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谋入相思

重生之谋入相思

花弄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穆芸汐上辈子有眼无珠,识人不明,最终被人算计利用,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含恨惨死的下场。幸好命运眷顾了她,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重活一世,退婚,报仇,一气呵成,穆芸汐再也不会任人鱼肉,重蹈覆辙。为了复仇,她不动声色的抱上某王爷的大腿,本以为是互相利用,交易合作,却不知,她的一切,顾言风都看在眼里,他怎么舍得让她再受伤?

主角:穆芸汐,顾言风,陶元城   更新:2022-07-16 13: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芸汐,顾言风,陶元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之谋入相思》,由网络作家“花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穆芸汐上辈子有眼无珠,识人不明,最终被人算计利用,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含恨惨死的下场。幸好命运眷顾了她,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重活一世,退婚,报仇,一气呵成,穆芸汐再也不会任人鱼肉,重蹈覆辙。为了复仇,她不动声色的抱上某王爷的大腿,本以为是互相利用,交易合作,却不知,她的一切,顾言风都看在眼里,他怎么舍得让她再受伤?

《重生之谋入相思》精彩片段

历阳二十五年,整个邑都纷纷扬扬的落满了第一场雪。

十里长街处,一抹纤丽的身影不紧不慢的由远及近,女子神色平静,撑着纸伞的手骨节分明,银白色的披风似她本人那般清冷。

众人不由得吃惊,护国公的未婚妻果然还是受不了要去捉奸了吗?

女子不为周围的指指点点所动,淡淡的朝前走着,末了,终于停在了邑都最大的青楼相思苑门前。

相思苑里的老鸨似乎早就接到了消息,在女子到这里的同一时间堆着一张笑脸出门迎接。

“唉哟,这不是陶大人的未婚妻吗!陶大人现在不得闲,不如姑娘先进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不得闲,任是谁,也清楚男子能在相思苑里忙什么,就在众人以为眼前这俏生生的姑娘要生气时。

“不必了。”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眼角眉梢皆是一股说不出的漠然。“只是想来同他商量些事,若他今日忙,我改日再说好了。”

说完便真的转身就走,老鸨在一旁有些傻眼。

她见过无数过来捉奸的女子,撒泼的,哭闹的,寻死觅活的,悲切的,却独独没见过这样平淡的。

平淡的让她早早准备好的一切说辞都未来得及说出口。

半晌,老鸨回过神来,连忙喊到:“姑娘留步,大人吩咐了,叫你在这里…………等着。”

说出这句话,老鸨都觉得有些过于残忍了,毕竟,整个邑都谁不知道眼前这位姑娘在乎陶大人在乎的紧。

可此时自己最爱的人不仅要跟别的女子颠鸾倒凤,还要她守在门前,饶是谁,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吧。

银白色的身影一顿,背对着老鸨,声音有一瞬的发颤:“他真这么说?”

“是。”老鸨看着眼前女子的背影,明明单薄的要死,却将背挺的笔直,只是撑着伞站在那里,绝世而独立。

“我知道了。”略微沉默一下,女子转身走到房檐底下,纤纤素手将伞一收,眸子清淡的看着远方。

周围不时有路人朝这边看来,神色皆有些蔑视,大多谈笑穆家的女儿如今真是为了陶大人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虽然穆府自穆老爷过世后大不如前,但到底也是正儿八经的小姐,站在这等烟花之地,不得不叫人唏嘘。

对于所有的嘲笑,女子置若未闻,一个死过一次的人,又怎么会在意这些寻常的说辞呢。

是的,穆清歌死过一次。

犹记那日,她带着满腔欢喜去找他,看见的却是自己的哥哥在城门前被五马分尸,而他最爱的人就站在面前那样残忍的问她:如今你满意了吗。

满意,何尝不满意。

千方百计后嫁给陶元城三年,她可以说是低微到了尘埃,虽然受尽了冷嘲热讽却也从未想过要离开。

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是他杀掉了自己的哥哥,还要逼自己从城楼上跳下去。

本以为必死无疑,却不想睁开眼时重生回到了她嫁给陶元城之前。

起初她觉得不可思议,可既然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断然不会再将自己的一颗心奉上去叫别人践踏。

