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亲爱的炮灰小姐

亲爱的炮灰小姐

念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别人穿书可以坐拥亿万家产,拥有众多追求者,可裴秀秀穿书,竟然变成了炮灰,男主男配都不愿意靠近她,只有一个儿子不离不弃。在书中,裴秀秀拥有多重身份,是个隐藏的大佬,但因为性格太差,得罪了不少仇人,每天都在被追杀。阴差阳错下,温湛救了她,并且将她留在身边,让她为温家做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纵使千般不愿,还是要唯他是从,两个人的爱恨纠葛就此展开。

主角:裴秀秀,温湛   更新:2022-07-16 13: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秀秀,温湛 的武侠仙侠小说《亲爱的炮灰小姐》,由网络作家“念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别人穿书可以坐拥亿万家产,拥有众多追求者,可裴秀秀穿书,竟然变成了炮灰,男主男配都不愿意靠近她,只有一个儿子不离不弃。在书中,裴秀秀拥有多重身份,是个隐藏的大佬,但因为性格太差,得罪了不少仇人,每天都在被追杀。阴差阳错下,温湛救了她,并且将她留在身边,让她为温家做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纵使千般不愿,还是要唯他是从,两个人的爱恨纠葛就此展开。

《亲爱的炮灰小姐》精彩片段

“啊!”

清晨的寂静被一道尖叫声划破。

裴秀秀一脸惊恐地看着睡在身边的英俊男人。

男人很快快被她吵醒,睁开眼蹙眉呵斥:“闭嘴!”

好看又棱角分明的明星脸,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好到让人流鼻血。

而在此时,裴秀秀脑子里忽然强行涌入一段破碎却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她穿进了昨晚睡前看的一本小说里,成了和她同名,开头几章就炮灰死掉的背景板女配,鲁城不起眼的一家豪门、顶着炮灰的命却有着想做女主的心的一个千金大小姐。

要是她没猜错,这一幕应该就是原主给原文男主下药后睡了他的第二天吧?

昨晚的一室旖旎浮现在眼前,一瞬间她脸红心跳。

搞清楚状况后,裴秀秀干脆利落的转身,毫不拖泥带水的抱住了温湛的大腿。

抬起圆嘟嘟的小脸儿,她很没有心理压力的认怂:

“温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其实我现在后悔的要命,我改过自新了!我以后一定离您远远儿的!”

求你把我当成屁放了吧!

裴秀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暂时也回不去,她要做的就是保住小命,然后离男主女主等一切主线人物远远的,她可不想和原主一样早死!

别人穿书的目标是攻略男主,她的目标,是保住小命。

等下,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裴秀秀眼睁睁看着“温少”唇角一勾,露出一抹残忍至极的笑,那张英俊雅致的脸镀上了一层银寒。

温湛笑着蹲下身子,伸手捏住裴秀秀的下巴,用沙哑低沉的声音缓缓道:“怎么,你以为我是你的温少。”

什么?

裴秀秀感觉自己头上炸了一道雷。

温湛胸腔滚出闷笑声,仿佛地狱传出来的恶魔的声音,他温柔的手指摩挲着裴秀秀的圆脸。

“我是你嘴里温少的爸爸,温湛。”

温少的爸爸?

裴秀秀哆哆嗦嗦,颤颤悠悠松开了抱着温湛大腿的手,想倒退却动弹不得。

完蛋了,她睡了男主的爸爸?

这是什么神展开!什么修罗场?!

裴秀秀感觉自己呼吸有些困难,眼前这张俊脸也变得恐怖至极,甚至于她觉得自己活不到明天了!

温湛是谁?

