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傅少夫人她是白切黑

傅少夫人她是白切黑

深海无雨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夏芊芊上辈子有眼无珠,爱错渣男,错信小人,最终落得一个众叛亲离,万劫不复的下场。一朝重生回到过去,夏芊芊心无旁骛的开始复仇,前世算计利用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夏家千金貌丑无盐?草包一个?不好意思!这一世,她是身披无数小马甲的大佬,就连高高在上,清心寡欲的傅少,都被她吸引住了目光!

主角:夏芊芊,傅庭烨   更新:2022-07-16 13: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芊芊,傅庭烨 的武侠仙侠小说《傅少夫人她是白切黑》,由网络作家“深海无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芊芊上辈子有眼无珠,爱错渣男,错信小人,最终落得一个众叛亲离,万劫不复的下场。一朝重生回到过去,夏芊芊心无旁骛的开始复仇,前世算计利用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夏家千金貌丑无盐?草包一个?不好意思!这一世,她是身披无数小马甲的大佬,就连高高在上,清心寡欲的傅少,都被她吸引住了目光!

《傅少夫人她是白切黑》精彩片段

偏僻郊外。

孤儿院内的建筑被时光磨去了光鲜,墙灰或多或少地掉落下来,露出灰色的一角,墙角处蔓延着潮湿的青苔。

老旧的院落,聚集着一大群的孩子,为这个破败的地方添了几分生机。

在这其中,领头的少女极为耀眼。

长发披散,随风而动,少女的眼眸被阳光照亮,带着美丽的栗色,俊俏的小脸活力又张扬。

“芊芊!”柔和的声音响起。

少女的动作停了停,嘴角还残留着原先的笑意,抬头向不远处的妇人看去,“院长,怎么了?”

林院长快步走到夏芊芊面前,将她散落在额前的头发温柔的拨到耳后,“芊芊,你的家人找到了。”

“我的家人?”夏芊芊歪了歪头,眼眸一闪。

“是啊!”

林院长看着眼前的女孩,将手上的信封递到她的手里,脸上满是欣慰“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

“这是你爸爸给你寄来的信,他们明天就会来接你!”

“芊芊,去了那边要好好和家里人相处,知道吗?”

夏芊芊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信,无声地笑了笑,眼里划过一丝嘲讽,这一天终于来了。

家人?好好相处?

惨痛的记忆又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昏暗的地下室,肆意的笑声,以及被火焰烧灼的疼痛……

夏芊芊的身子止不住的微微颤抖。

上一世,她就是想着要和自己的“家人”好好相处,才会落得一个被陷害虐待,最后惨死的结局!

夏芊芊的眼底迸发出深深恨意,但是很快就掩了过去。

她缓缓抬起头来,对着林院长感激一笑“这么多年来,真是谢谢院长的照顾了。”

眼前的女人,是真心对她好。

林院长见到少女的微笑,也生出几分不舍。

夏芊芊是她看着长大的,这孩子从小就懂事,不哭也不闹,还会在她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帮忙分担一些工作。

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摸了摸夏芊芊的脑袋,嗔怪道“什么话,这么见外。”

夏芊芊心也跟着一软,她伸出手去拥抱院长,轻声低语“院长,谢谢你。”

……

万籁俱寂,黑夜之中。

确定孤儿院的人都睡着后,夏芊芊轻声起身,拿起床头的背包取出面具,带在脸上悄声出了孤儿院。

她还有事情要做。

月亮高照,皎洁月光洒在身上,像是有层雪落到她头上一般,一触即化。

行走的步伐陡然间一顿,夏芊芊眼神变的冷了起来,半山腰处停了一辆车,漆黑的车身令人探索不清究竟为何滞留不前。

缓步上前,月色中,只见车中人痛苦地捂住胸口,双眼紧闭,脸色苍白。

夜色太黑,夏芊芊看不清他的模样,可是她能听见因为痛苦男人而发出的呻吟声。

救还是不救?

