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四爷娇宠错嫁妻

四爷娇宠错嫁妻

水月清清5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属于时鸢的美好人生在一夕之间发生了反转!她做了二十多年的时家大小姐,享受了二十多年父母的爱,可是突然有一天,她被告知并非时家的亲生女儿。随后那个所谓的真千金被接回家,她成为了霸占对方位置的无耻之徒。如今她把未婚夫当做是最后的救命稻草,没想到渣男竟然与那位真千金在一起。直到被伤害得遍体鳞伤,时鸢才终于明白,原来在利益面前,爱情一文不值……

主角:时鸢,陆霆之   更新:2022-07-16 15: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鸢,陆霆之 的武侠仙侠小说《四爷娇宠错嫁妻》,由网络作家“水月清清5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属于时鸢的美好人生在一夕之间发生了反转!她做了二十多年的时家大小姐,享受了二十多年父母的爱,可是突然有一天,她被告知并非时家的亲生女儿。随后那个所谓的真千金被接回家,她成为了霸占对方位置的无耻之徒。如今她把未婚夫当做是最后的救命稻草,没想到渣男竟然与那位真千金在一起。直到被伤害得遍体鳞伤,时鸢才终于明白,原来在利益面前,爱情一文不值……

《四爷娇宠错嫁妻》精彩片段

“这就是你说的在加班?”

时鸢指着男人身后挡着的卧室门,目光沉沉。

在他们的脚下,正躺着一件黑色蕾.丝bra。

衣服脱得到处都是,可见刚刚的战况有多激烈。

“阿鸢,我需要为你与江家搞好关系,我希望你能过得好,以江家千金的身份风风光光地嫁给我,你假千金的身份真的很尴尬,我不想你被送回农村。”陆少宸一脸心累的表情,眼中满是不耐,“你不要闹了,乖一点。”

时鸢是一个面容绝美的女孩儿,她眉眼精致如画,一双猫一样的杏眼微微上挑,带着几分天然的魅惑,鼻小巧而高挺,粉唇紧抿,眼底是浓浓的嫌恶。

她着实没想到,面前这个昨天还口口声声说爱她,不会在乎她身世的男人,今天就在他们的婚床上,与江家的真千金江晴儿翻云覆雨。

“陆少宸,你可真脏。别把别人都当傻子!”

时鸢忽然就被气笑了,敢情,陆少宸才是最伟大的那个?为了她不惜出卖色相讨好江晴儿?就为了她这个假货不被赶回村里去?

“陆少宸。”时鸢捏紧手心,“从现在起,我们正式分手。”

“阿鸢,别耍小孩子脾气。”陆少宸连忙起身,握住了时鸢的手腕。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时鸢大力甩开他的脏手,立刻夺门而出,眼泪还是不自觉地涌了出来。

一夕之间从云端堕入深渊,被外人谩骂她是霸占了原本属于江晴儿真千金位置的无耻之徒,她没有哭。

被养了她20年的爸妈忽视,从江家独宠的大小姐变成乡野村妇的野种,甚至被江家的佣人排挤怠慢,她也没有哭。

可现在,她的心口很痛。

陆少宸的背叛,便是那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时的时鸢泪如雨下,迫切需要有人可以倾诉。

手机忽然响起,时鸢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闺蜜苏清也打来的,她立刻接起,不等对方开口,便率先道:“清也,来陪我喝两杯。”

“……时鸢,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苏清也在电话那头顿了顿,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啊,我被绿了。”时鸢自嘲一笑,“出来陪我喝两杯吧。”

和闺蜜约定好了地点,时鸢便风驰电掣地找了过去。

*

反观婚房内,眼看着时鸢头也不回地离开,陆少宸并没有追出去。

他起身,神色冷淡地回到了卧室,看到床上昏睡着的江晴儿,眼底立刻流露出几分怜惜与温柔。

江晴儿揉着惺忪睁开的眼,声音委屈,“少宸哥哥,时鸢她不是生你的气了吗?你怎么没有去哄她呀?”

