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名门第一暖婚

名门第一暖婚

秦舞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许念色迷心窍,一不留神,就跟着那个帅气多金的大叔去领证了。大叔身材高挑,性格有趣,最主要的,人特别帅。可婚后第一晚,许念就和对方失去了联系,对方整整消失了三个月。这段时间,她所有的一见钟情都被消磨殆尽,只想离婚。于是,她鼓足勇气给对方打电话。岂料,对方根本不愿放手,骗回家的小娇妻绝不离婚!

主角:许念,常墨琛   更新:2022-07-16 12: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念,常墨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名门第一暖婚》,由网络作家“秦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念色迷心窍,一不留神,就跟着那个帅气多金的大叔去领证了。大叔身材高挑,性格有趣,最主要的,人特别帅。可婚后第一晚,许念就和对方失去了联系,对方整整消失了三个月。这段时间,她所有的一见钟情都被消磨殆尽,只想离婚。于是,她鼓足勇气给对方打电话。岂料,对方根本不愿放手,骗回家的小娇妻绝不离婚!

《名门第一暖婚》精彩片段

F市。四月。

刚下过一场雨,天空被洗涤的澄蓝透明。

临近黄昏,暖黄色的碎裂光线透过云层散落下来,将这座百年名校点缀的沧桑而幽静。

许念站在外间休息室的窗前,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接近六点了。

她转过头,望向对面十五步开外那扇依旧紧闭着的朱漆木门,叹了口气。

怎么那么久?

无聊之余,她淡淡扫了一眼自己现在所在的休息室。

其实所谓休息室,严格意义上说,是校长助理的办公室。

布置的很简单。

办公桌,沙发,茶几,几株生长的翠色-欲滴的盆栽,一个堆满档案文件的书架……

仅此而已。

最终,许念走向了书架方向,因为察觉到最下层一栏似乎摆放几本杂志。

拿一本随便翻翻,打发打发时间也好。

许念走近,随手就从里面抽出一本,却在看到杂志的封面时,瞬间深了眸子。

……

这本杂志,许念不陌生,她们宿舍斐冉的小书架上就有一本。

当时黎思思问斐冉,“你一个英语专业的,买经济杂志做什么?”

斐冉说,“你懂什么?你知道杂志封面上这个男人是谁吗?”

……

他是常墨琛,F市著名投资公司ZX集团首席总裁,曾经陆军部队最年轻上将,是F市军商两界的传奇人物。

封面上的男人,白色衬衫,黑色西裤,一身儒雅精英的打扮。

他半靠在一扇落地窗前,微微侧脸,嘴角笑容暖融,黑眸却深幽的摄人。

再配上那张颠倒众生的英俊脸庞,和修长挺拔堪比男模的完美身材……

该期杂志一出,便让他成为F市所有女人心中的一个梦……

……

许念不屑的撇撇嘴,将杂志一丢……不看了!

开门声就在那时传来的。

“……”她心口一跳,循声望去——

那扇原本紧闭着的朱漆木门终于打开,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前一后走出来。

走在前面的年轻男人身量笔直修长,面容俊朗,举手投足间都自成一股风流雅致。

他顿住脚步,对着眼前矮了他半个头的中年男人微微颔首,英眉下的那双眼睛漆黑浓郁。

“劳烦,请留步!”

他开口,声音低沉磁性。

中年男人点点头,对他说了一些不失身份又暗含恭维讨好的话。

许念在一边听着,想起中午时分钱校长对她严苛且不留情地的言辞,不觉又撇嘴。

但心里也暗暗庆幸:看来找他来,是找对人了!

男人对钱校长的话并未作出太多的回应,钱校长也是个识眼色的人,很快告辞转身回屋。

走前,他朝着许念方向看了一眼,眼神里,有疑惑。

许念不在意,神情自若,收回思绪时,不期然就对上了不远处男人的黑眸。

微怔了下。

许念低眉,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至少是说声谢谢,毕竟人家刚帮了自己忙啊。

“……”

但她还未来得及开口,男人清淡磁性的声音传来。

简短两个字——“过来!”


许念咬咬牙,心里虽然不服气,可也不敢跟他胡闹,就挪着步子走了过去。

一直走到他的面前。

男人身上清淡的烟草味袭入感官,夹杂着一丝淡淡清幽的檀木香味。

很好闻。

男人低眉看她,嘴角浮着一抹笑,唇型弯起的弧度很好看,却略显薄消。

薄唇的男人向来薄情!

许念不动声色的回望他,虽然心里情绪复杂,但表面上却装的一脸若无其事。

男人对她伸出一只手,掌心向上,邀请的姿势,说,“走吧!”

许念抿唇,看了一眼那只手,骨节分明,修长干净,像是经过艺术家的精心雕琢。

是很漂亮的一双手。

犹豫片刻后,许念将手放在了男人的掌心里。

掌心相贴的那一刻,许念清晰的听到自己心“砰砰砰”的跳了好几下,不由自主。

男人收紧她的手,像是大人拉着孩子一般,带着她朝着楼梯方向走去。

男人的掌心很温热,却略显干燥,许念的小手被他包裹,有些灼,不由自主的就沁出了汗。

她一边跟着男人走,一边极力的告诉自己,要镇静,许念,你要镇静……

一直到走到楼下,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眼看着男人似乎要拉着她继续朝着车子方向走,许念挣了一下。

男人眯眼,转过头看她,问道,“怎么了?”

