠地望着女人疼到汗水湿透发丝,哪怕红唇被她咬到鲜血淋漓,她也没吭出一声来。

是因为哑巴的缘故,还是因为她倔强到不在敌人面前示弱?

不管是哪种,男人都怜惜不起来,毕竟她有利用价值,不能死了。

于是他双腿交叠,对司机道:“开快点。”

“……”还算,有点人性。

林薇安终于坚持不住,在昏迷之际,她是这么想的。

再次醒来时,林薇安已经身处在一个豪华客房里,她的左臂被打上了石膏,其他受伤的地方均被小心处理过。

很显然,在她昏迷的时候那个男人找过医生。

之后,林薇安就被禁足在这间房里。

这间房没有窗户,唯一一道门被上了锁。据她观察外面还有人看着,而这个人就是那天晚上同男人一起的人,徐福建口中的‘老板,’叫沈七。

一日三餐由女佣送,不知是不是那个男人交代过的缘故,她的饮食几乎都是残羹剩饭。

“宁小姐,您来了。”

林薇安靠坐在床边,将书放在腿上翻阅着,这是她被关这几天唯一能拿来打发时间的东西,闻到外面女佣客气的声音,她翻书的手指微顿。

那个男人自将她关在这里后消失了好几天,直到今天早上六点左右才回来,这会大概在房间补觉,而这个宁小姐看来是掐准时间过来的。

“明昊呢?”宁妍希问。

“姜先生在楼上补觉。”

果然!

林薇安嘴角微勾,这几天被关在这里无所事事,她对于外面的动静几乎了如指掌,包括透过女佣之间的聊天筛选出一些重要信息。

比如,抓她的男人姓姜,有一个未婚妻,据说是腾美集团董事长的千金。

林薇安知道腾美,是国内外具有影响力的龙头老大,业务拓展能力十分强悍,外公提过宁家,所以记忆深刻。

只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腾美这位准女婿绑架了她?

“我知道。”

姜明昊有严重的起床气,宁妍希不傻,还没自以为是到挑战他的底线,“我坐这边等他。”

被关的林薇安不知怎的忽然灵机一动,如果让宁小姐知道她未婚夫家里藏着一个女人,会怎样?


“宁小姐,您的茶。”

偌大的客厅里,宁妍希十分端庄地坐在皮质沙发上,她长发披散在肩上,耳边发鬓别了一个精致的珠花,为了见姜明昊,她还特地穿了一身性感妩媚的黑色低胸连衣裙,接过女佣送过来的红茶,出于基本的素养,她点头:“谢谢。”

忽然,嘭嘭嘭——

似乎哪里传来了拍打的声音。

宁妍希好看的眉头微皱,不禁竖起耳朵仔细倾听了起来,她问一旁的女佣,“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啊?”

女佣一愣,这才发现声音是从那个房间发出来的,女佣脸色微变,忙充楞装傻:“宁小姐,您听错了吧?”

“没听错。”

宁妍希放下精致茶杯,起身道:“我听到了,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见宁小姐看向那个方向,女佣神色微白,说话都紧张了,“可能……是老鼠吧?最近老鼠肆虐……该请个捕鼠公司来解决了……”

“你撒谎。”

宁妍希直接拆穿了她的谎言,这么大拍门声,她能听错?

“哎……宁小姐!宁小姐……”

见宁妍希朝声音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女佣慌了,连忙追了过去,“宁小姐,您一定是听错了,宁小姐?”

一楼走廊拐弯口处,宁妍希看到守在门口的沈七,不禁质问:“你怎么在这?里面关了什么人?”

听到门外清晰的声音,林薇安再次重重地拍了拍门,她发不出声音,只能用这种方式吸引宁妍希的注意。

“宁小姐……这……”

女佣追上来不知作何解释,毕竟姜先生也没跟她们明说。

沈七冷淡开口,“宁小姐,这是姜先生的私事,您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私事?”

宁妍希挑眉,“他的私事我不管,我只想知道里面关了谁?”

“不管关了谁,跟宁小姐没关系吧?”

林薇安听着外面情况似乎不妙,如果宁妍希不管,那她得关到什么时候?

想到这,林薇安急了,一边拍门一边发出啊啊啊急切的声音来。

女人的声音?

