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替嫁娇妻老公太宠了

替嫁娇妻老公太宠了

长安角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温凉好像招惹上了一个不得了的人,可明明她才是受害者,为什么颐指气使的反而是他?更加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命运的安排下,她无奈成为豪门替嫁妻。在新婚之夜,她惊讶的发现,新婚丈夫正是那晚的男人!不知道是良缘还是孽缘,温凉与豪门总裁傅御风鸡飞狗跳的婚姻生活就此开启……

主角:傅御风,温凉   更新:2022-07-16 13: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御风,温凉 的武侠仙侠小说《替嫁娇妻老公太宠了》,由网络作家“长安角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凉好像招惹上了一个不得了的人,可明明她才是受害者,为什么颐指气使的反而是他?更加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命运的安排下,她无奈成为豪门替嫁妻。在新婚之夜,她惊讶的发现,新婚丈夫正是那晚的男人!不知道是良缘还是孽缘,温凉与豪门总裁傅御风鸡飞狗跳的婚姻生活就此开启……

《替嫁娇妻老公太宠了》精彩片段

“不要……求求你,放开我……”

次日清晨,当东方的第一抹阳光洒进房间,温凉忍不住抬手挡了一下刺眼的阳光,继而慢慢清醒了过来。

昨晚……她到底做了什么?

温凉顿顿的想着,神色回笼,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浑身一震,记忆慢慢的冲回了头脑。她大惊失色,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却因为身体的酸痛,“嘶”的痛呼一声,不得不倒了回去。

一番动作,引得旁边的人不满的“唔”了一声,紧紧蹙着眉头,有着被扰了清梦的坏脾气。

温凉闻声呆呆的扭头去看,在看到床上男人的时候脸上血色尽退,震惊,害怕,后悔……种种复杂的情绪向她袭来,她动作慌乱的翻身下床,抖着手捡起地上扔了一地的衣服穿上,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还没有醒,星眉俊朗,看上去应该是那个酒吧里上好的货色。

她犹豫了一下,在兜里摸了一遍,没有摸到现金,只能狠了心,将脖子上挂的长命锁取下来,放到一旁的矮柜上,然后软着腿,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房间。

温凉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能让自己不停地跑着,身边的风吹的厉害,这样她才有了掩盖自己眼泪的理由。

温凉的父母早亡,她从小在叔叔的家里被抚养长大,婶婶脾气不好,说话不像小时候母亲那样温声细语。久而久之,就养成了温凉不爱说话,温温吞吞的性格。

脑子一片混乱的回到家里,刚一推开门,温凉抬头去看,出乎意料的,叔叔婶婶和堂妹一家都在,旁边还站着自己谈了两年的男朋头唐家豪,这让她动作滞了滞,眼底有一丝慌乱划过,强撑着跟叔叔婶婶打完招呼,忍不住看向唐家豪:

“家……家豪,你怎么在这里?”

唐家豪看到门口的温凉,眼神闪躲了一下,清咳一声,忙迎上去,焦急的问道:

“温凉,你昨天晚上到哪里去了?我和温暖找了你一夜都没找到!”

温凉的脸色瞬间苍白。她看着走近的唐家豪,几乎是下意识的一躲,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支支吾吾的组织着语言:

“我……”

“啊……”

温凉还没组织好语言,转头,看到温暖夸张的指着自己的脖子,她的尖叫声霎时引起了全屋人的注意。

“姐……姐姐,你……你的脖子……”

温凉脸色腾的一变,似乎想起了什么,抬手想要捂住自己的脖子,却赶不过一旁何曼的速度,手被何曼狠狠地拍掉,脖子上密密麻麻的草莓印明晃晃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唐家豪昨天晚上一直跟温暖在一起,这些印记自然不会是他留下的。正因如此,何曼看到她脖子上的印子,眼神一变,声音尖锐的说道:

“好哇,温凉,亏家豪和暖暖昨天晚上还担心你找了你一夜,原来你早就找到了温柔乡,把他们俩忘到天边去了啊,你个不知廉耻的东西,说!昨天晚上跟谁出去鬼混了!”

温如慕也被温暖的尖叫声给吸引,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看到温凉脖子里的红印子,顿时沉了脸!

“温凉,你昨天晚上去了哪里?”