此时,二楼一间厢房内……

面容冷峻的男子靠在窗户前,双眸撇了一眼屋檐下的女子。

敛去眼底的戾气,大手一挥,将身旁缠绕而来的女子搂进怀里。余光却始终注意着屋檐下站立的女子,即便是站在烟花之地,也犹如一朵清莲不染淤泥。

见她如此,心里一阵不耐。

男子眉头一挑,想到穆清歌纠缠于他,非要嫁他为妻。

顿时眼神一冷,低头时又见到怀里的女子娇嗔卖弄骚资。

眼里不由得闪过厌恶,抬手一巴掌打在了女子的脸上。

女子吃痛尖叫出声,力道之大,将她打下了软塌。

女子惊慌的爬了起来,俯身跪在了地上,垂头不安道。“是奴家服侍的不好,还请国公大人恕罪。”

“去,将楼下的那位女子叫上来。就说,本大人点名让她服侍。”

追到这儿来,不正是有此意。

既然穆清歌不知廉耻,那他就成全她!

女子岂会不认得穆清歌,但眼前这男子的话,她更是不敢违抗。

整了整衣裳,疾步下楼朝那屋檐下站立着人儿走去。

见到穆清歌,女子面露为难之色,微微行礼。“穆姑娘,陶大人点名儿让姑娘上去伺候着。”

穆清歌闻言秀眉一挑,并未言语。

“穆姑娘?”女子见穆清歌并未作声,又唤了她一声。

穆清歌敛去双眸内的温怒,提声道。“你代我去回句话,大人莫非是忘了,我与他未曾完婚,何来伺候一说?”

二楼香屋内,这话清清楚楚传进了男子耳中。

男子皱起了眉头,眼里闪过一丝恼怒,身形一闪便离了香屋。

穆清歌见到陶元城忽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面带怒意,一双凤眼墨眸就那样盯着她。

心口猛的一跳,掩藏在袖中的十指不知不觉的握到了一块。

哪怕是死过一回也改变不了,眼前的男子,就是她曾经倾尽所有所爱之人的事实。

那种痛,依旧存荡在心头。

“怎么,你不是一直都想爬上本大人的床,如今叫你去伺候,又装模作样了?”陶元城不悦的看着她。

总觉得近日里的穆清歌与平日里不同。

陶元城心中冷笑,这无非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穆清歌心里沉了沉,抬眸对上了他的视线。“我今日来找陶大人不过是为了退婚一事,陶大人不愿娶我,我自不必缠着。”

“退婚?”

陶元城半眯着眼眸,眼里怒意陡增,抬手抓住了穆清歌的手腕,忽然而来的举动用力之大让她忍不住吃痛。“不过是为了爬上我的床,你还真不知廉耻。”

听着陶元城当众一口一个为了爬上他的床的话,穆清歌微微红了眼眶,抬手便扬了过去。

啪的一声!

站在一旁的女子吃惊的看着这一幕,陶元城眼里闪着惊愕,怒意更甚。

“陶大人,你可真将自己过于高看了!”穆清歌镇定下来,面露讥讽看着陶元城。


陶元城怒不可遏,猛地抬起一只手就要朝着穆清歌的脸甩下去,不防忽然一匹骏马飞扬而至,卷起了阵阵尘土,最后停在了相思苑的大门口。

马上的人不等马儿停下就一个旋身利落的跨了下来,恭敬的跪在地上道:“大人,顾王爷已到。”

陶元城阴沉着脸,看了看扬着下巴直视自己的穆清歌,再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侍卫,终是忍着怒火收回手阴鸷道:“走,先办正事。”

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穆清歌便转身离去。

穆清歌略微松一口气,方才那一巴掌是被气的狠了未经过大脑,若陶元城真的要还回来,她没有任何办法。

马蹄声绝尘而去,她大概是史上第一个被未婚夫扔在青楼的女子吧,此时青楼里的人全部都好奇的向她看过来,大多带了同情的目光。

穆清歌有些悲哀,连青楼的女子都同情她,是有多令人可怜。

回到穆府时,自小跟在她身边的丫鬟听若早在门口望了许久。

见穆清歌走过来,小跑过去道:“小姐,你出门怎么也不带上我,这么冷的天,冻坏了可如何是好。”

“无妨。”

两人走进去,听若取了手炉放到穆清歌怀里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见到陶大人了?”

