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伪女主

伪女主

一颗小豌豆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把姜藜带进了一本女配逆袭修仙文中,给了个黑化的女主人设。这个女主资质差要啥拿不出啥,全靠女娇光环活着;反观女配,要啥有啥,肤白貌美大长腿,家世背景优渥,本身也十分优秀有天赋,这本书的结局便是女配各种开挂逆袭,俘获了男主男配,而她这个黑化的女主最终自己作死了。

主角:姜藜,江啸天   更新:2022-07-15 21: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藜,江啸天 的女频言情小说《伪女主》,由网络作家“一颗小豌豆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把姜藜带进了一本女配逆袭修仙文中,给了个黑化的女主人设。这个女主资质差要啥拿不出啥,全靠女娇光环活着;反观女配,要啥有啥,肤白貌美大长腿,家世背景优渥,本身也十分优秀有天赋,这本书的结局便是女配各种开挂逆袭,俘获了男主男配,而她这个黑化的女主最终自己作死了。

《伪女主》精彩片段

无妄山脉,五灵宗广场。

上千个孩童规规矩矩的站在广场上,既兴奋又紧张的观望着前方的高台。

高台上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修士,此人正是五灵宗的宗主,陆臧忧。

他身形消瘦,穿着一袭白色宽袍,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次五灵宗收来的弟子。

这时一位长老李游站了出来,沉声宣布道:“单灵根弟子上台来,双灵根弟子往左边站,三灵根四灵根五灵根弟子依次往右边站!”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下方的孩童们立即行动起来。

他们是从不同地方收上来的,一开始都站在各自的队伍中。

“这个给你。”

身前的小男孩儿将一片金叶子塞到姜藜手中,虽然表情凶巴巴的,眼里却有着几分不舍。

姜藜看了看他,果断的将金叶子塞了回去,转身就往五灵根的队伍跑了过去。

男孩儿见好意被拒有些生气,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将金叶子放回衣兜,往高台跑去。

没多一会儿功夫,孩童们就按照自己的灵根站好了。

“双灵根弟子跟随金丹真人离开,三灵根四灵根弟子进入外门。”

“五灵根弟子入杂役峰。”

“从今日起,你们就是我五灵宗的弟子!”

“不论资质如何,本宗主都希望你们能够潜心修炼,奔赴长生大道!”

陆臧忧眼里满是期许,这些弟子都是五灵宗的传承人。

在如今这个灵气稀薄的时代,灵根越少天赋越好,将来的成就也就越高。

当然,天赋重要,心性也很重要,也有不少天赋差的修士遇上机遇一飞冲天。

底下的弟子们年纪尚小,对修炼一事尚且懵懂,却还是受到了鼓舞,眼里迸发出了亮光。

姜藜站在人群里,望着高台似乎在等待着谁。

忽然一道空间波动传来,高台上出现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台下顿时发出孩童的惊呼声,目光全都被台上出现的男人吸引了过去。

男人一袭白衣,神情冷漠,雕刻般的五官,出众的气质,无一不夺人眼球。

沈清萝被师兄拎在手上,好奇的在五灵根弟子中四处张望,倏然目光停在了姜藜身上。

找到了!!

这肯定就是女主了!

沈清萝有些兴奋,原本的她只是一个大二学生,家庭美满,生活幸福,一没寻短见二没出车祸,却在看完一本小说后穿书了,还好死不死的穿成了其中的恶毒女配,被身边拎着她的男主给一刀了结了。

原著中的沈清萝是临渊大陆东部四大家族之一沈家家主的女儿,身份尊贵,灵根更是如今少有的单一火灵根,可谓是被众人捧在了手心。

五岁时沈清萝被天元真君收入门下,成了男主的师妹。

在见到男主后沈清萝便惊为天人,从此后便深深地被他吸引,最后彻底爱上男主无法自拔。

而女主姜藜是一位穿越草根选手,劣质的五灵根资质,却有开了挂的气运,漂亮又善良的玛丽苏光环,让一堆人对她情根深种,其中就包括男主。

千金小姐沈清萝哪里受得了,狗血的黑化了,然后就各种作各种闹,最终害得沈家家破人亡,自己也被男主穿了个透心凉。

当初因为重名,沈清萝硬着头皮看完了这本书,气得直接掀了桌。

女主姜藜就是朵活脱脱的白莲花啊,真就是玛丽苏光环照耀大地!

