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上门退婚被羞辱

上门退婚被羞辱

简十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不凡是孤儿,从下就跟着师父在山上生活。师父是位仙风道骨的修炼者,这一生即将寂灭,临走前将自己所有修行都交给了叶不凡。同时,他还给他留下一本婚书。这是对方当年欠他的恩情,如今留给徒弟叶不凡,希望对方能帮他一把。遵从师父遗命,叶不凡下山。但他不是去结亲的,他要去退婚。岂料,他刚找上门,就被对方羞辱!

主角:叶不凡   更新:2022-08-22 11: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不凡 的女频言情小说《上门退婚被羞辱》,由网络作家“简十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不凡是孤儿,从下就跟着师父在山上生活。师父是位仙风道骨的修炼者,这一生即将寂灭,临走前将自己所有修行都交给了叶不凡。同时,他还给他留下一本婚书。这是对方当年欠他的恩情,如今留给徒弟叶不凡,希望对方能帮他一把。遵从师父遗命,叶不凡下山。但他不是去结亲的,他要去退婚。岂料,他刚找上门,就被对方羞辱!

《上门退婚被羞辱》精彩片段

连绵群山,一片翠绿。

悬崖绝壁,一座道观悬空而立,与当世悬空寺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老一少站在悬崖边,望着东方刚刚露出的一抹鱼肚白。

“时候差不多了,我要走了。”老者轻轻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自己的徒弟。

叶不凡没有说话,双眼已经红了,自己从小父母双亡,是眼前的这个老头将自己拉扯长大的。

“等我寂灭后,你就下山去吧。我隐约感觉到,桎梏开始松动了,乱世将至,相信你能闯出一番名堂。可惜我是没机会在看到了。”

老者轻轻将手一伸,手中出现了半块玉佩,和一封泛黄的书信。

“我走后,你就凭着这半块玉佩和这封婚书,去金河柳家。十五年前接我下山办事时,帮了柳家一个小忙,对方为了感谢提出联姻的请求。”老者说道。

“我不结婚。”叶不凡听完以后马上说道。

老者无奈一笑,说:“为师知你心性,不喜被人安排,婚约一事等你下山后自行决定。但有另一件事需要你去做——到了金河柳家,你以这板块玉佩作为信物,一定要拿回另外一半玉佩,那是为师给你留下的一份礼物。”

“最后,修行别落下,一定要照顾要自己…”

叶不凡看着老者,接过了玉佩,老者露出满意的笑容,在叶不凡面前化为了尘埃,随风散去。

十六年时间,发生的一切叶不凡都历历在目,从练气,再到练剑,攻读道藏,老者几乎把自己所有能给的都给了叶不凡,对叶不凡而言,老者就是他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如今,这唯一的亲人也离他而去。

两天后,滨海省金河市。

叶不凡按照师傅给的地址,微微一惊,这里居然是金河市最贵的别墅区,据说这里住的都是金河市有名的富豪。

叶不凡手里拿着那板块玉佩,走进了别墅区大门。

“喂,你干什么的!这里可不是你能久留的地方,赶紧走!”

这时,从保安亭里走出来一个保安,手里面拿着防暴棍,气焰嚣张的指着叶不凡叫道。

“我找人。”叶不凡对着保安说道。

保安往叶不凡身上扫了几眼,叶不凡刚从山中出来,没有别的衣服,只有道观的蓝色大褂,大褂上还有零散的几个补丁。

“你……找谁啊?”保安本来不准备搭理叶不凡的,但保安的工作,让他见识过不少有身份的人。叶不凡虽然穿的很简陋,但散发出来的气质却不一般,让他有些犹豫。

“我找柳正昊。”叶不凡将玉佩递给保安,“我是他一个故人的弟子。”

保安深深看了叶不凡一眼,厉声道:“你在这儿等着。”

一分钟后,保安从保安亭里走了出来,脸上写着一脸不耐烦,凶神恶煞的走了出来。

“柳夫人说了,他们柳家没有什么故人,更不认得这玉佩。”保安说道。

这回轮到叶不凡皱起了眉头,他刚准备开口,就被保安抢了先。

“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我奉劝你一句,赶紧滚,不要等我动手轰你走。”保安将自己的防暴棍拿了起来,威胁着叶不凡。

