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穷猎户的美人妻

穷猎户的美人妻

七里香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古代,携带随身空间。原主在这个穷山沟被山贼掳走之后,又被穷猎户拼死救下!作为县里的第一美人,被救下她性命的猎户以身相许,说实话,对于这穷的叮当响还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原主是一点都不来电,甚至为了逃脱这亲事,还把自己给吊死了……这才有了她这个天下第一美食楼的当家主厨的到来。

主角:秦香云,赵覃川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香云,赵覃川 的武侠仙侠小说《穷猎户的美人妻》,由网络作家“七里香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古代,携带随身空间。原主在这个穷山沟被山贼掳走之后,又被穷猎户拼死救下!作为县里的第一美人,被救下她性命的猎户以身相许,说实话,对于这穷的叮当响还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原主是一点都不来电,甚至为了逃脱这亲事,还把自己给吊死了……这才有了她这个天下第一美食楼的当家主厨的到来。

《穷猎户的美人妻》精彩片段

“幼幼,饿了吗?这是娘给你的。”

秦香云来到门口,手里拿着两个刚出炉的烙饼,温柔蹲下。

门口躲着一个三岁多的奶娃娃,一瞧见秦香云靠近,吓得瞪大了眼睛,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恐惧。

小家伙长得骨瘦嶙峋的,也不知道跑,只是抱着脑袋缩在门口,瑟瑟发抖。

“幼幼,别害怕,这是给你的。”

秦香云再次开口。

又是这么温柔的声音。

闻到烙饼散发出的香味,已经一天没吃东西的幼幼,肚子不受控制的叫了起来,虽然还是很害怕秦香云,但他还是壮着胆子,抬起了头,然后,慢慢的朝秦香云放在他面前的饼伸出了小手。

“等一下。”就在他快碰到饼的时候,秦香云开了口。

幼幼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却没有迎来熟悉的落在身上的疼痛,反而感觉手里湿湿的暖暖的,他抬起头,就瞧见秦香云正在替他擦手。

“擦干净了再吃。来,拿着。小心,有点烫。”

幼幼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又瞅了秦香云好几眼,“我真的可以吃吗?”

“当然了。”秦香云笑着,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吃吧。”

想到这孩子的遭遇,秦香云既气愤又心疼。

她原是天下第一美食楼的老板和主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空间。

前不久,死于非命后,不知是何缘由,带着空间穿越到了此地。

在穿越的过程中,空间坏了也就罢了,还穿到了一个坏女人的身上。

身体的原主叫云美,是县城酒楼老板的二女儿。

从小长得漂亮,又会琴棋书画,极有希望嫁入名门望族。

但天有不测风云。

在两个月前,原主被山贼掳走,不但被传失了清白,还被继妹抢走了未婚夫。

她爹嫌弃她丢人,将她嫁给了这个将她从山贼的手里救回来的男人。

男人叫赵覃川,不但脸上有道疤,身材比这边的百姓来得高大健硕,还带了一孩子。

云美被逼嫁过来后,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了救她的男人身上。

不但,对这个曾经救过她的男人各种不满,还将打骂男人的孩子当成了家常便饭。

“别急,慢慢吃,还有很多。以后,娘亲每天都给你做好吃的。”

秦香云很喜欢孩子。

只可惜,她前世到死都在为了家族的事业奋斗,连场恋爱都没谈过,更别提孩子了。

幼幼听到这话,原本正和小土拔鼠似的啃着饼的嘴巴,也不动了。

只是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秦香云,期待中带着不敢相信。

“幼幼,以前是娘亲的错,以后娘亲都不会再打你,骂你了。吃饱了,我们一起去县城里找爹爹,好不好?”

几天前,原主私自跑回家。

结果,偷听到她会被山贼掳走,是继母和继妹的阴谋。

因情绪波动过大,不小心惊动了继母,再次被继母抓到,被卖给县城陈员外家变态儿子。

原主惊怒之下,撞了墙。

赵覃川得知此事之后,将陈员外的变态儿子打成了残废。

而赵覃川,在将原主送回来后,就被衙门的人给抓了。

幼幼没有说话,只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露出了两只小虎牙,像只可爱的小土拔鼠似的,啃着手里的饼,啃一口,又偷偷的瞅秦香云一眼。

秦香云打算等幼幼吃完,就去找车,将刚炸好的饼都拿去卖了,去县里找赵覃川。

赵覃川是被衙门里的人抓走的,没钱定是很难将人救出来。

原本有空间,想赚钱并不难,但许是这次穿越时空,导致空间出现了故障。

很多秦香云以前收集的食材都无法再取不出来,空间里的蔬菜瓜果,养着的鸡鸭鱼鹅,全都失踪,空间更是缩小到了只有二个平方米的大小,很多功能都退化到了,当年她刚获得空间的时候。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守护空间的神兽,没有陷入沉睡。

虽然变成了一条除了吃和卖萌拍马屁,就一无是处的黄色的小土狗,但总比没有的好。

空间退化,秦香云只好就地取材。

她花了一个上午,烙了很多饼,就是打算将这些烙饼拿到县里去卖了,好换些银子,至少让赵覃川在牢里过的好点。

然后,她再想办法,将他从牢里救出来。

谁知,幼幼还未吃完,门外就传来了一阵叫门声,“幼幼他娘,快开门,你家男人回来了!”

