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唯爱别有居心

唯爱别有居心

咔咔哇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唐余是深海众所周知的纨绔渣女,不仅如此,她更是权势滔天。为此,虽众人厌恶她,看她不顺眼,可是却无人敢主动招惹她。然而,那一天,突然有一个稚嫩少年闯入了大众的视线里,他不顾众人不解的眸光,狂追唐余,甚至到了死缠烂打的地步……

主角:唐余,傅鸣,林潜   更新:2022-07-15 21: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余,傅鸣,林潜 的女频言情小说《唯爱别有居心》,由网络作家“咔咔哇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余是深海众所周知的纨绔渣女,不仅如此,她更是权势滔天。为此,虽众人厌恶她,看她不顺眼,可是却无人敢主动招惹她。然而,那一天,突然有一个稚嫩少年闯入了大众的视线里,他不顾众人不解的眸光,狂追唐余,甚至到了死缠烂打的地步……

《唯爱别有居心》精彩片段

唐余进办公室时,一眼就看见了新来的两个实习生。

一个娃娃脸,精致的像姑娘的男孩,一个冷模样的……唐余眼睛在他眉眼上一扫而过,几不可闻的轻颦眉。

随后扫了一眼二人的胸牌,靠在办公桌上俯身对着那娃娃脸笑。

“姚亭钰?叫你小姚可以吗?”

姚亭钰白净的小脸通红,挠着头点头:“当然可以,余姐好。”

唐余轻笑一声,娇艳似花:“嘴真甜,出去找人带你们熟悉下环境。”

待人走后,嘴角的笑收起来,面无表情的按座机:“滚进来!”

进来的不是助理,是隔壁栏目的制片人,宋宴。

“呦,这是怎么了,让咱们深海电视台的霸王花发这么大的火。”

宋宴和唐余不对付,根本原因在于唐余在权势最鼎盛的时候拿走了宋宴手里的老牌访谈节目。

唐余没理她“霸王花”之话的挖苦:“这两个实习生是你塞进来的?”

宋宴眼珠子转转,笑眯眯的说:“不喜欢?”

唐余也跟着笑:“你觉得我该不该喜欢,尤其是那个姓傅的男孩。”

“还不是林大主持人明天就要订婚了,老姐妹可不会像台里其他人一样,只看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毕竟这孩子的眉眼和林主持少说像了五分,也能稍稍慰藉你爱而不得的意难平。”宋宴说完,暧昧的冲她挤挤眼,眼底全是幸灾乐祸。

唐余默默的盯了她半响,突兀的笑了笑:“挺好。”

傍晚时,台里发通知,长明电视台金童玉女要在深海最大的酒店招待台里同事,今夜邀请诸位参加。

唐余看着其中的邀请二字,不冷不热的勾了勾唇。

说是邀请,其实是必须去。

毕竟其中的女主角,不但是台里风头最盛的【潮流一线】栏目空降主持人,还是新任台长的女儿。

男主角林潜更不用说,新闻一线频道的男神,位列全国卫视最想嫁的主持人之首。

夜幕降临,唐余在酒店女厕旁的杂物间被堵住。

男人将她挤在墙角处,上挑着眉眼,含情脉脉的盯着她:“你这是在装不认识我?”

唐余嗅了嗅他身上不算难闻的香水味,伸手堵住他靠近的唇,语气悠悠:“长明台,你是故意进来的?”

“冤枉啊,我可从来不看访谈节目。”

傅鸣说完,侧身靠近她,轻嗅她鬓边的绒发。

黝黑的瞳孔深处满是无辜和控诉。

“你今天满眼看的都是那个男孩,他可没我嫩。”

是嫩。

唐余看了实习生资料,自己二十九,姚亭钰二十六,而傅鸣……二十二。

她眼底闪过不耐:“挺会装啊,半个月前,你说你三十二。”

不这么说行吗?谁让你喜欢老男人……

傅鸣轻笑一声:“有差别吗?不照样勾的你五迷三道。”

这话从男人嘴里说出来,多了些说不出的黏腻。

尤其是傅鸣滚烫的唇在她耳鬓边呵气,带起一阵熟悉的颤栗。

唐余面无表情的推开他,直白的告诉他一个事实。

“现在看……是你被我勾的五迷三道吧。”

她踩着大红色的高跟鞋靠近,在他耳边慢吞吞的吐出一句话:“但我不想跟你玩,换个人吧,小弟弟。”

“可我已经进来了。”

长明电视台的门槛不低,能进来的除却走后门的,就是有些真才实学的。

唐余耸耸肩:“进来挺好,加油,好好干。”

说完要走,手腕被扯住:“晚上,约不约?”


唐余不喜欢年纪比自己小的,尤其这会故作成熟的话,有些油腻。

“不约。”

傅鸣没说什么,松开手看着她走。

唐余朝前走了两步,停下回头看他。

除却穿的有些寒酸外,年轻人的皮相不错,暂且带出去挡挡别人的眼睛,未尝不可。

傅鸣似是看出她的意思。

抬脚朝前走出一步,再问一遍:“约不约?”