陆少宸看着怀里善解人意的小女人,回想起刚刚时鸢的清高和无理取闹,不觉闪过一丝不悦来。

“晴儿,”陆少宸低头吻了吻怀中江晴儿的唇,霸道出声:“我能容忍她在我跟前发脾气,还不是为了你。”

“少宸哥哥,你真好!”江晴儿感动地勾住陆少宸的脖子,“可时鸢她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接下来该怎么让她心甘情愿为我献出血液呢?”

“别急,她逃不了。”陆少宸眸底划过一抹狠厉。


散心回家,已近深夜。

时鸢发现本该一片黑暗的江家却灯火通明。

这是在等她呢?

果然,时鸢才进门,刚换了拖鞋,江母便一脸关切地上前,担忧地问她道:“小鸢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喝酒了?”

“嗯。”时鸢清冷地应了一声。

自从江晴儿被认回家后,她知晓自己不过是个鸠占鹊巢的养女,几次主动提出要离开江家,在外赚钱回报养父母恩情,可江父江母都不同意。

还说会对她和江晴儿始终如一,跟亲生女儿一样。

可事实是,虽然他们明面上都作出一副与从前无差别对待她的态度,但是,他们眼里的疏冷以及纵容佣人们怠慢她的态度,时鸢不是不知道。

陆少宸与江晴儿暗中苟合,若不是江家默许,他们俩又怎会如此有恃无恐?

事已至此,看来她必须得尽快离开江家了。

时鸢张嘴,刚要开口说什么,江母便不由分说给她塞了一杯水,“这是妈妈熬的醒酒汤,你爸今晚有应酬,刚喝了一杯,你也喝一杯吧!”

时鸢瞥了一眼沙发,只见江晴儿正乖巧地坐在那里,朝她一脸真诚地笑着,“时鸢,妈妈的醒酒汤熬了好久,你不要浪费妈妈的心意。”

时鸢没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她太过敏感,总觉哪里不对。

她心里盘算着,一会儿上楼便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就离开江家。

于是,她象征性地喝了两口那醒酒汤,便递还给了江母。

“没事我上去了。”

这时,江晴儿忽然红着眼睛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时鸢,今天的事情,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时鸢抿唇不语,一脸冷漠。

“小鸢,晴儿跟你道歉,你们和好吧。”

江母见自己的亲闺女对养女如此低三下四,有些心痛,连忙帮着当和事佬。

时鸢似笑非笑地看向江母,反问道:“妈,你知道江晴儿和陆少宸今天做了什么吗?我不可能原谅他们。”

“不就是少宸带着晴儿去参观了一下你们的新房吗?小鸢,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江母的脸上有不耐一闪而过,“这也要计较,那你就太小心眼了。”

“呵……”时鸢冷笑,继而道,“是,他们两个参观到卧室的床上去了。”

江母脸色顿变,“小鸢,我和你爸爸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可没教过你扭曲事实和血口喷人,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有没有说谎他们两个心里最清楚,我可是什么都看到了。”时鸢轻嗤一声,看向躲在江母身后唯唯诺诺的江晴儿,“敢做不敢承认?你现在身上还穿着那条黑色蕾.丝bra呢吧?”

只听“啪——”的一声,时鸢脸颊顿时传来剧痛。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江母,心里仅剩的一点温情随着这个耳光同时消失殆尽。

“江时鸢你这个孽女,我和你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江父怒气冲冲从楼上下来,抬手欲要再给江时鸢一巴掌,却在江时鸢冷冷的目光下,滞住了。

江时鸢抬起美眸,冷眼看向面前的三人。

他们才是一家人,他们才是亲人!

“爸爸,你大概忘了,我早就不姓江了。”时鸢嘴角扬起一抹讥嘲,“是您亲自收回了那个姓氏。”

说罢,她向江父江母深深鞠躬:“感谢江叔叔和江阿姨的养育之恩,你们为我付出的所有财力,他日我必将报答。明天一早我就搬走。”

言罢,时鸢转身欲走,却发觉身体忽然虚软燥热,顿觉不对。

“哼,想走,你以为我们江家是什么地方?”