叶不凡深吸了一口气,说:“麻烦你再帮我问一下,你就说,我是来退婚的。”

“哈哈哈哈,我没听错吧,就你这个熊样,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还敢说自己和柳家有婚约?真是天大的笑话。赶紧滚听到没有。”保安拿起防暴棍,朝着叶不凡的肩膀上挥了过去。

但下一秒,保安的脸色微变,叶不凡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防暴棍,看起来十分轻松,任凭保安怎么拉扯,都不能将自己的防暴棍拔回来。

“滴——滴——”

保安回头正准备找帮手,结果别墅区大门口,一辆劳斯莱斯刚好驶了进来。

叶不凡松开手,保安又变了一副嘴脸,朝着劳斯莱斯走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吗?”劳斯莱斯后座,一个女生从脑袋里面探出头来。

“楚小姐,那个人想进别墅,但……嘿!”保安一回头,叶不凡早已经消失在原地。

女生叫楚梦瑶,是金河市楚家千金,海归高材生,一回国就接受了家族生意,将楚家的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

楚梦瑶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别管他了,先给我开门,我有急事。出了事你就报我的名字,我来负责。”

“是是是。”保安连连称是,他一个小保安可不敢耽误人家大小姐的事情,赶紧开门放行,直到劳斯莱斯经过他是,他才发现座位另一边,还坐着一位老人,保安这才恍然大悟,又走进了保安亭中。

叶不凡趁着保安和楚梦瑶说话的功夫,进入了别墅区。

柳家别墅具体位置叶不凡还是知道的,他此时站在别墅门口,摁响了门铃。

不多时,一个保姆打扮的女人走了出来,一脸疑惑地看着叶不凡。

“叶不凡,受师傅林逍遥临终嘱托,前来赴约。”叶不凡对着别墅里面叫了一句。

“让他进来。”别墅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保姆这才给敢打开门,让叶不凡进去。

别墅很大,装修的很豪华,显得整栋楼很空,一层的大厅,除了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外,就剩下给她开门的保姆了。

叶不凡耳根一动,听到在楼上还有四个人的呼吸,其中有两人的呼吸均匀平稳,应该是练家子。

穿着旗袍的女人就是这座别墅的女主人——廖圆,也就是与叶不凡有婚约的柳若嫣的母亲。

廖圆见叶不凡看到别墅内的装饰后,就一直站着不动,不由心中嘲讽道: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坐。”廖圆对叶不凡招了下手,让叶不凡入座。

叶不凡将玉佩和婚书拿了出来,廖圆伸手示意叶不凡不急,她先是让保姆给她泡了一杯咖啡,神情平静的说道:“下山以后就直接来金河了吧?金河怎么没去好好逛逛?”

“师傅临终嘱咐,不敢怠慢。”叶不凡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廖圆抬起头冷冷看了叶不凡一眼,心想从穷乡僻壤的山沟沟一出来,就直接来提婚约的事情,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叶不凡看着廖圆,听出她话里有话,便开口问道:“伯母有话直说就好了。不用藏着掖着。”

“当年我公公没有经过我们夫妻同意就定下了这门婚事。”廖圆神情冷漠的说道:“但如今我公公和你师父都已经仙逝,这门亲事自然就不存在了。”

叶不凡想解释,自己并不喜欢被人安排,这次前来其实是想退了这门婚事,然而从进门开始,廖圆就一直居高临下的跟他说话,甚至看叶不凡的眼神都很轻蔑,这让叶不凡很是不爽。

廖圆继续说道:“你是聪明人,像我们这样的豪门,讲究的是门当户对。而像你这样的穷小子,上门履行婚约,就不该去想。我可以给你十分钟,你可以思考一下想要什么样的补偿。”

叶不凡冷笑一声,说道:“我想问问为什么?”

