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北境战神秦川

北境战神秦川

君流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六年前,秦川卑微落魄,他守护不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尊严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最是绝望落魄时,他踏上腥风血雨的战场,他知道,只有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他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六年后,北境战神秦川,手握无上权势,收获无尽财富,功成名就时,他王者归来,妻女因他所承受的委屈,遭受的苦难,他必让那些奸佞之人,百倍偿还!

主角:秦川,楚婉清   更新:2022-07-16 14: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川,楚婉清 的武侠仙侠小说《北境战神秦川》,由网络作家“君流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秦川卑微落魄,他守护不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尊严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最是绝望落魄时,他踏上腥风血雨的战场,他知道,只有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他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六年后,北境战神秦川,手握无上权势,收获无尽财富,功成名就时,他王者归来,妻女因他所承受的委屈,遭受的苦难,他必让那些奸佞之人,百倍偿还!

《北境战神秦川》精彩片段

北境战场,残阳似血。

山坡上,一位身披战衣的青年,横枪屹立,身后十万战旗飘扬,俯视血流成河的战场。

“恭喜军上,敌国最大佣兵组织‘圣殿’,经此一役悉数尽灭,北境总算太平了!”

这时,一个魁梧男子走到身旁,脸上难掩激动,抱拳向青年说道。

青年姓秦,名川!

北境最高统帅,执掌雄兵十万,封号‘牧天战神’,誉为代天牧疆!

秦牧天之名,威震北境七国。

魁梧男子则是‘牧天战神’手下五大将之一,金刚。

然而。

秦川却默声不语,双眸盈血,死死盯着攥在手中的一封书信。

书信之上,只有短短三句话。

“傻瓜,我等不到你回来了,他们要让我死!”

“傻瓜,你知道吗,我死了不要紧,我只是……放心不下你和囡囡,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喜事,你当爹了,囡囡是我们的女儿,今年五岁!”

“傻瓜答应我,千万不要报仇,他们背景通天,你斗不过他们的,我让囡囡躲藏在柳城中山公园,你回来接上囡囡后,走得越远越好,越远越好!”

这封书信是五个小时前收到的,开战在即,秦川没有时间观看。

直到现在,看着书信之上一个个鲜红如血的字,秦川双眸立马通红了起来。

这是一封来自九州国内柳城的血书……

一封绝命血书……

轰……

霎时,秦川身上气势如巨浪般,狂涌而出。

一旁的金刚禁不住心神震颤,连连后退三步。

“军上,怎么了……”金刚见状,一阵又惊又愣。

“啊……我秦牧天不管他们是谁,胆敢如此对待我妻女,都要死!!!”

秦川仰天长啸,发出了悲愤至极的吼声。

这一声,惊震天地。

“金刚,战场善后交给你们,我先行一步赶回九州!”

留下一句吩咐后,秦川豁然转身,箭步冲向了山坡下的一架军用直升机。

直升机上的几名卫兵,见到疯魔似的北境统帅,不由都愣了一下。

“起飞,去狼胥山机场,呼叫速度最快的战机前来,老子要赶回九州柳城!快!快!快!”

听到秦川的话,几名卫兵不敢耽搁,开始纷纷行动起来。

金刚惊愣之际,直升机已经载上秦川,朝着南方飞去。

与此同时。

从战场东南西北方向,冲过来四个人影。

四人同样一身战衣,正气凛然,周身上下杀意腾腾。

“金刚,发生什么事,军上为什么如此震怒?”

为首一人开口问道。

他们正是其余四大战将,分别是天策,修罗,昆仑,霓凰。

“军上家里似乎出事了,我去追军上,你们四人留下,负责军队班师事宜!”

金刚看向四人说了一句,也往山坡下另一架军用直升机,冲了过去……

此刻,坐在直升机上的秦川,看着手中血书,目赤欲裂,双拳紧握,指甲深深扎入了肉里。

一滴滴鲜血,从掌心处滴落下来。

但,秦川全然不顾!

他无比肯定,这封血书上的字体是妻子楚婉清用自己血一字字写下来的。

堂堂北境统帅,执掌十万雄兵的他,妻子居然让人逼着去死,只能写下绝命血书。

“啊……”

秦川抑制不住悲愤,怒吼了一声,脸上满是悲愤和自责!

