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亡灵歌谣

亡灵歌谣

星辰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何枫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人,目前在一家小公司任劳任怨的过活。在偌大的都市,像他这样的人有很多,每一个都在为生活奔波。一次大学同学聚会中,何枫发现很多同学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为了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为了赚钱,他决定辞去现在的工作,转而进军房产行业。何枫做起了房产中介,哪知道第一单生意竟然是卖阴宅……

主角:何枫,庄雨辰   更新:2022-07-16 14: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何枫,庄雨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亡灵歌谣》,由网络作家“星辰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何枫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人,目前在一家小公司任劳任怨的过活。在偌大的都市,像他这样的人有很多,每一个都在为生活奔波。一次大学同学聚会中,何枫发现很多同学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为了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为了赚钱,他决定辞去现在的工作,转而进军房产行业。何枫做起了房产中介,哪知道第一单生意竟然是卖阴宅……

《亡灵歌谣》精彩片段

这是民国三十年,在一座家喻户晓的大城市发生的故事。

在一个灰蒙蒙的所在,一个看不清面孔的女鬼不停地发出阴气沉沉的窃笑。

“咯咯——”

随着窃笑之声的临近,这女鬼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虽然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她的动作倒是十分清晰可见——只见她的手中拎着一颗滴血的人头,脖颈滴落的血液一声声叩击着木板,不停发出令人感到无限恐惧的音调——

“滴咚——”

“啊!”

何枫从睡梦中惊醒。他睁开眼,看到了头顶上的天花板有一处形状诡异的印记,这是路灯透过窗帘,在天花板上投出的暗红色的椭圆形光晕。他觉得这个光晕的形状,就好像是梦中女鬼手中提着的人头。没想到梦中的恐怖画面,竟然跟随他到了现实中。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噩梦呢?”

一股莫名的恐惧纵使何枫猛地坐起来。他的心忽然绷得紧紧的,回想刚刚的梦境,全身顿时冷汗直冒,衣服瞬间被冷汗浸透了。他生怕梦中的一切变成现实,于是使劲地摇头,想赶走梦中的一切。

他闭上双眼,那女鬼拎着人头的恐怖景象仍然显现在他那完全黑暗的视野中,使他心慌意乱,烦躁至极。

这种噩梦最让人心烦。

何枫再次睁眼,跳下床,冲到窗前,扯开窗帘,用力推开窗,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看着外面的城市夜景是如此安然,就长出一口气,在心中宽慰自己:

“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过了一会,何枫的心情也逐渐宽舒了许多。他伸手拿过来放在床边的闹钟想要看看时间。

当他看到上面显示着午夜两点的时候,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暗想:“还是抓紧时间睡觉吧,想的太多,只能是耽误休息,要是休息不好,天亮哪有精神去应付那么多的工作呢?”

何枫再次躺下,闭上眼睛,希望这次睡着之后不要再做恶梦,因为第二天还要去应付很多部门经理给他安排的繁复工作呢!

钱挣的不多,活儿安排的不少,这就是何枫工作的现状。

在任何一个城市里面,大概都有像何枫这样的人。毕业之后,因为没有资本自己开公司,于是开始了打工的经历。因为学历一般,资质平平,所以一直没有出头之日,只能在一个小公司里面做职员,每个月只能拿着微薄的收入。这就是他的状态,面对来自外界的一切不公,都只能被动接受。

何枫在上学的时候,曾经躺在学校的操场上,仰望着天上飘过的白云,开始想象着自己未来的人生。他有过各种各样的设想,他幻想着自己可以做一家公司的老板,他幻想着自己可以成为在这个城市具有影响力的人物,他幻想着自己可以吸引很多女孩子的目光,并且在众多追求当中,找到属于他理想的真爱——班级里面的学优庄雨辰一直都是他暗恋的对象,可是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走不到她心里的,所以就只是默默的将暗恋的情感藏在心里。有时候,他也曾经异想天开,幻想自己有一天忽然有钱了,飞黄腾达了,说不定庄雨辰还有来到他身边的可能。