温凉从来没想过会遇见这样的场面,脸色苍白,紧紧的咬着下唇,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难堪的说道:

“我……我跟家豪和暖暖一起去了酒吧……”

一旁的温暖闻言脸色一变,连忙张口说道:

“姐姐,你还说啊,昨天晚上你非要跟着我们一起去玩,我和家豪哥拗不过你才带了你去,我们不是说好十点钟在酒吧门口碰面,然后一起回家的吗?为什么到点了你没有来?我和家豪哥在附近找了你一晚上都没找到你,你到底跟着谁一起走了?还有,你……你脖子上这些红印子……到底是什么啊……”

温凉闻言,难堪的捂住脖子,一旁的何曼冲过来,指着她的脸就骂了起来。

“好啊,小贱蹄子,一天没看住你,你就出去给我偷人是吧!温凉,你还要不要脸!”

温凉被骂的眼眶含泪,婆娑的看着何曼,呜咽着说道:

“不是的,婶婶,你听我说,我……”

何曼早就看温凉不顺眼,此刻怎么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不等温凉开口,便尖声说道:

“说什么说!温凉,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你把家豪当成什么了?你对得起我们,对得起疼爱你的爷爷,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吗?”

她不给温凉机会,一口气说了三个对不起,看着温凉在自己的言语之下变得越来越苍白的脸,心中有快意升腾,继续说道:

“说!昨晚跟你做出不要脸事儿的男人是谁!”

温凉被逼问的眼含泪水,无助的摇头,嗓子里发出动物哀叫时控制不住的呜咽声,绝望的说道:

“我不知道……不知道……”

温如慕看着温凉这幅样子,以为她是在维护昨夜那个男人,心中的戾气一瞬间到达了极点。

走上前去,狠狠地刮了她一巴掌,他的语气里满是被外人窥见的难堪:

“贱人,我们温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温凉尖叫一声,被外力带着倒在地上,嘴角有血丝溢出,耳朵嗡嗡作响,只听得见何曼毫不掩饰的讽刺声音。

“哼,到了这个时候还敢护着你那奸夫,这么多年,真是白养你了!”

温如慕眼底阴郁,经由何曼挑唆,更加气愤,大声的吼道:

“你给我滚……给我滚!我们温家没有你这种道德败坏的女儿,我温如慕也没有你这种不知廉耻的侄女!”


傅御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中午。

阳光下的人,丰神俊朗,一张脸如刀削斧刻般精致凌厉,微闭着双眼,看不清眉眼下的神色,只能隐约感受他入鬓的剑目,如同远处聚拢的群山。

因为宿醉,傅御风头疼欲裂,意识先一步醒过来,却挣扎于肉体,躺在床上闭目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

前天他结束国外的业务隐秘回国,本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的踪迹,路留时却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消息,昨天非要拉他去喝酒。他拗不过,只能答应去了。

可能是许久没有见到老友,加上爷爷的去世,心中孤独,他一时就多喝了几杯,后来,只记得路留时带自己去了酒店,然后……忽然,他想起了什么,猛的睁开眼睛,弹坐起来,转头去看周围,没有人,只有床单上一抹赫目的红。

傅御风心跳猛地快了两拍,昨晚发生的一切犹如片段似的在脑中回放,印象中女人芳香甜美的滋味犹在眼前,床单上那抹红色,无比清楚的提醒着他昨夜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他火气翻涌,烦躁的掀了被子起身,想要去拿桌子上手机的时候,一枚金黄色的长命锁映入他的眼帘。

长命锁通身炽色,做工精致,上面刻画着陌生的花纹,隐隐组成一个“凉”字。因常年佩戴,上面的花纹被磨得平滑,他的手指在上面摩擦,只碰到凉凉的冷意。

傅御风的脸顿时黑了下来,躁动的情绪到达顶峰,他看着雪白床单上的鲜红,眼底阴鹫,抄手拿起手机,拨给秘书易凡:

“易凡,十分钟后到开元酒店接我。”

利落的吩咐完,他“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易凡来的很快,不到十分钟,就推着轮椅站在了傅御风面前。

傅御风整理好衣服,将一直攥在手心里的金锁递给易凡,脸色黑沉着说道:

“昨晚有人进了我的房间,你去查是谁做的,目的是什么,顺便查一下这个金锁的来处。”

他不想在易凡面前提起昨天晚上那些糟心的事,一笔带过的吩咐。

易凡听完大惊,“总裁,您没事儿吧!”

傅御风抿唇禁言,一言不发的走过去坐在轮椅上,“回公司!”