“见到了。”

看见穆清歌脸色不太好,听若以为穆清歌是又在陶元城那里碰了一鼻子灰。

毕竟这样的事已经发生很多次了,每次小姐去找陶元城,总是趁兴而去败兴而归,所以她自然也见怪不怪。

安慰道:“小姐的亲事是皇上赐婚的,料想也不会出什么差错,您不必忧心。”

“是啊。”穆清歌叹一口气。

他们的亲事,是皇上赐的,只恨自己没有重生到下圣旨之前,否则她怎么都要阻止这个错误的。

第二日,天气放晴了,可化雪的寒冷依旧让穆清歌不想出门半步。

忽而,听若兴冲冲的从外边跑进来。“小姐,太好了,陶大人过来找您了。”

难得陶大人主动上门,小姐一定很开心。

“找我?”没有像听若想的那样欣喜若狂,穆清歌只是定了定神觉得不可思议。

要知道,上一世陶元城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她,新婚夜都不曾找过。

不过他就算来找她了,穆清歌也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他那么厌恶自己,难道是昨日那一巴掌没落下来叫他心有不甘,今日专程来扇她一扇才咽得下那口气?

想着,她点点头:“既是找我,那我去看看好了。”

看着穆清歌的反应,听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却又说不上来,思索时,穆清歌已经走了很远,连忙跟了上去。

陶元城此时在花厅等着,脸色阴沉,这个女人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昨日打他不说,今日还让他等这么久!

他屈尊降贵的过来了,不想她却这般不识抬举。

不过想着今天要说的事,他忽然冷漠一笑,冲淡了些许怒意。

半晌,门外终于响起了脚步声,同时响起的还有说话声:“你若是嫁人,肯定要选两情相悦的啊。”

听若正想说什么,不防被低沉的男声打断。

“两情相悦?没想到穆小姐如此深明大义,既然如此,为何自己又做出那等事。”

很显然,他是在提醒她,他不喜欢她,他们的亲事并非两情相悦。

“怪我明白的太晚。”声音带了无奈,穆清歌走进门,黑色的衣袍映入眼帘。

“不晚。”男子转身,眉目如画,一如当初曾令她魂牵梦萦的样子。

看见眼前的女子冲着自己发呆,陶元城的眼里越发的不耐烦了:“小姐这样盯着在下不妥吧。”

“是不妥。”穆清歌回过神来。

淡淡的道:“方才你说不晚,可还有补救的法子?”如果可以取消成亲最好不过。

“我要娶欣儿,跟你一同进门。”

不是要过来还她那一巴掌的就好,穆清歌松一口气的同时再次叹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她还以为可以直接不用成亲呢。

李欣儿是丞相府的嫡女,上一世也嫁给了陶元城,在逼死她这件事上没少出力,此刻再听到这个名字,还是能激起她的愤懑。

看着穆清歌眼底的失落,陶元城自然而然的以为是为自己娶李欣儿失落,冷笑一声:“穆清歌,我永远不会爱上你,你最好识趣点别………”

“好的。”

陶元城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穆清歌坚定的吐出这两个字。

一时之间,陶元城有些反应不过来。

再次确认道:“你同意我娶欣儿,甚至跟你一起进门?”

“是的。”穆清歌答得认真。

上辈子错在爱上他,错在不知趣,所以这辈子她自然不能再犯同一个错误。

至于最后她会不会嫁,那又是另外一说了。

“你……”太容易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甚至超出了自己的预期,陶元城有些愕然,紧接着又沉下脸道:“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我告诉你,此生我只爱欣儿一个。”

“嗯。”将自己多余的情绪掩饰掉,她没有多余的字,也没有生气,回答的很是随意。

随意的像是再答应别人的事,在来之前,陶元城甚至觉得穆清歌会以死相逼他别娶李欣儿。

她不是爱他吗,怎么这会儿变成了这样,故意做戏给他看?

穆清歌是不知道陶元城此时心底的这些想法,若是知道,她肯定是要称赞他料事如神的。

上一辈子,陶元城说完这些后,穆清歌就真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让他别娶。

结果适得其反,陶元城反而更加坚定要在那天娶李欣儿了。

想着上辈子自己的幼稚可笑,穆清歌只觉得能重来一次真好,也不想回答陶元城的问题,因为她什么花样都不想耍,她只是累了,不想再爱他了而已。

有句话说得好,哀莫大于心死。

她对他,心死了。

就在大厅内寂静的可怕时,穆清歌率先开口道:

“以后这些问题大人大可不必专门过来说,随便找个小厮传达一下就好了,您开心就好。”

陶元城紧抿着唇,一动不动的看着穆清歌。什么叫他开心就好,若是真想让他开心,当初又何必非要嫁给他。

冷哼一声:“你同意再好不过,虽然你不同意我也会娶欣儿。”

“民女清楚。”穆清歌煞有其事的点点,随即话锋一转道:“大人能否考虑考虑昨日民女的提议呢?毕竟如今民女深谙强扭的瓜不甜,是真的不想嫁了。”

陶元城先是错愕一下,接着摇了摇头丝毫不相信她是真的想退亲,冷笑道:“赐婚是你们去请的,现在才说不想嫁,穆清歌,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是太晚。”穆清歌只觉得喉头一涩,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话。

是啊,源头都在自己不是吗,若是不要那么固执的爱他,何至于此。

可就算是这样,她哥哥就活该接受那样的惩罚?她就活该被逼的从城楼上跳下去?