一想到这儿,她就激动的敲了几百字的差评,愤慨的表达了自己对女主的不满,和对女配的怒其不争。

谁知第二日一早醒来她就成了书中的沈清萝。

她想要改变结局,于是早早的就把“沈清萝”将来会送给姜藜的金手指拿到了手中。

那是一枚古镯,一直放在家族的库房中,看上去极不起眼。

而它其实是一个芥子空间,也是它让姜藜从五灵根变成了混沌灵根,修为一路飞涨。

沈清萝看着手腕上戴着的手镯,脸上露出一丝欣慰。

想必只要她自己不作死,一定可以改写结局!

“师兄,师兄!”

沈清萝扬着小脸扯了扯季无尘的衣袖,指着人群中的姜藜:

“师兄,我看那位弟子虽然资质一般,心性却是不错,你不是打算收徒吗,要不就收了她吧?”

反正季无尘迟早都会收姜藜为徒,早一些收入门下也无妨。

如今自己推动一把,或许还能在女主心里留下个好印象。

听到这原封不动的对话,台下的姜藜眉心跳了跳。

看来她是真的穿进了那本女配逆袭的书里,成了那位白莲花“原女主”。

原本的沈家嫡女单一火灵根却迷恋男主季无尘,嫉妒穿越女主“姜藜”,作死了自己和家族。

穿越新魂到来,开启了逆袭的按钮,天赋优异,背景雄厚,心地善良,这些特质让她一步步攀上高峰,也得到了男主男配的心。

而原女主“姜藜”本就是白莲花一朵,没了金手指芥子空间的她修炼速度大减,更是嫉恨沈清萝,开始暗下毒手。

最终,“姜藜”走火入魔,变成了魔物,也变成了沈清萝踏上高处的踏脚石。

如今,她很不幸的穿到了原女主姜藜身上,也就是说她穿到了一本女配逆袭文中的原女主身上,成为了“伪女主”姜藜。

而此时,正是原著中两人第一次结下梁子的时候。

果不其然,听到沈清萝提议的季无尘向姜藜看了过来,强大的神识将她的天赋扫了一遍,随即淡漠的收回了目光,就连一句话也懒得多说。

这非常符合季无尘的人设,醉心修炼,寡言少语,冰冷无情……

“噗嗤!”

周围的孩子看到姜藜被嫌弃,纷纷笑了起来。

毕竟大家都明白五灵根是什么资质,怎么可能有大人物收她为徒?

姜藜沉默的站着,周遭的笑声都无法干扰到她。

原著中的“姜藜”就是因为感到丢脸,从此记恨上了沈清萝。

可她不是原主,也没那么多心思。

她紧紧攥着拳头,心中有一股斗志仿佛要冲破胸腔。

这一世她不仅有了健康的身体,还有了灵根,有了可以修炼的机会。

尽管资质不好,身世孤苦,又一开始就丢失了金手指芥子空间,她也依旧毫不气馁。

芥子空间本来就不是她的。

能够拥有这个机会,已经让她倍感珍惜!


“季师弟,你有收徒的打算?”

宗主陆臧忧眉峰上扬,对季无尘要收徒这一点感到有些吃惊,毕竟之前他们送了不少资质优秀的弟子去天元峰,都被季师弟拒之门外了。

季无尘的神识在台上几位单灵根弟子身上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心仪的弟子,于是冲陆臧忧摇了摇头。

他伸出手拎住小小一只的沈清萝,一阵灵气波动后便从原地消失了。

台下的孩子们见状心中更为兴奋,期盼着自己也能有来去无踪的一天。

陆臧忧适时的笑着说道:“方才那位季师祖是我五灵宗万年来最年轻的元婴修士。”

“尔等需向季师祖看齐,努力修炼,不堕我五灵宗威名!”

