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最强魔尊

最强魔尊

天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乐依依的那句话还游荡在耳边,这么多年来,道生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耳边就会响起那句话;现在回想起来,他都还记得少女淡淡的模样口中却吐出刺人的话语。经历了多少年的隐忍和磨砺,如今的道生终于完成了当初对自己的诺言,也真的做到了少女口中的强者。

主角:道生,乐依依   更新:2022-07-15 21:5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道生,乐依依 的女频言情小说《最强魔尊》,由网络作家“天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乐依依的那句话还游荡在耳边,这么多年来,道生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耳边就会响起那句话;现在回想起来,他都还记得少女淡淡的模样口中却吐出刺人的话语。经历了多少年的隐忍和磨砺,如今的道生终于完成了当初对自己的诺言,也真的做到了少女口中的强者。

《最强魔尊》精彩片段

天寒地冻,万里飘雪,千里冰封。

 

道山上银装素裹,呼啸的山风从云层里透出来,飞扬散漫。

 

道宗,处在东方大地的最西部的一个门派!

 

在积雪厚达三尺的雪地上,站着三百位面露紧张与盼望的少年。

 

有的少年垂头丧气,有的愁眉苦展,有的一副自信十足的样子。

 

而在这三百名少年之中,有着一位身穿布衣的少年,他披肩长发,眉如新月,棱角分明,脸庞清秀。

 

他站在雪地上,双眼微微发亮,望向前方。

 

这位少年的名字叫道生。

 

今日,他得知宗派有重事要交代,他便健步如飞来到这里。

 

他望着四周,觉得很是奇怪。

 

宗派弟子足有两千余人,为何今日来到这道山中全是少年?且人数仅仅三百人?

 

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三百位少年笔直地踩在雪地之上。

 

道生的个子并不算太高,在人群中并不突出。

 

“依依,你来了!快去看看这三百名弟子吧!选出十人来!”一位站在最前方两鬓染霜的老者目光锐利,他见一少女缓缓走来,迟疑片刻,便是说道。

 

这老者乃道宗的大长老,名为千鬼!

 

神灵大陆中,有四大地域,分别为东方大地,西域魔界,北荒,南界。

 

道宗所处东方大地的西部东边落!

 

东边落是东方大地最为平穷的地带!而道宗在东边落中仅是二级势力!

 

道生听到老者这番话,容光焕发。

 

依依?

 

道宗掌教千金小姐乐依依?

 

提到这个名字,道生的心情就尤为的复杂,六神无主。

 

“她要来干嘛?”道生微微张口,同时眼珠子不时地往前望去。

 

他想要看看被他视为女神的乐依依到底来干嘛?想要看看她那精致绝美的脸蛋。

 

三百人成十行二十列队伍!

 

道生处在第五行第三列中。

 

当知道美若天仙的掌教千金之女乐依依来此,人群响起了窃窃私语。

 

少年们的脸上洋溢着激动之色,乐依依可是出了名的美女啊!

 

千鬼皱着眉头,目光锐利,直言道:“道宗的弟子们听好了!实不相瞒!老夫今日叫你们来,是在让依依在你们人群中挑选出十人!这十人,我们将会尽全力保护!至于其余人,就等到兽潮来时自生自灭吧!”

 

他的话不含丝毫的感情,冰冷无比。

 

原本天气就很寒冷,再加上老者这话,无疑让众多少年的心更加的寒冷了。

 

道生听到老者的话,大皱眉头。

 

兽潮!

 

他知道这个词所代表的是什么涵义!

 

神灵大陆中,有着很多的灾难,就比如说兽潮!

 

当兽潮来临时,将会血染大地!这对于整个东边落的人来说无疑是个灾难!

 

道生的心情极为的复杂,听老者这番言语,无疑是要让乐依依去选人!

 

三百中选出十人,然后离开这里,进入到其他的地区?

 

我会被选上吗?乐依依会看中我吗?

 

道生极其复杂并带着期待地望着乐依依。

 

他是个孤儿,自从来到道宗中,自从见到乐依依之后,他整个人就变得六神无主了,他每天都在幻想着要是能和乐依依说上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字那该多好啊?

