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将归来赵瑾

神将归来赵瑾

偏旁部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龙王大陆上,有一个全能王者,他是这片大陆的统治者,可如今赵瑾却为了探寻一个真相,甘愿做一个上门女婿。从此隐姓埋名,利用武道秘密杀敌,利用医术获取美人放心;赵瑾本想寻到答案之后,悄然离开,只是对江一燕动心却是意料之外,如今为了自己的老婆,他也要留下来。

主角:赵瑾,江一燕   更新:2022-07-15 21: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瑾,江一燕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将归来赵瑾》,由网络作家“偏旁部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龙王大陆上,有一个全能王者,他是这片大陆的统治者,可如今赵瑾却为了探寻一个真相,甘愿做一个上门女婿。从此隐姓埋名,利用武道秘密杀敌,利用医术获取美人放心;赵瑾本想寻到答案之后,悄然离开,只是对江一燕动心却是意料之外,如今为了自己的老婆,他也要留下来。

《神将归来赵瑾》精彩片段

“今日,我们十万电台对准不咸山!”

“今日,那里必成为万众焦点!”

“今日,我们必将让世界瞩目!”

龙国一百八十三家电台加高空转播,齐聚不咸山龙首天都峰。

“今日这里将会举行,龙国第一任龙帅的加冕之典,让我们拭目以待。”

龙国第一美女主持人韩雪在万米高空上带来报道。

“主帅,一会你就从这出去,然后站那,振臂一会,呜嗷在喊两嗓子,你就是天下龙帅了,要不要彩排一下!”阮华银指着一个小窗口说。

阮华银!化名(断刀)不咸山万军都统,号:绝世战神,热爱足球,嗜好杀戮。

曾经因为一场球赛输赢,屠了一个国家。

“断刀,你是不是傻逼,那么点个窗户,你让老大怎么出去!”

虎铮!不咸山万军都统,号:无双战神,沉着冷静,足智多谋,善用一柄双头樱枪,战场上最喜欢用双头枪捅人菊花,世界三十六国给他统一封号,菊花战神!

“你们两个是不是太闲了?龙首山下面还有一块没开发的训练场,要不你们去试试?”

红叶!龙国主帅座下三大战神之首,人称谪仙红叶,沉着与冷静的化身,是三大战神中最早跟着主帅的,据说十年前两人就在一起。

“主帅,该出场了!”

突然,门外喊了一声,有摄像师开始补光。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内室门帘被打开,一身黑龙战袍,头带银色面具,走路潇洒带风,让无数少女窒息的主帅迎着闪光灯,出来了。

“他来了,他来了!”

电视机前,无数少妇少女激动颤抖,手舞足蹈。

无数男人鄙视的看着电视:“跟我也差不多,我带面具比他帅多了!”

万众瞩目下,赵瑾走上封神台。

高空中,龙国第一名记拿着话筒慷慨激昂的开始转播。

风在这一刻都静止了。

“国主令,封……。”

“等一下!”韩雪捂住耳麦,神情凝重。

“导播,需要插播一条新闻!”她严肃的看着导播。

“什么新闻比封认大典还爆炸啊!”

“转!”

韩雪不容置疑,画面切换。

“什么情况!”

龙国十五亿人口看着电视画面突然被切换,都是一声质疑。

“现在插播一条突发情况,就在刚刚,龙江燕城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绑架案,被绑架的是昔日燕城第一美江一燕女士,同时在这次绑架案中,还有七人被杀。”

龙国法规,命案人数超过五人必须上报,全国转播。

“江一燕?”

面具下的面孔,不禁皱眉。

脑海中出现一丝回忆。

“主帅,继续开始吧!”导播小声说一句。

赵瑾在沉默。

所有人都等他发言。

一秒,两秒,三秒。

全国时间静止。

“主帅在干什么?怎么不说话了!”虎铮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会是怯场了吧?”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红叶紧张的看着赵瑾,这么多年,从来也没看他有过这种情况,怎么了?

“封神台挪至燕城!三大战神随我回城!!”