可是毕业之后,他才发现,这些幻想都是不切合实际的,当一切都回归到现实当中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当初的想法真的很傻,能找到一个稳定的工作就不错了,至于其他的那些想法,想都不要想,因为根本就没有用。人嘛,还是现实一点好,偶尔用阿Q精神来麻醉一下自己可以,但是更多的时间,还需要自己去努力工作,赚钱填饱肚子。

何枫现在根本就不去想别的事情,只是想把现在的本职工作做好就可以了,而且在他看来,现在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胜任的,要是不付出百分百的努力,恐怕自己也随时会有被裁掉的危险,到时候,可就是连这点微薄的收入都没有了。因此,何枫总是感到恐惧,生怕在工作中会出错,所以兢兢业业,处处小心。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他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似乎一切都很平静,就好像是风和日丽的海面,一丝风都没有,海水在静静的躺着,一切都很祥和。

何枫有个好朋友,叫做倪恒,是他的大学同学,毕业之后,就一直从事房产销售方面的工作,有时候两个人在一切吃饭聊天的时候,倪恒总是有意无意的说起自己这个月卖了多少处房产,挣了多少钱,并且对这个城市的房价有着自己的理解和推断。

“你是说房价还是要涨?”

“肯定是要涨的!”倪恒用很坚定地语气将房价还会继续上涨的几个原因说了一遍,对于何枫这个行业外的人来说,只关心房价是涨还是跌,只要一听到涨价,他就会心里慌张。何枫暗想:“毕竟自己的收入不高,如果房价还是这样继续上涨,好像井喷的油田一样,那么想要靠着这份微薄的收入去买房的想法,越来越像是天方夜谭了。”

出于这点考虑,何枫每次见到倪恒的时候,就会先打听房价,询问最近房价又上涨了多少。每次询问之后,何枫都会感到心里一凉,觉得自己攒的那点钱根本就赶不上房价的涨幅,他有时候也开起玩笑来,冲着倪恒说:“三年前的时候,我的那些积蓄还够买个小户型的房子,现如今,仅够买半间房了,说不定再过一些日子,连一间厕所也买不起了。”

“那可不!”倪恒继续用坚定地语气说:“在好地段,你那点钱还真不够买个洗手间的。”

何枫叹了一口气,暗想:“算了,也许买房子对自己来说,本来就是奢求,不如就像现在这样租房子挺好,反正也是一个人,也没有女朋友,干嘛要为了买房子让自己累得吐血呢,再说了,在这个城市里面,不是有很多人都租房子住么,不是有很多三十多岁的人都没有结婚么,我才二十多岁,那么着急干什么,一切都等到过些年再说吧,也许今后的某一天,自己会发横财也说不定。”偶尔的幻想,总是能让他暂时忘却一切的烦恼,何枫顿时感到心里平衡了,原本凉凉的心里倒是逐渐暖和起来了,哪怕这种感觉只有一小会儿。

这是很平常的一天。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有同事叫何枫听电话。他接起来之后,知道是倪恒打来的,于是就笑着说:“给我打电话干嘛,是不是告诉我房价跌了,让我赶紧入手?”

“你呀,就是关心房价,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个事。”

“不是这个事?那是什么事?难道你要请我吃饭?”

“呵呵,不是我要请你吃饭,是邀请你参加今晚的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何枫顿时一皱眉,沉默了一会说:“我不想去——”

“为什么?”倪恒在电话另一边顿时着急起来,继续说:“都是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你难道不想见见么?”

何枫想了一会,笑着说:“我不想去参加同学聚会,是有我的道理的,你也知道,同学聚会无非就是攀比炫耀嘛,老同学见面,一看自己比当初班上优秀的同学混的好,自然压抑不住内心的猖狂,想要好好炫耀一番,同学聚会就是攀比炫耀会,男同学比车子比房子比票子,女同学则比丈夫还有比首饰,我觉得这种聚会真有点无聊。”

“你说得这些事,的确是存在,不过你也要看到积极的一面啊,同学聚会也是能够拓展一些人脉的,你也不想总是在那个小公司工作一辈子是不是,说不定通过这次同学聚会,你就能够找到更加适合自己的人生机会呢,所以,我还是建议你能参加。”

何枫听到这话,暗想:“对于做房产的倪恒来说,拓展人脉是重要的,可是对于自己来说,拓展同学这些人脉,似乎关系不大,也没有什么意义。”想到这里的时候,何枫继续说:“我还是不去了,你要是想去,就自己去吧,我就不陪你了。”

“你呀,就是找不到一个去的理由是不是,我给你一个。”

“你给我一个理由?”

