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就是三皇子

我就是三皇子

戒酒好多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对于生活在快节奏社会的现代人,赵华很快便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他不管前世如何,总之能重活一世才是王道。这一次他要在这个时代混的风生水起不可;记忆中的原主是个无父无母的壮劳力,怎么会被京都第一花魁看中。赵华当然不知道花想容想找自己谈论什么,可有绝色美女想邀,他岂会拒绝。

主角:赵华,花想容   更新:2022-07-15 2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华,花想容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就是三皇子》,由网络作家“戒酒好多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对于生活在快节奏社会的现代人,赵华很快便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他不管前世如何,总之能重活一世才是王道。这一次他要在这个时代混的风生水起不可;记忆中的原主是个无父无母的壮劳力,怎么会被京都第一花魁看中。赵华当然不知道花想容想找自己谈论什么,可有绝色美女想邀,他岂会拒绝。

《我就是三皇子》精彩片段

赵华靠在廊柱上嘴角微微翘起,他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情,管他什么原因呢,能重活一次才是最重要的。

大堂的中间是一个绝美的女子,她正在翩翩起舞。

那玲珑有致的身段,那修长笔直的美腿,还有那随着身形起伏的胸膛,吸引着凤来楼中所有男人的眼睛。

没有美颜、没有滤镜,真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女人!

一曲终了,花想容潇洒的离开。

一众男人砸吧着嘴四散了开来,有钱的继续坐回酒桌畅饮,等吃饱喝足后寻欢取乐。

没钱的老老实实离开,等待想容姑娘的下一次献艺。

赵华摸了摸怀中的巨款——三文铜钱,笑着摇摇头离去,自己一定可以在这个时代混的风生水起。

下一次再来这里,就是用钱砸下这个花魁的时候,没必要留恋什么。

他刚走到凤来楼的大门口,就被一个身穿黄杉的小丫鬟拦住了去路。

只听这丫鬟低声笑道:

“这位公子,请随小婢来,我家想容姑娘,要见你。”

赵华眼睛一眯,很是确定记忆中这个身子的原主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苦力,那花魁为何想要见自己?

旋即他洒脱的一笑,自己又不是唐僧,哪有什么妖精要吃自己的肉,既来之则安之,去看看就是了。

跟着这个丫鬟七绕八绕的,来到了后院的一处院落,进了院子,来到了正房前,小丫鬟冲着紧闭的房门道:

“姑娘,我把公子带来了~”

说完,推开房门,带着赵华走了进去。

就见刚才离去的花想容,已经换上了一袭翠绿的衣衫,端坐在一张放满了佳肴的桌子旁。

烛光下,被那身衣服的衬托后,花想容那白皙的皮肤更显三分水嫩,微微发红的脸庞吹弹可破。

赵华喉头一动,僵立在了门口,别看他刚才有无数的心思,面对正主儿的时候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儿。

“小翠,你去院子口守着,莫教人来打扰,我和公子闲聊几句。”

小丫鬟当即应声离开,顺手关上了房门。

花想容稍顿了片刻,起身向前,离着低头不语的赵华三步远,毫不犹豫的就跪伏了下来,张口道:

“奴不曾想,主上今日竟会微服来此,是奴之过,还请主上原谅!”

花想容跪伏在地的身姿,一下就映入了赵华的眼中,顿时惊得他嘴巴一张,脑袋一片空白。

花想容等不到赵华的下一步指示,心中顿时一惊,娇躯忍不住颤抖了几下。

“主上这是生气了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该怎么办呢?!!!”

气氛一下凝固了起来,赵华脑中空空,不知道要怎么办,花想容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主人正在琢磨什么恶毒的办法惩处自己。

花想容心惊胆颤,终究还是想要做些什么来弥补自己不知道的错误,她微微的抬起了光洁的额头,一看赵华那呆滞的样子,心中顿时就是一定。

“原来主上又在玩什么假扮了,是了,没看主上今日穿的如此寒酸,肯定是想假扮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

那戏文中不都是这样演的吗?