他本是一个弃子,孤伶漂泊,家族遗弃,红颜背叛,人人将他视作烂泥踩在脚下。

六年前,收养他的义父一家,更是突遭灭门,侥幸逃脱的他流落柳城街头,眼看要成一个死人。

是楚婉清这个善良女孩的出现,让他感到世间尚存一丝温暖。

刚从大学出来,充满清纯活力的楚婉清,在两人相处的日子里,如一道光给了他活着的希望。

楚婉清一番悉心照料,秦川渐渐振作起来。

最后,楚婉清还带他去邕宁楚家。

可惜秦川一个弃子身份,受到楚家人嫌弃鄙视,连同楚婉清也跟着一起遭受白眼。

为了楚婉清不受白眼,也为了拥有实力报仇,秦川决定前往战场,投军北境。

“婉清,等我三年,我要打下一片天下送给你!”

离开之前,秦川对楚婉清立下一个承诺。

可天下,不好打!

这一走便是足足六年。

直到六年后,秦川终于成为北境最高统帅,不仅执掌雄兵十万,更是牧天殿之主,封号牧天战神。

本来,在今日之战结束后,他就回去见楚婉清。

却不曾想,收到了楚婉清的绝命血书!

而且,楚婉清竟然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女儿楚囡囡!

未过门的妻子楚婉清!

一想到孤独无助的母女,秦川心中不胜悲凉。

“终究是自己对不住她,说好三年,却让她等了整整六年!”

他秦川这一生,不负苍生。

却唯独愧对楚婉清,还有……女儿楚囡囡……

一代牧天战神的妻女,居然遭人欺凌成了那样!妻子被逼去死!女儿被迫躲藏!

“答应我,千万不要报仇,他们背景通天,有权有势,你斗不过他们的,我让囡囡躲藏在柳城中山公园,等你回来接上囡囡后,走得越远越好,越远越好!”

秦川能够从这封血书中,感受到楚婉清那股绝望,以及恐惧。

可想而知,她们孤儿寡母有多么无助和害怕……

然而。

最令人痛心的是。

楚婉清却不知道,她远在北境的丈夫,如今已是执掌十万雄兵,权倾天下,不再是六年前那个废物弃子。

“啊!!!!婉清!囡囡!不要怕!我回来了!快!加速!快!我要三个小时内赶到柳城!”

秦川泪水盈眶,大声悲吼。

滔天杀意不受控制地向外散出。

整个天地,仿佛在这一刻都为之变色。

“军上,从这里到柳城,途中航班频繁,哪怕速度最快的战机,也要四个小时!”

其中一个卫兵,犹豫片刻回禀道。

“动用北境最高权限,三个小时内必须赶到柳城!”

这一刻,秦川不顾一切,陷入一种疯魔状态。

“婉清,囡囡,你们母女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快!加速!!!”

一想到楚婉清母女的处境,秦川心里无尽绞痛,泪流满面。

血书是三天前从柳城寄出的,到现在已过去三天,哪怕是一秒钟,他也不想让母女俩再等了。

“遵命!”

几个卫兵从未见过秦川如此痛苦疯魔,也受到情绪感染,驾驶直升机以最快速度,朝着最近的狼胥山机场飞去。


夜色渐沉。

柳城,中山公园。

冷风呼啸,吹打园中枯树,仿佛一声声鬼哭狼嚎。

此刻,一个五岁小女孩脸色苍白,身上有些脏乱,躲在一处隐蔽角落,不停瑟瑟发抖。

“妈妈,你在哪里,囡囡好害怕,好饿……好渴……”

“妈妈说爸爸来找我,怎么还不来……”

“妈妈说爸爸是个盖世英雄,爸爸会回来找囡囡的,爸爸你在哪里,快出现好不好……”

小女孩望着乌漆嘛黑的公园,嘴里喃喃自语,紧紧缩着弱小身躯,能看得出她十分害怕。

不过,无论怎么害怕,小女孩也没有离开公园。

她听妈妈的话躲在这里,等待爸爸出现,哪怕饿了又渴了,都没有离开半步。

尽管小女孩从来没有见过爸爸,但她知道妈妈是不会骗她的。

爸爸一定会出现,来找她的!