“是啊,只要是我说出了这个理由,你一定是非来不可的。”倪恒说着,不禁在电话另一头发出了笑声。

“什么理由啊,还能让你笑出声来呀。”

“我跟你说吧,这次同学聚会,还有你的梦中情人到来哟!”

“梦中情人?是谁?”

“别跟我装傻,除了庄雨辰,还有谁,你可别告诉我你已经把她给忘了,当年的时候,谁看不出来,你对庄雨辰有意思,可是无非就是你不敢说出来罢了,这么多年过去,难道你不想看看她的近况么,说不定她现在还是单身,还等着你向她表白呢,这可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倪恒几乎天衣无缝的善解人意简直令何枫的心里生出万千的感动,他在心中暗想:“都说做恶梦会交好运,看来真是没错,这样的邀请不就预示着将会有好运么,当然,我不可能拒绝这样的邀请,毕竟会合自己的梦中情人再次重逢,任凭谁站在我的立场,也很难拒绝!”


“表白?”

“怎么,难道你已经把她忘了么,我可跟你说一声,你要是真的忘了倒还好,但是你要是跟我装傻,还扭扭捏捏的说不去,你可要失去一次非常重要的表白机会,同学聚会也是红线搭桥的重要平台,你难道不打算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去争取一下自己的人生幸福么?”

何枫听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怦然心动。倪恒说得没错,上学的时候,自己的确是对庄雨辰很有好感。那种感觉至今还深藏在他的心里,每当庄雨辰出现,他的眼睛就片刻都离不开她,看不到她的时候,脑子里面也会浮现出她的倩影。他每次想起庄雨辰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发呆,偶尔还会情不自禁的傻笑出声来,别人问他傻笑什么,他总是笑而不答。

后来,当好朋友倪恒问起来的时候,何枫才说出自己的心事。倪恒鼓励何枫主动去找庄雨辰表白,可是何枫怎么也不敢走到庄雨辰的面前勇敢地说出自己想要追求她的想法。因为在何枫的心里,庄雨辰是那么圣洁,那么美好,就好像是仙女一样的完美,而自己的家庭条件有限,这使得他的自信心严重不足,根本就没有走到她的面前去诉说情怀的想法。因此何枫只能将这份暗恋埋藏起来,埋在心里很深很深!

当倪恒说起今晚的聚会可能会见到庄雨辰的时候,何枫就觉得自己的情感瞬间燃烧起来了,他对于这次聚会开始充满期待了,他觉得和庄雨辰见面之后会有很多美好的故事发生,好像幸福的大门已经逐渐向自己敞开了,要是自己主动迈出这一步,会错失很多美好,错失许多的幸福!

“这回可以去了吧,见见你的梦中情人,追求幸福的人都不会拒绝的,尤其是你。”

“好吧——不过我可跟你说好了,我去可是为了陪你,可不是为了见什么梦中情人。”

“好好好,你就算是陪我,行了吧,你这个人,总是嘴里说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样,我算是服你了,那就今晚见了,稍后我把聚会的时间和酒店发给你。”

何枫经不住倪恒的劝说,答应了他的邀请。挂断电话之后,何枫将身子靠在椅背上,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回想起当年上学时候的情景,那是多么令人难忘的纯真时光啊!

那时候的庄雨辰是远近闻名的班花。只要她出现在男生的视线里面,都会引起一阵骚动,大家都像是在欣赏仙境的女神一样——只见她飘落在肩的秀发,及膝的白裙,纤细的长腿,俨然是个美人胚子,大家都在不约而同地想到:要是自己这辈子能娶到庄雨辰,那真会幸福一辈子。

正想着,倪恒的电话又打来了,这次交流的内容是今晚聚会的时间和酒店的名称,除此之外,还附加了一句话:“今晚聚会还是平摊,每人两百元,多退少补。”

“两百!”