空气中发出一声雷爆,战袍挥舞,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赵瑾转身而行。

“挪?燕城!什么情况!”导播们懵了。

“出事了!”

虎铮第一个反应过来,双手后探,双头樱枪如闪电划过。

“给我被机,我要飞燕城,立刻,马上!”

“让千目阁给我查,我要江一燕现在的位置!”

“喏!!”

赵瑾连续两道命令,不咸山十万龙军全动起来了。

不咸山寒风潇洒,一百多家电台都被晾在了风中。

“这……”

“一定是有什么大新闻!快,我们去燕城!”韩雪吼一声。

龙首峰寒风萧瑟,煞气冲天。

与此同时,停机坪上一辆虹式战斗机打开舱门,放下步梯。

赵瑾双手背负,快速登机。

“主帅!战机入城,是要像国主汇报的!”

“老大,江一燕的位置在燕城市中心天一会所。”

“主帅!”

红叶跑过来喊了一句。

“龙国律法,战斗装备不得进入市中心,若是开战机进入燕城,恐怕会惹人非议,留人口舌,若是让议阁那帮老家伙知道,恐怕会引起误会,又要说主帅要造反了。”

“造反?我若真造反,他们恐怕就闭嘴了!”

“不管怎样,战机入城,都要汇报给国主,不然我们回去也会麻烦!”

红叶时刻保持冷静,她分析其中利弊。

“可是,怎么汇报,怎么说?说我们回去看风景?”

虎铮脑袋是稀懵,到现在没整明白为啥要开飞机回燕城。

“就说江一燕是我老婆!!”

赵瑾怒吼一声,战机升空,盘旋一周迅速消消失在云层中。

红叶双目颤动,脸色赤红。

虎铮闭上嘴巴,大气不敢喘一口,悄悄的盯着红叶。

“哎,主帅为什么不带上我!”断刀看着天空惆怅。

肃杀之气,直刺苍穹。

战机升空,焰火喷涌,怒吼一声朝着燕城方向消失。

天塌了!

“红叶……”

“去汇报!”红叶咬牙喊一嗓子。

“红叶,你去哪!”

“我去燕城!杀那些狗日的!”

虎铮缩下脖子,溜了。

而此时,飞机上的赵瑾,双眸中布满血丝,怒吼道:“把速度拉满,我要你立刻,马上给我开到燕城!”

战机已经超负荷飞行,双翼不听的颤抖。

驾驶员一头冷汗,急忙道:“主帅,飞机已经负压了,不能再加速了。”

然而,赵瑾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江一燕!

他拿过一个降落伞包塞给驾驶员,拉开舱门一脚把他踢下飞机,握住引擎,直接拉满。

故障灯急促闪烁,赵瑾直接无视。

轰!

战机发出音爆,左侧引擎瞬间冒烟。

驾驶员在空中打开降落伞,震惊的盯着飞机,到底是什么事让主帅如此丧失理智?

此刻赵瑾,眼中只有江一燕。

三年前他遭奸人陷害,神穴被毁,流落燕城入赘江家。

是江一燕不惜忍受世人白眼,不离不弃的照顾着他,若不出意外,他本应该一直守护在江一燕身边。

他许诺过,要给江一燕一场盛世继任大典。

原本今日封帅后,他就准备辞去职务,回归平淡跟江一燕厮守终生。

是谁?

到底是谁敢绑架江一燕!

“快点,再快点,速度给我加到最快!”

轰!

飞机再次发出音爆。

右侧引擎冒烟。


战斗机双侧引擎冒烟,随时有解体的风险。

然而此刻,赵瑾已经疯魔,心中像是有一团怒火在绽放,双手握拳,恨不得下一秒直接出现在江一燕身边。

三年了,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强大到不会再有心痛的感觉。

错了!

他错的离谱!当听见被绑架的是江一燕那一瞬间,他万念俱灰。

此刻,燕城。

天一会所十三楼总统套房内。

江一燕浑身染血,头发凌乱的散落在眼前,她双手被绑在椅子上,嘴上封着胶带,她发出痛苦的呻吟。

钱书良正拿着匕首一刀一刀的刺破她的肌肤。

“你不是号称燕城第一美吗?今天老子就让你变成燕城第一丑!”