许念暗自吸了一口气,才说,“……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宿舍了!”

男人漂亮的眉头皱了皱,“我记得,今天周末。”

意思是,不用上课,而且,许念今年大四,课基本停了,主要的时间都用在了准备毕业论文上。

所以,真的没必要对他那么避之不及。

男人再次开口,“走吧,我先带你去吃饭,然后陪你去一趟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不用……”许念忙拒绝,说,“我很好,没有受伤,真的!”

男人并未妥协,反而表情严肃的说,“许念,你在跟我任性么?”

“……”

跟他任性?

她可不敢,也没那个心情!

许念解释,“你知道的,我今天一天折腾的很,现在很累了,想回宿舍好好休息休息,再说,我现在这个样子能出门见人么……”

男人上下眯了一下许念:一双平底白色帆布鞋,浅灰色七分裤,露出下面纤细的一截白皙的脚踝。

长发披着,面庞白皙,虽然不施粉黛,却也算是清秀可人。

眼睛很黑很亮,脸很小,有点儿婴儿肥,粉嫩嫩的,看着就像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

而事实上,她的确就是个小女孩。

但此时此刻,她的衣服和鞋子上都有濡-湿和褶皱痕迹,小腿肚上贴了一个创可贴。

一丝凉寒情绪从男人的脸上一闪而过,并不明显。

“先带你去买身衣服,然后再去吃饭!”

他说完,拉着她就走。

许念挣扎,喊他的名字:“常墨琛——”

男人停下脚步,看她,眼底突然浮起笑意,而且,笑的很明显。

他开口:“许念,我比你大了十岁,这么直呼我名字似乎不太好,乖点,叫老公!”


老公……

许念听罢,心跳像是漏掉了好几个节拍,呼吸有瞬间的凝滞……

这个词,还真是陌生!

毕竟结婚到现在三个月时间,她这个所谓的“老公”,可从未在她的生活中露过面。

当然,她也一样,从未参与过这个所谓“老公”的生活。

简单的说,两个人除了一纸结婚证,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

许念说,“很抱歉,我没有那么自来熟,而且这场婚姻其实挺可笑的你不觉得么?这样吧,你长我许多,我喊你常先生,你看可以么?”

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后,笑着说,“想熟也很容易……不过我不着急,可以慢慢来!”

慢慢来?她现在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毕业,找到一份工作挣钱,然后和这个所谓老公彻底断开关系……

这次如果不是因为面临要被学校开除的风险,她实在找不到人了,只能被逼无奈打了这个在她手机里沉寂了三个月的电话号码。

他和她最后一次的交集,可能就是离婚的时候。

许念说:“算了,你送我回宿舍吧,我去宿舍换身衣服再和你去吃饭……这顿我请你,就当为你这次帮我忙的答谢,你看可以么?”

许念说的生分且客套,刻意的与他扯开关系,毕竟“夫妻”这个词,真的不适合他们两个之间。

常墨琛挑挑眉,并未反驳,反而带着一丝玩味的兴致看着许念。

许念不理他,径直朝着那辆通体干净的白色宝马跑车走去,那是常墨琛的车。

女生公寓楼距离不算远,五分钟不到就开到了地点。

因为是周末,加上是大四的宿舍,位置挺偏,公寓附近的人不算多。

但许念还是让常墨琛离得稍微远点的地方停车。

常墨琛也没有反对,很好讲话的样子。

许念离开后,常墨琛坐在车里,点起了一支烟。

一边淡淡抽着,一边远远看着那个娇小清丽的身影。

漂亮的唇,勾起一抹柔和且深意的弧度。

……

许念回了宿舍,如她所料,宿舍一个人都没有。

她找了身干净的衣服,鞋子,怕男人等的急,没有洗澡,就随意用水洗了把脸,擦了一下胳膊和腿。

迅速换了衣服拿了包包就出了门,下楼梯时,许念的手机响了。

是妹妹许安打来的,许安问她问题解决了没有?

许念答:“解决了。”

许安很高兴:“是姐夫解决的吗?姐夫果然厉害啊!”

许念皱了眉,对许安这样亲昵喊某人“姐夫”的行为有点不快,说道:“别把别人的帮助当成理所当然,安安,你十七岁了,不是小孩子,看人看事都该有个自我的判断,不能什么人都信,这次的事情还不能让你得到教训?”

许安道,“哎呀,姐,我知道啦,我吃了一次亏难道还会让他们再骗我一次么?我已经深刻反省过了,放心吧,下次我会注意的……”

“你最好真的反省了!”

许念说完,挂了电话。

心里还有些气,如果不是许安不听话惹了事情,害的她这个当姐姐的去解决,最后闹大面临被学校开除风险,她何至于找上常墨琛……

现在还得破财去请那尊佛吃饭……

许念咬牙,拿出钱包翻看了下,只有三百多块不到。

这个价钱,只能去小餐馆了,但是常墨琛那个身份,愿意屈尊降贵跟她去小餐馆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