秦香云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忙朝门口那儿跑了过去。

一打开门,就瞧见一个穿着粗布衣服,一脸和善的胖女人和三个男人站在门口,而他们的中间,是躺在木板牛车上,紧蹙着眉宇,还昏迷不醒,浑身都是伤的赵覃川。

秦香云看到被打成这样的赵覃川,心猛地被揪了一下,“赵婶,您快请进。赵叔,张叔,李大哥,辛苦你们了,能麻烦你们帮我将我家当家的扶进来吗?还有,不知各位可否知道,这附近哪儿有大夫?”

秦香云不知道赵覃川是怎么回来的,但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现在最要紧的是,先处理他身上的伤。

“哦,这我知道。幼幼他娘,你别急,婶子这就帮你叫去。”

赵婶说着,热心肠的就朝外跑了去,其他几人在秦香云的叮嘱下,更是小心翼翼的将赵覃川给抬回了屋里。

赵覃川回来了,就不用去县里了。

秦香云让幼幼在屋里看着赵覃川,走到厨房将烙好的饼拿了十五个出来,对还在院子里的三个男人道,“赵叔,谢谢你们将我当家的送回来,这是我刚用菜地里的野菜自己做的,你们要是不嫌弃,就收下吧,这大中午的,实在是太麻烦你们了。”

“川子媳妇,这都是我们该做的。这两年,川子可没少帮过咱们。你们说,是不?”

“是啊,川子媳妇,您就别忙活了。我们也是正好在村口瞧见的川子,顺道将他送回来了,不费事的。”

看着这些淳朴的脸,秦香云的心也跟着沉淀了下来,再次诚恳的道,“赵叔,你们就收下吧,不然我真过意不去。”


三人见秦香云都如此说了,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

赵叔笑着就道,“川子媳妇,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以后有事,尽管找我们。”

赵覃川从来不在外面说秦香云的是非,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村里其他人对秦香云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赵叔,你们有事就先去忙吧。这里有我就够了,赵婶已经帮我去请大夫了,辛苦你们了。”

他们几个大男人,留在这里确实没什么用。

现在正是七月下旬,第一季稻谷收获的季节,田地里也需要人手。

于是,他们便就此告辞,让秦香云有需要就去找他们。

将人送走后,秦香云打了刚烧好没多久的热水,回了屋,就见男人皱着眉头躺在床上。

原主有些怕这个男人。

因此,从未仔细打量过他。

原主没仔细瞧过,秦香云自然也不知道赵覃川的具体容貌。

如今,她将水放到了桌上,仔细的瞧着这张菱角分明的脸,诧异的发现,这男人长得浓眉大眼的,怎么看怎么帅,左脸的那道疤痕,更是让他多了几分狂野。

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居然完全符合她对男人的要求。

她忍不住弯起了嘴角,伸手摸上了他脸上的疤痕。

可她刚碰到那道疤痕,她的手就被一个反扣给扣住了。

原本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犹如鹰隼般犀利的眼神中满是戒备。

待他看清楚她的脸,眼中的戒备是少了,但眼底却闪过了一道厌恶。

“……”

秦香云心里则是狠狠一沉,被他那犹如猛兽般的眼神扫的,脊梁都在不受控制的发寒。

“我……”就在秦香云张了张嘴,想说话的时候,男人松开了扣住她手腕的手,转身用背部对着她,声音低沉沙哑的开口道,“出去。”

秦香云没有走,赵覃川身上的伤似乎是用刑留下的,他这一翻身,原本已经止住的血,又开始汹涌的往外冒了出来,将本就破烂的衣物,染得血红血红的,看起来格外吓人。

秦香云看了于心不忍的道,“你这伤是为我受的,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以前是我不懂事,你厌恶我是应该的。但是,现在这时候,你能先让我帮你将你身上的血止住吗?”