见弟子们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陆臧忧满意的捋了捋胡子,随即让李游安排下去,自己则带着几个单灵根弟子离开了。

宗门里的那几个家伙还在眼巴巴的等着呢。

看着宗主带着单灵根弟子离开,留在广场上的弟子们露出羡慕的神情,心知同时被收上来,以后大家的路却是完全不同了。

姜藜跟在五灵根弟子的队伍中,她性子有些沉闷,不似其他活泼的孩子早早地混成了一团。

耳边是奶呼呼期待着美好未来的声音,姜藜的嘴角也不禁跟着上扬,心中生出了期待。

一行人被带到了杂役峰,看着忙碌的师兄师姐们,大家都瞪大眸子看着,对任何事物都充满了好奇。

领队是杂役峰执事吴执事,筑基初期修为,因为资质不好,一把年纪了才进阶筑基,已经没了更好的进阶空间,因此一门心思都扑在了为家中儿子赚取修炼物资上。

吴执事性格随和,看着孩子们好奇的模样,一路耐心的给他们介绍杂役峰,并告知他们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这是你们入门的第一份礼物,等你们引气入体后便可以去领取储物袋了。”

吴执事将身份玉牌发给众位弟子,同时还有一本入门功法,几本宗门守则,两套弟子服饰与一把木剑。

姜藜随意翻开一本守则,竟然发现自己一个字也不认识。

“……”

她竟然成了文盲?

“我知道很多弟子都没学过识字,所以杂役峰有一座学堂,不识字的弟子可以前去学习。”

杂役峰有两个学堂,一个是识字启蒙的学堂,另一个则是修炼学堂,里面有一些炼气期弟子为初学弟子传道解惑,也算是杂役峰对弟子们的一种帮助。

随即他又分配了宿舍,细心叮嘱过后方才离开。

姜藜与另外三个小姑娘分在一个宿舍,随意选了一个床便将东西放了下去。

另三个小姑娘中两人都和姜藜一样来自小山村,只有一人来自修仙家族。

她穿着绫罗绸缎,拿着的包袱鼓囊囊的,一看就是财大气粗的模样。

这个小姑娘叫叶筱蝶,此时正气鼓鼓的坐在床上,一脸的委屈。

她是家族出身,比其他人都更懂五灵根代表着什么。

其他两个小姑娘看她这模样也不敢去招惹,自顾自的整理床铺。

这一夜,姜藜完全没有睡好,这几个小姑娘夜里都在偷偷的哭,也不知是思念家人,还是为自己的灵根感伤。

她早早地就起了床,收拾好后出了宿舍,往吴执事提到的学堂走去。

要想修炼入门,她必须先学会识字,否则连功法都不认识,又谈何修炼?

宗门内的师兄师姐也算热情,在听到姜藜乖巧的问好后,都给她指了方向,还告诉了她膳堂的位置。

姜藜一一谢过,没费多大功夫就到了学堂。

学堂里已经坐着好几个与她一同入门的五灵根弟子了,都在等着前辈前来授课。

她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翻开面前的书本,一字一句的看了起来。

虽然她也看不懂,却看得十分认真。

没多一会儿,授课的前辈到了,他看了看听课的孩子们,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便开始了授课。

前辈十分严肃,授课一板一眼,格外严谨。

才五岁的孩子很难一直坐得住,偶尔有孩子乱动或者开小差,都被他打了手心,并且严厉的训斥了。

孩子们很快就老实了下来,一点也不敢调皮了。

姜藜学得极其认真,一本书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笔记。

前世的她就是一个学霸,学习能力极强,奈何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长大后病重的她更是只能依靠轮椅行动。