 

很可惜,他资质中等偏上。

 

放在众多弟子中,除了相貌好看点外,也就一普通人。

 

道生的目光略有暗淡,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缓缓地亮了起来,就宛如黑夜中的一点燃的蜡烛,散发着刺眼的光芒。

 

“这个不行!你走吧!”

 

“你也不行,也走吧!”

 

“你资质还可以,留下吧!”

 

人群很静,只有这一道天籁般的声音时不时地响起,显得特别的诡异。

 

乐依依简短的话决定着在场每一个少年的命运。

 

道生知道乐依依有着一神奇的技能!叫做天知!据说她可以看穿这个人的潜力!其未来会是如何?是平平庸庸还是名震神灵大陆呢?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道,也都有一个道魂!

 

道魂又叫做武魂!虽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个道魂,但并非人人能觉醒!能觉醒的便是妖孽!

 

乐依依拥有这种特殊的技能,证明着她已经觉醒了道魂!

 

道生笔直地站着,天籁般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地向他传来,他的心变得尤为的紧张。

 

便在这时,一亭亭玉立,如花似月,明眸皓齿,身穿蓝色裙子宛如绽放着牡丹花的少女缓缓走到他的身边。

 

少女体香味让道生忍不住多吸几口。

 

她每一个举动都让道生看得目眩心神。

 

她那精致的脸蛋深深地烙印在道生心中。

 

她双目澄清,望着道生,双眼突然间变成乳白色。无疑,她开启了天知!

 

道生呆呆地望着她。

 

没错!这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少女正是他梦中的情人!

 

他想要开口问好,声音略微颤抖,心情尤为激动。

 

但在下一瞬间,乐依依开口了。

 

她望也不望少年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资质太平庸了!一生平平庸庸,毫无作为!你走吧!最好别再修炼了,不然会有大难!”

 

乐依依一口气将这话说完,随后才是瞥了少年一眼,见少年沉默,她摇了摇头,并不是太在意,接着往下走。

 

突然间,她眉头微微一皱,她也不知为何要对少年说这番如此多的话。

 

但不知为何,她突然感到很冷,她突然回头再次望向了那少年,随后带着些歉意说道:“我说的是真话,你别太在意了!”

 

这般羞辱,嘲讽的话,怎能不在意?是谁听到这话都会感到不爽吧?

 

道生同样也如此。

 

他深深地望着少女的背影,双手狠狠地握着,指尖刺在掌心中带给他一阵的疼痛。

 

血自掌心缓缓地滴了下来。

 

滴在雪地之上,渐渐地,雪花染上了一层红色,就宛如落叶。

 

道生的心在滴血。

 

突然来的打击就好像是晴天霹雳般,让他一阵的难受。

 

他缓缓地走了,脑海中不断地响起了那道天籁般却充满了刺的话。

 

“资质平庸?一生平平庸庸?毫无作为?”

 

他的手狠狠地握着,抿着嘴唇,露出苦涩的笑容。

 

我道生就这么无能吗?

 

孤独的身影没人在意,地上留下了他那一道道孤独的脚印,证明着他来过此地......

 

在这一刻,雪下得更大了,雪花落在了道生的身上,上天好像很可怜这位孤儿。

 

道生走了,那位如花似月的少女依旧在对着众人指指点点。

 

在离开这里五十米后,道生整个人突然像疯狗一样,他面容相当狰狞,双眼充满血丝,对着上天咆哮道:“我不服!我道生不服!你等着!你等着,乐依依,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后悔的!我会让你知道你今日的决定是错误的!”

 

乐依依并不知道,就是因为她刚才这句话,一个笑傲天地间,举手间便能毁天地灭的未来强者即将崛起!

 

道生孤独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回头望了一下。

 

望着那巨峰,在其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

 

道宗!

 

他苦涩地摇了摇头,没有人能够理解,能够知道此刻他的心有多么的痛。

 

他知道过几天就会有兽潮到来,到时候这里将会血流成河,尸骨并存。

 

道宗会在这几天选定好有资质,有潜力的人,他们会将这些人带走。

 

因为这些人是他们道宗未来的核心人物,而他,不是!