何枫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还是有点为难。毕竟自己一个月挣得不多,这一次聚会就要花去两百元,对于自己来说,真是有点难以承受了,他想要推辞说不去,可是话到嘴边,当他拿起电话,他还是犹豫了好久。

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怎么能说变就变呢?何枫放下电话之后,拿定主意还是要去参加这次聚会的,只是心情不再有刚刚的那份激动,那些充满温馨和幸福的学生时代的回忆也瞬间荡然无存,有的只有因为一次聚会就让自己花去两百元的失落和感伤。

到了聚会的时间,何枫十分准时地来到了约定的酒店。这是本城最大的酒店,装修和内设都是富丽堂皇,何枫走进去的时候,感觉就像是进入了宫殿一般。

“先生你好,请问您是参加同学聚会的贵宾么,如果是,请您直接上二楼的吉祥如意贵宾厅。”

在酒店服务员的引导下,何枫来到了二楼吉祥如意贵宾厅的门前。他听到里面有说话和笑声,从声音判断,似乎是过去的同学在说话谈笑,看来气氛还是很融洽的。毕竟大家都是老同学,见面就可以直接开玩笑,少去了生人见面的寒暄虚文。

何枫走进去的时候,第一个迎过来的是倪恒。他笑着走过来,冲着何枫说:“比我预想来的早,快点来,我给你介绍介绍。”

“给我介绍介绍?”何枫笑道:“都是老同学了,还用得着介绍么,就算是几年没见,但是模样还不会有太大变化吧,难道我会认不出来么?”

“我不是给你介绍他们是谁,而是要给你介绍他们都是做什么的。”在倪恒的引领下,何枫走到了同学们的面前。

“何枫,你还记得他吧,这是咱们的体育委员,你看看身板还是那么好,不过我可告诉你,人家现在已经是大老板,家里的金条比你存款都多。”

“是何枫吧,哎呀,没想到你的身材还是保持的那么好,不像我,你看看,已经发福喽!”体育委员腆着个大肚子走到何枫面前,笑着说:“当年我跑赛的速度可是风驰电掣,要说是学校跑得最快,那是胡吹,但是要说前三,肯定是无可争议,可是现在,如果还参加跑赛,能走到终点就不错了,哈哈——”他摸着自己的凸起的肚子自嘲地笑了笑。

“何枫,我再给你介绍一下,他是咱们当年的宣传委员,现如今在宣传部门工作,你不是喜欢写作么,以后有作品想要在报刊上发表,那就是他一句话的事。”

宣传委员笑着对何枫说:“你还在坚持写作么,没想到你还能够坚持下来,现在像你这样对于文学这么执着的人已经不多了,现在的人都是向钱看,谁还会去执着写作过着清贫的日子呢?”说着,宣传委员的眼光落在了体育委员的身上,似乎是在暗指什么。

体育委员当然能够听出来端倪,于是笑着说:“喂喂喂,你别一说什么有钱之类的话,就看我好不好,好像我和钱是划等号似的。”

“你当然有钱了,这么多同学,就你开车过来,一辆车都在一万块银元以上,估计我这辈子都挣不到这个数了。”

“哪里哪里,我就算是再有钱,也比不上你仕途的步步高升啊,你还不到三十岁,已经把关部门的负责人了,按照这个速度,以后到了四十岁的时候,差不多就能当署长了,到了五十岁的时候,都能当上更大的官了,等你当大官的时候,可别忘了我们这班老同学啊。”

“哪能忘呢?”

此时,何枫看到一个颇有风姿的女士走了过来,只见她走到体育委员的身边,抬手搭在他的肩头,动作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异性禁忌,甚至显得有些放肆。她的脸上浮出一丝温润的笑,就像是温暖的阳光,冲着体育委员说道:“都是老同学,谁也不会忘记几世都修不来的同学情的,你们说对不对,待会聚会结束,你开车送我回家吧,我最近总是脚疼,走不得路。”

“好好好,待会我就开车带着你去兜风,绕着城里爽一圈!”