女人温柔的声音在夏芊芊的脑海中响起,“芊芊,在教你医术之前,妈妈想要告诉你,我们从医的信条,就是医者仁心,学医为的是救人,你千万要记住。”

夏芊芊深吸一口气,加快脚步拉开车门。

出乎意料,眼前的男人脸俊美异常,五官轮廓分明,只是紧闭的眸子和略显病态的唇色一眼能看出此刻的状态并不是很好。

夏芊芊伸出手探了探男人的脉搏。

傅庭烨感觉到有人触碰到他,下意识睁开眼睛,将手抽离,眼底闪现着寒光,暗哑开口,“你是谁?”

夏芊芊对上这人的冰冷目光,毫无怯意,“你中毒了。”

二人对视,女孩的眼眸明亮,坦荡磊落,没有一丝阴霾,清澈如山间小溪。傅庭烨心里微微一动,不知为何,只是靠着着一双眼睛,他的戒心竟缓缓放下。

夏芊芊见到他眼神转变,便又把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片刻,她的眉头微微皱起,紧接着从自己怀中拿出几根银针,熟练的扎入几个穴位之中。

傅庭烨眉头霎时一松,黑色衬衣瞬间被打湿,薄薄的汗透过衬衣渗出来,一口腥甜涌上喉中,猝不及防间猛地吐出一口黑血。

远处车灯闪烁,黑暗中也能感受到车辆急速行驶带来的震动。

“你的人来了”

夏芊芊加快手中的动作。

傅庭烨靠在椅背,虚弱的喘了口气,眉目微敛,看向夏芊芊,眼中闪过一抹探究。

她是什么人?

“我只是暂时把这毒压下去,你们现在去医院,撑两个小时应该没有问题。”

黑夜之中,夏芊芊的眼睛却明亮异常,好像有星星落到她的眸子里一般。

看着女孩快速远去的背影,傅庭烨的眉头却是缓缓皱起。

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如此装扮,是有意还是巧合?

第二天一早

夏芊芊无声的和孤儿院告别。

黑暗的车身急速隐没于嘈杂慌乱的偏僻的小道。

望着越来越远的孤儿院,恍惚中她好像又陷入了回忆。

地下室阴暗潮湿,发黄的墙上染着点点血迹,悬在天花板上的灯泡忽暗忽明,闪烁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而在这地下室之中,女人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身上满是伤痕。

一股冷水忽然铺面而来。

“好冷!”

女人睁开眼睛,就看见了眼前的人。

夏灵柔和傅元嘉。

她曾经深爱的未婚夫正亲昵地搂着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呵,真是想不到啊夏芊芊,你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夏灵柔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眼中尽是讥诮。

她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一份文件,直接丢在了地上的人面前,“签了它。”

夏芊芊看向那份文件,猛地睁大眼睛。

那份文件竟然是“她”的遗嘱。

“不,我不签!”夏芊芊摇头,咬着牙喊道,“那是爸爸留给我的!是我应得的!”

夏灵柔听见“爸爸”二字,眼神猛地沉了下去,冷笑着,“你也配?”

夏灵柔将她的头狠狠磕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额头瞬间渗出血来。

随后她不知又从哪里掏出一把刀子,毫无感情的贴在了她的脸上,“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声音渗着恨意,眼里也闪烁寒光,手一用力,她的脸上便多出一道血痕。

“啊!”

夏灵柔见到她如此痛苦,只觉得畅快极了。

那张美丽的小脸蛋总是叫她心烦,现在,终于被她毁了。

她将刀抵在她的另一半脸颊上,狞笑着,“还不签吗?再不签,这半张脸我也给你毁了呢。”

再也承受不住,夏芊芊摊在地上,恐惧与疼痛双重折磨,让她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尽管这样她还是仍然死死的不肯松口。

站在一旁的傅元嘉早已等的不耐烦,直接一脚踢过去,“若是不签,我就将你母亲的骨灰挖出来喂狗,让你的母亲死了也不能安宁!”

夏芊芊从混沦中猛地睁大眼睛,“不,不要……”

“不要?呵,不止喂狗,坟也给她扒了,让她永世也不得超生”

“签不签”

夏芊芊眼里闪过绝望,她的母亲……

被夹断的手指强忍着疼痛,她颤抖的拿起笔,“我签……”

一笔一划的写上自己的名字,泪水模糊了视线,手下的文件此刻竟是如此的灼热。

夏灵柔紧盯着她的动作,直到最后一笔勾勒完成,满意地将文件收起,随即一脚将她踹翻在地,笑道,“可真是个爱母亲的好孩子呢!可惜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呢。”

夏芊芊挣扎着看向她,“你们要做什么?”