 

道生的心疼得像刀绞一样,想起那冰肌玉骨的少女,他心里就好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真不是滋味。

 

“唉!”

 

他躺在草丛上,望向上空,从兜里取出了一玉佩。

 

“或许,我这一生就只有你能陪我度过了。”

 

玉佩似乎在回应他,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要我一生,我不甘心啊!”

 

他在对着玉佩诉说着,可惜玉佩并不能听懂他的话。

 

“唉!我才搬血中品一重境界啊!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上品呢?”

 

在神州大陆上,修炼者的等级可分为搬血,开光,凝神,通脉,隐息和传说中的化龙境界。每一个境界分为上中下三品,每一品又分为三重

 

道生修炼了一年,修为仅是搬血中品一重。

 

这资质并非很好!

 

搬血境界讲究的是血海的澎湃,每当血脉浓度达到百分百时,便可炼制一条金色血丝!

 

修炼者体内拥有十六条金色血丝便是搬血下品,而拥有六十一条金色血丝便是搬血中品,而当有九十九条金色血丝便是能有搬血上品三重的修为!

 

道生如今体内蕴含着六十一条金色血丝,正是刚好符合了搬血中品一重境界的最低条件!

 

“也不知再过几天,我是死是活?”

 

对于未来,道生感到迷茫,还有浓浓的恐惧,说这话时,他的身子不由地颤抖了起来。

 

别人或许不知再过几天,整个道宗的核心人物将全部走光,留下的都是一些无用,别人嫌弃的,甚至可以说被人视为废物的人。

 

若非他今天去道山上,他决不会知此事!

 

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道生嘴角的苦涩越来越浓了。

 

今日,对他来说无疑是残忍的一天!

 

今日,乐依依的话刺透了他的心,但却激发了他的斗志!

 

他望着漫天雪花,双眼微微一亮,双手狠狠地握着。

 

在他的心中似乎在做着一个巨大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将会掀起整个神灵大陆!


弥天大雪,寒气逼人。

 

一日,过得如此之快,但这一日对于道生来说真是难以入眠。

 

在他的脑海中,依旧是回响着乐依依那句不留一点情面的话。

 

漫天雪花,冰冷无比。

 

道生站在山头之上,望着这片巨大的东方落。

 

一望无际,所有的植物都是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雪,银装素裹。

 

“我会死在这里吗?”道生叹了口气,声音中透露着浓浓的无奈与不甘。

 

没有被乐依依选上,便是意味着在这里等死!

 

兽潮来临时,能从兽潮中生存下来的人太少太少,可以这样说,一千个人或许只有一个人才能生存下来!

 

而生存下来的这个人其未来将是光明的!因为他抵挡住了巨大的压力!

 

道生的话音刚落下。

 

便在这时,风云巨变,大地猛地一颤。

 

随后烟尘滚滚,从道生站着的这个地方望去,就好像是污浊的海水正在嘶吼着,呼啸而来!

 

道生面色大变,他眼珠子猛地一瞪,几乎要掉出来了。

 

他颤抖地说道:“兽......兽潮提前到来了!”

 

鬼哭狼嚎,呼天抢地。

 

在这一刻,所有道宗的弟子都听见了这声音。

 

顿时,道宗所有的弟子全部乱了!

 

兽潮,是神灵大陆最为严重的灾难!

 

兽潮分三级,道生知道眼前的兽潮是三级!但虽说是最低的三级兽潮,其危险程度却高得离谱!

 

天空之中,突然多出了四匹赤红翼马!

 

红色的翅膀在半空中不停地扇着,红色的光芒对于任何人来说显得很刺眼。

 

“道宗的精英弟子,长老,掌教全部走了!”

 

有位弟子悲愤地发出这样的话,话虽说得很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与深深的恐惧。

 

这十匹赤红翼马乃道宗最为珍贵的灵兽!它们可日行万里!