说到底,不过是他不爱她,所以最后所有的后果都变成了活该,变成了咎由自取。

穆清歌不知道陶元城什么时候离开的,她只知道恍惚间陶元城问了她一句:“你恨我?”

见她没有回答,他却不屑道:“我以为,是该我恨你的,你毁了我跟欣儿的一切你知道吗,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歹毒自私的女子。”

大概说完这句,他就走了吧。

穆清歌觉得自己活了一世除了认清这段感情外算是白活了,方才连恨意都藏不住。

太肤浅。

懊恼的摇摇头,穆清歌有气无力的坐到椅子上。

这个亲,一定不能结,可眼看着婚期定在了下月十六,她该怎么办呢。

她忽然想到了一句话,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了。

若不是当初求着皇上开了口,这会儿哪儿用得着这么麻烦。

穆清歌这会儿忧心忡忡的样子落在听若眼里那就是为了陶元城,忍不住打抱不平道:

“小姐你就别念着他了,你看他都要在娶您的时候娶李欣儿,这不是故意打您的脸嘛!”

“谁念着他了。”穆清歌稍稍皱眉:“听若,你说有没有什么方法让皇上收回指婚?”

“啊?!”听若吃了一惊,那会儿小姐这么说,她还以为只是气陶元城,可这会儿再听,怎么觉得小姐无比认真呢。

“小姐,你不是被气傻了吧,这可是陶元城,你心心念念要嫁的人,收回指婚你就嫁不了他了。”

“我现在就是不想嫁给他了。”穆清歌看着远方若有所思。

“可是小姐,这……这不像你啊。”

听若有些为难:“何况依现在这情况,就是您过世了尸体也是要抬进陶家的。”

“唉。”时运不济,命运多舛啊,穆清歌只想长叹一声。

接下来几天,穆清歌一直在思考有什么方法悔婚,可思来想去也没有一个好一些的法子,于是干脆出门透透气。

清冷的阳光洒下,丝毫没有任何温度。

“听说了吗,今日护国公大人要向丞相之女李欣儿提亲,十里红妆为聘,真是羡煞旁人啊。”

“提亲?他不是前些时候被皇上赐婚了吗?怎的又会向丞相之女提亲?”

“你是不知道吧,皇上赐婚的是穆家的女儿,护国公大人根本就不喜欢,大人心尖尖上的人的是李欣儿,所以打算在娶穆家女儿的同时将李欣儿以正妻的身份娶过门。”

“不过想来也是,丞相大人的嫡女,总不能为妾吧。”

“也就是个说法罢了,真正的正妻不还是穆家的女儿,丞相之女还能高过皇上赐婚不成。”

忽然有谈论的声音传入耳中。

穆清歌从来不知道邑都的百姓原来这么八卦,但是却从这八卦里知道了今天是陶元城给李欣儿下聘的日子。

不管是上一辈子还是这一辈子陶元城对她皆不过是看在皇上的面子上随意给了两箱东西算作是聘礼。

给李欣儿却是十里红妆,好不气派,上一辈子她为此还感伤了许久,茶不思饭不想的,差点落下病根。

至于这一辈子嘛,穆清歌淡淡的笑了笑,她不稀罕。

本来就当是听个闲传了,却不想八卦的几个人话锋一转,集体开始讨论起她来。

“说到这穆家的女儿,其实还是有些拎不清的,自几年前晚宴见了护国公大人便一直贴上去,哪儿有半分女儿家的矜持,护国公大人不喜欢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她倒也算是可怜,以为总算是要嫁给自己的意中人了,却不想意中人却要在娶她那天娶别的女子,兴许现在她已经在闺房内肝肠寸断痛不欲生了吧。”

说话的人带了浓浓的同情之色。

“也不尽然。”一旁有人插嘴:“依穆家女儿的性格,我倒是觉得她更有可能去大闹一场,不信咱们打赌。”

“我赌她在房里哭。”

“我赌她要出来闹!”