钱书良脸上露出极其享受的表情,用匕首一根一根挑断绑在江一燕身上的麻绳。

“跟我作对,挡老子财路,你不是很嚣张吗?再嚣张一个给我看看啊!你到是叫啊!你叫!快叫!求我,求我饶了你,求我啊!”

“妈的,你哑巴了是吧!”

钱书良一把刺入江一燕大腿,她痛苦的哭喊一声。

看她在自己面前狼狈不堪,钱书良变态的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追求江一燕三年!

被拒绝了三年!

可恨的是,她竟然怀了别人的野种而不知情,还生了下来。

就算这样,钱书良都没有放弃,可她已经沦为残花败柳,竟然还不肯答应!

简直是耻辱!

“婊子!你不是谁都能上吗,一会我就让他们一个一个的上你!”

“妈的,拒绝我!也不看看老子是谁!特么追求老子的女人从这都能排到江边!看得起你追求你,看不起你,老子就特么硬上了你,你能怎样?江家敢放个屁吗!”

江一燕绝望了,她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江家会管她吗?

又有谁会在乎她。

燕城四大家族,钱、孙、李、王,江家排在哪?

钱书良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挑开,随手把匕首扔一边,退后两步阴冷的看着她:“过来伺候老子!把老子伺候舒服了给你一个痛快的,不然,老子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畜生!”

江一燕咒骂他一句。

“哼!”

“说我是畜生!”

钱书良解开裤腰带,脱下裤子,摊开双手,闭上双眼,一脸享受道:“我是畜生,那你是什么?都特么未婚先孕了还在我面前装清高?江一燕,我要是畜生,你就是婊子!婊子跟畜生是绝配!”

钱书良阴狠的看她,邪恶的笑笑。

“你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江一燕起身冲向窗户。

“将军,如果有一架飞机以极快的速度冲入我们的防御领空怎么办?”

一名雷达探测兵,指着显示仪,回头询问将军。

“我艹,什么情况?!”

将军跑过来低头看眼,脑瓜子“嗡”一声:“又打仗了?”

“没接到上面演戏的通知啊!”

“警告一下!”将军下令。

高炮营发出三枚干扰弹,可惜丝毫没能阻挡飞机的速度。

而且,飞机越飞越快!

“艹!击落他!!”将军怒了。

挑衅!

赤裸裸的挑衅!

高炮营锁定目标。

“将军,将军,是我们的飞机!”

高炮营瞭望兵吼一嗓子。

营长懵了:“什么玩意就我们的飞机!被挟持了?!”

镇北军营,高清显示屏上传导画面。

“紫金良翼金龙飞机,这是不咸山主帅的座驾!”

“主帅,主帅要回燕城!艹,艹,艹!都给我把炮放下!谁刚才发射的干扰弹!给我滚出来!尼玛的,敢打主帅飞机的注意,你不想活了!”

京城,国主办公室。

一帮老头子聚在这,愁眉苦脸。

“国主,他太放肆了!没有调令不准回城,这是铁律!他这是目无法纪!”

“那怎么办?杀了他?”国主抬头问。

“我也不是说杀了他,起码得惩戒一下,不然难服众啊!”

“呵呵,你问问谁不服!”

国主内卷的很,他放下杂志双手交叉看着这帮老头:“诸位阁老,这件事你们定,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们拿出个意见,我批!”

“国主!”

秘书过来趴在耳边小声说。

“你不用小声,你大声说,让他们也都听听!”

“喏!”

秘书清清嗓子道:“刚刚接到不咸山汇报,主帅的妻子在燕城被绑架,生死未卜,情况紧急,主帅不得已,先行回城!”

“你们听听,惭愧不!人家在前面打仗,妻子在你们这帮人眼皮子低下被人绑架,这燕城的治安也太乱了,这样!告诉赵瑾不用在回不咸山了,明日在燕城给他举办继任大典,自明日后,镇北所有防务全部由赵瑾掌管,燕城就作为他的行署地吧!”