 

在这十匹赤火翼马中,有一窗帘缓缓地拉开,随之露出了令所有男性迷之的精致面容。

 

道生望着这精致的俏脸,双手死死地握着。

 

少年的脸因愤怒而显得有些狰狞。

 

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乐依依对他说过的话。

 

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精致得不能再精致的面容!

 

他要记住这精致的脸蛋,然后他要过去,将他的心里话说出去!

 

曾经,你看错了我。

 

但此刻,他并没有说。

 

因为道生知道在没有绝对实力前,说这话无疑显得很苍白与无力。

 

乐依依的视力很好,她的双眸往下看,不禁意间,看到了面色略微苍白的少年,她望着这位少年,想起了之前对少年说过的话,皱了下眉头,嘀咕道:“希望你平安无事吧!道宗是不带废物的!唉!”

 

她丝毫不知再次见到少年会惊讶地几乎把嘴给掉了,会震惊地几乎把眼珠子给掉了。

 

十匹赤红翼马化为十道红色光芒向着远方飞去。

 

道生望着离去的它们,脸色极度的复杂,随后想到了什么,面色不由地苍白了下来,跟着人群疯狂地逃跑了!

 

他要活下来!

 

只有活下来,他才能去找到那位少女!

 

死了,什么都没有,这个世界上的人也不会记得有他这个人物。

 

道生体内血气不断翻滚着,双脚微微一动,速度就快上了不少。

 

这步伐叫疾风之步,这是道宗最为基础的步伐,几乎所有的道宗弟子都会,道生也不例外。

 

远处,兽潮就宛如滚滚烟尘呼啸着过来。

 

“啊!”

 

“救命!救命!”

 

人群中响起了凄惨的声音。

 

三级的兽潮对于整个东方落的武者来说是个巨大的灾难!很多的人当得知兽潮来临时,第一个反应就是逃!

 

逃得远远的!远离这个灾难的地方!

 

但是很多人刚一作出反应便是被那些凶残的兽给吃掉了!

 

泥泞的土壤上时不时会钻出长满了刺的凶兽。

 

此兽全身金黄,雪花飘在了它们的身上,看上去颇为的美丽。

 

这是被修士称为黄金甲兽的生物,它们一看见有人过来,便是张开血盆大口。

 

身高一米八的修士便是被这群残忍的生物硬生生地吞了下去,吞完后,它们还舔了舔嘴唇,那模样令人心生恐惧与颤抖。

 

一幕幕凶残的画面落在了道生眼中,他的面色很苍白,毫无血色,气喘如牛,心惊胆战。

 

他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眼看泥泞土壤上突然多出了黄金甲兽,这黄金甲兽见到他,瞬间露出了口水,想要扑上去咬他一口!

 

他双眸猛地一缩,面如土色。

 

就在这时,一位虎背熊腰的少年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少年拿起了长剑对其猛地一砍。

 

黄金甲兽仅是愣了一会,但也就是这一会,少年带着道生远远地离开了这片危险地区。

 

“呼!”道生呼出一口气,望着旁边的少年,惊讶地开口道:“黄少强,是你?你怎么没有被选上?”

 

救了道生这一命的是道生最为要好的朋友黄少强!

 

道生知道黄少强的天资要比他高很多,在整个道宗中,他这种天赋至少能排得上前十的存在,但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

 

黄少强的身躯很壮,他望着道生一眼,露出苦笑,面色阴沉,道:“乐依依看不上啊!罢了!看不上就看不上吧!”

 

听到这话,道生也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只是他总觉得少年的话并非是内心之话,不过话又说回来,被淘汰是一种很痛苦的感受,而被美女当面淘汰更是一种痛苦万倍的感受!

 

道生轻轻地拍了拍黄少强的肩膀,说道:“你我好兄弟一场!若能避过这场灾难,将来出人头地了,我们必要去见乐依依,让她看看,让她瞧瞧!”

 

“好!”黄少强精光闪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双手紧紧地握着,望向上方。

 

那个方向正是乐依依离开的方向!

 

“走!”道生拉着黄少强的手,然后向着远方飞奔而去!