“我家若嫣已经和金河第一豪门杨家的二少爷订了婚,你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觉得你自己配吗?”廖圆轻瞥了叶不凡,拿起桌上面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

做为金河的第一豪门,像杨家那样的家族都十分看重家族声誉,如果让人知道在和杨家定亲之前,柳若嫣还有婚约在身,那杨家定然会觉得自己丢了脸面,这不仅会让杨二少和柳若嫣婚事泡汤,甚至柳家还要遭受杨家的怒火。

廖圆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其实我这次来,是来退婚的。”叶不凡说道。

“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廖圆不屑的看着叶不凡,她来看叶不凡只不过是死要面子,自己给自己找台阶。

“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叶不凡说道。

“你……”廖圆的脸色闪过意思阴狠,“小子,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姓叶的,我是不可能嫁给你的。”

一个女人急匆匆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头发微卷,脸上画着淡妆,长得有一点点像廖圆,叶不凡断定这就是他的未婚妻柳若嫣了。

叶不凡回头,心中一喜,没想到另外半块玉佩居然就挂在柳若嫣的胸前。

“啊!你这个臭流氓,往哪里看呢?”柳若嫣看到叶不凡看自己的眼神以及看的位置,气愤的大叫了一声。

“叶不凡!你好大的胆子,我还在这儿呢,就这么无法无天。我要是不在,你是不是敢直接上手了?”廖圆厉声喝道。

“我对你不感兴趣。”

叶不凡不以为意的对着柳若嫣说道,同时,左手真气运转,对着柳若嫣胸口处隔空一抓,下一秒,那半块玉佩出现在叶不凡的手里。

“玉佩我收回了。”叶不凡冷声说道。

“啊——”

柳若嫣气得的原地址跺脚,作为柳家的大小姐,不管在哪里,大家的注意力都是在自己身上,可这叶不凡居然说对自己没兴趣,甚至连正眼瞧都没瞧自己。这对柳若嫣来说就是侮辱。

叶不凡见玉佩到手,转身就要离去。

“站住,我让你离开了吗?”廖圆叫道。

叶不凡此举,无疑是打了柳家的脸,柳若嫣没面子,柳家的面子也挂不住。

“砰砰砰砰。”

柳若嫣身后的楼梯,跑下来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两个人冲到叶不凡身边,堵住了叶不凡的去路。


“想要离开,把婚书留下。”廖圆厉喝一声。

“既然刚才我拿出来,你不要。现在也别想再拿回去。”叶不凡说道。

“那你今天也别想离开了这里,给我打断他的狗腿,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嚣张。”廖圆的眼神中充满杀机。

廖圆声音落下,两名大汉伸手就要抓叶不凡,叶不凡一掌轰出,带着强劲的掌风,顿时将两名保镖轰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板上,疼的在地板上打滚。

“你……你……你……”廖圆指着叶不凡,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柳若嫣刚开口,被叶不凡一个眼神看过来,硬生生把话给憋了回去。

她和柳若嫣两人就这么看着叶不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柳家别墅。

二楼书房中,一个男人看着叶不凡离开的身影,紧紧抓着拳头。

“叶不凡,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后悔来到金河。”

从柳家别墅离开后,叶不凡走了五分钟才发现自己走反了方向,本来以为是往大门口的路,反而是越往别墅区深处走了。

“呜呜呜~”

“呜呜呜~”

叶不凡一转身,听到边上的这栋别墅门口,蹲着一个小女生,正在抽泣。

“这不是刚才在别墅区门口的那个女生吗?”叶不凡心想

“嗯?”楚梦瑶身后的别墅,叶不凡感受到一丝非常微弱的真气波动。

楚梦瑶注意到好像有人在看着她,猛地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来。

见到楚梦瑶的样子,叶不凡忍不住惊艳了一下,对方黛眉如月,花容月貌,有着小家碧玉的温婉,哭起来让叶不凡心生了一丝怜悯之心。

刚才在别墅区门口,要不是楚梦瑶忽然出现,叶不凡也没有机会溜进别墅,拿回玉佩。

“你是谁?”楚梦瑶警惕的看着叶不凡。

“我叫叶不凡。”叶不凡说道。

“爷爷!”

“爸!”