“说定了,这么说,这车今晚就是我的了!”这位女士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娇嗔,像是在撒娇,但又有几分霸道的味道。

众人看到这个女孩笑得迷人,于是说道:“女神就是女神,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我们对你的印象,笑起来还是那么动人!”

“那时候是甜妹子,现在都是甜阿姨了!”这位女士随即叹息一声,说道:“说起来,你们的运气都不错,母亲父亲都是有本事的人,自然能够给你创造一个好环境,可我呢,你们都知道,我爸爸当年是本城大户霍家的司机,我出生没多久,我爸爸就离奇失踪了,要是有爸爸在的话,我一定不会输给你们的,可是现在,只能在一家小公司做接待,天天加班,脸上的皱纹都增多了。”说着,这个女孩故意把脸往前一伸,好像要引起大家的注意和同情。

何枫看到这位女士的容貌如此熟悉,立即认了出来,这不正是当年自己暗恋的对象庄雨辰么。

何枫忽然被一种奇异的感觉所淹没。他仿佛回到了花季雨季的多梦时节,一些如清晨露珠般晶莹脆弱的感受从记忆的深处浮起,这里有暖阳般的温暖和舒适,也有莫名的伤感和刺痛,但一切都是美好的,让他永远在心底保留着难以复制的感动!

可是,何枫看到如今的庄雨辰不禁有些惊呆。他不敢相信当年圣洁如同女神一般的庄雨辰竟然变成这个样子,她竟然仗着自己的风韵在迷惑老同学。何枫在心中不禁有些感慨:“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变成了这个样子。”

倪恒看了何枫一眼,然后冲着庄雨辰说:“雨辰,今天何枫见你,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呢——”

倪恒顺势瞅了何枫一眼,冲着他说道:“你还傻站着干什么。“

倪恒的提议令何枫陷入到紧张和不安之中,站在庄雨辰面前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庄雨辰瞧了何枫一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从何枫的表情上很快就读懂了他此行内心深处的真正目的;庄雨辰脸上随即露出一种不屑一顾的神情,然后用一种淡淡地语气说道:“你有话跟我说?什么话?在你想要跟我说什么话之前,能不能先回答我几句话?你现在开车吗?你住的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

面对这些问题,何枫顿时有些尴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他憋了足有一分钟,才吐来一句话:“你现在就这么现实么?”


庄雨辰的眉毛微微挑了一下,似乎是听到他的话心里受到了某种触动,紧接着别扭地耸了耸肩膀,脸色有点发窘。但是很快,她就恢复了常态,随之笑了起来,笑声里有那么一点放肆的味道。

“如果是上学的时候,我可能对于一切都充满幻想,那时候毕竟自己是个纯情少女,可是现在——呵呵,还是现实一点好,因为吃饱肚子比什么都实际。”

何枫看着庄雨辰,觉得这个曾经的梦中情人简直让自己有点厌恶了。是啊,当初那么美好的形象,现如今变成了开口豪宅,闭口豪车的势利眼,这确实让人觉得有点不能接受,尤其是对于何枫来说,更是将她在自己心中的美好形象瞬间全部损毁了。

倪恒看到何枫半晌没有回应,而且他的腮帮子似乎绷得很紧,赶紧圆场。他笑着说:“哎呀,都是老同学了,还说这些话干什么呀,咱们同学聚会是为了什么呀,还不是为了找回当年上学时候的感觉么,世间有两种情,第一种是战友情,另一种就是同窗情,我们今天难得见面,所以大家还是要开开心心的,要不然,岂不是辜负了这难得的同窗欢聚的时光吗?”

何枫下意识地看了看倪恒,然后长长吸了一口气,冲着庄雨辰说:“我真的希望你还是上学时候的庄雨辰,可是你真的很多,变得非常多,让我都有点不能接受了。”

“人总是要变的嘛,不光是是变老,心态也会变得成熟,对了,你现在在哪里做生意?一年大概有多少收入?”