秦香云的话,让原本背对着她的男人,身体僵直了一下。

秦香云见他没有再赶她出去。

她试图用刚打来的热水替他做简单的清理。

但是,他的衣物都混合着血液,黏在了一起,他又躺在那里不愿动。秦香云根本没有办法先将他身上的衣物脱下来。

她心里清楚,云美打骂幼幼行为实在太过分了,想改变赵覃川对她的印象,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的。

就在秦香云望着虽然没有再赶她出去,但却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的赵覃川,无计可施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赵婶的声音。

“幼幼他娘,婶子将白大夫给你请来了。”

秦香云听到这话,快步走了出去,就瞧见赵婶和一位背着药箱,胡子花白的老人家站在门口。

秦香云急忙上前,将两人请到了屋里。

“白大夫,您瞧瞧我家当家的伤,怎么样了?”

“川子媳妇,你别急,让老头子我瞧瞧。”白大夫走进屋里,将药箱放了下来,对跟进来的秦香云和赵婶道,“老头子我看病有个怪癖,不喜欢有人在旁边看着,你们先出去吧。”

赵婶怕秦香云会不懂白大夫的脾气,想留在这儿,偷偷的拉了秦香云一下,却没想到,秦香云只是朝白大夫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白大夫您了。”

“你这丫头倒是懂事。好了,好了,都出去吧,别耽误我老头子看病。”白大夫挥了挥手道。

秦香云朝赵覃川那儿看了一眼,见他还是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跟着赵婶走了出去。

秦香云的神情,全都落在了赵婶的眼里。

两人出去后,赵婶忍不住道,“幼幼他娘,你们两口子是不是闹矛盾了?这夫妻啊,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的,幼幼他爹肯定是气你瞒着他,跑回娘家吧。”

原主云美嫁过来半个月,成日待在家里撒泼打闹,和村里的人都不熟悉,村里的人对她的印象也只是,赵覃川的漂亮媳妇。

赵婶这还是第二次见秦香云,她和秦香云说这种话,一来是赵婶对赵覃川的印象很好,她自己又是天生热心肠,对赵覃川的媳妇,自然也是爱屋及乌了。

赵覃川带着幼幼在桃花村住了三年。

开始的时候,村里的人也不喜欢他,觉得他脸上有刀疤,还长得那么高大,不是土匪就是坏人。

可后来,桃花村附近出了一头老虎,在老虎吃了好几个村民,人人自危的时候,是赵覃川单枪匹马的杀了那头老虎,还从老虎的嘴里,救回了村里的一位姑娘,大家才开始对他改观的。

再后来,大家发现,他只是人冷了点,可并不难相处。

尤其在打猎上,更是一把好手。

很多人家里有事情,只要叫他,他都会帮忙。

特别是当村里的村民想上山打猎捞点外快,只要叫上他,不但能保证安全,还能收获颇丰。

于是,桃花村的村名们就慢慢的,都接受了他。

秦香云失踪的那几天,赵覃川四处找人。

桃花村的村民得知以后,只要是被赵覃川帮过的人,全都出动,一起去找了。

后来,赵覃川将人带了回来,大伙知道赵覃川找回了媳妇,都有来关心两句。

赵覃川对外只说,秦香云是想爹娘了,回了趟娘家。

至于,赵覃川被衙门的官差抓走一事,村民完全就没往坏处想。

毕竟,以前也有看起来像是当差的人来找过赵覃川。

赵婶并不知道,以前的云美根本就是看不上赵覃川,偷偷跑回家的。

她只是瞧着,秦香云如此贤惠懂礼,觉得肯定是两人吵了架,秦香云才跑回了娘家。

秦香云听了赵婶的话,点了点头道,“赵婶,谢谢你。今天多亏了你和赵叔他们。”

秦香云今天能在看到送赵覃川回来的那些人的第一时间,就挨个的叫对人,还得感谢云美的好记性,或者说云美记仇的能力。

云美和赵覃川成亲的那日,村里的人都来了。

尤其是几个和赵覃川关系好的,在酒席上闹了个无法无天。

云美骨子里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大家闺秀,自然将这些粗鄙的人厌恶到了骨子里。

她当晚就和赵覃川发了飙,还将赵覃川赶了出去。

两人成亲半个多月了,就没同房睡过。

“说什么客气话呢,川子可没少帮我家男人的忙。要不是川子,婶子和你叔哪能有今天?”赵婶握住了秦香云的手道,“川子媳妇,川子是个好男人。”

外面的人都说,秦香云嫁过来,那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但桃花村的人却很少有这么认为的。

男人看的不是相貌,而是人品。

“恩,我知道的。”

赵婶家里中了七、八亩田,家里就她和赵叔,她家外甥,还有两个孩子,如今正是农忙的季节,秦香云和赵婶说了一阵话,又给赵婶塞了几个饼,让她带回去给孩子吃,就送赵婶离开了。

送完赵婶,从未当过人娘亲的秦香云,猛地发现,她刚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赵覃川的身上,居然把幼幼给忘了。

从赵覃川被送回来到现在,她只在赵覃川刚被送回来的时候看到过幼幼。她有叫幼幼进屋陪赵覃川,但她刚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在屋里瞧见幼幼。

“幼幼,幼幼,你在哪儿?”秦香云边在家里寻找边焦急的叫道。


许是秦香云叫的声音太大了,屋里的门突然打了开来,就听到白大夫大叫道,“喂,你这小子,老头我正在给你处理伤势呢,你跑什么跑?”