别墅中,忽然传来一阵惊呼,紧张的楚梦瑶又回了别墅。

叶不凡犹豫了一下,出于对刚才那一丝真气波动的好奇,叶不凡也走进了别墅。

别墅大门是开着的,叶不凡走进屋内,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朱老,我爷爷这是怎么了?您快出手救救我爷爷。”

楚梦瑶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充满焦急和慌张。

“唉~刚才下针之时,老夫便已经和你们说过,这一针我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我。幸运的话,楚老先生能够挺过难关,不幸运的话,可能会加剧他的伤势。”病床边上,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老人开口说道。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楚梦瑶苦苦哀求道,“您可是神医朱自振啊,你肯定有办法的。”

朱自振摇了摇头,说:“这要是祝由十三针没有失传,你爷爷或许还有救。但眼下,我也只有第一针的残篇。”

“朱神医,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一旁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开口问道,他的眉头一直紧锁着,脸上写满了担忧。在他身边,还有一个中年妇女以及一个和楚梦瑶年龄相仿的男生。

“眼下,只能靠着施针来吊着老爷子性命了。”朱自振叹了口气。

“快请朱神医施针!”戴眼镜的那个人的对着朱自振双手抱拳道。

朱自振点了点头,坐到床边,又从自己的针袋里面抽出了几根银针。

“你要是那一针下去,估计命没吊住,人先没了。”叶不凡实在看不下去了,毅然开口。

叶不凡的声音一响起,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你是什么人?你是怎么进来的?”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反应最大。

“是你?”楚梦瑶回头看向叶不凡,脸上露出一丝不悦的神色。

“哼!难不成你也懂中医?”朱自振冷哼一声,似乎是自己的权威收到了挑战,面露不满。

“略懂一二。”叶不凡开口说道。

“闭嘴!你是个什么东西,在你面前的,可是我们滨海省赫赫有名的神医朱自振老先生,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还敢说朱神医的不是?”和楚梦瑶年龄相仿的那个男生愤怒的上前骂道。

楚梦瑶也怒了:“你我素不相识,我没请你,你却自己进了人家里,真的一点素质、教养都没有。”

说完,楚梦瑶转头又对着朱自振说道:“朱神医,求求您救救我爷爷。我这就叫人把他给轰出去。”

“堂弟,你快把他拉走!他要是不走,就叫保安轰走。”楚梦瑶皱起眉头,狠狠瞪了叶不凡一眼。

“不必!既然这个小友说,我这一针吊不住你爷爷的性命,反而会送命。我倒要请教一下这位小友,我这一针要怎么扎才好。”朱自振瞥了一眼叶不凡,特意把“请教”两个字咬的很重。

“朱神医,您别和他一般计较。”楚梦瑶给她堂弟使了个眼色,堂弟走到叶不凡身边就要将叶不凡拉走。

“让他留下无妨,我倒要看看,这位小友有没有比我更好的方法。”

朱自振伸出左手,对叶不凡做了个“请”的动作,叶不凡淡然的走上前,来到了病床边。

“小子,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啊。”楚梦瑶的堂弟盯着叶不凡训斥道。

叶不凡看着朱自振,问道:“能不能借你的针一用。”

“请自便。”朱自振将自己的针袋铺开,心中对叶不凡更加不屑:一个连针袋都没有的毛头小子,竟敢不知天高地厚的评价自己的针术,真是笑话。

“小子,我跟你说话呢。”楚梦瑶堂弟见叶不凡不理他,被激怒了,走上前手刚拍在叶不凡的肩膀上,叶不凡抽起朱自振的银针,手指一动,刺进楚梦瑶堂弟腋下的一个穴位。

楚梦瑶的堂弟顿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除了眼睛一直在动以外,就像木头人一样。

“堂弟!”

“云生!”

五秒后,在场的楚家人看出了情况不对,担忧的走上前。

“别动!”朱自振对着其他人厉喝道。

此时叶不凡已经开始施针了,他在楚梦瑶爷爷的身上,扎了十三针,每一针手法不动,离手之时,银针还会发出微微震颤。

朱自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时心中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叶不凡下第一针的时候,朱自振就感觉有点眼熟,随后为之一震,这……不正是刚才自己实战的祝由十三针的第一针吗?