倪恒看到何枫的脸上已经满是囧态,于是向宴席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笑着说:“那边同学们都坐好了,咱们也过去吧,你们要是有话,还是待会单独说吧。”

何枫非常感谢倪恒能够为自己解围,如果不是他能够及时解围,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庄雨辰。何枫坐在桌上的时候,看到同学们都开始相互攀谈起来,可是话题还是说自己这些年如何如何赚钱,并且还说如果有困难可以随时去找他们之类的话,只是说归说,没有一个人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和地址。

何枫也接到了几张名片。他看了一下,基本上都是某某公司的总经理,或者是董事长,那些仅仅是担任高管的同学都自卑得抬不起头来,而自己,连个高管都不是,毕业这些年,还只是一个小职员而已,而且每个月只是赚取微薄的收入,这让何枫更是感到无地自容。

“何枫,记得当年你数学的成绩最好,那时候老师曾经提出一个问题,问班级里的同学,当时班级里鸦雀无声,只有你回答上来了,当时老师看你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光芒,哎呀,那个场景至今不能忘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样,在哪里发财呢?”

“哪里发财?”何枫面对身边同学的询问,一时之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了,他真的希望能够有人帮他解围,可是又不能时时指望倪恒来照顾自己,于是只能尴尬地笑了笑,说:“我这些年,混得不好。”

“混得不好?怎么可能?”身边同学显出一种十分惊讶的表情,似乎对于何枫的回答不是很满意,继续说:“你真能说笑话,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混得不好,是不是故意谦虚呀,哦,我明白了,是不是成功人士都是谦虚低调的?这样吧,你说说你是怎么来这里的?开车?”

“哪有!”何枫苦笑了一下,冲着身边同学说:“我是坐黄包车过来的。”其实何枫是走路来的,但是他觉得在这样的场合说自己是走路过来的,多少显得有点寒酸,于是就撒了谎。

“坐黄包车?成功人士不都是坐踩油门的车吗?”身边同学的眼光看向了体育委员,然后说:“就像是他一样,他的那辆车真是太帅气啦。”

“是么?”何枫看到身边同学的眼睛里面充满了羡慕的光芒,于是低下头,开始夹着面前盘子里面的菜,然后放在嘴里的时候,觉得味道有点苦,一点没有香味。

“你看看倪恒,他这些年也不错,做房产生意,也挣了不少钱呢。”

何枫顺着身边同学的目光望去,只见倪恒在不停地和同学们交流,并且阐述着自己对于未来房价的估计,并且一个劲的发名片,希望大家能够在今后买房子的时候能够优先想到自己。

何枫叹息一声,暗想:“没想到,我现在竟然还不如倪恒,还不如一个做房产的,至少倪恒可以和大家平等交流,而我只能选择沉默,除了沉默,我根本没有任何的话语权,谁让自己这些年混得不好呢!”

何枫越来越觉得参加这个聚会有点像是在受罪了,于是吃了几口之后,就很礼貌地冲着身边的同学示意了一下,说自己要出去,急速离开了宴席。

何枫走出了宴会厅,来到了院落中。他长长吸了一口气,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幕又一幕,不禁心生感慨——这哪里是什么同学聚会,简直就是一场炫富的展览,本来是想要在这里回味一下当初的同窗情,可是现在真的是不喜欢这样的氛围,不喜欢,真的不喜欢!

“何枫,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么,你想说什么?”

何枫回头一看,原来是庄雨辰走了过来。本来,何枫准备了很多话想要对庄雨辰说的,可是现在他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因为感觉变了,心情也变了,一切都变了,原本准备的话语都瞬间烟消云散了。

“没什么话想说的,就是想看看你最近怎么样,要是过得好,我就高兴了。”何枫没话找话地说。

“看你嘴笨的,我都给你机会了,你还不说,你不是当年很喜欢我么?”

“当年?”何枫暗想:“别说是当年,就是现在也一样非常喜欢,可是喜欢的是当年如同女神一样的庄雨辰,不是现如今这个满嘴豪车豪宅的势利眼。”想到这里,何枫笑了笑,说:“此一时彼一时吧,这话说得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错。”

“对了,你现在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同学们都介绍了自己,就你一个人闷着,你连自己做什么行业都不敢告诉大家么?”

“有什么不敢说的,我是——”何枫眼珠一转,紧接着说道:“我和倪恒一样,都是做房产生意的,只是倪恒一直在介绍,所以我也没有机会介绍自己而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