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替嫁后偏执大佬说我是他的白月光

替嫁后偏执大佬说我是他的白月光

墨笔莲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们一个是毫无存在感的可怜女,一个是又丑又残疾还克妻的废柴少爷,两人的结合说不准是谁合适!只不过秦娅与穆尧琛的婚姻倒是让许多人“期盼”着,嫁进穆家的第一天,被狼狗追着瑟瑟发抖,嫁到穆家的第二天,被废柴丈夫吓得眼睛红红……秦娅不知道自己这小心脏还能跳动几天,要不她自我了断了吧。

主角:秦娅,穆尧琛   更新:2022-07-15 21: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娅,穆尧琛的女频言情小说《替嫁后偏执大佬说我是他的白月光》,由网络作家“墨笔莲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们一个是毫无存在感的可怜女,一个是又丑又残疾还克妻的废柴少爷,两人的结合说不准是谁合适!只不过秦娅与穆尧琛的婚姻倒是让许多人“期盼”着,嫁进穆家的第一天,被狼狗追着瑟瑟发抖,嫁到穆家的第二天,被废柴丈夫吓得眼睛红红……秦娅不知道自己这小心脏还能跳动几天,要不她自我了断了吧。

《替嫁后偏执大佬说我是他的白月光》精彩片段

“我不要嫁人!你们放开我!”

秦娅穿着一身廉价的婚纱,直接被人从林家别墅里拖了出来。

因为剧烈挣扎,婚纱上沾了不少泥土,狼狈不堪,可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依旧精致如画。

她的话音没落,“啪——”的一声,一个巴掌直接打在秦娅脸上。

林淑媛恶狠狠道:“我爸妈养你这么久,就是你回报的时候!容不得你说不!”

“可是这婚事,人家要的可是你这位林家大小姐!”

秦娅被人控制着手脚,尚有些稚气的脸蛋因为用力挣扎而胀红。

这婚事一开始就是林家舔着脸求着穆家的,在这京都,穆家算得上是商界的龙头,自然有不少想要攀附。

但他们想让林淑媛嫁给穆家的二少爷,毕竟传闻这穆家的大少爷穆尧琛相貌丑陋,双腿残疾,体弱多病,整日带着一副鬼煞的青面獠牙的面具,看起来就是个不祥之人,而他接连着克死三任妻子更是证实了这个说法。

也就是因为这样,穆家的继承权一直都倾向于健康的穆家二少爷,而穆尧琛,也彻底沦为被群嘲的对象。

前两天穆家大少爷突然病危,将和林家的婚事提前。

林淑媛自然不愿意嫁给一个病秧子,这婚事自然就落在了林家刚成年的养女秦娅身上。

秦娅从小谨小慎微,林淑媛一直就以欺压她为乐,她都忍了,但这婚事绝对不行,她是有男朋友的!

“这可由不得你!你们还愣着干嘛?将她给我压上婚车!”

林淑媛压根不给秦娅反抗的机会,她从小就看不惯秦娅。

秦娅自小比她优秀,比她好看,这么多年,她一直活在秦娅的阴影下,就连自己喜欢的男人都喜欢秦娅,她心中快要嫉妒疯了。

而这次正好是个机会可以将她赶出家门,最好被穆家那个克妻的残废直接克死才好!

此刻,秦娅四面楚歌,目光一一扫过冷眼旁观的养父母,熟视无睹的佣人保镖,浑身发冷。

就算是当初林家将父母双亡的她捡回家,可这么多年,他们把她当佣人使唤,到现在还让她替嫁给那个可怕的男人,那么她该还的也还清了!

“好,我嫁!”秦娅嫩嫩的小脸气得鼓鼓的,巴掌印丝毫不损她的颜值,她努力让自己有气势些:“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欠你们林家什么!我们从此毫无瓜葛!”

说完,她用力甩开一众保镖,决绝地走向婚车,没有回头。

她被一辆很简约的婚车直接带去了临江别墅。

别墅外有一圈大花园,她站在门口,一眼望去,好似空无一人。

她探脑地往里走,走到花园正中央,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高亢的犬吠。

她当即吓得眼睛瞪圆,像是受惊的小鹿,顺着声音望去,就见一只人腰一般高的黑色狼狗,像是饿了许久,狂吠着,眼冒绿光朝她奔来。

秦娅素净的小脸吓得煞白,心都停跳了一秒,赶紧寻找可以躲避的地方。

但这周围根本没有任何遮挡,她只好提起裙摆拼命地往反方向跑。

身后的压迫感并不随着她的奔跑而有任何缓解,赫哧赫哧犬类的喘息近在耳边,秦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却根本不敢回头。

“嘶——!”

好像是什么撕裂的声音,秦娅一回头,狼狗的血盆大口直直朝她扑来。

“救命!”秦娅吓得发出一声极为短促的尖叫,整个人被扑倒在地,狗爪直接抓破了她身上的布料,连带着她脖子挂着的一条极为廉价的项链也被划断落在地上。

而此时临江别墅的书房内,男人漆黑的眸子看着监控画面里的一切,刀削斧刻般的英俊容颜因为面无表情而尽显冷漠,黑色的得体西装,让他周身都散发着阴沉的气场。

整个书房内都充斥着狼狗的嚎叫声,还有女孩恐惧的哭腔,却根本激不起男人的半分恻隐之心。

可突然,他眼神一凝,视线随着女孩脖子上掉下来的项链转移,这个项链……!

他的眸光极为幽深,按了暂停之后,看清了项链的真面容。

监视器里的女孩哭声还响在他耳畔,他眉眼一抬,眼底微澜。

秦娅吓得惨白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她感觉自己大概要交代在这了,这狗叫声这么大,她喊了这么多次救命,却依旧不见任何人影。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害怕,大脑一片空白,求生的本能还是让她紧紧的扼住了狼狗的脖子。

她莹白的皮肤上衣料早就残破不堪,不堪一折的手腕上也因为用力而逐渐显露出青筋来。

她还不想死!

可是她胳膊上的力气越来越小,她能感觉到狼狗尖锐的牙齿近在咫尺,脾气也逐渐暴躁。

玩够了这种你来我往的招式,那狼狗突然仰天长啸,猛地一个俯身,巨大的冲击让秦娅不堪重负,狼狗的牙齿像是要直接咬爆她的头,她恐惧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道毫无温度又极为低沉的喝止声。

“狼将,过来!”

秦娅身上的压迫感骤消,她这才颤颤巍巍地睁开眼,侧头顺着声音看去,立刻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