“你说呢?”夏灵柔收起笑容,“既然签了遗嘱,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夏芊芊身子僵硬,“你说什么……”

傅元嘉从角落里拿出一桶汽油,直接泼在了她的身上,眼神狠毒,“以后就再也没有夏芊芊了。”

夏灵柔往后退了几步,拿出打火机往夏芊芊身上一扔。

“轰!”

火苗遇见汽油,霎时烧了起来,身上烧灼的火焰,锥心的疼痛让她尖叫起来。

尖锐刺耳,带着撕心裂肺的绝望与痛意。

夏芊芊猛然惊醒,额头上满是冷汗。

恍惚中耳边甚至还环绕着夏灵柔和傅元嘉的讥笑声。

她握紧了拳头,稳住自己的呼吸,转头看向窗外,让自己平静下来。

没有关系,她已经重生了,这一次,她一定不会再落得上一世那样的凄惨结局。

她还要当年那些人,统统得到报应!

夏芊芊眯了眯眼睛,眼里划过一道暗光。

“小姐,到了”

车子缓缓停下。

入眼的别墅再次翻涌出脑海中的记忆,这是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看着不远处的一家“三口”,夏芊芊嘴角微扯,双手不自觉的握紧,窗外的中年男人脸上掩盖不住的欣喜,还没等车子停稳便疾步上前。

夏建华一把拉开车门,看着数十年没见的女儿,双眼通红。

“芊芊,爸爸终于找到你了”

“爸爸”叫出口,夏芊芊有点胃疼。

“爸爸的乖女儿,终于回家了”

哽咽的话语让人看着难免有些心酸,可听在她的耳里却引不起半丝波澜。

视线上移,对上不远处的柳书兰和夏灵柔,夏芊芊竭力掩下眼中的仇恨。

而在柳书兰的眼里,眼前的女孩一身洗的发白的T恤牛仔裤,脚上的鞋子沾满了不知名的赃物,妥妥的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乡村土包子模样。

这张脸和她母亲如出一辙,尤其是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看着无比的生恶。

让人忍不住想毁了她。

 


“芊芊坐了这么久的车也累了,老公你快让芊芊下车休息,小张还在那边等着你开会呢,你先去”

“是啊,爸爸,妹妹刚来,我和妈妈照顾就行了,您先去开会,我们等你回来”

妇人笑口微张,满脸的体贴和温柔,身边的女儿也如此乖巧。

这善解人意的样子任谁看了不得夸一句,夏父好福气。

夏芊芊一言不发,就这样看着这对母女惺惺作态。

夏建华从女儿失而复得的喜悦中恢复过来,连忙掩饰自己的失态。

“爸爸,你先去忙,我在家等你”夏芊芊温柔开口。

“老公,去吧,难不成你还信不过我吗”柳书兰边说还边拉着夏芊芊的手和夏云抚的手叠放在一起,“就让她们姐妹俩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放心吧”

夏建华低头,见到夏芊芊乖巧地看着自己,心里也安定下来,他拍了拍夏芊芊的脑袋,轻柔说道,“那爸爸就先去工作了,晚上再回来见你。”

“嗯!”

瞧着夏父的背影逐渐消失,柳书兰脸上的温婉霎时消失,先前的慈母仿佛是另外一个人,“走吧”

“你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管家收到柳书兰的示意,轻车熟路的带她去了一楼拐角处的房间。

夏芊芊倚在门框上打量了两眼,眼前的小屋说是卧室,不如说杂物间更合适,窗户紧紧的封死,空气中弥漫着陈旧的味道,光隙中肉眼可见的灰尘,只有最里面的靠墙处摆放着一张折叠床。

“你来的匆忙,楼上刚打扫完卫生,先凑合着吧”柳书兰话语中掩盖不住的毫不在意和嘲讽。

夏灵柔抱起毛毯上正睡的香甜的宠物狗,笑看不语。

夏芊芊拦住管家往里放行李的身子,轻轻转身,看向她养的狗,面带讽刺,“你说这狗可知道谁是主人”

柳书兰脸色一变,“你在胡说什么!”

