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战神出狱后总裁天天求复合

战神出狱后总裁天天求复合

盛夏微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女战神楚宁月意外穿越,变成了刚刚走出监狱的落魄千金,原主是楚家的大小姐,从小养尊处优,而且是个恋爱脑,因为爱上了渣男,才会落到这么悲惨的境地。楚宁月穿越过来后,暗中发展自己的实力,势必要夺回家产,狠虐渣男,然而,她忽略了霸道总裁程盛景。在她到来之前,原主为程盛景生了孩子,两人注定会纠缠不休,被两个小团子一个大团子缠上了,她该怎么办呢?

主角:楚宁月,程盛景   更新:2022-07-16 11: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宁月,程盛景 的武侠仙侠小说《战神出狱后总裁天天求复合》,由网络作家“盛夏微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女战神楚宁月意外穿越,变成了刚刚走出监狱的落魄千金,原主是楚家的大小姐,从小养尊处优,而且是个恋爱脑,因为爱上了渣男,才会落到这么悲惨的境地。楚宁月穿越过来后,暗中发展自己的实力,势必要夺回家产,狠虐渣男,然而,她忽略了霸道总裁程盛景。在她到来之前,原主为程盛景生了孩子,两人注定会纠缠不休,被两个小团子一个大团子缠上了,她该怎么办呢?

《战神出狱后总裁天天求复合》精彩片段

老爷子笑了下,他两只眼睛都看见了好不好,而且还清清楚楚。

慈祥的脸更加柔和了,他伸手抚了下自己的胡子,语气淡然的道,“欢欢,你知道你和你母亲最像的地方是什么吗?就是撒谎时眼睛不敢看着我。”

慕颜欢顿了下,随即脸更加红了,只好低头。

“孩子,放心,爷爷不会说的,爷爷会给你保密的。”老爷子承诺道。

这一天,慕天雄离开的时候,人已经走到了门口,却是回头对慕暖意道,“你妹妹回来也没有带什么衣服,所以你今天先别去公司了,陪你妹妹去买几件衣服,这是卡……”说完在桌子上丢了一张卡,转过头对着一旁的慕颜欢笑着,“欢欢啊,喜欢什么就买什么,不用给爸爸省钱的,爸爸可以赚到的。”

慕颜欢听了,心里一阵暖意,跑过去在慕天雄怀里亲昵的蹭了蹭,开心的道,“谢谢爸爸。”

慕暖意将卡捏在手心里,一双清澈的眸子里有着一一抹复杂,这么多年,爸爸都没有主动给过她钱让她买衣服,她身上所穿的,都是用自己的钱买的,一时间,心里头五味陈杂。

而对于这一切,一旁的祁墨寒看在眼里,随后起身走到慕暖意跟前,将她揽进怀里。

这一温暖的拥抱,暂时的让慕暖意脸上稍微缓和了下。

“我知道了,爸。”她点了点头道。

“既然如此,就让墨寒带她们两个去吧,就不知道墨寒公司可不可以?”坐在沙发上的白柔适时说了一句。

“可以。”祁墨寒颔首,淡淡答道。

慕颜欢听了,微微一愣,眸子看向了祁墨寒,和他一起去……

她又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姐姐。

祁墨寒开了自己的车子,让慕暖意坐在了副驾驶座,亲自弯腰温柔的给她系上安全带,随后朝着后视镜冰冷的看了一眼慕颜欢。慕颜欢收到男人的视线,连忙低头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系上。

男人见了,这才启动了车子。

一路上,慕颜欢一直在偷偷的拿着眼睛看着男人……等到了商场,手心里全是汗!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啊。

三人来到了南市里最大的商场,进去后,慕暖意拉着慕颜欢直接上了三楼的女装一层。

问了慕颜欢的尺寸,然后一一看着,笑着问慕颜欢,看上了那一件,记得告诉她。

慕颜欢傻傻的只知道点头,这还是除了妈妈以外,第一次有人给自己买衣服。心里感觉一阵幸福,慕暖意,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好姐姐。