“嘶~”叶不凡的每一针都玄妙无比,朱自振这时都恨不得自己有十三双眼睛。

“爷爷醒了!”楚梦瑶激动地叫道。

病床上的老人缓缓睁开双眼,叶不凡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您……您刚才使用的可是祝由十三针?”朱自振双眼通红,内心激动,但楚家人在场并没有表现出来。

“正是!”叶不凡也不藏着,直接张口答应了。

朱自振除了激动外,还有羞愧,从刚才不屑的“小友”称呼变成了“您”,对叶不凡的眼神,充满了敬重,想想刚才自己的内心活动,朱自振都忍不住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爷爷应该是中了毒之后,又强行运功,导致经脉寸断,毒血攻心。”叶不凡说道。

一旁的楚梦瑶一听,不可思议的看向叶不凡,毕竟自己爷爷的伤势病情一直是秘密,除了楚家的成员外,知道的也就朱自振了。叶不凡只是看了几眼,就判断出自己爷爷的伤势。

“我等等开个方子,让老人家按时服药,一周后便能康复了。”叶不凡说道。

朱自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给楚家老爷子治了这么久的病,都没有保证说吃完药一周后可以康复,可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仅会失传的祝由十三针,还能通过观望判断楚老爷子的病,可见来历非同一般。

叶不凡写着药房,朱自振在边上看着,越看,朱自振越是激动。

“妙!实在是妙!”

朱自振看着叶不凡写的药方,不同的药不同的剂量,每一个药材都用的非常的妥当。

“我为什么就没想到呢?”朱自振仿佛打开了新的大门,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痴狂的状态。

“我入行研究古中医四十载有余,早已经进入了某种瓶颈中。今日你这一药方,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这药方我可以带回去研究研究吗?”朱自振的眼中闪烁着光,是出于对古中医的热爱。

叶不凡点了点头,朱自振接过药方,便和楚家的各位告别,准备离开。

“朱神医,您这就走了?”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朱自振微微笑道:“楚千层,你父亲的病已无大碍,只需按这位先生的药方按时服药,一周后,你父亲的病便能药到病除。”

“对了。”朱自振回头看向叶不凡,“还不知先生您叫什么名字?”


“我叫叶不凡。”叶不凡开口说道。

朱自振拿出一张名片,开口说道:“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玄医堂的地址,希望先生有机会可以光临指导。”

叶不凡点了点头,朱自振又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憋红了脸。

“先生能否留个联系方式?”朱自振给了叶不凡名片还不罢休,他深怕叶不凡不会去玄医堂,那到时候自己想要再次见到祝由十三针就完全不可能了。

祝由十三针,古中医失传的逆天针法,在传说中,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能从阎王手里救回来。

所以最保险的方法,还是把叶不凡的联系方式要到手。

朱自振如愿要到了叶不凡的手机号,告别的众人,高兴地离开了。

“瑶瑶。”这时候,躺在床上的楚老爷子举起了双手。

“爷爷。”楚梦瑶来到楚老爷子身边。

“一定要好好谢谢这位叶先生,给叶先生安排好住处,别懈怠了人家。”楚河给楚梦瑶使了个眼色,楚梦瑶一下就意会了,点了点头。

“叶先生这边请,我爷爷想和我父亲还有堂弟他们聊聊。”

楚梦瑶带着叶不凡来到了客厅。

“叶先生,谢谢你救了我的爷爷。”楚梦瑶说道,“刚才在房间里,我的态度不太好,我跟您道歉。”

“你叫我叶不凡就好了,先生先生的,听着奇怪。另外,我救你爷爷也是还你个人情。”叶不凡笑道。

“还我人情?”楚梦瑶不解的看着叶不凡。

“我来金河是来找柳家退婚的。”

“退婚?”楚梦瑶看叶不凡穿的衣服,想都不敢想他居然会和豪门有婚约。更不知道,和叶不凡所谓的欠她人情有什么关系。

“我来金河后,直接来了这里找柳家人。但在别墅门口就被拦住了,柳家人不承认,保安更不可能放我进去。后来刚好你从外面回来,才让我有机会进了别墅去。拿回我师傅留在柳家的另外半块玉佩。”叶不凡解释道。

“所以你没有住的地方?”楚梦瑶问道。

叶不凡点了点头。

“叶先生既然没地方住,我等等让下面的人带你去我们楚家的酒店住下。也好让我们好好感谢感谢。”