 

三级兽潮并不会一直延续下去,它是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出现!出现时就会带走无数人的性命,直到这里全部是尸骨。

 

道生知道从今日起道宗已然不在了。

 

从此以后,他将会过着生与死徘徊间的生活。

 

就在这时,一道怒吼声陡然响起。

 

被寒霜包裹起来的古树突然全部一一脆裂开来,随之露出了一身高约莫四米高的冰雪巨熊!

 

冰雪巨熊迈着沉重地步伐,它落下的每一步,都能让大地轻微地颤抖一下。

 

道生望着这一幕,瞳孔猛地一缩。

 

这是搬血境上品三重的妖兽!

 

而他不过是搬血境中品一重,黄少强乃搬血境中品三重!

 

他俩加起来也是打不过对方!

 

这该如何是好?莫非我道生今日就要死在这里?

 

道生暗暗心惊,恐惧瞬间占满了他的全身。

 

黄少强疯狂地逃跑,他望着傻愣在原地的道生,喝道:“你在干什么呢?你想死我可不想死啊!”

 

他话音刚落,便在这时,一道流光猛地扫了过来,瞬间来到了冰雪巨熊上,随后轰地一声,巨熊便是倒在了地上。

 

道生呆呆地望着这一幕,张开口,话都说不出来!

 

强者!无疑有强者要来!莫非我有救了?

 

黄少强也是一愣,随后他双眸变得火热了起来。

 

他也知道来者是为强者!且此人至少是突破了搬血境界达到开光的强者!

 

在东边落中,修士能有开光的修为就一定是强者,而他到了道宗之后,便直接能成为道宗的长老!

 

开光在整个东边落中极为的罕见!

 

但在下一瞬间,道生就知道自己想错了,这根本就不是开光境界的强者,而是比开光还要高的强者!

 

这是凝神强者!

 

这是位中年修士,他手持着利剑,身上爆发出一道刺眼的蓝色光芒!光芒忽闪忽闪,时而亮时而暗!

 

这真是凝神境界的强者!

 

道生心中一惊,在面对如此强者中,他站都站不稳。

 

灰尘滚滚,中年人踏着积雪走来,眼神中充满了火热的光芒。

 

冰雪巨熊虽说等级不过搬血境界,但浑身上下可都是宝!看得出,这中年人对此很是满意。

 

而此时,兽潮停顿了下来,周围的妖兽随着中年人的到来而安静了许多。

 

望着地上那具冰冷的尸体,中年人笑意十足,随后他发现了道生与黄少强!

 

他望着道生两人,问道:“今日,我心情好!便有了收徒之念!我看你俩资质还算可以......”

 

话到了这,道生和黄少强的脸上皆是露出了兴奋之色。

 

听得出,中年人要收徒了!

 

中年人可是有着凝神的修为!要是能成为他的徒弟,岂不是飞黄腾达,一路高歌?

 

道生内心极为的激动,但听着中年人下一句话,他的双目就变得冰冷了起来,如万年寒冰。

 

“但是修炼界是残酷的!我只能收你们当中一人为徒弟,谁能杀了对方!获胜的那位少年便是我的徒弟!还有,我叫东不落!你们听说过吧?”说到这,东不落对着道生和黄少强眨了眨眼睛,戏谑地望着。

 

东不落!

 

道生深深地望着他,要把他这令人讨厌的面孔给记住!

 

该死的!

 

道生阴沉着脸,恶狠狠地说道:“什么东不落!我没听说过!还有,有你这么无情的人吗?为了能成为你的徒弟,杀死最为要好的朋友?我岂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嘿嘿!要是你们两不决斗的话,我就把你们都杀了!”东不落一脸阴笑,对于道生的话他丝毫不在意!道生的实力不过是搬血境界,对他来说完全就不存在一点的威胁!

刺骨的寒风吹来,树上的积雪纷纷落下。

风很寒冷,此刻道生的心更为的寒冷。

道生的脸很阴沉,他想说什么,却是突然发现自己的胸口一阵的疼痛!血从他的胸口中缓缓地流了下来,滴在雪地上,染上了一层红色,红得有些妖异与诡异。

“你!”道生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黄少强!