最后以至于大包小包,慕暖意看见什么好看的衣服,就拿过来使劲的朝着她身上比划,还一边问着她喜不喜欢。

对于慕暖意,尽管是同父异母,可是慕颜欢讨厌不起来,相反的,倒是很喜欢。

最后,两个人在前面买了许多走着,祁墨寒跟在后面,视线只是落在慕暖意身上。

看见慕暖意手里提的袋子越来越多,无声的走过来提到了自己的手里,在行动中,告诉着所有人,他对慕暖意的爱护。

慕颜欢眼里全是羡慕。

“我来拿吧。”毕竟是自己的东西,怎么好意思叫他来拿,慕颜欢反应过来,连忙走上前去,抿了抿唇,小声道。

这是慕颜欢第一次对祁墨寒说话。尽管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是已经让她内心激动不已。她伸出颤抖的手,想要将男人手里的袋子拿过来。

男人拿眼冷漠的瞥了她一下,随即漠视,脚步还向后退了几步。刀削的薄唇紧抿,完全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

慕颜欢的手于是扑了一个空,脸上流露出一阵尴尬,抬起头睁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看着男人,她这是应该继续上前从他手里将自己的东西拿过来,还是怎么的……

最后,还是慕暖意笑着道,“欢欢,没关系,你就让他拿着,反正他是你的姐夫。”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慕暖意脸上带着满足和幸福的表情。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慕颜欢也不好在说什么,说多了,倒显得她矫情了。

最后,三人在商场转了将近两个小时,看着已经差不多了,都快要拿不住了,慕颜欢于是阻止道,“姐姐,够了,已经很多了。”

慕暖意看着祁墨寒手里的袋子,如果她买不够,回去后爸爸一定会怪罪她,听到她这么说,看向了他们买的袋子,这些应该差不多了吧。

“好,那我们再去挑几双鞋子!”慕暖意看了眼慕颜欢此刻脚上的一双白色帆布鞋,拉着她朝着鞋柜专卖店走去。

最后,慕颜欢再买了几双鞋子,看着慕暖意还不肯罢休的神色,微笑着拉住了她的手腕,“姐姐,好了,已经够多了,不够的话,我会自己买的!”

慕暖意看着确实也差不多了,点头,微笑着道,“好,那欢欢,你等我一下,我去趟洗手间,等我出来我们就回家。”

“嗯。慕颜欢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是结束了。

慕暖意走到了祁墨寒身边,将他西装领带整理了下,轻声道,“累了吧,你等我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去了。”

“不累……”祁墨寒笑了下,男人脸上笑容淡淡的,但是那凝视着女人的漆黑如墨的眼眸里却是如火一般。

“那墨寒,你也在这里等我好了。”

男人看着她,眉梢微微一扬,问道,“要不要我陪你去。”

慕暖意笑了下,“不用了,这地方我经常来比你熟悉,洗手间就在走廊的那一头,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就好了。”

见此,祁墨寒点了点头。

慕暖意离开后,慕颜欢和祁墨寒两个人站在商场大厅的走廊里,不时有一些人从他们面前经过,偷偷打量着祁墨寒,被男人那肩宽窄腰长腿吸引,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是僵硬,谁也没有说话,慕颜欢抿了下唇,在想着说一句什么打破这一份安静。

可是还没有等到她组织好语言,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过来,停在了祁墨寒面前,对着祁墨寒恭敬的点了点头,然后从他的手里将所有的袋子那里过来。

慕颜欢猜到,这个男人应该是祁墨寒的下属。

那男人戴着眼镜,长相儒雅,一身黑色的西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大公司出来的高层,男人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站在祁墨寒身后。

慕颜欢不觉得赞叹,这男人身上的气息强大,浑身散发着矜贵冰冷而又凌然的气息,所以连他的属下,都是这么的让人可望而不可即。


“怎么了?”唐溪边整理上课要用的书,边道。

“你是新来的,你不知道,我们整个年级的老师都害怕上三班的课,因为那里有一个小霸王,仗着家里有钱,到处欺负同学,三天两头的闹事,学校碍于他爸爸的面子,还不能将他开除,总之,很麻烦的……”女老师喋喋不休的说着。

唐溪笑了笑,并没有怎么在乎,拿起书本:“我先去上课了。”