悉悉索索的,一群人竟然真的摸出些碎银子赌起来。

穆清歌有些无语,有一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

叹一口气淡定的走上前,往摆银子的中间重重的放上一块大元宝,忽然狡黠的露出一个笑来。

“我赌她此时无聊的在大街上闲逛。”

众人被突如其来的女子吓了一跳,看清来人时全部有些傻眼。

“穆……穆清歌!”

“嗯。”清冷的收回笑容,穆清歌淡淡的扫一眼众人。

“既然认识我就好办了,胜负立时见分晓,听若,收银子。”

说罢,在众人凌乱的表情中不紧不慢的走了。

听若动作迅速的将一旁的银子全部扫到怀里,再小跑着跟上穆清歌的步伐,小脸冻得通红道:“小姐,你别生气。”

“我为何要生气。”穆清歌将手里的暖炉紧了紧:“他们说的都是实话。”

“小姐……”

“好啦,现在有这么多银子,不如我请你吃一顿怎么样,你想吃什么?”

“真的!”听若一听吃的,顿时两眼冒光。

“自然。”

“我要吃两只,不,五只叫花鸡!”听若兴致勃勃的掰着手指。

“好。”穆清歌笑起来。

“你来做什么。”

说话间,前方忽然安静下来,骑着高头骏马的男子眉头深锁的看着她不悦道。

他的身后,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

原来不知不觉,她们竟走到了去丞相府下聘的必经之路上。


穆清歌转过头,就看见陶元城用一副鄙夷的样子看着她,心里不由得默叹今天出门前真是没有好好算一卦。

不过总归是已经遇见了,穆清歌便行了个礼道:“陶大人多虑了,民女不过是随便逛逛。”

“随便逛逛,穆清歌,你当我蠢?你是不是想来闹事!”语气里的嫌恶丝毫不加掩饰。

穆清歌心忽然有些疼,她一个女儿家,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让他这个态度。

心里想着,穆清歌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的笑了笑道:“民女不敢。”

声音掷地有声,不卑不亢,陶元城有些恼怒。

这个女人,不就是来阻止他下聘的嘛,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给谁看!

想着,语气更加冰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是。”

穆清歌听了恭敬的福了福身,淡淡的退到一旁就准备离去。

她竟然这般顺从!

陶元城一个利落的翻身下马,猛的扯住穆清歌的胳膊道:“本大人警告你,你最好把你所有的幺蛾子都给我吞回肚子里,要是让我知道你要对欣儿不利,休怪我翻脸!”

“大人何出此言。”没有想象中的慌乱,穆清歌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站好道。

“别给我装傻!”陶元城的眸子里已然出现了些许怒意。

穆清歌轻笑一下,似开玩笑道:“莫不是陶大人您身居高位惯了得了被害的癔症了吧,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如何对被层层保护起来的李欣儿不利?”

“不过嘛……民女倒是也理解,关心则乱嘛,李欣儿能嫁给大人真是好福气。”

这风轻云淡的样子,谈论起他与别的女子的恩爱来落落大方,真的是以前那个对他死缠烂打的穆清歌?

陶元城疑惑的同时被那抹轻笑猝不及防的惊艳到,紧接着脸色更沉了。

冷冷道:“穆清歌,你就只有这一个手段了吗?告诉你,欲擒故纵这一套,本大人不吃!”

穆清歌略略皱眉,原来他还是以为她在变着法子的试图吸引他的注意。

莫不是之前她在说退亲这件事时语气还不够诚恳?

总归日子还长,现在陶元城笃定她是欲擒故纵,那么她解释也是徒劳,穆清歌索性也懒得解释,转了个话题提醒道:“陶大人,时辰已经差不多,您要是再不去丞相府就该耽误了。”

陶元城心里一怔,这个女人这么好心还给他提醒这个?!

且那一派为他殚精竭虑操碎了心的模样甚是认真,莫非她真的不是来拦他的…

陶元城心底涌出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抿了抿唇,立了一会儿见穆清歌并没有别的动作,猛地一甩衣袖跨回马背居高临下道:“哼,今天最好不要让本大人再看到你!”

说罢,调转马头离去,只留一个背影给她。

长长的队伍继续在陶元城的带领下喜气洋洋的朝着丞相府开始移动,声势浩大。

穆清歌摇摇头,上辈子自己到底怎么就瞎了眼看上这样一个男人了呢!