“继母,是听不明白吗,”着重强调的两字,让柳书兰二人直接黑了脸。

当年柳书兰背着她的母亲,对夏建华下药,利用孩子威胁这才得以登堂入室,过了这么久的舒坦日子,怕是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柳书兰和夏灵柔猛地回过头来,只见夏建华正站在她们身后。

“老……老公?你怎么回来了?”柳书兰有些慌乱。

夏建华说道,“我有一个文件落下了,回来拿。”

说着,夏建华又看向柳书兰和夏灵柔身后的房间,皱了皱眉,“这不是我们家的杂物间吗?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芊芊呢?”

“爸爸,我在这……”

夏芊芊缓缓从门边走出,声音有一丝低沉失落。

夏建华连忙抓住夏芊芊的手,问道,“怎么了,芊芊?”

夏芊芊摇了摇头,眼眶却红了起来,“爸爸,我没事……只是没有想到,我的卧室居然是……”

夏建华闻言,猛地转头,一眼就见到管家手中的行李,瞬间明白过来。他猛地站起,看向柳书兰,怒道,“柳书兰,你让芊芊住杂物间?”

柳书兰身子一抖,“不是的,老公,我看芊芊的衣服和行李有点脏了,先让她把东西放这而已。”

夏建华的眉头却皱得愈发紧,脸色低沉,“柳书兰,你把芊芊当成什么了?她是我的女儿,而你现在要让她受委屈?这些年你是不是过得太得意忘形了?”

柳书兰脸色委屈“老公,不是的,你不相信我吗……”

瞧见柳书兰这副表情,夏芊芊眼底划过一丝暗红。

上一世,是她太会隐忍,不懂得利用人心,这一世,她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夏灵柔见柳书兰受到责难,连忙说道,“爸爸,楼上的房间已经整理好了,但是妈妈想给妹妹一个惊喜。”

夏建华闻言,脸色缓和了些,“真的?”

柳书兰也明白夏灵柔是在给自己打圆场,低声说道,“嗯,我只是想告诉芊芊,行李可以先放这。”

夏建华瞧着柳书兰的柔弱模样,眼中戾气也散去不少,“那是我误会你了。”

一旁的夏芊芊不禁挑了挑眉头。

这就完了?

夏芊芊伸出手去,拉着夏建华的袖子,小声说道,“爸爸,你就不要怪她了,我住这里也没事的,其实,我不想住楼上……”

夏建华低头瞧见夏芊芊这般乖巧的模样,心疼得紧,更是以为她曾经在孤儿院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爸爸不会让你住在这里的。”

夏芊芊眼眸闪过几分嘲讽。

呵,不就是装好人吗?谁不会呢?

夏建华低头思考片刻,说道,“那就让芊芊去灵柔房间,灵柔搬到楼上去。”

夏灵柔猛地睁大眼睛,眼里都是不敢置信。

她才不要让这个小贱人睡她的房间!

她藏在袖子下的手暗暗握紧,却还是强压着厌恶,强笑道,“爸爸,这不好吧?怎么能这么委屈妹妹睡我的房间呢,我那……”

“没事的,不委屈的”

夏灵柔不禁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到夏芊芊抹去眼角的眼泪,“灵柔,你真好。”

夏建华见状,也满意地点了点头,“没有想到灵柔你这么为姐姐着想,那你就去书兰先前整理的那个房间吧,虽然小了一点,但是应当也是干净的。”

夏灵柔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出口,房间就被夏芊芊抢了去。

她张了张嘴,目瞪口呆。

夏建华决定了夏芊芊的住处之后,很快就离开了。

而夏芊芊慢悠悠走到夏灵柔的面前,方才那副柔弱模样已经不见,“真是谢谢灵柔妹妹了。”

夏灵柔反应过来,对上夏芊芊满是嘲讽的眼神,怒火从心底燃起,直接向她扑过去,“你这个贱人!”

夏芊芊优雅躲过,伸出脚去,夏灵柔一下被绊倒在地。

“啊!”

柳书兰见状,连忙上前,“灵柔!”

她将夏灵柔扶起,回过头来,瞪着夏芊芊,“你这丫头,年纪小小,心地却如此歹毒!”