黄少强阴沉着脸,他拿着长剑狠狠地捅进了道生的胸口中,他目光闪动,双手在不断地颤抖着,随后脸色略微苍白。

他退后了几步,不敢看向道生。

很显然,他是第一次杀人!

“很好!”东不落拍手叫好,怪异地望着道生,笑道:“这就是你所说的最为要好的朋友吗?哈哈!修炼界中,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懂什么?”

道生的心在滴血,趁着有最后一口气,他跪在了地上,抬头死死地盯着黄少强,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很难想象,曾经最为要好的朋友,今日竟然会因中年人的话而做出这种举动!

黄少强复杂地望着道生,道:“你说过,若能避开这场灾难,将来出人头地了,就去找乐依依!我狠乐依依!”

说到这,他竟然开始咆哮了起来。

“但同时我也喜欢乐依依!她看不上我,我就要变得最强!强大到她无话可说!我要征服她!”

“但我们两个怎么可能避开这场兽潮呢?要知道,一千个人仅有一个人能生存下来,道生,你说,这概率有多么的低?”

“所以,成全我吧!”

话到了最后,黄少强拿起手中的剑再次捅进了道生的胸口中!

“好!好!”东不落大叫一声,轻轻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戏谑地说道:“本人说话算数!从此,你就是我东不落的首席弟子!”

话完,他便是如同拎着小鸡般拎着少年化为一道长虹对着远处飞去!

而这里成为了道生的葬身之地!

雪花飘落,寒气逼人。

道生的衣袖中有着一块玉佩。

玉佩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似乎在可怜着它的主人。

就在这时,远方烟气滚滚,此起彼伏的怒吼声不断地响起。

无边无际金色蜈蚣,毒虫,蝎子,毒蛇全部出现!它们纷纷来到了道生的胸口处,随后钻入了进去。

方圆千里的尸骨全部化为了一绿色的点融入到道生的身躯之中!

噗!

玉佩突然爆裂开来,随后一股淡蓝色的光芒融入在了道生的身躯之中。

一道低沉而又不满的声音陡然响起。

“岂有此理!竟敢欺负本人指定的弟子!东不落,是吗?你活得不耐烦呢?”

这声音竟然从道生的口中缓缓响起。

“道生,为师可不会让你有事的!我还得靠你恢复肉身了!”

声音中透着强大的自信!

这个自称道生为师傅的不过是灵魂状态,此刻它化为一束光融在了道生中。

就在这时,道生整个身体散发着黑色的光芒,万丈光芒,刺破了苍穹!

乐依依算对了一件事,那就是道生再修炼下去会有大难!

没错,此刻就是道生的大难,但这同样是道生最大的机遇!

道生的心脏变得漆黑无比,疯狂地吸收着周围的灵气。

随着灵气疯狂地融入到他的身躯,他体内的血脉就如同大海般不断地翻滚着。

血脉不断地压缩,随之形成了一条金色血丝,很快金色血丝再次增加了!

原本道生体内有着六十一条的金色血丝,此刻竟然多出了九条!

约莫一个月左右,道生体内的变化终于是停止了下来!

在这段时间内,兽潮连续不断地发生着,整个东方落成为了尸骨并存的地方,透着浓浓的煞气。

有很多的修士都是死在了兽潮之中,这些人的修为不俗,但依旧是未能幸存下来。

当然了,还有不少的人生存了下来,他们的修为不断地飚升,显然,它们从兽潮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而在这段时间内,道生很安静地躺在雪地之上,他浑身散发着黑色的光芒,这些光芒能将周围的死气全部吸收掉!

便在这时,湛蓝的天空中有着一巨大的玄鹰!

它双目精光闪闪,这几天,它早就看见了躺在雪地上的这位少年!它原本想要叼走这少年,但见少年实在过于诡异!

今日,它内心一动,欲望如大海,它决定一试!

咻!

玄鹰挥着巨大的翅膀,向着道生扑来,随后狠狠地叼走了道生。

但就在这时,道生的双目突然缓缓地睁开,射出了一道冰冷的目光。

他反手握住了玄鹰的脚,猛地一蹬,便是踩在了玄鹰的背上!