唐余突兀的笑了:“约。”

唐余落座包厢的时间刚刚好,正是男女主角敬酒的时刻。

宋宴坐在她身边,语气凉凉:“瞧瞧什么叫高手段,前脚和你刚分手,后脚就搭上了齐家,像是预料到了前一刻你楼起,下一刻你楼塌,人这辈子的眼界只能这么高了。”

唐余似笑非笑:“您这高水平发言做相亲节目,真是委屈了。”

话音落地,宋宴看见了坐在她身边的男孩。

眉头微挑,似笑非笑的压低声音:“你不是没瞧上新进的实习生吗?”

唐余没理她,看着林潜携准新娘齐萱走到了她的面前。

这不算主桌,但是坐的前辈也不少,直接端酒杯走到她面前,要么是交情颇深,要么是想看她出洋相。

唐余眼睛对着他的眉眼和五官轮廓,心里道了一声可惜。

别人眼中是第二种,而林潜……只会是第三种,情深而溢,恐难自禁的意难平。

她起身接过他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接着浅笑开口。

“祝你们……”她扫了眼齐萱轻蔑的眼神。“百年好合。”

林潜喉咙滚动想说些什么,齐萱扫了傅鸣一眼,没有给他机会,大红色高跟鞋踢踏着靠近唐余,轻声吐出一句话:“真的恭喜吗?”

长明台一众众所周知,唐余和林潜谈了四年,那会的林潜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新闻记者,到现在的新闻部当家人,靠的全是唐余。

手把手带着、教着、捧着,于是才有了现在的林潜和现在的新闻部。

而且齐萱动手抢人的时候,唐余还没和林潜分开,所以面对这后来者居上的挑衅,大家摩拳擦掌,大有巴不得她们打起来的想法。

毕竟热闹,大家都喜欢看。

唐余笑的自然,开口也说自然。

预想中她变脸的样子并没有出现,齐萱像是喉中梗了一根鱼刺,说不出的心中难受。

尤其是唐余今日穿的一身黑,不像来参加订婚宴,活像来参加葬礼。

这些便罢了,却骚气冲天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长了一副美人骨,整个后背白晃晃的在那露着。

勾搭着全场的人恨不得用眼睛扒光她的衣裳。

她强镇定神色,伸手挽着林潜的胳膊,眼底带笑,语气却全是威胁:“怎么?后悔了?”

林潜苦笑一声:“萱萱,你别这样。”

“别这样是哪样?”齐萱绷直嘴角,语速很快:“新闻一线的位子是唐余给你的,但今时不同往日,想要往后坐个十年二十……”

“齐萱!”林潜的声音放大,眼底闪过难堪。

齐萱嘴唇蠕动,话是压了回去,一口气却因为林潜盯着唐余越加痴痴的眼神而吊在了半空。

傅鸣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这暗流涌动的场面,在林潜迷恋的眼睛上定了一瞬,最后移开眼睛。

唐余回到别墅已经十点。

大门按响时,她微怔,显示屏上是刚刚见过的脸。

林潜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白西装被扯的不成样子。

他死死的盯着屏幕:“唐余,我知道你在里面。”

唐余挥退了菲佣,上前开门,却半只脚拦在门框处:“有妇之夫,你不该在这里。”

“为什么!”林潜在盯着她,眼底烧着一团火。

唐余皱眉看他的脸,只是觉得,真的很可惜。

摇头欲关门,门边被林潜的手掌巴住,他又问了一句:“到底为什么甩了我!”

要说清为什么其实很难,毕竟二人男女朋友了四年。

但真正决定要分开,还是始于那句话,于是她很诚实的开口:“你不该和我提结婚。”

林潜微怔,接着想要将整个身子挤进来。

唐余后退半步,身上还穿着那件黑礼裙,大片锁骨连绵没入腰线,唇红齿白到让人心眼滚烫。

林潜紧紧的抱着她,魔怔一样开口说话:“我不在乎你家里没落了,我也不在意你没有权势了,我什么都不在乎,我们还在一起好吗?”


唐余喜欢他的脸,但是不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尤其是为了婚宴而准备的高端香水味,那是为了和齐萱配对而出的情侣单品。

她对香水研究颇深,只是一嗅便一清二楚,这让厌烦更加浓郁。

她屏息片刻,不得不喘气说话,只是语气越加冷漠:“若是你真的不在乎,那么便不该句句不离权柄。”

她轻轻的推开他,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这个拥抱就散了。

“这四年来,我不留余力的在捧你,不管是三四线的娱乐版图,还是一线的新闻栏目,我都不曾亏待你。”

唐余挥了挥面前的空气,令人作呕的香水味散了些。

她看了眼指尖,放在鼻尖轻嗅,作呕的味道还在,于是面色冷了:“别拿感情说事了,我唐家已倒台,满足不了你日渐喧嚣的野心,所以……散了就散了吧,至于你对外说的甩了我,无甚所谓。”

唐余说完,手臂伸展开,对着的是门外:“临门一脚只差半寸,别事到临头功亏一篑,热血上头也不值得。”

说完扬声道:“菲菲,送客!”

林潜脚步没动,半响后垂头开口:“唐余,你爱过我吗?”