时鸢蹙眉反问:“我为什么不能走?

这也是她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自己明明和江晴儿错换了人生,只有走了,才能不膈应江晴儿。

可养父母一定要把她留在家里。

究竟是为了什么?

时鸢想不明白,更糟糕的是,现在她的太阳穴突突的跳,身体虚软无力,哪哪都不对劲。

再次对上江家父母那诡异的表情,时鸢心中大惊,顿时冷汗涔涔。

是刚刚那杯醒酒汤?

他们这是要把她怎样?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江家父母见时鸢扶着头毫无挣扎之力的模样,顺势将她关进了靠近客厅的杂物间。

“砰”的一声。

时鸢狼狈地倒在满是尘土的地上,发现自己的意识越发模糊,她咬破舌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只听门外传来了江父江母以及江晴儿陆续传来的谈话声。

他们像是丝毫不避及她的存在一样,又或者,这些话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江晴儿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爸爸您别担心,您为时鸢寻得一门好亲事,她将来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的。”

“……这丫头根本不顾念我和你母亲对她的恩情,这次事了,就当她还债吧。”江父冷哼一声。

“老齐家的儿子虽然岁数是大了一点儿,但家境优渥,小鸢嫁过去过得一定不会差,总比她回农村强百倍。”江母也附和道。

老齐家的儿子?

时鸢努力的思考,那不是个弱智吗?

紧接着,江父打电话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老齐,明天一早过来接人吧,记得让你的人把合同带上,嗯,按照之前我们谈好的条款……”

直到这一刻,时鸢感觉一切都说得通了。

原来,她不过只是江家父母用来换取利益的棋子。

江家拿她跟齐家谈了条件,让她嫁给一个傻子来谋取江家的利益。

不甘心的情绪在心底团簇,时鸢把舌尖咬得死紧,腥甜的血液不断流出,滑过喉头。

疼痛自舌尖蔓延开来,直至席卷她的全身。

她努力地爬起来,拖着虚软的身体,爬到窗边,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

午夜安静的公路上,一辆低调的黑色豪车缓慢行驶着。

车里,陆霆之坐在阴影里,捏着眉心闭目养神。

坐在副驾驶里的特助余恩忽然开口:“四爷,前面有个女人在拦车。”

司机也怯生生的附和:“这深更半夜的,不会是什么脏东西吧?”

隐在阴影里的男人睁眼,眼底凌厉毕露。

他的目光如鹰隼一般锐利,看向前面拦车的女人。

女人身穿一身白色连衣裙,披头散发的,面色苍白,嘴唇却鲜红,看起来宛如鬼魅。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陆霆之仍旧看清了她的脸,唇角微微勾起了一个不易让人觉察的弧度。

有意思。

“四爷,那好像是江家的那位假千金,最近江家当年抱错孩子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但据说江家对两个孩子都是一视同仁,可现在这假千金怎么弄得如此狼狈……”

余恩还想说什么,陆霆之突然开口,打断了他后面的话:“把她捡回来。”

“……啊?”

半个时辰后,星辰别墅。

客厅里,陆霆之站在沙发边上,目光沉沉地盯着还在昏睡中的女孩儿。

女孩儿眉头紧锁着,明明面色苍白可半边脸却红肿着,惨兮兮的模样叫人看着就觉得我见犹怜。

“四爷,您还是再考虑一下,毕竟结婚可是人生大事……”余恩一边用手帕擦拭着额角的汗,一边劝解道。

陆霆之目光凌厉地扫过余恩,“要你多嘴?”

余恩更加汗颜,“可老夫人那……”

“奶奶会很高兴。”陆霆之不耐地摆摆手,“去办。”

单凭女孩这张与那人相似的脸,奶奶便一定会喜欢,陆霆之深信不疑。

现如今,只剩下一件事,陆霆之深邃的眸子落到时鸢姣好的面容上,眯了眯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