这本书的绝对男主虽然是温少,但温湛可是太上皇,温少的背后也总是有这位“太上皇”的身影,据说他黑白两道通吃,厉害到跺一跺脚都要地震。

谁惹了温湛一个弄不好隔天就要进火葬场。

她居然睡了这个隐藏的大魔头……裴秀秀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温湛冷眼看着眼前这个圆嘟嘟的女人,盯着她脸上开了染缸一样一吸之间色彩万变,又冷冷看着她晕过去。

勾唇冷笑,温湛眯眼。


看着仍咕噜噜转个不停的眼睛,他伸手捏住裴秀秀圆嘟嘟的脸,软糯的手感让他手指不由动了动。

温湛冷声:“我有一百种让晕倒的人醒来的办法,就是不知道你喜欢多痛的。”

头皮一麻,裴秀秀当机立断睁眼爬起来:“醒了!”

“你最好别给我耍小聪明,我这人耐性不好。”直勾勾盯着裴秀秀,温湛眼神十分不善。

怂包地缩了缩脖子,裴秀秀心里委屈,面上不显的点头:“我知道了。”

温湛脸色总算好了一些,一面慢条斯理穿衣服,一面背对着裴秀秀扔出一个深水炸弹,直轰的裴秀秀站不住脚。

“你的身份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说说你接近我的目的吧。”

裴秀秀张口结舌。

她不就是个炮灰女配吗,而且书里写的明明是原主接近的是少年时期的温默呈结果把自己作死了,跟温湛一丝一毫的接触都没有的。

她不说话,温湛就当她默认了,整理好衣服后转身,“你和黑客‘毒’准备里应外合偷取我电脑里的数据是吗。”

裴秀秀反应过来,知道温霆这是误会了,忙要自证清白:“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毒不毒的,我真的没有要接近你,我想接近的是你儿子温默呈!”

温湛能信?

“那怎么你的药是下给我的,而不是给温默呈。”

在裴秀秀企图勾引温默呈时,温湛就已经让人去调查这个小胖妞了,有趣的是,他查到毒给她汇了一千万的款。

这就不得不让温湛警惕了。

数月前那个黑客就曾经放话温湛通过不正当的手段侵占了她的数据,她会用同样不正当的手段夺回去。

数据不数据的不是很重要,但温湛觉得自己的名声尤其重要,因此,他要抓住‘毒’。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个收了毒一千万的小胖妞忽然出现了,温湛认定了她是冲着自己来的。

裴秀秀觉得自己很冤,她也不知道原主本来要睡男主的,为什么最后的结果是睡了男主的爹。

温湛问了,她只能硬着头皮解释:“我业务不太熟练,也不知道怎么就下给你了。”

她连这段记忆都没有,不敢多说。

温湛审视着她忐忑的神色,忽的咧嘴一笑,这个女人嘴挺硬,看来硬逼着问不会有什么效果。

“那么,你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

裴秀秀无语,心道:吃亏的明明是自己,得了便宜还卖乖。

面上丝毫不显,还很真诚的说道:“我给你道歉行吗?”

“不行。”温湛斩钉截铁,意味深长看着裴秀秀道:“听说你父亲的公司有一份很机密的资源数据库,你把它拿来给我,这件事就此作罢,我给你一周的时间。一周后你不把数据送到我手上,我怕我的朋友会请你去喝茶。”

说完挥退被吓住的裴秀秀。

裴秀秀直到从温家出来都是懵的,温湛的朋友?国外那些黑手党?

没直接晕过去已经是她胆子大了,待到回了裴家,她直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哭了。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

人家穿书都是继承数亿家产,她穿书却继承了原主的烂摊子。

但能怎么办呢,只能擦擦眼泪想偷裴家重要文件的计划要怎么安排实施。

计划还没想好,老天爷就又给她送上了个惊喜。

“妈咪!你一晚上去哪了?我等你好久你都没回来,我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呢。”

一个小豆丁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来,一跃抱住裴秀秀的脖颈,撒娇着蹭蹭她。

妈咪?

裴秀秀七手八脚掰正小豆丁的脸,心惊胆战道:“谁是你……”

就看到小豆丁脸的一瞬间,裴秀秀脑子里就挤入一段不属于她的陌生的记忆。

原主竟然有个儿子!

书里根本没有提!