“小姐。”听若小心翼翼的拉了拉穆清歌的袖子,生怕自家小姐像以前那样想不开。

哪知穆清歌平静的像水一样,只是立了一会儿便也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

天公不作美,就在分开后不久,本是晴朗的天气忽然乌云密布,北风萧瑟。

想来是又要下雪了。

因碰到了陶元城,穆清歌也没有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致,便同听若买了几只叫花鸡匆匆的回了府。

本来以为这雪下个一夜就会停,谁知这次的雪连着下了三天。

整个邑都都被厚厚的雪掩盖住了,一片银装素裹。

上一辈子成亲前倒是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

穆清歌拨了拨盆里的碳火,跟听若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坐了会儿,门外忽然响起一串脚步声。

紧接着门被推开,是自己的哥哥穆清梵踏着风雪走了进来。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来不及喘口气便道:“小妹,不好了,顾王爷突然回来了,你跟陶元城的亲事可能要延迟一段时间。”

“当真?”穆清歌闻言眼睛一亮,惊喜的站起身。

顾王爷是皇上的弟弟,前朝的三皇子。

先皇驾崩后一直在皇陵守陵,上辈子也是这个时候回来了一次,不过却并未影响到她成亲。

这一世倒是不知为何出现了这个变数,且那日在相思苑时,陶元城之所以匆匆离去似乎也是为了见这位顾王爷吧。

眼看着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她正为这事一筹莫展,这个变故倒是来的及时。

见穆清歌欣喜的样子,穆清梵诧异一下,“小妹……你不失落?”

按理说,迫不及待想嫁给陶元城的妹妹听了这话不是应该烦躁生气吗。

“为什么要失落?”

意识到自己失态,穆清歌喜滋滋的坐回去轻言软语道:“哥哥你也知道我爱陶元城爱的真切,可他并不在意,一个人自作多情久了,难免会死心,我已经不爱他了。”

她没有说,若不是她重生,他们早都被他害死了。

这样的血海深仇,恨都来不及,如何去爱。

“是嘛。”听完这一番话,穆清梵也并未往心里去,只当是穆清歌随口一说。

别人不清楚自己的妹妹对陶元城有多么执着他还不清楚吗,否则又怎么会偷了爹爹留下的空白圣旨去面圣请婚。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穆清歌确实不再缠着去找陶元城了,他也只当她受了挫在自己赌气而已。

见穆清梵完全不相信自己的样子,穆清歌万般的无奈。

不过倒也不急于这一时立马就要让他接受,遂跳过这个话题说起了别的。

上一世她一颗心全部扑在了陶元城身上,跟百般维护自己的亲哥哥反而疏离不少,这一世,她决计再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两人聊了很长时间,穆清梵也十分高兴,因为自己的妹妹终于开始对自己亲热起来,不像以前,但凡有时间就围着陶元城转去了。

第二日,雪总算停了下来,清晨的阳光照耀在积雪上反射出耀眼的光来。

今日她准备再去找一趟陶元城说说退亲的这个事,总归耳旁风吹的多了,他烦也被烦的会顺了她的意吧。

平时多说说总是没错的,也要让他看到她退亲的决心不是。

正收拾妥帖准备出门,谁知刚从房间迈出去,忽然感觉面上拂过一阵劲风。

还没反应过来,口鼻处忽然被人蒙上了一块手帕。

穆清歌惊惧的回头,看见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位黑衣人将她控制住。

她本想唤听若,不想还没喊出口,只觉得大脑渐渐失去意识,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手帕里有迷药!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寒冷让她难受的睁开眼醒了过来。

慢慢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房间内的光线有些暗,却不难看出是一个地牢之类的地方。

此时她躺在一片稻草上,连个布都没有,难怪会被冻醒了。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穆清歌疑惑不已。

看这样子,是有人将她劫持了,可是谁会劫持她呢,莫非是李欣儿?

正想着,外边响起了脚步声。

穆清歌立时躺回原地闭上眼睛,一副像是还没醒的样子。

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穆清歌前面。

因为闭着眼睛看不到来人的样貌,却可以听见他的声音十分好听。

“不是说这会儿该醒了,为何还晕着。”语气有些冷,像是不带任何感情一般。

“不会啊,迷药的分量不多,这会儿应该醒了才对。”另一个声音响起,有些疑惑。

“去打盆冷水来。”之前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是打算要把她泼醒?穆清歌一个寒颤。

这么冷的天,她本就怕冷,一盆冷水下来不死也要大病一场啊。

睫毛因惊恐动了动,她十分识时务的睁开眼。

这样一来,绕是再愚钝也知道方才女子是装的了,站着的两个男子脸色不太好看。

穆清歌刚思量着要说个什么话时,一张男子的脸慢慢放大凑近。

因为背对着光所以近了才看清样貌,只见男子的脸轮廓分明十分好看。

但没想到的是,这张脸,她认识。

穆清歌陡然睁大了眼:“顾王爷?!”