国主当着众阁老面道:“你们没意见吧!”

谁敢有意见!

“就这么办吧!”

“喏!”

天一会所,江一燕冲到窗边,破碎窗户准备跳下。

“相死?”

钱书良玩味一笑,你最好先看看这个!

说着掏出手机,仍在地上。

江一燕头也不回,一只脚迈出窗台,可身后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让她浑身一震。

这个声音!

她回头,看见地上的手机,急忙冲过去扑子在地上,查看。

“畜生,你这个畜生!”

她扔下手机,疯了似的冲向钱书良,在他身上撕扯。

钱书良坐在椅子上,双手拖着江一燕的身体很享受她的捶打,冷不丁,他一把抱住江一燕,双手一紧,在江一燕挣扎的惊叫声中把她扔在床上。

“江一燕,你今天要不把老子伺候舒服了,你那个小杂种女儿,你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畜生!我跟你拼了!我们母女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啪!”

钱书良一个耳光扇在江一燕脸上。

“贱人!给你脸了!跟你好好说不行,非让老子用强!”

他狠狠的啐口吐沫:“一个小时内,那面要是接不到我的电话就会把你女儿两个肾脏取出来,也真是特么怪了,哪个土老帽竟然愿意花两千万买你女儿两个器官!”

“真是赚大发了的买卖!”

江一燕悲从心生,绝望,无助,女儿,对不起!

就在她万念俱灰,准备赴死时。

“砰!”

一声巨响,一架飞机直接撞上玻璃。


飞机撞玻璃。

钱书良被吓一跳,急忙躲到门口。

就在这刹那,赵瑾从飞机中破空而出,狠狠的落在地上。

战袍挥舞,他冷厉的环视一周。

看见浑身是伤,一心求死的江一燕,他虎躯一震,心头震撼。

“老—婆!”

赵瑾脱口而出。

江一燕身躯一颤,震惊的看着赵瑾。

泪如如决堤之洪,轰然落下!

“你这个畜生!”她愤怒的嘶吼,比起钱书良更为激动。

她挣扎着冲向赵瑾,不停的捶打他,委屈,无助,在这一刻全部化成了泪水。

“你混蛋,你畜生,你怎么才回来啊!”

“我混蛋,我畜生,我,回来了,就没人敢再伤害你!”赵瑾眼神阴历的看着躲在门口的钱书良:“老婆,你先休息,让我……。”

“不,不!你赶紧去救我们的女儿!”江一燕拼了命的摇头。

“女儿!”

赵瑾仿佛被雷电击中,后脊梁骨窜过一阵凉风。

他竟然有女儿!

而且,女儿此刻很危险!

三年前他入赘江家,江一燕不离不弃照顾着他,两人私定终身,可没想到,他遭人陷害,身陷囹圄,没想到,那之后,江一燕竟然为他生了个儿女!

浑身气息变化,他缓缓的将江一燕安抚在床上,脱下战袍披在她身上。

阴翳的眼神看向钱书良。

“欺我妻女,你准备好去死了吗!”

“什,什么!”

钱书良还没反应过来,赵瑾整个人犹如鬼魅爆发一般,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把他吓的往后一窜,直接撞上墙上。

“刚才是用哪只手伤我的女人?”

“啊!”

钱书良本能的愣下。

“咔!”

下一秒,他两只手全被赵瑾掰断。

“啊啊啊啊!”撕心裂肺的痛感让他痛不欲生,他滑坐在地上,用膝盖夹着两只胳膊哀嚎。

“我问你过,是你没回答!”

赵瑾居高临下,冷漠的的看他,我再问你一次:“我女儿在哪?”

“我去尼玛的,你去死吧!!”

“砰!”

一声国骂,下一秒,赵瑾一拳轰碎钱书良半张嘴巴。

一口血牙吐出来一半。

半张脸都被砸的血肉模糊。

赵瑾面无表情,冷漠的看着他:“我不会问第二遍!”

“有冲你杀了窝!”钱书良疯了似的咆哮:“你不杀窝,窝会杀了你全家,还有那小野种,窝会让她死的更惨!”