裴秀秀捂住胸口,感觉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打从穿书进来一个刺激接着一个刺激,她脆弱的小心脏真的受不了了。

“妈咪你怎么了喔?”小豆丁看裴秀秀脸色忽然发白,捧住她小脸儿一阵担忧。

裴秀秀顾不上别的,只艰难问道:“你爸爸是谁?”

小豆丁噘嘴:“妈咪你不是告诉我说,爸爸早就死了吗,而且还不许我提。”

生父已死。

在接连刺激里,裴秀秀竟然还觉得这是个好消息,最起码她不用再面对一个自己孩子的爹。

总算喘过来一口气的她借口自己累了撵小豆丁去玩,自己回屋子琢磨大事去了。

现在别的什么都不重要,盗取裴家数据最重要,结果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还是小豆丁提醒她今天要去裴家公司她才有个大胆的想法爬上心头。

半个小时后,裴秀秀神神秘秘出现在裴氏大楼,准备去偷数据时又犯了难。

数据在哪?又该怎么偷?

同一时间,温湛也接到裴秀秀去裴家公司的消息,直接派人过去:“在她动手的时候揭露她。”

毫不知道自己被算计的裴秀秀什么也没办成,颇有些萎靡的去了总裁办公室。

裴父淡淡看她们母子两个一眼,“乡下房子已经准备好了,过几天会送你们过去,你还有什么要求。”

裴秀秀摇头,活不活得到那个时候还是两说呢。

裴父难得解释一句:“你未婚生子给家里蒙羞,这是没办法的事。”

见裴秀秀没有排斥,就让他们母子俩出去了。

结果,温湛派的人扑了个空,人家裴秀秀早走了,他们好容易找到她的时候人家母子两个正啃冰激凌啃的开心。

而在对立面不远处,一个黑衣人指着裴秀秀对着个俊朗少年说道:“温少,就是她。”


长身玉立少年面容有些青涩,却已见沉稳雏形。

他立在树荫下,静静看着不远处丰腴圆润的裴秀秀,以及她手里牵着的那个粉雕玉琢的男孩子。

看起来已经五岁大小了,乌溜溜的眼睛和裴秀秀如出一辙,一眼能看出是她的孩子。

“呵。”

温默呈冷笑,锐利眼神一转不转盯着那对母子,忽的抬脚走了过去。

他是今天早上才知道昨晚有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敢爬他爸爸的床的,第一时间他就要查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是谁,万万没有到竟然是裴秀秀。

他认识这个女人也没几天时间,天天像狗皮膏药一样缠着他,还屡次三番想进他家。

心里一阵反胃,温默呈脸色更冷。

这种女人,连给她爸爸提鞋都不配!

还不知道危险在靠近,裴秀秀正在和儿子联络感情。

可能是因为血脉天性,除了刚开始有些不适应自己多了个儿子外,现在她简直把儿子爱进心坎儿里。

不用自己生的儿子,还这么的好看,裴秀秀已经完全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和南南互相吃着对方的冰激凌。

直到被人挡住去路。

裴秀秀的冰激凌差点就交代进来人怀里了。

她抬头扫了一眼,短暂惊艳于对方温润俊秀的长相后,转身准备带儿子去游乐场。

见她像对待陌生人一样对待自己,温默呈心头一时诧异,很快就认为她又在耍什么花招。

温默呈转身冷声呵止:“站住!”

裴秀秀转身眨巴眼睛:“有事?”

温默呈冷笑:“装?”

“这位小哥,我装什么了,不就是差点撞到你吗,大不了赔你个衬衫就是了。”

裴秀秀说完脸上一黑,嘟囔道:“怎么偏偏跟我过不去了。”

温默呈好险没被气晕,咬牙切齿:“这是衬衫的事?”