“你认得本王?”声音里带了疑惑以及一闪而过的杀意。

眼前的人,不是此次回邑都的顾子衿顾王爷还有谁。

上一次在相思苑穆清歌便因为他避免了挨陶元城的巴掌,甚至这次婚约的推迟也是因为这尊大佛。

算起来,也算是有恩于她,可他们却并没有实打实的接触过。

穆清歌一时难以想到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王爷落得如今这个下场,但还是站起身不慌不忙的行了个礼道:“王爷。”

“哼。”顾子衿冷哼一声,显然没有想到穆清歌反应过来第一件事竟是对他行礼。

“王爷,小女子幼时曾随爹爹进宫有幸见过王爷的样貌。”行了礼,穆清歌再次开口道。

这一行话,不止表明了自己为何认识顾子衿,又表明了自己不过是小时候跟他有过一面之缘。

无冤无仇的,抓她想来是抓错了人。

哪知顾子衿听完后丝毫没有反思,反而神色更冷了冷。“穆姑娘记性真好。”

“王爷过奖。”

他不挑明,证明他根本就没有抓错人,可是她实在想不起什么地方惹到了这倒霉王爷。

穆清歌皱了皱眉,装糊涂的问道:“王爷这是在邀清歌做客吗?”

“做客?你想得美!”

穆清歌话音刚落,站在顾子衿身旁的另一个男子忍不住开口道,“你也不去问问你家夫君做了什么好事!”

“我家夫君?”穆清歌更加疑惑了,她第一时间便认出了这个说话的小哥正是把她劫来的那位黑衣人。

顿了顿,忽然想到人家口里的夫君指的是陶元城,问道:“他做什么了?”

“他……”

“连隐!”

那男子还要再说话,顾子衿却出声喝止,面无表情的看着穆清歌道:“去告诉陶元城,他说的条件本王不会答应,叫他最好快点把阿梨的解药交出来,否则别怪本王不客气。”

说完穆清歌只感觉下巴一疼,被人强行捏开嘴巴喂了颗药丸进去。

“你给我吃的什么?!”

“自然是毒药。”顾子衿语气漠然:“回去叫他用阿梨的解药来换。”

“………”

听完一切,穆清歌忽然能大概捋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想来是陶元城想让顾子衿答应个什么事,但是顾子衿没答应。

陶元城拿顾子衿没办法,便给他身边的人下了药想让顾子衿妥协。

顾子衿并不愿妥协,但又想救那个叫阿梨的女子,可也拿陶元城没办法,便找到她给她下药想让陶元城妥协。

话虽说的弯弯绕绕有些拗口,但大体就是这么个意思,穆清歌想清楚这一切忽然笑了。

“王爷,你不如找丞相千金李欣儿试试,我就算死在他面前他都不会多看一眼,又怎么可能为了我坏他的事。”

顾子衿皱起眉头露出一丝不悦。

这个女人看起来真是讨厌,吃了毒药还不知道软声细语的求活路,真是一点儿也没有阿梨那种女儿家的娇憨可人。

但他却是不知,穆清歌是死过一次的人。

所以再经历时便要比旁的人看得开些,也就更容易分析出她就算求饶哭泣也并不会就此安然的离开,这才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

“穆清歌?”

“是。”

“陶元城的未婚妻?”

“是。”

“你曾为了他要死要活?”

“曾经是。”

“听说他为你十里红妆为聘?”

“不是。”

“哦?”

穆清歌理了理思绪,有些苦涩:“王爷身边的人看来办事很不力,这些事随便问个人都知道真相。”

“你什么意思!”连隐立时不服气道。

“难道不是?”穆清歌神色不变,走到连隐身旁。

“虽然你们许久不曾回邑都,但这几日沸沸扬扬的事都能打听错,你说你是不是失职。”

“王爷。”连隐顾不得辩驳跪下道:“属下确实打探了许久,可得来的消息无一不是证明陶元城喜爱穆清歌的。”

“有趣。”顾子衿沉吟一下,若有所思道:“陶元城如今在邑都可真是只手遮天。”

语罢看了一眼穆清歌:“就算你不受他喜欢,但你如今知道了这些事本王也不能安然放你离开的。”

“王爷。”穆清歌并未被吓到,反而目光中含着期翼冷静道:“如果我跟王爷在同一条船上呢。”

顾子衿没有说话,只看见有些漆黑的牢房内,女子的眸子亮晶晶的,澄澈的让人挪不开眼。

许久,低沉道:“本王凭什么相信你。”

“王爷不是给我吃了毒药?”