道生皱了下眉头,刚才这一动作是他本能反应。

他愣愣地望着自己,呆呆地说道:“我竟然没死?”

他还记得黄少强亲手将剑捅在了他的胸口中。

“你当然没死!”

一道声音在道生的心中突然响起。

“谁?是谁在说话?”道生吓了一跳,惊讶地说道。

“是你师傅我!”

那道声音再次从道生的心中响起。

“你师傅我叫魔将!”

但就在这时,道生脚下的玄鹰在不断地颤抖着,想要脱离道生的控制!

“踩稳了!不听话,就打它!直到它听话为止!”魔将沙哑地说道。

道生听闻,迟疑片刻,说道:“这不太好吧?”

魔将冷哼一声,道:“你就是心地善良!若非我今天能从玉佩出来,你可就真的死了啊!”

道生一听,暗暗心惊。

“是你救了我吗?你......你是玉佩中?”

他自小就有一块玉佩,他知道这玉佩是他与父母间的唯一信物,但眼下却没了......

道生面色很复杂,他望着地上零零碎碎的玉佩,一愣一愣,不知在想些什么。

“是的!是我救了你!道生,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你给我记住!你父母丢下你是迫不得已!它们是为了你好!还有,我是你的师傅!是你父母为你指定的师傅!我是绝不会害你的!你只需要记住我这番话便可!”魔将一口气将这话说了出来,顿时轻松了不少。

它嘀咕道:“我这是有几年没说话了?”

道生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脚下的玄鹰颤抖地更加厉害了,欲想要脱离他脚下!

“道生,你没听见我的话吗?对它狠一点,这样,它才会听你的话!”魔将低沉地说道。

它见道生无动于衷,气道:“你难道就不想让那少女对你刮目相看吗?”

道生一愣,想起了乐依依曾经对自己所说过的话。

曾几何时,自己默默地躺在床上,幻想着能和乐依依说上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字也好。

曾几何时,自己视乐依依为女神。

但......

但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一句长话证明着对方丝毫不重视自己,她甚至看都没有看上他一眼!

道生的心在颤抖着,他喃喃自语:“我......我该怎么做?才能强大起来?”

是的,他要强大!他要让乐依依正视自己!

他,道生,不是废物!这一生绝对会精彩万分而不是平平庸庸!

“想要强大起来?那就照我的话去做!”魔将低沉地说道。

“第一步,你要征服这只畜牲!它,不过是只畜牲!畜牲想要反抗,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去吧!”

道生内心一狠,随后狠狠地抓住了玄鹰的头部,接着右拳狠狠地拍打了下去。

他面色有点狰狞,看上去很不习惯!

玄鹰开始反抗万分,但是到了后来,它震惊地发现少年的力量似乎用之不完,且一拳比一拳要重!

到了最后,它竟然选择放弃了抵抗,任由少年去打它,绝不还手!

“停!道生,你已经能够控制好这玄鹰了,现在你可以叫它带你想去的地方!我知道在这里有着一座城池!在那里,应该会有不少的人吧!我们就去那里吧!”魔将缓缓说道。

道生点了点头,颇为的赞同。

他站在玄鹰上,指着东边,说道:“带我去那里!到了,我还你自由!”

在这一刻,他的性格稍微发生了变化,变得有些冰冷!

在他的一生中,最不会忘记的有两人!

一位是他最为要好的兄弟黄少强!

他深深地记得那一天,是谁在背后捅了他一剑!是谁说着禽兽不如的话!又是谁做完此事后浑然不知有错!

另外一人便是美若天仙的乐依依了!

“这就对了!道生,你只要听我师傅的话,我绝对会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强的人!”魔将信誓旦旦地说道。

“嗯!”道生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与玉佩在一起十多年了,他知道魔将就在玉佩里,那么想必这十多年来,自己对玉佩所说过的话,魔将全部听见了!

魔将对于道生来说就是最真挚的朋友!且魔将还是父母轻点的老师!

他怎么也不会相信魔将会伤害自己!

“爸妈......你们到底在哪里呢?”道生留下了两行泪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