穷小子被花魁看上,舍了身子、资助了银钱,让那穷小子翻身。

没错,主上肯定是这样想的。”

花想容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后,这才浅笑安然的起身,款款的来到赵华的身旁,伸手搀扶住他的胳膊道:

“公子,发什么呆呀,如此良辰美景,不如咱们坐下吃喝些,闲聊几句。”

一边说着,一边搀着赵华走向了摆满了佳肴的桌子。

原本呆立的赵华,鼻子中突然冲进一股少女的幽香,紧接着胳膊上感受到了阵阵热浪,顿时回过了神。

心脏好似脱缰的野马般狂跳,他只觉得口干舌燥,脑袋有些眩晕,不知怎地就坐到了桌子旁。

花想容用筷子夹起一块鸡肉,送到了赵华的嘴边,见他果然张嘴吃了,这才放下了最后的顾虑。

赵华此时整个人好似在云端,迷糊之中,又充满了喜悦,享受着美人儿的服务,一口酒、一口肉的突然泛起了一个想法。

“纵使是前世资产过千亿的马爸爸,也享受不到这等美女的服务吧。”

就在他飘飘然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只小手爬上了自己的大腿,在那里来回的轻抚着。

赵华的呼吸一下屏住,她,她怎么敢!

心中狂喊着:

“不!

不要!

不要停……”

花想容脸上带着坨红,心中暗啐道:

“装,装的像真的一样,主上这恶趣味真是越发的……等等,这不对!

小手闪电般收回,花想容眼神中带着寒芒,死死地盯住了赵华!

不对,这人不是主上!

赵华正在云端飘着呢,突然感到一股巨力从背后袭来,一个狗吃屎摔倒在了地上。

两条胳膊传来了剧痛,双手一下被反剪在了后背,只是眨眼间就被绳子给捆死。

没等他痛呼出口,就觉得脖子上一凉,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已经抵在了脖子上,把他想要发出的惨叫声送回了肚子里。

花想容一脸愤怒,抬膝抵在赵华的脊柱上,右手撕扯着赵华的头发,让他的脑袋不由的后仰,左手拿着匕首压在他脖子上暴起的青筋怒喝道:

“你究竟是谁!竟敢如此羞辱我!”

赵华一吃痛,这才反应了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女人认错人了!

自己肯定和她的那个什么主上长相相似,怎么办?看起来娇滴滴的一个花魁身手竟然这般厉害。

感受到了脖子上逐渐下压的匕首,赵华有些哆嗦的开口道:

“姑娘,你,你慢点,我,我不是坏人,别,别杀我。”

花想容怒极反笑道:

“呵呵,那么还请公子告诉奴家,您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要来戏弄想容。”

避开了赵华脖子上的血管,匕首的一侧已经划破了他的皮肤,一串血珠顺势滴落在了地板上。

赵华心中一紧,闻着自己鲜血的腥味,脑子转的飞快。

他可不想死,他才来到这个时代,还没有享受美好的人生,怎么能就这样憋屈的死在这里……


“砰”的一声闷响,房门被人推开,一个带着斗笠的男人,手里提着那个黄杉丫鬟走了进来。

看见眼前的一幕不由奇道:

“想容,你这是做什么?”

花想容一听到这熟悉的嗓音,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停下了左手的发力,膝盖平移慌忙跪伏在地道:

“主上!”

那男子扫了一眼身后,跟随他的两个魁梧的大汉当即站在了小院门口,好似两座铁塔。

男子这才关上了房门,摘下了斗笠,丢掉了手中被打晕的丫鬟,也不看地上跪着和趴着的两人,走到了桌前坐下道:

“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还敢命人拦着我?”