穆清歌淡淡一笑,自嘲道:“跟自己的命比起来,旁的倒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是夜,穆府灯火通明,派出去的家丁回来了一波又一波,可仍没有带回来半点有用的消息。

穆清梵坐在大厅内眉头紧蹙,听若跪在一旁哭的眼睛红肿。

“好了别哭了,不怪你,再说你不是也被人迷晕了。”穆清梵被这哭声弄得本就心烦意乱的心绪更加浮躁了一些。

“公子,你说会不会是护国公他们掳走小姐的。”听若抽抽搭搭的道。

“休要乱讲。”穆清梵闻言神色一紧,心里却难免有些发毛。

莫非真是陶元城为了毁亲痛下杀手?

“哥哥!”

正想的出神,不防外边忽然响起个声音,两人一振,同时朝门外看去,只见穆清歌巧笑倩兮的走了进来。

“小妹!”

“小姐!”

两人同时跑过去将穆清歌围住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穆清歌看着一脸担忧的哥哥和听若心里暖了暖,解释道:“叫你们担心了,这都是误会。”

“误会?小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穆清梵严肃道。

“是这样的。”穆清歌拉着穆清梵坐回去道:“是顾王爷派人来请我去做客而已。”

“顾王爷,请你?”穆清梵一脸不解。“他与你相识?为何要请你去?再说哪儿有请人用迷药的,皇家的人还不至于如此上不得台面吧。”

“哥哥你别生气。”穆清歌笑盈盈的递过茶。

“是这样的,你也知道陶元城权势大,他们刚回来不知道内情,还以为陶元城钟爱的未婚妻是我,便想讨好了我邀请我去三日后皇上会为王爷办的接风宴,也好拉拢拉拢陶元城罢了。”

“至于那迷药就更是误会,他们听闻我娇纵高傲,不过是怕我不答应才会出此下策,对此顾王爷已经给我道过谦了,你看方才还差了轿子送我回来呢。”

“这也太胡闹了!”穆清梵明显有些不满。

“再娇纵高傲也不至于下迷药啊,若他下个帖子请你你还能不去不成。”

“好了,哥哥,他们一直住在皇陵,早已没了这些个规矩束缚,一切都是按照江湖儿女的性子来的,自由随意惯了,好在没有恶意的,无妨。”穆清歌解释道。

“可……”气过了,穆清梵就想到别的问题了。“陶元城并不喜爱你,他们不是请错了人?”

“这点我自是说过。”穆清歌笑了笑道:“放心吧,顾王爷说,即便这样那也当交个朋友,不会有事的。”

“既是如此那便好。”穆清梵放下心来,忍不住看了看一旁的听若道:“这丫头以为把你弄丢了哭了一整天,弄得我甚是头疼,你快去安慰安慰。”

“小姐。”听若低下头,有些自责,说到底,还是她不够尽职。

“你也真是的,多大个人了,怎么动不动就哭。”

穆清歌站起身拿出手帕为听若擦干眼泪佯怒道:“你看,现在多丑。”

“是,奴婢知道了。”听若应道。

“好了。”穆清歌拉住听若的手道:“纵然我真的有个什么事也怪不得你,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小姐。”听若眼眶再次红了红。

若是以前的小姐,只怕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骂她罚她,哪儿会这么温声细语的宽慰她。

想着,听若吸了吸鼻子,还是现在的小姐可爱。

这件事就当乌龙一般的过去了。

忙到半夜大家都有些累,便各自嘱咐了几句就都回房休息了。

穆清梵虽然总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可穆清歌有理有据的样子又叫人挑不出毛病,再加上本能的对穆清歌信任,便也没再多过问什么。

穆府的灯火渐渐熄灭下去,嘈杂声终于散去。

皎洁的月色落入院中,再加上有白雪的缘故,所以即使是夜晚也并没有多黑。

估摸着众人都睡下了,穆清歌小心翼翼的起身,披了一件披风打开门走了出去。

月光下,院中不知何时立着个修长的身影。

暗红的衣袍被寒风吹动,可整个人却巍然不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