秦香云听到声音回过头,就见赵覃川犹如狂风过境似的,从屋里跑了出来。

他看都没看她一眼,就那样衣衫不整的冲到了家里的柴房里,秦香云快步跟了上去,就见赵覃川将哭的满脸泪痕,已经睡着了的幼幼从柴堆里面挖了出来,往回抱了出去。

路过秦香云的身侧的时候,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秦香云心里一凉,就听他情绪没有一点波动的开口道,“我会给你一封和离书,你走吧。”

说完,他没有等秦香云的反应,抱着幼幼就离开了。

秦香云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许久没有回过神。

和离,她该高兴吗?

至少这个男人还是给了她面子的,没有说要给她休书。

赵覃川抱着孩子进了屋,白大夫同情的瞅了秦香云一眼,也跟着进了屋。

就在这时候,小土狗不知从哪儿跑了回来。

开始往秦香云的身上蹭。

还臭不要脸的伸出软趴趴的爪子,在秦香云的鞋子上留下了几个乌黑乌黑的梅花印子。

还不停的朝秦香云的脑海里传达信息道,“主人,主人。还有饼吗?”

它卖了半天萌,见秦香云没有反应,也没有回应它。

它可怜兮兮的抬起了自己的两只爪子,再次开口道,“你看我都饿瘦了?”

秦香云将这个还在卖萌的家伙抓了起来,严肃认真的望着它,回应道,“你就知道吃,吃了你就能记起修复空间的办法吗?你没看到我很难过吗?他说要和我离婚!你都不知道关心关心我的吗?”

小土狗听了,老委屈的道,“可是主人,我又不能控制他的想法。”

“还有啊,空间以前都没有坏过啊,创造空间的那个变态是和我说过修复的办法啦,可是都过了这么这么这么多年了,我根本不记得修复空间需要什么条件了。”

“虽然,他是有留下一本关于修复空间的书啦,可是那个变态啊,他把什么都往空间里丢啊,他至少往里面丢过几百万本书呢,空间坏掉了,没有自动筛选的功能了,你要给我时间找的嘛。”

小土狗说完,见秦香云还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它,它嘟了嘟嘴巴,可怜兮兮的道,“好嘛,小宝不吃了。”

秦香云叹了口气,“算了,我再去给拿一个。”

要不是小宝将她送到了这个身体上,她已经死了。

她怎么都该对它好点的,不就是贪吃了点,蠢萌了点吗?好歹对她忠心耿耿的。

“耶,主人最好了。”小宝说着就在秦香云的脸上,大大的舔了一口。

舔得秦香云哭笑不得的将它拎到了厨房,严肃警告道,“这是最后一个了,你不能多吃。你上次就吃坏了肚子,搞得空间里乌烟瘴气的。”

小宝听了狗脸一红,伸出爪子就捂住了脸。

秦香云将小宝放下,洗了手,掀开锅盖,将剩下的几个饼从锅里拿了出来。

这个锅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还可以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可以让食物的味道保持在最美味状态的宝贝。

她将饼都装到了碗里,拿着朝赵覃川的房间走了去。

赵覃川的家在桃花村不算小了,短短三年内,一个大男人不但将一个刚满月的孩子带大,还盖起两间木板房,柴房里面堆满了柴,厨房里面还有大米,平时的吃穿也都不缺。

上次去云家提亲的时候,还拎了很多价值高昂的动物皮毛,算是很有能耐的了。

秦香云不管以前的云美怎么想的。

但是,现在和赵覃川在一起的人是她,那她就绝对不会放了这个让她各方面都很满意的男人。

秦香云走到赵覃川住的那间屋子里,敲了敲门。

屋里没有任何的回应。

她沉默了片刻,没有再敲。

而是,将盛着刚出炉的热乎的饼的碗的盖子给掀了开来。诱人的香气瞬间窜入了空气中,从门隙中朝屋里钻了进去。

这刺激人味蕾的香味,让人只是闻到香气,就开始觉得肚子饿了,不但顺利的吸引到了正在写药房的白大夫的注意力,还引起了正守着孩子的赵覃川的注意……

白大夫嗅着空气中的香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赞道,“恩,好香啊。刚进院子的时候,就闻到这香味了,老头子还以为是老头我的鼻子出问题了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