“那你还打算让我赔你精神损失费?小兄弟,讹人你找错人了喔。”裴秀秀阴恻恻一笑,“你怕是没有经过社会的洗礼,不知道社会的险恶吧?让姐姐我来……”

眼看温润雅致的帅哥脸色越来越黑,眼神越来越不善良,裴秀秀的脑子里涌入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让她脸色大变差点当街跪下的记忆。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男主温默呈,未来会叱咤商界的,杀伐决断、心狠手辣的大佬!

“来赔你精神损失费,你要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就跟我提,我一定会满足你所有要求的。”

裴秀秀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一改刚才的吊儿郎当,十分真诚的睁大的乌溜溜的圆眼睛。

温默呈觉得自己一定是眼瞎了,不然怎么会在这个女人眼底看到清澈?

回想她缠着自己却爬上自己爸爸床的举动,心里一阵阵压抑不住的反胃倒退一步。

“裴秀秀,我不管你在耍什么花招,离我爸爸远点儿,你永远进不了温家的门。”

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温默呈眉毛几乎拧成麻花。

“如果你再接近温家任何一个人,我一定让你们裴家为你的无耻买单。”

“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我不配,但温少,我觉得这话你对我说没用,你不如去对温先生说?”

裴秀秀也想滚离温家人远一点儿啊,关键是温先生不同意啊,她觉得此刻的温默呈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只要他言辞激烈对温湛表明他对自己的排斥和抗议,一向疼爱温默呈的温湛会远离她的吧?

想到这里,裴秀秀忍不住眉眼飞扬起来。

殊不知,自己这个样子落在温默呈眼底却是挑衅。

温默呈攥紧手指,怒极反笑:“挑衅我?你以为在他心里你很有地位?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蠢的女人了,裴秀秀,你会为你今天的自负付出代价的。”

说完,温默呈就这么黑着脸转身就走,根本没给裴秀秀解释的机会。

裴秀秀呆若木鸡,无助的看着温默呈夹杂怒火快步离开,没弄清楚自己怎么就惹男主不高兴了?

“挑衅?自负?我什么时候挑衅自负了啊?”

一直沉默看戏的南南终于吃完了冰激凌,好奇的掰扯裴秀秀的手指:“妈咪,刚才那个人是谁啊?他说你勾引他爸爸了喔?那他会是我的哥哥吗,后爸长什么样子啊?”

南南明显更关心自己的会不会有后爸,对于妈妈受到威胁的事毫不关心。

裴秀秀都要哭了好吧,她怎么这么悲催呢?

“你还有心情问这个,妈咪惹到大佬了,怕是要混不下去了。”还没享受的假富婆生活,似乎已经离自己远去了。

南南不以为意,撇撇嘴:“怕什么喔,你惹到的人还少吗,现在不知道多少人追杀你呢。”

什么?

耳朵一支棱,裴秀秀抓住了事情的关键,一把揽过来小豆丁认真问道:“我有很多仇家吗?”

“也不多啦,十几个吧。”南南脆生生说道。

十几个还不多?

裴秀秀还没来得及变脸,就听南南接着如数家珍说道:“现在追杀你的也不过是几个黑手党而已啦,小case。”

小case……被黑手党追杀……

头晕目眩得扶住墙,裴秀秀感觉自己有点喘不过来气,这个原主到底是个什么人,她的身份看起来有点不简单啊?

现在诈死还来得及吗?

裴秀秀多希望现在脑子里冒出一段原主的记忆让她好好了解一下现在自己是个什么配置的身份。

可惜脑子就像死了一样。

同一时间,温家。

温湛垂眸盯着一本书看得入神,连静静走进来的温默呈都没有发现。

沉默的看着成熟稳重,看起来和自己相差无几的爸爸,温默呈内心只有崇拜。

尽管温湛只是他的养父,他却一直把他当亲生父亲看待。

从小他就把这个男人当作自己的英雄,自己的标杆和偶像,他绝对不会允许裴秀秀那种女人靠近温湛。

“爸。”

温湛抬头,深邃眼眸淡然无波:“回来了。”

“是。”温默呈微微屏息,“我有话想跟您说。”

合上书,温湛撑住脑袋,“说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