所以,她比普通人更能静下心来,也更容易沉浸其中。

授课前辈发现了她的特殊,因此授课后时常将她单独留下来,给她讲更多东西。

这一点也让其他孩子们发现了,渐渐的开始排挤姜藜,不带着她一起玩。

姜藜也不在意,要是让她和几岁孩子玩儿才是真的为难她,她乐得清净。

这样的日子差不多持续了一个月,在单灵根弟子和双灵根弟子们已经引气入体后,姜藜终于从学堂毕业了。

她感谢了前辈,有些兴奋的回了房间,打开了那本入门心法,按照心法要求做起了修炼的准备。

叶筱蝶从外面回来,看出了姜藜的打算,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她已经尝试引气入体一个月了,到现在都还没成功,这个村里来的丫头竟然也要开始修炼了。

这些日子她没少因为灵根之事被家族里的人嘲笑,就靠在这几个丫头面前找些优越感,如果被别人提前引气入体,那她怎么办?

叶筱蝶的想法十分简单,就是想成为宿舍里最厉害的人,让其他三个人羡慕自己。

是夜,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姜藜盘腿坐在床上,按照要求默念心法,放空大脑努力感应灵气。

她不只是五灵根,灵根浓度也不相同,资质十分的差。

所以,尽管她十分努力,也依旧感受不到灵气。

在被窝里装睡的叶筱蝶此刻睁开了眼睛。

在心里纠结了一会儿,她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偷偷的来到姜藜身后,突然伸手推了她一下。

“喂,你不睡觉在干什么?”


正在努力感应灵气的姜藜被这一推吓了一大跳,心跳都在一瞬间停滞了。

她猛的睁开眼,看到的便是叶筱蝶有些心虚的脸。

“你……你大半夜不睡觉影响到我了……”

叶筱蝶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本想指责姜藜一顿,却在她那双沉静清澈的眸光注视下越发觉的心虚。

她眼神飘忽,最后瞪了姜藜一眼就回了自己的床铺。

到底还是五岁的孩子,无法很好的隐藏心思,一切想法都明晃晃的写在脸上。

姜藜在朦胧的月光中盯着叶筱蝶的床铺看了许久,垂下眼帘再次研读起了功法,重新闭上了眼。

她不能因为别人的打断就中断修炼,这样永远也无法引气入体。

只是引气入体后她要想办法离开这个宿舍,否则这么被打扰很容易让她受伤。

至于叶筱蝶,自有劫数在等着她。

接连几日,姜藜都没能感应到灵气,始终未能引气入体。

叶筱蝶因为心虚也没有再打扰她,只是晚上也开始拼命修炼,一副生怕姜藜超过她的架势。

不过,这还真的让她感应到了灵气,于昨晚引气入体了。

叶筱蝶立即得意起来,开始在宿舍里用鼻孔对着她们。

姜藜也不气馁,毕竟这才刚开始呢,她的路还远。

她收起功法,出了房间打算去膳堂,谁知在半路上,突然被人叫住了。

姜藜回过头,发现来人竟是沈清萝和苏九墨。

苏九墨就是那日塞金叶子给姜藜的小屁孩儿,单一金灵根,如今被收入化神老祖逍遥真君门下,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男配角。

原本的他是喜欢原女主“姜藜”的深情男二,谁知到了逆袭文中,他又喜欢上了沈清萝,这次的他更惨,连男二都算不上了,顶多就是个男五男六……

而身边的沈清萝面容姣好可爱,一身白色真传弟子服饰,手腕上分别戴着两个手镯,一个是储物手镯,另一个则是那个芥子空间,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姜藜。

此时的沈清萝已经练气三层修为,她不止灵根优秀,又有芥子空间帮助,所以速度比普通人都快。

天元真君担心弟子修炼速度太快会根基不稳,因此这些日子都不让她修炼,让她在宗门内好好玩儿。

当得知苏九墨要来看望姜藜时,她立即就跟了过来。

见到姜藜如今还未引气入体,沈清萝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芥子空间。

这个手镯本就该是原主的,她可不会再傻乎乎送出去,然后让人家灭了沈家。

姜藜顺着沈清萝的视线看向了那枚手镯,心里确实有几分好奇,毕竟这可是沈清萝一个非常厉害的金手指。

只是沈清萝却误会了她的目光,以为她是感应到了什么,连忙用手捂住了手镯。

毕竟女主光环十分强大,万一这芥子空间又被姜藜夺走了怎么办?