花想容一听,大惊失色,连忙扭过了身子继续跪地,并且将倒地的赵华也拽了过来道:

“主上明鉴,奴今日走了眼,错把这个人当成了主上,所以才让小翠守住院子。

哪知这人是个骗子,奴正要将他杀了,主上您就到了。”

“呵呵,想容你阅人无数,也会认错人,嗯?!”

男子眉头微皱,显然很不满意她的回答。

花想容死命的一揪赵华的头发,压根不顾及赵华的疼痛,让他的脸露了出来道:

“主上您看。”

赵华龇牙咧嘴的和那个坐在桌边的男子对视到了一处,两人都是一愣,像!

太像了!

说是孪生兄弟,也不为过!

那男子一下站了起来,走过来蹲在赵华的面前探出手抓到了他的脸上。

此时赵华小命在人家手里攥着,也不敢反抗,强忍着头顶的疼痛,任由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脸上揉搓。

“啧啧,还真是有趣,天下间竟然有和我一样的人,倒是不怪想容你认错。”

说完起身又走回了桌边坐下,张口就道:

“杀了吧,免得以后冒充我。”

赵华一听,惊恐万分,眼见得花想容拾起了匕首,就要扎向自己的脖子,求生欲来到了顶点喊道:

“别杀我!我有用!”

落座后的男子一听,不由哈哈大笑,抬手制止了花想容,有些玩味的看着赵华道:

“你可知我是谁?你能对我有什么用处?”

他决定看在两人容貌相同的份上,给他一个机会,要是这人说不出个什么,再杀也来得及。

赵华面对生死危机,求生欲爆发,此时大脑转的飞快,张口就道:

“我不知道公子您是谁,但看您器宇轩昂的样子,肯定是个大人物。

我也知道我这样的人,文不成、武不就,对于您这样要办大事的人来说,毫无用处。

可是我这张脸,对您有用啊!”

此时赵华吐字清晰,调理分明,语速虽快倒也能让人听清。

“公子是做大事的,肯定会有些人对公子不满,想要加害公子。

我可以做公子的替身,一些危险的场合,我能装成公子的样子,吸引您的敌人。

而且有些时候,公子您肯定有拒绝不了的场合,还要做些别人代替不了的事情。

我可以帮公子分忧!”

赵华一口气说完这些,忐忑的看向了那个男子,就见他露出了沉思的模样,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

房间里又一次变得安静了下来,花想容没有做主的权力,静静地跪在地上心中暗道:

“这人倒也不是一无是处,短短片刻就能想出这样的理由求生。

只是刚才太可恶了,害我做出了那样羞耻的事情。”

一边想着,左手手指忍不住微微收拢,脸上冒起了丝丝红晕。

那男子终于开口道:

“想容,你怎么看?”

花想容一听,如临大敌,强行平复了自己的思绪道:

“一切都由主上决断,想容没有什么想法。”

男子满意的点点头,看向了赵华道:

“你也没自己说的那么不堪,最起码除了你这张脸,你这脑子,也够我饶你一命了。”

赵华听到这里,整个神经都松懈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想着自己总算活下来了。

就听那男子道:

“你是哪里人,叫什么,住在哪里,家中还有几口人?”

赵华当即回道:

“我就是本地人,名叫赵华,家在牛栏街、瓦片巷,家中父母早逝,只剩下我一个人。”

这是他脑中原主的信息,被他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毫无停顿。

那男子点点头,坐直了身子,一股无言的气势从他身上冒出,令人不由的谨慎了起来,只见他正色道:

“既然你要做我的替身,那就告诉你我的身份,你听好了。

本宫乃是这大周的三皇子李无咎!

你说的不错,本宫确实有些对头,也有些场合需要你!”

赵华听到这里,小心肝不由的发颤,原来他是皇子,完蛋了,还以为是什么帮派大枭。

要真是什么大枭,自己还能寻觅个机会逃跑,远离此地就是了。

可是一位皇子的话就惨了,还能跑到哪儿呢?