易凡脊背溢出冷汗,一时猜不透总裁的意思,只忙应了声是,推着傅御风出了酒店。

易凡知道有人溜进傅御风的房间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一刻也不敢耽误,将人送回家以后,就马不停蹄的跑去酒店查了监控。

他来是抱着严肃的态度去调查,却没想到在现场竟然看到了温氏家族的大小姐,妹妹伙同未婚夫陷害自己的一幕大戏。而自家的总裁,竟然是那个无辜的受害者。

易凡心情忐忑的拿着视频给傅御风看,果不其然,男人看完视频之后,脸色更加恐怖。

“确定温家不知道我已经回国?”

傅御风看完视频,沉着脸问道。

易凡在这之前早已调查清楚,闻言肯定的道:

“确定,您回国这件事除了路总,目前谁都不知道。”

易凡不提路留时还好,一提到他,傅御风整个人周围的气压更低。

“别在我面前提他!”

他紧紧的捏着手里的金锁,又想起那夜女人小猫似的哀泣在耳边低低环绕,一时间,只觉得心中更加烦躁。

“查清楚没有,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被送进我房间?”

易凡微微一顿,说道:

“暂时没有,目前只能确定这里面没有那群老家伙们的手笔,昨夜出现在您房间里的温凉温小姐,她应该是无辜的。”

傅御风根本不想去管她到底无不无辜,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继续调查,查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后别在我面前再提温家这两个字。”

“这恐怕不行,总裁。”

易凡一脸为难。

“老总裁给您定的那门婚事,女方就是温家……”

“你说什么?”

傅御风咬牙切齿的盯着易凡。

“你再说一遍!”

易凡硬着头皮,哭丧着脸说道:

“是真的,总裁,老总裁之前把我叫回国那次,特地吩咐了我,说以后您的婚事,要请示温氏的老总裁,温铮友老先生。”

傅御风直接黑了脸:

“我的婚事,为什么要让一个外人做主!”

易凡听了这话更加不敢抬头:

“听……听说是从小就给您和温家的一位小姐定了娃娃亲……”

傅御风不说话了,狠狠地喘了口气,额头青筋直跳,伸手抄起旁边的凳子就扔了出去。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恶俗的娃娃亲!”

他恶狠狠的吐槽,吓得易凡猴子一样的跳起来,瑟瑟后退,生怕下一秒被扔出去的就是自己。

“去把吴律师给我叫过来!”

过了一会儿,易凡才听到傅御风沉声说道。他连忙应是,后退两步打开门,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吴律师是傅老爷子傅仲伯生前的私人律师,傅仲伯去世的时候,他唯一的孙子不在身边,是吴律师带着傅仲伯的视频遗嘱,去到了荷兰,将在那里养病的傅御风接回了国。

傅御风坐在轮椅上,脸色阴沉,长年不见阳光,导致他脸上有着病态的苍白,俊挺的眉头紧紧皱着,对刚刚得知的消息十分烦躁。

吴楠姗姗来迟,看到傅御风脸色不对,犹豫了一下上前:

“傅先生。”

傅御风抬头看了他一眼,眉眼冷清。

“我要知道我爷爷关于我的婚事到底做了什么安排。”

吴楠一顿,看着傅御风,斟酌了一下语言,才开口说道:

“傅老先生希望您在他过世后婚事能由他的好友温铮友老先生安排,而且……”

傅御风打断他,不耐烦的问:“这个我知道,我爷爷是在什么情况下说出这种话,他清醒吗?为什么要让外人来主导我的婚姻!”

还那么凑巧,是那夜名其妙爬上自己床的女人。

虽然知道家族联姻没有所谓的爱情,但傅御风也不愿意因为傅仲伯跟老友的一句戏言,就这样草草的安排自己的婚姻。


吴楠额头上冒出冷汗,他在老傅总身边工作将近二十年,向来如鱼得水,因为老总裁对他的器重,东风集团上下对他十分尊敬,但今天在这位年轻的小傅总面前,竟感到了深深的压力。

他稳住心神,抬头认真的看着这位年轻的总裁,说道:

“傅总,我可以确定当时老傅总是清醒的,并可以提供相应的视频资料。”

傅御风沉默,手指拨弄着轮椅上的控制按钮,垂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就在吴楠站不住,想要出声打扰的时候,听到一直沉默的人开口: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吴楠如蒙大赦,狠狠地松了口气,说道:

“那傅总,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您再找我。”

傅御风沉默不语,吴楠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快步出了房门。

易凡看到吴楠狼狈离开,在心里默默的同情了他一秒,转身的时候,又狠狠的同情了自己一分钟,才推开了房门。

“总裁,吴律师走了。”

傅御风操控着轮椅到了窗边,看着别墅的花园里,那条毛皮鲜亮的大金毛跟着训练师撒欢似的跑来跑去,眉眼中间似藏了一团迷雾,神色让人看不清。

“易凡,我爷爷为什么临走之前要特别交代我的婚事?”