赵瑾淡淡笑下:“我有一百种比杀了你让你更痛苦的办法!”

说完,他手臂一紧,袖口里滑落一根钢针,双手拉直,钢针脱落成数跟银针。

他一根一根刺入钱书良身体。

然后,冷漠的看他。

一秒,两秒,三秒后,钱书良脸色瞬间潮红,惊悚的看着赵瑾,“啊”一声怒吼,躺在地上满地打滚,想用双手撕扯自己,可惜双手被废,他只能不停打滚,使劲在地上摩擦身体,翻过来,再翻过去。

几秒钟的时间,他已经把衣服全部摩碎,身上被地面剐蹭的血肉模糊。

这还不算,他青筋爆起,嗓子眼里发出震震低吼,他压抑不住,拼了命的用脑袋撞墙。

“砰,砰,砰!”

一声比一声响亮。

脑袋撞的血肉模糊,他面目狰狞,笑的压抑不住眼泪,又痛苦的一声声狂笑。

他像一只蠕动的生物,他转过身,面朝上,脸红脖子粗的咆哮:“杀了我,求你杀了我!”

“我说,我说你女儿在哪!”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求你给我个痛快的,杀了我!”

赵瑾无视他。

门口突然有人闯进来。

看见躺在地上的钱书良跟撞进来的半截飞机,愣下。

“我艹,钱少!”

一帮人想冲进来,但看见赵瑾那阴历的眼神,又犹豫了。

“快给我哥打电话!!”钱书良吐着白沫嘶吼。

“打!快打电话!”

几个人叫嚷着冲出去。

赵瑾微微摇头,既然你想死,那成全你!

钱书安就在十七楼谈生意,听见楼下巨震,他本就要下楼查看。

刚要进电梯,手机就响了。

他一手按住电梯门,一手接听电话。

阴历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电梯,楼梯,无数人往十三层汇聚。

“今天我要看看,是谁敢在我钱家地盘闹事。”

人未至,声先到。

钱书安在众人拥护下进屋,看眼躺在地上狼狈打滚的弟弟,又看眼窗外伸进来半截身子的飞机,最后目光落在赵瑾身上。

“是你!”

“是我!”

钱书良半眯双眼,紫金龙翼飞机,这是龙国长官的飞机。

他能成为钱氏接班人,自有他左右逢源的一套本事。

他半笑半不笑的走到跟前:“兄弟,不知道我小弟哪得罪你了,我愿意替他道歉,你要多少钱,我给!!”

赵瑾沉默。

“哈哈,怕了吧,杀啊,有种你杀了我!”

钱书良躺在地上,口吐白沫,面目狰狞。

“不要!”

“砰!”

赵瑾一脚踢碎他脑袋。

红白之物流了一地,钱书安下意识闭上眼睛。

双目紧闭,他双手狠狠的甩下拳头,叹口气:“兄弟,你杀我小弟,你也别想活了!”

就在这时。

闻讯赶来的钱宗仁也到了,一进屋就看见儿子脑袋碎裂,当场吐了。

“混账!你敢杀我儿子!我杀了你!!”

钱宗仁呵斥保镖动手。

十多名保镖冲进屋里,瞬间把屋子显得格外拥挤。

赵瑾一步横前,单手抓住一根银针,钱书良身上扎着的银针瞬间被他全部拔出,银针首尾相连重新组成一根铁丝环绕在他手臂上。

十多名保镖,本以为会控场拿捏的死死的。

结果全被赵瑾拿捏了!

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简直就是虐杀。

钱书安瞳孔一阵收缩再放大,这是人吗!

这简直是魔鬼!

钱宗仁也被他的气势吓到了,往后退了退。

赵瑾如鬼魅般冲到他面前,在他震惊的目光中,干净利索的踢断他双腿。

钱宗仁哀嚎一声跪在地上。

“啪!”

一巴掌把他打闭嘴。

“子不教父之过,你教育不了,本帅就替你教育!”

“现在我只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我女儿在哪!”

“你女儿?我特么……”

赵瑾打断钱宗仁:“想好了再说,只有一次机会,说错了,灭你满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