沈清萝以为自己握有剧本优势,却不知真正握有剧本的人是姜藜。

“你都还没有引气入体?”

一旁的苏九墨忍不住开口了,虽然知道姜藜是五灵根,可他现在还是不太清楚五灵根与单灵根的差距。

姜藜闻言向他看了过去,知道苏九墨是个傲娇的家伙,总是刀子嘴豆腐心,如今还是真心地关心她。

所以她笑着摇了摇头:“五灵根想要引气入体不容易。”

“哦。”

苏九墨干巴巴的应了一句,很想关心关心姜藜,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最后只能绷着脸将一个储物袋塞给姜藜,里面有几块下品灵石,还有一些吃食。

“这个储物袋我用不上,你拿着吧!”

“若是有人欺负你,你记得来找我!”

姜藜的性子安静,最容易受别人欺负,他们是好朋友,他就有责任保护她。

“等我引气入体宗门会发放储物袋的。”

姜藜最不喜欠人情,笑着将储物袋递还给苏九墨。

再次被拒绝的苏九墨生气了,瞪了姜藜一眼,旋即扔下储物袋转身就跑了。

留在原地的沈清萝和姜藜愣了愣,显然是有点不适应苏九墨这孩子气的举动,转念想到他如今才五岁,又都释然了。

“我叫沈清萝,是苏师弟的朋友。”

沈清萝主动扬起笑脸,向姜藜介绍了自己。

其实她并不喜欢这朵“白莲花”,而是清楚女主光环的强大,不想与之交恶,害了自己的家族。

只是她也无法和这种虚假的人成为朋友,最多就是同门弟子关系,能井水不犯河水最好。

“见过沈师祖,晚辈姜藜。”

姜藜执弟子礼,按照礼数向沈清萝行了一礼。

她对沈清萝并没有太多情绪,反而当初看书时十分欣赏沈清萝努力改变命运的勇气。

当时的她已经临近死亡,受到原著的鼓舞努力对抗病魔,尽管最后失败了,却依旧感触颇多。

当然,看了原著的她也十分清楚沈清萝并不喜欢“姜藜”。

“……”

沈清萝再次被叫做师祖,心头一梗,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老了……

她僵硬的冲姜藜笑了笑,随后也转身离开了。

当她追上苏九墨时,苏九墨已经在交代吴执事照顾姜藜,不要让别人随意欺负她。

吴执事见姜藜和真传弟子苏九墨有交情,连连点头应下,心中同时有些羡慕姜藜,能和真传弟子扯上关系,将来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

“苏师弟对姜藜真好。”

沈清萝别有深意的说道,在一旁看着热闹。

苏九墨这才多大,就已经被女主的光环笼罩住了,不愧是深情男二。

只是可惜,最后被她师兄截了胡。

沈清萝露出同情的神色,替这位傲娇师弟抹了两把辛酸泪。

“谁对她好了?”

苏九墨梗着脖子反驳,耳朵有些泛红:

“我不过是看她可怜而已!”

“哦~”

沈清萝也不拆穿他,笑着和他道了别,然后独自乘坐纸鹤回了天元峰。

天元峰上,季无尘正仰望天空,蓝天白云在他眼中幻化成无数的光线,复杂的交织在一起。

他负手而立,周遭的空气凌厉逼人,让人望而却步。

沈清萝的脚步一顿,看着谪仙般的季无尘晃了晃神。

难怪季无尘会成为“沈清萝”和姜藜争抢的男主,就他这般风姿,确实很难不让人动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