只是,小女孩等啊等,日出又日落,饿了又渴了,爸爸还是没有出现。

小女孩实在饿得不行了,双腿无力跪坐下来,捡起地上一个脏兮兮的烂苹果,大口吃了起来。

哒!哒!!!

突然这时,几个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是爸爸来了吗?”

听到脚步声,小女孩脸上一喜,不顾害怕,探出脑袋往外望了出去。

“草,三天了,总算找到这个小野种,原来躲藏在这里,哟……捡垃圾来吃,成小乞丐了?”

与此同时,一道粗鲁的嗓音传了过来。

几个社会青年出现在小女孩面前,为首是一个满脸彪悍之气的刀疤男。

“刀哥,这次找到小野种,赵公子定会重重赏赐我们哥几个!”

其中,一个青年望着跪在地上捡垃圾的小女孩,发出兴奋的桀桀笑声。

“将她带走!”

刀疤男同样兴奋,朝着小女孩走去。

“你们这些坏人,不要过来,我爸爸很快要来了,他一定会打跑你们这些坏人!”

小女孩看着刀疤男等人,吓得脸蛋越发苍白,小身躯颤抖地缩向墙壁角落。

“走开,你们都是坏人,妈妈你在哪里……爸爸怎么还不来,囡囡好害怕……爸爸你快出现,帮帮囡囡和妈妈……”

小女孩一直挥动粉拳,剧烈挣扎不让人碰她。

“别喊了!你爸爸早死了,不可能出现,乖乖跟叔叔走,叔叔可以带你去见你妈妈!”

刀疤男盯着角落里的小女孩,露出了笑容,却是满脸狞笑。

“我不跟你们走,你们都是坏人,妈妈说爸爸一定会回来找囡囡的!”

小女孩拍开刀疤男的手,继续挣扎道。

“草,小乞丐,跟她妈妈的性子一样倔,怪不得赵公子要霸王硬上弓!”

刀疤男顿时大怒,一把抓住小女孩的胳膊,直接往外拉,“你再挣扎,老子扭断你的胳膊!”

“卧槽!敢咬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这小乞丐!”

却听到刀疤男一声嚎叫。

啪!只见一巴掌,抽在小女孩的脸上。

噗!

小女孩哪经得住一大巴掌,当场吐出了血,小小身躯摇晃着摔倒在地。

一张小脸瞬间印上了五条血痕,正在往外渗血,看起来十分凄惨可怜。

“刀哥息怒,赵公子交代要活的,可不能打死她!”

旁边一个手下见状,忙拉住刀疤男。

“妈妈说……说爸爸是个盖世英雄,一定会回来……来保……保护囡囡的,打跑你……你们这些坏人,不让你们欺负囡……囡囡和妈妈……”

小女孩趴在地上,小身躯抽搐,吐血不止,嘴里依然倔强地说着。

“草,老子倒要看看,有谁能保护你!”

刀疤男怒火未消,伸手扯起小女孩,便要拖着往外走。

嗡!!!!

可就在这时,一道轰轰嗡声从夜空之上传来。

紧接着,一架军用直升机出现在了中山公园上方夜空。

巨大轰鸣声将公园内几人吓了一大跳。

连小女孩也小脸苍白,吃力地抬头望去。

只见身穿战衣的秦川,从直升机凌空跃下,后面跟着金刚和几个卫兵。

当小女孩看见秦川,一股父女之间的血脉感应,让她不自觉地叫了一声,“爸爸……”

闻声,秦川身躯不由一颤,转目往小女孩那边看了过去。

秦川一下子呆住了。

这容貌,太像他了!

是他女儿无疑!

“囡囡?”