夏芊芊满不在乎地笑了笑,“继母,论歹毒,我和你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没有关系,”夏芊芊眼中闪烁冰冷,轻轻摇了摇手指,“从今天起,我会让你们明白,这里到底是谁的夏家!”

夏芊芊说完这句话,看向一旁的管家,微微勾起嘴角,“不带路吗?”

管家回过神来,连忙拿起行李往着夏灵柔的房间走去,“小姐,这边。”夏芊芊满意地点头,跟在管家身后。

夏家的仆人全都是些欺软怕硬的,如果他们懂得识时务,她倒也不会为难他们。

而柳书兰和夏灵柔被夏芊芊甩在身后,眼里似乎要冒出火一般,脸上写满不甘与愤怒。夏灵柔拉着柳书兰的衣角,咬牙切齿道,“妈!我的房间!”

柳书兰的眼中投入一片晦暗,低声说道,“稍安勿躁,灵柔,现在你爸爸把她看的紧,以后……”

她看向夏芊芊的背影,眼里阴晴不定。

没有想到这个小贱人居然没有想象中的好对付……

等到晚上,夏建华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夏芊芊,“芊芊,你的转校手续我已经给你办好了,后天你就可以去上学了。”

“真的嘛?”

夏芊芊眼睛一亮,“谢谢爸爸。”

夏建华见到夏芊芊这般懂事,愈发的怜爱她,更是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张金卡,“这张卡你拿去,明天去买几件衣服。”

“爸爸,这个太贵重了……”

夏建华强硬地将金卡塞入她手中,宠溺道,“爸爸给你你就拿去!”

夏芊芊这才收下,“谢谢爸爸。”

而在一旁的夏灵柔看见这一副景象,心里恨得几乎掐断了自己精致的指甲。

夏芊芊感受到夏灵柔仇视的目光,抬头向她看去,微微一笑,她举起筷子,将桌上最肥的一块肥肉夹到夏灵柔的碗里去,“姐姐,吃饭啊。”

夏灵柔的脸色霎那就变了。

肥肉上白花花的脂肪看着就让人恶心,夏芊芊就是故意找她的不痛快。

“姐姐,你不吃吗?”夏芊芊声音温柔。

因为夏建华在旁边,夏灵柔不好发作,强压着怒气,“没有,多谢,妹妹。”

夏灵柔夹起肥肉,眼里闪过一阵挣扎,还是将它吃了下去,脸色也白了又白。

晚饭之后,夏芊芊回到房间,熟练将门反锁,拿出一个小东西上下将房间检查了一遍,而后从自己的行李之中拿出电脑。

她将电脑放在腿上,戴上耳机,眼神霎时转变。

若是之前夏芊芊的脸上还有几分稚气的话,那么此刻指尖在键盘上飞速跳动的她脸上只显露出超乎众人的成熟。

片刻之后,夏芊芊的嘴角微微一勾,按下空格键。

成了!

夏芊芊的耳机里出现夏灵柔的声音。

她成功黑进了夏灵柔的手机。

夏芊芊眯了眯眼睛,往床上一躺,听着耳机里夏灵柔的声音。

“元嘉,你都不知道那个夏芊芊有多可恶!”夏灵柔怒气冲冲。

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没事,灵柔,我会帮你的,这夏家一定不会落到她手上。”

夏芊芊低着眸子。

这个男人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她曾深爱的“未婚夫”。

 


“灵柔你还记得我们的计划吗?”

“自然是记得的……”

夏灵柔的声音低了下去,满是恨意。

傅元嘉似乎是不放心,嘱咐了一句,“小心不要露出马脚来。”

“这是自然。”

夏灵柔满不在乎,“对了,元嘉,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人家好想你啊!”

傅元嘉也低低笑起来,“就最近,怎么了,宝贝,这么急不可耐?”