早上的第一节课是唐溪所教的语文课,她来到了一年级三班,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拿起名册,全班点名。

“厉思齐——”

她一连叫了这个名字三次,才有一个小胖子站起来:“老师,厉思齐不见了。”

唐溪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重要性,估计这个厉思齐就是那女老师口中的小霸王了。

她先让别班的语文老师带班,通知了年级主任之后,几个老师分头去寻找,将整个校园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厉思齐。

正准备打电话联系家长的时候,却在操场的阶梯背面发现了一抹小身影,地上有一个被打碎的存钱罐,他正耐心的在数钱币。

大概数的认真,竟然丝毫没有发现唐溪的靠近。

“厉思齐。”唐溪轻轻的唤。

厉思齐听到声音,本能的将地上的钱币猛地往怀里抱住,怕极了别人来抢他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

唐溪走近了才发现,他脸上还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挡住了他大半的脸了。厉思齐被被人突然的打搅到了,心情自然不好,他都忘记自己刚刚数到几了:“你是谁?”

“我是你班主任。”

厉思齐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很年轻的一张脸,白皙干净,五官清秀,嘴边还有两个小梨涡,是那种一眼望过去就会让人产生好感的人:“新来的那个?”

“对,我是你新来的班主任,我姓唐。”

“嗯,唐老师好。”厉思齐没什么表情,继续数钱币。

“思齐,你把存钱罐打碎了,拿这些钱做什么?能不能告诉老师?”

厉思齐似乎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告知:“我要用这些钱去找我妈妈。”

唐溪怔了怔,心里大概明白了什么,但并没有出声询问,而是脱掉了鞋子,和他一起坐在地上:“老师帮你一起数好不好?”

厉思齐听到她这么说了,伸手扶了一下滑下来的墨镜,唐溪都要以为他肯定是不答应的,没想到他一把抓起了地上的钱币塞在她的怀里:“来,你帮我数这些。”

他说完,继续数,但不放心,回过头叮嘱了两声:“老师,你别偷我钱。”

唐溪抿唇笑了一笑,教他先把不同种类,不同面值的钱币都分好了再数,这么多的钱币,两人花费的时间不少。

“唐老师,一共多少钱?”唐溪用手机还在计算的时候,厉思齐已经双手托着腮,用期盼的小眼神在看着她。

计算的过程挺麻烦的,要把钱币先换算好,再相加。唐溪看了眼手机计算器上显示的数据,她也没想到能这么多钱:“一千三百五十七元五角。”

厉思齐数学还不错,也许因为是因为家里世代都是做生意的,对钱也敏感,很快就悟出来了这钱,不少。

他将钱放在自己的衣服兜里,唐溪知道他想做什么,连忙拉住他:“思齐,你这些钱还不够去找你妈妈。”

“为什么?”

“你不知道你妈妈在哪里对不对?”唐溪用手擦了擦他小鼻子上冒出来的汗珠儿。

听到这话,厉思齐的眼神立刻就黯淡下来了:“我爸说她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她肯定是还活着的。”

“嗯,既然很远很远,那你就要攒多些钱去看她,要不然中途就用完了钱怎么办?那就看不了她了。”

厉思齐觉得她这么说也有道理,小手捧着衣服兜里的钱币站了起来。唐溪朝他伸出一手:“来,我们先回去吧。”

厉思齐终于肯将手放在她的手里,跟着她回教室了。唐溪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小家伙,还要戴着墨镜,但老滑下来,兜里揣着钱,大概重,走路一扭一扭的,有些滑稽的可爱。

可不知为什么唐溪一点也笑不出来,她甚至觉得有些心酸,才这么点大的孩子就想离家出走去找他妈妈了……

当厉思齐看到他老爸的那辆车停在校门口不远处的时候,更加肯定了他是觉得昨晚打了自己,所以心怀愧疚的。

“唐老师,我走了,我爸爸过来了。”

唐溪随着他的手指望过去,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有一个像是司机一样的男人站在旁边,微笑着看向这边,打开的车后座里面,还坐着一个男人,低垂着眸光在翻手中的文件,侧脸完美,只是线条却非常的冷硬。

唐溪大概能想到,为何厉思齐这么的想他妈妈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