秦川看着女儿这副惨状,居然捡垃圾为食,一双眸子瞬间通红,两行血泪从眼里流了出来。

“妈妈没有骗囡囡,爸爸来了,爸爸来找囡囡了,囡囡终于等……等到爸爸了……”

小女孩说完,一口气提不上来,脑袋往旁一歪,倒了下去……

“啊……”

秦川心头滴血,忍不住发出了惊天咆哮,拔腿冲向小女孩。

挡在面前的一个社会青年,瞬间被秦川撞飞出去,摔成了一堆肉泥。

秦川发疯似地冲到小女孩面前,将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直接拥入怀中,双膝跪地泪如泉下,“囡囡,对不起,爸爸回来晚了,爸爸回来晚了……”

小女孩勉强睁开了眼皮,看了看秦川,只剩下小嘴微动,“妈妈说爸爸是个盖世英雄……一定会回来……会回来保护囡囡和妈妈……”

“啊……”秦川望着怀里几乎不成人样的小女孩,仰天悲吼。

哇噗!

下一刻,一口血从秦川嘴里吐了出来,悲痛过度。

“给我杀!”

旁边的金刚目睹这一幕,再也克制不住了,怒喊了一声。

几个卫兵同时拔剑,杀向刀疤男那些人。

“这不是我们的错!”刀疤男让金刚几人的戎马气势吓趴了,想要开口狡辩,却来不及。

噗!噗!!!

剑芒过处,三颗人头应声落下。

“留他一命,我有话问他!”

当金刚准备削向最后的刀疤男时,秦川的声音响了起来。

刀疤男浑身颤抖,已是瘫软在地。

“我妻子楚婉清在哪里?”秦川声音不大,却似含天威,不容抗拒。

“她……她三天前已经在赵氏集团,跳楼身……身亡了!”刀疤男不敢说谎,颤栗不已地回答。

什么!

婉清……死了!

秦川闻声,如遭雷击。

哇噗……又一口血从秦川嘴里吐了出来。

想他秦川执掌十万雄兵,为国镇守北境,保国疆太平。

可到最后,却连自己妻女都保护不了。

“婉清!!!啊!!!”

秦川忍不住一声悲痛至极的怒吼,意识渐渐模糊,承受不住如此悲痛晕了过去。

“军上!”

金刚见状,大喊冲上去扶住秦川和楚囡囡父女。

“报仇!报仇!!!”

几个卫兵也在这一刻双目赤红,齐声怒喊,杀气冲天而起。

金刚同样满脸悲愤,拨通卫星电话,大吼而出:“修罗,天策,昆仑,霓凰四大战将何在,军上家里出大事了,夫人跳楼身亡,小姐生死不明,军上更是悲痛过度,当场晕厥,现在,所有人前来九州,带上人马奔赴九州!要报仇!要血债血偿!!!”


随着金刚一通电话打出,整个北境变天了。

苍茫夜色之下,刀戈激荡,千军呼聚。

北境十万雄兵怒了!

牧天殿五大战营怒了!

“报仇!”

“报仇!”

“报仇!”

……

金刚战营,修罗战营,天策战营,昆仑战营,霓凰战营都聚集在各自区域内。

北境十万将士,全部枕戈待发!

“北境军团十万将士,原地候命,镇守北境!五大战营八千战兵听令,即刻奔赴九州!”

一道命令落下,北境风云涌动。

“军上受辱,便是北境受辱,修罗战营听令,随我前往九州!”

五大战将之一的修罗,聚集所有修罗战兵,连夜奔赴九州。

“我等生是军上的人,死是军上的鬼,誓死追随军上,所有霓凰战营部众听令,开拔九州!”

五大战将中的唯一女将霓凰,也在同一时间下达命令,带着霓凰战营向九州出发。

“天策战营听命,奔赴九州!”

“昆仑战营听命,奔赴九州!”

天策和昆仑同样都在一个时刻,带领手下人马,奔赴九州而来。

……

此时,九州国内北域兵区的指挥中心,接到九州北域边疆传来消息。

“报告长官!北境秦牧天的五大战营,刚才全体出动,朝着九州北域防区奔赴前来,我们要不要拦截他们?”

一名少校匆匆走来,向北域兵区指挥官萧远峰,开口禀报道。

“什么?秦牧天不是在一个月前接受我们九州国主的册封,封号‘牧天战神’,带领牧天殿五大战营,镇守北境战场吗,如今五大战营奔赴九州,要做什么?”

萧远峰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

“你确定真是秦牧天手下的五大战营?”