原主的记忆中,这大周幅员辽阔,有五个州,面积不知,可绝对不小。

得罪了一方势力的大枭,大不了远走高飞,得罪了一个皇子,在这个没有飞机火车的世界,真是无路可逃啊!

而且皇子面临的危险……

不等他多想,就听李无咎道:

“想容,这件事,可是机密,不能让第四个人知晓啊……”

花想容听到这里,怎么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眼中闪过了一丝悲哀,连忙起身握住匕首来到了自己的贴身丫鬟面前。

看着被打晕过去的丫鬟,她银牙一咬,眼角闪过一点泪痕,伏下身子后闪电般的划过了丫鬟的脖子。

一股血水刹那间流出,顿时把目光一直紧跟着花想容的赵华又给吓住了。

赵华浑身汗毛炸起,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一股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

前世今生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被杀害在自己的面前。

他不敢多说什么,死死地咬住了嘴唇,移开了目光,他很清楚,不是那个丫鬟死,就是自己亡。

眼下要是敢开口,那丫鬟已经死了,说不定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赵华低下了脑袋,闭上了眼睛,任由泪珠滚落,只能在心中默念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只是想活下去,只是想活下去……”


李无咎交代了些事情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走的时候倒是没忘记让自己的随从把那丫鬟的尸体带上。

赵华被花想容押送到了房间的地下密室中,还没等他看清这里的样子,就被花想容一脚踹到腿弯摔倒在了地上。

花想容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华道:

“殿下刚才说的话,你也都听清了,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好好教导你。

你要用心去学,若是我觉得你不用心,自然会处罚你,除了你这张脸以外,其他地方我不会留手的。

你要是学不会……

那样最好!”

说完先是一脚踢到了赵华的大腿上,接着又是一脚踩住了他的手掌狠狠地一拧。

“啊!”

赵华一下疼的喊了出来。

花想容脸上闪过了一丝狞笑道:

“这是为小翠先收点利息,要不是因为你,她也不会死!”

赵华张口争辩道: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是那样的结果,我只是想活下去啊……”

花想容压根不接口,只是一脸狞笑的拳脚并用,朝着赵华身上招呼。

她习武多年,自然知道哪里打上去会很疼,却要不了命,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密室中赵华的惨叫声足足持续的一刻钟。

花想容这才微微喘着粗气,停下手拿出手绢,擦拭了一下额头冒出的汗珠继续道:

“你要是学不会,我就可以替小翠报仇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像小翠那样毫无知觉的离开。

我一定要让你尝遍世间的酷刑,叫你后悔来到这个世间,出现在我的面前!”

说完这些,她扭头就离开密室,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赵华眼神空洞的盯着头顶的青砖,眼泪止不住的流出,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我只是想活下去,我不想死,我没想过要害人,我一定要活下去……”

刚刚发现自己穿越后的喜悦,早已荡然无存,初见花想容时立志要睡了她的念头,也化成飞灰消失在了他的脑中。

第二天早晨,花想容走下了密室,看着昏睡在地上的赵华不由眼神一凝,上去就是一脚将他踹醒。

赵华敢怒不敢言,他不是这个看起来娇滴滴姑娘的对手,为了能活下去,只能忍气吞声的按照花想容制定的计划来学习。

上午是读书识字,这个世界使用的也是汉字,只是或多、或少的有个别字不一样。

这一项学习进度最快,这让花想容都没有想到,她觉得这个人最大的短板就应该是读书识字了。

毕竟一个牛栏街出身的穷哈哈,哪有什么条件掌握这些知识,而且他年纪差不多二十岁了,肯定比小孩子学起来要难的多。

下午的时候,花想容会教导赵华一些武艺,毕竟李无咎从小学文、习武,一个人练没练过武艺,懂行的人很轻易就能看出来。

赵华年纪已经不小,筋骨早已定型,想要有什么大的成就纯粹就是天方夜谭,只能是强身健体,掌握一些花花架子。

但是赵华却对习武有着很高的热情,他虽然知道自己想要打过花想容没有任何机会,但是哪个华夏男人没有一个武侠梦?