楚千层的声音响起,他已经从楚河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爸,还是我送叶不凡去吧。”楚梦瑶说道。

楚千层见楚梦瑶要亲自送,不由皱起眉头来,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忽然出现在自己家中救了救病在床、奄奄一息的父亲,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有什么恻隐之心。

就这样,叶不凡在楚梦瑶的安排下住进了楚家的酒店。

日落西山,月光升起,月光透过酒店的窗户照进房间。

叶不凡盘腿坐在床上,运转着师门秘法《九转通天诀》,嘴里吐出一团浊气,方才睁开眼睛。

“下山几天,灵气愈发浓郁。看来师傅说的没错,这个世界要开始复苏了。”

叶不凡喃喃自语,心里有了些紧迫感,从小开始,林逍遥就在给叶不凡灌输不同的知识,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给装在叶不凡身上。

林逍遥来自另一个世界,在飞升之时,未能遭受住九九天雷劫,至此修为大跌,还被天雷卷入空间裂缝,来到地球,地球灵气稀薄。但因为地球的资源枯竭,灵气稀薄,林逍遥迟迟无法修复肉身,在地球上漂泊了几百年后。

期间,林逍遥周游世界,发现地球也是某个修真古文明遗址。在诸神大战之后,才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一百年前,林逍遥发现地球上的灵气开始变多,似乎是地球要突破诸神之战中留下的桎梏了,只不过灵气复苏速度有限,而他肉身一直得不到修复,油尽灯枯,终究是等不到灵气完全复苏。

所以林逍遥决定找一个继承人,他要在这个世界留下痕迹,他要让自己的一身绝学传承下去,让世人知道有林逍遥的存在。他的徒弟,要么不出世,一出世,一定要名动全球。

“也不知道师傅说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叶不凡拿着两块玉佩,将他们的切割处重新拼合在一起,同时运转真气,注入进两枚玉佩之中。

“嗡——”两枚玉佩发出耀眼的绿光。

叶不凡再度睁开眼睛,两枚玉佩竟奇迹般的变成了一块。

下一秒,玉佩微微震动,叶不凡注入的真气随即被弹了回来,这让叶不凡很是不解。

“进!”叶不凡屏息凝神,再次将真气注入,但真气又被弹了出来,在半空中化成“筑基”两个大字。

叶不凡这才明白,这玉佩需要自己到筑基期才能够打开,而现在叶不凡修为境界一直停在在练气大圆满,只差一步便能够筑基了。

“砰——”

叶不凡刚收起玉佩,酒店房间门就猛地被人踹了开来,有五个人从门外走进房间。

为首的是一个光头,嘴里还叼着一根雪茄,穿着一件背心,身后的四个人穿着黑色西装,手里面拿着甩棍,俨然一副打手打扮。

光头走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向叶不凡。

“你就是叶不凡?”光头问道。

“我是。”叶不凡回答道。

“就你这穷酸样,还想要去柳家小姐?”光头说完,不屑的看着叶不凡,又抽了一口雪茄。

“你是柳家派来的?”叶不凡看向光头,已经明白他是来做什么的。

“少废话,乖乖交出婚书,我还能让你少遭点罪。”光头瞥了一眼叶不凡。

“我要是不交呢?”叶不凡平静的看着光头。

“呵!嘴还挺硬,等等我看你还硬不硬。”光头话音落下,四个拿着拐棍的男人已经冲了上来。

“小子,别怪我不给你机会。”光头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先把他四肢废了再说,记住,我喜欢求饶的声音,越大声越好。”

光头说完,抽了一口雪茄闭上眼睛,准备享受着叶不凡的惨叫声。

但半分钟过去了,光头发现房间里还是很安静,意识到不太对劲,睁开眼睛,叶不凡就站在光头面前,静静地看着光头。

叶不凡身后,光头带来的四个人已经躺在了地板上,没了动静。

“你这癖好还挺别致。”叶不凡嘴角微微勾起。

“找死!”光头应声而起,杀气沸腾,朝着叶不凡辟出一掌。

叶不凡身形一动,光头一掌劈了个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