萧远峰不敢相信,再次问道。

如果真是秦牧天手下的人马,绝不是他一个北域指挥官可以做得了主。

毕竟,牧天殿是独立于九州所有兵区之外,只有九州国主才能与之对话。

“确定,是秦牧天手下的五大战营!”

那名少校无比肯定地回答道。

嘶!

萧远峰见少校这么肯定,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牧天殿本是海外最强势力,威震世界,然而就在一个月前,牧天殿之主秦牧天突然主动请求归附九州。

由于牧天殿全体人员都来自九州,这几年来又一直暗中帮助九州,国主念其功劳,册封‘牧天战神’,让其镇守北境,抵抗敌国圣殿势力。

几个小时前,他收到消息,秦牧天已将威胁北境的圣殿势力,全部斩灭殆尽。

一个恐怖至极的圣殿势力,竟然不到一个月就遭到团灭了。

简直难以想象,秦牧天手下的五大战营,拥有多么强横无敌的战力!

如今,五大战营八千战兵奔赴九州,这是想要做什么?

“长官,我们要不要拦截?”

那名少校再次请示道。

“千万不要拦截,我即刻向国主禀告,你们密切关注五大战营的去向,随时向我汇报,同时给我赶紧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五大战营全体奔赴九州而来!”

萧远峰几乎惊喝起来,下达了命令。

拦截秦牧天的五大战营,他哪有胆子敢这么做。

就算有胆子去拦截,只怕也拦截不住吧……

吩咐完那名少校后,萧远峰连忙准备要去拨打直通国主的电话专线。

然而,电话却先行响了起来,是九州兵部元帅李重虎的电话。

“萧远峰,北境那边出了什么情况,秦牧天的五大战营为什么会奔赴九州?”

不等萧远峰开口,电话那边的人,已经开骂了起来。

“虎帅,我也不清楚什么原因,正在让人调查!”

萧远峰闻言,浑身一颤,满是忐忑不安,问道,“我们北域兵区,要不要出动北域军团去拦……”

“你疯了吗?”

只是,萧远峰的话还没说完,李重虎冷喝一声打断了他,“秦牧天是我们九州的护国战神,你想要逼他为敌吗?”

“可秦牧天五大战营,就要穿过北域兵区的防线,如果他们怀有什么不轨,后果不堪想象!”

萧远峰作为北域兵区指挥官,为人还是尽责,依旧继续开口道。

“什么不堪想象?你真是个饭桶,距离北境这么近都不知道,他们前往目的地,是柳城……柳城,国主刚才已经吩咐下来,只有四字‘不许拦截’,现在我正赶往柳城,你给我看好北域,别整出什么幺蛾子!”

李重虎怒声训斥一句后,便挂断了电话。

“是!虎帅!”

萧远峰听后,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脸色早已苍白一片,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此刻不用说,萧远峰也猜到一定是柳城那边,有人惹炸了秦牧天。

否则秦牧天手下的五大战营,怎么可能会全体出动,奔赴九州而来。

“报告长官!五大战营穿过北域防线,进入九州境内了!”

手下那名少校再次汇报道。

“没有命令,不许拦截!”

萧远峰只觉得后背正在不断冒汗。

连国主都亲自吩咐下来不许拦截,显然,是默许了秦牧天的行为。

眼下,就是不知道柳城那边,究竟哪个不知死活,惹上这头庞然大物。

秦牧天为国征战,镇守北境,于国于民都有莫大恩情。

他执掌雄兵十万,一直忠心护国,手下五大战营功高盖世,堪为护国战神。

眼下,五大战营竟然一齐奔赴九州,只怕是……天要塌了啊!

萧远峰缓缓抬头,目光望向南方,透着一抹罕见的惶惶之色。

此刻。

不止九州北域一带风起云涌。

一些消息灵通的人和势力,得知五大战营八千战兵正在奔赴九州而来,都纷纷震惊猜测,柳城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大事。

这一夜,战机轰鸣,不绝苍穹。

很多人都无法入眠,有的人更是惴惴不安,无比紧张。

战神之怒,横尸千里!

也许说不准,连他们都有可能跟着一起受到影响。

不过,相比外边情况,处在旋涡眼的柳城,反而显得平静无比。

很多柳城人都没有意识到……

今夜,柳城的天要塌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