夏灵柔娇羞地哼了一声,二人说起甜言蜜语,而在监听这一切的夏芊芊在房间里听着,只觉着胃里翻涌的厉害。

原来这两人这么早就认识了。

当夏灵柔和傅元嘉挂断电话之后,夏芊芊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眼里闪过一丝寒意。

“计划”

夏芊芊闭上眼睛。

夜凉如水,一切都刚开始。

第二天,夏芊芊在母女俩审视的目光中被夏建华亲自送到了商场,拒绝了他要跟着一起下车的行为,夏芊芊拿着卡利落的走人。

“小姑娘,这可不是你能进的地方,自己去别的地方玩哈。”

导购刻薄地看着夏芊芊一身已经洗白了的衣服,面带嘲讽“身上穿着这么旧的衣服,就别来我们店了?万一弄脏我们店里的衣服,你赔得起吗?”

夏芊芊迈出去的脚往后退了一步,抬头看向这家门店的名字,“细雨”。

导购脸上也出现不耐,“对!买不起就走,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夏芊芊却笑开了,“行。”

她抬头,眼底却冰冷一片。

导购与夏芊芊对视的那一刻,身体也下意识一抖。

可是导购还来不及细看,夏芊芊转身就往着对面的门店走去。

一走进去,夏芊芊便拿出金卡,“我要最新款,全部。”

店员里一见到夏芊芊手中的金卡,纷纷愣住,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手脚麻利的拿出衣物。

夏芊芊看都没看,手中金卡递出。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店员不敢怠慢。

商场里各个品牌店面都靠得极近,夏芊芊在做什么,导购自然也是看得一清二楚。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夏芊芊,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小女孩居然会花这么大的手笔。

夏芊芊却是看也不看她,起身走向了另一间门店,同样是买下了当季最新款的所有衣服。

店内的经理也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快步走了出来,看到门外刚换完衣服的女孩,恨不得现在就开了那名导购。

深紫色的卫衣衬得夏芊芊皮肤白皙,宽松的款式藏匿不住高挑的身材,简约明了的设计与她干净利落的气质相得益彰,此时她身上哪里还看得出半点穷酸。

经理见夏芊芊经过,连忙上前说道,“小姐您好,十分抱歉,刚才是我们不对,我是这家店的经理,方才多多冒犯,还请小姐原谅”

夏芊芊歪头看向不远处的导购,眼里似笑非笑“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这种事做的也不少了吧”

路人纷纷侧视。

之前夏芊芊在商场上如此张扬的举动,早就已经引起了众人注意,此刻她又与经理对峙,气氛凝重,更是让人好奇,人群渐渐围了过去。

面对着夏芊芊的诘问,经理强装镇定,“不,小姐,我们始终是以“顾客就是上帝”为信条服务客人”

夏芊芊懒散的抱臂“贵店可真是爱说笑,没看错的话刚才你也在店里,穷酸样的人就可以视而不见,富贵人家才是你们的顾客,这才是你们的信条?”

经理被怼得说不出口,脸上苍白。

周围人也纷纷议论起来。

“你们还是先学学中华传统美德,学会尊重人之后,再回来开店吧”

说完,夏芊芊转头就走。

傅庭烨站在远处,越过人群眯了眯眼睛。

那背影,熟悉感浮上心头。

没过一会,助理便将来龙去脉打听的一清二楚。

傅庭烨听着,眼中浮现怒意“让商场的负责人来见我!”

说完,傅庭烨便转身离开。

半日之后,傅氏公司内。

傅庭烨坐在办公室之中,凌厉的下颚线紧绷,一个中年男人慌张走进办公室之中,手局促地握在一起,“傅总,您找我?”

傅庭烨抬头,男人生得俊美,一双凤眼微微上挑,棱角分明的脸庞宛如雕刻一般。

可是近看他的眼里似乎永远没有欢喜,只有冰霜一般的冷酷。

“解释”

商场负责人冷汗淋淋“细雨的事情……”

傅庭烨打开电脑页面,随意浏览了几页,嘴边勾起一抹冷笑,“网上已经有人录下了这个事件的整个过程,现在都在对傅氏的商场议论纷纷。”

商场负责人紧张地直起身子,“傅总,我们会马上解除与细雨的合作!”