姜明昊的私事宁妍希确实不会管,但他什么时候在家关过女人?

而且听声音,对方似乎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宁小姐……”

沈七正要说什么,宁妍希毫不犹豫沉伸手:“钥匙!”

“宁小姐,怕是不行……”

“沈七!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宁妍希态度强硬,那张精致的面容沉下来时显得异常严肃认真。

沈七一直拿宁妍希没辙,不仅仅因为她是昊哥的未婚妻……

微叹一声,沈七无奈将钥匙递给了宁妍希。

于是,门开的那一刹那,林薇安一眼便认出了她。

待门打开后,林薇安几乎毫不犹豫冲向她,用唯一一只完好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胳膊,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嘴里急切地啊啊啊向对方求救!

为了博取宁妍希同情,林薇安眸眼含泪(自己掐的),发丝凌乱(自己抓的),衣裙不整,还做出一副又急又要哭的楚楚可怜模样,将宁妍希脸色都吓白了,她哪里见过此等场景?

“放手!”

沈七紧紧扣住林薇安的手,一字一顿道:“我说放、手!”

林薇安哪肯放手,她故意露出自己痛苦的表情,害怕委屈到眼泪直掉,她楚楚可怜地望着宁妍希,张口口型是:救救我!

“沈七你弄疼她了……”

对方左臂打着石膏,脸上身上还有其他擦伤,又光着脚,显得狼狈不堪又弱小无助,还急得说不出话来,当真是可怜极了,宁妍希连忙怕掉沈七的手,握着林薇安的肩头安抚:“你先别急,冷静下来……没事的,有我在,别怕!”

林薇安眸底闪过一丝得逞,却含泪摇头,将宁妍希抓的更紧了。

“怎么回事?”

宁妍希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质问:“你们怎么将一个女人弄到这般田地?她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

“宁小姐……”

沈七有苦难言,面对她真是越解释越急“不是这样的……我们并没有欺负她……不对,昊哥也没欺负她……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薇安抱着打着石膏的左臂,落下的大颗眼泪仿佛在控诉对方的恶行。

“如果没有欺负她,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虽然对方不会说话,但是害怕惊恐的眼神足以说明一切,宁妍希一向知道姜明昊做事狠辣,若对方是个不法之徒也就算了了,怎么连个女人也不放过?

“宁小姐,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狡辩!”

同样是女人,宁妍希很能理解被人关押囚禁的害怕心情,此刻她只知道对方抓着她这最后一根稻草,如果不救她,那她跟那些见死不救冷血无情的坏蛋又有什么区别?

“宁小姐……”

“吵什么?”

低沉的嗓音夹杂着浓浓不悦传来,姜明昊穿着睡袍一脸不耐烦走了过来,冷冽的目光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林薇安身上。

只一眼,便看穿了对方的小把戏。

“……”

林薇安心虚地往宁妍希背后躲了躲,对这个摔断自己胳膊的男人她多少有些畏惧。

然而,她这一举动在宁妍希眼里就像小白兔见了大灰狼,如果姜明昊没有伤害过她,她至于怕成这样?

“你怎么来了?”

姜明昊对于宁妍希的到来没有过分的热情也没有十分明显的嫌弃,只是语气略平淡,他瞥了一眼躲在她身后的小哑巴,扬眉看向宁妍希时多了几分嘲讽,“怎么?你想救她?”

宁妍希知道他是被吵醒的,也知道他心里很不爽,但她有理由这样做,于是她挺直腰杆,目不斜视地盯着眼前这张冷峻到没有感情的脸,反问:“不可以吗?”

姜明昊闻言嘴角忽然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他说:“可以。”

说罢来到客厅倒了一杯香槟走到沙发中间坐了下来,他叠起双腿,抬眼冷然地看了过去,即便是穿着睡袍,那一身高高在上不容忽视的气势一样叫人不敢直视。

“她关乎到你父亲竞标浈西那块小岛……”他晃了晃手中的香槟,一副淡定从容跟你好好说话的态度,然后说出来的言语却不是那么回事,“你要是觉得她该救,你随时可以将她带走。”

“她跟我父亲竞标浈西小岛有什么关系?”

一提到这个小哑巴跟自家利益有关,宁妍希拧眉,犹豫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