他抿了抿唇,眼底有一抹痛色划过,闷声开口问道。

“他是在怪我没有回来见他最后一面吗?”

易凡看着窗前男人的背影,心中不忍。

“老总裁不会怪您的。他知道您不是不想回来。”

傅御风沉默,只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良久,说道:

“算了,跟温家的婚事,你找个时间去跟他们谈吧。”

易凡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开口提醒:

“总裁,老傅总给您定的婚事,好像是温家的二小姐……”

傅御风黑了脸。

易凡更加不敢说话,把头低的快要趴在地上。

想象中的狂风暴雨并没有来临,傅御风心绪起伏了一阵,平静下来,随口说道:

“随他。”

易凡默了默,应了声是,退了出去。

温凉被温如慕赶出了家。何曼趁机落井下石,怂恿温如慕停掉了她所有的卡。

她缩在公寓的沙发上,紧紧的握着画笔,面前是那幅快要完工的“凉目”,画上的眼睛正炯炯有神的看着前方,眼神冰冷无情,像极了温凉现在的心情,尝尽冷暖,越来越发现世间百态就如一颗凉目,明明含有温度,却让人觉得遍体生冷。

温凉热爱画画,现在的这套公寓,是她22岁那年画的一幅“子夜”,拿去参赛,无意间获奖,用获得的奖金买下的。

平时为了不让叔叔婶婶起疑,她几乎没有在这里住过,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这套公寓却成了自己唯一的避难所。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室内的沉静。

温凉的身形微怔,动作缓慢的伸手拿过桌子上的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

“是我。”

电话里传来何曼的声音。

温凉浑身僵了一下,颤着声音开口:

“婶婶……”

何曼想到自己的目的,没好气的“嗯”了一声,说道:

“今天晚上回老宅吃饭。有事情要告诉你。”

温凉咬了咬下唇,有些犹豫。

何曼却等的不耐烦。

“听到没有!六点前到老宅,不许迟到!”

说完,“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温凉拿着逐渐暗下去的手机,心中忐忑。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温凉的爷爷温铮友就变成了唯一疼爱自己的人。温铮友年纪大了,温凉不想让他担心,所以这么多年,无论在叔叔婶婶那里受了多少委屈,到了爷爷面前,她都绝口不提。

算算时间,她确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过老宅了,她想回去,但又害怕婶婶当着温铮友的面把自己的事情抖露出来,惹温铮友生气。

咬唇犹豫了很久,温凉终于下定了决心。

抬手画完了最后的几笔,她放下手中的画笔,起身走进卧室,找了半天,翻出一件勉强可以穿的白裙子穿在身上,又拿出腮红往脸上上了些气色,收拾完一切后,拿着包包出了门。

而此时的老宅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关于温凉的争论。

温如慕今天下午接到温铮友的电话,说让他带着妻女回老宅。温铮友手握温氏集团的绝大多数股份,温如慕对他十分尊敬,不疑有他,带着何曼和温暖匆匆赶回。

温铮友没看到温凉的影子,忍不住问了一句:

“怎么就你们三个人?凉凉呢?”

何曼嘴快,差点就要脱口而出温凉与男人之间的种种,温如慕眼疾手快的拉住她,温文儒雅的笑着,说道:

“温凉今天去参加了一个画展,还没回来。”

温铮友眼底有一丝失望划过,不过很快调整好心绪。

“今天找你们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

看着儿子一家人,缓缓开口。

温如慕疑惑的看着父亲,只听见他说道:

“我与东风集团的傅仲伯是多年的好友,暖暖出生的时候,我们曾说过,要让孙辈联姻。现在仲伯走了,他留下话说让我负责两家儿女的婚事,将你们叫过来是想问问,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温如慕讶异,没想到父亲与东风集团的傅老先生之间还有这么一段故事。东风集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如果因为这层原因攀上确实是件好事,不过……

“爸,听说现任的东风集团总裁傅御风,双腿似乎出了些问题?”

温铮友很快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杵了杵拐杖,语气威严:

“这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看过了,御风是个好孩子。品性能力,都是上等,身体正在治疗当中,听说已经有了一定的起色。今天他的秘书已经过来跟我说过这件事,他很满意,现在就是看你们的态度。”

一旁坐着的何曼听了这话,立马不满的说道:

“爸,我不明白,同样都是您的孙女,为什么你放着年纪比较大的温凉不嫁,偏偏要嫁年纪小的温暖,这到底是为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