最让赵华抓瞎的,就是晚上的礼仪学习,各种各样的仪态、各种场合的举止,都要符合一个皇子的身份。

在花想容的拳脚帮扶,和他强烈的求生欲下,虽然进展缓慢,但是也慢慢的有了样子。

吃喝上花想容一点也没有为难赵华,每顿都是大鱼大肉的管够,毕竟他要做皇子的替身。

每隔三天,花想容都会离开一个下午,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过上十天半个月的,李无咎也会来看看赵华。

李无咎对赵华很是满意,每次来的时候,还会和他说些见闻,大多是宫中的消息。

赵华也曾想要逃跑,可是这个密室修建的很是坚固,全用一尺见方的青石搭建,他就是想挖地道都没处下手。

时间就这样过了三个月,这一天李无咎来到了密室,笑呵呵的看着赵华道:

“我真没想到,你会成长的这么快,我原以为最少要花上一年的时间,你才会达到现在的程度。”

赵华连忙躬身抱拳道:

“这都是殿下领导有方,花姑娘教导得利,小人倒是得了天大的好处,能习得这些本事。”

李无咎一听,哈哈大笑道:

“不要谦虚,你确实是一个人才,而且今后我还要靠你做不少的事情。

你我之间也不用这样客套,只要你用心替我办事,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李无咎说的诚恳,赵华表面上一副感激的样子,心中暗道:

“真有一天你坐上了那把椅子,恐怕也就是我死无葬身之地之时。

眼下为了活下去,我只能苟且偷生,等取得了你的信任后,我定然要你后悔为何不一开始就杀了我。

李无咎,我会干掉你,然后以你的身份活下去,活出精彩的一世!”

李无咎突然开口道:

“我知道你喜欢想容,这样吧,只要三个月后,你能连我的父皇和母亲都能瞒过,我就做主把想容许配给你!”

赵华一听,顿时愣住了,李无咎没来过多少次,他怎么能看出来自己的想法?

确实,就算是花想容时不时的找借口揍他,但是赵华心中却又渐渐地升起了对她的喜欢。

谁叫这个女人那么漂亮!

花想容听到这话后脸色一变,顿时跪地道:

“主上,奴……”

李无咎对她倒是没有那么好的脸色,张口打断她道:

“想容,你是要违背我的意思吗?”

花想容心间一颤,只能苦涩的摇头道:

“没有,想容不会违背主上……”

赵华见她这般,连忙笑着开口解围道:

“多谢殿下恩赐,小的一定会让殿下满意的。”

李无咎最讨厌下人忤逆自己,听到赵华这样说,当即哈哈一笑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

想容还是完璧之身,我本留着她有大用,但是只要你能真心帮我,荣华富贵、权势美人绝对少不了你的!

今天开始,赵华你就跟着我吧,虽然你已经学了不少东西,但是你要假扮成我,还是差了许多。

你从今天起,就跟在我的身后,学习我各样的习惯,走路、吃饭、读书、和人交谈。

只有学会了这些,你才有可能三个月后迎娶想容啊。”

听着李无咎一副我为你好的话语,赵华不得不佩服他的细致,就像他说的,学会了李无咎的一举一动,才能瞒天过海。

赵华有些为难的开口道:

“可是殿下,我这容貌……”

李无咎笑呵呵的从怀里拿出了一张面具道:

“放心,我早就想到了,只要你不进宫,跟在我身后,带着这副面具就足够了。

可是你一定要小心,不要让面具掉落,让旁人看见你的样子,不然……”

赵华重重的一点头,他很清楚李无咎没说完的话,不然自己就死定了。

而他赵华早就在心底发过誓,他一定会比所有人都要活的长,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死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