“解除?”傅庭烨瞥了一眼负责人。

负责人擦了擦冷汗点头,“不,是永久不在和他们合作!。”

傅庭烨眉眼淡淡,“下去吧。”

商场负责人离开之后,傅庭烨的目光还停留在电脑上。

录像上的女孩只有背影,但她的声音却是异常清脆,显出一股子坚韧不屈。

不一样的声音。

傅庭烨闭上眼,莫名想起那夜那个带着面具的女孩。

在她走后,铭奇带着他去了最近的医院,总算是稳定了身体内的毒素。

等他恢复之后,第一时间去查,却一直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而她似乎也是害怕被人查到,之后走的路都避开了所有监控,让人寻不到她的身影。

行为诡异,手法熟练。

会是谁……

市场负责人离开后不到一个小时,傅氏永久解除“细雨”品牌合作的通知便发布了出来。

如此雷厉风行的手段,让人忍俊不禁。

“哎呦,这是位富家大小姐吧,买得起这么多新款。”

“楼上,同意你的想法。”

“好家伙,这到底是哪家的小姐,这么霸气。”

“没见过啊,好像还挺漂亮的呢!”

“有钱又三观正,我他么直接求婚!”

……

傅庭烨坐在电脑面前,关于夏芊芊的讨论落入他的眼底。

“铭奇。”傅庭烨出声呼唤。

“查一下这个女孩的身份。”

铭奇闻言,看向屏幕,点了点头,说道,“是。”

一大早,夏家司机便载着夏灵柔和夏芊芊一起到学院门口。

夏芊芊下了车,看着眼前的学校,百感交集。

学校大门口处,学生来来往往,他们的脸上不论是笑着还是沉默着,都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青涩与活力,美不胜收。

她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教室。

目光直接放到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径直走了过去,将书包放下。

喧闹的教室霎时便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回过头来面面相觑,愣愣地看着夏芊芊。

夏芊芊察觉到了周遭气氛的变化,又低头看向桌子,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坐了下去。

班上的同学都倒吸一口凉气,低低讨论了起来。

“天,她居然敢坐在那个座位上!”

“这是谁啊?这么勇?”

“这女孩是要当封子昂的同桌吗?”

“我打赌,最多一天,她就会被封子昂吓走!”

……

夏芊芊听见“封子昂”三个字,动作微微一顿。

封子昂?

她知道他。

据说封子昂脾气暴躁,性格乖张,打架斗殴逃课挂科样样不差,是出了名的不良少年,甚至曾经打群架甚至差点闹出了人命来,让人胆寒。

夏芊芊撇过头去,看向自己的同桌。

此时旁边的桌子也是空着的,只是抽屉里塞满了凌乱的纸张。

夏芊芊面不改色地拿出书本,没有理会周围的声音。

上课铃响起,议论声渐小。

夏芊芊抬起头,看向讲台,身子猛地一僵。

只见傅元嘉缓缓走入教室,额发垂到眼眸处,嘴角永远噙着一抹温和的笑,一举一动都透着慵懒与优雅。

教室瞬间安静,随之一阵骚动。

“这是新来的老师吗?”

“天啊,好帅啊!这么帅的老师是真实存在的吗?”

而夏芊芊却看着傅元嘉,胃里一阵抽搐,感到生理性不适。

上一世,傅元嘉那副可憎的面容又出现在她的眼前,与此时的傅元嘉重叠起来。

她紧紧握着拳头,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身子却还是微微颤抖。

“大家好,我叫傅元嘉。”

傅元嘉微笑着开口,示意大家安静,“我是这学期新来的助教,接下来会与大家一起学习,希望能和大家一起进步。”

“欢迎老师!”

傅元嘉微笑起来,看向夏芊芊,眼底闪过一丝晦暗。

而夏芊芊见到傅元嘉望过来,眼底如刺直接望向他。

傅元嘉察觉到了夏芊芊的敌意,不禁一愣。

但是下一秒,夏芊芊便收回了目光,无事发生一般。

傅元嘉眨了眨眼,怀疑那是自己的错觉。

傅元嘉收回目光,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微笑。

下课之后,傅元嘉缓缓走到了夏芊芊的座位旁边,“你是新来的同学?”

他的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意,白衬衫衬得他的气质更加干净。

夏芊芊忍着心中的厌恶,这副皮囊之下,到底是一颗怎么样丑陋的灵魂。

面无表情地点头,“是。”

“我听说你是新转来的学生,课程可能有点跟不上,需要我帮你补课吗?”傅元嘉眼神真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