唐余微皱眉,她说:“出去。”

林潜走了,走之前弄脏了她的地毯,一双偌大的脏鞋印在雪白的毯子上,难看的有些突兀。

“洗干净。”唐余丢下这句话,转身准备回房。

菲佣是海外人,一口国语说的很不流利。

“小姐,有烂人。”

唐余回头,不速之客出现在面前。

果然是烂人,嫩的像青瓜秧的傅鸣,一只脚踩在白地毯上。

在酒店时她就注意到了,今天他穿的很骚包。

具体表现在灰色的合体西装,二十郎当岁的年纪,穿的像上流人士的精英做派,比三十还三十。

只有一张脸,棱角分明中带着白嫩,一双眼镜架着,遮挡了野心勃勃的眉眼。

唐余对于看不见他的眉眼有些烦躁,却只是一瞬,就强压了下去。

“你怎么找过来的。”

晚宴结束的时候,唐余借口上厕所直接驱车离开了。

成年人的游戏规则,这便是算了。

但她没想到这孩子胆大包天竟然敢直接找过来。

唐余冷脸很唬人,整个组里的氛围跟着她的表情做调整。

笑时欢天喜地,冷时集体噤声。

而傅鸣表现的就是实习生的做派,他当做看不懂,也像宋宴之流,当做有意忽视。

长腿一迈,出现在她脸前。

“你说过的,约。”

唐余有片刻的恍惚,对于他的拥抱没抗拒,反而睁大眼不答反问:“这个香水和酒店时不一样……哪买的?”

傅鸣上次见她是在酒吧。

这人像是丝毫不避讳当红主持人的身份,穿着暴露,脸颊红润,眼神迷离,嘴唇微张,有意无声的对着四周人群说着一句话:“来勾引我。”

傅鸣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势将人揽在怀里。

却在最后一刻被按了暂停。

她极冷淡的将他踢下床:“出去。”

明明前一刻已经被他勾的就差跪下来舔他的脚底板。

接着翻脸就不认人。

傅鸣觉得高端的猎人要以高高在上的猎物出场,他不信自己钓不到她。

所以冷艳的将写了联系方式的纸条丢在她怀里。

过后的半个月。

再无音讯。

现下,她又漏出那种眼神,迷离又依恋,眼睛全是自己的影子。

他勾起一抹笑,很冷,却转瞬即逝,变成含情脉脉,温柔的像对着钟爱的恋人。

“这不是香水味。”

唐余的声音像梦喃:“那是什么?”

“你……猜?”

唐余不猜,只是很喜欢这个味道,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一时间昏了头。

夜半,唐余将他踢了下去。

“滚出去。”

傅鸣的眼镜在初始的时候就被唐余扔了,现下一张白净的脸,全是难堪。

唐余裹着被子仔细的看了他很多眼,脸色更冷了:“滚出去!”

傅鸣死死的盯着她,扭头就走。

开门时正撞上菲菲。

菲菲黝黑的脸颊上飘了两朵红云,傅鸣的脸比她更红。

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伪装的成熟稳重不见了,他有些气急败坏的再次爬上来,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不带你这么玩的吧。”

唐余有些累,还有些乏,这档子事比她想象中要不舒服,严重的异物感让她看傅鸣更不顺眼了。

“你进长明台应该打听过我是谁吧。”

这点瞒不过她。傅鸣点头,下一秒他的下巴被挑起。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让你滚了,你没听见?”

唐余看着他的脸,没错过墨黑瞳孔的剧烈一缩。

她冷漠的勾起唇,在他脸颊上拍了拍,手感很不错,于是又多拍了几下:“滚吧。”

傅鸣灰溜溜的走了,拎着被蹂躏的脏兮兮的灰色西装。

菲菲探头对向唐余:“……打扫吗?”

唐余勉力起身开大灯,看着粉色床单上的一抹浅浅的红皱眉。

“床单……扔了吧。”

菲菲不是很明白是什么意思。

良久后听到一声低低的呢喃:“脏了。”

隔天进台里时,她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这段时间没少有人背地里用八卦的眼神看她。

议论的全是那些。

唐家倒台了,唐余什么时候卷铺盖滚蛋。

林潜要订婚了,他老婆什么时候让她卷铺盖滚蛋。

这些她权当没听见。

说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长明台十年里换了三个主理人,上司一直在变,员工却还是那些。

什么都往心里去,还上不上班了。

但今天着实有点不想上班,而且还很头疼。

“老大,你倒是说说啊,什么想法。”

按了按突自狂跳的太阳穴,唐余开口说话:“去帮我买盒避孕药。”

助理圆圆愣在当地。

唐余看了她一眼:“不方便?”

“不不不!”圆圆矢口否认完,喃喃的转身要出门,门打开,人又转了回来:“不过你到底什么想法啊,关于林潜的。”

唐余默默的睨她:“回头屎,你吃吗?”

她想,能有什么想法,她最烦的就是麻烦。

尤其是现在这种。

事到临头想悔婚,上演电视上的婚礼经典桥段“我不同意”,如果不同意,早干嘛去了。

座机响了。

“老大,实习生今天什么安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